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汉赋的古诗

文学网 时间:2019-11-20 19:27:12

归田赋 张衡

游都邑以永远,无明略以佐时。

徒临川以羡鱼,俟河清乎未期。

感蔡子之激昂大方,从唐生以决疑。

谅天道之微昧,追渔父以同嬉。

超埃尘以遐逝,与世事乎长辞。

因而二月令月,时和蔼清;

原隰郁茂,百草滋荣。

王雎鼓翼,鸧鶊哀鸣;

交颈颉颃,关关嘤嘤。

于焉逍遥,聊以娱情。

尔乃龙吟方泽,虎啸山丘。

仰飞纤缴,俯钓长流。

触矢而毙,贪饵吞钩。

落云间之逸禽,悬渊沉之鯋鰡。

于时曜灵俄景,系以望舒。

极盘游之至乐,虽日夕而忘劬。

感老氏之遗诫,将廻驾乎蓬庐。

弹五弦之妙指,咏周孔之图书。

挥笔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

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

古诗十九首与汉赋的异同:

1、两者呈现时期有前后:先有汉赋后有《古诗十九首》,汉朝首要文学样式有汉赋、散文和诗歌。此中汉赋是汉朝最流行的体裁,是两汉四百年间文人创作的主要文学样式。而诗歌在汉朝持久以来不发财,东汉末年,在乐府平易近歌的影响下,文人五言诗慢慢鼓起,无名氏的《古诗十九首》是东华文人五言诗的代表作。它的呈现,标记着五言诗已起头走向成熟阶段。

2、两者体系体例分歧:《古诗十九首》是五言诗,而汉赋是一种专事铺叙的用韵散文,介于诗歌与散文之间,讲求文彩,体系体例弘大,采取问答情势,有骚体赋、散体年夜赋、抒怀言志赋等分歧情势,此中散体年夜赋为汉朝最有代表性的体裁。

3、两者性质分歧:《古诗十九首》为平易近间鼓起,多是底层平易近众有感而发,不为统治阶层入目;而汉赋表现的是汉朝统治阶层的皇权、帝国的威望和蔼势。

3、两者内容分歧:《古诗十九首》的内容首要有两年夜类:一是游子思妇的拜别相思之苦;二是仕途掉意者的伤时掉志之悲。而汉赋以铺陈为能事,以称道皇权、威望和蔼势为主。

总的来讲:《古诗十九首》擅长抒怀,其感情竭诚而富于归纳综合性。情形、物我融合,组成浑然美好的艺术境地。说话浅显天然而又工整详尽。而汉赋,特别是年夜赋的巨丽之美,更是作为了表现国度、平易近族生命力的美学体例。我们常说的汉赋四年夜家: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和张衡,他们的代表作篇幅庞大,体系体例雄伟,是汉赋的典型作品。例如司马相如的首要赋作是《子虚》、《上林》;扬雄的代表作有《甘泉赋》等;班固的代表作《两都赋》;张衡赋作则以《二京赋》为代表。都是汉年夜赋中的代表作。内容多是野猎宫苑和京都歌舞等宫庭糊口。

吊屈原赋(贾谊)

谊为长沙王太傅,既以谪去[2],意不自得。及渡湘水[3],为赋以吊屈原。屈原,楚贤臣也。被谗流放,作《离骚》赋 [4]。其终篇曰:“已矣哉!国无人兮,莫我知也。”遂自投汨罗而死[5]。谊追伤之,因自喻[6]。其辞曰:

恭承嘉惠兮,俟罪长沙[7]。侧闻屈原兮[8],自沉汨罗。造讬湘流兮,敬吊师长教师[9]。遭世罔极兮,乃殒厥身[10]。呜呼哀哉!逢时不祥[11]。鸾凤伏窜兮,鸱枭遨游[12]。闒茸尊显兮,谗谀得志[13]。贤圣逆曳兮,朴直倒植[14]。谓随、夷溷兮,谓跖、蹻为廉[15];莫邪为钝兮,铅刀为铦[16]。吁嗟默默,生之亡故兮[17]。斡弃周鼎,宝康瓠兮[18]。腾驾罢牛,骖蹇驴兮[19]。骥垂两耳,服盐车兮[20]。章甫荐履,渐不成久兮[21]。嗟苦师长教师,独离此咎兮[22]。

谇曰[23]:已矣[24]!国其莫我知兮,独壹郁其谁语[25]?凤漂漂其高逝兮,固自引而远去[26]。袭九渊之神龙兮,沕深潜以自珍[27]。偭蟂獭以隐处兮,夫岂从虾与蛭螾[28]?所贵圣人之神德兮,远乱世而自藏。使骐骥可系而羁兮,岂云异夫犬羊[29]?般纷纭其离此尤兮,亦夫子之故也[30]。历九州而相其君兮,何须怀此都也[31]?凤凰翔于千仞兮,览德辉而下之[32]。见细德之险征兮,遥增击而去之[33]。彼平常之污渎兮,岂容吞舟之巨鱼[34]?横江湖之鱣鲸兮,固将制于蝼蚁[35]。

汉赋的诗歌与作者

应当不是汉赋是在汉朝出现出的一种有韵的散文,是古典文学中一种影响深远的文体赋,赋是一种分歧于诗词,也分歧于文的体裁,介于两者间。

是由楚辞衍化出来的,也担当了《诗经》嘲讽的传统。

关于诗和赋的区分,晋代文学家陆机在《文赋》里曾说: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

也就是说,诗是用来抒发主不雅豪情的,要写得富丽而细腻;赋是用来描画客不雅事物的,要写得开朗而畅达。

关于汉赋的古诗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