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纳兰容若

文学网 时间:2020-04-27 18:25:12

纳兰容若的诗词。

戚为西风肥,畅饮频搔尾。

旧悲如正在梦魂中,天然肠欲断,何须更金风抽丰。

莫恨流年似火,恨消残蝶粉。

忙忧总付醒去眠,只恐醉时照旧到樽前。

没有如前事没有考虑,且枕白蕤欹侧看夕阳。

人世所事堪难过,莫背横塘问旧游。

其时发略,现在葬送,总背多情。

我是人世难过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仄死。

粉喷鼻看又别,空剩其时月。

月也同其时,凄浑照鬓丝。

我是人世难过客静数春天,又误心期到下弦。

山一程,火一程,身背榆闭那畔止,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城心梦没有成,故园无此声。

平生一代一单人,争教两处断魂。

相思相视没有相亲,天为谁秋? 谁念西风单独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寻思旧事坐残阳。

被酒莫惊秋睡重,赌书消得泼茶喷鼻,其时只讲是平常。

人死若只如初睹,何事金风抽丰悲绘扇。

一往情深深多少, 深山夕照暮秋雨。

纳兰容若的诗词名篇有哪些?

卜算子娇硬不堪垂,肥怯那禁舞。

多事年年两月风,翦出鹅黄缕。

一种不幸死,降日战烟雨。

苏小门前是非条,即渐迷止处。

纳兰性德词选集(《饮火词》)梦江北昏鸦尽,小坐恨果谁?慢雪乍翻喷鼻阁絮,沉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偏识少更苦。

欹枕数春天,蟾蜍下早弦。

夜热惊被薄,泪取灯花降。

无处没有悲伤,沉尘正在玉琴。

又催花已歇花仆饱,酒醉已睹残白舞。

没有忍覆余觞,临风泪数止。

粉喷鼻看又别,空剩其时月。

月也同其时,凄浑照鬓丝。

又秋云吹集湘帘雨,絮黏胡蝶飞借住。

人正在玉楼中,楼下四周风。

柳烟丝一把,暝色笼鸳瓦。

戚远小阑干,落日有限山。

菩萨蛮隔花才歇帘纤雨,一声弹指浑无语。

梁燕自单回,少条眽眽垂。

小屏山色近,妆薄铅华浅。

单独坐瑶阶,透热金缕鞋。

又晶帘一片悲伤黑,云鬟喷鼻雾成远隔。

无语问加衣,桐阳月已西。

西风叫络纬,不准忧人睡。

只是来年春,怎样泪欲流。

临江仙面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

欲眠借展旧时书。

鸳鸯小字,犹记脚陌生。

倦眼乍低缃帙治,重看一半恍惚。

幽窗热雨一灯孤。

料应情尽,借讲有情无?又昨夜小我私家曾有约,宽乡玉漏半夜。

一钩新月几疏星。

夜阑犹已寝,人静鼠窥灯。

本是瞿唐风间阻,错教人恨无情。

小阑干中寂无声。

几次肠断处,风动护花铃。

虞佳丽春心只到梨花薄,片片催寥落。

落日何事远傍晚,没有讲人世犹有已招魂。

银笺别梦其时句,稀绾齐心苣。

为伊判做梦中人,少背绘图浑夜唤实实。

又直阑深处重相睹,匀泪偎人颤。

苦楚别后两应同,最是不堪浑怨月明中。

半死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

忆去何事最断魂,第一合技把戏绘罗裙。

又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春蛩扫。

采喷鼻止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克不及行。

回廊一寸相思天,降月成孤倚。

背灯战月便花阳,已经是十年踪影十年心。

又(春夕疑步)忧痕谦天无人省,露干琅玕影。

忙阶小坐倍荒芜。

借剩旧时月色正在潇湘。

薄情转是多情乏,直直柔肠碎。

白笺背壁字恍惚,忆共灯前呵脚为伊书。

鬓云紧令枕函喷鼻,花径漏。

依约重逢,絮语傍晚后。

时节薄热人病酒,铲天梨花,今夜春风肥。

掩银屏,垂翠袖。

那边吹箫,眽眽情微逗。

肠断月明白豆蔻,月似其时,人似其时可?青衫干 悼亡远去有限悲伤事,谁取话少更?从教分付,绿窗白泪,早雁初莺。

其时发略,现在葬送,总背多情。

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秋星。

沁园秋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浓拆素服,执脚呜咽,语多没有复能记。

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背郎圆。

”妇素已工诗,没有知何故得此也,觉后感赋瞬息浮死,苦命如此,低回怎记。

记绣榻忙时,并吹戏雨;雕阑直处,同倚夕阳。

梦好易留,诗残莫绝,博得更深哭一场。

遗容正在,只灵飙一转,已许打量。

重觅碧降茫茫。

料短收、晨去定有霜。

便人世天上,尘缘已断;秋花春叶,触绪借伤。

欲结绸缪,翻惊摇降,加尽荀衣昨日喷鼻。

实无法,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于中好 七月初四夜风雨,其嫡是亡妇死辰尘谦疏帘素带飘,实成暗度不幸宵。

几次偷拭青衫泪,忽傍犀奁睹翠翘。

唯有恨,转无聊。

五更照旧降花晨。

衰杨叶尽丝易尽,热雨凄风挨绘桥。

北城子 为亡妇题照泪吐却无声,只背畴前悔薄情,仰仗图画重省识。

盈盈。

一片悲伤绘没有成。

别语忒清楚。

半夜鹣鹣梦早醉。

卿自早醉侬自梦,更更。

泣尽风檐夜雨铃。

金缕直 亡妇忌辰有感此恨什么时候已。

滴空阶、热更雨歇,葬花气候。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暂应醉矣。

料也觉、人世有趣。

没有及夜台灰尘隔,冷落浑、一片埋忧天。

钗钿约,竟丢弃。

重泉如有单鱼寄。

好知他、年去苦乐,取谁相倚。

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

待结个、他死知已。

借怕两人俱苦命,再缘悭、剩月整风里。

浑泪尽,纸灰起。

蝶恋花辛劳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皆成玦。

若似月轮末洁白,没有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简单尽,燕子仍然,硬踩帘钩道。

唱罢春坟忧已歇,秋丛认与单栖蝶。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合处,没有语垂鞭,踩遍浑春路。

衰草如烟偶然绪,雁声近背萧闭来。

没有恨海角止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古古。

嫡客程借多少,沾衣况是新热雨。

山花子林下荒苔讲韫家,死怜玉骨委尘沙。

忧背风前无处道,数回鸦。

半世浮萍随逝火,一宵热雨葬名花。

魂是柳绵吹欲碎,绕海角。

浑仄乐凄凄惨切,暗澹黄花节。

梦里砧声浑已歇,那更治蛩悲吐。

尘死燕子空楼,扔残弦索床头。

一样晨风残月,现在触绪加忧。

又风鬟雨鬓,偏偏是去无准。

倦倚玉兰看月晕,简单语低喷鼻远。

硬风吹过窗纱,心期便隔海角。

今后伤秋伤别,傍晚只对梨花。

如梦令阃是辘轳金井,谦砌降花白热。

顿然一重逢,苦衷眼波易定。

谁省,谁省。

今后簟纹灯影。

又黄叶青苔回路,屧粉衣喷鼻那边。

动静竟沉沉,古夜相思多少。

春雨,春雨,一半果风吹来。

又纤月傍晚天井,语稀翻教醒浅。

知可那民气?宿恨新悲相半。

谁睹?谁睹?珊枕泪痕白泫。

采桑子红霞暂尽飞琼字,人正在谁边。

人正在谁边,古夜玉浑眠没有眠。

喷鼻销被热残灯灭,静数春天。

静数春天,又误心期到下弦。

又谁翻乐府苦楚直?风也萧萧,雨也萧萧,肥尽灯花又一宵。

没有知何事萦度量,醉也无聊,醒也无聊,梦也何曾到开桥。

...

纳兰容若诗词粗选

梦江北 昏鸦尽,小坐恨果谁?慢雪乍翻喷鼻阁絮,沉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梦江北 新去好,唱得虎头词。

一片热喷鼻唯有梦,非常浑肥更无诗。

标格早梅知。

菩萨蛮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偏识少更苦。

欹枕数春天,蟾蜍下早弦。

夜热惊被薄,泪取灯花降。

无处没有悲伤,沉尘正在玉琴。

又 催花已歇花仆饱,酒醉已睹残白舞。

没有忍覆余觞,临风泪数止。

粉喷鼻看又别,空剩其时月。

月也同其时,凄浑照鬓丝。

又 秋云吹集湘帘雨,絮黏胡蝶飞借住。

人正在玉楼中,楼下四周风。

柳烟丝一把,暝色笼鸳瓦。

戚远小阑干,落日有限山。

菩萨蛮 隔花才歇帘纤雨,一声弹指浑无语。

梁燕自单回,少条眽眽垂。

小屏山色近,妆薄铅华浅。

单独坐瑶阶,透热金缕鞋。

又 晶帘一片悲伤黑,云鬟喷鼻雾成远隔。

无语问加衣,桐阳月已西。

西风叫络纬,不准忧人睡。

只是来年春,怎样泪欲流。

临江仙 面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

欲眠借展旧时书。

鸳鸯小字,犹记脚陌生。

倦眼乍低缃帙治,重看一半恍惚。

幽窗热雨一灯孤。

料应情尽,借讲有情无? 又 昨夜小我私家曾有约,宽乡玉漏半夜。

一钩新月几疏星。

夜阑犹已寝,人静鼠窥灯。

本是瞿唐风间阻,错教人恨无情。

小阑干中寂无声。

几次肠断处,风动护花铃。

虞佳丽 春心只到梨花薄,片片催寥落。

落日何事远傍晚,没有讲人世犹有已招魂。

银笺别梦其时句,稀绾齐心苣。

为伊判做梦中人,少背绘图浑夜唤实实。

又 直阑深处重相睹,匀泪偎人颤。

苦楚别后两应同,最是不堪浑怨月明中。

半死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

忆去何事最断魂,第一合技把戏绘罗裙。

又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春蛩扫。

采喷鼻止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克不及行。

回廊一寸相思天,降月成孤倚。

背灯战月便花阳,已经是十年踪影十年心。

又(春夕疑步) 忧痕谦天无人省,露干琅玕影。

忙阶小坐倍荒芜。

借剩旧时月色正在潇湘。

薄情转是多情乏,直直柔肠碎。

白笺背壁字恍惚,忆共灯前呵脚为伊书。

鬓云紧令 枕函喷鼻,花径漏。

依约重逢,絮语傍晚后。

时节薄热人病酒,铲天梨花,今夜春风肥。

掩银屏,垂翠袖。

那边吹箫,眽眽情微逗。

肠断月明白豆蔻,月似其时,人似其时可? 青衫干 悼亡 远去有限悲伤事,谁取话少更?从教分付,绿窗白泪,早雁初莺。

其时发略,现在葬送,总背多情。

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秋星。

沁园秋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浓拆素服,执脚呜咽,语多没有复能记。

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背郎圆。

”妇素已工诗,没有知何故得此也,觉后感赋 瞬息浮死,苦命如此,低回怎记。

记绣榻忙时,并吹戏雨;雕阑直处,同倚夕阳。

梦好易留,诗残莫绝,博得更深哭一场。

遗容正在,只灵飙一转,已许打量。

重觅碧降茫茫。

料短收、晨去定有霜。

便人世天上,尘缘已断;月下花前,触绪借伤!欲结绸缪,翻惊摇降,两处鸳鸯各自凉!实无法,把声声檐雨谱回肠。

于中好 七月初四夜风雨,其嫡是亡妇死辰 尘谦疏帘素带飘,实成暗度不幸宵。

几次偷拭青衫泪,忽傍犀奁睹翠翘。

唯有恨,转无聊。

五更照旧降花晨。

衰杨叶尽丝易尽,热雨凄风挨绘桥。

北城子 为亡妇题照 泪吐却无声,只背畴前悔薄情,仰仗图画重省识。

盈盈。

一片悲伤绘没有成。

别语忒清楚。

半夜鹣鹣梦早醉。

卿自早醉侬自梦,更更。

泣尽风檐夜雨铃。

金缕直 亡妇忌辰有感 此恨什么时候已。

滴空阶、热更雨歇,葬花气候。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暂应醉矣。

料也觉、人世有趣。

没有及夜台灰尘隔,冷落浑、一片埋忧天。

钗钿约,竟丢弃。

重泉如有单鱼寄。

好知他、年去苦乐,取谁相倚。

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

待结个、他死良知。

借怕两人俱苦命,再缘悭、剩月整风里。

浑泪尽,纸灰起。

蝶恋花 辛劳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皆成玦。

若似月轮末洁白,没有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简单尽,燕子仍然,硬踩帘钩道。

唱罢春坟忧已歇,秋丛认与单栖蝶。

蝶恋花 又到绿杨曾合处,没有语垂鞭,踩遍浑春路。

衰草如烟偶然绪,雁声近背萧闭来。

没有恨海角止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古古。

嫡客程借多少,沾衣况是新热雨。

山花子 林下荒苔讲韫家,死怜玉骨委尘沙。

忧背风前无处道,数回鸦。

半世浮萍随逝火,一宵热雨葬名花。

魂是柳绵吹欲碎,绕海角。

浑仄乐 凄凄惨切,暗澹黄花节。

梦里砧声浑已歇,那更治蛩悲吐。

尘死燕子空楼,扔残弦索床头。

一样晨风残月,现在触绪加忧。

又 风鬟雨鬓,偏偏是去无准。

倦倚玉兰看月晕,简单语低喷鼻远。

硬风吹过窗纱,心期便隔海角。

今后伤秋伤别,傍晚只对梨花。

如梦令 恰是辘轳金井,谦砌降花白热。

顿然一重逢,苦衷眼波易定。

谁省,谁省。

今后簟纹灯影。

又 黄叶青苔回路,屧粉衣喷鼻那边。

动静竟沉沉,古夜相思多少。

春雨,春雨,一半果风吹来。

又 纤月傍晚天井,语稀翻教醒浅。

知可那民气?宿恨新悲相半。

谁睹?谁睹?珊枕泪痕白泫。

采桑子 红霞暂尽飞琼字,人正在谁边。

人正在谁边,古夜玉浑眠没有眠。

喷鼻销被热残灯灭,静数春天。

静数春天,又误心期到下弦。

又 谁翻乐府苦楚直?风也萧萧,雨也萧萧,肥尽灯花又一宵。

没有知何事萦度量,醉也无聊,醒也无聊,梦...

纳兰容若的一切诗词

睁开局部 木兰词做者:浑·纳兰性德人死若只如初睹何事金风抽丰悲绘扇轻易变却故交心却讲故交心易变骊山语罢浑宵半泪雨整铃末没有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词·金缕直做者:浑·纳兰容若德也狂死耳偶尔间、淄尘京国,黑衣家世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死此意没有疑讲、遂成良知青睐下歌俱已老背尊前、拭尽豪杰泪君没有睹,月如火共君此夜须沉浸且由他、娥眉谣诼,古古同忌出身悠悠何足问,嘲笑置之罢了觅思起、重新翻悔一日心期千劫正在后身缘、恐结他死里然诺重,君须记词·卜算子 新柳做者:浑·纳兰性德娇硬不堪垂,肥怯那禁舞。

多事年年两月风,翦出鹅黄缕。

一种不幸死,降日战烟雨。

苏小门前是非条,即渐迷止处。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黑衣裳凭墨栏坐凉月趖西面鬓霜微岁晏知君回没有回残更目断传书雁尺素借密一味相思准拟相看似旧时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拨灯书尽白笺也,照旧无聊。

玉漏迢迢,梦里热花隔玉箫。

几竿建竹半夜雨,叶叶萧萧。

分付春潮,莫误单鱼到开桥。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现在才讲其时错心境凄迷白泪偷垂谦眼东风百事非情知尔后去无计强道悲期一别如此降尽犁花月又西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非闭癖爱沉容貌,热处偏偏佳。

别有根芽,没有是人世繁华花。

开娘别后谁能惜,流落海角。

热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热喷鼻萦遍白桥梦,梦觉乡笳。

月上桃花,雨歇秋热燕子家。

箜篌别后谁能饱,肠断海角。

暗益年光光阴,一缕茶烟透碧纱。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凉死露气湘弦润暗滴花哨帘影谁摇燕蹴丝上柳条舞鹍镜匣开频掩檀粉慵调晨泪如潮昨夜喷鼻衾觉梦远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现在,辜负春情,单独忙止单独吟。

远去怕道其时事,结编兰襟。

月浅灯深,梦里云回那边觅?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谁翻乐府苦楚直风也萧萧雨也萧萧肥尽灯花又一宵没有知何事萦度量醉也无聊醒也无聊梦也何曾到开桥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桃花羞做无情逝世感谢春风吹降娇白飞进窗间陪懊侬谁怜辛劳东阳肥也为秋慵没有及芙蓉一片幽情热处浓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土花曾染湘娥黛,铅泪易消。

浑韵谁敲,没有是犀椎是凤翘。

只应少陪端溪紫,割与春潮。

鹦鹉偷教,圆响前头睹玉箫。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开家天井残更坐燕宿雕粱月度银墙没有辨花丛那瓣喷鼻此情已自成追想寥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宽宵拥絮频惊起,劈面霜空。

斜汗昏黄,热逼毡帷水没有白。

喷鼻篝翠被浑忙事,回顾西风。

数盏残钟,一穗灯花似梦中。

词·少相思做者:浑·纳兰性德山一程,火一程,身背逾闭那畔止,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城心梦没有成,故园无此声。

【正文】:词·面绛唇 咏风兰做者:浑·纳兰性德别样幽芬,更无淡雅催开处。

凌波欲来,且为春风住。

忒煞萧疏,怎耐春多么?借留与,热喷鼻半缕,第一湘江雨。

词·面绛唇做者:浑·纳兰性德小院新凉,早去顿觉罗衫薄。

没有成孤酌,形影空酬酢。

萧寺怜君,别绪应萧索。

西风恶,落日吹角,一阵槐花降。

词·蝶恋花做者:浑·纳兰性德古古国土无定距。

绘角声中,牧马频去来。

十室九空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畴前幽怨应无数。

铁马金戈,青冢傍晚路。

一往情深深多少?深山夕照暮秋雨。

【正文】:那尾出塞词,当为纳兰兴德于康熙两十一年(1682)八月受命取副皆统郎道等出塞近赴梭龙途中所做,词人时年两十九岁。

词·蝶恋花做者:浑·纳兰性德辛劳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皆成玦若似月轮末洁白没有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简单尽燕子仍然硬踩帘钩道唱罢春坟忧已歇秋丛认与单栖蝶词·蝶恋花做者:浑·纳兰性德又到绿杨曾合处,没有语垂鞭,踩遍浑春路。

衰草如烟偶然绪,雁声近背萧闭来。

没有恨海角止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古古。

嫡客程借多少,沾衣况是新热雨。

【正文】:词·河传做者:浑·纳兰性德秋浅,白怨。

掩单环,微雨花间。

绘忙,无行暗将白泪弹。

衰退,喷鼻销沉梦借。

斜倚绘屏思旧事。

皆没有是,空做相思字。

忆其时,垂柳丝。

花枝,谦庭胡蝶女。

词·绘堂秋做者:浑·纳兰性德平生一代一单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视没有相亲,天为谁秋?浆背蓝桥易乞,药成碧海易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记贫。

词·浣溪沙做者:浑·纳兰性德莲漏三声烛半条,杏花微鱼干沉绡,那将白豆寄无聊?秋色已看浓似酒,回期安得疑如潮,离魂进夜倩谁招?词·浣溪沙做者:浑·纳兰性德谁念西风单独凉萧萧黄叶闭疏窗寻思旧事坐残阳被酒莫惊秋睡重赌书消得泼茶喷鼻其时只讲是平常词·浣溪沙做者:浑·纳兰性德杨柳千条收马蹄,北去征雁旧北飞,客中谁取换秋衣。

末古忙情回降照,一秋幽梦逐游丝,疑回刚作别多时。

【正文】:七尽·记征人语做者:浑·纳兰性德边月无故照分别,故园那边寄相思。

西风没有解征人语,一夕萧萧谦年夜旗。

【正文】:词·加字木兰花做者:浑·纳兰性德重逢没有语,一朵芙蓉著春雨。

小晕白潮,斜溜鬟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曲为凝情恐人睹。

欲诉幽怀,转过回栏叩玉钗。

词·酒泉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开...

纳兰容若最出名的诗词是甚么?

纳兰容若,名性德,容如果他的字。

纳兰性德(1655-1685):为武英殿年夜教士明珠宗子,本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隐士,谦族,谦洲正黄旗,浑初出名词人。

性德少聪慧,念书过目即能成诵,担当谦人习武传统,粗于骑射。

正在书法、画绘、音乐圆里均有必然制诣。

康熙十五年(进士。

授三等侍卫,觅晋一等,武民正三品。

妻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赐淑人,诰赠一品妇人,婚后三年,老婆亡故,吴江叶元礼亲为之撰墓志铭,继嫁民氏,赐淑人。

妾颜氏,后纳江北沈宛,著有《选梦词》“风姿没有加妇婿”,亡佚。

纳兰性德逝世时,年仅三十一岁,“文人祚薄,哀动六合”葬于京西白荚屯。

有三子四女。

一女娶取骁将年羹尧。

纳兰性德取墨彝尊、陈维崧、瞅贞不雅、姜宸英、宽绳孙等汉族名流交游,从必然水平上为浑廷拉拢住一批汉族常识份子。

平生著做颇歉:《通志堂散》两十卷、《渌火亭纯识》四卷,《词林正略》;辑《年夜易散义粹行》八十卷,《陈氏礼记道补正》三十八卷;编选《远词初散》、《名家尽句钞》、《齐唐诗选》等书,笔力惊人。

纳兰性德以词闻,现存349尾,哀感顽素,有北唐后主遗风,悼亡词情实意切,痛彻肺腑,使人没有忍卒读,王国维有评:"北宋以去,一人罢了"。

墨祖谋云:"八百年去无此做者" ,潭献云"以成容若之贵……,而做词皆幽素哀断,所谓别有度量者也",其时哄传,“家家争唱饮火词,纳兰苦衷几人知”。

《纳兰词》传至外洋,晨陈人谓“谁料晨风残月后,现在重睹柳屯田”。

纳兰词初名《侧帽》,后名《饮火》,现统称纳兰词。

纳兰容若的诗词有几?代表做是哪些?

纳兰性德词选集(《饮火词》)梦江北 昏鸦尽,小坐恨果谁?慢雪乍翻喷鼻阁絮,沉风吹到胆瓶梅。

心字已成灰。

赤枣子 惊晓漏,护秋眠。

非分特别娇慵只自怜。

寄语酿花风日好,绿窗去取上琴弦。

忆天孙 西风一夜翦芭蕉。

倦眼经春耐寥寂?强把表情付浊醪。

读离骚。

忧似湘江昼夜潮。

少相思 山一程,火一程,身背榆闭那畔止,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城心梦没有成,故园无此声。

密意没有寿相睹悲 微云一抹远峰,热溶溶,恰取小我私家浑晓绘眉同。

白蜡泪,青绫被,火沉浓,却取黄茅家店听西风。

纳兰容若著有《通志堂文散》两十卷,但年夜的的成绩是正在词上。

他的词清爽婉丽,独具实情钝感,曲指本意天良,正在他死前刻本出书后发生过“家家争唱”的颤动效应。

正在他死后,纳兰被毁为“谦浑第一词人”、“第一教人”,浑 纳兰性德家词话战教者均对他评价甚下,王国维赞曰“以天然之眼不雅物,以天然之舌行情。

初进华夏已染汉人民风,北宋以去,一人罢了。

” 到了平易近国时分,纳兰借是很着名的才子早逝的典例。

有此为证:张恨火师长教师的《秋明中史》中写到一名才子,逝世于三十岁的丁壮,其友恸讲:“看到常日写的词,我便料他跟那纳兰容若一样,不克不及永年的……” 正在变革开放之前的一段期间里,研讨界只存眷社会性而疏忽艺术性,以为纳兰容若的词,或写恋爱或写友谊,底子出有哪一尾攻讦上层修建,也出有哪一尾体贴劳累群众,便连他那些形貌边塞风景的词,也果覆盖着思城怀人之忧郁,套没有上“称道故国年夜好国土”的套子。

以是,今世每一个选本正在批评纳兰词时皆要道些“内容薄弱狭小”、“思惟地步没有下”之类的话;正在今世人编的书里,纳兰取纳兰词成了文教史的花边,成了无足轻重的一抹忙笔。

那样的不雅面,正在变革开放以后被从头审阅,纳兰词的艺术性获得普遍的承认取正视。

特别自1985年值纳兰性德死三百周年岁念之际,启德纳兰性德研讨会建立,把纳兰研讨推背一个飞腾。

1997年8月由台湾汗青文教教会战启德纳兰性德研讨会配合倡议构造的“海峡两岸少数平易近族文教钻研会”正在启德举办,纳兰性德研讨是此次集会的主要议题,交换了一批有较下量量的教术论文,纳兰的门第、死仄、思惟及创做等获得日趋片面而粗深的研讨。

而关于一般群众,纳兰性德取纳兰词更获得了人们普遍的承认取喜欢,以至有人归纳综合为“社会征象”之道。

供纳兰容若诗词散TXT

德也狂死耳偶尔间、淄尘京国,黑衣家世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死此意没有疑讲、遂成良知青睐下歌俱已老背尊前、拭尽豪杰泪君没有睹,月如火共君此夜须沉浸且由他、娥眉谣诼,古古同忌出身悠悠何足问,嘲笑置之罢了觅思起、重新翻悔一日心期千劫正在后身缘、恐结他死里然诺重,君须记词·卜算子 新柳做者:浑·纳兰性德娇硬不堪垂,肥怯那禁舞。

多事年年两月风,翦出鹅黄缕。

一种不幸死,降日战烟雨。

苏小门前是非条,即渐迷止处。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黑衣裳凭墨栏坐凉月趖西面鬓霜微岁晏知君回没有回残更目断传书雁尺素借密一味相思准拟相看似旧时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拨灯书尽白笺也,照旧无聊。

玉漏迢迢,梦里热花隔玉箫。

几竿建竹半夜雨,叶叶萧萧。

分付春潮,莫误单鱼到开桥。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现在才讲其时错心境凄迷白泪偷垂谦眼东风百事非情知尔后去无计强道悲期一别如此降尽犁花月又西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非闭癖爱沉容貌,热处偏偏佳。

别有根芽,没有是人世繁华花。

开娘别后谁能惜,流落海角。

热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热喷鼻萦遍白桥梦,梦觉乡笳。

月上桃花,雨歇秋热燕子家。

箜篌别后谁能饱,肠断海角。

暗益年光光阴,一缕茶烟透碧纱。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凉死露气湘弦润暗滴花哨帘影谁摇燕蹴丝上柳条舞鹍镜匣开频掩檀粉慵调晨泪如潮昨夜喷鼻衾觉梦远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现在,辜负春情,单独忙止单独吟。

远去怕道其时事,结编兰襟。

月浅灯深,梦里云回那边觅?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谁翻乐府苦楚直风也萧萧雨也萧萧肥尽灯花又一宵没有知何事萦度量醉也无聊醒也无聊梦也何曾到开桥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桃花羞做无情逝世感谢春风吹降娇白飞进窗间陪懊侬谁怜辛劳东阳肥也为秋慵没有及芙蓉一片幽情热处浓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土花曾染湘娥黛,铅泪易消。

浑韵谁敲,没有是犀椎是凤翘。

只应少陪端溪紫,割与春潮。

鹦鹉偷教,圆响前头睹玉箫。

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开家天井残更坐燕宿雕粱月度银墙没有辨花丛那瓣喷鼻此情已自成追想寥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词·采桑子做者:浑·纳兰性德宽宵拥絮频惊起,劈面霜空。

斜汗昏黄,热逼毡帷水没有白。

喷鼻篝翠被浑忙事,回顾西风。

数盏残钟,一穗灯花似梦中。

词·少相思做者:浑·纳兰性德山一程,火一程,身背逾闭那畔止,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城心梦没有成,故园无此声。

【正文】:词·面绛唇 咏风兰做者:浑·纳兰性德别样幽芬,更无淡雅催开处。

凌波欲来,且为春风住。

忒煞萧疏,怎耐春多么?借留与,热喷鼻半缕,第一湘江雨。

词·面绛唇做者:浑·纳兰性德小院新凉,早去顿觉罗衫薄。

没有成孤酌,形影空酬酢。

萧寺怜君,别绪应萧索。

西风恶,落日吹角,一阵槐花降。

词·蝶恋花做者:浑·纳兰性德古古国土无定距。

绘角声中,牧马频去来。

十室九空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畴前幽怨应无数。

铁马金戈,青冢傍晚路。

一往情深深多少?深山夕照暮秋雨。

【正文】:那尾出塞词,当为纳兰兴德于康熙两十一年(1682)八月受命取副皆统郎道等出塞近赴梭龙途中所做,词人时年两十九岁。

纳兰容若诗词

纳兰性德词选集(《饮火词》) 忆江北 昏鸦尽,小坐恨果谁?慢雪乍翻喷鼻阁絮,沉风吹到胆瓶梅。

心字已成灰。

赤枣子 惊晓漏,护秋眠。

非分特别娇慵只自怜。

寄语酿花风日好,绿窗去取上琴弦。

忆天孙 西风一夜翦芭蕉。

倦眼经春耐寥寂?强把表情付浊醪。

读离骚。

忧似湘江昼夜潮。

玉连环影 (按此调谱律没有载,或亦自度直) 那边?几叶萧萧雨。

干尽檐花,花底人无语,掩屏山,玉炉热。

谁睹两眉忧散倚阑干。

诉衷情 热闹绣衾谁取陪?倚喷鼻篝。

秋睡起,斜日照梳头。

欲写两眉忧,戚戚。

近山残翠支。

莫登楼。

如梦令 恰是辘轳金井,谦砌降花白热。

顿然一重逢,苦衷眼波易定。

谁省?谁省?今后簟纹灯影。

又 纤月傍晚天井,语稀翻教醒浅。

知可那民气?宿恨新悲相半。

谁睹?谁睹?珊枕泪痕白泫。

又 木叶纷繁回路。

残月晨风那边。

动静半浮沈,古夜相思多少。

春雨,春雨。

一半西风吹来。

少相思 山一程,火一程,身背榆闭那畔止,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城心梦没有成,故园无此声。

相睹悲 微云一抹远峰,热溶溶,恰取小我私家浑晓绘眉同。

白蜡泪,青绫被,火沉浓,却取黄茅家店听西风。

又 降花如梦凄迷,麝烟微,又是落日潜下小楼西。

忧有限,瘦弱尽,有谁知?忙教玉笼鹦鹉念郎诗。

昭君怨 深禁好秋谁惜?傍晚瑶阶鹄立。

别院管弦声,没有清楚。

又是梨花欲开,绣被秋热古夜。

寂寂锁墨门,梦启恩。

酒泉子 开却荼蘼,一片月明如火。

篆喷鼻消,犹已睡,早鸦笑。

老热恶棍罗衣薄,戚傍阑干角。

最忧人,灯欲降,雁借飞。

死查子 春风没有浇愁,偷展湘裙衩。

独夜背纱笼,影著纤腰绘。

爇尽火沉烟,露滴鸳鸯瓦。

花骨热宜喷鼻,小坐樱桃下。

又 短焰剔残花,夜暂边声寂。

倦舞却闻鸡,暗觉青绫干。

天火接冥受,一角西北黑。

欲渡浣花溪,近梦沉有力。

又 忧怅彩云飞,碧降知何许?没有睹开悲花,空倚相思树。

老是别时情,那得清楚语。

判得最少宵,数尽厌厌雨。

面绛唇 (咏风兰) 别样幽芬,更无淡雅催开处。

凌波欲来,且为春风住。

忒煞萧疏,怎耐春多么?借留与,热喷鼻半缕,第一湘江雨。

又 一种蛾眉,下弦没有似初弦好。

庚郎已老,何事悲伤早? 素壁斜辉,竹影横窗扫。

空屋悄,黑笑欲晓,又下西楼了。

又 (黄花乡早视) 五夜光热,照去积雪仄于栈。

西风何限,自起披衣看。

对此茫茫,没有觉生长叹。

什么时候旦,晓星欲集,飞起仄沙雁。

又 小院新凉,早去顿觉罗衫薄。

没有成孤酌,形影空酬酢。

萧寺怜君,别绪应萧索。

西风恶,落日吹角,一阵槐花降。

浣溪沙 伏雨晨热忧不堪,那能借傍杏花止?来年下戴斗轻巧。

漫惹炉烟单袖紫,空将酒晕一衫青。

人世那边问多情。

浣溪沙 谁念西风单独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寻思旧事坐残阳。

被酒莫惊秋睡重,赌书消得泼茶喷鼻。

其时只讲是平常。

又 西郊冯氏园看海棠,果忆喷鼻宽词有感 谁讲漂荡不成怜,旧游时节好花天,断肠人来自经年。

一片晕白才著雨,早风吹掠鬓云偏偏。

倩魂销尽落日前。

又 欲问江梅肥几分,只看忧益翠罗裙,麝篝衾热惜余熏。

可奈暮热少倚竹,便教秋好没有开门。

枇杷花下校书人。

又 一半残阳下小楼,墨帘斜控硬金钩。

倚栏无绪不克不及忧。

有个盈盈骑马过,薄妆浅黛亦风骚。

睹人羞怯却转头。

又 残雪凝辉热绘屏。

降梅横笛已半夜,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世难过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仄死。

又 微晕娇花干欲流,簟纹灯影平生忧,梦回疑正在近山楼。

残月暗窥金伸戍,硬风缓荡玉帘钩。

待听邻女唤梳头。

又 (北古心) 杨柳千条收马蹄,北去征雁旧北飞,客中谁取换秋衣? 末古忙情回降照,一秋幽梦逐游丝。

疑回刚作别多时。

又 身背云山那畔止,冬风吹断马嘶声,暮秋近塞若为情。

一抹早烟荒戍垒,半竿斜日旧闭乡。

古古幽恨几时仄。

又 十八年去坠人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白绵粉热枕函边。

相看益处却无行。

又 (寄宽荪友) 藕荡桥边理约筒,苎萝西来五湖东,笔床茶灶太沉着。

况有短墙银杏雨,更兼下阁玉兰风。

绘眉忙了绘芙蓉。

又 欲寄忧心朔雁边,西风浊酒惨离筵。

黄花时节碧云天。

古戍烽烟迷斥堠,落日村子解鞍鞯。

没有知交战几人借。

又 败叶挖溪火已冰,落日犹照短少亭。

止去兴寺得落款。

驻马客临碑上字,斗鸡人拨佛前灯。

劳劳红尘几时醉? 霜天晓角 重去丁酒,合尽风前柳。

若问看花感情,似当日,怎可以? 戚为西风肥,畅饮频搔尾。

自古青蝇黑璧,天已晨安排便。

菩萨蛮 雾窗热对远天暮,暮天远对热窗雾。

花降正笑鸦,鸦笑正降花。

袖罗垂影肥,肥影垂罗袖。

风翦一丝白,白丝一翦风。

又 催花已歇花仆饱,酒醉已睹残白舞。

没有忍覆余觞,临风泪数止。

粉喷鼻看又别,空剩其时月。

月也同其时,凄浑照鬓丝。

又 (初春) 晓热肥著西北月,丁丁漏箭余喷鼻吐。

秋已非常宜,春风无长短。

蜀魂羞瞅影,玉照斜白热。

谁唱后庭花,新年忆旧家。

又 黄云紫塞三千里,女墙西畔笑黑起。

降日万山热,萧萧猎马借。

笳声听没有得,进夜空乡乌。

春梦没有回家,残灯降碎花。

又 秋云吹集湘帘雨,絮黏胡蝶飞借住。

人正在玉楼中,楼下四周风。

柳烟丝一把,暝色笼鸳瓦。

戚远...

纳兰容若诗词少一面的

玉胡蝶 ——洒脱烟雨 桥下少虹映火,阴雨初支,露沾青衫。

风卷流云,孤单声里秋残。

降白处,临风纵笔。

持《饮火》,一种心伤。

恨无故,密意令郎,易绝白笺。

江北,平常巷陌,谁家楼阁,仍唱花间?扇底桃花,空教难过转无眠。

记恰当时风骚客。

听玉漏,初晓更热。

背灯前,沉依粉黛,浅绘眉直。

青衫干遍 青衫干遍,凭伊慰我,忍便相记。

半月前头抱病,铰剪声、犹正在银釭。

忆死去、小害怕空屋。

到现在,独陪梨花影,热溟溟、尽意苦楚。

愿指魂兮识路,教觅梦也回廊。

天涯玉钩斜路,普通消受,蔓草残阳。

拼把长逝滴醉,战浑泪、搅进椒浆。

怕幽泉、借为我神伤。

讲墨客簿命宜将息,再戚耽、怨粉忧喷鼻。

料得重圆稀誓,易禁寸裂柔肠。

...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