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来喝一盅

文学网 时间:2018-09-28 21:15:38

  韩东城是县城机关的一位副职,正干得顺风顺水的,忽然接到上级任命,到安阳乡任乡长。韩东城一听之下大为郁闷,谁不知道安阳乡是个贫瘠得鸟不拉屎的穷山沟啊,去那里能有什么作为。

  一天晚上,韩东城在一位村干部家喝完酒,便一摇三晃地步行回乡宿舍。此时月色正好满地银白,正走着,忽然尿急,四下看看没人,旁恰好有一大块平台,他当即横跨出一大步踏上去,刚要撒尿,忽听到平有吼起来:哪来的野猫?马尿喝多了眼睛长到裤裆里了!

  走走得好好的怎么会登上人家屋顶呢?原来这安阳乡有三大怪:屋檐竟比大矮,核桃栗子如白菜,干部跑得比兔子快。这是韩东城上任后才听说的,所谓第一怪屋檐竞比大矮,是因为当年筑时没有规划好,导致山穿村而过,由于基太高,所以好多房子竟比还低。

  被这一骂,韩东城一时间又羞又气,羞的是自己身为乡长差点失态,气的是这户人家骂他野猫,这就说明借着明亮的月光,对方已认出了他是谁,却又骂得如此不留情面。不消说,这地方是断断不能留了。

  回到宿舍,韩东城依旧羞愤难当,心想一定要调回城!他翻江倒海一般搜索着所有能用得上的关系来,像篦子一样篦过几遍后,突然灵光一闪,有了!

  有位关系相当不错的老同学,他先在基层工作好多年,后来调至省交通厅,他能升上去就说明一定有背景。对,就找他,无论花多大代价也不在乎。

  于是韩东城毫不犹豫地拨通了老同学的电话。他一口气说完前后经过,并重点描述了刚才的,最后,他痛苦地说:我算是了这鬼地方,七个字概括一下,叫“穷山恶水出刁民”。老同学,你可一定要救我于水火之中啊!

  谁知老同学听了,久久沉吟起来,韩东城正担心他不肯帮忙,对方开口了:我说东城,首先请你放心,你这个忙我是帮定了,不过......

  老同学说:这倒不是什么代价不代价的事,我的意思是,你最好先干出一点实绩来,这样我在帮你的时候好有一些摆得上台面的理由。对了,东城,你不是说安阳乡的道规划不合理又破烂不堪吗?而我又恰好在交通厅工作,所以我想在这方面可以帮你一把,例如,可以帮你重新设计规划一条新公,并帮你争取到一点资金,这样一来等新公建成,你就好了。

  韩东城一听大喜过望,连声叫道:好主意,说实话咱这破乡太需要一条上档次的新公了,安阳乡三大怪的第二怪叫“核桃栗子如白菜”,为什么核桃栗子还有其他山珍便宜得跟白菜一样?就是因为公破破烂烂又陡又窄,山里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导致大好的山珍白白烂掉喂猪,时间一长都快没人种植这些好东西了,其直接后果是村民越来越穷。老同学,谢谢你指点迷津,我这就着手修。

  老同学忽然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我说东城,你不是酒后出狂言吧?要知道修可不是个一朝一夕投资不大的小工程,而我至多争取到为数不多的一点钱,剩下的大头可全靠你想办法了。

  韩东城一听酒劲上涌,把胸口拍得山响,叫道:老同学,你如今是混得好了,可也不能门缝里看人,想当年我可跟你一样,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青年呢!等着瞧吧,要是修不成这条,我我我......绝不调回城!

  韩东城这回真豁出去了,第二天眼一睁就着手操办起来,第一件大事当然是筹措资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钱一切免谈。于是上至省城下至县城,他是马不停蹄地上下活动,甚至来个全乡总动员,把全乡所有排得上号的能人、老板全摸了个遍。这一跑才知道那叫一个累,才体会到办件实事有多难。一段时间下来他几乎是,原先的白面书生变得又黑又瘦。

  可事情的进展一直磕磕碰碰的,要别人往外掏钱真的太难了,有好多次韩东城几乎就要撂担子不干了,可每逢这时老同学便打进电话来:东城,我说过你那次发誓是酒后狂言吧?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一天天过去,在韩东城的不懈下,一笔笔资金竞陆续到位了,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站在树下等枣子吃,而是开动脑筋运用现代商业模式,通过一系列商业运作,如预先拍卖山林种植权、预先取得几家大公司的山珍收购加工合同等等,竟然慢慢筹齐了资金。

  一阵惊天动地的鞭炮锣鼓声后,新公施工轰隆隆地开始了。经过这段时间的,韩东城太知道钱来得有多了,也太知道安阳乡人对这条的有多急迫了,所以他是一步不离工地,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把每一寸都修得结结实实的。

  又是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心中巨石落地的韩东城忍不住惬意地散起步来,走着走着,尿意袭来,便本能地走到旁要撒,忽然他惊醒过来,又踏上上回那户人家的屋顶了,明亮的月光下那户人家正坐在院子里乘凉,几乎就在同时,他们一抬头也发现了韩东城。不好,一顿臭骂又少不了了!

  美丽的月光下,望着主人家摆下的美酒佳肴,韩东城没喝先醉了。他问道:对不起,我要扫你兴了,先问件事,以前我也曾不小心踏上你家屋顶,结果被你大骂一场,可今天不仅没骂,反而请我喝酒,这是为什么?

  主人家一听脸红了,吃吃笑着,不好意思地说:以前因为心里憋屈呗,眼看着一任一任乡长走马灯似的来了又走,我们的核桃栗子还是一年年烂在山里,再加上那晚你又跟村干部喝了酒,我们便以为又来了个光喝酒不做事的短期干部,所以,嘿嘿,忍不住骂了你几句。韩乡长,对不起啊!今天地请你喝酒,是因你的所作所为我们所有人全看着哩,你是好样的!

  韩东城静静地听着,看着眼前一大家子明亮而真诚的眼神,胸口忽然一阵热浪翻滚,忙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才压下几乎就要喷涌而出的。

  回到宿舍后,韩东城也不管夜已深,急不可耐地拨通省城老同学的电话,一等接通便一字一句地说道:老同学,上次我给我们乡作的评价现在收回,我他们了。

  老同学昕了哈哈一笑,说:你那评价我可一直记住哩,叫“穷山恶水出刁民”,现在收回,那肯定是有新的评价了,是不是?

  老同学喝彩道:好!东城,你的思想境界终于大大提升一个档次了!现在你干出点实绩了,下一步该忙调回城的事了吧?

  谁知韩东城却摇摇头,出乎意料地说:不,老同学,不知为什么,我现在有点舍不得离开这片热土了。说真的,我发现这里的村民们可爱极了,并且有好多大事等待我去做,在这儿我是大有作为的,例如山村旅游开发、乡村教育提升等等,所以我想把调动的事再缓一缓,你看呢......

  电话那头老同学的声音也激动起来:完全赞成!其实从一开始我便故意用了激将法把你往这条上引,对老百姓来说,你对他们冷,他们便回报以冷,而你如果把一颗热心剖开给他们看,那他们一定会十倍百倍地回报你。东城,你没有让我失望!实干兴邦,同样的,实干能改变命运,当年毫无背景的我就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东城,祝贺你!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