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管理方略?

文学网 时间:2018-09-23 04:20:54

  【导语】在中国如果一个人管理者岗位,他们都会在借鉴和学习了一定管理知识的基础上、秉承和践行着自己的管理哲学。

  

  因为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所受的教育有差异,所以会表现出不同的管理思维。这种管理思维和性格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许多管理思维看似有相似之处,但究其根本还是千差万别,一万个管理者有一万种管理思维模式,但是千千万万种管理思维模式都没有跳出中国化哲学和中国化管理方略的范畴。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骨子里和思维中自觉与不自觉的流淌着中国特有的处人和处事的传统哲学观念,所以虽然管理思维每个人不尽相同,但不同中却有共同的“中国化”的思维定式。

  相对于中国化管理来说,管理学以其体大系精,具有操作性的特点,受到中国广大管理者的青睐。但是它的目的指向性很强,目标也很单一,方法是一个固定的技术流程模式,没有个体化的差异。而中国化管理却有个性化的成份,因为中国化的哲学不但教给企业家思维方式和管理规律,更重要的是能够提高和丰富企业家的境界和心灵,而境界和心灵觉达一定阶段时就会形成特有的管理方略。管理方略是管理的思维统领和管理的核心,但中国管理方略没有一个正确与否的评判标准,由于不同的管理者的境界和心灵的深度是不同的。所以管理方略也不尽相同,在中国管理界基本达成一个共识,拥有科学管理知识不一定能管好企业,管理者必须具有中国化的管理方略和科学的管理定性方法,才称为优秀的管理者,才有可能管理好企业。我们先抛开管理手段不讲,就中国化管理方略而言,管理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管理方略呢?早在2500多年前的孔子告诉了我们这个答案,现在的管理学过去叫执政学,过去的执政能力也就是现在的管理能力。(更多中国化管理观点,可以参见段俊平先生《画好“圈、饼、叉”就是管理大师》)

  《论语•尧曰第二十》里记载:“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日:“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这段话的意思是:“子张向孔子问道:“怎样做就可以从政了呢?”孔子说:“五美,屏除四恶,就可以从政了。”于张问:“什么叫五美?”孔子说:“君子要给百姓以而自己却无所耗费;使百姓劳作而不使他们怨恨;追求仁德而不财利;庄重而不傲慢;威严而不凶猛。。”子张又问:“什么叫给百姓以而自己却无所耗费?”孔子说:“借人民能够得利的事情而使他们得利,这不就是给人民以自己却不需什么耗费吗?选择老百姓内心乐意劳作的时候去使他们,谁会怨恨呢?干什么事以仁为前提,又有什么呢?君子无论人多人少,事大事小,从不敢怠慢,这不是就是泰然自若而不骄傲吗?君子衣冠整齐,目不邪视,庄重地让人望而生畏,这不就是威严却不凶猛吗?”子张又问:“什么叫四恶?孔子说:“不经便加以叫做虐;不加便要求成功叫做暴;起先懈怠而突然限期叫做贼,同样是给人财物,却出手吝啬,叫做小气。

  孔子的尊五美,除四恶被人们称为孔子的执政方略,是孔子哲学思想的精髓,是平天下的方*,,也是当代企业管理者管理企业最好的管理方略,如果企业家真正领会和能做到尊五美,除四恶,并作为管理企业的行为指导。那么管理就会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

  孔子的五美中的“惠而不费”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管理中的人文关怀的重要性。人文关怀是以人为本管理的重要体现。领导者应该真正了解员工的工作和生活的各种实际要求,并切实的从员工的角度考虑问题。在追求企业的利益的同时一定要兼顾员工的利益,掌握好企业与员工利益的平衡点。管理上要宽严结合。这样即使增大了企业的运营成本但不会使企业遭受损失,因为员工从内心对企业有了归属感,员工的创造性和工作热情就会大大增强。就会提高工作效率,从而创造出更多的效益。这就达到了“惠而不费”的境界。如果对员工的管理过于苛细,纵使暂时能提高效益,但时间一长必然会衍生其它问题。

  五美的“劳而不怨”,就是如何让员工既任老也任怨,俗话说:任劳易,任怨难。做到让员工从事繁重和高难度工作的同时,心中没有“埋怨”,甚至是愉快主动地接受任务是很难的,这也是每一个管理者所希翼达到的理想管理状态。但是如何才能达到这样一种状态,却常常让管理者困扰不已。要解决这一问题其实就涉及到确立企业的愿景、企业的用人战略和薪酬问题。孔子说:“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这里面有两层意思:一是让员工带着希望去干活并有相对应的报酬;二是要求用人得当,人尽其才。让员工带着希望去干活就要明确企业的“愿景”,管理者应该不断地向员工宣传企业的愿景,让员工了解自己为企业所做的一切,会在未来获得怎样的回报,会达到人生什么目标,在确立愿景后还要制定合理公平的薪酬制度及公平的人才战略,让员工感到他们不仅是在为公司创造利益,更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和人生目标而努力。并在企业感到有公平的发展空间和。这样员工工作起来才有干劲,这样就会劳而不怨。

  孔子五美中的“欲而不贪”中“欲”不是广义的*,而是积极向上的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是向善的力量。“不贪”指的是对*的追求不超过合理的限度,否则,*就发展为,最终反受其害。对于企业而言,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树立正确的企业价值观问题。企业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一定要坚守一个的底线。现在有些企业的管理者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或者为了谋求企业利益而偷工减料或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在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同时,也毁掉了公司的声誉和个人的前程。三鹿和双汇两家企业就是一味的追求利益而不顾消费者的利益,结果企业遭到了。正确的树立企业价值观是关系到企业和发展的关键问题,对于管理者个体而言一定要“君于爱财,取之有道。不能*受贿,利用职权谋,要廉洁清明。“欲而不贪”是企业价值观和企业家人生价值观很重要的内容。(更多中国化管理观点,可以参见段俊平先生《管理不能越位》)。

  孔子五美中的“泰而不骄”也有两层意思。一是对于管理者来说一定要既保持不忧不惧的心态,心平气和,遇事泰然自若,不要矜己傲物,装模做样,色厉内荏,给人以盛气凌人的感觉。二是对于企业来说一定有忧患意识,虽然企业现在发展很好,但一定要保持头脑,要考虑企业长远的发展目标,做到泰而不骄。这样企业才会基业常青。

  孔子五美中的“威而不猛”是管理者应该时刻注重自己的行为举止、衣着打扮,庄重得体以作为下属的榜样。

  只有严格律己,才能赢得员工由衷的,从而树立自己的威信,产生强大的向心力,团队高效运作。管理者既要有威严,要让人畏服,但又不能给人以凶猛的印象,如果威严过度则会让人避之犹恐不及,时间一久肯定会导致涣散,最终只能成为孤家寡人。

  做到了孔子的所说的五美,管理者有了一个好的管理方略。但要做到优秀的管理者还要摒弃一些不好的毛病,这就是孔子的“摒四恶”。孔子的摒四恶其实是管理中如何处理制度和企业文化作用的问题。

  一恶“不教而杀”意思是在管理中管理者要对员工加以教育引导,避免员工犯错误,而不要一味的用规章制度惩处员工,如果一味的处罚员工,员工就会与管理者,管理者就会失去,告诉管理者在企业管理中一定要靠企业文化的软实力去管理员工,一定要把企业文化与制度的作用和关系理清楚,搞明白。

  二恶“不戒视成”也是管理者要注意过程监督,要有规范的制度去考核和约束员工。不要事先、事中没有监督和指导而只要结果。这很容易导致失败的结果。

  三恶“慢令致期”管理者要有一个宽严相济的常态管理机制。不要管理朝令夕改,平时对员工要求不严格,又突然要求人家如期完成任务,这不是一个优秀管理者应有的作风。

  四恶“出纳之吝”意思是管理者一定要有胸怀和魄力,格局决定布局,视野决定高度。在制定企业战略时一定要高屋建瓴。不要像个小管家小管帐一样,小气吝啬,那样企业不可能发展和壮大。

  孔子的五美和四恶虽然论述的是执政方略,但是对现代管理有着很为深刻的借鉴意义。尊五美,摒四恶是企业管理者最重要的也是最应该学习的管理方略。中国传统文化精深,孔子在2500年前就已站在了管慧的巅峰。尊五美,摒四恶其实也是在论述企业在建设企业文化时应该遵循的哲学和注意的几个问题。企业家在践行自己的管理方法时一定要牢记孔子的谆谆,因为孔子的执政是当代从政者和管理者最好的学习教材,是构建中国化企业管理体系最好的哲学思想库。

  【导语】在中国如果一个人管理者岗位,他们都会在借鉴和学习了一定管理知识的基础上、秉承和践行着自己的管理哲学。因为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所...

  【导语】很多的企业家总是埋怨身边没有人才,找不到人才,或者总是叹息人才的流失,这是什么造成的呢?是否我们自身存在某种缺陷呢?1、要尊重下属。...

  【导语】以前只要给员工足够的酬劳、有趣的任务,或给予一定表扬似乎就已经足够了。但工作的本质一直在变化。过去10年里,虽然科技的发展让我们可以...

  【导语】过去二十多年,许多企业都通过内部的企业大学或HR培训部门,来提升员工的专业和职业化能力,以及中基层领导者的管理技能。同时,更注重可持...

  【导语】为什么制度颁布了,却没有人执行?为什么工资提高了,员工的积极性却没有提高?为什么员工经常不能完成本职的工作?为什么经理总是很忙,而无...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