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仁教子诗

文学网 时间:2019-03-07 17:51:17

梁仲用默斋说

辛未

仲用识高而气豪,既举进士,锐然有志全国之务。一旦责其志曰:“于呼!予乃太早。乌有己之弗治而能治人者!”因而专心为己之学,沉思其气质之偏,而病其言之易也,以“默”名庵,过予而请其方。予亦全国之多言人也,岂足以知默之道!然予尝自验之,气浮则多言,志轻则多言。气浮者耀于外,志轻者放此中。予请诵古之训而仲用自取之。

夫默有四伪:疑而不知问,蔽而不知辩,冥然以自罔,谓之默之愚;以不言餂人者,谓之默之狡;虑人之觇其是非也,掩覆觉得默,谓之默之诬;深为之情,厚为之貌,渊毒阱狠,自托于默以售其奸者,谓之默之贼;夫是之谓四伪。又有八诚焉:孔子曰:“正人耻其言而过其行。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故诚知耻,尔后知默。又曰:“正人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夫诚敏于行,尔后欲默矣。仁者言也讱,非觉得默而默存焉。又曰:“默而识之”,是故必有所识也,整天不背如愚者也。“默而成之”,是故必有所成也,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者也。故善默者莫如颜子。“暗但是日章”,默之积也。“不言而信”,而默之道成矣。“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生焉。”而默之道至矣。非圣人其孰能与于此哉!夫是之谓八诚。仲用盍亦知所以自取之?

示弟立志说

乙亥

予弟守文来学,告之以立志。守文因请次序递次其语,使得不时不雅省;且请浅显其辞,则易于知晓也。因书以与之。

夫学,莫先于立志。志之不立,犹不种其根而徒事培拥浇灌,劳苦无成矣。世之所以沿袭苟且,顺俗习非,而卒归于污下者,凡以志之弗立也。故程子曰:“有求为圣人之志,然后可与共学。”人苟诚有求为圣人之志,则必思圣人之所觉得圣人者何在?非以其心之纯乎天理而无人欲之私欤?圣人之所觉得圣人,惟以其心之纯乎天理而无人欲,则我之欲为圣人,亦惟在于此心之纯乎天理而无人欲耳。欲此心之纯乎天理而无人欲,则必去人欲而存天理。务去人欲而存天理,则必求所以去人欲而存天理之方。求所以去人欲而存天理之方,则必正诸先觉,考诸古训,而凡所谓学问之功者,然后可得而讲。而亦有所不容已矣。

夫所谓正诸先觉者,既以其报酬先觉而师之矣,则当收视反听,惟先觉之为听。言有分歧,不得弃置,必从而思之;思之不得,又从而辩之;务求了释,不敢辄生迷惑。故《记》曰:“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平易近知敬学。”苟无爱崇深信之心,则必有忽视慢易之意。言之而听之不审,犹不听也;听之而思之失慎,犹不思也;是则虽曰师之,独不师也。

夫所谓考诸古训者,圣贤垂训,难道教人去人欲而存天理之方,若《五经》、《四书》是已。吾惟欲去吾之人欲,存吾之天理,而不得其方,是以求之于此,则其展卷之际,真如饥者之于食,求饱罢了;病者之于药,求愈罢了;暗者之于灯,求照罢了;跛者之于杖,求行罢了。曾有徒事记诵讲说,以资口耳之弊哉!

夫立志亦不容易矣。孔子,圣人也,犹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立者,志立也。虽至于“不逾矩”,亦志之不逾矩也。志岂可易而视哉!夫志,气之帅也,人之命也,木之根也,水之源也。源不浚则流息,根不植则木枯,命不续则人死,志不立则气昏。是以正人之学,无时无处而不以立志为事。正目而视之,无他见也;倾耳而听之,无他闻也。如猫捕鼠,如鸡覆卵,精力心思凝集融结,而不复知有其他,然后此志常立,神气精明,义理昭著。一有私欲,即使知觉,天然容住不得矣。故凡一毫私欲之萌,只责此志不立,即私欲便退;听一毫客套之动,只责此志不立,即客套便消弭。或怠心生,责此志,即不怠;忽心生,责此志,即不忽;懆心生,责此志,即不懆;妒心生,责此志,即不妒;忿心生,责此志,即不忿;贪婪生,责此志,即不贪;傲心生,责此志,即不傲;吝心生,责此志,即不惜。盖无一息而非立志责志之时,无一事而非立志责志之地。故责志之功,其于去人欲,有如猛火之燎毛,太阳一出,而魍魉潜消也。

自古圣贤因时立教,虽若分歧,其用功年夜指无或少异。《书》谓“惟精唯一”,《易》谓“敬以直内,义以方外”,孔子谓“格致诚正,博文约礼”,曾子谓“忠恕”,子思谓“尊德性而道问学”,孟子谓“集义养气,求其安心”,虽若人自为说,有不成强同者,而求其方法归宿,合若符契。何者?夫道一罢了。道同则心同,心同则学同。其卒分歧者,皆邪说也。

后代年夜患,尤在无志,故今以立志为说。中心字字句句,难道立志。盖毕生问学之功,只是立得志罢了。若所以说而合精一,则字字句句皆精一之功;所以说而合敬义,则字字句句皆敬义之功。其诸“格致”、“博约”、“忠恕”等说,无不吻合。但能实心体之,然后信予言之非妄也。

约斋说

甲戌

滁阳刘生韶既学于阳明子,乃自悔其常日所尝致力者泛滥而无功,琐杂而不得其要也。思得夫简略单纯可久之道而固守之,乃以约斋自号,求所觉得约之说于予。予曰:“子欲其约,乃所觉得烦也。其惟循理乎!理一罢了,人欲则有万其殊。是故一则约,万则烦矣。固然,理亦万殊也,何故求其一乎?理虽万殊而皆具于吾心,心固一也,吾惟求诸吾心罢了。求诸心而皆出乎天理之公焉,斯其行之简略单纯,所觉得约也已。彼其胶于人欲之私,则短长相攻,毁誉相制,得掉相形,荣辱相缠,长短相倾,顾瞻牵滞。纷繁舛戾,吾见其烦且难也。但是世之知约者鲜矣。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安心罢了’,其知所觉得约之道欤!吾子勉之!吾言则亦以烦。”

见斋说

乙亥

辰阳刘不雅时学于潘子,既有见矣,复学于阳明子。尝自言曰:“吾名不雅时,不雅必有所见,而吾犹懵懵无睹也。”扁其居曰“见斋”,以自励。问于阳明子曰:“道有可见乎?”曰:“有,有而何尝有也。”曰:“然则无可见乎?”曰:“无,无而何尝无也。”曰:“然则何故为见乎?”曰:“见而何尝见也。”不雅时曰:“门生之惑滋甚矣。夫子则明言以教我乎?”阳明子曰:“道不成言也,强为之言而益晦;道无可见也,妄为之见而益远。夫有而何尝有,是真有也;无而何尝无,是真无也;见而何尝见,是真见也。子未不雅于天乎?谓天为无可见,则苍苍耳,昭昭耳,日月之代明,四时之错行,何尝无也;谓天为可见,则即之而无所,指之而无定,执之而无得,何尝有也。夫天,道也;道,天也。风可捉也,影可拾也,道可见也。”曰:“然则吾终无所见乎?古之人则亦终无所见乎?”曰:“神无方而道天体,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是有方体者也,见之而未尽者也。颜子则若有所立,卓尔。夫谓之‘如’,则非有也;谓之‘有’,则非无也。是故虽欲从之,末由也已。故夫颜氏之子为庶几也。文王望道而未之见,斯真见也已。”曰:“然则吾何所专心乎?”曰:“沦于无者,无所用其心者也,荡而无归;滞于有者,用其心于无用者也,吃力不讨好。夫有没有之间,见与不见之妙,非可以言求也。而子顾切切焉,吾又从而强言其不成见,是以瞽导瞽也。夫言饮者不成觉得醉,见食者不成觉得饱。子求其醉饱,则盍饮食之?子求其见也,其惟人之所不见乎?夫亦戒慎乎其所不睹也已。斯真睹也已,斯求见之道也已。”

矫亭说

乙亥

正人之行,顺乎理罢了,无所事乎矫。然有气质之偏焉。偏于柔者矫之以刚,然或掉则傲;偏于慈者矫之以毅,然或掉则刻;偏于奢者矫之以俭,然或掉则陋。凡矫而无节则过,过则复为偏。故正人之论学也,不曰“矫”而曰“克”。克以胜其私,私胜而理复,无过不及矣。矫犹不免难免于意必也,意必亦私也。故低廉甜头则矫没必要言,矫者未必能尽于低廉甜头之道也。固然,矫而当其可,亦低廉甜头之道矣。行其低廉甜头之实,而矫以名焉,何伤乎!古之正人也,其取名也廉;后之正人,实未至而名先之,故不曰“克”而曰“矫”,亦矫世之意也。方君时举以“矫”名亭,请予为之说。

谨斋说

乙亥

正人之学,心学也。心,性也;性,天也。圣人之心纯乎天理,故无事于学。下是,则心有不存而汩其性,丧其天矣,故必学以存其心。学以存其心者,何求哉?求诸其心罢了矣。求诸其心作甚哉?谨守其心罢了矣。博学也,鞠问也,慎思也,明辨也,笃行也,皆谨守其心之功也。谨守其心者无声当中而常若闻焉,无形当中而常若睹焉。故倾耳而听之,唯恐其或缪也;注视而视之,唯恐其或逸也。是故至微而显,至隐而见,善恶之萌而纤毫莫遁,由其能谨也。谨则存,存则明;明则其察之也精,其存之也一。昧焉而弗知,过焉而弗觉,弗之谨也已。故谨守其心,于其善之萌焉,若食之充饱也;若抱赤子而履春冰,唯恐其或陷也;若捧万金之璧而临千仞之崖,唯恐其或坠也;其不善之萌焉,若鸩毒之投于羹也,若虎蛇横集而思所以避之也,若响马之陵犯而思所以胜之也。古之正人所以凝至道而成大德,未有不因为斯者。虽尧、舜、文王之圣,然且谨小慎微,而况于学者乎!后之言学者,舍心而外求,是以支离破裂,愈难而愈远,吾甚悲焉!

吾友侍御杨景瑞以“谨”名其斋,其知所觉得学之要矣。景瑞尝游白沙陈师长教师之门,归而求之,自觉得有见。又二十年而忽如有得,然后知其向之所见犹未也。一旦告病而归,将从事焉,必底于成尔后出。君之埋头若此,其进于道也孰御乎!君遣其子思元从予学,亦将别予以归,因论君之所以名斋之义以告思元,而遂觉得君赠。

夜气说

乙亥

天泽每过,辄与之论夜气之训,津津既有所鼓起。至是告归,请益。复谓之曰:“夜气之息,因为旦昼所养,苟梏亡之频频,则亦不足以存矣。今夫师友之相聚于兹也,商讨于道义而砥砺乎德业,渐而入焉,反而愧焉,虽有非僻之萌,其所滋也亦已罕矣。迨其离群索居,情可得肆而莫之警也,欲可得纵而莫之泥也,物交引焉,志交丧焉,虽有理义之萌,其所滋也亦罕矣。故曰:‘苟得其养,无物不长;苟掉其养,无物不用。’夫人亦孰无理义之心乎?但是不得其养者多矣,是以若是其寥寥也。天泽勉之!”

修道说

戊寅

任性之谓道,诚者也;修道之谓教,诚之者也。故曰:“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中庸》为诚之者而作,修道之事也。道也者,性也,不成斯须离也。而过焉,不及焉,离也。是故正人有修道之功。戒慎乎其所不睹,惊骇乎其所不闻,微之显,诚之不成掩也。修道之功若是其无间,诚之也夫!然后喜怒哀乐之未发谓当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道修而性复矣。致中和,则年夜本立而达道行,知六合之化育矣。非至诚尽性,其孰能与于此哉!是修道之极功也。而世之言修道者离矣,故特著其说。

自得斋说

甲申

孟子云:“正人进修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则居之安;居之安则资之深;资之深则取之摆布逢其原。故正人欲其自得之也。”夫任性之谓道,道,吾性也;性,吾生也。而何事于外求?世之学者,业辞章,习训诂,工身手,探赜而索隐,弊精死力,勤苦毕生,非无所谓进修之者。然亦辞章罢了耳,训诂罢了耳,身手罢了耳。非所以进修于道也,则亦外物罢了耳,宁有所谓自得逢原者哉!古之正人,戒慎不睹,惊骇不闻,致其知己而不敢斯须或离者,斯所以进修乎是矣。是以年夜本立而达道行,六合以位,万物以育,于摆布逢原乎何有?

黄勉之省曾氏,以“自得”名斋,盖有志于道者。请学于予而蕲为之说。予不克不及有出于孟氏之言也,为之书孟氏之言。嘉靖甲申六初一。

博约说

乙酉

南元真之学于阳明子也,闻致知之说而恍如有见矣。既而疑于博约前后之训,复来请曰:“致知己以格物,格物乃至其知己也,则既闻教矣。敢问先博我以文,尔后约我以礼也,则先儒之说,得无亦有所分歧欤?”阳明子曰:“理,一罢了矣;心,一罢了矣。故圣人无二教,而学者无二学。博文以约礼,格物乃至其知己,一也。故前后之说,后儒支缪之见也。夫礼也者,天理也。天命之性具于吾心,其浑然全部当中,而层次节目森然毕具,是故谓之天理。天理之层次谓之礼。是礼也,其发见于外,则有五常百行,酬酢转变,语默消息,起落周旋,隆杀厚薄之属;宜之于言而成章,措之于为而成行,书之于册而成训;炳然蔚然,其层次节目之繁,至于不成穷诘,是皆所谓文也。是文也者,礼之见于外者也;礼也者,文之存于中者也。文,显而可见之礼也;礼,微而难见之文也。是所谓体用一源,而显微无间者也。是故正人之学也,于酬酢转变、语默消息之间而求尽其层次节目焉,非他也,求尽吾心之天理焉耳矣;于起落周旋、隆杀厚薄之间而求尽其层次节目焉,非他也,求尽吾心之天理焉耳矣。求尽其层次节目焉者,博文也;求尽吾心之天理焉者,约礼也。文散于事而万殊者也,故曰博;礼根于心而一本者也,故曰约。博文而非约之以礼,则其文为虚文,尔后世功利辞章之学矣;约礼而非博学于文,则其礼为虚礼,而佛、老空寂之学矣。是故约礼必在于博文,而博文乃所以约礼。二之而分前后焉者,是圣学之不明,而功利异端之说乱之也。

昔者颜子之始学于夫子也,盖亦未知道之无方体形像也,而觉得有方体形像也;未知道之无限尽止极也,而觉得有穷尽止极也;是犹后儒之见事事物物皆有定理者也,是以求之仰赞瞻忽之间,而莫得其所谓。及闻夫子博约之训,既竭吾才以求之,然后知全国之事虽千变万化,而皆不出于此心之一理;然后知殊途而同归,百虑而一致,然后知斯道之本无方体形象,而不成以方体形象求之也;本无限尽止极,而不成以穷尽止极求之也。故曰:‘虽欲从之,末由也已。’盖颜子至是而始有真实之见矣。博文以约礼,格物乃至其知己也,亦宁有二学乎哉?”

惜阴说

丙戌

同道之在安成者,间月为会五日,谓之“惜阴”,其志笃矣;然五日以外,孰非惜阴时乎?离群而索居,志不克不及无少懈,故五日之会,所以相稽切焉耳。

呜呼!天道之运,无一息之或停;吾心知己之运,亦无一息之或停。知己即天道,谓之“亦”,则犹二之矣。知知己之运无一息之或停者,则知惜阴矣;知惜阴者,则知致其知己矣。“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此夫!不舍日夜。”此其所以学如不及,至于发奋忘食也。尧舜谨小慎微,成汤日新又新,文王纯亦不已,周公坐以待旦,惜阴之功,宁独年夜禹为然?子思曰:“戒慎乎其所不睹,惊骇乎其所不闻,知微之显,可以入德矣。”或谓:“鸡鸣而起,孜孜为利。凶报酬不善,亦惟日不足,然则小人亦可谓之惜阴乎?

康震传授讲诗词说的都对,为何写起诗词来又

电视机外,他一样是一名能讲、会讲的好教员。

他的唐诗选读公选课,300人的教室能挤进去400人,还有很多学生自带板凳来上课。

他本身的学生乃至都不肯意流露礼拜几上课,“怕来的人太多抢不到座”。

如许的盛名之下,他却说本身是个通俗人。

他师从严酷的学术泰斗霍松林师长教师,一度担忧本身不克不及结业;他爱看科幻片、枪战片,最爱《解救年夜兵瑞恩》;他爱和儿子打游戏,为“拆枪”比不外儿子手快而心生忧?;他偶然做饭,拿手菜是常见的酸辣土豆丝。

如许一个精神充分又沉淀深挚的“活跃”康震,中文传授,画画快乐喜爱者,让寂静千百年的古诗词活了起来,从头焕发出万分迷人的魅力。

经典咏传播:年夜学老传授讲数学和诗词的关系,非轿

视频-经典咏传播:年夜学老传授讲数学和诗词的关系,很是到位

若何评价饶宗颐传授的诗词水准

饶宗颐是今世的诗词名家,他的《选堂诗词集》是近百年诗词的典型之作。

其六十岁今后诗词共有九集。

诗在内容上,以纪游绝句最多,其次是酬赠、题画、挽怀之作。

其诗气格高逸,风神绵邈,在艺术上则寻求一种即兴的感受,如镜照物,物来则应,各见其真。

词成就最高的是此中的形上词,高旷畅达,飘逸开朗,抒写的是饶宗颐达不雅向上的生命精力。

经由过程对此九集诗词的内容及其艺术特点进行先容,梳理出饶宗颐六十岁今后诗词创作的根基脉络,藉此对饶宗颐晚年的诗词创作成立一个整体性的理解。

谁看过王阳明的诗词就给我打几首吧其他题目

秋夜[明] 王守仁树暝栖翼喧,萤飞夜堂静。

遥穹出晴月,低檐入峰影。

窅然坐幽独,怵尔抱深警。

年徂道无闻,心背迹未屏。

萧瑟中林秋,云凝松桂冷。

山泉岂无适,离人怀故境。

安得驾云鸿,高飞越南景。

夜宿宣风馆[明] 王守仁山石高卑古辙痕,沙溪马涉水犹浑。

落日归鸟投深麓,炊火行人望远村。

天际浮云生鹤发,林间孤月坐傍晚。

越南冀北俱千里,正恐春愁天黑魂。

山石[明] 王守仁山石犹有理,山木犹有枝。

人生非木石,别久宁无思。

愁来步前庭,仰视行云驰。

行云随长风,飘飘去何之。

行云有时定,游子无还期。

高梁始归燕,鹈晙已先悲。

有生岂不苦,逝者长如此。

已矣复何事,商山行采芝。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