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关于“上巳”的古诗词(最好有评析)

文学网 时间:2019-09-17 16:35:12

西湖春游

陆游

灵隐前, 天竺后,

鬼削神剜作岩岫。 冷泉亭中一尊酒,

一昌可敌千年寿。 清明后,

上巳前, 千红百紫争妖姘。

冬冬鼓声鞠场边, 秋千一蹴如尸解。

人生满意须年少, 鹤发茏锺空自笑。

君不见灞亭耐变乱将军, 醉尉怒诃如不闻。

上巳

苏辙

春服初成日暖, 潩河渐满凉快。

欲复孔门故事, 略有童冠相将。

城西百步而近, 杏花半落草喷鼻。

怅然愿与数子, 临水一振衣裳。

故人有酒未酌, 为我班荆举觞。

我虽少饮不醉, 未怪游人若狂。

东风自尔一月, 花絮纵目飞扬。

诵诗相劝行乐, 良士但取无荒。

上巳

崔颢

巳日帝城春, 倾都祓禊晨。

泊车须傍水, 吹打要惊尘。

弱柳障行骑, 浮桥拥看人。

犹言日尚早, 更向九龙津。

上巳

陆游

残年登八十, 佳日遇重三。

帘幙低新燕, 房栊起晚蚕。

名花红满舫, 美酝绿盈甔。

春事还如昨, 衰怀自不胜。

上巳在古诗词里的意象有哪些

上巳:古代节日名词,即“上巳节”。曹魏今后,这个节日固定在每一年的阴历(夏历)。旧俗以此日在水边清洗污垢,祭奠先人,叫做祓禊、修禊、禊祭,或单称禊。魏晋今后把上巳节固定为每一年的阴历(夏历),尔后便成了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但有时仍以巳日为上巳节,不固定为每一年的阴历(夏历)。

《论语·进步前辈·侍坐》:“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孺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今朝偏向于将这里“浴乎沂”中的“浴”理解为古代的一种祭奠,而不是凡是的“洗澡”。《周礼》: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意思是说:女巫职掌每一年的祓除典礼,并为人们衅浴除灾。郑玄《周礼注》:岁时祓除,现在三月上巳如水上之类。衅浴,谓以喷鼻薰草药洗澡。这被称为祓祭或禊。到了年龄时期,这类勾当已传播到平易近间。

《宋书》引《韩诗》:“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溱、洧两水之上,招魂续魄,秉兰草,拂不祥。”

《后汉书》:“是月(三月)上巳,官平易近皆洁于东流水上,曰清洗祓除,去宿垢疢,为年夜洁。”

魏晋今后上巳节改成每一年的,并且已不在进行祭奠勾当,逐步演化成一种宴饮、游玩、踏青勾当。

所谓水边饮宴,称之为“流杯曲水之饮”。所谓“流杯”,也称“流觞”,就是投杯于水的上游,听其随波而下,止于某处,则其人取而饮之。此风在唐尤甚,至宋则渐无闻,今更无人有此雅兴了。

宋时又以此日为北极佑圣真君的诞辰。各地于此日进行迎神赛会。《梦梁录》云:“土庶烧喷鼻,分集殿庭。诸宫道宇,俱设醮事,上祈国泰,下保平易近安。诸军寨及殿司卫奉侍喷鼻火者,皆放置社会,结缚台阁,迎列于道,不雅睹纷纭。”

起初,人们到水边去游玩采兰,以驱除邪气。后来,演化成水边宴饮,郊外春游的节日。杜甫有《美人行》诗“月三日气候新,长安水边多美人。”

又各地妇女有于此日带荠菜花的,据宋赞宁《物类相感志》云:“收荠菜花,置灯颈上,则飞蛾蚊虫不投。”明田汝成《西湖旅游志》云:“,男女皆戴荠菜花。”

上巳还有一个风俗就是佩兰或是杜若。相传周昭王即位二十年的时辰,东瓯越族献来两位女子,一个叫延娟,一个叫延娱,皆斑斓纤巧,舌粲莲花,并且会唱会笑。她们走路不留脚印,太阳下没有影子。一次,她们陪昭王旅游长江和汉水,不幸全都随昭王落水而死。是以,江汉一带,至今人们还纪念她们,并修祠堂立于江边。十年以后,人们天天都可以看见二位女子伴昭王泛舟江上,游玩于水边。到晚春上巳节此日,人们都集中到祠堂前祭奠:有的拿来又甜又新颖的生果,采来杜兰叶将其包好,沉入水中;有的用五彩线包,还把金属系在上面。如许一来,蛟龙就不会损害她们的仙体了。由此,这个祠堂被称为“招祗之祠”。(出自《承平广记》)

上巳节的来历

上巳节可推到回想宓羲氏。宓羲和其妹女娲抟土造人,繁衍儿女,豫东一带尊称宓羲为“人祖爷”,在淮阳(宓羲定都地)建起太昊陵古庙,由夏历仲春二到三月三为太昊陵庙会,善男信女,南船北马,都云集陵区,朝拜人祖。夏历三月三,仍是传说中王母娘娘开蟠桃会的日子。有一首北京竹枝词是如许描写蟠桃宫庙会盛况的:“三月初三春正长,蟠桃宫里看烧喷鼻;沿河一带风微起,十丈尘凡匝地。”传说西王母原是中国西部一个原始部落的庇护神。她有两个宝贝:一是吃了可以永生不老的灵药,二是吃了能延年益寿的仙桃——蟠桃。神话传说中的嫦娥,就是偷吃了丈夫后羿弄来的西王母灵药后飞上月宫的。尔后,在一些志怪小说中,又把西王母说成是福寿之神。古时以三月第一个巳日为“上巳”,汉朝定为节日。“是月上巳,官平易近皆絜(洁)于东流水上,曰清洗祓除,去宿垢疢(病),为年夜絜”(《后汉书·礼节志上》)。后又增添了临水宴宾、踏青的内容。魏晋今后,上巳节改成三月三,儿女沿袭,遂成汉族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

上巳节的节日勾当

(一)高禖

在上巳节勾当中,最首要的勾当是祭奠高禖,即办理婚姻和生养之神。高禖,又称郊禖,因供于郊外而得名。禖同媒,禖又来自腜。,最初的高禖,属女性,并且是成年女性,具有孕育状。事实上,远古期间一些赤身的妇女像有着很是发财的年夜腿和胸部,还有一个向前凸起的肚子,这是生殖的意味。在汉朝画像石中就有高禖神形象,还与婴儿连在一路。辽宁地域红山文化遗址的女神陶像,就是生养之神。后来高禖有了很年夜的转变,如河南淮阳人祖庙供奉的宓羲,就是父权制下的高禖神。同时还呈现了性具崇敬,先女阴后男根崇敬。开初上巳节是一个巫教勾当,经由过程祭高禖、祓禊和会男女等勾当,除灾避邪,乞求生养。从这类意义上说,上巳节又是一个求偶节、求育节。汉朝今后,上巳节固然仿照照旧是全平易近求子的宗教节日,而且传说夏历三月三是西王母的生日,但已是贵族夸耀财富和游春文娱的嘉会。

(二)祓禊

上巳节还有祓禊、修禊或洗澡勾当。洗澡是为了去灾。史前人类以为生养是由图腾入居妇女体内的成果。进入父权制时期以后,人们才大白了夫妻交媾是生养的缘由。可是不管是图腾感生的不雅念,仍是夫妻交媾致使生养的熟悉,都认可妇女是生养的表现者,后代是由母亲孕育的。但是,其实不是每一个妇女都能正常生养的,因为疾病缘由,常常使某些妇女不孕育。那时人们以为妇女不育是鬼神作怪,就操纵上巳节的洗澡医治不育症。如许长此以往,沿袭成习,把洗澡酿成上巳节的主要内容。云南早春传播的洗脚年夜会,就是古代祓禊的遗风。

(三)曲水流觞

在上巳节中还有临水浮卵、水上浮枣和曲水流觞三种勾当。在上述三种水上勾当中,以临水浮卵最为古老,它是将煮熟的鸡蛋放在河水中,任其浮移,谁拾到谁食之。水上浮枣和曲水流觞则是由临水浮卵演化来的。不外,这是一种比力文明的孕育巫术。曲水流觞和临水饮宴则是这类巫术的演化,成为文人雅士的文娱勾当。

(四)会男女

在上巳节中有一种独特的风尚,即“会男女”。这类节日中的野合,由来已久,原本自氏族期间的季候性婚配——野合群婚,后来也有残余,如广西左江崖画、成都汉墓画像砖上都有男女野合图。后来的记录也多见此俗。在中国少数平易近族地域有很多会男女的风尚,如黎族的三月3、苗族的爬坡、布依族的抛绣球等等。踏青也是此类遗风。江苏武进地域在初三游南山,平易近谣曰:“三月三,穿件单布衫;年夜蒜炒马兰,吃了游南山。”

(五)蟠桃会

道教鼓起后,以为夏历三月三为西王母蟠桃会之日。拜西王母在中国遍及流行,但其他处所也有祭其他神求子的风尚,如扬州拜三茅真君,又称瞎子赛会。温州则在夏历三月三供无常鬼,乞求健康,多生贵子。厦门有石狮会,成都有抛孺子会。在抛孺子会上,谁抢到孺子,谁就可以生子,故抢到孺子的人被视为英雄。山东齐河不育妇女,在夏历三月三要去娘娘庙烧喷鼻叩拜,主持赏给一根红线,求育者用红线拴一个泥娃娃,意味娘娘神赐子,生子后把泥娃娃放在墙洞内,每一年的夏历三月三都要给娘娘神烧喷鼻上供。在杨柳青年画中有一幅“年夜娃娃”年画,申明京津地域也风行拴娃娃风尚。此刻夏历三月三已逐步被裁减了,但各地还有近似风尚,如安徽繁昌的接三姑娘、浙江丽水的龙子庙会、吉林永吉的龙王祭、浙江海宁的双忠庙会等等。上巳节固然首要是乞求人类繁衍,可是古代崇奉以为人的繁衍也能增进农作物的滋生。平易近间传播的麦生日,就以为麦与人一样有一种生养能力。夏历三月三在吉林有很多节日勾当:一种是瞎子会,即瞽者会议,选会首,共会餐,实施自我庇护;另外一种是年夜神节,在此进行萨满出师会,并抬神出巡,尔后作法时便可自力跳神了。有确当天还要祭仓神,成为祭犁日,从此起头春耕勾当。正由于如斯,上巳节以后,人们就起头了农忙。古代有些处所,在上巳节时代还进行一种弋射勾当,即操纵一种带丝线的箭射击野雁,射中后即索丝而取雁。这类雁与其说是猎物,莫如说是送礼的最好赠品。南边劳动妇女则起头育蚕,采桑喂蚕。

上巳节在很多少数平易近族地域都风行,如朝鲜族的三巳节、土族的三月三,白族、布朗族、侗族、壮族、黎族、畲族也过上巳节。

小结:上巳节,俗称三月三,汉平易近族传统节日,该节日在汉朝之前定为三月上旬的巳日,后来固定在农历。传统的上巳节在夏历三月的第一个巳日,也是祓禊的日子,即春浴日。

别的:

上巳节仍是人日。人日也是传统节日,相传女娲七天以内造出七种动物,按日摆列为初一是鸡日、初二是狗日、初三为羊日、初四为猪日、初五为牛日、初六是马日、初七为人日。按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的天干排序和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地支排序法,初七为地支巳日,所以巳日即人日,是以上巳节,也就是人日的节日。记念人日要吃“七宝羹”和“薰天”。“七宝羹”就是用七种菜做的菜肴,而“薰天”是露天作的煎饼。别的还要用五彩丝织品剪成人形或金箔刻成人形挂在屏风或帐子上,以求吉祥。

别的三月三除上巳节外仍是西王母生日。此说源于道教传说,每一年此日,各路仙人城市赴仙境献礼祝寿,闻名的“麻姑献寿”由此发生。

古诗词:

上巳

【唐】崔颢

巳日帝城春,倾城祓禊辰。泊车须傍水,吹打要惊尘。

弱柳障行骑,浮桥拥看人。犹言日尚早,更向九龙津。

上巳

【唐】杨凝

帝京元巳足富贵,细管清弦七贵家。

此日风光谁不共,纷纭皆是掖垣花。

【魏晋】王赞

招摇启运,寒暑代新。亹亹不舍,如彼行云。猗猗季月,穆穆和春。皇储降止,宴及佳宾。佳宾伊何,具惟姻族。如彼葛藟,衍于樛木。郁郁近侍,岩岩台狱。庶寮鳞次,以崇天禄。如彼昆山,列此琚玉。巍巍天阶,亦降列宿。右载元首,左光储副。年夜祚无限,六合为寿。

太康六年三月三往后园会诗

【魏晋】张华

暮春元日,阳气清明。祁祁甘霖,恩情流盈。习习祥风,启滞导生。禽鸟翔逸,卉木滋荣。纤条被绿,翠华含英。於皇我后,钦若昊乾。顺时省物,言不雅中园。燕及群辟,乃命乃延。合乐华池,祓濯清川。泛彼龙舟,溯游洪源。朱幕云覆,列坐文茵。酒杯波腾,品物备珍。管弦繁会,变用奏新。穆穆我皇,临下渥仁。训以慈惠,询纳广神。好乐无荒,化达无垠。咨予微臣,荷宠明时。忝恩于外,攸攸三期。犬马惟慕,天实为之。灵启其愿,遐愿在兹。于以脸色,爰著斯诗。

洛水作诗

【魏晋】潘尼

晷运无限已,时逝焉可追。斗酒足为欢,临川胡独悲。暮春春服成,百草敷英蕤。聊为三日游,方驾结龙旗。廊庙多豪俊,都邑有艳姿。朱轩荫兰皋,翠幕映洛湄。临岸濯素手,渡水搴轻衣。沈钩出比目,举弋落双飞。

率尔成章诗

【南北朝】沈约

丽日属元巳,年芳具在斯。开花已匝树,流莺复满枝。洛阳富贵子,长安轻浮儿。东出令媛堰,西临雁鹜陂。游丝映空转,高杨拂地垂。绿帻文晖映,紫燕光陆离。早晨戏伊水,傍晚宿兰池。象筵鸣宝瑟,金瓶泛羽卮。宁忆春蚕起,日暮桑欲萎。长袂屡已拂,雕胡方自炊。爱而不成见,宿昔减容仪。且当忘情去,感喟独作甚。

率尔成诗

【南北朝】萧纲

芳年多美色,丽景复妍遥。握兰唯是旦,采艾亦今朝。回沙溜碧水,曲岫散桃天。绮花非一种,风丝乱百条。云起相思不雅,日照飞虹桥。富贵炫姝色,燕赵艳妍妖。金鞍汗血马,宝髻珊瑚翘。兰馨起縠袖,莲锦束琼腰。相看隐绿树,见人还自娇。玉柱鸣罗荐,磲椀泛回潮。洛滨非拾羽,满握讵贻椒。

侍宴西池诗(四言)

【南北朝】谢灵运

详不雅记牒,鸿荒莫传。降及云鸟,曰圣则天。虞承唐命,周袭商艰。江之永矣,皇心惟眷。矧乃暮春,时物芳衍。前导发轫逶迤,周流兰殿。礼备朝容,乐阕夕宴。

曲水集诗(一作上巳曲水集)

【南北朝】谢惠连

四时著等分,三春禀融烁。迟迟和景婉,夭夭园桃灼。携朋适郊外,昧爽辞鄽廓。动荡兴翠岭,芳飙起华薄。解辔偃崇丘,藉草绕回壑。际渚罗时簌,托波泛轻爵。

咏廿四气诗清明三月节

【唐】元稹

清明来向晚,山渌正光华。杨柳先飞絮,梧桐续放花。鴽声知化鼠,虹影指海角。已识风云意,宁愁雨谷赊。

三月曲水宴得烟字

【唐】王勃

彭泽官初去,河阳赋始传。田园归旧国,诗酒间长筵。列室窥丹洞,分楼瞰紫烟。萦回亘津渡,出没控郊鄽。凤琴调上客,龙辔俨羣仙。松石偏宜古,藤萝不记年。重檐交密树,复磴拥危泉。抗石晞南岭,乘沙眇北川。傅巖来筑处,磻溪入钓前。日斜真趣远,幽思梦凉蝉。

奉和圣制与太子诸王龙池春禊应制

【唐】王维

故事修春禊,新宫展豫游。明君移凤辇,太子出龙楼。赋掩陈王作,桮如洛水流。金人来捧劒,画鷁去(一作出)回舟。苑树浮宫阙,天池照冕旒。宸章在云表(一作汉),垂象满皇州。

曲江(一有楼字)侍宴应制

【唐】王维

万乘亲斋祭,千官喜豫游。凑趣儿从上苑,祓禊向中流。草树连容衞,江山对冕旒。画旗摇浦溆,春服满汀洲。仙籞(一作乐)龙媒下,神臯凤跸留。从今亿万岁,天宝纪(一作绍)年龄。

勤政楼侍宴应制

【唐】王维

彩仗连宵合,琼楼拂曙通。年光三月裏,宫殿百花中。不数秦王日,谁将洛水同。酒筵嫌落絮,舞袖怯东风。天保无为德,人欢不军功。仍临九衢宴,更达四门聪。

寄诸弟兼怀崔都水

【唐】韦应物

暮节看已谢,兹晨愈惋惜。风澹意伤春,池寒花敛夕。对酒始依依,怀人还的的。谁当曲水行,相思寻旧迹。

三月曲水宴得尊字

【唐】卢照邻

风烟彭泽里,山川仲长园。由来弃铜墨,本自重琴尊。高情邈不嗣,雅道今复存。有美光时彦,养德坐山樊。门开芳杜迳,室距(一作拒)桃花源。令郎黄金勒,神仙紫气轩。长怀去城市,高咏狎兰荪。连沙飞白鹭,孤屿啸玄猿。日影巖前落,云花江上翻。兴兰车马散,林塘夕鸟喧。

祓禊洛滨

【唐】白居易

题注:幷序。《才集结》作《祓禊日游於斗门亭》,一本无此题,序即题也。

序:开成二年三月三日,河南尹李待价以人和岁稔,将禊於洛滨。前一日,启留守裴令公。令公明日,召太子少傅白居易、太子宾客萧籍、李仍叔、刘禹锡,前中书舍人郑居中、国子司业裴恽、河南少尹李道枢、仓部郎中崔晋、司封员外郎张可续(司封员外郎张可绩)、驾部员外郎卢言、虞部员外郎苗愔、和州刺史裴俦、淄州刺史裴洽、检校礼部员外郎杨鲁士、四门博士谈弘谟等一十五人,合宴於舟中。由斗亭历魏堤,抵津桥,登临泝沿,自晨及暮,簪组交映,歌笑间发,前水嬉而後妓乐,左笔砚而右壶觞,望之若仙,不雅者如堵。尽风光之赏,极游泛之娱。美景良辰,赏心乐事,尽得於本日矣。若不记实,谓洛无人,晋公首赋一章,铿然玉振,顾谓四座继而和之,居易举酒抽毫,奉十二韵以献。座上作。

三月草萋萋,黄莺歇又啼。柳桥晴有絮,沙路润无泥。禊事修初半(一作毕),游人到欲齐。金钿耀桃李,丝管骇凫鷖。转岸回船尾,临流簇马蹄。闹翻(一作於)扬子渡,蹋破魏王堤。妓接谢公宴,诗陪荀令题。舟同李膺泛,醴为穆生携。水引春情荡,花牵醉眼迷。尘街从鼓舞,烟树任鸦栖。舞急红腰软(一作凝),歌迟翠黛低。夜归何用烛,新月凤楼西。

曲江

【唐】许棠

满国赏芳辰,飞蹄复走轮。好花皆折尽,明日恐无春。鸟避连云幄,鱼惊远浪尘。若何当此节,独自作愁人。

申王园亭宴集

【唐】张九龄

稽亭追旧事,睢苑胜前闻。飞阁凌芳树,华池落彩云。藉草人留酌,衔花鸟赴羣。历来同赏处,惟恨碧林曛。

宴王明府山亭

【唐】崔知贤

题注:得鱼字。同赋六人,孙慎行动之序。

序:调露二年,暮春三日,同集於王令公之林亭,申交契也。夫尚平远迹,寻五药於西山;仲连高蹈,让令媛於东海。遗形却立,终希独善之资;排患解纷,未洽随时之义。岂若六合交泰,朝野欢娱。元巳迨辰,季阳司月。列芳林而荐赏,控清洛以开筵。追李郭之佳游,嗣裴王之故事。远近送春日,内外壮皇居。曾干霞骞,烛城阴於翠鷁;浮梁雾绝,写川态於文虹。树密如鳞,花繁似霰。鱼纵相忘之乐,莺迁求友之声。景物载华,心神已至。於是恺佳宴,涤烦襟。沿杯曲水,折巾幽径。流波度曲,自谐中散之弦;舞蝶成行,无忝季伦之伎。而岁不我与,人生若浮。挥鲁阳之戈,奔曦可驻;骋猴子之骑,馀兴方遒。度志陈诗,式纪良会。仍探一字,六韵成章。

京洛皇居,芳禊春馀。影媚元巳,和风上除。云开翠帟,水鹜鲜居。林渚萦暎,烟霞卷舒。花飘粉蝶,藻跃文鱼。沿波式宴,其乐只且。

客岁三月禊饮池上岁月易得忽复暮春因再宴僚属作

【宋】宋庠

前兹属元巳,置酒苍烟台。芳序忽复周,东风正盘桓。懽言速僚友,亟使具觥杯。长渠溢芳溜,列坐浮喷鼻来。灵嚣合众乐,隠若南山雷。舞袂纷杂袭,宾冠俨崔嵬。佳丽前为寿,色彩如琼瑰。况我万万日,行乐无疑猜。新歌袅天衢,兴视行云回。我时语四座,兹赏诚难哉。妙颜无再朱,鹤发惟相催。跖蹻盈圣智,孔颜罹忧摧。戋戋百世後,美恶同尘灰。吾欲挈瑶斗,踞海为金罍。挹兹忘忧物,与尔同嘲谐。六合为一朝,是非何足哀。鲁阳久不作,白天任西颓。

上巳会诗

【魏晋】阮修

三春之季,岁惟嘉时。灵雨既零,风以散之。精华扇耀,翔鸟群嬉。澄澄绿水,澹澹其波。修岸逶迤,长川相过。聊且逍遥,其乐若何。坐此修筵,临彼素流。嘉肴既设,举爵献酬。弹筝弄琴,新声上浮。不有七德,知者所娱。清濑瀺灂,菱葭芬敷。沈此芳钩,引彼潜鱼。委饵芳美,正人戒诸①。

上巳华光殿诗

【南北朝】沈约

於维盛世即轩妫。朝酆宴镐复在斯。朝光光明映兰池。东风委婉入细枝。时莺顾慕声合离。轻波微动漾羽卮。河宗海若生蛟螭。浮梁径度跨回漪。红颜始洽景将移。安得勇士驻奔曦。

上巳宴丽晖殿各赋一字十韵诗

【南北朝】陈叔宝

芳景满辟窗,暄光生远阜。更以登临趣,还胜祓禊酒。日照源上桃,风摇城外柳。断云仍合雾,轻霞时映牖。远树带山高,娇莺含响偶。一峰遥夕照,数花飞映绶。度鸟或遛檐,飘丝屡薄薮。言志递为乐,置觞方荐寿。文学且迾筵,罗绮令陈后。干戈幸勿用,宁须劳马首①。

按:① ○古今岁时杂咏十六。《诗纪》九十八。

上巳玄圃宣猷堂禊饮同共八韵诗

【南北朝】陈叔宝

绮殿三春晚,玉烛四时平。藤交近浦暗,花照远林明。百戏阶庭满,八音弦调清。莺喧杂管韵,钟响带风生。山高云气积,水急溜杯轻。簪缨今盛此,俊乂本多名。带才尽壮思,文彩发雕英。乐是西园日,欢兹南馆情。

上巳玄圃宣猷嘉辰禊酌各赋六韵以次成篇诗

【南北朝】陈叔宝

题注:座有张式、陆琼、顾野王、陆琢、岑之敬等五人上。

园开簪带合,亭迥春芳过。莺度游丝断,风驶落花多。峰幽来鸣啭,洲横拥浪波。歌声初出牖,舞影乍侵柯。面玉同钗玉,衣罗异草萝。既悦弦筒畅,复欢文酒和。

三日(一作上巳)绿潭篇

【唐】万齐融

春潭滉漾接隋宫,宫阙连延潭水东。苹苔(一作芷)嫩色涵波绿,桃李新花照底(一作水)红。垂菱布藻如妆镜,丽日好天相照暎。素影沈沈(一作颢颢)对蝶飞,金沙砾砾窥鱼泳。佳人祓禊赏韶年,倾国倾城并可怜。拾翠总来芳树下,踏青争遶绿潭边。令郎天孙恣游翫,沙阳(一作场)水曲情无厌。禽浮似挹酒杯杯,鳞跃疑投水心劒。金鞍玉勒骋轻肥,落絮尘凡拥路飞。绿水残霞催席散,画楼眉月待人归。

上巳浮江宴韵得遥字

【唐】王勃

上巳年光促,中川兴绪遥。绿齐山叶满,红洩片花消。泉声喧後涧,虹影照前桥。遽悲春望远,江路积波潮。

上巳浮江宴韵得阯字

【唐】王勃

披不雅玉京路,驻赏金台阯。逸兴怀九仙,良辰倾四美。松吟白云际,桂馥青溪裏。别有江海心,日暮情何已。

奉和圣制上巳於望春亭不雅禊饮应制

【唐】王维

长乐青门外,宜春小苑东。楼开万井(一作户)上,辇过百花中。画鷁移仙妓(一作仗),金貂列上公。清歌邀夕照,妙(一作妍)舞向东风。渭水明秦甸,黄山入汉宫。君王来祓禊,灞滻亦朝宗。

上巳日曲江有感

【唐】司马扎

万花明曲水,车马动秦川。此日不满意,芳华徒少年。晴沙下鸥鹭,幽沚生兰荃。向晚积归念,江湖心渺然。

和滑州李尚书上巳忆江南禊事

【唐】刘禹锡

白马津头春日迟,沙州归鴈拂旗帜。柳营惟有军中戏,不似江南三月时。

上巳日

【唐】吴融

本学多情刘武威,寻花傍水看春晖。无故遇著悲伤事,博得苦楚索漠归。

杂曲歌辞上巳乐(一作上巳乐)

【唐】张祜

猩猩血彩系头标,天上齐声举画桡。倒是内助争意切,六宫罗袖一时招。

【宋】洪迈《容斋漫笔》:

唐开元、天宝之盛,见于列传歌诗多矣;张祜所咏尤多,皆他诗人所何尝及者。如《正月十五夜灯》云:“千门开锁万灯明,正月中旬动帝京。三百内助连袖舞,一时天上着词声。”《上巳乐》云:“猩猩血彩系头标……”《春莺啭》云:“兴庆池南柳未开……”又有《年夜酺乐》、《邠王小管》、《李谟笛》、《宁哥来》、《邠娘羯鼓》、《退宫人》、《耍娘歌》、《悖拏儿舞》、《阿鸨汤》、《雨霖铃》、《喷鼻囊子》等诗,皆可补开、天遗事,弦之乐府也。

上巳泛舟得迟字

【唐】张登

令节推元巳,海角喜有期。初筵临泛地,旧俗祓禳时。枉渚潮新上,残春日正迟。竹枝游女曲,桃叶渡江词。风鷁今方退,沙鸥亦未疑。且同山简醉,倒载莫褰帷。

上巳忆江南禊事

【唐】李德裕

黄河西绕郡城流,上巳应无祓禊游。为忆渌江春水色,更无宵梦向吴州。

上巳日徐司录林园宴集

【唐】杜甫

鬓毛垂领白,花蘂亚枝红。欹倒颓龄废,招寻令节同。薄衣临积水,吹面受和风。有喜留攀桂,无劳问秋蓬。

和上巳连寒食有怀京洛(一作孙逖诗)

【唐】沈佺期

天津御柳碧遥遥,轩骑相从半下朝。行乐辉煌寒食借,承平歌舞晚春饶。红妆楼下东回辇,青草洲边南渡桥。坐见司空扫西第,看君随从落花朝。

上巳洛中寄王九迥(一作王迥十九)

【唐】孟浩然

卜洛成周地,浮杯上巳筵。鬬鸡寒食下,走马射堂前。垂柳金堤合,平沙翠幕连。不知王逸少,何处会羣贤。

上巳日涧南园期王隐士陈七诸公不至

【唐】孟浩然

摇艇候明发,花源弄晚春。在山怀绮季,临汉忆荀陈。上巳期三月,浮杯兴十旬。坐歌空有待,行乐恨无邻。日晚兰亭北,烟开(一作花)曲水滨。浴蚕逢姹女,采艾值幽人。石壁堪题序,疆场好解绅(一作神)。羣公望不至,虚掷此芳晨。

上巳日永崇里言怀

【唐】崔涂

未敢分明赏物华,十年如见梦中花。游人过尽衡门掩,独自凭栏到日斜。

上巳

【唐】崔颢

巳日帝城春,倾都祓禊晨。泊车须傍水,吹打要惊尘。弱柳障行骑,浮桥拥看人。犹言日尚早,更向九龙津①。

上巳寄(一作呈,下有浙东二字)孟中丞(一作鲍溶诗)

【唐】鲍防

世间禊事风骚处,镜裏云山若画屏。本日会稽王内史,好将宾客醉兰亭。

和上巳西湖胜游

【宋】元绛

清明风日战方酣,朱毂雍容拥旆鬖。火令阃严绵上俗,禊游仍胜会稽巖。马盤金埒连乾湿,人映氊车帽角搀。湖水绿烟浮醉席,杏花红雨拂春衫。公如庾老情非浅,客似渊君调非凡。只恐颍川飞召节,便随五凤降绨函。

上巳

【宋】孔平仲

上巳陪游骑,城南俯落晖。溪山俱可爱,花木自相依。佳节虽行乐,他邦未得归。兰亭应禊饮,回顾白云飞。

上巳饮於湖上

【宋】孔平仲

城南春已老,湖上雨初晴。草作忘忧绿,风为解愠清。杨花轻欲下,菱叶细方生。酒影低云木,歌声伴画莺。赏心残蕊在,幽曲(豫章本作沼)小舟横。却笑兰亭会,吟诗半不成。

上巳

【宋】文天祥

昔自长淮树去帆,今从燕蓟眺东南。泥沙一命九分九,风雨六年三月三。地下故人那可作,海角游子竟那堪。便从饿死伤迟暮,面临西山已发惭

上巳修禊社谢两园

【宋】方岳

海棠过了只垂杨,合与良辰卜醉乡。定胜永和三月禊,并游社谢两流觞。定州刻石犹真赝,晋代衣冠今在亡。陶写岂无丝竹在,不醻酒渴与诗狂。

上巳游显亲寺题其壁其三

【宋】方岳

芳草垂杨水底天,半晴半雨作春妍。幅巾道服篷船坐,不是诗仙即酒仙。

上巳游显亲寺题其壁其四

【宋】方岳

属玉双飞水满塘,石炉柏子掩山房。一瓶瀑煮东风湿,只听松声意自长。

代人和御制上巳锡宴诗其一

【宋】毛滂

赐禊追三日,闻莺啭万年。恩极重繁重湛露,气暖入非烟。睿作端知圣,清尊不翅贤。眼明惊既醉,奎彩下云天。

代人和御制上巳锡宴诗其二

【宋】毛滂

曲水传觞盛,皇祇布德初。海波翻雅奏,云露湿华裾。晴送君恩暖,寒收物意舒。春耕无感喟,庶不负于胥①。

按:①自注:笃公刘,于胥斯原,以居人平易近。人平易近既辑而繁矣,既听而顺矣,乃宣之使出耕耘,而乐其事,劝其功,无永叹者也。

次(张本作和)杨乐道韵六首其五上巳闻苑中乐声书事

【宋】王安石)

苑中谁得从春游,想见渐台瓦欲流。御水曲随花影转,宫云低绕乐声留。韶华未破清明节,日暮初回祓禊舟。更觉至尊思虑远,不该全为拙倡优。

永和县上巳

【宋】王驾

记得兰亭祓禊辰,今朝兼是永和春。一觞一咏无诗侣,病倚山窗忆故人。

上巳游东禅诗

【宋】王逵

紫陌破早晨,雕鞍映画轮。因修洛阳禊,重忆永和春。美丽荀喷鼻度,楼台佛寺新。忙中得闲暇,来看法空人。

上巳日送韩(原缺,据李本、小集本补)简伯

【宋】王銍

门户荀陈士论佥,却随名门老江南。一官傲世妨才命,万事承家任苦甘。渔艇我将还旧隠,僧窗谁与对清谈。落花风雨西陵渡,佳节可怜三月三。

上巳日赣川忆东湖(湖在宜春)其一

【宋】韦驤

时光强半已消弭,峤北青春眼不辜。黄鸟穿林金闪铄,紫荆铺地锦糢糊。持循畏简催胥吏,整理归鞍戒仆夫。传语春风为加意,少留花草在东湖。上巳未出游次疑始韵

【淸】严复

年年带得看花眼,生世何曾便不辰。四海共知惟鹤发,再来忍更负芳华。管弦不分围成沸,桃杏终教踏作尘。报与荒园流水道,豨膏无计转方轮。

蝶恋花 上巳召亲族 李清照 诗词赏识

蝶恋花 上巳召亲族

长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为报本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便杯盘虽草草,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怜人似春将老。

蝶恋花 上巳召亲族 李清照 诗词赏识

这首词作于建炎三年,是一首寄寓南渡之恨的力作。   上片首句“长夜恹恹欢意少”开宗明义。南渡今后,清照隽永涵蓄的气概,一变而为沉郁凄凉。上巳虽是传统的水边修禊节日,但词人此时表情不愉,欢意甚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写永夜展转反侧,梦见汴京,看到汴京的宫阙城池,但是实不成到,故说“空”,抒写对汴京被占的哀思和沉痛。   “为报本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写本年的天然春色和往年一样好,而本年的政局远远不如畴前了。“为报”二字,点明这春季的动静是从他人处听来的,并不是词人游春所见。现实上是说,本年建康城毫无春意,虽是朝花夜月如故,而有即是无。“宜相照”的“宜”字,作“原本应当”解。“相照”前著一“宜”字,其意似说它们没有相照,更切当一点,是词人对此不以为意,反应出她的忧闷。   “随便杯盘虽草草。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承先启后,点明题旨,流露了女主人公并没有心过好这个上巳节日,酸梅变成的酒,和本身辛酸的怀抱是相等的。这两句,貌似率直,实在极委婉,极沉痛。   “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怜春似人将老”,这里把“花”拟人化。“花莫笑”,就是不要笑我老迈不小还插花,这一层词意,与末句“可怜春似人将老”紧接,意思是说最需要怜念的是春季也像人一样将近朽迈了。“春”暗喻“国度社稷”,“春将老”暗喻“国将消亡”。   《蝶恋花》是一首六十字的词,这首词题是“上巳召亲族”,带含丰硕的思惟内容,深挚的感伤情感,写得委宛盘曲,层层深切而笔意浑成,具有长调铺叙的气焰。写出作者的国破家亡之恨,寄寓词人对国度社稷的赤子之情。[5]

参考资料:http://baike.baidu.com/view/663296.htm

给良人的诗河驰念巳故良人的诗词歌赋

《望月怀远 》 唐 张九龄

海上生明月,海角共此时。 恋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胜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宋朝李之仪的《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什么时候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白居易 《浪淘沙 》

借问江潮与海水, 何似君情与妾心?

相恨不如潮有信, 相思始觉海非深.

李益 《江南曲 》

嫁得瞿塘贾, 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 嫁与弄潮儿.

《悼亡》商景兰(清)

公自成千古,吾犹恋平生。

君臣原年夜节,儿女亦情面。

折槛生前事,遗碑身后名。

生死虽异路,贞白底细成。

《哭夫二首 》裴羽仙(唐)

风卷平沙日欲曛,烽火遥认犬羊群。

李陵一战无归日,望断胡天哭塞云。

夫君平素逐蕃浑,力战轻行出塞门。

从此不归成万古,空留贱妾怨傍晚。

《悼亡诗》薄少君(明)

北邙幽恨结寒云,千载同悲岂独君。

焉得长江俱化酒,未来浇尽古今坟。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