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诗词全集

文学网 时间:2019-03-11 10:09:24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

沉浸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用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点绛唇

孤单深闺,

柔肠一寸愁千缕。

惜春春去,

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干,

只是无情感!

人何处?

连天衰草,

望断归来路。

点绛唇

蹴罢秋千,

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

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

袜铲金钗溜,

和羞走。

倚门回顾,

却把青梅嗅。

(此首一作无名氏词,见《花卉粹编》卷一)

浣溪沙

莫许杯深虎魄浓,

未成沈醉意先融,

疏钟己应晚来风。

瑞脑喷鼻销魂梦断,

辟寒金小髻鬟松,

醒时空对烛花红。

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己深,

重帘未卷影沈沈,

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山催傍晚,

细风吹雨弄轻阴,

梨花欲谢恐难禁。

浣溪沙

淡荡春景寒食天,

玉炉沈水袅残烟,

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将来人斗草,

江梅已过柳生绵,

傍晚疏雨湿秋千。

浣溪沙

髻子伤春慵更梳,

晚风天井落梅初,

淡云交往月疏疏,

玉鸭薰炉闲瑞脑,

朱樱斗帐掩流苏,

通犀还解辟寒无。

浣溪沙

绣幕芙蓉一笑开,

斜偎宝鸭亲喷鼻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

夹衫乍著表情好。

睡起觉微寒,

梅花鬓上残。

故里何处是?

忘了除非醉。

沈水卧时烧,

喷鼻消酒未消。

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

背窗雪落炉烟直。

烛底凤钗明,

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漏,

曙色回牛斗。

春意看花难,

西风留旧寒。

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

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

梦断不成归。

人暗暗,

月依依,

翠帘垂。

更挪残蕊,

更拈馀喷鼻,

更得些时。

功德近

风定落花深,

帘外拥红堆雪。

长记海棠开後,

恰是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

青缸暗明灭。

魂梦不胜幽怨,

更一声啼□(左“决”右半,右“鸟”)。

清平乐

年年雪里,

常插梅花醉,

挪尽梅花无好意,

博得满衣清泪!

本年天涯海角,

萧萧两鬓生华。

看取晚来风势,

故应丢脸梅花。

忆秦娥

临高阁,

乱山平野烟光薄。

烟光薄,

栖鸦归後,

暮天闻角。

断喷鼻残喷鼻情怀恶,

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

又还秋色,

又还孤单。

摊破浣溪沙

揉破黄金万点轻,

剪成碧玉叶层层。

风度精力如彦辅,

太光鲜。

梅蕊重重何俗甚,

丁喷鼻千结苦粗生。

熏透愁人千里梦,

却无情。

摊破浣溪沙

病起萧萧两鬓华,

卧看残月上窗纱。

豆蔻连梢煎熟水,

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

门前风光雨来佳,

整天向人多酝藉,

木樨花。

添字采桑子

窗前谁种芭蕉树?

阴满中庭;

阴满中庭,

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

悲伤枕上三更雨,

点滴霖霪;

点滴霖霪,

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武陵春

风住尘喷鼻花已尽,

日晚倦梳头。

事过境迁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

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很多愁。

醉花阴 

薄雾彤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橱,

三更凉初透。

东篱把酒傍晚後,

有幽香盈袖。

莫道不用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南歌子

天上银河转,

人世帘幕垂。

凉生枕簟泪痕滋,

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

金销藕叶稀。

旧时气候旧时衣,

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怨天孙

湖优势来波浩渺,

秋已暮、红稀喷鼻少。

水光山色与人亲,

说不尽、无限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

青露洗、苹花汀草。

眠沙鸥鹭不回头,

似也恨、人归早。

鹧鸪天

寒日萧萧上锁窗,

梧桐应恨夜来霜。

酒阑更喜团茶苦,

梦断偏宜瑞脑喷鼻。

秋已尽,

日犹长,

仲宣怀远更苦楚。

不如随分尊前醉,

莫负东篱菊蕊黄。

鹧鸪天

昏暗轻黄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喷鼻留.

何必浅碧深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

菊应羞,

画栏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

何事昔时不见收.

玉楼春

红梅

红酥肯放琼苞碎,

探著南枝开遍末?

不知酝藉多少时,

但见包藏无穷意。

道人蕉萃春窗底,

闷损阑干愁不倚。

要来小视便来休,

未必明代风不起。

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

红梅些子破,

未开匀。

碧云笼碾成全尘,

留晓梦,

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

疏帘铺淡月,

好傍晚。

二年三度负东君,

归来也,

著意过今春。

一剪梅

红藕喷鼻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

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花自漂荡水自流。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弭,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临江仙

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好之。用其语作“天井深

深”数阙,其声即旧《临江仙》也。

天井深深深几许,

云窗雾阁常扃,

柳梢梅萼渐分明,

春归秣陵树,

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几多事,

现在老去无成,

谁怜蕉萃更雕落,

试灯无意思,

踏雪没表情。

临江仙

天井深深深几许,

云窗雾阁春迟,

为谁蕉萃损芳姿。

夜来清梦好,

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无穷恨,

南楼羌管休吹。

浓喷鼻吹尽有谁知,

暖风迟日也,

别到杏花肥。

蝶恋花

暖日晴风初破冻,

柳眼梅腮,

已觉春情动。

酒意诗情谁与共,

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

山枕斜欹,

枕损钗头凤。

独抱浓愁无美梦,

夜阑犹翦灯花弄

求李清照《如梦令》英文版

李清照词(中英对比的)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用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英文对比): Tune:"Like A Dream"--(Li Qing-zhao) Last night the wind was strong and rain was fine, Sound sleep did not dispel the taste of wine. I ask the maid who's rolling up the screen. "The same crab-apple tree," she say,"is seen." "Don't you know, Don't you know The red should languish and the green must grow?"对的,回楼上那位,由于如梦令有两首,不知道是否是发问者要的。

李清照诗词全集短

声声慢声声慢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满地黄花聚积,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浸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用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

倚门回顾,却把青梅嗅忆秦娥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

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

断喷鼻残喷鼻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孤单。

武陵春 风住尘喷鼻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事过境迁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很多愁。

醉花阴 薄雾彤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三更凉初透。

东篱把酒傍晚后,有幽香盈袖。

莫道不用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我要李清照的所有诗词

你再找找柳永的,下面是李清照的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浸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用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点绛唇 孤单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

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干,只是无情感!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

倚门回顾,却把青梅嗅。

浣溪沙 莫许杯深虎魄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

瑞脑喷鼻销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己深,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山催傍晚,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浣溪沙 淡荡春景寒食天,玉炉沈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将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傍晚疏雨湿秋千。

浣溪沙 髻子伤春慵更梳,晚风天井落梅初,淡云交往月疏疏, 玉鸭薰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通犀还解辟寒无。

浣溪沙 绣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喷鼻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人暗暗,月依依,翠帘垂。

更挪残蕊,更拈馀喷鼻,更得些时。

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

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漏,曙色回牛斗。

春意看花难,西风留旧寒。

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表情好。

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

故里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沈水卧时烧,喷鼻消酒未消。

功德近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

长记海棠开后,恰是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

魂梦不胜幽怨,更一声啼鴂。

清平乐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挪尽梅花无好意,博得满衣清泪! 本年天涯海角,萧萧两鬓生华。

看取晚来风势,故应丢脸梅花。

忆秦娥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

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

断喷鼻残喷鼻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孤单。

添字采桑子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

悲伤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摊破浣溪沙 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

风度精力如彦辅,太光鲜。

梅蕊重重何俗甚,丁喷鼻千结苦粗生。

熏透愁人千里梦,却无情。

摊破浣溪沙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

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光雨来佳,整天向人多酝藉,木樨花。

武陵春 风住尘喷鼻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事过境迁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很多愁。

醉花阴 薄雾彤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三更凉初透。

东篱把酒傍晚后,有幽香盈袖。

莫道不用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南歌子 天上银河转,人世帘幕垂。

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

旧时气候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怨天孙 湖优势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喷鼻少。

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限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洗、苹花汀草。

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

鹧鸪天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喷鼻。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苦楚。

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鹧鸪天 昏暗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喷鼻留.何必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昔时不见收. 玉楼春 红梅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末?不知酝藉多少时,但见包藏无穷意。

道人蕉萃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

要来小视便来休,未必明代风不起。

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红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成全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傍晚。

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临江仙 天井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几多事,现在老去无成,谁怜蕉萃更雕落,试灯无意思,踏雪没表情。

临江仙 梅 天井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蕉萃损芳姿。

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无穷恨,南楼羌管休吹。

浓喷鼻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

蝶恋花 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情动。

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

独抱浓愁无美梦,夜阑犹翦灯花弄。

蝶恋花 昌乐馆寄姊妹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性山长水又断,潇潇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蝶恋花 上巳召亲族 长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

为报本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便杯盘虽草草,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

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怜人似春将老。

一剪梅 红藕喷鼻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漂荡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渔...

李清照诗词加翻译的,告急告急!感激感激!

1、《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初中 宋·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沉浸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2、《醉花阴·薄雾彤云愁永昼》重阳节 宋·李清照 薄雾彤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三更凉初透。

东...3、《声声慢·寻寻觅觅》闺怨诗 宋·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4、《永遇乐·夕照熔金》元宵节 宋·李清照 夕照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元...5、《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婉约诗 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用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6、《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描述梅花 宋·李清照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喷鼻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美女浴出...7、《点绛唇·蹴[1]罢秋千》宋·李清照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8、《点绛唇·孤单深闺》闺怨诗 宋·李清照 孤单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

惜春春去。

几点催花雨。

倚遍阑干,只是无...9、《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婉约诗 宋·李清照 泪湿罗衣脂粉满。

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性山长水又断。

萧萧微雨闻...10、《蝶恋花 离情》描述春季 宋·李清照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情动。

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11、《浣溪沙》寒食节 宋·李清照 淡荡春景寒食天,玉炉沈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将来人斗草,...12、《浣溪沙》宋·李清照 髻子伤春慵更梳,晚风天井落梅初,淡云交往月疏疏,玉鸭薰炉闲瑞脑,...13、《浣溪沙》宋·李清照 莫许杯深虎魄浓,未成沉浸意先融。

疏钟已应晚来风。

瑞脑喷鼻销魂梦断,...14、《浣溪沙》闺怨诗 宋·李清照 小院闲窗春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

倚楼无语理瑶琴,远岫出山催傍晚。

...15、《浣溪沙》恋爱诗 宋·李清照 绣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喷鼻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16、《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描述春季 宋·李清照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

泪染轻匀,犹带红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17、《临江仙·欧阳公作《蝶恋花》》宋·李清照 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好之。

用其语作“庭...18、《临江仙·天井深深深几许》描述梅花 宋·李清照 天井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蕉萃损芳姿。

夜来清梦好,应是发...19、《念奴娇·萧条天井》寒食节 宋·李清照 萧条天井,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

宠柳娇花寒食近,各种末路人气候。

险...20、《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思乡诗 宋·李清照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表情好。

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

故里何处...21、《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描述春季 宋·李清照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

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22、《武陵春·风住尘喷鼻花已尽》闺怨诗 宋·李清照 风住尘喷鼻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事过境迁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23、《一剪梅·红藕喷鼻残玉蕈秋》宋·李清照 红藕喷鼻残玉蕈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24、《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豪宕诗 宋·李清照 天接云涛连晓雾。

银河欲转千帆舞。

恍如梦魂归帝所。

闻天语。

周到问我...25、《鹧鸪天·昏暗轻黄体性柔》描述花 宋·李清照 昏暗轻黄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喷鼻留。

何必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26、《鹧鸪天·寒日萧萧上锁窗》描述秋季 宋·李清照 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喷鼻。

...27、《一剪梅·红藕喷鼻残玉簟秋》闺怨诗 宋·李清照 红藕喷鼻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28、《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宋·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

沈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

争渡...29、《浣溪沙》宋·李清照 莫许杯深虎魄浓。

未成沈醉意先融。

□□已应晚来风。

瑞脑喷鼻销魂梦断,...30、《浣溪沙》宋·李清照 小院闲窗春色深。

重帘未卷影沈沈。

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山催傍晚,...31、《浣溪沙》宋·李清照 淡荡春景寒食天。

玉炉沈水袅残烟。

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将来人斗草,...32、《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宋·李清照 泪湿罗衣脂粉满。

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性山长山又断。

萧萧微雨闻...33、《蝶恋花·暖日晴风初破冻》宋·李清照 暖日晴风初破冻。

柳眼眉腮,已觉春情动。

酒意诗情谁与共。

泪融残粉花...34、《鹧鸪天·寒日萧萧上锁窗》宋·李清照 寒日萧萧上锁窗。

梧桐应恨夜来霜。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喷鼻。

...35、《醉花阴·薄雾彤云愁永昼》宋·李清照 薄雾彤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三更凉初透。

东...36、《鹧鸪天·昏暗轻黄体性柔》宋·李清照 昏暗轻黄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喷鼻留。

何必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37、《蝶恋花·长夜恹恹欢意少》宋·李清照 长夜恹恹欢意少。

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

为报本年春色好。

花光月影宜...38、《浣溪沙》宋·李清照 髻子伤春慵更梳。

晚风天井落梅初。

淡云交往月疏疏。

玉鸭熏炉闲瑞脑,...39、《...

关于李清照的诗词体味

两首《如梦令》的赏析 【如梦令】 南宋 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1, 沉浸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2 争渡, 争渡3, 惊起一滩鸥鹭。

【赏析】 这是一首忆昔词。

寥寥数语,仿佛是随便而出,却又惜墨如金,句句含有深意。

开首两句,写沉浸兴奋之情。

接着写“兴尽”归家,又“误入”荷塘深处,别有六合,更使人留连。

最后一句,纯正无邪,言尽而意不尽。

“常记”两句起笔平平,天然协调,把读者天然而然地引到了她所缔造的词境 。

“常记”明白暗示追述,地址在“溪亭 ”,时候是“日暮 ”,作者饮宴今后 ,已醉得连归去的路径都辨识不出了。

“沉浸”二字却露了作者心底的欢愉 ,“不知归路”也盘曲传出作者流连忘返的情致,看起来,这是一次给作者留下了深入印象的十分兴奋的游赏。

公然,接写的“兴尽”两句,就把这类意兴递进了一层,兴尽刚刚回舟,那末,兴未尽呢?恰好表白兴趣之高,不想回舟。

而“误入”一句,行文流利天然,毫无斧凿陈迹,同前面的“不知归路”相呼应,显示了主人公的忘情心态。

盛放的荷花丛中正有一叶扁舟摇摆舟上是游兴未尽的少年才女,如许的美景,一会儿跃然低上,呼之欲出。

连续两个“争渡 ”,表达了主人公急于从失路中找寻前途的焦灼表情。

恰是因为“ 争渡”,所以又“惊起一滩鸥鹭”,把停栖在洲渚上的水鸟都吓飞了。

至此,词嘎但是止,言尽而意未尽,耐人寻味。

这首小令用词精练,只拔取了几个片段,把移动着的风光和作者怡然的表情融会在一路,写出了作者芳华年少时的好表情,让人不由想随她一道荷丛划船,沉浸不归。

正所谓“少年情怀自是得”,这首诗不事砥砺,富有一种天然之美。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用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赏析】 这首小令是李清照的奠基“才女”地位之作,颤动朝野。

传说风闻就是这首词,使得赵明诚昼夜作相思之梦,充实申明了这首小令在那时引发的颤动。

又说此词是化用韩偓《懒起》诗意。

韩诗曰:“昨夜三更雨,临明一阵寒。

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

”但李清照的小令较原诗更胜一筹,鞭辟入里地描绘了少女的伤春情境。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用残酒。

”这两句写昨夜的风很急,还淅淅沥沥的下起细雨;晚上又饮了一些酒,睡的很沉,直到早上醒来酒意还没有完全退去。

一起头就将整首词的时候、情况勾画得十分清晰。

“雨疏风骤”十分得当的写出了暮春的特点,风吹的紧而雨倒是疏落,四个字即便人可以或许感触感染到暮春的气味。

“浓睡不用残酒”则写出了人物此刻的状况,方才醒来略略还带些酒意,一副慵懒的样子,这类状况下最轻易想起昨夜的雨疏风骤,隐约心底还藏着些许苦衷,如许就瓜熟蒂落地引出下文。

上下两句前者写室外,后者写室内,转折的奇妙得当,灵动天然。

履历了一场风吹雨打,主人公心中十分想知道园中的海棠是不是花瓣寥落,使人不忍面临,是以吃紧地向“卷帘人”扣问。

一个“试”字,写出了人物心中的耽忧,她不肯意春季就这么快的曩昔。

“试”字将不忍问却又不由得想知道的矛盾心理描绘的极尽描摹。

孰料,“卷帘人”“却道海棠照旧”,这让她出乎料想,固然她心里巴望海棠照旧,但本身也大白风雨以后必是花事残落,所以“卷帘人”的回覆给了她不测的欣喜。

“海棠照旧”从后面应和了前面“问”的内容,这类手法使得其词加倍耐读。

“却”字同时写出了主人公原本的心思和听到回覆后的不测之情,还隐约道出了“卷帘人”不领会主人公的心思和回覆时的不以为意,这二者之间构成了一个奥妙的对照,主人公的细腻委宛与“卷帘人”粗疏冷淡之间的对照。

词至此,又叠进一层,意境又开一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主人公究竟??结果仍是知道这是暮春时节,何况昨夜又是一夜风雨,海棠花决然是不会照旧了,是以她连用两个“知否”来改正“卷帘人”的回答,白话的语气使得这两个“知否”让人读来颇觉清爽。

“应是绿肥红瘦”一句写出了当前的景象。

这句是最为众人称道的一句,它十分的新奇新颖、活泼逼真,看似信手拈来,倒是功力独到。

她用“绿”字代指满枝的绿叶,用“红”代指枝头的花朵,“肥”替代了“多”,“瘦”替代了“少”,写出了一个全新的意境。

无怪乎多为历代词论者赞誉,如《草堂诗余别录》中曰“结句尤其勉强工整,涵蓄无限意焉”。

而更深一层,“红”又不单指花朵,还隐指了春季姹紫嫣红的气象与色采,隐指了春季浩繁非常夸姣的事物,隐指了在春季里的喜悦表情。

如许“红瘦”一词就传神地写出了人物地伤春心思。

不需直言,不假雕饰,却更使人心动,这是李清照的词作给读者的一个典型感触感染。

作为李清照的成名之作之一,这首小令写法新颖。

它盘曲委宛,意境层层叠进,虽只六句,却几度转承,不时宕开一笔。

同为伤春之作,作者并没有像其他诗篇一样直接写若何百花残落、若何哀痛难过,而是经由过程听觉、视觉等侧面营建暮春时节的空气,从客不雅实际逐步转入主不雅感触感染,从而可以或许加倍强烈的引发读者的共识。

其次,作者经由过程主人公与“卷帘人”的对话...

有关李清照的经典诗词

词《一剪梅·红藕喷鼻残玉簟秋》红藕喷鼻残玉簟(diàn)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漂荡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弭。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小重山·春到长门草青青》春到长门春草青,红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成全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傍晚。

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忆秦娥·临高阁》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

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

断喷鼻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孤单《多丽·小楼寒》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

恨萧萧、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

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

韩令偷喷鼻,徐娘傅粉,莫将对比未别致。

细看取,屈平陶令,风味正适宜。

轻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醾。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穷依依。

似愁凝、汉皋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

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蕉萃度芳姿。

纵珍惜,不知从此,留得无多时?情面好。

何必更忆,泽畔东篱《功德近·风定落花深》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

长记海棠开后,正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

魂梦不胜幽怨,更一声啼鴂。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常记溪亭日暮,沉浸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声声慢·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冷冷僻清,凄惨痛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悲伤,倒是旧时了解。

满地黄花聚积,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傍晚,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武陵春·风住尘喷鼻花已尽》风住尘喷鼻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事过境迁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很多愁

求李清照的点绛唇·蹴罢秋千的英文翻译

【英语】:Rouged Lips By Li QingzhaoOn the swing, after playing, Stand up too languidly to knead slim hands.Thick dews on buds, shining, Slight sweat drenches silk blouse.Seeing a stranger coming, Shy away before putting on shoesWith gold hairpin sliding. Turn round against the door leaning, A green plum blossom, smelling.【原文】点绛唇·蹴罢秋千李清照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顾,却把青梅嗅。

【意译】春日,早晨,花圃内。

绿杨掩映着秋千架,架上绳子还在悠悠地晃悠。

年青的女词人方才荡完秋千,两手有气无力,懒懒地下垂。

在她身边,瘦瘦的花枝上挂着晶莹的露水;在她身上,涔涔喷鼻汗渗入着薄薄的罗衣。

花与人相衬,显得非分特别的娇美。

蓦然间,进来一名客人。

她猝不及防,抽身便走,连金钗也滑落下来。

客人是谁?词中未作正面描述,但从词人的反映中可以知道,他定是位风姿潇洒的少年。

词人走到门口,又强按心头的冲动,回眸偷觑那位客人的风姿。

为了粉饰本身的掉态,她嗅着青梅,边嗅边看,娇羞涩怯,昵人天真。

【作者】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章丘(今山东章丘)人。

宋朝(两宋之交)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写作布景】靖康之乱前,词人李清照的糊口是幸福完竣的。

她这时候期的词,首要是抒写对恋爱的强烈寻求,对自由的巴望。

气概根基上是明快的。

《点绛唇》(“蹴罢秋千”)极可能就是这一期间中的初期作品。

李清照诗词及解析

《如梦令》选自《漱玉集》。

原名《忆仙姿》,为后唐庄宗李存勖所作,因嫌其名不雅观遂取尾句“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中的“如梦”得名。

别名《宴桃园》,《不见》,《如意令》,《无梦令》,《比梅》等,有单双调。

单调正体33字。

双调66字。

五仄韵,一叠韵,上去通押。

作者简介 李清照(1084-1155),济南章丘人,号易安居士。

宋朝女词人,婉约派代表。

生于书喷鼻家世,在家庭陶冶下小小年数便文彩出众。

对诗词散文字画音乐无欠亨晓,以词的成绩最高。

词清爽委宛,豪情竭诚,且以北宋南宋糊口转变显现分歧特点。

前期反应闺中糊口豪情天然风光别思离愁,清丽明快。

后来由于丈夫归天再加亡国伤痛,诗词变成苦楚哀思,抒发怀乡悼亡感情也依靠强烈亡国之思。

有《易安居士文集》等传世。

代表作有《声声慢》、《一剪梅》、《如梦令》等。

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其文学创作具光鲜怪异的艺术气概,婉约派代表人物,对后代影响较年夜,称为“易安体”。

词牌格律 中仄中平仄仄(韵),中仄中平平仄(韵)。

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韵)。

平仄,平仄(韵)(叠句),中仄中平平仄(韵)。

《如梦令》李清照1 常记溪亭日暮, 沉浸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今译: 常常记起在溪边的亭子游玩直到太阳落山的时辰,迷醉那种欢愉而不知道回来的路。

游兴知足了,入夜往回荡舟,可是却毛病地划进了莲花塘的深处。

如何划出去,如何划出去,抢着划呀,惊得这满滩的白鸥和白鹭,都飞起来了。

注释: 常:经常;经常。

溪亭:临溪的亭子。

日暮:太阳落山的时辰。

沉浸:沉醉。

回舟:搭船而归。

兴尽:游兴获得知足。

误:不谨慎。

藕花:荷花。

争:抢渡,抓紧荡舟。

滩:群。

鸥鹭:水鸥和白鹭的总称。

【赏析】 这是一首忆昔词。

寥寥数语,仿佛是随便而出,却又惜墨如金,句句含有深意。

开首两句,写沉浸兴奋之情。

接着写“兴尽”归家,又“误入”荷塘深处,别有六合,更使人留连。

最后一句,纯正无邪,言尽而意不尽。

现存李清照《如梦令》词有两首,都是记游赏之作,都写了酒醉、花美,清爽新颖。

这首《如梦令》以李清照独有的体例表达了她初期糊口的情趣和心情,境地美好怡人,以尺幅之短给人以足够的美的享受。

“常记”两句起笔平平,天然协调,把读者天然而然地引到了她所缔造的词境。

“常记”明白暗示追述,地址在“溪亭”,时候是“日暮”,作者饮宴今后,已醉得连归去的路径都辨识不出了。

“沉浸”二字却露了作者心底的欢愉,“不知归路”也盘曲传出作者流连忘返的情致,看起来,这是一次给作者留下了深入印象的十分兴奋的游赏。

公然,接写的“兴尽”两句,就把这类意兴递进了一层,兴尽刚刚回舟,那末,兴未尽呢?恰好表白兴趣之高,不想回舟。

而“误入”一句,行文流利天然,毫无斧凿陈迹,同前面的“不知归路”相呼应,显示了主人公的忘情心态。

盛放的荷花丛中正有一叶扁舟摇摆舟上是游兴未尽的少年才女,如许的美景,一会儿跃然低上,呼之欲出。

连续两个“争渡”,表达了主人公急于从失路中找寻前途的焦灼表情。

恰是因为“争渡”,所以又“惊起一滩鸥鹭”,把停栖在洲渚上的水鸟都吓飞了。

至此,词戛但是止,言尽而意未尽,耐人寻味。

这首小令用词精练,只拔取了几个片段,把移动着的风光和作者怡然的表情融会在一路,写出了作者芳华年少时的好表情,让人不由想随她一道荷丛划船,沉浸不归。

正所谓“少年情怀自是得”,这首诗不饰砥砺,富有一种天然之美。

这首词在南宋人黄升的《花庵词选》中题为“酒兴”。

玩词意,似为回想一次兴奋的远足而作。

词人命舟备酒,畅游于清溪,因沉酣竟不知日之夕矣。

沉沉暮霭中,回舟误入曲港横塘,藕花深处。

这是一个清喷鼻流溢,色采缤纷的,幽杳而神秘的世界。

它给词人带来的是庞大的欣喜和深深的沉醉。

花喷鼻、酒气,使词人临时解脱了封建社会名门闺秀的重重桎梏,闪现出她开畅、活跃,好奇、争强要胜的少女的本性。

因而有争渡之举。

当轻舟穿行于荷花当中,看着栖息在花汀渔浦的鸥鹭惊飞,她感触感染到了一种强烈的生命的活力。

这类活力就从词急促的节拍和清脆的韵脚中弥漫而出。

这首词杨金本《草堂诗余》误作苏轼词,《词林万选》误作无名氏词,《古今词话》、《唐词纪》误作吕洞宾词。

从“误作”之多,也可看出此词之放逸已超越了“闺秀词”的规模,所以有人把它列入男性作者的名下。

但南宋人黄升的《花庵词选》、曾慥的《乐府雅词》都把它作李清照词,该当是可托的。

《如梦令》李清照2 昨夜雨疏风骤②, 浓睡不用残酒③。

试问卷帘人④, 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⑤。

【注释】 ①选自《漱玉集》。

李清照(1084~约1151),号易安居士。

济南(今山东济南市)人。

宋朝闻名女词人。

②雨疏风骤:雨点稀少,晚风急猛。

③浓睡不用残酒:固然睡了一夜,仍有余醉未消。

浓睡,酣睡。

④卷帘人:有学问以为此斧正在卷帘的侍女。

⑤绿肥红瘦:指绿叶茂盛,花朵残落。

此调原名《忆仙...

初中所学苏轼 李清照 辛弃疾所有的诗词

《如梦令》 宋·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沉浸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清平乐 村居》 宋·辛弃疾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鹤发谁家翁媪。

年夜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恶棍,溪头卧剥莲蓬。

《浣溪沙》 宋·苏轼 山下兰芽短浸溪, 松间沙路净无泥。

潇潇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 门前流水尚能西! 休将鹤发唱黄鸡。

《水调歌头》 宋·苏 轼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年夜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彼苍。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回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堪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世?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该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希望人久长,千里共婵娟。

《醉花阴》 宋·李清照 薄雾彤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三更凉初透。

东篱把酒傍晚后,有幽香盈袖。

莫道不用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江城子·密州出猎》 宋·苏轼 老汉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为报 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破阵子•为陈同父赋壮语以寄》 宋·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

疆场点秋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轰隆弦惊。

(描述战役排场)了却君王全国事,嬴得生前死后名。

(表达了作者的爱国豪情和大志壮志。

)可怜鹤发生!(布满了壮志未酬的抑郁和愤慨。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