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注解

文学网 时间:2019-09-20 19:42:48

  梁启超深感徽宗的亡国之痛,称其“不减‘帘外雨潺潺’诸作”,此论甚是中肯。另外,他对爱国词人辛弃疾备极赞美。在评点的27首词中,辛弃疾一人就有7首,如评其《念奴娇》(野塘花落)称“此南渡之感”;评《破阵子》(醉里挑灯)称“无穷感伤,哀同甫亦自哀也”;评《菩萨蛮》(郁孤台下)称“《菩萨蛮》如斯年夜声镗@①,不曾有也”。此等考语,究其缘由,是辛词的英雄之气和报国无门的悲慨使他发生了强烈的共识。

  破阵子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1]

  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2]。八百里分麾下灸[3],五十弦翻塞外声[4]。疆场点秋兵[5]。 马作的卢飞快[6],弓如轰隆弦惊[7]。了却君王全国事[8],嬴得生前死后名。可怜鹤发生![9]

  上海古籍出书社1978年版《稼轩词纪年笺注》

  【注释】

  [1]这是一首小令,作于辛弃疾掉意闲居期间,具体时候不详。破阵子:唐玄宗时教坊曲名,后用为词调。陈同甫:陈亮(1143-1194)字同甫,世称龙川师长教师,力主抗金,是辛弃疾的好友。 [2]梦回:梦醒。此句意谓梦军中吹角点兵,梦醒后军号之声犹不停于耳。 [3]八百里:牛名。《世说新语·汰侈》记录,晋王恺有一头名为"八百里驳(bó)"的牛,很宝贵,王济与王恺比射,以此牛为赌注,王济一射破的,"叱摆布速探牛心来,斯须炙至,一脔便去。"后人以八百里代指牛,言下包括一种豪放之气,如苏轼《约公择饮,是日年夜风》:"要当啖公八百里,英气一洗儒生酸。"分:分享。麾(huī 灰)下:手下。炙:烤肉。此句亦含有八百里规模内能分到烤肉赏赐的意思。 [4]五十弦:指瑟,古瑟五十弦,这里泛指军中乐器。翻:吹奏。塞外声:以边塞为表示主题的雄壮悲壮的音乐。 [5]疆场:疆场。点兵:校阅阅兵戎行。 [6]作:如,像。的卢:一种烈性快马。相传刘备在荆州遇难,所骑的卢马"一跃三丈",因此离开险境。 [7]轰隆:这里比方射箭时狠恶的弓弦声。 [8]全国事:指恢复华夏,完成同一年夜业。 [9]可怜:可叹。

  【提醒】

  辛弃疾二十多岁时在北方加入过耿京带领的、叛逆金人统治的义兵,而南下"归正"以后却一向不得重用,英才没法发挥,只好靠创作来表达一腔热血。

  此词首句以六个字勾画出壮志未酬的词人形象:夜深人静,他却思潮翻腾、没法入睡,只好独自喝酒,但酒精的麻木并未安静他的情感,还要"挑灯看剑"。"看剑"这一行为表白,他壮志未酬,崎岖潦倒掉意,可心中的抱负并未耗费。接下来八句写黑甜乡,既是追怀旧事,又是表达抱负,一气灌输,打破了一般词人在分片的地方转换意旨的习惯作法,把勇士的激情表达得极尽描摹。最后一句"可怜鹤发生"陡然转回到实际当中,万丈激情跌落为一声长叹而收煞,与首句的借酒解愁相呼应。构想结构自成一体,气概既雄浑,又沉郁,篇幅虽短,却极有表示力。

  辛公最闻名词作之一(有的版本作“以寄”,有的作“以寄之”。)。辛幼安毕生以抗金复国为己任,但在降服佩服派独霸的朝政里,累遭政敌掣肘,受人无故猜疑,当抱负和实际产生锋利矛盾时,只有经由过程醉梦的情势表达他杀敌报国的抱负,真是应了其老友陆游的那句“报国欲死无疆场”!悲哉!辛公!本词写作手法怪异,前九句趁热打铁,十分活泼地描画出一名赤诚相见,忠贞不贰的将军的形象,表示了词人的弘远理想和人生价值定位,最后一句却嘎但是止,俄然来了个540度年夜转弯,完全否认了前面九句的抱负!前面写得越是畅快淋漓,越加重末端五字的掉望之情。词中密集的军事意象群,持续成雄豪壮阔的审美境地,更能表现辛词的个性特点,也反应出两宋词史的又一重年夜转变,即男人汉气势的激扬,词中女性柔婉美终究让位于血性男人的力度美和高尚美。陈廷焯《云韶集》注:“字字跳掷而出,‘疆场’五字起一片秋声,凌轹千古。”《词歌·放歌集》批:“感谢感动豪宕,苏辛并峙千古。然忠爱恻怛,苏胜于辛;而淋漓悲壮,抑扬盘郁,则稼轩独步千古矣。稼轩词气概气派雄年夜,如惊雷怒涛,骇人线人,六合巨不雅也。”《辛弃疾词新释辑评》中有以下更进一步的的评论:辛弃疾的豪宕词风“是一种兼有豪宕和沉郁感情特质的‘复合型’气概。辛词中兼有奔放和敛抑的双向性的抒怀特点,造成了其悲忿抑郁、豪宕感谢感动甚至于悲慨莫名的强烈抒怀结果,这是其与苏轼词风的主张差别地点。...苏轼的词风主张表示为天然雄放,清旷超逸,很有得理趣滋养而成的几分‘仙气’;而辛弃疾的词风则首要表示为悲壮沉郁,感伤凄凉,更多的是‘狂气’与‘霸气’。他与苏轼的区分,是英雄之词和士年夜夫之词的区分。”

  创作心得:本词创作时候地址说法纷歧,我经由过程几种说法的比力,以为绍熙四年(1193年)可能性最年夜,是年陈亮脱狱后又举进士第一,辛公知福州、兼福建抚慰使时代为他所做(前一年曾在福建提刑任),最少应在第15张《贺新郎》以后,另外一说是在上饶。本词利落索性淋漓,又是醉梦当中,非草书不成!文字中,注重第一个“里”(这里用“裏”)和第二个“里”分歧!但令我惊讶的是,我手头上多种繁体草书居然没有“裏”!本想本身用鼠标写了后变形获得,但其实是不克不及令我对劲,最后从网上找了张带此字的书法作品,抠出来的。“剑”的繁体写法有两种,我选了一种。别的,生怕很少有人注重到,词中两个“弦”字在繁体中是分歧的,前一个繁体应写作“弦”(绞丝旁的“弦”),作乐器的弦讲,后一个作弓弦讲时,一般仍是同简体的“弦”字。“翻”字虽在金山词霸有“飜”和“翻”,但在《现代汉语辞书》里却没有,并且看过量种繁体版本,没有如许写的,所以仍是按与现行简体一样的“翻”字。最后一个“生”选了笔划内收的写法,表现的是勃郁的韵味。“事”字颠末了转换路径点窜,使最后一笔更长更年夜,更有气焰。“发”、“后”、“秌”几个字,有的是便宜的,有的是由空心字点窜成的。配图方面,从整体上看,从右上到左下采取了三幅图,根基处于一条对角线上。右上角的图是曩昔保藏的网上图片,很较着,就是为该词所作。中心年夜图,是戴敦邦师长教师画的岳飞,固然不是辛弃疾,但我感觉用这里很适合,由于二人志向相仿,相差几十年,衣饰等没有甚么转变,并且图中的马也好,弓也好,对本词来讲很是贴切,我也十分喜好,所以在此处采用了该图。为了表示黑甜乡缥缈,作了半透明和恍惚处置。左下角的图片我拍自济南年夜明湖公园的稼轩祠,此雕塑自己现实是茶青色,正常显示也不容易识别,若是完全采取剪影体例,更难认清,这里索性处置成褐色,让它处于背光,正面辛公手持书卷模糊可见,头部四周近似剪影结果,“鹤发生”三个字在光环下显得有一丝惨白,这恰是我所但愿的结果。该词表达了辛公极端的悲忿,把最后这张图片缩小到一隅,视觉上凝集到一点,在死后椭圆光环的映衬下,更显得孤寂与凄凉!有的伴侣感受三幅画有点多,若是单单是表示一个主题,可能会感受有点乱,但若是想象从右向左跟着时候的推移进行空间的转换(近似散点透视的方式),如许就公道多了,并且双方实,中心虚,夸大实际与黑甜乡的对照,结果也不错。字与画之间的位置也挺讲求的,年夜家细心看啊。

  这首词作者以浪漫主义笔法,写出了作者求之不得的报国抱负,出格是第一句,给后人留下了无尽豪放之气,传吟回荡。词中的“八百里”有两种说法:一种,说八百里是指牛的名,在《世说新语汰侈》有“王君夫有牛,名八百里(马交)”之说;还有一说是指那时耿京起义抗金的地区范围。

  稼轩词选注 [专着] / (宋)辛弃疾着 ; 薛祥生注

  济南 : 齐鲁书社, 1980

  他的平生,又处在昏主奸臣压抑下报国无门的悲忿中渡过。任职时代,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议,均未被采用,并遭到主和派的冲击,曾持久落职闲居江西上饶、铅山一带。晚年韩侂胄当政,一度升引,但不久病卒。其词抒写力求恢复国度同一的爱国热忱,倾吐壮志难酬的悲忿,对南宋上层统治团体的辱没降服佩服进行揭穿和批评。在他的词中,我们处处可以读到“壮志未酬”如许的句子,不能不使我们“雕栏拍遍”,“揾英雄泪”。

古诗词注解

  章台:《汉书》卷七十六《张敞传》

  “敞无威仪,时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使御吏驱,自以便面拊马。”三国魏·孟康注:“在长安中。”晋·臣瓒注:“在章台下街也。”

  曹植:《昭明文选》卷十9、三国魏·曹子建(植)《洛神赋》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流眄乎洛川。因而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不雅。睹一美人,于岩之畔。……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三国志》卷十九《魏书·陈思王植传》

  陈思王植字子建。年十岁余,朗读《诗》、《论》及辞赋数十万言,善属文。太祖尝视其文,谓植曰:“汝倩人邪?”植跪曰:“言出为论,下笔成章,顾当口试,何如倩人?”时邺铜爵台新城,太祖悉将诸子登台,使各为赋。植援笔立成,可不雅,太祖甚异之。性简略单纯,不治威仪。舆马衣饰,不尚富丽。每进见难问,回声而对,特见溺爱。建安十六年,封平原侯。十九年,徙封临菑侯。……十一年中而三徙都,常汲汲无欢,遂发疾薨,时年四十一。

  龙山:《世说新语》中卷上《识鉴》

  “武昌孟嘉作庾太尉州从事,已着名。褚太傅有知人鉴,罢豫章还,过武昌,问庾曰:‘闻孟从事佳,今在此不?’庾云:‘卿自求之。’褚眄睐很久,指嘉曰:‘此君小异,得无是乎?’庾年夜笑曰:‘然!’于时既叹褚之默识,又欣嘉之见赏。”南朝梁·刘孝标注引《孟嘉外传》曰:“嘉字万年,江夏鄳人。曾祖父宗,吴司空。祖父揖,晋庐陵太守。宗葬武昌阳新县,子孙家焉。嘉少以清操着名。太尉庾亮,领江州,辟嘉部庐陵从事。下都还,亮引问风尚得掉。对曰:‘待还,当问从事吏。’亮举麈尾掩口而笑,语弟翼曰:‘孟嘉故是大德人。’转劝学从事。太傅褚裒有器识,亮正旦年夜会,裒问亮:‘闻江州有孟嘉,安在?’亮曰:‘在座,卿但自觅。’裒历不雅久之,指嘉曰:‘将无是乎?’亮怅然而笑,喜裒得嘉,奇嘉为裒所得,乃益器之。后为征西桓温从军,玄月九日温游龙山,参寮毕集,时佐史并著戎服,风吹嘉帽出错,温戒摆布勿言,以不雅其举止。嘉初不觉,很久如厕,命取还之。令孙盛作文嘲之,成,箸嘉坐。嘉还即答,四坐嗟叹

  《楚辞·年夜招》

  “魂乎无北!北有寒山,逴龙赩只。”东汉·王逸注:“逴龙,山名也。赩,红色,无草木貌也。言北方有常寒之山,阴不见日,名曰逴龙。其土红色,不生草木。”

  《昭明文选》卷三十一南朝宋·鲍明远(照)《学刘公干体》

  胡风吹朔雪,千里度龙山。

诗词注解?

青玉案 元夕

作者:【辛弃疾】 年月:【宋】 文体:【词】

春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喷鼻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幽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顾,那人却在,

灯火衰退处。

【注释】

①元夕:阴历正月十五日为元宵节,是夜称元夕或元夜。

②花千树:花灯之多如千树开花。

③星如雨:指焰火纷纭,乱落如雨。

④玉壶:指月亮。

⑤鱼龙舞:指舞鱼、龙灯。

⑥蛾儿、雪柳、黄金缕:皆古代妇女的首饰。这里指盛妆的妇女。

⑦盈盈:仪态夸姣的模样。

⑧蓦然:俄然,蓦地。

⑨衰退:寥落稀少的模样。

【评解】

此词死力衬着元宵节不雅灯的盛况。先写火树银花、歌舞腾欢的热烈排场。花千树,

星如雨,玉壶转,鱼龙舞。满城张灯结彩,盛况空前。接着即写游人车马今夜游赏的欢

乐气象。不雅灯的人有的乘坐喷鼻车宝马而来,也有头插蛾儿、雪柳的女子结伴而来。在倾

城狂欢当中,词人却置意于不雅灯之夜,与意中人密约接见会面,久望不至,猛见那人却在

“灯火衰退处”。结尾四句,借“那人”的孤高自赏,表白作者不愿随波逐流的高洁品

格。全词构想新奇,说话工巧,盘曲涵蓄,余味不尽。

求诗词经常使用的古诗词语和注解,风景,季候,花草,表情等越多越好感谢!

《诗经·周南·桃夭》——“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

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 其蕡实在。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 宜其家人。

注解:

《周南·桃夭》是一篇庆祝新娘出嫁,起头幸福完竣糊口,实现敦睦家庭的弥漫喜庆欢喜氛围的婚礼颂歌。全诗频频以桃花的花朵、树木、枝、叶和桃子作为比兴的事物,表达了多条理的意味意义。起首是显示婚期选在桃花盛开的春季,这时候春风骀荡、万物苏醒、花卉富强、春意盎然。其次,是以艳丽的粉红桃花来形容年轻新娘的美貌和布满朝气勃勃的芳华活力。第三,是以桃子的丰富果实来意味这个家庭势必子孙合座、财丁两旺。全家人一定加倍协调幸福,家和万事兴。

《桃夭》也是一篇2500多年前用桃花来形容美男的古诗。它对后代文学创作影响深远,例如在诗词和小说中经常使用“桃夭新妇”“桃红柳绿”“桃羞杏让”等词语来形容面孔姣好的女子和春季的美景。对唐诗的影响,最较着的莫过于崔护的诗《题国都南庄》,诗云:

客岁本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照旧笑东风。

这首诗以涵蓄比方的表示手法,以“桃花”和“人面”都是桃红色的类似点,相互映照对照,陪衬出美男光华照人的面貌。又经由过程今昔对照和同时同地同景而“人分歧”的对照,引发人们对好花不常开、昙花一现在的感伤。比起《桃夭》那种布满欢喜喜庆的强烈热闹氛围和使人冲动而喜悦的愿景,崔护的诗则隐含着人们对掉去夸姣事物和在重游旧地时不克不及重温旧梦的无穷难过和感伤。

其次,《桃夭》也对儒家经典发生影响。孔子的弟子曾参在《年夜学》里,将《桃夭》第三节收入《年夜学·释“齐家治国”章》,并加以弥补,成为:“《诗》云:‘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宜其家人,尔后可以教国人。”

《鸟鸣涧》

——“人闲木樨落”

【唐】王维

人闲木樨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赏析

这首诗描述的是春山夜晚异常清幽的气象。诗的年夜意说:在沉寂没有人声的情况里,木樨(四时桂)自开自落,仿佛可以感受到木樨落地的声气。夜静更深的时辰,

风景繁多的春山,也恰似空无所有。月亮刚出,亮光一显现,轰动了树上宿 的小鸟,它们在春涧中不时地鸣叫几声。

作者用以动衬静的手法,以花落、月出、鸟鸣、这些“动”景,反衬出春山的清幽。

“闲”申明四周没有人事的烦扰,申明诗人心里的闲静。有此作为条件,细微的木樨从枝上落下,才被发觉到了。诗人能发现这类“落”,或仅凭花落在衣衿上所引发的触觉,或凭声响,或凭花瓣飘坠时所发出的一丝丝芳香。总之,“落”所能影响于人的身分是很细微的。而当这类细微的身分,竟能被从四周世界中较着地感受出来的时辰,诗人则又不由要为这夜晚的静谧和由静谧非分特别显示出来的空寂而赞叹了。这里,诗人的心情和春山的情况氛围,是相互契合而又相互感化的。

写空灵闲静的情况和心情,主人公用他全数的心神去细细地啼听花落鸟鸣的天籁,他的心里安好恬澹,但又富于幽雅情致。静到极处的天然在诗人笔下有条有理,生机勃勃。月出无声,而山鸟惊飞,这是消息相衬的艺术佳境。《而庵说唐诗》:"右丞精于禅理,其诗皆合圣教。"《唐诗笺注》:"闲事闲情,妙以闲人领此闲趣。"《诗法易简录》:"鸟鸣,念头也;涧,狭境也。而先着夜静春山空;五字于其前,然后点出鸟鸣涧来,便觉有一种空阔沉寂气象,因鸟鸣而愈显者,吐露于翰墨以外。一片化机,非复人力可到。"

这首诗是王维山川诗中的代表作品之一。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赏析,这首诗的精巧的地方在于“动”、“静”对照陪衬的诗情画意。首句“人闲木樨落,夜静春山空”,便以声写景,奇妙地采取了通感的手法,将“花落”这一动态情形与“人闲”连系起来。花开花落,都属于天籁之音,惟有心真正闲下来,放下对世俗邪念的挚沉迷恋,才能将小我的精力晋升到一个“空”的境地。那时的布景是“深夜”,诗人明显没法看到木樨飘落的景色,但由于“夜静”,更由于不雅风光的人“心静”,所以他仍是感触感染到了盛开的木樨从枝头脱落、飘下、着地的进程。而我们在朗读的同时也仿佛进入了“喷鼻林花雨”的名胜。此处的“春山”还给我们留下了想象的空缺,因是“春山”,可以想见白日的闹热热烈繁华的画面:春和日丽、柳绿桃红、欢声笑语。而此时,夜深人静,游人离去,白日的闹热热烈繁华消逝殆尽,山林也余暇了下来,实在“空”的还有诗人作为禅者的心情。惟其心情潇洒,才能捕获到到他人没法感触感染的情形。

末句“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即是以动写静,一“惊”一“鸣”,看似打破了夜的静谧,实则用声音的描写陪衬山里的清幽与闲适:月亮从云层中钻了出来,静静的月光流泻下来,几只鸟儿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不时地呢喃几声,和着春季山涧小溪细细的水流声,更是将这座沉寂山林的整体意境衬托在读者面前,与王籍“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入若耶溪》)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章本天成,高手偶得之”,这是一句古语,古来好诗都是就天成好景,用高手记叙出来。而我们在低吟浅酌之时,脑海胸怀仿佛也跟着诗人的文字进入到那片幽静绝俗的画面当中。

在这春山中,万籁都沉醉在那种夜的色调、夜的安好里了。是以,当月亮升起,给这夜幕覆盖的空谷,带来洁白银辉的时辰,竟使山鸟惊觉起来。鸟惊,固然是因为它们已习惯于山谷的静默,仿佛连月出也带有新的刺激。但月光之敞亮,使深谷前后气象马上产生转变,亦可想见。所谓“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曹操《短歌行》)是可以供联想的。但王维所处的是盛唐期间,分歧于建安时期的兵荒马乱,连鸟兽也难免惶惑之感。王维的“月出惊山鸟”,年夜布景是安宁同一的盛唐社会,鸟虽惊,但决不是“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它们其实不飞离春涧,乃至底子没有腾飞,只是在林木间偶而发出啼声。“时鸣春涧中”,它们与其说是“惊”,不如说是对月出感应新颖。因此,若是对比曹操的《短歌行》,在王维这首诗中,倒不但可以看到春山由明月、落花、鸟鸣所点缀的那样一种迷人的情况,并且还能感触感染到盛唐时期和安然定的社会氛围。

王维在他的山川诗里,喜好缔造静谧的意境,该诗也是如许。但诗中所写的倒是花落、月出、鸟鸣,这些动的景物,即便诗显得富有朝气而不寂聊,同时又经由过程动,加倍凸起地显示了春涧的清幽。动的景物反而能获得静的结果,这是由于事物矛盾着的两边,老是相互依存的。在必然前提下,动之所以可以或许产生,或可以或许为人们所注重,恰是以静为条件的。“鸟鸣山更幽”,这里面是包括着艺术辩证法的。

《滁州西涧》——“野渡无人舟自横”

【唐】韦应物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注解:

这是写景诗的名篇,描述春游滁州西涧赏景和晚潮带雨的野渡所见。首二句写春

景、爱幽草而轻黄鹂,以喻乐守节,而嫉高媚;后二句写带雨春潮之急,和水急舟横

的气象,包含一种不在其位,不得其用的无可何如之哀伤。全诗流露了澹泊的胸怀和

哀伤之情怀。

《代悲白头翁》——“年年事岁花类似, 岁岁年年人分歧。”

【唐】刘希夷

洛阳城东桃李花, 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色彩, 坐见落花长感喟。

本年花落色彩改, 来岁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 更闻桑田酿成海。

前人无复洛城东, 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事岁花类似, 岁岁年年人分歧。

寄言全盛朱颜子, 应怜关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 伊昔朱颜美少年。

令郎天孙芳树下, 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开美丽, 将军楼阁画仙人。

一朝卧病无了解, 三春行乐在谁边?

委宛蛾眉能几时, 斯须白发知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 惟有傍晚鸟雀悲!

注解: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诗的开首两句,描画洛阳城东暮春风景。洛阳是唐朝的东都,十分富贵;富贵的都会盛开着艳丽的鲜花,满城春色,生机勃勃,使人心醉向往。但是光阴易逝,此时的洛阳已经是落花季候,桃李纷飞,不知飘向何处。

  这两句是诗的起兴。下文表达的对年夜好春景、妙龄朱颜的向往和迷恋,对桃李花落、芳华易逝的感伤和可惜,都是由今生发开来的。

  “洛阳女儿好色彩”以下十句,写年青的洛阳女儿面临漫天飘动的落花生出无穷感伤。洛阳女儿所感伤的,现实上是由年夜天然的转变而联想到美的短暂和人的生命的有限。“本年花落色彩改,来岁花开复谁在?”表示的是由于春景的流逝而感慨朱颜易老、生命无常的心理。“松柏摧为薪”句,出自《古诗十九首·去者日以疏》:“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桑田酿成海”,指陆地酿成海洋,典出《仙人传·麻姑》:“麻姑自说云,欢迎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这两句应用比方,形象地表示世事情化很年夜。“前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则揭露人生易逝、宇宙永久的客不雅纪律。“年年事岁花类似,岁岁年年人分歧”两句,以美好、流利、工整的对句集中地表示芳华易老世事无常的感慨,富于诗的意境,且具有哲理性,历来广为传诵。

  “寄言全盛朱颜子”以下十句,归纳综合论述白头翁平生的履历。白头老翁曾是一个美貌少年,畴前他也常和令郎天孙一路,在树下花前歌舞游乐。“光禄池台文美丽”两句,以汗青上权臣贵戚的奢华豪侈,表示白头翁曾历过的一段富贵糊口。但是,一旦生病朽迈,就无人理会,三春行乐只好让给他人了。这一段经由过程描述白头翁从朱颜到老病、从游乐到伶丁的糊口,不但暗示了诗人对芳华朱颜、清歌妙舞的眷恋、神驰,对垂老白头翁的同情、同情,同时进一步抒发了对美的短暂和生命的有限的感伤,从而加强了诗歌的艺术传染力和哲理性。

  结尾四句点明大旨,收束全诗。“委宛蛾眉能几时?斯须白发乱如丝”两句感慨美貌的少女转眼之间将化作鹤发的老妇,可惜芳华难驻。“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傍晚鸟雀翡”两句,一切都犹如过眼云烟,敏捷消逝了!昔日富贵热烈的游乐场合,现在只有几只离群的鸟雀在清凉的暮蔼中发出几声凄苦的悲鸣。

  鸟尚且如斯,人何故堪。末句的最后一个“悲”字,是此诗的基调。

  诗人在《代悲白头翁》中表示的豪情固然是哀痛的,但其实不颓丧,由于诗人在当真地思虑着人生,眷恋和向往着糊口中的美。

《如梦令》——“应是绿肥红瘦”

【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用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照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注解:

1.疏:粗,年夜。

2.残酒:此指残醉。

3.绿肥红瘦:指肥硕的绿叶和凋残的红花。

这首词写一名贵族少女怜花惜春的豪情。当是李清照前期作品。词中所写,乃平常糊口中一个极难惹人注重的细节,盘曲地反应出一种落拓、淡雅的糊口情趣。全词债主仆问答组织成篇,"知否?知否?"二叠语,既有对海棠的深意,也有埋怨声,天然引出"绿肥红瘦"。清黄苏云:"一问极有情,答以‘照旧',答得极淡,跌出‘知否'二句来。而‘绿肥红瘦',却又妙在涵蓄,短幅中藏无穷盘曲,自是圣于词者。"(《蓼园词选》)人物的对话写得新奇活跃,写法上纯用白描,表现出李清照婉约清爽的词风。

《浪淘沙》——“离合苦仓促”,“惋惜来岁花更好,知与谁同?”

【宋】欧阳修

把酒祝春风,且共自在,垂杨紫陌洛城东。老是那时联袂处,游遍芳丛。

离合苦仓促,此恨无限。本年花胜客岁红。惋惜来岁花更好,知与谁同?

注解:

此词为明道元年(1032)春,欧公与友人梅尧臣在洛阳城东旧地重游有感而作,词中伤时惜别,抒发了人生离合无常的感慨。

首二句语本于司空图《酒泉子》“傍晚把酒祝春风,且自在”,而添一“共”字,便有了新意。“共自在”是兼风与人而言。对春风言,不但是珍惜好风,且有留住光景,以便游赏之意;对人而言,但愿人们渐渐游赏,尽兴方归。“洛城东”揭出地址。洛阳公私园囿甚多,宋人李格非著有《洛阳名园记》专记之。京城郊外的道路叫“紫陌”。“垂杨”同“春风”合言,可想见其暖风吹拂,翠柳飘动,气候宜人,风景迷人,恰是游赏的好时辰、益处所。末两句说,都是曩昔联袂同游过的处所,今天仍要全都重游一遍。“那时”即下片的“客岁”。“芳丛”申明此游首要是赏花。

下片头两句深深地感慨:“离合苦仓促”,是说原本就很难集会,而方才会晤,又要仓促道别,这怎能不给人带来无限的怅恨。“此恨无限”其实不仅仅指作者本人而言,也就是说,在亲人伴侣之间离合仓促这类怅恨,古往今来,以致此后,永久都没有穷尽,都给人带来莫年夜的疾苦。“黯然断魂者唯别罢了矣!”(南朝梁江淹《别赋》)老友重逢,不克不及长聚,表情天然长短常难熬难过的。这感慨,就是对友人密意厚谊的表示。下面三句是从面前所见之景来抒写别情,也能够说是对上面的感慨的具体申明。“本年花胜客岁红”有两层意思。一是说本年的花比客岁开得加倍茂盛,看去加倍艳丽,固然但愿同友人纵情不雅赏。说“花胜客岁红”,足见客岁作者曾同友人来不雅赏过此花,此与上片“那时”呼应,这里包括着对曩昔的夸姣回想;也申明此别已一年,此次是久别重逢。集会这么不容易,花又开得这么夸姣,原本应当多多不雅赏,但是友人就要离去,怎能不令人怜惜?这句写的是艳丽茂盛的风景,表示的倒是感伤的表情,恰是“以乐景写哀”。末两句意为:来岁这花还将比本年开得加倍茂盛,惋惜的是,本身和友人分家两地,天各一方,来岁此时,不知同谁再来共赏此花啊!再进一步说,来岁本身也可能已分开此地,更不知是谁来赏此花了。把别情熔铸于赏花中,将三年的花加以比力,层层推动,以惜花写惜别,构想新奇,富成心,是篇中的绝妙之笔。而别情之重,亦即申明同友人的交谊之深。

此词笔致疏放,婉丽隽永,近人俞陛云称它“因惜花而怀友,前欢寂寂,后会悠悠,至情语以一气挥写,可谓密意如水,行气如虹矣。”

《一剪梅》——“此情无计可消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宋】李清照

红藕喷鼻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漂荡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注解:

这首词作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阔别以后,寄寓着作者不忍拜别的一腔密意,是一首工巧的别情词作。

  词的起句“红藕喷鼻残玉簟秋”,领起全篇,上半句“红藕喷鼻残”写户外之景,下半句“玉簟秋”写室内之物,对清秋季候起了点染感化。全句设色清丽,意象含蓄,不但描绘出周围风景,并且衬托出词情面怀。意境清冷幽然,很有仙风灵气。花开花落,既是天然界现象,也是离合悲欢的人事意味;床笫生凉,既是肌肤间触觉,也是苦楚独处的心里感触感染。起句为全词定下了优美的抒怀基调。

  接下来的五句挨次写词人从昼到夜一天内所作之事、所触之景、所生之情。前两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写的是白天在水面泛舟之事,以“独上”二字暗示处境,暗逗离情。下面“云中谁寄锦书来”一句,则明写别后的悬念。接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两句,组成一种目断神迷的意境。按挨次,应是月满时,上西楼,望云中,见回雁,而思及谁寄锦书来。“谁”字天然是暗指赵明诚。可是明月骄傲,人却未圆;雁字空回,锦书无有,所以有“谁寄”之叹。说“谁寄”,又可知是无人寄也。词人因惦记游子行迹,盼愿锦书达到,遂从眺望云空引出鱼雁不绝的联想。而这一望断海角、神驰象外的情思和联想,无时无刻不缭绕于词人心头。

  “花自漂荡水自流”一句,承先启后,词意不竭。它既是即景,又兼比兴。其所展现的花落水流之景,是遥遥与上阕“红藕喷鼻残”、“独上兰舟”两句相拍合的;而其所象喻的人生、韶华、恋爱、拜别,则给人以苦楚无奈之恨。

  下片自此转为直接抒怀,用心里独自的体例睁开。“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二句,在写本身的相思之苦、闲愁之深的同时,由己身推想到对方,深知这类相思与闲愁不是片面的,而是两边面的,以见两心之相印。这两句也是上阕“云中”句的弥补和引伸,申明虽然天长水远,锦书将来,而两地相思之情初无二致,足证两边情爱之笃与彼此信赖之深。这两句既是排列的,又是合一的。合起来看,从“一种相思”到“两处闲愁”,是两情的分合与深化。其分合,表白此情是一而2、二而一的;其深化,则诉说此情已由“思”而化为“愁”。下句“此情无计可消弭”,紧接这两句。正因人已分在两处,心已覆盖深愁,此情就固然难以排解,而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了。

  “此情封闭计可消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三句最为众人所称道。这里,“眉头”与“心头”相对应,“才下”与“却上”成升沉,语句布局既十分工整,表示手法也十分奇妙,在艺术上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固然,这两个四字句只是整首词的一个有机构成部门,并不是桂林一枝。它有赖于全篇的衬托,出格因与前面另两个一样工巧的四字句“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前后衬映,而相得益彰。

《蝶恋花》——“泪眼问花花不语”

【宋】欧阳修

天井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傍晚,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注解:

上片开首三句写“天井深深”的景况,“深几许”于发问中含有怨艾之情,“堆烟”状院中之静,衬人之孤傲寡欢,“帘幕无重数”,写闺阁之幽邃封锁,是对年夜好芳华的禁锢,是对夸姣生命的戕害。“天井”深深,“帘幕”重重,更兼“杨柳堆烟”,既浓且密——糊口在这类表里隔断的阴沉、幽遂情况中,女主人公身心两方面都遭到压制与禁锢。叠用三个“深”字,写出其遭封闭,形同囚居之苦,不单暗示了女主人公的孤身独处,并且有苦衷深邃深挚、怨恨莫诉之感。是以,李清照称赏不已,曾拟其语作“天井深深”数阕。明显,女主人公的物资糊口是优裕的。但她精力上的极端苦闷,也是不言自明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帘深楼迥及“乱红飞过”等句,殆有依靠,不但送春也。或见《阳春集》。李易安宁为六一词。易安云:“此词余极爱之。”乃作“天井深深”数阕,其声即旧《临江仙》也。毛先舒《古今词论》:永叔词云“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此可谓层深而浑成。何也?因花而有泪,此一层意也;因泪而问花,此一层意也;花竟不语,此一层意也;不单不语,且又乱落,飞过秋千,此一层意也。人愈悲伤,花愈末路人,语愈浅而意愈入,又绝无描绘吃力之迹,谓非层深而浑成耶? “玉勒雕鞍”以下诸句,逐层深切地展现了实际的凄风苦雨对其芳心的无情践踏:恋人薄幸,嫖妓不归,意中人率性嫖妓而又无可何如。

下片前三句用暴风暴雨比方封建礼教的无情,以花被摧残喻本身芳华被毁。“门掩傍晚”四句喻年光光阴空逝,人生易老之痛。春景将逝,韶华如水。结尾二句写女子的痴情与失望,含蕴丰富。“泪眼问花”,实即含泪自问。“花不语”,也非躲避谜底,正讲少女与落花同命共苦,无语凝噎之状。“乱红飞过秋千去”,不是比说话更清晰地明示了她面对的命运吗?“乱红”飞过芳华游玩之地而飘去、磨灭,恰是“无可何如花落去”也。在泪光莹莹当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一样难以免被抛掷抛弃而沉溺堕落的命运。“乱红”意象既是下景实摹,又是女子悲剧人命运的意味。这类完全用情况来暗示和衬托人物思路的笔法,深婉不迫,盘曲有致,逼真地表示了糊口在幽闭状况下的贵族少妇难以明言的心里隐痛。

固然,溯其渊源,此前,温庭筠有“百舌问花花不语”(《惜春词》)句,严恽也有“尽日问花花不语”(《落花》)句,欧阳修结句也许由此脱化而来,但不独说话更加流美,意蕴更加深挚,并且境地之浑成与韵味之悠久,也远过于温、严原句。

诗词注解

蕙楼 指楼房的美称。亦指女子居室.

幽香浮动的幽兰上固结着晶莹的露水,

精美的楼阁隐没在幽邃翠绿的绿林中.

这两句实在只是在描画或陪衬一个静谧幽邃的风景.

我是一楼,在这里弥补一下,这首诗的原文以下:

甫构西亭偶题因呈监军及幕中诸公

瀛海无因泛,昆丘岂易寻。数峰聊在目,一境暂清心。

悦彼松柏性,爱兹桃李阴。列芳凭有土,丛干聚成林。

信矣子牟恋,归欤尼父吟。幽香兰露滴,空翠蕙楼深。

负鼎位尝忝,荷戈年屡侵。百城烦鞅掌,九仞喜岖。

巴汉溯沿楫,岷峨万万岑。恩偏不敢去,范蠡畏熔金。

从问题来看,这是一首做给世人看的诗词.跟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和王勃的"滕王阁序"一样,有多是集会上,或作者看过此景后写给年夜家看的,楼主的两句若是说是女子忖量,放在这里其实不适合.这里整首诗只是在描写一个风景,应当就是问题所说的"西亭",再加上是显现给监军和幕中诸公的,不难猜测出立意应当是歌颂这个西亭,歌颂军中恩德,不过是树碑立传一类.

再另,诗词原本就是个见仁见智的工具,全看小我若何理解.这两句不连系全诗来看,说是女子忖量也何尝不成.但放在里面就分歧适了.

武元衡的好诗也比力多,楼主可以看看这首:麻衣如雪一枝梅,笑掩微妆入梦来。若到越溪逢越女,红莲池里白莲开.绮丽独特,色采冶艳.

参考资料:

求好的诗词(经典)!年夜家来讲说本身最喜好的诗和词(要求注解)!甚么朝代都可以!

满江红

宋 岳飞

发上指冠,

凭阑处、

潇潇雨歇。

抬望眼,

仰天长啸,

壮怀剧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轻易、

白了少年初,

空悲切。

靖康耻,

犹未雪;

臣子恨,

什么时候灭?

驾长车、

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

整理旧江山,

朝天阙。

【赏析】

读诗词,特别是读一些汗青人物的诗词,总难免联想到他写作的具体前提,如时候、地址等,如许对该作品或能更好地舆解。

岳飞的《满江红》词是中国汗青上影响最年夜的一首壮烈篇。而岳飞平生处境转变迥然。要最好理解这一位作,有需要斟酌这首词的出处。但惋惜查无按照,只好本身试着假想词人写作的具体前提。但是,当我如许做时,竟发现词中名句“莫轻易白了少年初空悲切”的凡是诠释似欠就绪妥当,对这一发现谨阐发以下:

所有的词释都说“莫”句是自勉勉人的“千古箴铭”,劝人“切莫虚度韶华,惨白了少年轻发,空悲切!”。

可是,试想,借使此词作于词人领军抗金待发之前:则词中的“怒”只能是词人闻知仇敌暴行而发。恰逢潇潇霪雨,既影响了武备,又反对了看向远方的视野,让人额外焦急,只能凭栏而望。当久雨稍停,视野遥远时,当即壮怀剧烈,不由仰天长啸。想象着为国建功名,摸爬滚打,奔赴火线,转战八千里,会有触目惊心的日昼夜夜,此时心急如焚,是以自勉说“切莫(不克不及)虚度韶华,惨白了少年轻发,空悲切”。如许讲授,“莫”句虽然说可与上面的句子连络,但与下片的“什么时候灭”句的意思就重了。“什么时候灭”也是表心急之情。特别是,如许一来,“三十”与“八千”句的意境就是一个没有具体内容的虚拟的境地,则剧烈的壮怀多半是一种待实现的决心,则长啸的底韵就不足,则“怒”也就让人感应气不壮,如许,上片就全没了一个顶天登时的久经惨烈疆场的将军的气慨,倒有了点子墨客气!

再试想,借使此词作于岳飞抗金转战有时后,被调后方持久休整之时:则“怒”,“长啸”,“剧烈”和“三十”与“八千”等句都具有了丰硕的具体内容,让人看到一个刚强的将军和他的军队此刻积极备战的氛围(仰天长啸,壮怀剧烈)和曩昔杀敌的壮烈情形(“三十”与“八千”句)。但,如是如许,此时的他就不成能有怠懈思惟。在这里搁上甚么“不要虚度韶华,闲白了少年轻发,空悲切!”的句子就显得冒昧好笑。因此,“莫”句在这里就应解为“难道要人等得白了少年初,空悲切?”。如许讲来,“怒”字除针对仇敌,还有对上级迟迟禁绝出兵的愤慨。固然如许讲比力公道,但此时的岳飞,作为一个全军统帅,不成能不知朝内政治斗争的剧烈,他不会凭白地倒持泰阿,是以,此时的他,毫不会写出获咎朝庭的诗句的。

最后,试想此词写于岳飞被软禁且受刑今后:此时,外寇国贼狰狞地一齐向他扑来,他的血肉之躯承受着塌天重压。当他艰巨地直起身来站在囚栏前,久久地凝望着潇潇霪雨,皮肉钻心的痛苦,心里要炸裂的仇和恨,聚到一路,火从中烧,无此愤慨,则一“怒”冲天。让人感应怒得天然,怒得应当:只有这“怒”才能顶住这塌下来的天;只有这“怒”才能呵住这末路人的雨;只有这“怒”才能冲垮这阴沉的牢!一个“怒”字让全词词义及词人光鲜地显现在我们眼前。“抬望眼”三字又当即显出年夜英雄的素质和胸怀:身陷囹圉仍心系国难;身遭严刑,仍惦记沦亡的河山和苍生。词人忠心不渝,壮志不移,报国心剧烈涌动,借着肝火冲越牢栏,向长天咆哮,要唤起旧部,重整河山。此时,三十年来奋斗的过程,八千里转战的日昼夜夜,一幕幕显现面前:刀光血影,喊杀冲天,血肉恍惚,尸横遍野,将士冒火的眼神,苍生号天的哭声,……黄龙府啊,不捣你这敌巢我怎心甘!……一颗壮心激荡在无垠的天际,两行热泪横流在坚毅的脸颊……。待回过神来,面临粗实的牢栏,此时还能自勉勉人说甚么“切莫虚度韶华,惨白了少年轻发,空悲切!”吗?虚度韶华已不是他本身能廻避的事。明显,此时的词人只能叹伤:“莫!没何如,只能在此闲白了少年初,空悲切了!”一声感喟,一声无奈以后便进入无声的世界。“此时无声胜有声”!这是对国贼最年夜的控告,对国运最深的悲痛,里面包括了对国贼抹杀抗战的多年夜愤慨,会聚了杀敌的多年夜内力!这才撑持了开篇的冲天年夜“怒”,才引出了下片吃肉喝血的狂怒臆想!这才是年夜英雄的性情。

下片以二句幽思之语承接上片末句后的缄默,脉络清楚,隐约轰鸣,如同深层地动,滔滔而来,撼人魂灵。接下来几句弘愿则如火山爆发,澎湃熔浆灼焦万物,威猛声响崩天裂地,剧烈处,词人忘怀了本身,爱国年夜义在狂怒中野味的表露,直抒英雄之胸臆、虎将之虎威。最后,宿愿“得偿”,尘埃落地,震响戛然寂静,只见千军万马俯伏于地,英雄泪如雨下,我亦泪若江河。……恸定,顾望破裂江山,焉能不更强烈地“发上指冠”!

如许的诗句,不管甚么爱国将军,若非身逢冤狱之难,怎样能写得出?如许的诗句,若不睬解为冤狱中虎将之绝笔,怎样能感触感染获得它的深蕴真情?只有如许去理解它,才感觉全词趁热打铁,义高词伟的句子是那末由衷,激越跌荡放诞的豪情是那末畅快,悲壮的意境让人哽塞咽喉,铿锵的豪言让人心窝利落索性,热血沸腾,义薄云天,不觉人人都成了英雄,人人都成了岳飞!但是,按凡是的词释去理解《满江红》词,心里就少了很多这类“剧烈”之感。总感觉岳飞是岳飞,我是我。

总结前析,岳飞词《满江红》应出于狱中。“莫”句以“莫”为领字,标点为“莫、轻易白了少年初,空悲切!”为好;下片的结句也应是“待、从头整理旧江山,朝天阙。”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