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第四次川中岛合战(八幡原合战)

文学网时间:2018-09-14 21:53:17

  在日本战国史上,有一个永不磨灭的地名,那就是“川中岛”。其实川中岛并不是“岛”,而是一块河流冲积平原,位于北信浓善光寺以南、犀川和千曲川交汇的地带。这里不仅土地肥沃,而且是一块战略要地,是北信浓通往越后的必经之地。而在日本室町时代的末期,占据着越后国的守护大名就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军神”上杉谦信,而控制南信浓以及甲斐国的守护大名是有着“战国第一军略家”之称的武田信玄。由于信玄早期致力于信浓国的攻略,而谦信出于本国安全考虑以及肩负起对关东管领的继承责任,所以双方在这一地区的冲突日趋升级。最终,“越后之龙”和“甲斐之虎”在这里进行了一场激烈的龙争虎斗。双方在天文二十二年(西元1553年)到永禄七年(西元1564年)的十二年间在川中岛爆发了五次大战,史称“川中岛合战”。这五次大战各具特色,而本文要讨论的则是第四次川中岛合战(八幡原合战),也是五次大战中最酷烈的一次。

  永禄四年(西元1561年)三月,上杉谦信以关东管领之名召集关东诸侯“逆臣”北条氏康,并大获全胜,将北条家的小田原城围困了一个多月后退兵。就在此时,作为北条氏康的传统盟友,武田信玄看准谦信前往关东的这个时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北信浓的天空再次战云密布。

  在此次的关东联合军对北条的战中,上杉谦信的领土并没有扩大多少。有人看到这里就会问了:那你怎么还说他“大获全胜”呢?笔者就这问题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首先,谦信这战志不在扩张,而是要在关东地区树立自己的威信。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谦信控制的越后国和北条家的领土并不接壤,即便攻占了地盘,最终也无法进行有效的控制。第二,谦信要扩大地盘的首选应该是信浓国,也就是要向武田信玄开战。但是谦信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向关东最大的地头蛇北条氏康开战。这么做一来可以树立自己在关东诸侯中的,二来可以住北条从而其对武田的援助。从战后的状况分析,事实上谦信也完成了这一战略目标,北条之后不仅没有和上杉发生了大规模对抗,甚至于永禄十一年(西元1568年)转而同上杉结盟。这样,谦信就解除了一个后顾之忧。而武田的另一个盟友今川义元已于永禄三年(西元1560年)的桶狭间合战中殒身,继任家督今川氏真乃是一个之辈,也无力帮助武田。于是,武田只能单独面对上杉了,川中岛的决战可以开始了。

  八月十四日,上杉谦信从居城春日山城率兵13000人向北信浓进发。十五日,大军到达善光寺,谦信留下2000运粮军在横山城。然后主力部队东渡千曲川,沿着千曲川岸前行,绕过了武田控制的海津城,并于十六日抵达了川中岛南部的妻女山。此时的海津城由武田家的高坂昌信率兵2000驻守,他马上向甲斐方面报告了这一情况。十八日,武田信玄带兵20000向川中岛进发,并于二十四日抵达。然而信玄并没有直接与谦信对阵,而是驻扎在川中岛西部的茶臼山上,并分兵住妻女山麓的几处千曲川渡口,大有切断上杉军之势。

  这一阶段双方的态势十分有趣,上杉军的本队和分队分别占住了川中岛南部的妻女山和北部的善光寺,而武田军的本队和分队则扼守着西部的茶臼山和东部的海津城。这样看起来双方似乎是势均力敌。但是上杉军的善光寺分队只是后勤部队而且远离主战场,几乎可以忽视;同时武田军也控制住了千曲川的各个渡口,将上杉军本队和后勤部队分割开来,实际上扼住了上杉军的咽喉。所以本人认为,这一阶段武田军占据绝对优势,而且接下来需要做是就是一边两处要地,一边引诱上杉军出战。实际上信玄也是这么做的,并到了二十九日。

  转眼到了八月二十九日,上杉军依然没有出战的意思,此时一向谨慎小心的武田信玄却突然沉不住气了。信玄率领所有部队横渡千曲川,前往千曲川东岸的海津城,同那里驻守的高坂昌信合兵一处。信玄集中兵力在正面对上杉军进行,逼其出战。而上杉谦信则一改往日的性格,对此依然不以为意,丝毫没有出战的意思。这样双方又僵持到了九月九日。

  由于日本战争规模的原因,日本军队向来轻视兵站的后勤补给。又由于上杉军翻山越岭而来,所以其实在这十天的对峙时间中,上杉军很快就缺粮了。但是上杉谦信故作镇定,甚至在妻女山上以击鼓为乐。这倒是骗过了一向谨慎的武田信玄,使其急于求战。于是,在川中岛中,又发生了有趣的一幕:一向喜动的谦信这次反倒是不动如山了,而素来好静的信玄则是侵略如火,准备主动了。终于,在九月九日这一天晚上,信玄决定下手了。

  九月九日晚,武田信玄接受了山本勘助的“啄木鸟战法”。他决定让高坂昌信等人率兵12000人夜袭妻女山,将上杉军逼到川中岛上的八幡原。自己则率兵8000人驻扎在八幡原上,然后和高坂昌信夹击前来的上杉谦信,将其一举歼灭。然而很不凑巧的是,这天晚上戌时(20点)谦信在妻女山上瞭望,看到远处海津城的炊烟较往常浓密。对战争有着非凡洞察力的谦信意识到,武田军当晚可能有军事行动。于是谦信立即布置了一套作战计划。九日亥时(22点),谦信在妻女山上留下了敢死队100人,然后率领剩下的部队径直下山。十日子时下刻(1点),武田军的啄木鸟部队从海津城出发,前往妻女山偷袭。丑时中刻(3点),谦信在千曲川岸的东福寺留下1000人,由甘粕继义率领,用以防备妻女山失守之后进犯的敌军。同时谦信又命直江景纲率兵1500护送500小荷驮队前往横山城取粮食弹药,这个决定在后面的战事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寅时(4点),信玄率兵8000往八幡原进发,此时谦信已经赶到八幡原一带。寅时下刻(5点),川中岛上突然戏剧性地起了大雾,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于是上杉军停止前进,在八幡原上列阵等待。此时直江景纲也在川中岛北面的丹波岛上驻守,作为谦信本队的策应。一场激战即将开始。

  两军战前的态势基本如此,值得玩味的是此战之前的双方军力布置。武田信玄为了将上杉谦信逼下妻女山决战,不仅派出了占总兵力三分之二的12000名士兵,而且领军人物中还有“武田四天王”中的高坂昌信和马场信房以及饭富虎昌和甘利昌忠这样的猛将,可谓下足了血本。然而谦信则对此准备不足,仅仅留下了100人防守妻女山。笔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谦信认为当晚只是一次单纯的夜袭,信玄并没有逼其决战的意思,所以对此估计不足。这也影响了谦信对于局势的误判,他认为信玄会留在海津城等待夜袭的结果并且防御松懈。因此他全力出击,直取海津城,认为可以趁机战胜信玄。后来刚好起了大雾,于是他只得原地列阵等待,这也给了交战双方一个缓冲的时间。而他往横山城方向派出的直江景纲的2000人则成为之后激战中的神来之笔,这也是他当时所没有想到的。

  卯时(6点),上杉军摆出车悬之阵,做好了战斗准备。同时武田军到达渡过千曲川,八幡原,摆出了鹤翼之阵。卯时下刻(7点),武田军啄木鸟部队攻上了妻女山,发现山上只有少数部队,于是他们马上意识到上杉军主力可能已经前往海津城了。卯时下刻过半(7点半),八幡原上的上杉军开始冒着浓雾继续前行。辰时(8点),啄木鸟部队完全控制了妻女山,下山准备渡过千曲川前往八幡原。但是在妻女山麓的千曲川畔,啄木鸟部队受到上杉军甘粕继义部队的顽强阻击。啄木鸟部队的高坂昌信认为计划失败,惊惧之余他私自带兵返回海津城。正好此时川中岛上的浓雾散去,于是八幡原上的上杉军和武田军发生激战。辰时上刻过半(8点半),啄木鸟部队击败了甘粕继义部队,向八幡原进攻。辰时下刻过半(9点半),啄木鸟部队到达八幡原附近。据说就在此时,武田军本队中发生了谦信与信玄的“一骑讨”。此事的真实性受到不少历史学者的质疑,但是其真实性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就此不再赘述。巳时(10点),就在上杉军已经支撑不住之时,在丹波岛留守的直江景纲率兵救援,在犀川南岸的河原阻击了武田军,缓解了上杉军的局势。午时(12点),高坂昌信突然率兵2000抵达八幡原,上杉军遭到合围,败局已定,大部分撤离战场。申时(16点),武田军解决了河原一带的,全部撤离战场。第四次川中岛合战自此结束。

  不得不说的是此次战役巧合过多:先是武田军在重阳节之夜决定奇袭妻女山,结果因为炊烟过于浓密而被上杉军察觉;后来上杉军全速向海津城进发之时又发生大雾,使得上杉军延后行动,并最终仍在八幡原与武田军;最后上杉军因为护送小荷驮队而在丹波岛驻守的直江景纲部队和因惊惧而撤回海津城的高坂昌信部队又突然加入战场,使得战局意外终结。各种巧合也使得这次战役充满了很多戏剧性。从总体上来说,此次战役中上杉谦信的战术略胜于武田信玄。笔者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两点理由。第一,在两军的对峙阶段,武田军都占有绝对优势,只需要咽喉,坐等上杉军主动出击即可。而一向喜欢主动出击的谦信这次则显得很沉稳,一直在等待决战时机,即使在粮草不继(这一点可以从谦信下山后立即派小荷驮队前往横山城补给看出)的情况也依然稳如泰山。相反的是信玄求战心切,一再转移阵地,将自己的有利局势渐渐丢失,最后只得使出所谓“啄木鸟战法”。在对于战争节奏的把握上,谦信已经完全的超越了信玄,这是其一。第二,就算谦信没有发生武田军有异动,这个“啄木鸟战法”本身问题也很多。信玄的本意是以此部队奇袭妻女山而引诱上杉军前往八幡原决战,因而这个部队并不是用以决战的主力。而信玄却分配了占主力三分之二的兵力在啄木鸟部队,从而导致在八幡原的本队士兵只有8000人,这使得武田军险些在八幡原决战的时候被上杉军一举击溃。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场战役也就提前结束了。与信玄这个草率的“啄木鸟战法”相对的是,谦信在预感到当晚武田军会有偷袭的时候,所作出的军事部署则严密得多。他的第一反应是,如果武田军来袭,那么海津城的武田军守备必定,于是他随即决定率兵反偷袭海津城。然后他对来袭的武田军的进一步行动也作出了两种判断:一种就是这支部队偷袭无果,迅速原返回报信,于是谦信在妻女山上安排一支部队牵制其行动;一种就是这支部队占领妻女山之后从后面偷袭自己,于是谦信又在妻女山麓的千曲川岸布置一支部队阻击。后来的事明,后一种情况让谦信预料到了,而且东福寺的甘粕继义的1000人部队也出色的阻击了啄木鸟部队很久,并且吓退了高坂昌信。从这里看出,在对于应付复杂多变的战场情况这方面谦信更胜一筹,这是其二。可是又有人会问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武田信玄最后会赢呢?那么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信玄到底赢了没有?

  在第四次川中岛合战之后,武田家彻底占据了北信浓,而且实际控制了川中岛、善光寺等地。这样看,武田家好像是赢了。但是武田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4600人阵亡,13000人负伤,损失了武田信繁、山本勘助、诸角虎定等大将。而上杉军仅仅付出了3400人阵亡和6000人负伤的代价。上杉家的鼎盛时期石高为九十九万七千石,而武田家大约在八十三万到一百万石之间。以一万石动员二百五十人计算,双方各自最大动员兵力为25000人,武田家伤亡人数占的比例更大。这样看,武田家是输了。那么到底应该怎么看呢?

  笔者认为,在日本战国时代的那种战乱之世,有生力量的消长远比城池得失更重要。优秀的将领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注意有生力量的保存。后来武田家在决定其命运的长筱合战中有生力量遭到打击,从此一蹶不振,由此也可见一斑。所以笔者认为,第四次川中岛合战的实际胜者是上杉谦信。

  第四次川中岛合战(八幡原合战)之后,越后国的上杉家和甲斐国的武田家,因为各自战略重心的转移,再也没有在川中岛地区发生实质性的军事冲突(第五次川中岛合战仅仅只是对峙)。于是,这一段日本战国史上的传奇故事也就就此结束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