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李清照诗词的艺术特征

文学网 时间:2020-11-12 17:48:45

李清照诗词的艺术特色以及成绩有哪些

李清照是中华诗史上精采的女作家。

她诗、词、文、赋。

金石、书、画无所不精,而尤以词的艺术成绩最为凸起。

王的《碧鸡漫志》称:“易安自少年便有诗名,才力华赡,迫近先辈,在士年夜夫中已经未几患上,若本朝妇人,当推文彩第一。

”杨慎《词品》谓:“宋人中填词,李易安亦称冠绝。

使在衣冠,当与秦7、黄九争雄,不独雄于闺阁也。

”王士镇《花卉蒙拾》云:“婉约以易安为宗,豪宕惟幼安称首,皆吾济南人,难乎为继矣。

”沈谦《填词杂说》将李清照与李后主并提说:“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质。

”李清照在词史上成绩卓异,耸然为一年夜宗。

诗文的创作也斐然有声,卓有独诣。

李清照词在群花斗丽的宋朝词苑中,标新立异,自名一家,人称“易安体”。

“易安体”之称始于宋人。

侯寅《眼儿媚》调下题曰:“效易安体”。

辛弃疾《丑奴儿近》调下题曰:“博山道中效易安体”。

今世学界对“易安体”也有所钻研。

词作自成一体,讲明已经形成光鲜的个性风神。

其特色: 一是倾掳诚挚情。

真情是词之骨,词之言情,贵患上其真。

李清照以前,婉约词人多以男性写艳情幽怀,李清照则因此女性本位写自我恋爱悲欢以及亲历的家国剧变而得到空前胜利的第一人。

其前期的恋情词,如《一剪梅》、《凤凰台上忆吹萧》等,满猪至情,连篇痴语,天然率真最能体现女性纯诚精致的灵性,这是男性作家代人立言的恋情词所没法对比的。

其后期怀;日写愁的伤乱词,如《武陵春》、《声声慢》、《永遇乐》、《人孤雁儿》等篇,字字血泪,声声呜咽,一派凄楚,动魄惊心,这“载不动”的“许多愁”,止不住的“千行泪”,“凄凄切惨”的情怀,元地倾吐的“万千心事”,全是发自肺腑的心声,来不患上半点砥砺卖弄。

这些融以及着家国之变、期间 沧桑的悲慨之曲,来自情挚意浓的词人,植根于真实糊口感觉,是李清照曲折生活生计、惨剧人生、劫难期间的映现。

二是熔炼家常语。

《漱玉词》的语言,有不同凡响的光鲜个性。

柳永是把词引向街市的开拓者,他用语通俗明畅,然好为徘体,偶涉蝶默,周邦彦变俚为雅,措词精工,施采丽密。

李清照遣辞造语,自出机抒,缔造了以天然率真为主要特点的文学语言。

所谓“以浅俗之语,发清爽之思”(彭孙通《金粟词话》)。

如“恐怕离怀别苦,几多事,欲说还休”(《风凰台上忆吹萧》)。

恍如绝不经意,冲口而出,但细心体会,却含意多层,十分邃密。

亲人远别,千言万语无从提及;分离已经定,重重心事,说又何用;离恨别苦,难以启口的心里隐蔽,刺人衷肠,宁肯自我经受,不肯再增长行者包袱。

这重重思路,玄妙心态,全用家常语道出而含蕴绵绵不尽。

漱玉词的白话化、通俗化,其实不走向淡乎寡味、松散无力,由于它是在白话根蒂根基上独具匠心、提炼加工的成效。

故而落笔精警雅隽,语工意新。

如“雪清玉瘦”、“浓烟暗雨”、“被翻红浪”、“柳眼梅腮”、“红稀香少”、“云阶月地”云云,夷易清爽,精妙逼真,恰是“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三是善用白描法。

漱玉词不重故实,不外多化用古人诗文,而擅长以白描伎俩缔造动听的意境。

易安的白描与 柳永的“精密妥溜”、美成的富艳典重分歧,而是“冲口出常言,地步动心魄”。

如《醉花阴》写离思凝重:“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

”《永遇乐》写孤寂掉:“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均以直白之语,写深浓之情,有场景,有人物,有衬映。

阶前花下心系伊人,刻骨相思的形象,闭关帘底,伶丁单独,将无限悲戚一己吞咽的心态,显现面前,栩栩纸违,使人一睹难忘。

《漱玉词》的白描,具备浑成、涵蓄、宛曲的特色,于是毫无浅易平直之迹。

《行香子》煞拍:“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虽系以白话描写天象,难免令人遐想起人世风云幻化、爱河这样风浪,其深层意蕴是领稍不尽的。

四是讲究韵律美。

李清照论词很器重声律,所谓歌词分五音六律、清浊轻重,她的创作实践了本身的理论。

这是由词作为一种乐诗特质决议的。

漱玉词讲求声情,喜用双声叠韵,选辞注意声韵美。

夏承秦曾经举其《声声慢》为例,此中用舌声15字,齿声42字,尤为是不多句,“二十字里齿声交加剧迭,这应是有意用啮齿打发的口气,写本身郁闷倘恍的心境,不单读来大白如话,听来也有较着的腔调美,充实浮现乐章的特点”(《李清照词的艺术特点》)。

张端义《贵耳集》 称赏“守著窗儿,独自怎生患上黑”曰:…黑'字不准第二人押。

”《声声慢》首句连下14个叠字,历代词家众口一词赞为千古绝调。

张端义谓:“此乃公孙年夜娘舞剑手,本朝非无能词之士,不曾有一下十四叠字者。

”徐钒《词苑丛谈》谓其音响之美,“真似年夜珠小珠落玉盘也”。

李清照善以寻常语度人乐律,平平人调殊难,奥妙而谐律,更是入迷人化。

所以万树《词律》云:“其用字奇横而无妨乐律,故卓绝千古。

刘勰论作家以及艺文风调之年夜别,曾经谈到作家体性分歧,“气有刚柔”、“文之任势,势有刚柔”。

李清照诗文词赋,韵致多样,刚柔兼具,其审美丰姿,也卓有独诣。

李清照从来被推为“词藻第一”、“婉约之宗”。

其词作以优美见胜。

‘清思精致执著,意象轻灵...

李清照词的特色

http://www.people.com.cn/GB/14738/14759/21866/2996484.html论李清照词的分期及其气概的蜕变 作者:佚名 文章来历:不详 点击数:2991 更新时间:2006-11-09 20:59:45 导 言李清照从来被公认为是中国古代成绩最高的女词人,她的词不仅在女词人傍边无人堪比,乃至与浩繁精采男词人的词作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被称为婉约派的代表人物(“婉约以易安为宗”)。

除了了词之外,李清照的诗文也取患了很高的成绩。

传统上对李清照词的研究,都以赵宋南渡为界(1127年)分为先后两期,并在此根蒂根基上计议李词气概的蜕变。

后陈祖美师长教师在《李清照评传》中又提出了三期说,即赵明诚“露台之遇”前为第一期,从赵“露台之遇”到赵宋南渡为第二期,之后为第三期。

可是不管是“二期说”仍是“三期说”,分期依据上都存在题目。

笔者阐发了李清照的词作以及糊口履历,和古人对李清照的研究功效,认为李词应以赵明诚“露台之遇”为界分为先后两期,先后期词风既有很年夜的差别性,在某些方面又有先后领悟的一致性。

一传统的“二期说”主要是创建在如许的立论根蒂根基上的,即认为李清照在前期处境优胜、伉俪相患上,美中不足的是夫妻小别,只是到了后期遭到国破家亡之痛,作品才变患上哀婉凄苦,并具备爱国主义以及讽政色采。

这有悖究竟,是对李清照词作的误会。

李清照的词并不是从南渡之后才变患上凄切悲切。

比方,她三十八岁时(1122年)所作的《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性山长山又断,萧萧微雨闻孤馆。

情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以及浅。

好把青书凭过雁,不似蓬莱远。

这首词基调堪称凄入肝脾,哀感顽艳,较之易安居士南渡后的词作,此中悲苦并没有不及,但按“二期说”,此词应归入前期。

其他与此作同时的作品如《凤凰台上忆吹箫》、《念奴娇》、《声声慢》等作品内容都绝非是夫妻小别之作,此中并不是少妇闲愁、伤春悲秋之情,而是吐露出一种身陷绝境般的悲苦。

若是将这些诗作归入前期,那末以哀婉凄苦作为分期尺度,显然就显患上依据不足。

“二期说”所言李清照后期词中具备爱国主义以及讽政色采,如梁德元师长教师在《女词人李清照》一文中说,李清照的前期词对奼女、少妇时期的欢畅完竣以及愁苦进行描述,而后期社会词写多了,并以《永遇乐》一词为例[1];杨敏如师长教师的《李清照词浅论》[2]及黄信德师长教师的《李清照后期作品的爱国主义头脑》[3]等文中都提到了这一点。

笔者认为这就加倍是一厢甘愿的诠释了。

遍观李清照有确证可考的四十几首词,笔者认为此中无一首不是描述其小我豪情以及心里头脑的,包含几近被公认为是爱国主义作品的《永遇乐》:夕照熔金,暮云合璧,人在那边?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以及气候,次序递次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侍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患上侧重三五。

铺翠冠儿,燃金雪柳,簇带争济楚。

现在蕉萃,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

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杨敏如师长教师在《李清照词浅论》一文中称此词“具备较着爱国头脑”[4],嘲讽了赵宋点缀承平、醉生梦去世的糊口,并指出摇摇欲坠中的故国好景不长了,这显然是对此词的误会。

韩楚森师长教师在《评李清照后期词》一文中指出,《永遇乐》描述的是词人思乡怀旧之情,词中写出三五佳节,词人无意嬉戏,吊唁故乡,思及丈夫,更添悲戚[5]。

笔者赞成韩师长教师的概念,《永遇乐》词中布满了一种自怜自伤、吊唁往昔的情绪。

往日一个爱玩爱笑的快活女子,本日已经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的白叟,虽有满腔情怀,也无诉处,只患上“帘儿底下,听人笑语”,往日元宵佳节,与丈夫同度,高枕而卧,甚多闲暇,而今却形单影只,老而无依,天然无意情再去赏灯观景。

这类情怀在其它的词中也有反映,如《临江仙》词中“试灯无心思,踏雪没心境”之句,也与《永》词意境相近。

与词相比,李清照的诗中较着浮现出了猛烈的爱国主义情绪与讽政、喻政色采。

如《乌江》、《上枢密韩尚胄》等,另有一些残句如“南渡尚怯吴江冷,北狩应悲易水寒”等等。

从这个侧面看,也可患上出李清照词中并无所谓猛烈的爱国主义情绪,而主要以小我感觉为题材的结论。

其他词作如《渔家傲》中“蓬舟吹取三山去”是暗射赵构君臣出海避金兵之类的说法,更是穿凿附会了。

[6]而陈祖美师长教师的“三期说”,显然仍是受了传统“二期说”的影响,它实质上是把前期又分为两期,如许的分期方式,依据也不足。

笔者觉得,李词依据其词风的较着变革,可依赵明诚“露台之遇”为界分为两期,前期为闺阁奼女少妇词,欢畅、明快、偶然闲愁。

后期因情变、弃乡、夫丧而转为凄冷悲切、愁情满怀的作品。

从作品上来看,三十八岁先后所作的《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声声慢》、《点绛唇》(“寂寞深闺”)、《念奴娇》,《凤凰台上忆吹箫》等词当为李词词风转变的分界。

二在研究李清照词作的论文中,讲述李词先后期相异的不少,但对付其先后一致性则言之甚少。

然而,尽管李清照先后期词在气概上、豪情上有了很年夜的变革,可是略加阐发就不丢脸出此中有许多先后联贯的不异点。

起首,李清照...

李清照诗词的主要艺术特点

李清照词,人称“易安词”、“漱玉词”,以其号与集而患上名。

《易安集》、《漱玉集》,宋人早有著录。

其词撒播至今的,据今人所辑约有45首,另存疑10余首。

她的《漱玉词》既男性亦为之赞叹。

她不单有高妙的文学涵养,并且有年夜胆的缔造精力。

从总的环境看,她的创作内容因她在北宋以及南宋时期糊口的变革而显现出先后期分歧的特色。

前期:真实地反映了她的闺中糊口以及头脑豪情,题材集中于写天然风景以及离别相思。

李清照前期的词比力真实地反映了她的闺中糊口以及头脑豪情,题材集中于写天然风景以及离别相思。

如〔如梦令〕二首,活跃奇丽,语新意隽。

〔凤凰台上忆吹箫〕、〔一翦梅〕、〔醉花阴〕等词,经由过程描画孤傲的糊口以及抒发相思之情,表达了对丈夫的深挚豪情,委宛坎坷,清俊疏朗。

〔蝶恋花〕《晚止昌乐馆寄姊妹》写对女伴们的迷恋,豪情也极为诚挚。

她的词虽可能是描述寂寞的糊口,抒发郁闷的豪情,但从中每每可以看到她对年夜天然的热爱,也坦率地暴露出她对夸姣恋爱糊口的寻求。

这出自一个女作家之手,比起"花间派"代言体的闺怨词来要有价值患上多。

王灼说:李清照"作是非句,能坎坷尽人意,轻便尖新,姿态百出。

闾巷荒淫之语,任意落笔。

自古绅耆之家能文主妇,未见如斯无顾籍也"(《碧鸡漫志》卷二)。

这类批判正阐明了李清照词的意旨在客观上是背违了封建规范的。

后期:主要是抒发伤时怀旧以及怀乡悼亡的情绪。

表达了本身在孤傲糊口中的浓重忧愁。

李清照南渡后的词以及前期相比也迥然分歧。

国破家亡后政治上的危害以及小我糊口的种种悲凉遭遇,使她的精力很疾苦,于是她的词作一变早年的清丽、明快,而布满了苍凉、低落之音,主要是抒发伤时怀旧以及怀乡悼亡的情绪。

在流浪糊口中她经常忖量华夏故里,如〔菩萨蛮〕写的"故里那边是,忘了除了非醉",〔蝶恋花〕写的"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都吐露出她对沦陷了的北方的深切怀恋。

她更迷恋已经往的糊口,如闻名的慢词〔永遇乐〕,回想"中州盛日"的京洛往事;〔转调满庭芳〕"芳草水池"回想昔时的"胜赏",都将曩昔的夸姣糊口以及本日的苍凉蕉萃尴尬刁难比,依靠了祖国之思。

她在词中充实地表达了本身在孤傲糊口中的浓重忧愁,如〔武陵春〕经由过程写"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感伤,〔声声慢〕经由过程写"寻寻找觅,熙熙攘攘,凄凄切惨戚戚"的处境,表达了本身难以胁制、没法形容的"愁"。

又如〔清平乐〕中"本年天涯海角,萧萧两鬓生华"的悲戚,〔孤雁儿〕中的悼亡情感,都是在国破家亡、伶丁凄切的糊口根蒂根基上发生的,以是她的这部门词作恰是对阿谁期间的磨难以及小我不幸运气的艺术归纳综合。

李清照在早年还写过一篇《词论》,提出词"别是一家"的说法,是宋朝的首要词论,同样成为她词创作的理论依据,著有《漱玉词》,李清照词的气概以婉约为主,耸然为一年夜宗,人称“婉约词宗”。

沈谦《填词杂说》将李清照与李后主并提说:“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质。

”易安词在群花斗丽的宋朝词苑中,标新立异,自名一家,人称“易安体”。

“易安体”之称始于宋人。

侯寅《眼儿媚》调下题曰:“效易安体”。

辛弃疾《丑奴儿近》调下题曰:“博山道中效易安体”。

词作自成一体,讲明已经形成光鲜的个性风神。

其特色:1、倾掳诚挚情。

真情是词之骨,词之言情,贵患上其真。

李清照以前,婉约词人多以男性写艳情幽怀,李清照则因此女性本位写自我恋爱悲欢以及亲历的家国剧变而得到空前胜利的第一人。

其前期的恋情词,如《一剪梅》、《凤凰台上忆吹萧》等,满怀至情,连篇痴语,天然率真最能体现女性纯诚精致的灵性,这是男性作家代人立言的恋情词所没法对比的。

其后期写愁的伤乱词,如《武陵春》、《声声慢》、《永遇乐》、《人孤雁儿》等篇,字字血泪,声声呜咽,一派凄楚,动魄惊心,这“载不动”的“许多愁”,止不住的“千行泪”,“凄凄切惨”的情怀,元地倾吐的“万千心事”,全是发自肺腑的心声,来不患上半点砥砺卖弄。

这些融以及着家国之变、期间沧桑的悲慨之曲,来自情挚意浓的词人,植根于真实糊口感觉,是李清照曲折生活生计、惨剧人生、劫难期间的映现。

2、熔炼家常语。

《漱玉词》的语言,有不同凡响的光鲜个性。

柳永是把词引向街市的开拓者,他用语通俗明畅,然好为徘体,偶涉蝶默,周邦彦变俚为雅,措词精工,施采丽密。

李清照遣辞造语,自出机抒,缔造了以天然率真为主要特点的文学语言。

所谓“以浅俗之语,发清爽之思”(彭孙通《金粟词话》)。

这类语言对付北宋末期华贵典雅的词风无异是一种打击。

如“恐怕离怀别苦,几多事,欲说还休”(《风凰台上忆吹萧》)。

恍如绝不经意,冲口而出,但细心体会,却含意多层,十分邃密。

亲人远别,千言万语无从提及;分离已经定,重重心事,说又何用;离恨别苦,难以启口的心里隐蔽,刺人衷肠,宁肯自我经受,不肯再增长行者包袱。

这重重思路,玄妙心态,全用家常语道出而含蕴绵绵不尽。

如"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守著窗儿,独自怎生患上黑?"信手拈来,便增添了许多新鲜生动的情味漱玉词的白话化、通俗化,其实不走向淡乎寡味、松散无...

李清照诗词的特色?

李清照的诗词的特色:善用白描伎俩,自辟途径,语言清丽。

论词夸大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否决以作诗文之法作词。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章丘(今山东章丘)人。

宋朝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李清照诞生于书香家世,初期糊口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她小时辰就在优秀的家庭情况中打下文学根蒂根基。

出嫁后与夫赵明诚配合致力于字画金石的搜集收拾。

金兵入据华夏时,流寓南边,际遇伶丁。

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清闲糊口,后期多叹伤出身,情调感慨。

...

李清照诗词的艺术特色以及成绩有那些

李清照是中华诗史上精采的女作家。

她诗、词、文、赋。

金石、书、画无所不精,而尤以词的艺术成绩最为凸起。

王的《碧鸡漫志》称:“易安自少年便有诗名,才力华赡,迫近先辈,在士年夜夫中已经未几患上,若本朝妇人,当推文彩第一。

”杨慎《词品》谓:“宋人中填词,李易安亦称冠绝。

使在衣冠,当与秦7、黄九争雄,不独雄于闺阁也。

”王士镇《花卉蒙拾》云:“婉约以易安为宗,豪宕惟幼安称首,皆吾济南人,难乎为继矣。

”沈谦《填词杂说》将李清照与李后主并提说:“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质。

”李清照在词史上成绩卓异,耸然为一年夜宗。

诗文的创作也斐然有声,卓有独诣。

李清照词在群花斗丽的宋朝词苑中,标新立异,自名一家,人称“易安体”。

“易安体”之称始于宋人。

侯寅《眼儿媚》调下题曰:“效易安体”。

辛弃疾《丑奴儿近》调下题曰:“博山道中效易安体”。

今世学界对“易安体”也有所钻研。

词作自成一体,讲明已经形成光鲜的个性风神。

其特色: 一是倾掳诚挚情。

真情是词之骨,词之言情,贵患上其真。

李清照以前,婉约词人多以男性写艳情幽怀,李清照则因此女性本位写自我恋爱悲欢以及亲历的家国剧变而得到空前胜利的第一人。

其前期的恋情词,如《一剪梅》、《凤凰台上忆吹萧》等,满猪至情,连篇痴语,天然率真最能体现女性纯诚精致的灵性,这是男性作家代人立言的恋情词所没法对比的。

其后期怀;日写愁的伤乱词,如《武陵春》、《声声慢》、《永遇乐》、《人孤雁儿》等篇,字字血泪,声声呜咽,一派凄楚,动魄惊心,这“载不动”的“许多愁”,止不住的“千行泪”,“凄凄切惨”的情怀,元地倾吐的“万千心事”,全是发自肺腑的心声,来不患上半点砥砺卖弄。

这些融以及着家国之变、期间 沧桑的悲慨之曲,来自情挚意浓的词人,植根于真实糊口感觉,是李清照曲折生活生计、惨剧人生、劫难期间的映现。

二是熔炼家常语。

《漱玉词》的语言,有不同凡响的光鲜个性。

柳永是把词引向街市的开拓者,他用语通俗明畅,然好为徘体,偶涉蝶默,周邦彦变俚为雅,措词精工,施采丽密。

李清照遣辞造语,自出机抒,缔造了以天然率真为主要特点的文学语言。

所谓“以浅俗之语,发清爽之思”(彭孙通《金粟词话》)。

如“恐怕离怀别苦,几多事,欲说还休”(《风凰台上忆吹萧》)。

恍如绝不经意,冲口而出,但细心体会,却含意多层,十分邃密。

亲人远别,千言万语无从提及;分离已经定,重重心事,说又何用;离恨别苦,难以启口的心里隐蔽,刺人衷肠,宁肯自我经受,不肯再增长行者包袱。

这重重思路,玄妙心态,全用家常语道出而含蕴绵绵不尽。

漱玉词的白话化、通俗化,其实不走向淡乎寡味、松散无力,由于它是在白话根蒂根基上独具匠心、提炼加工的成效。

故而落笔精警雅隽,语工意新。

如“雪清玉瘦”、“浓烟暗雨”、“被翻红浪”、“柳眼梅腮”、“红稀香少”、“云阶月地”云云,夷易清爽,精妙逼真,恰是“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李清照诗词有何特色

一、诗词特色李清照工诗善文,更长于词。

李清照词,人称“易安词”、“漱玉词”,以其号与集而患上名。

《易安集》、《漱玉集》,宋人早有著录。

其词撒播至今的,据今人所辑约有45首,另存疑10余首。

她的《漱玉词》既男性亦为之赞叹。

她不单有高妙的文学涵养,并且有年夜胆的缔造精力。

从总的环境看,她的创作内容因她在北宋以及南宋时期糊口的变革而显现出先后期分歧的特色。

前期:真实地反映了她的闺中糊口以及头脑豪情,题材集中于写天然风景以及离别相思。

后期:主要是抒发伤时怀旧以及怀乡悼亡的情绪。

表达了本身在孤傲糊口中的浓重忧愁,孤傲,难过。

二、作者简介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章丘(今山东章丘)人。

宋朝(两宋之交)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三、人物评价李清照作为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少有的女作家,其作品中所体现的爱国头脑,具备踊跃的社会心义。

汗青的角度李清照的爱国头脑,代表了中国古代泛博主妇寻求男女平等、体贴国是、热爱故国的一个侧面,让后人从中看到了中国古代女性格感世界的另外一面。

并且,她还在浩繁爱国作家中为女性争患了一席之地。

不仅如斯,李清照还创始了女作家爱国主义创作的先河,为后世留下了一个女性爱国的灿烂典型,出格是现代女性文学的创作发生了重年夜影响。

实际的角度熟悉李清照的爱国头脑,能感觉到女性在国度同一、平易近族连合和社会前进等方面的庞大作用。

这对付在宏扬爱国主义,高举爱国年夜旗,促成平易近族连合、国度同一以及振兴中华时充实阐扬主妇的社会作用,具备十分重年夜的意义。

李清照“易安体”词的艺术特色是甚么?

这首词是作者初期以及丈夫赵明诚划分以后所写,它经由过程悲秋伤别来抒写词人的寂寞与相思情怀。

上片与秋凉情形。

首二句就白昼来写:“薄雾彤云愁永昼。

”这“薄雾彤云”不仅充满整个天宇,更罩满词人心头。

“瑞脑消金兽”,写出了时间的漫长无聊,同时又烘托出情况的凄寂。

次三句从夜间着笔,先点明节令:“佳节又重阳”。

随之,又从“玉枕纱厨”如许一些具备特性性的事物与词人特殊的感觉中写出了透人肌肤的秋寒,表示词中女主人公的心情。

而贯串“永昼”与“一晚上”的则是“愁”、“凉”二字。

暮秋的节候、物态、情面,已经宛然在目。

这是组成下片“人比黄花瘦”的缘由。

下片写重九感怀。

首二句写重九赏菊喝酒。

前人在旧历玄月九日此日,有赏菊喝酒的风习。

唐诗人孟浩然《过故交庄》中就有“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之句。

宋时,此风不衰。

以是重九此日,词人照样要“东篱把酒”直饮到“黄昏后”,菊花的暗香盛满了衣袖。

这两句写的是佳节照旧,赏菊照旧,但人的景况却有所分歧了:“莫道不用魂,帝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上下比拟,年夜有物是人非,今昔异趣之感。

就上下片之间的瓜葛来讲,这下片写的是成效。

早年,李清照过的是完竣的恋爱糊口与家庭糊口。

作为闺阁中的主妇,因为蒙受封建社会的种种束厄局促,她们的勾当范畴有限,糊口阅历也遭到重重约束,即便象李清照如许上层常识主妇,也毫无破例。

是以,相对于说来,他们对恋爱的要求就比一般须眉要求更高些,体验也更精致一些。

以是,看成者与丈夫划分以后,面临.单调的糊口,便不由得要借惜春悲秋来抒写本身的离愁别恨了。

这首词,就是这类心境的反映。

从字面上看,作者并未直接抒写茕居的疾苦与相思之情,但这类豪情在词里却无往而不在。

这是透过一层的写法。

比喻的巧妙也是这首词普遍传诵的首要缘由之一。

古诗词中以花喻人瘦的作品家常便饭。

如“人与绿杨俱瘦”(宋无名氏《如梦令》),“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宋程垓《摊破江城子》),“天还知道,以及天也瘦。

”(秦观《水龙吟》)等等。

但比力起来却均未及李清照本篇写患上如许胜利。

缘由是,这首词的比喻与全词的总体形象连系患上十分慎密,极切合女词人的身份以及情致,读之亲热。

词中还得当地应用了烘云托月的伎俩,有藏而不露的韵味。

比方,下片写菊,并以菊喻人。

但全篇却不见一“菊”字。

“东篱',原本是用陶渊明‘采菊东篱下”诗意,但却隐去了“采菊”二字,现实是藏头。

又如,“把酒”二字也是如斯,“酒”字以前,原本有“菊花”二字,因前人于玄月九日有饮菊花酒的风习,这里也省略了“菊花”二字。

再如“幽香”,这里的“幽香”指的是菊花而非其他花蕊的香气。

“黄花”,也就是“菊花”。

由上可见,全词不见一个“菊”字,但“菊”的色、香、形态却俱现纸上。

词中多此一层迁移转变,吟味时多一层思虑,诗的韵味也因之增厚一层。

设问伎俩也是词中值患上注重的艺术特色之一。

明茅映在《词的》中说:人们“但知传诵结语(指“人比黄花瘦”句),不知妙处全在‘莫道不用魂’。

”这话是颇有见识的。

“莫道”一句,现实上可以与贺铸《青玉案》中“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句相媲美。

所分歧的是“莫道”句带有反诘与激问的成份。

元伊士珍《琅环记》有以下一段故事:“易安以重阳《醉花明》词函致赵明诚。

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

一切谢客,忌食忘寝者三昼夜,患上五十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

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绝佳’。

明城诘之。

答曰:‘莫道不用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正易安作也。

”非论这一故事的可托水平若何,单从这故事的撒播就足以阐明李清照的糊口体验不是一般文人所能体验患了的;他的艺术气概与艺术技巧,也不是一般词人所能仿照患了的。

词里泛起的那种多愁善感、弱不由风的闺阁丽人形象,也恰是如许缔造出来的。

由于这一形象是封建社会特定汗青时期与特定阶级的产品。

开展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