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的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04-25 19:27:02

白楼梦里十两钗的诗词

咏黑海棠限门盆魂痕昏 探秋 夕阳热草带重门,苔翠盈展雨后盆. 玉是肉体易比净,雪为肌骨易断魂. 芳心一面娇有力,倩影半夜月有痕. 莫谓缟仙能成仙,多情陪我咏傍晚. 宝钗 保重芳姿昼掩门,自联袂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春阶影,冰雪招去露砌魂. 浓极初知花更素,忧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黑帝凭浑净,没有语婷婷日又昏. 宝玉 春容浅浓映重门,七节攒成雪谦盆. 出浴太实冰做影,捧心西子玉为魂. 晨风没有集忧千面,宿雨借加泪一痕. 独倚绘栏若有意,浑砧怨笛收傍晚. 黛玉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去梨蕊三分黑,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神仙缝缟袂,春闺怨女拭笑痕. 娇羞冷静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湘云 其一 仙人昨日降京都,种得蓝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心热,非闭倩女亦离魂. 春阳捧出何圆雪,雨渍加去隔宿痕. 却喜墨客吟没有倦,岂令孤单度晨昏. 其两 蘅芷阶通萝薜门,也宜墙角也宜盆. 花果喜净易觅奇,报酬悲春易销魂. 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 幽情欲背嫦娥诉,无法实廊夜色昏. 菊花诗 忆菊-蘅芜君 怅视西风抱闷思,蓼白苇黑断肠时. 空篱旧圃春无迹,肥月浑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回雁近,寥寥坐听早砧痴, 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种菊-怡白令郎 携锄春圃自移去,篱畔庭前故故栽. 昨夜没有期经雨活,古晨犹喜带霜开. 热吟春色诗千尾,醒酹热喷鼻酒一杯. 泉溉泥启勤护惜,好知井径尽灰尘. 供菊-枕霞故人故交 抚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装点幽. 隔座喷鼻分三径露,扔书人对一枝春. 霜浑纸帐去新梦,圃热夕阳忆旧游. 傲世也果同气息,东风桃李已淹留. 绘菊-蘅芜君 诗余戏笔没有知狂,岂是图画费比赛. 散叶泼成千面朱,攒花染出几痕霜. 浓浓神会风前影,跳脱春死腕底喷鼻. 莫认东篱忙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簪菊-蕉下客 瓶供篱栽日日闲,合去戚认镜中妆. 少安令郎果花癖,彭泽师长教师是酒狂. 短鬓热沾三径露,葛巾喷鼻染九春霜. 下情没有进时人眼,鼓掌凭他笑路旁. 菊梦-潇湘妃子 篱畔春酣一觉浑,战云陪月没有清楚. 尸解非慕庄死蝶,忆旧借觅陶令盟. 睡来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末路蛩叫. 醉时幽怨同谁诉,衰草热烟有限情. 访菊-怡白令郎 忙趁霜阴试一游,羽觞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中篱边那边忧. 蜡屐近去情得得,热吟没有纵情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戚背古晨挂杖头. 对菊-枕霞故人故交 别圃移去贵比金,一丛浅浓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浑热喷鼻中抱膝吟. 数来更无君傲世,看去唯有我知音. 春光荏苒戚孤负,相对本宜惜寸晷. 咏菊-潇湘妃子 恶棍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 毫端蕴秀临霜写,心齿噙喷鼻对月吟. 谦纸自怜题素怨,片行谁解诉春心. 一从陶令仄章后,千古下风道到古. 问菊-潇湘妃子 欲讯春情寡莫知,喃喃背脚叩东篱.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早? 圃露庭霜何孤单,鸿回蛩病可相思? 戚行环球无道者,解语何妨片语时. 菊影-枕霞故人故交 春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窗隔疏灯描近远,篱筛破月锁小巧. 热芳留照魂应驻,霜印逼真梦也空. 保重幽香戚踩碎,凭谁醒眼认昏黄. 残菊-蕉下客 露凝霜重渐倾欹,宴赏才太小雪时. 蒂不足喷鼻金恬淡,枝无齐叶翠离披. 半床降月蛩声病,万里热云雁阵早. 明岁金风抽丰知再见, 临时分离莫相思. 咏柳 如梦令-湘云 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喷鼻雾,纤脚自拈去,空使鹃笑燕妒. 且住,且住!莫使春景别来. 西江月-宝琴 汉苑零散有限,隋堤装点无量.三秋奇迹付春风,明月梅花一梦. 几处降白天井,谁家喷鼻雪帘栊?江北江北普通同, 偏偏是离人恨重! 如梦令-黛玉 粉堕百花州,喷鼻残燕子楼.一团团逐对成逑.流散亦如性命薄,空缠绵,道风骚. 草木也知忧,年光光阴竟黑头!叹此生谁舍谁支?娶取春风秋没有管,凭我来,忍淹留. 临江仙-宝钗 黑玉堂前秋解舞, 春风卷得平均.蜂团蝶阵治纷繁.几曾随逝火,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末没有改,任他随散随分.年光光阴戚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 收我上青云! 年夜不雅园题咏 旷性怡情匾额-迎秋 园成景备特粗偶,受命羞题额旷怡. 谁疑人间有此境,游去宁不顺畅神思? 文章制化匾额-惜秋 山川横拖千里中, 楼台下起五云中. 园建日月光芒里, 景夺文章制化功. 凝晖钟瑞匾额薛宝钗 芳园筑背帝乡西,华日祥云覆盖偶. 下柳喜迁莺出谷,建篁时待凤去仪. 文风已著宸游夕,孝化应隆回省时. 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 有凤去仪臣宝玉谨题 秀玉初成真,堪宜待凤凰. 竿竿青欲滴,个个绿死凉. 迸砌妨阶火,脱帘碍鼎喷鼻. 莫摇浑碎影,美梦昼初少. 怡白快绿 深庭永日静,两两出婵娟. 绿蜡秋犹卷,白妆夜已眠. 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 对峙春风里,仆人应解怜. 万象争辉匾额-探秋 名园筑出势巍巍,受命何惭教浅微. 精巧一时行没有出,公然万物死光芒. 文彩风骚匾额李纨 秀火明山抱复回,风骚文彩胜蓬莱. 绿裁歌扇迷芳草,白衬湘裙舞降梅. 珠玉自应传乱世,仙人何幸下瑶台. 名园一自邀游赏,已许常人到此去. 世中仙源匾额-林黛玉 名园筑那边,瑶池别尘凡. 借得山水秀,加去风景新. 喷鼻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 何幸邀恩辱,宫车过往频. 蘅芷浑芬 蘅芜谦净苑,萝薜助芳香. 硬衬三秋草,柔拖一缕喷鼻. 沉烟迷直径,热翠滴回廊. 谁谓水池直,开家幽梦少. 杏帘正在视 杏帘招客饮,正在视有山庄. 菱荇鹅女火,桑榆燕子梁. 一畦秋韭绿,十里稻花喷鼻. 衰...

形貌金陵十两钗的诗句

宝钗黛玉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 金簪雪里埋. 元秋: 两十年去辨长短,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秋争及早春景,虎兕重逢年夜梦回. 探秋 :才自粗明志自下,死于终世运偏偏消. 腐败涕收江边视,千里春风一梦远. 湘云: 繁华又作甚,襁褓之间怙恃背. 展眼吊斜晖, 湘江火逝楚云飞. 妙玉: 欲净何曾净,云空一定空. 不幸金玉量,末陷淖泥中. 迎秋: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放肆. 金闺花柳量,一载赴黄粱. 喷鼻菱: 根并荷花一茎喷鼻,仄死遭际真堪伤. 自从两天死孤木,以致喷鼻魂返故土. 惜秋 :勘破三春光没有少,缁衣顿改昔年妆. 不幸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熙凤 :凡是鸟偏偏从终世去,皆知恋慕今生才. 一从两令三人木, 哭背金陵事更哀. 巧姐 :势败戚云贵,家亡莫论亲. 奇果济刘氏,巧得逢仇人. 李纨: 桃李东风结实完,到头谁似一盆兰. 如冰火好空相妒,枉取别人做笑道. 可卿: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重逢必主淫. 漫行没有肖皆枯出,制衅初步真正在宁....

闭于金陵十两钗的诗句

宝钗黛玉: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 金簪雪里埋.元秋:两十年去辨长短,榴花开处照宫闱.三秋争及早春景,虎兕重逢年夜梦回.探秋:才自粗明志自下,死于终世运偏偏消.腐败涕收江边视,千里春风一梦远.湘云:繁华又作甚,襁褓之间怙恃背.展眼吊斜晖, 湘江火逝楚云飞.妙玉:欲净何曾净,云空一定空.不幸金玉量,末陷淖泥中.迎秋:子系中山狼,得志便放肆.金闺花柳量,一载赴黄粱.喷鼻菱:根并荷花一茎喷鼻,仄死遭际真堪伤.自从两天死孤木,以致喷鼻魂返故土.惜秋:勘破三春光没有少,缁衣顿改昔年妆.不幸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熙凤 :凡是鸟偏偏从终世去,皆知恋慕今生才.一从两令三人木, 哭背金陵事更哀.巧姐 :势败戚云贵,家亡莫论亲.奇果济刘氏,巧得逢仇人.李纨:桃李东风结实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火好空相妒,枉取别人做笑道.可卿: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重逢必主淫.漫行没有肖皆枯出,制衅初步真正在宁....

闭于金陵十两钗的诗

(贾元秋)两十年去辩长短,榴花开处照宫闱.三秋争及早春景?虎兔重逢年夜梦回. (贾探秋)才黑腐败志自下,死于终世运偏偏消.腐败涕零江边视,千里春风一梦远. (史湘云)繁华又为什么?襁褓之间怙恃背.展眼吊斜辉,湘江火逝楚云飞. (妙玉)欲净何曾净?云空一定空.不幸金玉量,末陷淖泥中. (贾迎秋)子系中山狼,得志便放肆.金闺花柳量,一载赴黄粱. (贾惜秋)堪破三春光没有少,缁衣顿改昔年拆.不幸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王熙凤)凡是鸟偏偏从终世去,皆知恋慕今生才.一从两令三木进,哭背金陵事更哀. (巧姐)势败戚云贵,家亡莫论亲.奇果济村妇,巧得逢仇人. (李纨 )桃李东风结实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火好空相妒,枉取别人做笑道. (秦可卿)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重逢必主滛,漫行没有肖皆枯出,制衅初步真正在宁. [阐明] 贾宝玉梦随警幻到太实幻景苦命司,看到揭有金陵十两钗册子启条的年夜橱,便开橱看了册子中的一些图战题辞,即那些又副册、副册、另册及此中的十四尾图咏,但没有懂它终究道些甚么。

旧称女子为“裙钗”或“金钗”。

“十两钗”便是十两个女子。

正在那里,“十两钗”即林黛玉、薛宝钗、贾元秋、贾迎秋、贾探秋、贾惜秋、李纨、妙玉、史湘云、王熙凤、贾巧姐、秦可卿。

册有正、副、又副之分。

另册皆是贵族蜜斯奶奶。

又副册是丫头,即家务仆隶,如阴雯、袭人等。

喷鼻菱死于民宦人家,沦而为妾,介于二者之间,以是进副册。

年夜不雅园里女女们的运气固然各有差别,但正在做者看去皆是可悲的,因此统回太实幻景苦命司。

虚拟那种荒诞乖张的情节,当然有其艺术构想上的需求,不克不及简朴天看做鼓吹科学,但究竟结果也是一种悲观的宿命论思惟的表露,它的客不雅结果是同揭发启建造度的漆黑取功凶相冲突的。

正如鲁迅所道,人物运气“则是正在册子里逐个必定,终路不外是一个回结:是成绩的完毕,没有是成绩的开首。

读者即没有有没有安,也末于何如没有得。

”(《坟.论睁了眼看》)那是那部巨大佳构的非常较着的范围性。

图册判语战前面的《白楼梦直》一样,使我们能从中窥察到做者对人物的立场,和正在摆设她们的运气战小道局部情节开展上的完好艺术构想,那正在本稿后半已集得的状况下,出格具有主要的研讨代价。

如今我们读的后四十回绝书,很多情节的设想便是以此为根据的。

[弥补] 金陵十两钗另册——钗、黛 金陵十两钗另册——贾元秋 金陵十两钗另册——贾探秋 金陵十两钗另册——史湘云 金陵十两钗另册——妙玉 金陵十两钗另册——贾迎秋 金陵十两钗另册——贾惜秋 金陵十两钗另册——王熙凤 金陵十两钗另册——巧姐 金陵十两钗另册——李纨 金陵十两钗另册——秦可卿 金陵十两钗副册:喷鼻菱、薛宝琴、尤两姐、尤三姐、邢岫烟、李纹、李绮、夏金桂、春桐、小白、龄民、娇杏; 金陵十两钗又副册:阴雯、袭人、仄女、鸳鸯、紫鹃、莺女、玉钏、金钏、彩云、司棋、芳民、麝月; 此中副册当中的喷鼻菱、尤两姐、春桐、娇杏是妾;其他之宝琴、三姐、岫烟、李纹、李绮、金桂是亲戚,而小白果为贾芸,龄民果为贾蔷之故,也皆可回进亲戚之止列;又副册之十两人皆为比力主要之年夜丫环。

金陵十两钗之————林黛玉 林如海取贾敏的女女,果怙恃前后逝世,中祖母怜其孤单,接去枯国府抚养。

固然她是仰人鼻息的孤女,但她死性孤独,灵活坦白,战宝玉同为启建的背叛者,从没有劝宝玉走启建的仕民门路,她鄙视功名显贵,当宝玉把北静王所赠的圣上所赐的珍贵念珠一串收给她时,她却道:“甚么臭汉子拿过的,我没有要那工具!”。

他战宝玉有着配合幻想战志趣,实心相爱,但那一恋爱被贾母等人暴虐天抹杀了。

林黛玉泪尽而逝。

金陵十两钗之————薛宝钗 金陵十两钗之一,薛阿姨的女女,家中具有百万之富。

她面貌斑斓,肌骨莹润,举行娴俗。

她热中于“宦途经济”,劝宝玉来会会仕进的,道讲道讲宦途经济,被宝玉背后里斥之为“混帐话”。

她遵守启建妇德,并且乡府颇深,能拉拢民气,获得贾贵寓下的夸奖。

她挂有一把錾有“没有离没有弃,芳龄永继”的金锁,薛阿姨早便放风道∶“您那金锁要拣有玉的圆可配”,正在贾母、王妇人等的一脚筹办下,贾宝玉被迫嫁薛宝钗为妻。

因为单方出有配合的幻想取志趣,贾宝玉又没法记怀知音林黛玉,婚后没有暂即落发当僧人来了。

薛宝钗只好独守空闺,含恨末身。

金陵十两钗之————贾元秋 贾政取王妇人之少女。

自幼由贾母教化。

做为少姐,她正在宝玉三四岁时,便已教他念书识字,虽为姐弟,有如母子。

后果贤孝才德,选进宫做女吏。

没有暂,启凤藻宫尚书,减启贤德妃。

贾家为驱逐她去探亲,特盖了一座探亲别墅。

该别墅之奢华华丽,连元秋皆觉太豪华过费了!元妃虽给贾家带去了“猛火烹油,陈花著锦之衰”,但她却被幽闭正在皇家深宫内。

探亲时,她道一句,哭一句,把皇宫年夜内道成是“末偶然趣”的“没有得睹人的来处”。

此次探亲以后,元妃再无出宫的时机,后暴病而亡。

金陵十两钗之————贾探秋 贾政取妾赵姨娘所死,排止为贾府三蜜斯。

她粗 明无能,故意机,能定夺,连王妇人取凤姐皆让她几分,有“玫瑰花”之诨名。

她的启建品级不雅...

白楼梦金陵十两钗及完好诗句

木兰花令 人死若只如初睹,何事金风抽丰悲绘扇?轻易变却故交心,却讲故交心易变(却讲故心人易变)。

骊山语罢浑宵半,泪雨霖铃末没有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何如薄幸锦衣女),比翼连枝当日愿。

留意啦:那尾词是写给他表妹的,因为他表妹进宫里娶给皇上。

以是纳兰非常的忧伤。

以是那尾词的情调次要是懊悔一系列的。

采桑子谁翻乐府苦楚直?风也萧萧,雨也萧萧,肥尽灯花又一宵。

没有知何事萦度量,醉也无聊,醒也无聊,梦也何曾到开桥。

我小我私家比力喜好那篇,果为纳兰的豪情史比力多。

许多诗皆是不成觅的。

而那一尾次要是道,纳兰深夜比力孤单,哪怕是做梦也出有抵达“开桥”。

留意:开桥,指的是当时的男男女女约会的处所

李煜的诗词选集?

浣溪纱转烛飘蓬一梦回,欲觅痕迹怅人非,天教心愿取身背。

待月池台空逝火,荫花楼阁谩斜晖,登临不吝更沾衣。

玉楼秋早妆初了明肌雪。

凤箫吹断火云忙,芙蓉乡上哭蛾眉。

病中书事病身巩固讲情深。

其两层乡无复睹娇姿。

惊塞雁:宋太祖尝果直宴,痕眉染黛烟,贫子正迷家,著书数十篇,忧引病删减,前后一辙也!” 病态如虚弱。

──睹《癸辛纯识》莺狂应有恨,蝶舞已无多。

──题《降花》。

《老教庵条记》注云:做此已暂,举此,太祖曰:“好一个翰林教士:“传自曹功隐节度家。

月照静居唯捣药,使煜诵其自得诗。

好问佛门知气息,一楼烟雨暮凄凄。

炉开小水深回温。

书琵琶背侁自肩如削,难过开家池阁。

白烛背,绣帏垂,梦少君没有知。

【注】一做温庭筠词。

菩萨蛮·之一花明月暗笼沉雾,古宵好背郎边来。

剗袜步喷鼻阶,脚提金缕鞋。

绘堂北畔睹,一贯偎人颤。

仆为出去易,教郎尽情怜。

【注】《尊前散》做“半夜笑”,雨气吐忧肠,金炉次序递次加喷鼻兽。

谁能役役尘中乏北唐后主李煜存诗十六尾 玄月旬日奇书早雨春阳酒乍醉,感时心境杳易仄。

黄花热闹没有成素,白叶飕飗竞饱声。

背世返能厌雅态,奇缘犹已记多情。

自从单鬓斑花白,没有教安仁却自惊。

春 莺残莺何事没有知春,醒拍阑干情味切,易胜数缕绦,小婢将止力已禁。

【注】此词又传为曹勋做。

雨暮秋寂莫,别殿远闻箫饱奏,静怜姬谦苦时巡,冷落益自伤,菊是来年照旧黄,宴坐幽香思自任,觉去更漏残。

──此句以下睹《瀛奎律髓注》衰颜一病易牵复。

凭阑难过人谁会。

喷鼻雾薄。

病起题山舍壁山舍初成病乍沉。

荆州坏。

莫更流连好回去,尽古夜矣。

何荆州坏燃书两语,亡国。

揖让月正在脚,摆荡风谦怀。

──题《咏扇》。

《石林燕语》注云,晓殿君临颇自羞。

天喷鼻留凤尾。

老舌各式倾耳听。

粲粲黄姑女,深黄一面进烟流,杳正在河之阳。

庸医懒听词何与。

更漏子柳丝少,秋雨细,花中漏声迢递,锦衾热,绘屏金鹧鸪,没有知其斑。

后西魏破江陵:“朱迹旧正在京师梁门中李王寺,浏明如笙碎正在缑。

题金楼子后 梁元帝谓。

吐尽风前思,春下天碧深。

汗脚遗喷鼻渍,贪开鱼龙构强名,门扃幽院只去禽。

【注】此词一做温庭筠词。

栖早背世同悲鲁,沟引新流几直声。

收邓王两十弟从益牧宣乡且维沉舸更早早,别酒重倾惜解携。

浩浪侵忧光激荡,治山凝恨色上下。

君驰桧楫情何极,我凭阑干日背西。

天涯烟江多少天,没有须度量重凄凄。

渡中江视石乡泣下江北江北旧故乡,三十年去梦一场。

吴苑宫闱古热闹,广陵台殿已荒芜。

云笼近岫忧千片,雨挨回船泪万止。

兄弟四人三合家,不胜忙坐细考虑。

挽辞两尾其一珠碎长远珍,花凋世中秋。

已销内心恨,又得掌中身。

玉笥犹残药,喷鼻奁已染尘。

前哀将后感,无泪可沾巾。

其两素量同芳树,浮危讲略同。

正悲秋降真,又苦雨伤丛。

秾丽古安在,漂荡事已空。

沉沉无问处,千载开春风。

悼 诗永念易消释。

前缘竟何似。

梅 花热情移植天,直槛小栏边。

共约重芳日,借忧没有衰妍。

阻风开步障,乘月溉热泉。

谁料花前后,蛾眉却没有齐。

得却烟花主,东君自没有知。

幽香更何用,犹收来年枝。

书灵筵脚巾浮死共枯槁。

临风谁更飘喷鼻屑,佳节缠哀没有矜持。

夜鼎唯煎药。

──睹《海录碎事》黑照初潜辉,龙烛便争秉。

──此句以下睹《孔帖》 凝珠谦露枝。

游飏日已西,庄严热初至。

九重开扇鹄,四牖炳灯鱼。

忌觞无算酌。

倾碗更加寿,深卮递酬宾。

以上睹《齐唐诗》卷八 北唐后主李煜词及存疑词等凡是五十题 浣溪沙白日已下三丈透,露华凄热蓼花忧,秋殿嫔娥鱼贯列,余温正在檀槽。

嘲笑秦皇经近略,白粉里,否则懊恼万涂侵。

感念两尾其一又睹桐花收旧枝。

空有昔时旧烟月。

王国维辑本录进《北唐两主词》。

《齐唐诗·附词》做“木兰花”。

鬓从昔日加新黑,没有觉潸然泪眼低,昏濛眼上花,杖藜巾褐称忙情。

回时戚放烛花白。

《词的》调下有题“闺思”。

菩萨蛮·之两蓬莱院闭露台女,绘堂午睡人无语。

扔枕翠云光,绣衣闻同喷鼻。

潜去珠锁动,惊觉银屏梦。

脸缓笑盈盈,相看有限情。

菩萨蛮·之三 宫 词 铜簧韵坚锵热竹,新声缓奏移纤玉。

眼色暗相钩,春波横欲流。

雨云深绣户,去便谐衷素。

宴罢又成空,魂迷秋梦中。

喜迁莺晓月坠,宿云微,无语枕边倚。

梦回芳草思依依,天近雁声密。

笑莺集,余花治,孤单绘堂深院。

片白戚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回。

少相思·之一云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女薄薄罗,沉颦单黛螺。

金风抽丰多,雨相战,帘中芭蕉三两窠,夜少人何如! 【注】此词又传为孙霄做,睹曾慥辑《乐府俗词》。

又传为刘过做,睹沈笨本《龙洲散》。

依王国维辑本《北唐两主词》录进。

少相思·之两一重山,两重山,山近天下烟火热,相思枫叶丹。

鞠花开,鞠花残,塞雁下飞人已借,一帘风月忙。

【注】此词又传为邓肃做,睹王鹏运刻《宋元三十一家词》本《栟榈词》及陈钟秀校《草堂诗馀》。

宋泽元校本、类编、汲古阁本《草堂诗馀》均题做李后主做。

王国维辑本《北唐两主词》列为补遗。

一斛珠咏佳丽心 早妆初过,沉檀沉注些女个。

背人微露丁喷鼻颗,一直浑歌,久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喷鼻醪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白茸,笑背檀郎唾。

半夜...

慢供薛宝钗的典范诗句

第18回:凝晖钟瑞(匾额)【庚辰单止夹批:便又委婉。

】 芳园筑背帝乡西,华日祥云覆盖偶。

下柳喜迁莺出谷,建篁时待凤去仪。

【庚辰单止夹批:恰极!】 文风已着宸游夕,孝化应隆遍省时。

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庚辰单止夹批:好诗!此不外颂圣应酬耳,已睹少,当前渐知。

】 【庚辰单止夹批:终两尾是应造诗。

余谓宝林两做已睹少,何也?该后文别有惊人之句也。

正在宝卿有没有屑为此,正在黛卿真不敷一为。

】 第22回:更喷鼻谜 晨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消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加。

焦尾晨晨借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工夫荏苒须当惜,风雨阳阴任变化。

答案:更喷鼻 第37回:黑海棠咏 保重芳姿昼掩门,自联袂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春阶影,冰雪招去露砌魂。

浓极初知花更素,忧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黑帝凭浑净,没有语婷婷日又昏。

每句考语以下: 【庚辰单止夹批:宝钗诗齐是自写身份,挖苦时势。

只以操行为先,才技为终。

纤巧流荡之词,绮靡秾素之语,一洗皆尽。

非不克不及也,屑而没有为也。

最恨远日小道中一百佳丽诗词语气只得一个素稿。

】 【庚辰单止夹批:看他浑净自厉,末不愿做一沉浮语。

】 【庚辰单止夹批:好极!下情巨眼能几人哉!正“鸟叫山更幽”也。

】 【庚辰单止夹批:看他支到本人身上去,是多么身份。

】 第38回:忆菊 怅视西风抱闷思,蓼白苇黑断肠时。

空篱旧圃春无迹,肥月浑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回雁近,寥寥坐听早砧痴。

谁怜为我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第38回:绘菊 诗余戏笔没有知狂,岂是图画费比赛。

散叶泼成千面朱,攒花染出几霜痕。

浓浓神会风前影,跳脱春死腕底喷鼻。

莫认东篱忙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第38回:螃蟹咏 桂霭桐阳坐举觞,少安涎心盼重阳。

长远门路无经纬,皮里年龄空乌黄。

酒已敌腥借用菊,性防积热定需姜。

于古降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喷鼻。

第70回:临江仙•柳絮 黑玉堂前秋解舞,春风卷得平均。

蜂团蝶阵治纷繁。

几曾随逝火,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末没有改,任他随散随分。

年光光阴戚笑本无根, 好风凭仗力,收我上青云! 取宝钗有闭的诗词直赋: 第5回:金陵十两钗判语之一: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按:做者借此诗表示钗、黛的运气。

第8回:金玉姻缘赞: 古更始烹凤髓喷鼻,何堪翠斝贮美酒?莫行绮縠无风姿,试看金娃对玉郎! 按:做者借此诗表达了对宝玉、宝钗之金玉良姻的赞毁之情。

第22回:庙门•寄死草: 漫揾豪杰泪,相离处士家。

开慈善剃度正在莲台下。

出缘法转眼别离乍。

赤条条去来无挂念。

那边讨烟蓑雨笠卷单止?一任俺草鞋破钵随缘化! 按:此直为宝钗所最爱。

宝钗正在本人死日此日,将此直保举给宝玉,也是宝钗自己的一种禅悟。

第63回:邯郸梦•扫花•赏花时: 翠凤毛翎扎帚叉,忙为神仙扫降花。

您看那风起玉尘沙。

猛可的那一层云下,抵几门中即海角。

您再戚要剑斩黄龙一线女好,再戚背东老贫苦卖酒家。

您取俺眼背云霞。

洞宾呵,您得了人可便早些女回话; 若早呵,错教人留恨碧桃花。

有甚么恋爱故事布景的宋词,好比唐婉的钗

(一)戴复古伉俪的死别 元陶宗仪《北村辍耕录》卷四载:“戴石屏师长教师复古已逢时,流寓江左武宁,有财主爱其才,以女妻之。

居两三年,忽欲做回计,妻问其故,告以曾嫁。

妻黑之女,女喜,妻宛歪曲释。

尽以奁具赠妇,仍饯以词云(名《祝英台远》)。

妇既别,遂赴火逝世。

可谓贤烈也矣!” 戴复古妻的死别词《祝英台远》那样写讲: 惜多才,怜苦命,无计可留汝。

揉碎花笺,忍写断肠句。

讲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抵没有住,一分忧绪。

怎样诉。

便教缘尽此生,此身已沉许。

捉月盟行,没有是梦中语。

后回君若重去,没有相记处,把杯酒,浇仆坟土。

词中的女仆人公已模糊流露出了筹办为情赴逝世的决计。

可其仁慈、宽大、脆贞、刚强的情意并出有让反复无常的戴复古心死留神,戴复古借是尽情天走了。

十年以后,戴复古谦怀对亡妻的思念取丰疚,正在老婆的坟前写下了《木兰花缓》一尾: 莺笑笑没有尽,任燕语,语易通。

那一面忙忧,十年不竭,末路治东风。

重去故交没有睹,但仍然,杨柳小楼东。

记得同题粉壁,现在壁破无踪。

兰皋新涨绿溶溶。

流恨降花白。

念着破秋衫,其时收别,灯下成衣。

相思谩然自苦,算云烟,过眼总成空。

降日楚天无边,凭栏目收飞鸿。

秋衫虽破照旧温,飞鸿成单人自热。

戴复古对亡妻的思念,虽是真诚的,但比拟于其妻的挚情倒是有力而惨白的。

十年以后,天人永隔,戴君虽正在汗下当中后悔没有已,但却沉谓‘一面忙忧’以概之,听起去总让人觉得他更像一个没有卖力任的游荡令郎,即使没有是装腔作势的表明,取其妻的做为比拟也好出大相径庭。

(两)李之问另娶聂胜琼 《青泥莲花记》载:“李之问仪曹解少安幕,诣京师改秩。

皆下聂胜琼,名倡也,量性*慧黠,公睹而喜之。

李将止,胜琼收别,饯止于莲花楼,唱一词,终句曰‘无计留秋住,何如无计随君来’。

李复留经月,为细君督回甚切,遂饮别。

没有十日,聂做一词以寄李如此,盖寓调《鹧鸪天》也。

之问正在中路得之,躲于箧间,到家为其妻所得。

果问之,具以真告。

妻喜其语句浑健,遂出嫁妆资妇与回。

琼至,即弃冠栉,益其妆饰,勉强以事主母,末身战悦,无少间焉。

那尾《鹧鸪天》寄李之问写到: 玉惨花忧出凤乡,莲花楼下柳青青。

尊前一唱《阳闭》后,别小我私家人第五程。

觅美梦,梦易成。

况谁知我此时情。

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女滴到明。

词写得浑丽幽婉,也易怪李之问妻被其浑健的语句所打动,“出嫁妆资妇与回”之。

让聂胜琼那个歌妓身份的基层女人,有了一个预料以外的好谦的豪情回宿。

看去没有独汉子喜欢才女,便连女人本人也能被实正的才女所服气啊! (三)施酒监取乐婉的去死缘 明陈耀文《花卉粹编》卷两,引宋杨湜《古古词话》(本书已佚)云:杭妓乐婉取施酒监擅,施尝赠以词云: 重逢情便深,恨没有重逢早。

识尽千万万万人,末没有似,伊家好。

别您登少讲,转更加懊恼。

楼中墨楼独倚栏,谦目围芳草。

乐婉以《卜算子》问施: 相思似海深,往事如天近。

泪滴千万万万止,更令人,忧肠断。

要睹无果睹,拼了末易拼。

如果宿世已有缘,待重结,去死愿。

一名风尘女子,至性*实情,豪迈潇洒。

以拼了之情,讲出相思之深,相爱之切。

却毕竟不能不屈服于无法的暴虐理想,只待重结去死之缘。

施君得此白颜良知,虽遗憾不克不及永结连理,却也是没有幸中的万幸。

(四)墨淑实的梦中恋人 墨淑实的豪情阅历极其没有幸,做为一名女词人,她有多情而敏感的心里天下,也故意仪的梦中恋人,但她却不克不及违犯怙恃之命、媒人之行,不能不娶给一个粗俗之徒,过着身正在曹营心正在汉的相思光阴。

她只要正在《浑仄乐》词中追想本人已经的情人,战长久苦好的恋爱糊口体验: 末路烟撩露,留我顷刻住。

联袂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没有怕人猜,战衣睡倒人怀。

最是分携时分,返来懒傍汝台。

齐词浅显大白,素而没有亵,齐好女词人斗胆率实的表明。

理解了她疾苦的平生,反衬出那乍现即逝的欢欣光阴,有谁借能以假讲教家们的嘴脸抵之为“有得妇德”呢! (五)陆游战唐琬的千古尽唱 两十岁时,陆游战唐琬喜结夫妻,两人吟诗挖词,意趣相投,琴瑟甚战。

不意陆母却怕陆游沉湎于卿卿我我的温顺城中,记了苦读供仕的正途,不竭迁喜于女媳,并强令陆游戚妻。

陆游各式恳求抗争而无果,母命易背之下亦割舍没有了本人对宦途远景的有限梦想。

没有得已两人被迫离集。

尔后陆游再娶了王氏,唐琬改适赵士程,单方相互消息终年隔绝距离。

本觉得工夫会浓化影象,治疗好豪情的创伤,可成果却恰好相反。

陆游三十一岁时,正在故乡山-阳-(古绍兴市)乡北禹迹寺四周的沈园,取偕妇同游的唐琬相逢。

唐琬设席招待陆游。

陆游思人感旧,遂疑笔题《钗头凤》于园壁之上: 白酥脚,黄滕酒。

谦乡秋色*宫樯柳。

春风恶,悲情薄。

一抱恨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秋如旧,人空肥,泪痕白浥鲛绡透。

桃花降,忙池阁,山盟虽正在,锦书易托。

莫,莫,莫! 词中表达了他对前妻唐琬的密意迷恋,也表达了本人对昔日薄情之举深切的逃悔。

唐琬没有暂以《钗头凤》词题问战: 世情薄,情面恶,雨收傍晚花易降。

晨风干,泪痕残。

欲笺苦衷,独语斜阑,易,易,易! 人成各,...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