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过秦论》的艺术魅力

文学网时间:2018-10-11 22:14:00

  贾谊写的《过秦论》,名曰“过秦”,实为“诫汉”,劝诫汉文帝考察古今盛衰的规律,根据形势的实际情况运用制定政策,才可以使社会安定。这些观点直接影响了文帝时期政策的制定,对于“文景之治”的到来起到了推动作用。以上方面很多作者作了精辟的论述,本文将探讨《过秦论》上篇的艺术魅力。

  《过秦论》分上、中、下三篇,上篇总结了秦王朝的原因:“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中篇秦二世不改秦始皇的,而重之以无道,终于不免被杀。下篇责备子婴面对风起云涌的反秦起义,不能任用贤臣猛将来败局。含蓄地劝诫汉王朝从中汲取有益的教训,但是作者并没有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表明自己的观点,而是上溯秦王朝统一天下前一百多年的由弱转强、由强而盛、继而由盛而衰的历史过程,然后以此为立论的依据,水到渠成地点明了文章的中心。

  《过秦论》上篇共五段,前四段侧重叙事,百余年间群雄逐鹿天下的战火、硝烟在作者笔下任意挥洒,纵横捭阖,写得有声有色而波澜壮阔。叙事上体现出鲜明的艺术特色:一是点线结合,纲举目张。所谓“线”,是指作者抓住了一条纵线,即把从秦孝公至秦始皇七代君王时期分成四个阶段叙述,勾勒出了整个历史发展的轮廓,用浓墨重彩加以铺陈发挥,脉络清晰,要点突出。二是高屋建瓴,详略得当。作者视野开阔,善于从总的、大的方面把握事实。在写到秦的“守”势时,突出了秦始皇“”“弱民”“防民”之策,概括而简明。在写陈涉时,突出他出身贫贱、才能、地位卑下和起义军势单力薄等几个方面,这不仅与六国的实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且反衬了秦朝之易,真是一箭双雕。

  文章把叙事作为的基础,即先把大量的事实摆出来,在此基础上得出“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的结论。这样,顺理成章,使理不讲而自明,理少讲却大明。

  巧妙而鲜明的对比,是文章表现手法上的一大特色,也是文章具有很强力的重要原因。文章的精彩之处就在于作者用了四个方面的对比,即秦国本身先强后弱、先盛后衰、先兴旺后的对比;秦与六国的对比;秦与陈涉的对比;陈涉与六国的对比。几种对比交织在一起,结构自然宏伟,气势也更加恢弘磅礴。

  从文章整体来看,又是“攻”与“守”的对比。秦处“攻”势时,由于历史发展的趋势,内以而外以征伐,所以由弱转强,由强而盛;而处“守”势时,由于没有正确处理“攻守之势”的关系,错误地,最终导致了全国范围的浪潮,致使新兴的封建帝国短命而亡。这一弱一强,一盛一衰,事例警惊而。从局部上看,对比的手法几乎无处不在。写“攻”时,将秦与六国对比:秦国是“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而六国诸侯纵然“会盟而谋弱秦,不爱珍器重宝肥沃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纵缔交,相互为一”,但最终却是“纵散约败,争割地而赂秦”。写“守”时,将秦与陈涉对比:秦是恣肆,“自以为关中这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之业”,而陈涉却是,“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历史的戏剧性也正在这里:陈涉的“疲弊之卒”竟然最终了盛极一时的大秦帝国。写秦王朝的发迹史,以初期与后期对比:初期是以弱胜强,以边陲之地战胜了十倍于已的山东六国,而后期却败在“氓隶之人,迁徙”的手中。写陈涉,更是运用了大量的对比:与孔墨比贤,与陶朱比富,与诸侯比地位,与六国比疆土……而这所有的对比,者在说明不可一世的强秦终竟败在势单力孤的陈涉手下。这是为什么呢?答案呼之即出:“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样多角度多侧面的对比,使文章气势不同凡响,使作者观点更加鲜明,因而更具感染力与力。

  《过秦论》具有诗的语言--精炼、鲜活、生动、形象,运用对偶、排比等修辞手法以及辞赋常见的铺陈张扬和骈偶句式,使得文章气势磅礴,荡气回肠。

  文章开篇就用骈文的四六句式写秦孝公的资本、野心、政策、成效,四层意思仅用81个字。写“资本”,用一个对偶句“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写野心用“窥”,用“席卷”“包举”“囊括”“并吞”;写“成效”用“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一个“拱”字,活脱脱地勾画出秦在崛起之初游刃有余的潇洒而自信的姿态。

  写六国在秦的崛起面前深感恐惧而“会盟而谋弱秦”一事,作者不惜大笔挥洒,铺陈排比,极尽张扬之,甚至不惜运用夸张的手法,极赞六国人才济济、英雄辈出,不厌其烦地罗列出了战国四君子、九国诸侯、二十多位文臣武将的名姓,以山东六国的强大来烘托秦国的鼎盛。作者用形象化的语言在读者面前展现出了一个个叱咤风云的历史英雄人物和一幅幅波澜壮阔、群雄逐鹿的征战场面,不仅增强了语言的感染力,而且突出了文章的中心思想。

  写秦始皇的赫赫功业,作者更是精心遣词造句,语言鲜活生动。“振长策而御宇内”,一个“振”字一个“御”字,把千古一帝的不凡气度勾勒了出来。“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而制六合”,一个“吞”字,淋漓尽致地道出了秦始皇的雄心壮志,一个“履”字,又活画出了他一统天下龙袍加身的志得意満。作者以整齐的句式叠写一意,使得文字气足神定,一气呵成,读之犹如骏马走坂,流水下坡。同时,作者将多种句式的排比和各类散句组合起来,于整齐中呈现参差,使得文章张弛有致,气韵流转,更加增添了语言的魅力。

  文章行文犹如长江大河,波澜起伏,气势磅礴,雄浑有力,极有文采,有如汉代辞赋,让人读来琅琅上口,令人赞叹不已。作品之所以有如此之感染力,这主要是作者恰到好处地运用了一系列修辞手法。

  2、于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乐毅通其意:吴起、孙膑……廉颇、赵奢之伦制其兵。

  例1中,用同一短语的叠用,意在突出秦孝公吞并六国,独占天下的勃勃雄心以及秦对诸候虎视耽耽的情态,咄咄逼人的气势。

  例2则用铺陈排比,气势壮观,这是为了极力铺叙六国之兵强马壮,这就为后文六国的失败作了有力的铺垫。

  例3主要突出秦始皇取代周朝天子、攻灭诸候的气势、至高无上的权威,可谓盛极一时,这就为后文秦朝之快作了渲染。

  以上几句作者通过丰富的想象,借助奇特的夸张,深刻地表现了作者鲜明的感情态度,从而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共鸣。

  例4极力形容秦国、军事之强大,得到疆土之轻而易举,例5、6则写出了六国之不堪一击以及失败之,可谓淋漓尽致,也有力地衬托了秦国兵力之强大。

  这样可以看出,秦国的“攻”势之势如破竹,而正好与后文陈涉起义后秦朝的“守”势之兵败如山倒相映成趣,突出了主题。例7则极力渲染了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地理形势的巩固和他的得意。

  以上例句中,“敲扑”本是的一种,短的为“敲”,长的为“扑”,在这里借指的刑罚;“锋镝”,本指兵刃(锋)和箭头(镝),这里借指兵器;“弯弓”本是“使弓弯”,这里却借指动武;“七庙”其义是天子的庙,这里借指“国家”。这几句中,作者运用借代的修辞格,引人联想,使文章内容更为丰富,也使文章达到具体生动之效果。

  而例12~14则采用比喻的修辞手法。“振长策”本来是“挥动长长的马鞭”,但在这里却比喻使用武力,用牧马来比喻用武力天下;“藩篱”本指“篱笆墙”,这里比喻“边防”;“金城”本应是“金子修筑的城”,因现代汉语中没有这种说法,这里就比喻“坚固的城防”。这几个句子都是为说明秦始皇统一天下和巩固天下的政策,既形象生动,又使文章透辟。

  作者在文章中大量使用借代和比喻还可以帮助我们翻译这些句子,从而很好地理解课文,达到学习的目的。

  此外,文章还运用对偶、对比等修辞手法。如“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率疲弊之卒,将数百之众”等一系列对偶句,从形式上看整齐匀称,节奏感强,便于记诵;从内容上看,凝练集中,概括力强。文章最后一段通过陈涉与山东九国之对比,突出陈涉出身之低下,地位之,才能之平庸,士卒之弱小,兵器之粗劣,使陈涉的胜利与强秦的败亡形成强烈的对比,不仅加强了的力量,也丰富了文章的内容。

  《过秦论》详叙史实,精为议论,篇末才亮出论点:“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本文论证上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善用对比,于层层对比中,翻出“”要旨。

  秦的崛起始于秦孝公,文章先写地理优势,次写雄心,一个“席卷……”排偶句尽现秦虎视眈眈的情态、咄咄逼人的气势。“”二字暗示出秦孝公的上下一心、克尽职守。秦“拱手而取西河之外”,是“立、务耕织、修战具与连横”的直接结果。

  惠文、武、昭襄、孝文、庄襄五位国君均“蒙故业,因遗策”,继续执行孝公攻夺天下的既定国策。文章略写后两位“享国之日浅”的史实,详写前三位。从四个方位写秦攻城夺地之锐不可挡,以诸侯约从之时人之众、将之广、心之齐、谋之深、志之坚写秦遭受严峻的挑战。秦最终无费一矢一镞,而致“诸侯已困”。此以诸侯约从之协力齐心与最终惨败反衬秦破诸侯之易,这里隐约写出秦之崛起与发展是有赖“”之策的。

  秦由攻势转入守势,始于“强国请服,弱国入朝”,及至始皇“履而制六合”,乃对外“执敲扑而鞭笞”,对内则废道焚言、“隳”“杀”“收”“销”、筑城掘池、良将精兵守要害。此时无道的、弱民、防民之策完全,有失。

  写秦的败亡,详写陈涉的出身卑贱、才能、地位低下、起义军人少力弱、器钝兵疲,意在反衬秦王朝败亡之不易。“非尊”、“非銛”“非抗”“非及”的陈涉以数百“疲弊之卒”发难,进攻占有天下的秦,竟能成功,此以各方面条件占优势的九国之师反衬陈涉。这种“成败异变,功业相反”的结局也说明此时的秦已变得,秦亡原因已暗含其中。

  纵观全文,先以约从诸侯的协力齐心反衬秦破诸侯之易,继以微弱的陈涉反衬秦的余威不减、败亡不易,又以九国之师的强大反衬陈涉破秦之易,终以秦昔日由弱而强与今日虽强而败自成对比,突出秦败亡之速之易。四组对比,贯穿全文,环环相扣,层层推进,一气呵成,水到渠成地翻出“”要旨,故有“古今第一气盛文章”之誉。

  韵书说:“论者,议也。”议论文章一般总要发表见解,以议为主。象《封建论》论事,在“天地果无初乎”、“生人果有初乎”的设问中开头,一上来柳元就议论了一番;尽管中心论点寓于论证的整个过程,而夹叙夹议、以议为主的特点是十分清楚的。《六国论》作法虽异,但它开门见山提出论点,结尾点题,中间以逐一分析六国对秦的不同态度进行论述,议论的主线也常突出的。《过秦论》呢?有相同之处,亦有自己的特点。它虽也在“论”,借评论秦的,来阐发他的“农本”思想,要汉者实行仁政,反对富人奢侈浪费,高压,然而只是于“末‘不施’一句便断尽,从前竟不说出”。全文五个段落,除了最后一段,前者均在叙事。第一段写秦孝公用商鞅变法,力图富强,开始执行统一天下的计划。第二段写秦惠文王、武王、昭襄王三世,进一步蚕食六国;六国合纵,众谋弱秦,结果反为秦所困,第三段写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以武力统一天下,又用人民。第四段写陈涉起义,天下响应,秦很快覆亡。总之,文章主体部分以时间的顺序写了秦兴亡的全过程,象似“述而不作”,未加评论。其实,文章正是以前面的叙述,拿秦朝兴亡的史实作为论据,来论证中心论点,为第五段服务。这第五段,特别是最末一句,那是点题之笔,文章灵魂之所在,全篇脉络全从这句倒引出来。前面的全部叙述都是为服从于阐述这一论点,而加以剪裁、组织安排的。

  文章一、二两段写秦的富国强兵,图谋统一天下,意在点出秦取天下靠的是武力和权谋;三、四段写始皇立国,秦朝速亡,与前对照,意在紧扣“不施”,为托出中心论点提供依据,为以后的发展蓄势。因此第五段承上叙述,稍加论证,就水到渠成,收束全文;卒章显志,有千钧笔力;显示了我国古典议论散文中寓议于叙的优秀传统。

  这是《过秦论》结构上的第二特点。宋人谢枋得说:“凡议论,好事须要一段歹说,不好事须要一段好说。如此则文势亦圆活,义理亦精微,意味亦悠长。”《过秦论》正是成功地运用了这一手法,了单篇议论散文对比论证的先河,影响着唐宋古文家,影响着《封建论》和《六国论》。

  《过秦论》不论是前半篇的叙事,还是后部分的议论,都是在对比映衬中展开,在展开中文势曲折,引人入胜;顿挫跌宕,姿态横生。

  古人作文,要求“凤头、猪肚、豹尾”。《过秦论》的开头堪称凤头,从高远处落笔,紧紧地吸引着读者。全段叙写孝公时秦的始强。第一句点明秦的有利地形,极写秦“并吞八荒”的雄心;接着写它为实现自己的图谋而采取的内外政策,突出了秦的咄咄逼人的攻势和奋发向上的进取,“如爆竹,骤响易彻”,引起读者的关注,起得漂亮、有力。这是正面叙写。第三句却笔锋一转,折入侧写,从它的结果“拱手”轻取“西河之外”,来反衬孝公的初强。这样以正反结合的描叙,突出了段的内容,而使文势有了起伏。

  第二段按叙事的顺序,继续展开。在第一层简洁交代中,略写惠文、武、昭襄三世的“又强”。正欲写秦之强时,殊不料转入第二层忽而写六国,详写诸侯见此情景,罗致人才,订立纵约,共谋弱秦,并与第一层形成详略对照,造成悬念,使读者不能不注视着事态的进展,这是一。其二,这里极写孟尝、平原、春申、信陵四君的贤能和上的号召力,又不惮其烦地列举六国人才之众,用意都在为第三层铺垫、蓄势。因而循势进入第三层,写双方交战:一面是六国以“十倍之地,百万之师”,忙急地攻秦;一面是秦的“开关延敌”,安闲地击散“九国之师”,上层写诸侯之强,正是为了反衬此层秦的益强。而且这里写秦与诸侯中的强大,也是预先为下文的速亡、反跌,伏了一笔,且正“笔笔鞭紧”,逼近中心论点。

  第三段又以顺序推进。在开段虚叙,略写孝文王、庄襄王稍作间息过渡之后再振起一笔,进入详写;作者用浓墨重笔,不遗余力地极写始皇的“奋六世之余烈”,“威振四海”,统一天下,掀起了第一。行文至此,我们可以把它划为叙事的第一大层,这一小层则是这一大层的小结,总写秦的善用武力权谋,突出它的善于攻取。需要指出的是:贾谊在上篇叙事中着意写秦的“善”和“强”,正是为了和叙事的后部分,下半篇的速亡形成对照,从而突出它的不善守成,为引出议论、推出论点作好准备。因此下一小层文势遽转,极写秦的,它的不会守成,暗伏结尾“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一论点。所以,这段虽是叙事,但在对照中秦之所以速亡的原因已经隐含其中了。因此,看来好象“笔笔放松”,其实“正笔笔鞭紧”。

  而其间用“于是”一词,连接上下两层,既表达了承上叙事的文势承接,又写出了文意的转折。虽是虚词,也费斟酌,用得甚好。

  第四段仍按顺序叙事,从秦极强写到它的速亡,前后两层。头一层再点秦的强盛,“始皇既没,余威震于殊俗”。紧接着用“然而”一词,使全篇大转,再折一层,掀起叙事的第二,极写陈涉起义的种种不利条件,写秦的速亡:先铺叙陈涉出身“微贱”,才能平庸,又无其资;再写他率领的义军人少势弱,装备极差,结果竟“亡秦族”,轻轻一笔,戛然而止。

  到此叙事已毕,但读者的问题却随之而来。贾谊抓住这一时机,用“且夫”一转,因势利导,推向纵深,进入第五段的议论,对问题进行分析。这分析又持续了一个适当的过程,一一照应前面的叙事,而后再起微波,进入收尾,简洁干脆但无蝎尾、草率之感:它先指出秦“非小弱”,当初有利地形亦自若,照应第一段;再从陈涉与诸侯的地位、兵力、谋虑等进行比较,突出陈的不如,而“成败异变,功业相反”,昭应第二段,对比中自然地引出“何也”之问,再兴波澜,发人深思。然后又从秦这方面着墨,写“秦以区区之地……百有余年”,战胜诸侯,统一天下如此之锐不可当;“然后以六合为家……为天下笑者”写秦亡于陈涉起义如此之速,自成对照,并与前面四段一一照应,而后再用“何也”追问,再次蓄势,最后才点明题旨:“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样,这结句就极其结实、有力。“如撞钟,清音有余”。因为论秦虽止,其讽汉之意却深寓其中,让人咀嚼。

  总之,《过秦论》以对比映衬的笔法,写得疏密有致,详略得体,虚实相间,富于变化而又极其严谨,堪称“凤头,猪肚,豹尾”的好作品。

  《过秦论》结构上的又一特点,是它的“文有赋心”。我国古典论文,向来注意章法,讲究气势。贾谊是以他词赋家的笔触和来撰写这论史以为政的过秦之论的,因而文字上很饰,又善于铺张渲染,极有气势,颇有战国纵横家的遗风。在这敷陈渲染之中,它成功地运用了排比对偶。排比对偶本来是遣词造句的功夫,《过秦论》运用它不仅增强了文章气势,而且在渲染映衬之中,突出了文章的中心论点,从而加强了作品的感染力和力,因而又是一个章法问题。《过秦论》的排比对偶和《阿房宫赋》的排比对偶,很有异曲同工之妙。“异”在前者以排比来叙事,后者则用排比来描绘;“同”在都能更好地表达作者的强烈感情,突出文章的主旨。

  像第二段第二层以排比详写孟尝、平原、春申、信陵四君的贤能和上的号召力,又用排比不惮其烦地列举六国人才之众,攻秦之忙;和第四段第二层用排比渲染陈涉起义的种种不利条件,形成强烈对照,从而突出中心,为结尾服务。

  清人章学诚说:“排比之文,欲使顿挫抑扬,得诗人一唱三叹之意。如贾长沙过秦之论,有何等深刻之意,而文有赋心,气如河海,一过,而过秦讽汉之意,溢于言外。”给这种写法的作用,作了确切的评价。

  第一,并列许多人名加以突出:如“齐有孟尝,赵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召滑、楼缓、翟景、苏厉、乐毅通其意,吴起、孙膑、带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之伦制其兵”。

  第二,只有一点意思,却利用同义、近义的词语变换,一连说上几句,收到渲染强调的效果。如“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宰割天下,山河”,“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这些因为是从不同角度来说,所以不仅不觉重复,反而感到富于变化。

  第三,几点密切关联的意思,用结构相同的句式来集中地写,收到从各个方面来说明某人某事的效果。如“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这是列举不同地域来写秦的壮大;又如“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是从四君本身和如何待人来极赞其贤。

  《过秦论》在表现艺术上的确取得了很大成就,是一篇如明人王世贞说的“篇有百尺之锦,句有千钧之弩,字有百炼之金”的杰出散文,标志着我国古典散文发展的一个历史阶段,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借鉴。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