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祁的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08-07 17:46:23

关于宋祁的诗句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 宋祁《玉楼春·春景》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 宋祁《玉楼春·春景》东城渐觉风光好。

—— 宋祁《玉楼春·春景》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 宋祁《鹧鸪天·画毂雕鞍狭路逢》肯爱千金轻一笑。

—— 宋祁《玉楼春·春景》浮生长恨欢娱少。

—— 宋祁《玉楼春·春景》...

关于《玉楼春》-宋祁的宋词赏析

【赏析】 宋祁(998-1061),字子京,北宋时期安陆人。

幼年同兄宋庠随父在外地读书,稍长离父还乡。

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与兄宋庠同举进士,排名第一,兄宋庠第三。

皇太后认为弟弟不可以在哥哥之前,因而改为宋庠第一。

后来宋祁官作至工部尚书。

兄弟二人都已能文著名,当时称“二宋”。

宋祁还曾经与欧阳修同修《新唐书》。

《全宋词》录其词六首。

这首《玉楼春》在歌咏春天中,洋溢着珍惜青春和热爱生活的情感。

特别是上阙结句的一个“闹”字把春天点染得生机勃勃,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作者时任上书之职,因而被称为“红杏上书”。

上阕:写的是初春时节绚丽的景色,向人们展示了一幅生机勃勃、色彩鲜艳、鲜活涌动的画面。

作品起句“东城渐觉风光好”以舒缓的叙述的语气娓娓道来,从表面看似呼是很不经意,但句尾之处的 “风光好”却饱含了诗人对春天发自内心的赞美之情,起到了一个总的概括作用。

这城东风光究竟好在哪儿,好到什么程度?接下来的三句则对“风光好”的具体描绘展示。

首先映入诗人眼帘的便是近处的“縠皱波纹迎客棹”,诗人把读者的注意力导向波澜不惊的盈盈春水,那微风中如同棉纱褶皱一样的春水湖面,仿佛是在向游人招手表示欢迎致意,人们在几许的文字中仿佛听到了船上游人们欢乐的笑声。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两句诗人把视线由近及远地从湖面导引到远处的 “绿杨烟外”和“红杏枝头”,“绿杨烟外”何如?还带着拂晓时分微微的寒意;“红杏枝头”又如何?让读者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是“春意闹”,一个“闹”字“闹”出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不仅形容出红杏的众多和纷繁,而且把原本已大好的春光更点染得生机勃勃,盛意盎然、热闹。

真可谓“闹”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下阕:写的是诗人现实的内心感受。

诗人抒写了人生如梦,时光稍纵即逝,应及时享乐的情趣。

然而在写法上却是有意从主观情感上对美好的春光再一次做了有力的烘托。

在“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两句中,诗人着意从功名利禄这两个方面来衬托春天的可爱与可贵。

词人当时身居要职,官务缠身,很少有机会或心思刻意从春天里寻求人生的乐趣,故曰“浮生长恨欢娱少”。

于是,就有了宁弃“千金”而不愿放过从春光中获取短暂“一笑”的感慨。

既然春天如此可贵可爱,词人自然禁不住“为君持酒劝斜阳”,且感叹“且向花间留晚照”的强烈愿望。

尽管这一愿望并不现实,夕阳不可能为之而多留一会儿,但是却能够更充分地表达诗人对春天的珍视,对光阴的爱惜之真情。

进而烘托了春光之美好和令人想往,两人珍惜。

...这个闹字用得极妙,不禁使人想起古代诗人宋祁的哪首诗句?

宋祁(公元998年—公元1061年),字子京,小字选郎[1] 。

祖籍安州安陆(今湖北省安陆市)[2] ,高祖父宋绅徙居开封府雍丘县[3-4] ,遂为雍丘(今河南商丘民权县)人[3] [6] 。

北宋官员,著名文学家、史学家、词人。

司空宋庠之弟,宋祁与兄长宋庠并有文名,时称“二宋”。

诗词语言工丽,因《玉楼春》词中有“红杏枝头春意闹”句,世称“红杏尚书”。

范镇为其撰神道碑。

天圣二年进士,宋祁初任复州军事推官,经皇帝召试,授直史馆。

历官龙图阁学士、史馆修撰、知制诰。

曾与欧阳修等合修《新唐书》,《新唐书》大部份为宋祁所作,前后长达十余年。

书成,进工部尚书,拜翰林学士承旨。

嘉祐六年卒,年六十四,谥景文。

不禁想起古代诗人宋祁的一句什么诗

宋祁(公元998年—公元1061年),字子京,小字选郎[1] 。

祖籍安州安陆(今湖北省安陆市)[2] ,高祖父宋绅徙居开封府雍丘县[3-4] ,遂为雍丘(今河南商丘民权县)人[3] [6] 。

北宋官员,著名文学家、史学家、词人。

司空宋庠之弟,宋祁与兄长宋庠并有文名,时称“二宋”。

诗词语言工丽,因《玉楼春》词中有“红杏枝头春意闹”句,世称“红杏尚书”。

范镇为其撰神道碑。

天圣二年进士,宋祁初任复州军事推官,经皇帝召试,授直史馆。

历官龙图阁学士、史馆修撰、知制诰。

曾与欧阳修等合修《新唐书》,《新唐书》大部份为宋祁所作,前后长达十余年。

书成,进工部尚书,拜翰林学士承旨。

嘉祐六年卒,年六十四,谥景文。

...

描写愁的诗句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李白《忆秦娥》) 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溢露似沾巾。

独坐亦含颦(刘禹锡《忆江南》) 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刘禹锡《潇湘神》)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白居易《忆江南》)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

月明人倚楼(白居易《长相思》) 时节欲黄昏,无聊独倚门(温庭筠《菩萨蛮》)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频洲(温庭筠《梦江南》)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韦庄《菩萨蛮》)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韦庄《思帝乡》) 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牛希济《生查子》) 语已多,情未了。

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牛希济《生查子》)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敦煌词) 欲他征夫早归来,腾身却放我向青云里(敦煌词) 暗里回眸深属意。

遗双翠。

骑象背人先过水(李旬《南乡子》) 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冯延巳《鹊踏枝》) 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李景《摊破浣溪沙》)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李煜《乌夜啼》)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虞美人》)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 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李煜《菩萨蛮》)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

炉香闲袅凤凰儿。

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李煜《临江仙》)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顾夐《诉衷情》) 绿杨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钱惟演《玉楼春》) 昔年多病厌芳樽,今日芳樽惟恐浅(钱惟演《玉楼春》)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木遮》) 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范仲淹《御街行》) 愁肠已断无由醉。

酒未到,先成泪。

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

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范仲淹《御街行》) 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张先《天仙子》)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晏殊《浣溪沙》) 明月不知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晏殊《蝶恋花》)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晏殊《蝶恋花》) 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宋祁《玉楼春》) 雨横风狂三月暮。

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欧阳修《蝶恋花》) 离愁渐行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欧阳修《踏莎行》)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欧阳修《踏莎行》) 笙歌散进游人去,始觉春空(欧阳修《采桑子》) 聚散若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于谁同。

(欧阳修《浪淘沙》)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

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留春住(王观《卜算子》)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晏几道《临江仙》) 今宵剩把颍钢照,有恐相逢似梦中(晏几道《鹧鸪天》) 残睡觉来人又晚,难忘,便是无情也断肠(晏几道《南乡子》) 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晏几道《生查子》) 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王安国《清平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苏轼《江城子》)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苏轼《江城子》)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苏轼《水龙吟》)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苏轼《卜算子》)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苏轼《蝶恋花》)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苏轼《蝶恋花》) 人生弹指事成空,断魂惆怅无寻处(李之仪《踏莎行》) 思量只有梦来去,更不怕,江拦住(黄庭坚《望江东》) 最关情漏声正永,暗断肠花影偷移(晁元礼《绿头鸭》) 人强健,青尊素影,长愿相随(晁元礼《绿头鸭》) 叹好梦,一一无凭,怅掩金花坐凝目(晁元礼《雨霖铃》) 别后厌厌,应是香肌,瘦减罗幅(晁元礼《雨霖铃》)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秦观《望海潮》)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鹊桥仙》)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秦观《江城子》) 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秦观《江城子》)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秦观《满庭芳》) 豆蔻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秦观《满庭芳》) 无奈云沉雨散。

凭阑干,东风泪眼(王诜《忆故人》) 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赵令峙《清平乐》)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 原上草,露初唏,旧楼新垅两依依。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贺铸《鹧鸪天》) 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柳永《雨霖铃》)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青秋节(柳永《雨霖铃》) 此去经年,应是良晨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钟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 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栏桡(柳永《少年游》) 早知恁么。

悔当初,不把雕鞍锁(柳永《定风波》)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柳永《蝶恋花》) 衣带渐宽终不毁,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蝶恋花》) 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晁补之《盐角儿》) 宽尽春来金缕...

包含“晓寒”的诗句有哪些?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四张机》—— 宋.无名女子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縠皱波纹迎客棹。

醉乡深处少相知,只与东君偏故旧。

《木兰花》——宋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浣溪沙》 (烛下海棠) ——陈三聘 酒力先从脸晕生。

粉妆新丽笑相迎。

【晓寒】高护彩云轻。

不语似愁春力浅,有情应恨烛花明。

更於何处觅倾城。

《早行》——陈与义 露侵驼褐【晓寒】轻,柏叶椒花芬翠袖,红杏枝头春意闹.己卯岁元日》——毛滂一年滴尽莲花漏,碧井屠苏沉冻酒。

【晓寒】料峭尚欺人,春态苗条先到柳。

佳人重劝千长寿。

绿杨烟外【晓寒】轻,【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够了吧,星斗阑干分外明。

寂寞小桥和梦过,稻田深处草虫鸣。

《玉楼春

赏析诗句“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意境!?急用!好像是宋祁的吧,只赏...

宋祁 【玉楼春】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本词歌咏春天,洋溢着珍惜青春和热爱生活的情感.上片写初春的风景.起句“东城渐觉风光好”,以叙述的语气缓缓写来,表面上似不经意,但“好”字已压抑不住对春天的赞美之情.以下三句就是“风光好”的具体发挥与形象写照.首先是“縠皱波纹迎客棹”,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盈盈春水,那一条条漾动着水的波纹,仿佛是在向客人招手表示欢迎.然后又要人们随着他去观赏“绿杨”,“绿杨”句点出“客棹”来临的时光与特色.“晓寒轻”写的是春意,也是作者心头的情意.“波纹”、“绿杨”都象征着春天.但是,更能象征春天的却是春花,在此前提下,上片最后一句终于咏出了“红杏枝头春意闹”这一绝唱.如果说这一句是画面上的点睛之笔,还不如说是词人心中绽开的感情花朵.“闹”字不仅形容出红杏的众多和纷繁,而且,它把生机勃勃的大好春光全都点染出来了.“闹”字不仅有色,而且似乎有声,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着一‘闹’字而境界全出.”下片再从词人主观情感上对春光美好做进一步的烘托.“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二句,是从功名利禄这两个方面来衬托春天的可爱与可贵.词人身居要职,官务缠身,很少有时间或机会从春天里寻取人生的乐趣,故引以为“浮生”之“长恨”.于是,就有了宁弃“千金”而不愿放过从春光中获取短暂“一笑”的感慨.既然春天如此可贵可爱,词人禁不住“为君持酒劝斜阳”,明确提出“且向花间留晚照”的强烈主观要求.这要求是“无理”的,因此也是不可能的,却能够充分地表现出词人对春天的珍视,对光阴的爱惜.

关玉莲的诗词

玉莲,古人一般称白莲。

如果送给女朋友,你可权且将“白”改为“玉”。

《嘉禾百咏·白莲上方》作者 张尧同 朝代 宋代古屋深于洞,门前种白莲。

好寻当日社,重结此生缘。

《郴江百咏并序·白莲亭》作者 阮阅 朝代 宋代石甃方池种白莲,庵僧欲绍远公禅。

文皮麈尾来游处,谁似庐山十八贤。

《送白酒白莲与钟统制钱广文因成二绝》作者 吴芾 朝代 宋代白酒方浮玉,白莲仍可人。

赠君飞大白,聊作冷官春。

《东掖四绝句·白莲庵》作者 石象之 朝代 宋代结社当年号白莲,师心应欲继前贤。

有时中夜初回定,清磬一声秋月圆。

《送白酒白莲与钟统制钱广文因成二绝》作者 吴芾 朝代 宋代瓮头白酒熟,池上白莲开。

我爱君纯白,聊持荐一杯。

《玉井亭观白莲二首》作者 杨万里 朝代 宋代白莲出水是青莲,昨日微舒带酒颜。

蹈月来看开尽了,露华新洗玉杯寒。

《白莲堂》作者 孙邦 朝代 宋代大智西归不肯回,只今莲社喜重开。

会中独有遗民在,十五年间两度来。

心地白莲俱有种,要须功德水方开。

因师一语千花现,人各始知来处来。

《题东林白莲》作者 齐己 朝代 唐代大士生兜率,空池满白莲。

秋风明月下,斋日影堂前。

色后群芳拆,香殊百和燃。

谁知不染性,一片好心田。

《书闰师白莲堂》作者 魏野 朝代 宋代野人禅客合相陪,渐老诗心亦共灰。

朱草阶前容不去,白莲常上喜频来。

地形各占幽深境,天产俱为散逸材。

犹恨东郊西寺远,闲门难并水边开。

《乐天池馆夏景方妍,白莲初开彩舟空泊,唯邀》作者 刘禹锡 朝代 唐代池馆今正好,主人何寂然。

白莲方出水,碧树未鸣蝉。

静室宵闻磬,斋厨晚绝烟。

蕃僧如共载,应不是神仙。

《致仕后寄白莲然公》作者 晁说之 朝代 宋代僧衣换却朝衣尽,知悔知非恐不任。

磬韵应怜持课罢,香销当识坐禅深。

芭蕉庭下三身正,蟋蟀床头百虑侵。

忆我白莲庵里士,几年消息亦沈沈。

《句》作者 晃逈 朝代 宋代清兴比方心境妙,月明池净白莲开。

《盆池白莲》作者 苏辙 朝代 宋代白莲生淤泥,清浊不相干。

道人无室家,心迹两萧然。

我住西湖滨,蒲莲若云屯。

幽居常闭户,时听游人言。

色香世所共,眼鼻我亦存。

邻父闵我独,遗我数寸根。

潩水不入园,庭有三尺盆。

儿童汲甘井,日晏泥水温。

反秋尚百《石应之校书招同胡崇礼赵几道几道饮白莲社晚》作者 孙应时 朝代 宋代白莲远公社,不能致渊明。

雷峰峰下庵,乃复浪此名。

野客当暑来,喜甚荷风生。

柳渚睇窈窕,竹房步纡萦。

西轩正虚寂,一镜湖光平。

小饮试谈噱,高吟发幽清。

两士幕府彦,主人芸阁英。

我虽漫浪者,颇复同胜情。

六合自今《思北山》作者 王安石 朝代 宋代日日思北山,而今北山去。

寄语白莲庵,迎我青松路。

《白莲庵》作者 李邴 朝代 宋代宴坐鹊巢肩,观花柳生肘。

幽人夜半至,古月明户牖。

《白莲》作者 杨亿 朝代 宋代昨夜三更里,嫦娥坠玉簪。

冯夷不敢受,捧出碧波心。

《状江南·仲夏》作者 樊珣 朝代 唐代江南仲夏天,时雨下如川。

卢橘垂金弹,甘蕉吐白莲。

《自遣三首》作者 释智圆 朝代 宋代不惑年犹欠四年,道情高趣耻前贤。

清风明月知多少,谩学庐山种白莲。

《僧房白莲》作者 宋祁 朝代 宋代水风披玉花,溪露泫瑶津。

花意如师意,宗雷社里人。

宋代诗人宋祁因《玉楼春》词中有什么句,遂有什么之称

宋代诗人宋祁因《玉楼春》词中有“红杏枝头春意闹”一句,遂有“红杏尚书”之称。

《玉楼春》年代: 宋 作者: 宋祁东城渐觉风光好,彀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这首词是当时誉满词坛的名作。

词中赞颂明媚的春光,表达了及时行乐的情趣。

上片写春日绚丽的景色,颇有精到之处,尤其是“红杏枝头春意闹”点染得极为生动。

下片抒写寻乐的情趣。

全词想象新颖,颇具特色宋祁(公元998年—公元1061年),字子京,小字选郎 。

祖籍雍丘(今河南省民权县),一说安州安陆(今湖北省安陆市),高祖父宋绅徙居雍丘 ,遂为雍丘人 。

北宋官员,著名文学家、史学家、词人。

宋祁与兄长宋庠并有文名,时称“二宋”。

诗词语言工丽,因《玉楼春》词中有“红杏枝头春意闹”句,世称“红杏尚书”。

范镇为其撰神道碑。

天圣二年进士,宋祁初任复州军事推官,经皇帝召试,授直史馆。

历官龙图阁学士、史馆修撰、知制诰。

曾与欧阳修等合修《新唐书》,《新唐书》大部份为宋祁所作,前后长达十余年。

书成,进工部尚书,拜翰林学士承旨。

嘉祐六年卒,年六十四,谥景文。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