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捣毁了先知穆罕穆德的陵墓?

文学网 时间:2018-09-26 04:11:41

  2015年1月23日凌晨,沙特国王阿卜杜拉病逝。当日下午,一辆普通的救护车把国王的遗体运往清真寺,短暂的仪式后,国王的遗体被一块普通的白布裹着,由男性亲属抬往利雅得的El-Ud公墓下葬,这片公墓是当地一片很普通的公墓,许多沙特死后都会安葬在这里。国王的墓地也非常简朴,只是在铺了一些碎石子,没有棺材也没有墓碑。一生的沙特国王,却给了自己一个如此朴素的结局。

  这还要从沙特的伊斯兰教瓦哈比说起,瓦哈比派提倡“厚养薄葬”,认为人死后的归宿完全取决于死者生前的虔诚度和所做过的事,至于死后堂还是下与葬礼的隆重与否无关。这也是为什么沙特国王死后选择的如此简朴的葬礼。

  瓦哈比派属于伊斯兰教逊尼派,创始人名叫穆罕默德·伊本·阿卜杜勒·瓦哈比。瓦哈比生于1703年,瓦哈比原是伊斯兰教罕百里学派的一名经师,罕百里派是穆斯林主流中的保守派,要求对教教义必须严格执行,其创始人是生活在公元9世纪的伊斯兰学者艾哈迈德·伊本·罕百里,罕百里学识渊博,德高望重,对自身的要求极其严格,用最严格的教义要求自己,者众多,渐渐地就形成的以他为中心的罕百里。瓦哈比就是在罕百里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受到罕百里的影响极深,他吸收了罕百里的一些观点,逐渐自成一派,这就是瓦哈比派的由来。

  在教义上,瓦哈比派和罕百里派有很多共同点,比如都对教众要求极其严格,都以《古兰经》、圣训为根本,主张一切回到《古兰经》上去。最大的不同在于,罕百里从未自己的唯一正统性,只认为自己是伊斯兰教众多中的一派,但瓦哈比派则一直自己的唯一正统性。起初,瓦哈比派的思想并不受到欢迎,直到他遇到了沙特家族。

  1745年,瓦哈比来到了达尔伊叶的阿纳扎部落,遇到了当时沙特家族的首领穆罕默德·伊本·沙特,这次历史性的相遇对世界的影响波及到了今天。瓦哈比所的思想迎合了当时雄心勃勃的沙特王族的扩张意识,瓦哈比派受到了伊本·沙特的赏识,两人遂结成了同盟。瓦哈比也成为了国师,借助沙特王族的力量推广期思想,沙特族也利用其思想南征北战,扩张领土。随着沙特王族的扩张,瓦哈比派的思想在伊斯兰世界也得到了广泛。

  瓦哈比派一切回到《古兰经》去,用教的法律代替其他一切法律。一切回归传统,认为安拉无处不在,反对一切有形的偶像,认为所有的雕像,画像都是对安拉无处不在的,连陵墓都不能存在。这也就导致了现代沙特阿拉伯的创立者在打下麦加之后直接捣毁了先知穆罕穆德的陵墓(现在麦加的穆哈穆德陵墓是后来重建的)。而且在现代沙特阿拉伯建国之后,先后捣毁了麦地那的穆圣故居、穆罕穆德女婿的阿里的陵墓、穆罕穆德父母的陵墓等大量的伊斯兰古迹。

  在今天,依靠着沙特在伊斯兰世界的地位,瓦哈比派在伊斯兰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力更是达到了历史上的高峰,不仅在沙特阿拉伯,在整个西亚、北非甚至印度尼西亚都有众多的瓦哈比派。更为重要的是,现在的世界形势更适合瓦哈比派的。众所周知,在现代化的浪潮中,伊斯兰世界在与教世界的竞争中完全败下阵来,他们被率先完成现代化进程的世界打得毫无之力,处界十字口的伊斯兰世界也被各大外来撕的四分五裂,先前强大的阿拉伯帝国、波斯帝国、奥斯曼帝国都早已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他们无法按自己的意愿决定自己的领土,甚至连一个小小的以色列都无法赶走。

  伊斯兰世界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伊朗巴列维王朝的化宣告失败,雄心勃勃的纳赛尔也曾扛起阿拉伯世界的大旗,希望能够整合阿拉伯世界,重现往日的容光,然而几次中东战争的失败也使埃及心灰意冷。就连萨达姆和卡扎菲也都把统一阿拉伯世界作为自己毕生奋斗的目标,然而最终也都是王朝倾覆,人头落地。

  在这种情形下,伊斯兰的复兴几乎成为了必然,在种种努力都失败的情况下,很多穆斯林认为我们之前的教义是没有错的,赖以生活的支柱也是没有错的,错的只是对教义的理解不够深刻,不够彻底,没有严格遵守。既然这样,我们就要回到起点,重新理义。比较教学家埃里克·夏普在《理解教》一书总结道:在教的最高权威受到挑战时,第一阶段出现的是旧方式和旧权威,具有适应和树立新权威的愿望;第二阶段是作出种种努力,使旧权威适应新权威;第三阶段是回复原状,就出现在这一阶段。

  其实最初的瓦哈比派的思想常温和的,但是其诞生后的200多年里,伊斯兰思想愈发激进和,现代伊斯兰世界的所有极端教都把瓦哈比派的思想视为力量源泉,本·就是瓦哈比派的信徒。

  如果说以前阿拉伯世界的领导者埃及还是一个有理想的、有着现代国家构架的的话,那么现在的领导者——这个以瓦哈比派为国教、作为逊尼派穆斯林的沙特视什叶派的伊朗为最大敌人,凡是伊朗支持的他就反对,凡是伊朗反对的他就支持,所以无数的后面都有沙特的影子。沙特支持过早期的ISIS,沙特执行的是祸水东引的策略,把凡是有可能到他的国家都搞乱。于是我们看到在埃及内乱之后沙特支持的不是与其有共同教、而且关系不错的穆兄会,反而支持埃及军方。其实沙特内部也不太平,的种子早已种下,只是富裕的生活了社会矛盾。

  与其他国家相比,穆斯林世界早已落在了世界的后面,迟迟未完成工业化的阿拉伯国家们也在化和复兴这个怪圈中打转,所有的似乎都走过,也似乎都走不通。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