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迷茫的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11-19 17:44:50

有无写豪情无奈,糊口渺茫的诗词?

1.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2.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3.碰杯投筑不克不及食,拔剑四顾心茫然4.莫愁前路蒙昧己,全国谁人不识君.5.锦瑟无故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胡蝶, 望帝春情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思, 只是那时已经怅惘.5.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6.而今去世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依今葬花人笑痴,另日葬侬知是谁? 7.名岂文章著?官因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六合一沙鸥. 8.人生活着不称意,明代披发搞扁舟. 9.日暮乡关那边是?烟波江上令人愁. 10.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11.停杯投箸不克不及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12.我本将心向明月,何如明月照水沟. 13.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14.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15.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海角路...

表达渺茫 不知六合容身的地方 的心境的诗词歌赋

去看一下南唐后主李煜的词吧,都很伤感喜迁莺晓月坠,宿云微,无语枕边倚。

梦回芳草思依依,天远雁声稀。

啼莺散,余花乱,寂寞画堂深院。

片红休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归。

长相思一重山,双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谢新恩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景。

粉英金蕊自低昂。

春风末路我,才发一襟香。

琼窗□(原缺)梦留残日,昔时患上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

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

又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倚薰笼。

远似去年本日,恨还同。

双鬟不整云蕉萃,泪沾红抹胸。

那边相思苦?纱窗醉梦中。

又庭空客散人归后,画堂半掩珠帘。

林风淅淅夜厌厌。

小楼月牙,回顾自纤纤。

春景镇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穷?金窗力困起还慵。

一声羌笛,惊起醉怡容。

...

形容渺茫心境古诗词

锦瑟无故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胡蝶, 望帝春情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思, 只是那时已经怅惘。

这首《锦瑟》,是李商隐的代表作,爱诗的无不乐道贺吟,可谓最享盛名;然而它又是最不容易讲授的一篇难诗。

自宋元以来,测度纷繁,无所适从。

诗题“锦瑟”,是用了起句的头二个字。

旧说中,原有认为这是咏物诗的,但迩来注解家彷佛都主意:这首诗与瑟事无关,实是一篇借瑟以隐题的“无题”之作。

我觉得,它确是分歧于一般的咏物体,可也并不是只是单纯“截取首二字”以发轫比兴而与字面毫无交涉的无题诗。

它所写的情事分明是与瑟相干的。

起联两句,历来的注家也多有误解,觉得据此可以判明此篇作时,诗人已经“行年五十”,或者“年近五十”,故尔云云。

并不然。

“无故”,犹言“没出处地”、“无缘无故地”。

此诗人之痴语也。

锦瑟原本就有那末多弦,这并没有“不是”或者“过错”;诗人却硬来报怨它:锦瑟呀,你干甚么要有这么多条弦?瑟,到底原有几多条弦,到李商隐期间又实有几多条弦,实在都没必要“考据”,诗人不外借以遣辞见意罢了。

据纪录,古瑟五十弦,以是玉溪写瑟,经常使用“五十”之数,如“雨打湘灵五十弦”,“因令五十丝,中道分宫徵”,均可证实,此在诗人原无特殊意图。

“一弦一柱思华年”,关头在于“华年”二字。

一弦一柱犹言一音一节。

瑟具弦五十,音节最为繁富可知,其繁音促节,常令听者难觉得怀。

诗人绝没有让人去去世抠“数字”的意思。

他是说:聆锦瑟之繁弦,思华年之旧事;音繁而绪乱,惘然以难言。

所设五十弦,正为“制造气氛”,以见旧事之千重,情肠之九曲。

要想赏识玉溪此诗,先宜了解斯旨,正不成胶柱而鼓瑟。

宋词人贺铸说:“锦瑟华年谁与度?”(《青玉案》)元诗人元好问说:“佳人锦瑟怨华年!” (《论诗三十首》)华年,正今语所谓标致的芳华。

玉溪此诗最要紧的“主眼”端在华年盛景,以是“行年五十”这才追思“四十九年”之说,其实不外是一种迂见而已。

起联意图既明,且看他下文若何承接。

颔联的上句,用了《庄子》的一则寓言典故,说的是庄周梦见本身身化为蝶,栩栩然而飞……浑忘自家是“庄周”其人了;厥后梦醒,自家依然是庄周,不知胡蝶已经经何往。

玉溪此句是写:佳人锦瑟,一曲繁弦,惊醒了诗人的梦景,不复成寐。

迷含迷失、拜别、不至等义。

试看他在《秋天晚思》中说:“枕寒庄蝶去”,去即离、逝,亦即他所谓迷者是。

晓梦胡蝶,虽出庄生,但一经玉溪应用,已经经不止是一个“栩栩然”的题目了,这内里隐隐包容着夸姣的情境,却又是虚缈的黑甜乡。

本联下句中的望帝,是传说中周代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

厥后禅位退隐,不幸国亡身故,去世后魂化为鸟,暮春啼苦,至于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动听心腑,名为杜鹃。

杜宇啼春,这与锦瑟又有甚么联系关系呢?原来,锦瑟繁弦,哀音怨曲,引发诗人无穷的悲感,难言的冤愤,如闻杜鹃之凄音,送春回去。

一个“托”字,不单写了杜宇之托春情于杜鹃,也写了佳人之托春情于锦瑟,目送手挥之间,花落水流之趣,诗人妙笔奇情,于此已经然到达一个热潮。

看来,玉溪的“春情托杜鹃”,以冤禽托写恨怀,而“佳人锦瑟怨华年”提出一个“怨”字,恰是恰患上其真实。

玉溪之题咏锦瑟,非统一般闲情琐绪,此中自有一段奇情深恨在。

律诗一过颔联,“起”“承”以后,已经到“转”笔之时,笔到其间,年夜抵前面文情已经然到达小小一顿的地方,似结非结,含意待申。

在此下面,点笔落墨,好象从新再“起”似的。

其笔势或者如奇峰崛起,或者如难舍难分,或者者推笔宕开,或者者明缓暗紧……伎俩可以不尽不异,而神理脉络,是有迁移转变而又始终灌输的。

当此之际,玉溪就写出了“沧海月明珠有泪”这一位句来。

珠生于蚌,蚌在于海,每一当月明宵静,蚌则向月伸开,以养其珠,珠患上月华,始极光莹……。

这是夸姣的平易近间传统之说。

月本天上明珠,珠似水中明月;泪以珠喻,自古为然,鲛人泣泪,颗颗成珠,亦是海中的奇情奇观。

如斯,皎月落于沧海之间,明珠浴于泪波之界,月也,珠也,泪也,三耶一耶?一化三耶?三即一耶?在诗人笔下,已经然形成一个难以辨别的妙境。

咱们读唐人诗,一笔而有如斯丰硕的内在、秀丽的遐想的,舍玉溪生实未几觏。

那末,海月、泪珠以及锦瑟是否也有甚么联系关系可以寻味呢?钱起的咏瑟名句不是早就说“二十五弦弹夜月,不堪清怨却飞来”吗?以是,瑟宜月夜,清怨恨深。

如斯,沧海月明之境,与瑟之联系关系,不是可以窥探的吗? 对付诗人玉溪来讲,沧海月明这个地步,尤有特殊的深挚豪情。

有一次,他因病中未能躬与河东公的“乐营置酒”之会,就写出了“只将沧海月,高压赤城霞”的句子。

如斯看来,他对此境,一方面于其高旷皓净十分爱赏,一方面于其凄寒孤寂又十分感慨:一种繁杂的难言的惘然之怀,溢于言表。

求焦躁,渺茫,豪情受挫的诗句

柳永词 雨霖铃 寒蝉凄惨,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京都帐饮无绪, 迷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何堪、荒凉清秋节。

今宵酒醒那边, 杨柳岸、晨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患上人蕉萃。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关河荒凉,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里渺邈,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影,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次、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亦作“凝眸”)。

玉胡蝶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暗暗,目送秋光。

老景萧疏,堪动宋玉悲惨。

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遣情伤。

故交安在?烟水茫茫。

难忘。

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

海阔山遥,未知那边是潇湘。

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

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夕阳。

苏轼词 南歌子 苏轼 雨暗初疑夜,风回便报晴。

淡云斜照着山明,细草软沙溪路马蹄轻。

卯酒醒还困,仙村梦不可。

蓝桥那边觅云英? 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卜算子》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转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愿栖,寂寞沙洲冷。

纳兰性德词 画堂春 一辈子一代一双人, 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 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 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 相对于忘贫。

严蕊 卜算子·不是爱风尘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若何住!若患上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李清照词 声声慢 寻寻找觅,熙熙攘攘,凄凄切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辰,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倒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聚积。

蕉萃损,现在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患上黑? 梧桐更兼小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此次第,怎一个,愁字了患上! 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可归。

人暗暗,月依依,翠帘垂。

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患上些时 摊破浣溪沙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

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光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

晏殊词 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海角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那边? 木兰花 燕鸿事后莺回去,细算浮生万万绪.擅长春梦多少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仙人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浣溪沙 一贯光阴有限身,轻易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江山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面前人.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气候旧亭台,斜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何如花落去,似曾经相识燕返来.小园香径独盘桓. 晏几道词 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自力,微雨燕双飞. 记患上小苹初见,双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那时明月在,曾经照彩云归. 阮郎归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

绿杯红袖趁重阳,情面似故里。

兰佩紫,菊簪黄,周到理旧狂。

欲将沉浸换悲惨,清歌莫断肠。

秦观词 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夕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鹊桥仙 纤云搞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重逢,便胜却人世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如果长久时,又岂执政朝暮暮! 减字木兰花 海角宿恨。

独自苍凉人不问。

欲见回肠。

断尽金炉小篆香。

黛蛾长敛。

任是东风吹不展。

困依危楼。

过尽飞鸿字字愁。

浣溪沙 漠漠轻寒上小楼。

晓阴恶棍似穷秋。

淡烟流水画屏幽。

从容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宝帘闲挂小银钩。

形容很伤感渺茫失望的古诗词有哪些?

诗词: 此情可待成追思,只是那时已经怅惘。

——李商隐《锦瑟》早知如斯绊人心,奈何当初莫相识。

——李白《金风抽丰词》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李清照《武陵春·春晚》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水沟。

——高明《琵琶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金风抽丰悲画扇。

——纳兰性德《木兰词·拟古断交词柬友》1.释义:这段情只能当成回想了,只恨那时不觉得然。

早知道这段豪情这么让人伤心,不如当初不相识。

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还没措辞眼泪就失落了下来。

我本想将心依靠给明月,谁知道明月却照向了水沟。

人生相遇全都是初见该多好,就没有那末多的悲戚的事。

2.筛选原文:《锦瑟》锦瑟无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胡蝶,望帝春情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思,只是那时已经怅惘。

3.译文:瑟本有二十五根弦,但即便如许它的每一一弦、每一一音节,足以表达对那夸姣韶华的忖量。

庄周实在知道本身只是憧憬那无拘无束的胡蝶。

望帝那夸姣的心灵以及作为可以冲动杜鹃。

年夜海里明月的影子像是眼泪化成的珍珠。

只有在彼时彼地的蓝田才气天生犹如生烟似的良玉。

那些夸姣的事以及年月,只能留在回想之中了。

而在那时那些人看来那些事都只是泛泛而已,却其实不知爱护保重。

4.赏析:《锦瑟》,是李商隐的代表作,爱诗的无不乐道贺吟,可谓最享盛名;然而它又是最不容易讲授的一篇难诗。

有人说是写给令狐楚家一个叫“锦瑟”的侍女的恋爱诗;有人说是睹物思人,写给故去的老婆王氏的悼亡诗;也有人认为中心四句诗可与瑟的适、怨、清、以及四种声情相合,从而揣度为描述音乐的咏物诗;别的另有暗射政治、自叙诗歌创作等许多种说法。

千百年来众口纷纭,无所适从,年夜体而言,以“悼亡”以及“自伤”说者为多。

5.作者简介: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字义山,号玉溪(溪)生,又号樊南生,祖籍怀州河内(今河南焦作沁阳),诞生于郑州荥阳(今河南郑州荥阳市),晚唐闻名诗人,以及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

...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