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汉乐府》的诗歌

文学网 时间:2019-11-20 19:21:23

【年月】:汉

【作者】:两汉乐府

【作品】:江南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年月】:南北朝

【作者】:柳恽

【作品】:江南曲

汀洲采白苹,日落江南春。

洞庭有归客,潇湘逢故人。

故人何不返,春华复应晚。

不道新知乐,只言行路远。

【年月】:南北朝

【作者】:萧衍

【作品】:半夜四时歌

【内容】:夏歌

江南莲花开,红光覆碧水。

色齐心复同,藕异心无异。

【年月】:唐五代

【作者】:白居易

【作品】:江南春

青门柳枝软无力,春风吹作黄金色。

街前酒薄醉易醒,满眼春愁消不得。

【年月】:唐五代

【作者】:白居易

【作品】:忆江南

江南忆,

其次忆吴宫。

吴酒一杯春竹叶,

吴娃双舞醉芙蓉,

迟早复重逢。

《忆江南》──白居易

江南好,

风光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年月】:唐五代

【作者】:白居易

【作品】:忆江南

江南忆,

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

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年月】:唐五代

【作者】:杜甫

【作品】:江南逢李鹤寿

岐王宅里平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恰是江南好风光,落花时节又逢君

【年月】:唐五代

【作者】:杜牧

【作品】:寄扬州韩绰判官

青山隐约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美女何处教吹箫。

《送人游吴》──杜荀鹤

君到苏州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

【年月】:唐五代

【作者】:杜牧

【作品】:江南春绝句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几多楼台烟雨中。

【年月】:唐五代

【作者】:冯延巳

【作品】:菩萨蛮

沉沉朱户横金锁,

纱窗月影随花过。

烛泪欲阑干,

落梅生晚寒。

宝钗横翠凤,

千里喷鼻屏梦。

云雨已冷落,

江南春草长。

【年月】:唐五代

【作者】:冯延巳

【作品】:忆江南

本日重逢花未发,

恰是客岁,分袂时节。

春风次序递次有花开,

恁时须约却重来。

重来不怕花堪折,

只怕来岁,花发人拜别。

分袂若向百花时,

春风弹泪有谁知。

【年月】:唐五代

【作者】:冯延巳

【作品】:忆江南

云岁迎春楼上月,

恰是西窗,夜凉时节。

美女贪睡坠钗云,

粉消喷鼻薄风无邪。

人非风月长照旧,

破镜尘筝,一梦经年瘦。

今宵帘幕扬花阴,

空馀枕泪独悲伤。

【年月】:唐五代

【作者】:李贺

【作品】:江南弄

江中绿雾起凉波,天上叠润巘红嵯峨。

水风浦云生老竹,渚暝蒲帆如一幅。

鲈鱼千头酒百斛,酒中倒卧南山绿。

吴歈越吟未终曲,江上团团贴寒玉。

【年月】:唐五代

【作者】:李煜

【作品】:青玉案

【内容】:山林积雪

梵宫百尺同云护,

渐白满苍苔路。

破腊梅花□早露。

银涛无际,玉山万里,

寒罩江南树。

鸦啼影乱天将暮,

海月纤痕映烟雾。

修竹低垂孤鹤舞。

杨花风弄,鹅毛天剪,

老是诗人误。

汉乐府诗的诗词是甚么?

乐府原是汉朝的掌管音乐的官暑,职责是收集平易近歌的文人诗,配上乐曲,供朝廷祭奠和宴会时演唱之用。

汉乐府平易近歌最根基的艺术特点是它的叙事性。

在我国文学史上,汉乐府平易近歌标记着叙事诗的一个新的更趋成熟的成长阶段。

汉乐府平易近歌高度的艺术性首要表示在:第1、叙事身分的加强。

汉乐府平易近歌多叙事诗,即便是抒怀之作也常常带有叙事成份。

《孔雀东南飞》、《陌上桑》、《东门行》、《十五参军征》、《病妇行》等,都是用第三人称来论述故事,塑造了具有光鲜性情特点的人物形象,而且有比力完全的情节描叙,是比力完全的叙事诗。

第2、经由过程个性化的说话交代工作,见出神志,表达主题思惟。

如《孔雀东南飞》一起头就写刘兰芝和焦仲卿倾吐勉强,提出离婚的要求,将这场婚姻悲剧的锋利冲突迅即睁开;尔后则经由过程各小我物的对话来推动悲剧的成长,同时在对话中或插叙中衬着人物性情和悲剧氛围。

第3、浪漫主义的色采汉乐府平易近歌以实际主义创作方式为主,也有一些作品具有分歧水平的浪漫主义色采,应用了浪漫主义的表示手法。

如《陌上桑》的主人公秦罗敷,便是实际人物,又是有鄙弃显贵、抵挡强横的平易近主精力的抱负形象。

若是没有嫉恶如仇的实际主义和寻求抱负的浪漫主义这两种精力的有机连系,和实际主义的切确描画和浪漫主义的夸大虚构这两种艺术方式的彼此渗入,是不成能塑造出罗敷这一辉煌形象的 汉乐府平易近歌对后代诗歌的健康成长,发生了极其深远的庞大影响。

这类影响固然起首表示在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实际主义传统担当上。

恰是在汉乐府平易近歌的滋养下,直面人生的汉朝诗人创作才逐步活跃起来,从起头时的摹拟到立异,为建安诗坛的繁华奠基了根本。

而诗家所推重的建安风骨 、魏晋风力,又是初唐陈子昂诗歌改革活动的一面旗号。

到盛唐,伟年夜诗人杜甫 即事名篇 所作的 三吏 、 三别 等不朽诗章,到中唐,白居易、元稹标举的 新乐府活动,到晚唐,皮日休 正乐府 ,全部唐朝,汉乐府平易近歌的良好传统都在实际主义诗歌创作中起指点感化。

汉乐府平易近歌在叙事技能、说话艺术等方面临后代起到的明显感化,都已有目共睹,无庸赘言了

关于《汉乐府》的诗歌

有哪些汉乐府的诗歌

《江南》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乐府双璧:《孔雀东南飞》、《木兰辞》 孔雀东南飞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盘桓,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 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屋,相见常日稀。

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三日断五匹,年夜人故嫌迟。

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妾不胜差遣,徒留无所施 即可白公姥,实时相遣归。

府吏得闻之,堂上启阿母:儿已薄禄相,幸复得此妇, 结发同床笫,鬼域共为友,共事二三年,始而未为久 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 阿母谓府吏:何乃太戋戋,此妇无礼仪,行为自专由。

吾意久怀忿,汝岂得自由。

店主有贤女,自名秦罗敷, 可怜体非常,阿母为汝求,即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

府吏长跪告,伏惟启阿母,今若遣此妇,终老不复娶。

阿母得闻之,槌床便年夜怒,小子无所畏,何敢助妇语。

吾已掉恩意,会不相从许。

府吏默无声,再拜还入户,举言谓新妇,梗咽不克不及语。

我自不驱卿,强逼有阿母,卿但暂还家,吾今且报府。

不久当偿还,还必相迎取,以此下情意,慎勿背我语。

新妇谓府吏,勿复重纷繁,往昔初阳岁,谢家来贵门, 奉事循公姥,进止敢自专,日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

谓言无罪恶,供养卒年夜恩,仍更被驱遣,何言复来还? 妾有绣腰襦,葳蕤自生光,红罗复斗帐,四角垂喷鼻囊。

箱帘六七十,绿碧青丝绳,物物各具异,各种在此中。

人贱物亦鄙,不足迎后人,留待作遣施,于今无会因。

不时为抚慰,久久莫相忘。

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著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 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当, 指如削葱根,口如含珠丹,纤纤作细步,精巧世无双。

上堂谢阿母,母听怒不止:昔作女儿时,生小出野里, 本自无教训,兼愧贵家子,受母财币多,不胜母差遣 本日还家去,念母劳家里。

却与小姑别,泪落连珠子,新妇初来时,小姑始扶床, 本日被驱遣,小姑如我长。

勤心养公姥,好自相扶将, 初七及下九,游玩莫相忘。

出门登车去,涕落百余行。

府吏马在前,新妇车在后, 隐约何甸甸,俱会年夜通口。

下马入车中,垂头共私语, 誓不相隔卿,且暂还家去,吾今且赴府,不久当还归, 誓天不相负。

新妇谓府吏,感君戋戋怀,君既若见录,不久望君来。

君看成盘石,妾看成蒲苇,蒲苇韧如丝,盘石无转移。

我有亲父兄,性行暴如雷,恐不任我意,逆以煎我怀。

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 。

入门上家堂,进退无颜仪,阿母年夜拊掌,不图子自归, 十三教汝织,十四能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知礼节, 十七遣汝嫁。

谓言无誓背。

汝今何罪恶,不迎而自归,兰芝怼阿母,儿实无罪恶, 阿母年夜悲摧。

还家十余日,县令遣媒来,云有第三郎,窈窕世无双, 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阿母谓阿女,汝可去应之, 阿女含泪答,兰芝初还时,府吏见丁宁,结誓不分袂, 本日背情谊,恐此事非奇,自可断来信,缓缓更谓之。

阿母白伐柯人,贫贱有此女,始适还家门,不胜吏人妇。

岂合公子君,幸可广问讯,不得便相许。

伐柯人去很多天,寻遣丞请还,说有兰家女,丞籍有太监, 云有第五郎,娇逸未有婚,遣丞为伐柯人,主簿通说话。

直说太守家,有此公子君,既欲结年夜义,故遣来贵门。

阿母谢伐柯人,女子先有誓,老姆岂敢言。

阿兄得闻之,怅然心中烦,举言谓阿妹,作计何不量。

先嫁得府吏,后嫁得郎君,否泰如六合,足以荣汝身。

不嫁义郎体,其往欲何云。

兰芝抬头答,理实如兄言,谢家事良人,中道还兄门, 处罚适兄意,那得自任专,虽与府吏约,后会永无缘, 登即相许和,即可作婚姻 。

伐柯人下床去,诺诺复尔尔,还部白府君,下官奉任务, 言谈年夜有缘,府君得闻之,心中年夜欢乐,视历复开书, 便当此月内,六合正响应,良吉三旬日,今已二十七, 卿可去成婚,交语速打扮服装,络绎如浮云,青雀白鹄舫, 四角龙子幡,婀娜随风转,金车玉作轮,踯躅青骢马, 流苏金缕鞍,斋钱三百万,皆用青丝穿,杂采三百疋, 交广市鲑珍,从人四五百,郁郁登郡门。

阿母谓阿女,适得府君书,明日来迎汝,何不作衣裳, 莫令事不举。

阿女默无声,手巾掩口啼,泪落便如泻, 移我琉璃榻,出置前厅下,左手持刀尺,右手执绫罗, 朝成绣夹裙,晚成单罗衫,暗暗日欲暝,愁思出门啼。

府吏闻此变,因求假暂归,未至二三里,摧藏马悲痛。

新妇识马声,蹑履重逢迎,怅然遥相望,知是故人来。

举手拍马鞍,嗟叹使心酸,自君别我后,人事不成量, 果不如先愿,又非君所详。

我有亲怙恃,强逼兼弟兄, 以我应他人,君还何所望。

府吏谓新妇,贺君得高迁,盘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 蒲苇一时韧,便作朝夕间。

卿当日胜贵,吾独向鬼域。

新妇谓府吏,何意出此言,同是被强逼,君尔妾亦然 鬼域下相见,勿背本日言 。

执手分道去,各各还家门,生人作死别,恨恨那可论。

念与世间辞,万万不复全。

府吏还家去,上堂拜阿母,本日年夜风寒,北风摧树木, 严霜结庭兰,儿本日溟溟,令母在后单,故作不良计, 勿复怨鬼神。

命如南山石,四体康且直。

阿母得闻之,零泪回声落,汝...

汉乐府长歌行诗句作者

没有作者,乐府诗集·长歌行编纂《乐府诗集·长歌行》是平易近间诗歌,选自汉乐府。

中文名乐府诗集·长歌行选 自《乐府歌词》汉朝平易近间诗词作 者汉乐府(平易近间诗歌)年 代汉目次1 简介2 原文3 注释4 赏析5 英译简介编纂【标题】:长歌行 (xíng)【年月】:汉【作者】:汉乐府(平易近间诗歌)【选自】:宋郭茂倩收编的《乐府歌词》汉朝平易近间诗词原文编纂长歌行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xī)。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辉煌。

常恐秋节至,焜(kūn)黄【华】(与花同义)(huā)叶衰(cuī)。

百川东到海(也作到东海),什么时候(也作何日)复西归? 少壮不尽力,老迈徒伤悲。

注释编纂此诗选自汉乐府.乐府是自秦朝以来设立的朝廷音乐机关,汉武帝时获得年夜范围的扩建,从平易近间汇集了年夜量的诗歌作品,内容丰硕,题材普遍.本诗是此中的一首.长歌行:汉乐府曲调名.葵:古代的一种蔬菜.晞:晒干.阳春:就是春季,是阳光和露珠充沛的时辰.布:漫衍,洒满.德泽:恩惠膏泽.秋节:秋季.节,时节,节令.焜黄:枯黄.华:同"花".衰:为了压韵,这里可以按古音读作.百川:无数条江河.川,河道.徒:枉然,白白地.今译:园中的葵菜郁郁葱葱,晶莹的朝露阳光下飞升.春季的太阳漫衍恩德,万物都显现出一派繁华.常恐那肃杀的秋季来到,树叶儿黄落百草也残落.百川飞跃着东流到年夜海,什么时候才能从头返回西境青少年时期不尽力,到老来只能哀痛感喟了.赏析编纂本诗的前六句,揭露出春荣秋枯这个天然纪律。

这六句诗,首要写天然界植物花卉的荣枯转变,以托物起兴的方式,为过度到爱护保重光阴作铺垫。

7、八句用深动奇妙的比方,来揭露光阴就像流水一样不会倒转,人老了就不会再年青这一客不雅纪律,从而凸起人应爱护保重贵重光阴这一中间意思。

比方贴切,包含着深入的哲理,使诗句具有很强的逻辑气力。

最后两句则进一步指出,一小我要有所作为,有所发现缔造,就应当从青年起尽力进修,不竭扩充本身的常识,不然便会虚度岁月,一事无成而空自叹伤!这两句诗是古代诗人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人生格言,对今天的泛博青少年,仍具有积极的教育意义。

全诗看起来平平,都是些那时年间的口头用语,但细心体味,就会感觉语重心长,乃是在平浅的语句中寄寓着不服凡的内容,词浅意深,淡而多味。

读过以后,很受开导。

作品简介: 汉乐府 "乐府"原是古代掌管音乐的官厅.秦及西汉辉帝时都设有"乐府令".汉武帝时的乐府范围较年夜,其本能机能是掌管宫庭所用音乐,兼采平易近间歌谣和乐曲.魏晋今后,将汉朝乐府机关所汇集演唱的诗歌,十足称为乐府诗. 汉乐府创作的根基原则是"感于哀乐,缘事而发"(《汉书·艺文志》).它担当《诗经》实际主义的良好传统,广漠而深入地反应了汉朝的社会实际.汉乐府在艺术上最凸起的成绩表示在它的叙事性方面,其次,是它长于拔取典型细节,经由过程人物的言行来表示人物性情.其情势有五言,七言和杂言,特别值得正视的是汉乐府已发生了一批成熟的五言诗.传播下来的汉朝乐府诗,绝年夜大都已被宋代人郭茂倩收入他编著的《乐府诗集》中.

汉乐府短短的诗词有甚么,举2首。

必然要最短!

汉乐府《长歌行》:“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辉煌。

常恐秋节至,焜黄花叶衰。

百川东到海,什么时候复西归?少壮不尽力,老迈徒伤悲。

”《敕勒歌》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覆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

汉乐府平易近歌 上邪!② 我欲与君相知,③ 长寿无绝衰。

④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六合合, 乃敢与君绝!⑤ 【注释】 ①这一首是情诗。

指天为誓,暗示恋爱的坚忍和永远。

②上:指天。

上邪: 犹言“天啊”。

这句是指天为誓。

③相知:相亲。

④命:令,使。

从“长 命”句以下是说不单要“与君相知”,还要使这类相知永久不停不衰。

⑤除 非高山变平地、江水流干、冬雷、夏雪、六合归并,一切不成能产生的事都产生了,我才会和你隔离。

汉乐府的诗

《战城南》 战城南,死郭北。

野死不葬,乌可食。

为我谓乌:“且为客豪!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水深激激,薄苇溟溟。

枭骑战役死,驽马盘桓鸣。

梁筑室,何故南,何故北?禾黍不获君何食?愿为忠臣安可得?思子良臣,良臣诚可思:朝行出攻,暮不夜归。

《有所思》 有所思,乃在年夜海南。

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用玉绍缭之。

闻君有贰心,拉杂摧烧之。

摧烧之,当风扬其之,当风扬其灰。

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鸡鸡狗吠,兄嫂当知之。

妃呼豨!金风抽丰肃肃晓风颸,东方斯须高知之。

《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寿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六合合,乃敢与君绝! 《江南》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陌上桑》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

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

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

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

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不雅罗敷。

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躇。

使君遣吏往,问是谁家姝。

“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年几何?”“二十尚不足,十五很有余。

”使君谢罗敷,“宁可共载不?”罗敷前致词:“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

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

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万万余,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年夜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

为人明净皙,鬑鬑很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

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

《长歌行》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辉煌。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什么时候复西归。

少壮不尽力,老迈徒伤悲。

《东门行》 东门行,掉臂归。

来人门,怅欲悲。

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

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 “他家希望富贵,贱妾与君共哺糜。

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子。

今非!”“咄!行!吾去为迟,鹤发时下难久居!” 《艳歌行》 翩翩堂前燕,冬藏夏见;兄弟两三人,流宕在他县。

故衣谁当补,新衣谁当绽?赖得贤主人,览取为吾缇夫婿从门来,斜柯(倚)西北眄。

“语卿且铁眄,水清石 自见。

”石见何累累,远行不如归。

《梁甫吟》 步出齐城门,眺望荡阴里。

里中有三坟,累累正类似。

问是谁家墓,田疆古冶氏。

力能排南山,又能绝地纪。

一朝被诽语,二桃杀三士。

谁能为此谋? 《白头吟》 皑如山上雪,蛟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本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工具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同心专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徒徒。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悲歌》 悲歌可以当泣,了望可以当归。

忖量故里,郁郁累。

欲归家无人,欲渡河无船。

心思不克不及言,肠中车轮转。

《孔雀东南飞》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盘桓。

十三能织布,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君既为俯吏,守节情不移。

鸡鸣入机织,夜夜不断息。

三日断布疋,年夜人故嫌迟。

非为故作迟,君家妇难为。

妾不胜差遣,徒留无所施。

即可白公姥,实时相遣送。

俯吏得闻之,堂上启阿母:“儿已薄禄相,幸复得此妇。

结发同床笫,鬼域共为友。

共事良三年,始尔未为久。

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阿母谓俯吏:“何乃乃太戋戋!此妇无礼仪,汝岂得自由?店主有贤女,自名秦罗敷。

可怜体非常,阿母为汝求。

即可速谴之,谴去甚莫留!”俯吏常跪告,伏惟启阿母:“今若谴此妇,终老不复娶!”阿母得闻之,槌床便年夜怒:“小子无所畏,何敢助妇语!吾已掉恩意,会不相从许!” 俯吏默无语,再拜还入户。

举言谓新妇,梗咽不克不及语:“我自不驱卿,强逼有阿母,卿但暂还家,吾今且报俯。

不久当偿还,还必相迎娶。

以此下情意,慎勿背吾语。

” 新妇谓府吏:“勿复重纷繁!往昔初阳岁,谢家来贵门。

奉事循公姥,进止敢自专?日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

谓言无罪恶,供养卒年夜恩。

仍更被驱遣,何言复来还?妾有绣腰襦,威蕤自生光。

红罗复斗帐,四角垂喷鼻囊。

箱帘六七十,绿碧青丝绳。

物物各有异,各种在此中。

人贱物亦鄙,不足迎后人。

留待做遗施,于今无会因。

不时为抚慰,久久莫相忘。

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

著我绣裌裙,事事四五通。

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

要若留纨素,耳著明月档。

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

纤纤作细步,精巧世无双。

上堂谢阿母,母听去不止。

“昔作女儿时,生小出野里,本自无教训,兼愧贵家子。

受母财帛多,不胜母差遣。

本日还家去,念母劳家里。

” 却与小姑别,泪落连珠子:“新妇初来时,小姑始扶床,本日被驱遣,小姑如我长。

勤心养公姥,好自相扶将。

初七及下九,游玩莫相忘。

” 出门登车去,涕落百余行。

府吏马在前,新妇车在后,隐约何甸甸,俱会年夜道口。

下马人车中,垂头共私语:“誓不相隔卿,且暂还家去,吾今且赴府。

不久当还归,誓天不相负。

” 新妇谓府吏:“感君戋戋怀。

君既若见录,不久见君...

江南江南可采莲 汉乐府古诗

《汉魏乐府古诗 江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这首采莲诗,歌咏在良辰好景中,“鱼戏莲叶东”以下多是和声,“相和歌”本是一人唱,多人和的。

注:田田:莲叶盛密的模样。

汉乐府诗歌包罗哪两种

两汉乐府是指由朝廷乐府系统或相当于乐府本能机能的音乐办理机关汇集、保留而传播下来的汉朝诗歌。

汉乐府掌管的诗歌按感化首要分为两部门,一部门是供在朝者祭奠先人神明利用的效庙歌辞,其性质与《诗经》中“颂”不异;另外一部门则是收集平易近间传播的无主名的俗乐,世称之为乐府平易近歌。

汉乐府诗歌《江南》表达了如何的意境和情怀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江南》属汉乐府相和歌辞,此题现仅存上面所录的古辞一首,载《宋书·乐志》和《乐府诗集》,是道地的汉朝平易近歌。

这是一首美好的江南采莲曲。

江南水乡,莲的发展极遍及。

一到夏秋间,莲子成熟,年青姑娘们(采莲一般由年青妇女承当)划着划子,穿行于碧荷间,一边讴歌,一边采莲,最富有水乡的特点。

《江南》这首采莲歌,就描画出这类劳动糊口的动听情形。

开首两句是写采莲的人们望着露出水面的又年夜又圆的荷叶,心里无穷喜悦,因此禁不住发出强烈热闹的歌颂。

“可”这里有适合、正好的意思。

“江南可采莲”是说江南处处都发展着莲,真是采莲的好处所。

“田田”是形容莲叶圆润鲜碧的模样,一说是形容莲叶丰满劲秀、矗立水面。

“何田田”就是“何其田田”,是极端歌颂的语气。

这里只写叶,我们却可以联想到花。

莲的花期为农历五至七月,每朵花可开二至三天,逐日早晨开放,下战书3、四点又逐步闭合,翌晨再度开放,花开过二十天,可采收莲蓬生食,果实(莲子)的成熟期在7、八月间。

清人张玉榖说:“不说花,偏说叶;叶尚可爱,花不待言矣。

”(《古诗赏析》)莲叶茂盛,莲花茂盛,不但风景非常娟秀,还表白莲子必定丰收,采莲人天然心里很是欢快。

人们在采摘水上的莲蓬的时辰,必定会看到水中的情形。

“鱼戏莲叶间”写鱼在莲叶中心游来游去,好像在游戏一般。

“戏”字写鱼在水中的迅捷欢喜神志,很是形象。

这里既在写鱼,也有以鱼比人意,采莲人划着划子在莲叶间穿行,相互追逐游玩,好像鱼儿在水中游动,其荡舟动作之纯熟,船行之轻盈,采莲人身姿之轻巧,表情之欢畅,天然显现在我们面前。

下面四句又用工具南北这四个方位字,频频咏唱,描画出鱼儿久久不去,环绕莲叶四面游动的动听画面。

这首诗是汉乐府相和歌辞,是由一人唱、世人和的,这四句当是世人和唱的歌辞。

而对鱼儿欢喜游玩的频频歌咏,正表达出采莲人的兴奋表情。

清人陈祚明《采菽堂古诗选》云:“排练(铺排对付)四句,文情恣肆,写鱼飘忽,较《诗》‘在藻’、‘依蒲’尤活。

(按,《诗经·小雅·鱼藻》:“鱼在在藻,依于其蒲。

”谓鱼隐在藻、蒲间,是写人的静态。

)”赞誉其实不为过。

鱼儿清楚可见,不但表白池水很清,还表白气候晴朗。

在夏秋间晴朗的一天,清亮的池水,映着碧绿的莲叶,晚开的莲花,姑娘们斑斓的衣服,和她们那花朵般的笑脸,空气中弥漫着莲蓬的清喷鼻;她们欢笑着,游玩着,一边采摘莲蓬,一边唱着采莲歌,最后采满船舱,唱着欢喜的歌,满载而归——这是一幅何等动听的图景!此诗只用了一句写采莲,首要经由过程对莲叶和鱼儿的描画,来表达人们采莲时的兴奋表情。

末尾连用四个叠句,不单不令人感应反复,还使全诗的节拍显得更轻盈,更能表示采莲人的欢欣鼓舞。

清沈德潜称它为“奇格”(《古诗源》),艺术表示手法确切很是怪异。

唐陆龟蒙曾用它的末五句作为首句,写成五首《江南曲》,可见它的影响和人们对它的爱好。

汉乐府诗歌对儿女诗歌有甚么影响

我国诗歌创作有悠长的汗青和良好的传统,历来有诗国的佳誉。

早在西周至年龄,就有《诗经》的结集。

战国时代虽然华夏争战,文士热中于纵横之术或理论思辩,诗歌呈零落之状,但南边楚国却呈现了光照千秋的伟年夜诗人屈原,从此在诗歌成长史上翻开了诗人创作的极新的一页,又足以使这一期间诗坛熠熠生辉。

可是经秦到汉的四百年间,因为在文学上是辞赋的时期,诗歌创作很不景气,直至东汉后期之前,几近没有值得称道的诗人诗作,孤单的诗坛年夜抵呈一片荒凉。

但是恰在此时,从汉武帝 采诗夜诵 到东汉一代 举谎言 ,遂使年夜量优异的平易近间诗歌以乐府的情势得以保留,因而不但当令弥补了汉朝诗坛的相对空缺,并且 的确是使荒凉酿成了花圃 (余冠英《乐府诗选·媒介》)。

从这类意义上讲,恰是汉乐府平易近歌使中国诗歌从《诗经》起头的实际主义精力,成长成为延续未断的加倍丰硕、加倍具有创作活力的传统,其地位之主要,是不言自明的。

汉乐府平易近歌对后代诗歌的健康成长,发生了极其深远的庞大影响。

这类影响固然起首表示在 感于哀乐,缘事而发 的实际主义传统担当上。

恰是在汉乐府平易近歌的滋养下,直面人生的汉朝诗人创作才逐步活跃起来,从起头时的摹拟到立异,为建安诗坛的繁华奠基了根本。

而诗家所推重的 建安风骨 、 魏晋风力 ,又是初唐陈子昂诗歌改革活动的一面旗号。

到盛唐,伟年夜诗人杜甫 即事名篇 所作的 三吏 、 三别 等不朽诗章,到中唐,白居易、元稹标举的 新乐府 活动,到晚唐,皮日休 正乐府 ,全部唐朝,汉乐府平易近歌的良好传统都在实际主义诗歌创作中起指点感化。

乃至晚清闻名诗人黄遵宪在旧平易近主主义的革命时期,仍自发地取 乐府之神理.至于汉乐府平易近歌所首创的五言诗体,一向作为中国古典诗体的主流,和汉乐府平易近歌在叙事技能、说话艺术等方面临后代起到的明显感化,都已有目共睹,无庸赘言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