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惠崇春江晚景》全文及解析。

文学网 时间:2019-06-22 19:33:10

惠崇春江老景其一

宋朝:苏轼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恰是河豚欲上时。

译文

竹林外两三枝桃花初放,鸭子在水中游戏,它们最早发觉了早春江水的回暖。

河滩上已尽是蒌蒿,芦笋也起头发芽,而河豚此时正要逆流而上,从年夜海回游到江河里来了。

简析

这首题图诗,着意描绘了一派早春的气象。

诗人先从身旁写起:早春,年夜地苏醒,竹林已被新叶染成一片嫩绿,更惹人注视的是桃树上也已绽放了三两枝早开的桃花,色采光鲜,向人们陈述春的信息。接着,诗人的视野由江边转到江中,那在岸边等候了整整一个冬季的鸭群,早已抑制不住,抢着下水游玩了。

然后,诗人由江中写到江岸,更详尽地不雅察描述早春气象:因为获得了春江水的津润,满地的蒌蒿长出新枝了,芦芽儿吐尖了;这一切无不显示了春季的活力,引人垂怜。诗人进而联想到,这恰是河豚肥美上市的时节,惹人更广漠地联想……全诗弥漫着一股稠密而清爽的糊口气味。

扩大资料:

创作布景

《惠崇春江老景二首》是苏轼于神宗元丰八年(1085年)在汴京(今河南开封)为惠崇所绘的《春江老景》两幅所写的题画诗。一说此诗作于江阴。

第一首诗题“鸭戏图”,再现了原画中的江南二月风景,又融入诗人公道的想象,与原画相得益彰。第二首诗题“飞雁图”,对年夜雁北飞融入人的豪情,侧面表示了江南春美。

诗词鉴赏。

水调歌头 (苏轼) 丙展中秋,欢饮达旦,年夜醉,作此篇,...

(1)“霜”凸现“诗人白须萧散”的老态,又暗示其平生屡遭贬谪的曲折命运。

(2)“红颜”因酒而起,“红颜”原是“酒红”,“喜”反应儿子对父亲的关心,“笑”反应诗人行将就木却仍然坦荡、达不雅的情怀(也能够阐发为“笑”是以乐写哀的反衬,是作者的自嘲,蕴涵着历尽曲折的无奈)。

苏东坡的诗词,蝶恋花,谁有赏析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题 解】 蝶恋花,别名《鹊踏枝》、《凤栖梧》。

原为唐教坊曲,调名取义梁简文帝“翻阶蛱蝶恋花情”句。

双调,六十字。

这首《蝶恋花》作于什么时候已不成考。

只知苏轼晚年贬官惠州时代,曾叫随行的侍妾朝云讴歌。

这首词在感慨春景易逝、佳人可贵中,表示出作者孤单掉意的难过。

句 解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词一开篇即显现出暮春风景。

作者的视野是从一棵杏树起头的:花儿已干枯,所余未几的红色也正在一点一点褪去,树枝上起头结出了幼小的青杏。

“残红”,是说红花已所剩无几。

着一“褪”字就深了一层,不单花少,且已退色,感伤之情更浓。

睹暮春风景,抒伤春之情,是古诗词中常有之意。

不外常人写伤春意绪,总会把那种凄迷零落之感表到达极致。

苏轼则更多了一些奔放。

有富贵就有式微,有干枯就有新生。

他出格注重到初生的“青杏”,语气中透出顾恤和爱好,成心识地冲淡了先前浓烈的伤感之情。

接着,作者将眼光从一花一枝上移开,转向不远处加倍坦荡的处所。

只见燕子掠着水面低飞,绿水环抱着人家的墙院。

寥寥几笔,便勾勒出春意未尽的村落图景。

飞动的燕子为画面增加了动态之美;“绿水人家”则带来了糊口的气味,并为后文“墙里佳人”的呈现作好了铺垫。

“绿水人家绕”中的“绕”字,有人觉得应是“晓”。

通读全词,并没有凸起的景物表白这是早晨的风景,因此显得没有下落。

而燕子绕舍而飞,绿水绕舍而流,行人绕舍而走,着一“绕”字,则很是逼真。

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 这是词中最为人称道的两句。

枝头上的柳絮随风远去,越来越少;普天之下,哪里没有青青芳草呢。

“柳绵”,即柳絮。

柳絮纷飞,春色将尽,当然让人伤感;而芳草青绿,又自是一番境地。

苏轼的奔放于此可见。

“海角”一句,语本屈原《离骚》“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是卜者灵氛劝屈原的话,其思惟与苏轼在《定风浪》中所说的“此心安处是吾乡”一致。

即使如斯,这两句仍是包含着很多的辛酸和悲痛。

据《林下词谈》记录:“子瞻在惠州,与朝云枯坐。

时青女(霜神)初至,落木萧萧,凄然有悲秋之意,命朝云把年夜白,唱‘花褪残红’。

朝云歌喉将啭,泪满衣衿。

子瞻诘其故,答曰:‘奴所不克不及歌,是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也。

’”联系那时苏轼的遭受,是颇耐人思考的。

苏轼平生流落,最后竟被远谪到万里之遥的岭南。

此时,他已人到晚年,眺望故里,几近海角。

这际遇和随风飘飞的柳絮何其类似!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 墙里有人荡秋千,墙外有条小道。

墙外小道上走着行人,墙里飘来佳人响亮的欢笑。

作者在艺术处置上十分讲求藏与露的关系。

这里,他只写露出墙头的秋千和佳人的笑声,其它则全数埋没起来,让“行人”与读者去想象,在想象中发生无限意味。

小词最忌词语反复,但这三句总共十六字,“墙里”、“墙外”别离反复,竟占去一半。

而读来错落有致,耐人寻味。

墙内是家,墙外是路;墙内有欢畅的糊口,年青而富有生气的生命;墙外是赶路的行人。

行人的表情和神志若何,作者留下了空缺。

不外,在这无语当中,我们已感触感染到一种萧瑟孤单。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或许是行人鹄立很久,墙内佳人已回到房间;或许是佳人玩乐照旧,而行人已垂垂走远。

总之,佳人的笑声垂垂听不到了,周围显得静暗暗。

可是行人的心却怎样也安静不下来。

这里的“多情”与“无情”常被当恋爱来诠释,以为是行人心存倾慕之情,而佳人却底子不知。

行人的“有情”遭受佳人的“无情”,心中无可何如,故十分懊恼。

这俨然是一个单相思式的笑剧。

借使倘使这是作者目击他人的遭受,也许可以说是借恋爱来写人生遍及存在的如许一种矛盾。

但词中“行人”更接近作者本身的写照,此中“情”的内在也是极为丰硕的,毫不仅限于恋爱。

作者饱经沧桑,有惜春迟暮之情,有感怀出身之情,有思乡之情,有对年青生命的神驰之情,有报国之情,等等,简直可谓是“有情”之人;而佳人年青纯真、无忧无虑,既没有伤春感时,也没有为人生际遇而懊恼,真可以说是“无情”。

作者发出如斯深长的感伤,那“无情”之人事实撩拨起他甚么样的思路呢?或许勾起他对夸姣韶华的神驰,或许是对君臣关系的类比和联想,或许倍增华年不再的感伤,或许是对人生哲理的一种思考和贯通……作者并未言明,却留下了丰硕的空缺,让读者去回味,去想象。

评 解 这首词将伤春之情表达得既密意缱绻又空灵含蓄,情形融合,哀婉动听。

清人王士《花卉蒙拾》奖饰道:“‘枝上柳绵’,恐屯田(柳永)缘情绮靡未必能过。

孰谓坡但解作‘年夜江东去’耶?”这个评价是中肯的。

苏轼除写豪宕气概的词之外,还写了年夜量的婉约词。

他的婉约词一样有劲气活动,分歧于花间词的薄弱虚弱。

词中包蕴的意趣亦为词家推许。

《古今词话》说此词写行人多情与佳人无情,“极有理趣”。

所谓“物自无情而人自多情”,这是人生中...

求一首苏轼的诗词和赏析,赏析不要太长,诗要课外的。

济急!!

临江仙——苏轼《临江仙》原文赏析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恍如已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该,倚帐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什么时候忘怀营营。

夜阑风止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作者】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

父苏洵,弟苏辙都是闻名的散文家。

他是宋仁宗嘉佑二年(1057年)的进士,官至翰林学士、知制诰、礼部尚书。

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刺新法下御史狱,遭贬。

卒后追谥文忠。

北宋中期的文坛魁首,文学大师,唐宋八年夜家之一。

其文纵横恣肆,其诗题材广漠,清爽豪健,善用夸大、比方,独具气概。

词开豪宕一派,与辛弃疾并称“苏辛”,有《东坡全集》、《东坡乐府》。

【注释】:临皋:在湖北黄风,苏轼曾寓居此。

东坡:地名,在黄冈,苏轼在此垦种,并筑“雪堂”,作为游憩之所。

夜阑:夜深。

縠纹:水中藐小的波纹。

有绉纹的纱。

【赏析】:这首词是苏轼谪居黄冈时所写,反应他苦闷和愤激的表情。

表达了他渴求自由糊口和精力摆脱的欲望。

临江仙——苏轼《临江仙》原文赏析的延长浏览——苏轼的汗青评价黄庭坚说 人谓东坡作此文,因难以见巧,故极工。

余则觉得否则。

彼其老于文章,故落笔皆超逸绝尘耳。

(《跋东坡酒徒操》)晁无咎:苏东坡词,人谓多不谐乐律。

然居士词横放精采,自曲直子中缚不住者。

徐度:(柳永)词虽极工整,然多杂以鄙语,故流俗人尤喜道之。

厥后欧、苏诸公继出,文格一变,至为歌词,体系体例文雅。

(《却扫篇》)陆游:世言东坡不克不及歌,故所作东府词多不协。

晁以道谓:绍圣初,与东坡别于汴上,东坡酒酣,自歌《古阳关》。

则公非不克不及歌,但豪宕不喜剪裁以就声律耳。

(《老学庵笔记》)陈洵:东坡独崇气格,针砭柳、秦,词体之尊,自东坡始。

(《海绡说词》王国维:以宋词比唐诗,则东坡似太白,欧、秦似摩诘,耆卿似乐天,方回、叔原则年夜历十子之流。

(《清真师长教师遗事·尚论三》)“三代以下诗人,无过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

此四子者,若无文学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

故无高贵伟年夜之人格,而有高贵伟年夜之文章者,殆未有之也。

”朱依真:天风海雨骇心神,白石清空谒后尘。

谁见东坡真脸孔,纷纭耳食说苏辛。

蔡嵩云:东坡词,胸有万卷,笔无点尘。

其阔年夜处,不在能作豪宕语,而在其肚量有涵盖一切景象形象。

若徒袭其表面,何异东施效颦。

东坡小令,清丽纡徐,雅人深致,另辟一境。

设非胸怀高旷,焉能有此吐属。

(《柯亭词论》)胡仔:“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笤溪渔隐丛话》)

赠刘景文 古诗

《赠刘景文》是北宋闻名文学家苏轼于元祐五年 (1090)在杭州任知州时送给老友刘景文(名季孙)的一首鼓励诗,该作品是苏诗中的经典之作,到处颂扬。

赠刘景文 【宋】苏轼荷尽已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 恰是橙黄橘绿时。

这首诗是诗人写赠给老友刘景文(名季孙)的。

诗的前两句写景,捉住“荷尽”、“菊残”描画出秋末冬初的萧瑟气象。

“已无”与“犹有”构成强烈对照,凸起菊花傲霜斗寒的形象。

后两句议景,揭露赠诗的目标。

申明冬景固然萧瑟萧瑟,但也有硕果累累、成熟丰收的一面,而这一点恰好是其他季候没法比拟的。

诗人如许写,是用来比方人到丁壮,虽已芳华流逝,但也是人天生熟、年夜有作为的黄金阶段,鼓励伴侣爱护保重这年夜好光阴,乐不雅向上、尽力不懈,切不要意志低沉、妄自肤浅。

苏轼的《赠刘景文》,是在元祐五年 (1090)苏轼在杭州任知州时作的。

《苕溪渔隐丛话》说此诗咏初冬景色,“曲尽其妙”。

诗虽为赠刘景文而作,所咏倒是暮秋景物,了无一字触及刘氏本人的道德文章。

这仿佛不是题中应有之义,但现实上,作者的高超的地方正在于将对刘氏风致和节操的称赞,不着陈迹地糅合在对初冬景物的描述中。

由于在作者看来,一年中最夸姣的风光,莫过于橙黄橘绿的初冬风景。

而橘树和松柏一样,是最足以代表人的高贵风致和坚毅的节操。

前人写秋景,年夜多景象形象衰飒,渗入悲秋情感。

然此处却一变态情,写出了暮秋时节的丰富气象,显现了勃勃朝气,给人以高昂之感。

是以宋人胡仔以之与韩愈《初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诗中“最是一年春益处,绝胜烟柳满皇都”两句等量齐观,说是“二诗意思颇同而词殊,皆曲尽其妙”(《苕溪渔隐丛话》)。

荷与菊是历代诗家的吟咏对象,常给人留下夸姣的印象,可是为何此诗一开首却高度归纳综合地描画了荷败菊残的形象,展现了一幅暮秋的画面?这全然是为了夸大和凸起一年当中的最好气象:橙黄橘绿之时。

固然橙和橘等量齐观,但事实上市人正侧重于橘,由于“橘”意味着很多美德,故屈原写《橘颂》而颂之,首要赞其“自力不迁”、“精色内白”、“秉德忘我”、“行比伯夷”。

此诗的结句正有此意,在表达上融写景、咏物、赞人于一炉,涵蓄地赞美了刘景文的风致和天性。

苏轼的资料及诗词鉴赏

苏轼(1037-1101)字子瞻,一字和仲,号东坡居士。

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县)人。

北宋文学家、着名画家,“唐宋八年夜家”之一。

与其父洵、弟辙,合称“三苏”。

他年少遭到杰出的家庭教育,本身又吃苦进修,青年期间就具有博识的汗青文化常识,显现出多方面的艺术才能。

枕头仁宗嘉佑二年(1057年)考进士时,主司欧阳修见其文章连称“快哉!快哉!”1059年任年夜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

英宗即位,任年夜理寺丞。

神宗时,任太常博士、开封府推官,因与王安石政见分歧,要求外任,出为杭州通判,改知密州、徐州、湖州。

元丰二年(1079年),御史台有人摘引其非议新法的诗句,以“讪谤朝政”罪名入狱,即所谓“乌台诗案”。

出狱后,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五年后,改任汝州团练副使。

哲宗即位司马光等旧党在朝,他复为朝奉郎,任登州知州、中书舍人、翰林学士、知制诰,充当侍读,又因与司马光等政见分歧,要求外任,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后任兵部尚书兼侍读、端明殿这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守礼部尚书。

元佑八年(1093年)新党再度在朝,他以“讽刺先朝”罪名,贬为惠州安设、再贬为儋州(今海南省儋县)别驾、昌化军安设。

徽宗即位,调廉州安设、舒州团练副使、永州安设。

元符三年(1101年)年夜赦,复任朝奉郎,北归程中,卒于常州,谥号文忠。

苏轼的文学不雅点和欧阳修一脉相承,但更夸大文学的独创性、表示力和艺术价值。

他以为作文应到达“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成不止。

文理天然,姿态横生”(《报答平易近师书》)的艺术境地。

苏轼散文著述宏富,与韩愈、柳宗元和欧阳修三家并称。

文章气概平易流利,豪宕自若。

释德洪《跋东坡(左忄右允)池录》说:“其文涣然如水之质,分布浩大,则其波亦天然成文。

” 苏诗现存约四千首,其诗内容广漠,气概多样,而以豪宕为主,笔力纵横,穷极幻化,具有浪漫主义色采,为宋诗成长斥地了新的道路。

燮礼拜《原诗》说:“苏轼之诗,其境地皆斥地古今之所未有,六合万物,嬉笑怒骂,无不鼓舞于笔端。

”赵翼《瓯北诗话》说:“以文为诗,自昌黎始,至东坡益年夜放厥词,标新立异,成一代之年夜不雅。

……特别不成及者,生成健笔一枝,爽如哀梨,快为并剪,有必达之隐,无难显之情,此所以继李、杜后为一年夜家也,而其不如李、杜处亦在此。

” 苏轼的词现存三百四十多首,打破了专写男女爱情和离愁别绪的狭小题材,具有广漠的社会内容。

苏轼在我国词史上据有特别的地位。

他将北宋诗文改革活动的精力,扩年夜到词的范畴,打扫了晚唐五代以来的传统词风,首创了与婉约派并立的豪宕词派,扩年夜了词的题材,丰硕了词的意境,打破了诗庄词媚的边界,对词的改革和成长做出了重年夜进献。

刘辰翁《辛稼轩词序》说:“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六合异景。

” 苏轼是我国文学史上一名精采作家,他以丰硕的文学实践,把北宋的诗文改革活动推向进步,使诗、文、词各方面的创作呈现了岑岭。

其文学成绩曾引发今世和世后学人的遍及正视。

南宋的陆游、辛弃疾,金代的元好问,明朝的袁宏道,清朝的陈维崧、查慎行等都是较着受他影响的作家。

苏轼作品中吐露的游戏人生、随缘自足的思惟对后代文人也有不良的影响。

生平详见《宋史》卷三三八。

有《东坡全集》、《东坡词》。

本书选其文六主篇,《刑赏忠诚之至论》、《上海直讲书》、《喜雨亭记》、《石钟山记》、《前赤壁赋》、《教战守策》;诗六首,《惠崇春江老景》、《题西林壁》、《饮湖上初晴后雨(其二)》、《和子由渑池怀旧》、《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绝(其一)》、《汲江煎茶》;词十一首《水龙吟》(看花还似非花)、《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念奴娇》(年夜江东去)、《西江月》(照野弥弥浅浪)、《临江仙》(夜饮东坡醉复醒)、《定风浪》(莫听穿林打叶声)、《贺新郎》(乳燕飞华屋)、《江城子》(老汉聊发少年狂)、《江城子》(十年存亡两茫茫)、《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

传世名篇 刑赏忠诚之至论 【题解】 本文系苏轼阐发刑与赏若何才能到达忠诚之极的一篇策论。

作者环绕儒家经典中的一“疑”字,论证忠诚之至不全在于刑与赏,而在于用“正人长者之道”治理全国。

此文以详切的说理,使经典之旨与作者之论相得益彰。

【原文】 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之际,何其爱平易近之深,忧平易近之切,而待全国之以正人长者之道也!有一善,从而赏之,又从而咏歌嗟叹之。

,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

有一不善,从而罚之,又从而哀矜惩创之,所以弃其旧,而开其新。

故其吁俞之声,忻忭惨戚,见于虞、夏、商、周之书。

成、康既没,穆王立,而周道始衰,然犹命其臣吕侯而告之以祥刑。

其言忧而不伤,威而不怒,兹爱而能断,恻然有悯恻无辜之心,故孔子犹有取焉。

《传》曰:“赏疑从与,所以广恩也;罚疑从去,所以谨刑也。

当尧之时,皋陶为士。

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

尧曰:“宥之”,三。

故全国畏皋陶法律之坚,而乐尧用刑之宽。

四岳曰“鲧可用!”尧曰:...

苏轼为薛超超写的诗词是哪首?

戋戋学识陋劣,仅知最合适楼主所说的是东坡的《卜算子》词:卜算子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后人有争议此序是不是为东坡所题——答者注)苏轼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来往?飘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愿栖,孤单沙洲冷。

依此词内容,有人言此词为苏轼为一女所赋,首要有两种说法:一说温都监女(听说名为温超超,疑为楼主所指者,后附一文明之),一说黄州王氏,并没有所谓薛超超……且所谓艳遇赋词的可托度都遭到了思疑。

附较为具体的一文考证http://tieba.baidu.com/f?kz=182735301据《宋十名家词.东坡词》载: 惠州有温都监女,很有色。

年十六,不愿嫁人。

闻坡至,甚喜。

每夜闻坡讽咏,则盘桓窗下,坡觉而推窗,则其女逾墙而去。

坡从而物色之曰:“当呼王郎,与之子为姻。

不多,而坡过海,女遂卒,葬于沙岸侧。

坡回惠,为赋此词。

呼,这两天表情稍好,才帮楼主查了书搜了资料……不外楼主并木有说要具体标注申明,仿佛说了太多空话,要费劲不奉迎了~~~ 啊,趁便一提,最后一句后来被周传雄的那首破歌的歌词拆了剽窃了的说~~~

苏轼的《赠刘景文》一诗中,点明作者写作目标诗句是甚么,这是一...

飮湖上初晴后雨 苏轼 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适宜。

湖上に 飮み 初め晴れるも 后に 雨ふる 水光 潋(れんえん)として 晴れて 方(まさ)に 好く, 山色 空蒙(くうもう)として 雨も 亦た 奇なり。

西湖を 把(も)って 西子と 比せんと 欲せば, 淡妆 浓抹 总(すべ)て 相(あ)ひ宜(よろ)し。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苏轼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六月二十七日 望湖楼に 醉(ゑ)ひて书す黑云 墨(すみ)を 翻(ひるがへ)して 未だ 山を 遮(さへぎ)らず,白雨 珠(たま)を 跳らせて 乱れて 船に入る。

地を 卷き 风 来(きた)って 忽(たちま)ち 吹き散じ,望湖楼(ばうころう)下 水 天の如し。

浣溪沙

浣溪沙 苏轼(其一)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

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

敲门试问野人家。

浣溪沙 苏轼(其二)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

萧萧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鹤发唱黄鸡。

浣溪沙 苏轼(其三)元丰七年十仲春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细雨斜风作小寒。

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世有味是清欢。

浣溪沙 苏轼(其四)风压轻云贴水飞,乍晴池馆燕争泥。

沈郎多病不堪衣。

沙上不闻鸿雁信,竹间时听鹧鸪啼。

此情唯有落花知!我只找到这么多!你可以去百度知道里面搜搜啊!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