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句词代表的什么意思

文学网 时间:2019-09-21 17:24:20

意思是:芦苇茂盛水边长,暮秋白露结成霜。我心忖量的那人,就在河水那一方。

出自:《诗经 · 蒹葭》

原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心。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拓展资料:

释文:

芦苇茂盛水边长,暮秋白露结成霜。我心忖量的那人,就在河水那一方

逆流而上去追寻,道路高卑又漫长。顺流而下去追寻,恍如就在水中心

芦苇富强水边长,太阳初升露未干。我心忖量的那人,就在河水那岸边

逆流而上去追寻,道路险峻难攀缘。顺流而下去追寻,恍如就在沙洲间

芦苇茂盛水边长,太阳初升露水滴。我心忖量的那人,就在河水岸边立

逆流而上去追寻,道路曲折难走通。顺流而下去追寻,恍如就在沙洲边

《诗经·蒹葭》出自《诗经·秦风》,是一首怀人古体诗。诗中的“伊人”是诗人倾慕、纪念和寻求的对象。本诗中的景物描述十分超卓,景中含情,情形浑融一体,有力地衬托出主人公凄婉难过的感情,给人一种凄迷昏黄的美。

这首诗最有价值意义、最使人共识的工具,不是抒怀主人公的寻求和掉落,而是他所缔造的“在水一方”——可望难即这一具有遍及意义的艺术意境。全诗三章,每章只换几个字,这不但阐扬了重章叠句、频频吟咏、一唱三叹的艺术结果,并且发生了将诗意不竭推动的感化。

赏析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艺术手法和结果。

意思是:芦苇密密苍苍,晶莹露珠结成霜。我心中那女子,鹄立在河水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两句,从物象与光彩上点了然时候和情况。那发展在河滨的茂盛芦苇,色彩苍青,那晶莹透亮的露珠珠已固结成白刷刷的浓霜,那微微的金风抽丰送着袭人的凉意,那茫茫的秋水出现浸人的冷气。在这一凄凉幽缈的暮秋早晨的特按时空里,诗人时而静立,时而盘桓,时而翘首远望,时而蹙眉寻思。他那神气焦灼、心绪不宁的情状,不时地闪现于我们面前,本来他是在思慕追寻着一个友人。“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两句,交接了诗人所追慕的对象及伊人地点的地址,表示了诗人思见心切,望眼欲穿,一个劲地观望、追求。“伊人”,指与诗人关系密切、为诗人崇拜和酷爱而不曾斯须忘记的人。“所谓”二字,表白“伊人”是经常被说起,不竭念道着的,但是此刻他却在漫漫年夜河的另外一方。“在水一方”,语气必定,申明诗人确信他的存在,并布满决定信念去寻求,只是河水隔断,相会不容易。

表达对友人的难舍和忖量之情的诗句.

登临无穷趣,恨不与君同.——《登楼忆友》年月:唐 作者:子兰

蟹螯樽俎新丰美,剪烛连宵忆故人. ——《冬季忆友》年月:宋 作者:金朋说

同人久分袂,动静不曾知.心似长堤柳,千丝又万丝.——《忆友》年月:宋 作者:释文珦

萧萧檐角雨,冉冉雨中舟.大哥难於别,春寒重却愁.

风窗乱书叶,尘壁暗灯篝.半夜无来雁,披衣对小楼.——《忆友》年月:宋 作者:叶茵

阊阖风高白露秋,芦花如雪动边愁.故人迢递天南北,明月娟娟独倚楼.

——《秋天忆友》年月:宋 作者:张同甫

日晏论文雪满林,春寒还似岁残深.遥知郭里无人见,独对高原生远心.

——《春雪稍积林树扶疏可爱因忆城中诸友》年月:明 作者:施渐

故人一别一年余,转目光阴暑渐除.

——《忆友丁年夜舍(国初勋爵之子未袭爵者皆称年夜舍》年月:明 作者:朱有炖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在诗歌中的感化。+这首诗写了甚么内容,在艺术描述上有甚么特点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两句,从物象与光彩上点了然时候和情况。那发展在河滨的茂盛芦苇,色彩苍青,那晶莹透亮的露珠珠已固结成白刷刷的浓霜,那微微的金风抽丰送着袭人的凉意,那茫茫的秋水出现浸人的冷气。在这一凄凉幽缈的暮秋早晨的特按时空里,诗人时而静立,时而盘桓,时而翘首远望,时而蹙眉寻思。他那神气焦灼、心绪不宁的情状,不时地闪现于我们面前,本来他是在思慕追寻着一个友人。

诗的每章开首都采取了赋中见兴的笔法。经由过程对面前真景的描述与赞叹,绘画出一个空灵缥缈的意境,覆盖全篇。诗人捉住秋色独占的特点,不吝用浓墨重彩频频进行描画、衬着暮秋空寂悲惨的空气,以抒写诗人怅然若掉而又强烈热闹企慕友人的心情

就教“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一首诗的内容和寄义

《蒹葭》,出自《诗经·国风·秦风》,是一首描述对意中人深深的企慕和求而不得的难过的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心。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

折叠译文

芦苇密密又苍苍,晶莹露珠结成霜。我心中那大好人儿,鹄立在那河岸旁。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险阻又太长。顺流而下去寻她,恍如就在水中心。

芦苇富强密又繁,晶莹露珠还未干。我心中那大好人儿,鹄立在那河水边。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高卑难登攀。顺流而下去寻她,恍如就在水中滩。

芦苇片片根连根,晶莹露水如泪痕。我心中那大好人儿,鹄立在那河水边。逆流而上去找她,路途艰险如弯绳。顺流而下去寻她,恍如就在水中洲。

折叠评论

首诗的内在和意义

概况上看来这是表示男女恋爱的诗,情形融合、触情见景既明写了主人公此时所见的客不雅风景,又暗寓了他此时的表情和感触感染,与诗人困于愁思苦想当中的凄惋心情是相一致的。换过来讲,诗人的凄惋的心情,也恰是借如许一幅秋凉之景获得衬着衬托,获得形象具体的表示。王夫之《姜斋诗话》说:"关情者景,自与情相为珀芥也。情形虽有在心在物之分。而景生情,情生景,哀乐之触,荣悴之迎,互藏其宅",这首诗就是把深秋独有的风景与人物委宛难过的相思豪情交铸在一路,从而衬着了全诗的氛围,缔造的一个扑朔迷离、情形融合的意境。别的,《蒹葭》一诗,又是把实情实景与想象空想连系在一志,用虚实相互生发的手法,借助意象的恍惚性和昏黄性,来增强抒怀写物的传染力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是他第一次的幻觉,明明看见对岸有小我影,可是怎样走也走不到她的身旁。"宛在水中心",这是他第二次的幻觉,突然感觉所爱的人又呈现在前面流水环抱小岛上,可是怎样游也游不到她的身旁。阿谁倩影,一会儿"在水一方",一会儿"在水中心";一会儿在岸边,一会儿在高地。真是犹如在幻景中,在黑甜乡中,但主人公却深信这是真实的,不吝一切尽力和艰辛去追寻她。这正活泼深入地写出了一个痴情者的心理状况,写出了他对所爱者的强烈豪情。而这类意象的恍惚和苍茫,又使全诗具有一种昏黄的美感,生发出韵味无限的艺术传染力。

《蒹葭》属于秦风。周孝王时,秦之先祖非子受封于秦谷(今甘肃天水)。平王东迁时,秦襄公因出兵护送有功,又获得了岐山以西的年夜片封地。后来秦逐步东徙,都于雍(今陕西兴平)。秦地包罗陕西关中到甘肃东南部一带。秦风共十篇,年夜都是东周时期这个区域的平易近歌。

对这首怀人诗,历来讲解纷歧。有人以为作者在忖量情人,诗的大旨是写恋爱;有人说是诗人借怀友嘲讽秦襄公不克不及礼贤下士,导致贤士隐居、不愿出来仕进;也有人说作者就是蓬菖人,此诗乃明志之作。我们细味诗意,诗中并未明白显示男女爱情,何况"伊人"是男是女也难鉴定。说它是嘲讽诗则更无按照。是以,我们只把"伊人"视为作者所敬佩和酷爱的人,至因而男是女,且非论及。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两句,从物象与光彩上点了然时候和情况。那发展在河滨的茂盛芦苇,色彩苍青,那晶莹透亮的露珠珠已固结成白刷刷的浓霜,那微微的金风抽丰送着袭人的凉意,那茫茫的秋水出现浸人的冷气。在这一凄凉幽缈的暮秋早晨的特按时空里,诗人时而静立,时而盘桓,时而翘首远望,时而蹙眉寻思。他那神气焦灼、心绪不宁的情状,不时地闪现于我们面前,本来他是在思慕追寻着一个友人。"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两句,交接了诗人所追慕的对象及伊人地点的地址,表示了诗人思见心切,望眼欲穿,一个劲地观望、追求。"伊人",指与诗人关系密切、为诗人崇拜和酷爱而不曾斯须忘记的人。"所谓"二字,表白"伊人"是经常被说起,不竭念道着的,但是他却在漫漫年夜河的另外一方。"在水一方",语气必定,申明诗人确信他的存在,并布满决定信念去寻求,只是河水隔断,相会不容易。"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心。"沿着河滨小道向上游走去,道路艰险,且又漫长,即便破费很长时候也难达到;若是径直游度过去,虽然相距不远,但面前秋水茫茫,思之可及,行之不容易,恍如看到了伊人的身影在水中心晃悠。诗人虽然立于河滨,但他那恍忽迷离的心神早已飞动起来,思见伊人而不得的如醉如痴的形象栩栩可见。诗句之奇奥,正如方玉润所说:"玩其词,虽若可望不成即。味其意,实求之而不远,思之而即至者。"(《诗经原始》)

诗的2、三章只换了几个词儿,内容与首章根基不异。但它表现了诗歌咏唱的音乐特点,加强了韵律的婉转协调美,使表达的感情越来越强烈。首章的"苍苍",次章的"凄凄",末章的"采采",写出芦苇的色彩由苍青至凄青到泛白,把暮秋苦楚的氛围衬着得愈来愈浓,衬托出诗人那时地点的情况十分清凉,心情十分孤单。白露"为霜"、"未晞"、"未已"的变换,描画出朝露成霜而又融为秋水的渐变情状与进程,形象地画出了时候成长的轨迹,申明诗人天刚放亮就来到河边,直呆到太阳东升。试想,他独自一人久久盘桓在清凉索寞的田野,面临茫茫秋水,等人不见,寻人不着,其表情该是多么焦心和难过!描述伊人地点地址时,因为"方"、"湄"、"涘"三字的变换,就把伊人在彼岸期待诗人和诗人盼愿与伊人相会的勾当与心理形象而逼真地描画了出来,如许写,年夜年夜拓宽了诗的意境。别的,像"长"、"跻"、"右"和"央"、"坻"、"沚"的变换,也都从分歧的道路和方位上描写了他寻见伊人坚苦重重,想见友人表情孔殷的情形。若把三章诗所用几组变换的词语联系起来加以咀嚼,更能体味到诗的隽永质朴的意味。

诗的每章开首都采取了赋中见兴的笔法。经由过程对面前真景的描述与赞叹,绘画出一个空灵缥缈的意境,覆盖全篇。诗人捉住秋色独占的特点,不吝用浓墨重彩频频进行描画、衬着暮秋空寂悲惨的空气,以抒写诗人怅然若掉而又强烈热闹企慕友人的心情。正如《人世词话》所说:"《诗·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具有"以我不雅物,故物皆著我之色采"和"其言情也必动人肺腑;其写景也必豁人线人;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装束之态。"

这首被人传诵不已的诗,对后代的影响也是较着的。且看宋玉《九辩》中的一段描述:"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爬山临水兮送将归;泬寥兮天高而气清;寂兮收潦而水清;憯凄增欷兮薄寒当中人。"这里经由过程对秋季的景象形象和草木摇落的情状的描述,制造一种肃杀的氛围,表达了诗人悲惨凄苦的表情。这或许是受了《蒹葭》诗的影响,由此可以窥见《楚辞》对《诗经》的担当和成长线索。《古诗十九首》中《西北有高楼》的发端,赋中见兴、以景托情的写法,也沿用了《蒹葭》诗的笔法。厥后的曹丕,从本诗中化出了"金风抽丰萧瑟气候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的诗句。因而可知,《蒹葭》诗在古代诗歌史上有着很主要的地位。

(选自《中汉文学鉴赏宝库》,陕西人平易近教育出书社1995年版)

古诗里没有嘲讽友谊的诗句吗?我有一个很好的伴侣,可是呢,他很不仗义!我们熟悉里10多年了

古诗十九首中《明月皎夜光》 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   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   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   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逸?   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   不念联袂好,弃我如遗址。   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⑽。   良无磐石固,虚名复何益?

“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在诗人求宦京华的蹉跎岁月中,和他联袂而游的同门老友,先就举翅高飞、腾达青云了。这在当初,如一道光辉的阳光,把诗人的前路晖映得五彩缓纷。他相信,“同门”老友将会从青云间垂下手来,扶携提拔本身一把;总有一天,他将能与友人一路比翼齐飞、邀游碧空。但事实却年夜年夜出乎诗人预感,旧日的同门之友,而今却成了相见不相认的陌路之人。他居然在一步登天之际,把本身看成走路时的脚印一样,留置死后而嗤之以鼻了。“不念联袂好,弃我如遗址”,这绝不经意中应用的妙喻,不但鞭辟入里地描绘了同门老友“一阔脸就变”的卑鄙之态,同时又流露了诗人那不谙人情冷暖的惊奇、悲忿和不服。全诗的大旨至此刚刚揭开,那在月光下盘桓的诗人,本来就是如许一名被同门老友所棍骗、所丢弃的崎岖潦倒者。在他的背后,月光印出了静静的身影;而在头顶上空,仍然是明珠般闪灼的“历历”众星。当诗人带着被丢弃的余愤慨瞻仰星空时,恰恰又看见了那名为“箕星”、“斗星”和“牵牛”的星座。正如《小雅·年夜东》所说的:“维南有箕,不成以颠扬;维北有斗,不成以挹酒浆”、“皖彼牵牛,不以服箱(车)”。它们既不克不及颠扬、考虑和拉车,还要取如许的名称,真是莫年夜的笑语。诗人马上生出一股无名的怨气,指导着这些名不副实的星座年夜声责问起来:“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扼!”俄然求全谴责起渺渺天穹中的星星,仿佛太奇异了,实在一点也不奇异。诗人心中其实有太多的苦闷,这苦闷无处宣泄,不拿这些徒其虚名的星星是问,已无人客问。但是星星不语,只是滑头地眨着眼,它们恍如是在冷笑:“你本身又怎样样呢?不也担着‘同门友’的虚名,终究被同门之友丢弃了吗?”——“良无磐石固,虚名复何益!”想到昔时友人如何信誓旦旦,宣称着同门之谊的“固若金汤”;而今“同门”虚名犹存,“磐石”友谊不在。诗人终究仰天长叹,以悲忿的感伤收束了全诗。这感喟和感溉,包括了诗人那被炎凉世态所棍骗、所愚弄的非常伤痛和悲痛。

这是我独一有印象的一首嘲讽伴侣的诗~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