苏东坡诗词定风波书法作品

文学网 时间:2018-11-20 11:48:16

苏轼《定风浪》诗词

1、原订婚风浪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2、译文三月七日,在沙湖道上遇上了下雨,拿着雨具的家丁先前分开了,同业的人都感觉很狼狈,只有我不这么感觉。

过了一会儿晴和了,就做了这首词。

不消注重那穿林打叶的雨声,无妨一边吟咏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行走。

竹杖和芒鞋轻捷告捷过骑马,有甚么恐怖的?一身蓑衣听凭风吹雨打,照样过我的平生。

东风微凉,将我的酒意吹醒,寒意初上,山头初晴的夕阳却应时相迎。

回头望一眼走过来碰到风雨的处所,归去吧,对我来讲,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晴和。

3、《定风浪·莫听穿林打叶声》是宋朝文学家苏轼的词作。

此词经由过程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平生活中的小事,于简单中见深意,于平常处生奇景,表示出奔放超脱的胸怀,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心理想。

上片着眼于雨中,下片着眼于雨后,全词表现出一个朴重文人在曲折人生中力图摆脱之道,篇幅虽短,但意境艰深,内蕴丰硕,诠释着作者的人生信心,揭示着作者的精力寻求。

苏轼的诗词《定风浪》

睁开全数 诗词原文:《定风浪》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口语译文: 三月七日,在沙湖道上遇上了下雨,拿着雨具的家丁先前分开了,同业的人都感觉很狼狈,只有我不这么感觉。

过了一会儿晴和了,就做了这首词。

不关键怕树林中风雨的声音,何妨铺开喉咙吟唱自在而行。

拄竹杖曳芒鞋简便胜过骑马,这都是小工作又有甚么恐怖?披一蓑衣听凭湖海中度生平。

料峭的东风把我的酒意吹醒,身上略稍微微感应一些严寒,看山头上夕阳已露出了笑脸,回顾来程风雨潇潇的情形,回去不管它是风雨仍是转晴。

...

苏轼的诗词《定风浪》是甚么?

睁开全数 1.《定风浪·两两轻红半晕腮》 [ 宋 ] 苏轼 觉得非使君莫可当此花, 故作是词两两轻红半晕腮, 依依独为使君回。

若道使君无此意, 作甚, 双花不向他人开。

但看低昂烟雨里, 不已。

劝君休诉十分杯。

更问尊前狂副使。

明年。

花开时节与谁来。

2.《定风浪·红梅》 [ 宋 ] 苏轼 好睡慵开莫厌迟。

自怜冷面不时宜。

偶作小红桃杏色,娴雅,尚馀孤瘦雪霜姿。

休把闲心随物态,何事,酒生微晕沁瑶肌。

诗老不知梅格在,吟咏,更看绿叶与青枝。

3.《定风浪·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 宋 ] 苏轼 常羡人世琢玉郎。

天应乞与点酥娘。

尽道清歌传皓齿。

风起。

雪飞炎海变清冷。

万里归来颜愈少。

微笑。

笑时犹带岭婢女。

试问岭南应欠好。

却道。

此心安处是吾乡。

作者先容: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

汉族,北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本籍河北栾城,北宋闻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

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进士及第。

宋神宗时曾在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职。

元丰三年(1080年),因“乌台诗案”受诬告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

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学士、侍读学士、礼部尚书等职,并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党在朝被贬惠州、儋州。

宋徽宗时获年夜赦北还,途中于常州病逝。

宋高宗时追赠太师,谥号“文忠”。

苏轼是宋朝文学最高成绩的代表,并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获得了很高的成绩。

其诗题材广漠,清爽豪健,善用夸大比方,独具气概,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其词开豪宕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宕派代表,并称“苏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宕自若,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年夜家”之一。

苏轼亦善书,为“宋四家”之一;工于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

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传世。

...

可作为座右铭的苏东坡诗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定风浪》 这首广为传播的词在初度浏览时就会被年夜大都人深深喜好,乃至会奉之为人生座右铭。

可否说,这类“心有灵犀”的喜好是由于作为通俗人的我们预知人生旅途一定会遭受挫折,一定在阿谁时刻要寻觅一座精力的坐标指引我们走出失路?而智者苏东坡的《定风浪》就应运而生了。

工作时,良多次接触苏东坡的诗词。

惋惜那时方针太强,就犹如一个急于赶路的人,疲于身体,少了精力的鉴赏,总嫌理性地回味不足,整体掌控不敷。

而今,终究得以闲读林语堂著《苏东波传》。

若是把畴前所读作为逗号断开的话,就把今天所读林语堂的评传作为句号小结回味一下。

等沉淀些日子,有了新的感触感染,再从头感悟苏东坡,再从头加上标点清楚些日子吧。

越是走近文学史上这位年夜家,越是亲近中多了一份景仰。

他是人生竞技场上的万能冠军,样样爆炒:诗词、文章、书法、绘画、为官、孔教道教释教、医药,酿酒等,六合之灵气仿佛都堆积于其人一身。

是由于天才达不雅、朴重不阿、人品才思兼具才注定了平生的患难,仍是如许一贬再贬的人生患难玉成了极致伟年夜的苏东坡,年夜概溟溟当中天主也钟情眷顾如许的天秀士物吧。

苏东波的诗词正如他本身所倡导的“行云流水般”,没有哪一个人能想他那样信手拈来,天马行空,天然天成,不管何种内容都能入他的诗,而他又以卓绝之气成绩诗的高格。

如,在歌妓酒宴上,他提笔挥就在歌妓的披肩上或纨扇上的文句。

“停杯且听琵琶语,细捻轻拢,醉脸春融,斜照江天一抹红。

”苏东坡的卓绝之美,“他的人品道德组成了他名望的主干,他的文章之美则组成了他精力之美的骨血。

”恰是他身上的浩然正气才使得他的作品阔别轻佻富丽之作,而自有高格境地,而且也使他的名望耸峙如山。

苏东坡是个天性难改的乐天派。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恍如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该,依仗听江声。

“你看,乐不雅的苏东坡心态是何等安然平静,进不了家门就借了这机遇“听江声”吧。

苏东坡不时处处披发出欢愉的光线,乃至阿谁毒害他的人在读到被贬苏东坡的诗作后,感觉苏东坡太欢愉了,因而以莫须有的罪名上奏天子再贬苏东坡到情况更差的处所。

惋惜,卑劣的情况更加能激起苏东坡的天赋,从而给后人留下辉煌的诗篇。

苏东坡经常可以或许做到“表情寥落碾作尘,只有诗如故。

”他的诗文既能给人精力的愉悦和看护,也能让芸芸众生的我们闲来把玩诗句,自有一份畅达的舒服。

56个字的完全的中华经典诗词,用于加入硬笔书法角逐

睁开全数 小魂本身积攒的哦(颠末良多版本的搜集而成)李白,杜甫,苏轼 李白最年夜气凄凉的风景描述: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最自傲的诗句: 生成我才必有效,令媛散尽还复来! 最狂傲不羁的句子: 仰天年夜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最无奈的诗句: 年夜道入彼苍,我独不得出。

最合适金庸设定: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最到处颂扬的忧闷诗: 抽刀断水水更流,碰杯消愁愁更愁。

最细腻的景物描述: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化为经典成语的诗句: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最触目惊心的景物描述: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最孤傲的感触感染: 碰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最古惑的句子: 拔剑四顾心茫然 最摧人泪下诗句: 使人惭漂母,三谢不克不及餐。

中国人最熟习最经典的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垂头思故里。

最成心境的诗句: 山随平野尽,江入年夜荒流。

最悲惨一句: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最萧索的 拔剑四顾心茫然 最成心境的诗句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最有派头的: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最色的 日照喷鼻炉生紫烟 最血腥的 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最有节气得一句 安能摧眉折腰事显贵,使我不得高兴颜 最无奈得一句 面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最顽强的 人生达命岂暇愁, 且饮琼浆登高楼 最无实意的: 噫吁唏。

最沉郁的诗句: 年夜鹏飞兮振八裔, 中天摧兮力不济。

余风激兮万世, 游扶桑兮挂左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最白居易气概的: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派头最年夜: 明月出天山,苍莽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渡玉门关。

最煽情的: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最拽的: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六合非人世。

最浪漫密意的: 浮云游子意,夕照故情面。

最清纯的: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最幽怨的: 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

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

最凄凉年夜气的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最英气干云的: 安能摧眉折腰事显贵,使我不得高兴颜! 无奈的诗句 宾友日分散,玉尊亦已空。

最财年夜气粗的一句: 令媛散尽还复来。

最有杀气的:翔云列晓阵,杀气赫长虹。

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望岳》2、纨绔不饿死,儒冠多误身。

《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3、念书破万卷,下笔若有神。

《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4、清爽庾开府,飘逸鲍从军。

《春日忆李白》5、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藏匿随百草! 《兵车行》6、挽弓当挽强,用剑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前出塞九首》7、朱门九肉臭,路有冻死骨。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8、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春望》9、狼烟连三月,家信抵万金。

《春望》10、恰是江南好风光,落花时节又逢君。

《江南逢李鹤寿》11、昔闻洞庭湖,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坼,乾坤昼夜浮。

《登岳阳楼》12、娟娟戏蝶过闲幔,片片轻鸥下急湍。

《小寒食舟中作》13、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登高》14、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滔滔来。

《登高》15、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登高》16、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银河影摆荡。

《阁夜》17、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傍晚。

《咏怀奇迹五首》18、绘图省识东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

《咏怀奇迹五首》19、丛菊两开改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

《秋兴八首》20、星垂平野阔,月涌年夜江流。

《旅夜抒情》21、图画不知宿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图画引赠曹将军霸》22、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彼苍。

《绝句四首(其三)》23、迟日山河丽,东风花卉喷鼻。

《绝句二首(其一)》24、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五首(其四)》25、白天放歌须纵酒,芳华作伴好还乡。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26、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戏为六绝句》27、流连戏蝶不时舞,安闲娇莺恰好啼。

《江干独步寻花七绝句(其六)》28、此曲只应天上有,人世能得几次闻。

《赠化卿》29、安得广厦万万间,年夜庇全国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若山。

《茅舍为金风抽丰所破歌》30、细雨鱼儿出,轻风燕子斜。

《水槛遣心二首(其一)》31、随风潜天黑,润物细无声。

《春夜喜雨》32、花径不曾缘客扫,陋屋今始为君开。

《客至》33、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附近水中鸥。

《江村》34、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蜀相》35、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巾。

《蜀相》36、露从今夜白,月是故里明。

《月夜忆舍弟》37、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天末怀李白》38、冠盖满京华,斯人独蕉萃。

《梦李白二首》39、浮云整天行,游子久不至。

《梦李白二首》40、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佳人》41、万里尽征戍,狼烟被冈峦。

《垂老别》42、桃花细逐扬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

《曲江对酒》苏轼1.希望人久长,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 2.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水调歌头》 3.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蝶恋花》 4.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 《蝶恋花》 5.十年存亡两茫茫,不考虑,自难忘。

《江...

苏轼《定风浪》诗词的全文是甚么?

睁开全数 全文为: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词前弁言云:“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

已而遂晴,故作此”。

据《东坡志林》记录:“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亦曰螺师店,予买田其间,因往相田”。

全词紧扣途中遇雨如许一件糊口中的小事,来写本身那时的心里感触感染。

篇中的“风雨”、“竹杖草鞋”、“斜照”等词语,既是面前景物的实写,又不乏比兴意味的意味,是词人的人生际遇和感情体验的外化。

全篇即景抒怀,说话天然流利,蕴涵着深入的人生哲理,表现了东坡词怪异的审美气概。

词的上片写冒雨徐行时的心情。

首句写雨点打在树叶上,发作声响,这是客不雅存在;而冠以“莫听”二字,便有了外物不足萦怀之意,作者的性情就闪现出来了。

“何妨”句是上一句的延长。

吟啸,吟诗长啸,暗示意态安适,在这里也就是吟诗的意思。

词人不在乎风雨,具体的反映又如何呢?他在雨中吟哦着诗句,乃至脚步比畴前还慢了些哩!萧洒平静当中几多又带些强硬。

“竹杖草鞋”三句并不是实景,而是作者那时的心中事,或也可看做是他的人生哲学和政治宣言。

草鞋,即芒鞋。

谁怕,有甚么恐怖的。

生平,指常日、平昔。

作者那时是不是真的是“竹杖草鞋”,其实不主要;而弁言中已言“雨具先去”,则此际必无披蓑衣的可能。

所应玩味的是,拄着竹杖,穿戴芒鞋,本是闲人或隐者的打扮服装,而马则是官员和忙人用的,所谓的“行人路上马蹄忙”。

都是行具,故可拿来作比。

但竹杖草鞋固然简便,在雨中行路用它,不免不牵丝攀藤,焉能与骑马之快捷比拟?玩味词意,这个“轻”字并不是指行走之轻盈,分明指表情的轻松,年夜有“无官一身轻”之意,与“眼边无俗物,多病也身轻”(杜甫《漫成二首》之一)中的“轻”字亦同。

词人想,只要怀着轻松奔放的表情去面临,天然界的风雨也好,政治上的风雨(指贬谪糊口)也好,又都算得了甚么,有甚么恐怖的呢?何况,我这么多年,不就是如许风风雨雨过来的吗?此际我且吟诗,风雨随它去吧! 下片写雨晴后的风景和感触感染。

“料峭东风”三句,由心中事折回到面前景。

适才是带酒冒雨而行,虽衣裳尽湿而其实不觉冷。

此刻雨停风起,始感微凉,而山头落日又给词人送来些许暖意,好象特地迎接他似的。

“相迎”二字见脾气。

作者经常能在窘境中看到曙光,不让这临时的窘境摆布本身的表情,这也就是他的奔放的地方了。

“回顾”三句复道心中事,含蕴艰深。

历来,即刚刚的意思。

“回顾历来萧瑟处”,便是指回望刚刚的遇雨的地方,也是对本身生平履历过的宦海风浪的感悟和反思。

词人反思的成果是:“回去”。

陶渊明的退隐躬耕,是词人所敬慕的,但终其平生,词人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退隐。

“未成小隐聊中隐”(《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其五)。

质言之,他所寻求的并不是外在的“身”的退隐,而是内涵的“心”的退隐;所欲归的地方,也并不是故乡眉州,而是一个能使他敏感复杂的魂灵得以安置的精力家园。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也正因如斯,词人以“也无风雨也无晴”收束全篇,精警深入,耐人寻味。

刚刚遇雨时,词人没有盼晴,也不以为风雨有甚么欠好;此刻天虽晴了,喜悦之情也淡得近乎没有。

由于天然界和宦途上有晴有雨,有顺境有窘境,但在词人心中却无晴雨,由于“凡所有象,皆是虚妄。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金刚经》)。

词人始终是泰然自如的。

结句透过一层来写,是篇中的大旨,也是苏轼诗歌的典型气概——“坡仙化境”的很好表现。

所谓的“坡仙化境”,就是在深厚、火急、执著以后,突然可以或许反转展转、铺开,有类释家的先“执”后“破”。

在此词中,“一蓑烟雨任生平”,萧洒平静中难免带些抗争之心,也还是另外一种情势的“执”;“也无风雨也无晴”,则是对之的升华。

若是将上片的结句比方作禅宗里神秀僧人的偈语“不时勤扫除,勿使惹尘埃”,则苏轼此时“回头自笑风浪地,闭眼聊不雅梦幻身”(《次韵王延老退居见寄二首》其一),仿佛顿悟到了刚刚的冒雨徐行也几多有些作态。

此刻雨过晴和,一切都象甚么也没有产生似的,有如六祖慧能的“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词人这才回到真我,体悟到生命的真理,这也才是真实的完全的“破”。

参考资料 搜狗搜刮:http://wenwen.sogou.com/z/q779477423.htm

苏东坡的诗

睁开全数 卜算子 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时见幽人独来往,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愿栖,孤单沙洲冷。

浣溪沙 蔌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

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

敲门试问野人家。

昭君怨 谁作桓伊三弄,惊破绿窗幽梦。

新月与愁烟,满江天。

欲去又还不去,明日落花飞絮。

飞絮送行舟,水东流。

减字木兰花 春月 春庭月午,摇摆喷鼻醪光欲舞。

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喷鼻。

轻云薄雾,老是少年行乐处。

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浣溪沙 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

萧萧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鹤发唱黄鸡。

浣溪沙 照日深红暖见鱼,连溪绿暗晚藏乌。

黄童老人聚睢盱。

麋鹿逢人虽未惯,猿猱闻鼓不须呼。

归家说与采桑姑。

浣溪沙 旋抹红妆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篱门。

相挨踏破茜罗裙。

老幼扶携收麦社,乌鸢翔舞赛神村。

道逢醉叟卧傍晚。

浣溪沙 麻叶层层苘叶光,谁家煮茧一村喷鼻。

隔篱娇语络丝娘。

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捣〔麦少〕软饥肠。

问言豆叶几时黄。

念奴娇 赤壁怀古 年夜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骚人物。

故垒西边,人性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山河如画,一时几多好汉。

遐想公谨昔时,小乔初嫁了,英姿英发。

羽扇纶巾,说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祖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世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浣溪沙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

什么时候整理耦耕身。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

使君元是其中人。

浣溪沙 山色横侵蘸晕霞,湘川风止吐寒花。

远林屋散尚啼鸦。

梦到故园几多路,酒醒南望隔海角。

月明千里照平沙。

浣溪沙 寄意 炙手无人傍屋头,萧萧晚雨脱梧楸。

谁怜幼子敝貂裘。

顾我已无当世望,似君须向前人求。

岁寒松柏肯惊秋。

浣溪沙 即事 画隼横江喜再游,老鱼跳槛识青讴。

流年未肯付东流。

黄菊篱边无怅望,白云乡里有温顺。

挽回霜鬓莫教休。

西江月 重九 点点楼头细雨,重重江外平湖。

昔时戏马会东徐,本日苦楚南浦。

莫恨黄花未吐,且教红粉相扶。

酒阑没必要看茱萸,俯仰人世今古。

西江月 顷在黄州,春夜行蕲水中。

过酒家喝酒,醉。

乘月至一溪桥上,解鞍曲肱,醉卧少休。

及觉已晓。

乱山攒拥,流水铿然,疑非人世也。

书此语桥柱上。

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约层霄。

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

惋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

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

定风浪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

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阮郎归 初夏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

碧纱窗下洗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鹧鸪天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水池。

翻空缺鸟不时见,照水红蕖细细喷鼻。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夕阳。

周到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虞佳丽 有美堂赠述古 湖山信是东南美,一望弥千里。

使君能得几次来?便使尊前醉倒且盘桓。

沙河塘里灯初上,水调谁家唱。

夜阑风止欲归时,唯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醉崎岖潦倒 离京口作 轻云微月,二更酒醒船初发。

孤城回望苍烟合。

记得歌时,不记归时节。

巾偏扇坠藤床滑,觉来幽梦无人说。

今生飘零什么时候歇。

家在西南,长作东南别。

南乡子 送述古 回顾乱山横,不见居人只见城。

谁似临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来送客行。

归路晚风清,一枕初寒梦不成。

今夜残灯斜照处,荧荧,秋雨晴时泪不晴。

南乡子 梅花词,和杨元素。

寒雀满疏篱,争抱寒柯看玉蕤。

忽见客来花下坐,惊飞,蹋散芳英落酒卮。

畅饮又能诗,座客无毡醉不知。

花谢酒阑春到也,离离.一点微酸已著枝。

南乡子 自述 凉簟碧纱厨,一枕清风昼睡馀。

睡听晚衙无一事,缓缓,读尽床头几卷书。

搔首赋归欤,自发功名懒更疏。

若问使君才与术,何如?占得人世一味愚。

南乡子 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 霜降水痕收,浅碧鳞鳞露远洲。

酒力渐消风力软,飕飕,破帽多情却恋头。

佳节若为酬,但把清尊就义秋。

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时过境迁蝶也愁。

少年游 润州作,代人寄远。

客岁相送,馀杭门外,飞雪似杨花。

本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

好似姮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定风浪 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常羡人世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冷。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婢女。

试问岭南应欠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蝶恋花 密州上元 灯火钱塘三五夜。

明月如霜,照见人如画。

帐底吹笙喷鼻吐麝,此般风味应无价。

孤单山城人老也。

伐鼓...

苏轼的定风浪是诗歌类仍是非诗歌类吗?

1. 文:《前后赤壁赋 》2. 词:《念奴娇赤壁怀古》、《 定风浪》 、《临江仙》、《满庭芳》、《满江红》、《南乡子》、《卜算子》。

3. 诗:《初到黄州》、《红梅三首》《琴诗》、《寒食雨二首》、《海棠》、《洗儿戏作》、《东坡》。

苏轼:1.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

汉族,北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本籍河北栾城,北宋闻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

2. 苏轼是宋朝文学最高成绩的代表,并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获得了很高的成绩。

其诗题材广漠,清爽豪健,善用夸大比方,独具气概,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其词开豪宕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宕派代表,并称“苏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宕自若,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年夜家”之一。

苏轼亦善书,为“宋四家”之一;工于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

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传世。

苏轼写过的,诗,有哪些?。

并且还要,有诗名诗句..

睁开全数苏轼(北宋文学家)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1-3] 。

汉族,北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本籍河北栾城,北宋闻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

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进士及第。

宋神宗时曾在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职。

元丰三年(1080年),因“乌台诗案”受诬告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

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学士、侍读学士、礼部尚书等职,并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党在朝被贬惠州、儋州。

宋徽宗时获年夜赦北还,途中于常州病逝。

宋高宗时追赠太师,谥号“文忠”。

[4] 苏轼是宋朝文学最高成绩的代表,并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获得了很高的成绩。

其诗题材广漠,清爽豪健,善用夸大比方,独具气概,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其词开豪宕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宕派代表,并称“苏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宕自若,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年夜家”之一。

苏轼亦善书,为“宋四家”之一;工于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

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传世。

首要作品古文《荀卿论》、《范增论》、《留侯论》、《贾谊论》、《晁错论》、《东坡志林》、《随记集》、《刑赏忠诚之至论》、《石钟山记》、《记承天寺夜游》、《重巽以申命论》、《进策》、《天石砚铭(并序)》、《策别课百官》六篇、《策别安万平易近》六篇、《策别厚货财》二篇、《策别训兵旅》三篇、《策断》四篇、《黠鼠赋》、《记游定惠院》(一作《记游定慧院》诗歌《赤壁赋》《后赤壁赋》《东栏梨花》《出颍口初见淮山是日至寿州》《春宵》《海棠》《和子由渑池怀旧》《和子由踏青》《花影》《惠崇春江老景》《腊日游孤山访惠勤惠思二僧》《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三月二十九日二首》《上元侍宴》《石苍舒醉墨堂》《书李世南所画秋景》《游金山寺》《题西林壁》《望海楼老景》《雪后北台书壁》《饮湖上初晴后雨》《有美堂暴雨》《赠刘景文》《章钱二君见和复次韵答之》词作《少年游·客岁相送》《江城子·湖上与张先同赋》《虞佳丽·有美堂赠述古》《南乡子·送述古》《永遇乐·长忆别时》《减字木兰花·空床响琢》《蝶恋花·密州上元》《江城子·十年存亡两茫茫》《望江南·春未老》《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洞仙歌·江南腊尽》《阳关曲·中秋作》《浣溪沙·照日深红暖见鱼》《浣溪沙·旋抹红妆看使君》《浣溪沙·麻叶层层苘叶光》《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永遇乐·明月如霜》《南歌子·雨暗初疑夜》《浣溪沙·覆块青青麦未苏》《浣溪沙·醉梦昏昏晓未苏》《水龙吟·小舟横截春江》《定风浪·莫听穿林打叶声》《浣溪沙·山下兰芽短浸溪》《哨遍·为米折腰》《洞仙歌·冰肌玉骨》《念奴娇·赤壁怀古》《南乡子·霜降水痕收》《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满庭芳·三十三年》《水调歌头·夕照绣帘卷》《定风浪·常羡人世琢玉郎》《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浣溪沙·细雨斜风作小寒》《水调歌头·昵昵儿女语》《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八声甘州·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木兰花令·次欧公西湖韵》《青玉案·三年枕上吴中路》《贺新郎·乳燕飞华屋》《浣溪沙·门外春风雪洒裾》《行喷鼻子·过七里滩》《点绛唇·不消悲秋》《满江红·寄鄂州朱使君寿昌》《念奴娇·中秋》《水龙吟·雁》《酒徒操·琅然》书法作品《中山松醪赋》《洞庭春色赋》《人来得书帖》《报答平易近师论文帖》《赤壁赋》《江上帖》《黄州寒食诗帖》《李白仙诗帖》《次韵秦太虚诗帖》《渡海帖》《祭黄几道文卷》《梅花诗帖》《新岁展庆帖》《宝月帖》《令子帖》《东武帖》《北游帖》《致南圭使君帖》《次辩才韵诗》《一夜帖》《宸奎阁碑》《致若虚总管函牍》《怀素自序》《近人帖》《与范子丰》绘画作品《潇湘竹石图》[30] 《小鸡啄米图》《枯木怪石图》《偃松图卷》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