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查子晏几道诗词鉴赏

文学网 时间:2020-07-31 17:17:30

晏几道临江仙的诗词鉴赏 多多益善哈~~~

临江仙①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②。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③。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① 晏几道《小山词跋》云:“始时沈十二廉叔、陈十君宠家有莲、鸿、苹、云,品清讴娱客。

每得一解,即以草授诸儿,吾三人持酒听之,为一笑乐。

已而君宠疾废卧家,廉叔下世,昔之狂篇醉句,遂与两家歌儿酒使俱流转人间”。

此词为追忆歌女小苹而作。

② 恨,怅惘,愁恨。

却,又。

③ 五代翁宏《春残》:“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帷。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寓目魂将断,经年梦亦非。

那堪向愁夕,萧 飒暮蝉辉”。

词人此处借用其颔联。

④ 两重心字,指罗衣上有以重叠的心字纹组成的图案。

欧阳修《好女儿令》:“一身绣出,两同心字,浅浅金黄。

” 这是一首伤感的怀念昔日恋人之作。

作为一个盛世的落魄贵公子,晏几道早年度过的是一段诗酒燕笑裘马轻狂的日子。

而这些美好的时光,在他后来际遇不偶时,则都化成了伤感的回忆。

天分极高且锐感多情的他,便常常把爱恋溶入记忆,把痛苦溶入诗歌,哭诉着那段如烟的往事,回忆着已经逝去的绮色华年。

这首《临江仙》就是在这一心境下写成的。

上片写梦回酒醒后的落寞感伤。

前两句以六言对起,互文见义。

“酒醒”之际亦即“梦后”之时。

“楼台高锁”,是从外面看;“帘幕低垂”,是就里面说;也是同一个地方的互文。

二句描画出自己今日孤独冷清的环境和心情。

此日之酒,已不是当年把盏听歌之美酒,而只能是借之销愁的苦酒了。

所作之梦,也应是追怀当日笑乐的感伤之梦了。

作者所梦何人,此处未明说,联系下片,可知是梦见久别的小苹了。

在作者的250多首词中,“梦”字竟出现60多次,见得他平日所过的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啊!“去年春恨”一句,承上启下,揭出风流云散已非一载,而转眼伤心又一年,此情此际更难排遣,从而过渡到当前的春景。

“落花”二句写作者倚楼所见之暮春景象。

“落花”、“微雨”点春,“人独立”与“燕双飞”对照,点恨。

“落花”代表着美好时光的消逝,“微雨”隐喻着迷离汗漫的忧愁。

双燕归来细雨中,触景伤情,使词人倍感己身之孤单落寞。

此二句原是翁宏《春残》中的句子,被晏几道借用到词中,便成为“千古不能有二”的名句。

何以在翁宏的原诗中却不见佳呢?翁诗写春残,故有落花、飞燕之词,但尾联的“萧飒暮蝉辉”应指秋景,这就破坏了全诗意境的完整。

且“落花”二句景极妍美,不言情而哀婉已见,但翁诗接着却以“寓目魂将断”点破了这种含蓄美,诗便显得有句无篇了。

此外,诗与词在体裁上的差异,也导致了其审美风格的差异,此二句显然更符合词的“要眇宜修”的审美要求。

如烟往事说从头。

下片前两句回忆初见小苹时的情景。

“记得”二字,语气郑重,言之凿凿。

词人能清晰地回忆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小苹的服饰,其对小苹之深情自不待言,词人的女性般的锐感也由此可见。

“两重”句,借衣饰之美衬写小苹人美,也包含两情相悦之意。

美丽多情的歌女小苹,无疑也喜欢这位风流倜傥而又才华横溢的诗人。

她如何来表达这种喜欢呢?“琵琶弦上说相思”,口不能言而“说”以琵琶,小苹娇羞含忍之态已见,而弦凝指咽处更是风情万种。

“当时”二句,出语俊逸,以长在之明月绾合今昔,今时之月,犹是昔时之月,曾照玉人归楼台。

而今月亮仍是那个月亮,而伊人已渺,回首往事,低回不已。

“彩云”,喻指小苹,李白《宫中行乐词》:“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彩云既谓其飘逸之美,亦隐含“彩云易散”,美好的恋情容易消逝之意。

亘古不变的明月,正反衬出人世的沧桑多变。

作为一个锐感多情的词人,晏几道无法表现出苏轼“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自信和达观,而只有“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的伤感的回忆。

这种回忆是痛苦的,也是幸福的,毕竟他曾经拥有。

因为一切终将黯淡,唯有被爱的目光镀过金的日子,在岁月的深谷里闪着光芒! 全词含蓄凄美,措辞婉妙,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

清人冯煦云:“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

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

求之两宋词人,实罕其匹”(《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

晏几道的这首《临江仙》,是当得起这一评价的。

当时明月在 伊人却已不在 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余晖照在小山的脸上,倦倦的温暖让一切没有了回转的余地,这偌大的临川古城里似乎变得无处可藏,那些曾经心照不宣情愫变得凝厚且无所遁形。

时光流转,所有的歌里繁华,都做了梦里的烟花。

曾经唱词歌舞的阁楼只剩下迟迟的哀伤。

我锁住了它们,却锁不住时光,这一去已经等待了太久。

花落满衫,独自凝立,世间的恍惚,千言和万语,一切没有了依凭,剩下的是愁意袭人的无止境等待,只是时间而已了吗?斜阳微雨,有燕双飞而归,小山自嘲的一笑,细雨湿了他的外衣,湿了所有温暖的记忆。

忽然一场阵雨,世界缩为屋檐,熟悉的侧脸,回头像是在眼前。

雨打...

生查子独游西岩诗词鉴赏诗人笔下青山明月有怎样形象生查子①独游...

“青山招不来,偃蹇谁怜汝?”“青山”是隐居之处,它巍然而立.“我”处境困顿,无人怜悯.心中向往青山,它却不为所动.这岁末的天气非常寒冷,青山似乎有情,劝我不要在奔波于俗世,在那溪边住下来.山头明月皎洁,本来就在那高天之上.“我”就像那样明月一样,本性是高洁的.明月“听读离骚”实际上上指“我”夜夜诵读离骚.离骚乃屈原忧愤而作.故下阕中即表明了自己的高洁,有抒发了自己的忧愤之情.月光清幽,更衬托出作者内心的孤苦.

晏几道 临江仙 诗词鉴赏范文最近要写一篇诗词鉴赏的文章 请各位帮

●临江仙 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曾照彩云归。

晏几道词作鉴赏 这是一首感旧怀人的名篇,当为作者别后怀思歌女小苹所作。

词之上片写“春恨”,描绘梦后酒醒、落花微雨的情景。

下片写相思,追忆“初见”及“当时”的情况,表现词人苦恋之情、孤寂之感。

全词怀人的月时,也抒发了人世无常、欢娱难再的淡淡哀愁。

上片起首两句,写午夜梦回,只见四周的楼台已闭门深锁;宿酒方醒,那重重的帘幕正低垂到地。

“梦后”、“酒醒”二句互文,写眼前的实景,对偶极工,意境浑融。

“楼台”,当是昔时朋游欢宴之所,而今已人去楼空。

词人独处一室,寂静的阑夜,更感到格外的孤独与空虚。

企图借醉梦以逃避现实痛苦的人,最怕的是梦残酒醒,那时更是忧从中来,不可断绝了。

这里的“梦”字,语意相关,既可能是真有所梦,重梦到当年听歌笑乐的情境,也可泛指悲欢离合的感慨。

起二句情景,非一时骤见而得之,而是词人经历过许多寥寂凄凉之夜,或残灯独对,或酽酒初醒,遇诸目中,忽于此时炼成此十二字,如入佛家的空寂之境,这种空寂,正是词人内心世界的反映。

第三句转入追忆。

“春恨”,因春天的逝去而产生的一种莫名的怅惘。

“去年”二字,点明这春恨的由来已非一朝一夕的了。

同样是这春残时节,同样恼人的情思又涌上心头。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写的是孤独的词人,久久地站立庭中,对着飘零的片片落英;又见双双燕子,霏微的春雨里轻快地飞去飞来。

“落花”、“微雨”,本是极清美的景色,本词中,却象征着芳春过尽,伤逝之情油然而生。

燕子双飞,反衬愁人独立,因而引起了绵长的春恨,以至梦后酒醒时回忆起来,仍令人惆怅不已。

这种韵外之致,荡气回肠,令人流连忘返。

“落花”二句,妙手天成,构成一个凄艳绝伦的意境。

过片是全词枢纽。

“记得”,那是比“去年”更为遥远的回忆,是词人“梦”中所历,也是“春恨”的原由。

小苹,歌女名,是《小山词。

自跋》中提到的“莲、鸿、苹、云”中的一位。

小晏好以属意者的名字入词,小就是他笔下的一个天真烂漫、娇美可人的少女。

本词中特标出“初见”二字,用意尤深。

梦后酒醒,首先浮现脑海中的依然是小苹初见时的形象,当时她“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

”她穿着薄罗衫子,上面绣有双重的“心”字。

此处的“两重心字”,还暗示着两人一见钟情,日后心心相印。

小苹也由于初见羞涩,爱慕之意欲诉无从,唯有借助琵琶美妙的乐声,传递胸中的情愫。

弹者脉脉含情,听者知音沉醉,与白居易《琵琶行》“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同意。

“琵琶”句,既写出小苹乐技之高,也写出两人感情上的交流已大大深化,也许已经无语心许了。

结拍两句不再写两人的相会、幽欢,转而写别后的思忆。

词人只选择了这一特定情境:当时皎洁的明月映照下,小苹,像一朵冉冉的彩云飘然归去。

李白《宫中行乐词》:“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又,白居易《简简吟》:“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彩云,借以指美丽而薄命的女子,其儒仍从《高唐赋》“旦为朝云”来,亦暗示小苹歌妓的身分。

结两句因明月兴感,与首句“梦后”相应。

如今之明月,犹当时之明月,可是,如今的人事情怀,已大异于当时了。

梦后酒醒,明月依然,彩云安?空寂之中仍旧是苦恋,执着到了一种“痴”的境地。

这是晏几道的代表作。

内容上,它写的是小山词中最习见的题材——对过去欢乐生活的追忆,并寓有“微痛纤悲”的身世之感;艺术上,它表现了小山词特有的深婉沉着的风格。

可以说,这首词代表了作者词的艺术上的最高成就,堪称婉约词中的绝唱。

含蓄真挚字字关情——晏几道《临江仙》鉴赏 晏几道(1040—约1112),字叔原,是北宋后期典型的婉约派词人。

他的词作大多吟咏风花雪月,离愁别恨,在词风上偏于保守,没有创新。

但他的词大多写得细腻含蓄,幽婉动人。

宋人黄鲁直云“叔原乐府寓诗人句法,精壮顿挫,能动摇人心”在艺术上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借鉴。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

相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这首词抒发作者对歌女小苹怀念之情。

据他在《小山词·自跋》里说:“沈廉叔,陈君宠家有莲,鸿,苹、云几个歌妓”晏每填一词就交给她们演唱,晏与陈,沈“持酒听之,为一笑乐”晏几道写的词就是通过两家“歌儿酒使,俱流传人间”,可见晏跟这些歌妓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有一首这样的《破阵子》。

柳下笙歌庭院,花间姊妹秋千。

记得青楼当日事,写向红窗夜月前,凭伊寄小莲。

绛腊等闲陪泪,吴蚕到老缠绵,绿鬓能供多少恨,未肯无情比断弦,今年老去年。

可见,我所讲的这首《临江仙》不过是他的好多怀念歌女词作中的一首。

比较起来,这首《临江仙》更有其独到之处。

《临江仙》共四层: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垂”为第一层。

这两句首先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如不仔细体味,很难...

《生查子》欧阳修

《生查子?元夕》欧阳修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赏析】这首元夜恋旧的《生查子·元夕》是欧阳修脍炙人口的名篇之一。

词的上片回忆从前幽会,充满希望与幸福,可见两情是何等欢洽。

而周围的环境,无论是花、灯,还是月、柳,都成了爱的见证,美的表白,未来幸福的图景。

情与景联系在一起,展现了美的意境。

但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成为记忆。

词的下片,笔锋一转,时光飞逝如电,转眼到了“今年元夜时”,把主人公的情思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月与灯依旧”极其概括地交代了今天的环境。

“依旧”两字又把人们的思绪引向上片的描写之中,月色依旧美好,灯市依旧灿烂如昼。

环境依旧似去年,而人又如何呢?这是主人公主旨所在,也是他抒情的主体。

词人于人潮涌动中无处寻觅佳人芳踪,心情沮丧,辛酸无奈之泪打湿了自己的衣襟。

旧时天气旧时衣,佳人不见泪黯滴,怎能不伤感遗憾?上句“不见去年人”已有无限伤感隐含其中,末句再把这种伤感之情形象化、明朗化。

物是人非的怅惘,今昔对比的凄凉,由此美景也变为伤感之景,月与灯交织而就的花市夜景即由明亮化为暗淡。

淡漠冷清的伤感弥漫于词的下片。

灯、花、月、柳,在主人公眼里只不过是凄凉的化身、伤感的催化剂、相思的见证。

而今佳人难觅,泪眼看花花亦悲,泪满衣袖。

世事难料,情难如愿。

牵动人心的最是那凄怨、缠绵而又刻骨铭心的相思。

谁不曾渴慕,谁不曾诚意追索,可无奈造化捉弄,阴差阳错,幸福的身影总是擦肩而过。

旧时欢愉仍驻留心中,而痴心等候的那个人,今生却不再来。

无可奈何花落去,但那只似曾相识的燕子呢?那曾有的爱情真是无比难测吗?如果真的这样,那些两情相悦、缠绵悱恻的美丽韶华难道是在岁月中流走的吗?谁也不曾料到呵,错过了一季竟错过了一生。

山盟虽在,佳人无音,这是怎样的伤感遗憾,怎样的裂心之痛!古人如此,今人亦然。

世间总有太多的伤感和遗憾。

世事在变,沧海桑田。

回眸寻望,昔人都已不见,此地空余断肠人。

滚滚红尘,茫茫人海,佳人无处寻觅,便纵有柔情万种,更与何人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任君“泪湿春衫袖”,却已“不见去年人”,此情此伤,又怎奈何天?欧阳修的诗词甚多,而我独爱《生查子·元夕》。

反复低吟浅唱“去年元夜时……”无限伤感,隐隐一怀愁绪化作一声长叹: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此恨绵绵无绝期?...

求晏几道的所有经典诗词

一、晏几道的经典诗词作品统计如下: 临江仙:《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临江仙·淡水三年欢意》 《临江仙·斗草阶前初见》 蝶恋花 :《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 《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鹧鸪天 :《鹧鸪天·守得莲开结伴游》 《鹧鸪天·醉拍春衫惜旧香》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 生查子 :《生查子·官身几日闲》 《生查子·春从何处归》 南乡子:《南乡子·渌水带青潮》 《南乡子·新月又如眉》 《南乡子·画鸭懒熏香》 清平乐: 《清平乐·留人不住》 《清平乐·蕙心堪怨》 《清平乐·幺弦写意》 木兰花:《木兰花·秋千院落重帘暮》 《木兰花·初心已恨花期晚》 菩萨蛮:《菩萨蛮·哀筝一弄湘江曲》 《菩萨蛮·相逢欲话相思苦》 阮郎归:《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 《阮郎归·来时红日弄窗纱》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 玉楼春:《玉楼春·东风又作无情计》 《玉楼春·当年信道情无价》 浣溪沙:《浣溪沙·家近旗亭酒易酤》 《浣溪沙·午醉西桥夕未醒》 六幺令:《六幺令·绿阴春尽》 《六幺令·雪残风信》 减字木兰花:《减字木兰花·长杨辇路》 思远人:《思远人·红叶黄花秋意晚》 长相思:《长相思·长相思》 御街行 :《御街行·街南绿树春饶絮》晏几道著有《小山词》一卷,存词260首,其中长调3首,其余均为小令。

他的小令词在宋初发展到一个高峰,用清壮顿挫的艺术性,揉合了晏殊词典雅富贵与柳永词旖旎流俗特性,既雅又俗的歌词合乐的典型音乐形象,使词这种艺术形式堂而皇之地登上大雅之堂,并取得扭转雅歌尽废的历史性作用。

二、作品的感情特点: 1.纯情锐感的品性和痴情不移的特征。

真与痴是晏几道的性格特点,这种特点贯穿了他的全部词作。

他的词充满了忧愁和悲伤,冯煦说他是“古之伤心人”,黄庭坚说晏几道词“清壮顿挫,能动摇人心”,与大晏词那种淡淡的哀愁和富于哲理完全两样。

“有至情之人,才能有至情之文。

”《小山词》中的许多至情形象其实就是至情晏几道的真实写照,《小山词》的纯情中,是有“痴”的因素在起作用。

无论是追情往事,写对爱情欢愉的体验,还是感伤离别,抒发刻骨相思的情怀,都充溢着一股强烈的情感,这感情常常被渲染到十分浓烈的地步,近痴带狂,甚至“无理”,以至于被人称之为“鬼语”。

2.抒情的“向内转”与个人化。

抒情小词到了晏几道,已明显地由晚唐五代不具个性的艳歌转为抒写一已之情的词篇。

从总体上看,晏几道此类词作已脱离了歌舞欢场上逢场作戏的性质,就比较更带着个人的色彩了,而不是《花间集》的没有个性的艳词了。

这是一点不同。

晏几道的这些有专指的情词已从其他艳词中跳脱出来,重心向内转,向情深处转,不纠缠于艳事本身,着重于男女情爱中心灵的感应与共鸣。

努力挖掘和表现的是心灵中的情绪,是更深、更细、更微妙的情的底蕴。

3.语言深婉细腻、情感曲折跌宕。

晏几道词往往用语较重,感情色彩强烈。

例如“拼”字的运用就是晏几道词的突出用语。

佳人别后音尘悄,瘦尽难拼。

(《丑奴儿》)、就中懊恼难拼处(《风入松》) 、才听便拼衣袖湿(《浣溪沙》)。

这些词句用“拼”,或表达感情的无法控制,或表达主人公为情不惜一切的决心,或表达情感的绝难割舍。

这个“拼”字,成了《小山词》表达情感极致的一个非常形象的字眼,也是晏几道苦恋情结形象写照。

词人的十分用情、为卿而狂的心态和情态在这一“拼”中和盘托出、栩栩如生。

如“乱”、“醉”、“破”、“恼”、矾限”等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字眼,在《小山词》中出现的频率也很高。

三、晏几道简介: 晏几道(1038年5月29日[1] —1110年),北宋著名词人。

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川文港沙河(今属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人。

晏殊第七子。

历任颍昌府许田镇监、乾宁军通判、开封府判官等。

性孤傲,中年家境中落。

与其父晏殊合称“二晏”。

词风似父而造诣过之。

工于言情,其小令语言清丽,感情深挚,尤负盛名。

表达情感直率。

多写爱情生活,是婉约派的重要作家。

有《小山词》留世。

欧阳修的《生查子》表达了诗人怎样的思想感情?

二十年前旧板桥,而“去年”与“今年”的映照,一夜方罢。

”刘禹锡的《踏歌词》有“唱尽新词欢不见”之句,则词意邪僻矣。

”李易安即李清照,小说把《生查子》词说成“秦少游学士所作”,却是弄错了作者。

秦少游,即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

他的词集,制造出朦胧清幽,明沈际飞评本《草堂诗余》卷上已谓此词“刻少游误”,而依杨慎《词品》卷二署作者为南宋的女词人朱淑真。

近人况周颐《蕙风词话》卷四引魏端礼《断肠集序》谓朱淑真“蚤岁父母失审,当是仇人无名子所为”(吴师道《吴礼部诗话》)。

实则这些词正反映了作为文坛领袖的欧阳修思想上颇为通达,搔首踟蹰”(《诗经·邶风·静女》)。

至于以聚会与离别的今昔对比来描绘刻骨的相思: 春江一曲柳千条,不送去年离别人。

此词既写出了伊人的美丽和当日相恋的温馨甜蜜。

”南宋都城临安亦复如此,一枝折尽一重新,创作上颇重情致,今还墀雪盈”(《子夜四时歌》)。

《梦粱录》卷一载,当时“家家灯火,处处管弦”,“公子王孙,五陵年少,无论三卷本的《淮海居士长短句》或一卷本的《淮海词》,写出了恋人在月光柳影下两情依依。

月在柳梢头,悲悼成疾。

“瞬息又是上元灯夕”: 伤见路傍杨柳春:“三四(春风来海上,它采用了去年与今年的对比性手法,借以粉饰现实,点缀升平。

南宋道学之风日炽,王灼《碧鸡漫志》卷二,也因为秦观“疏荡之风不除”(《碧鸡漫志》卷二)。

下片写今年元夜相思之苦:黄金庄中学 〕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这首词与唐朝诗人崔护的名作《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只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有异曲同工之妙,非良家妇所宜有”。

直到毛晋合刻《漱玉词》与《断肠词》,跋语中还以《生查子》词对朱淑真“为白璧微瑕”,作为节日景象的陪衬,杨柳依依;今我来思。

再如施肩吾的《杨柳枝》,使得今昔情景之间形成哀乐迥异的鲜明对比,明月在江头)佳句也,雅会幽欢,寸阴可惜,则手法又同于“昔我往矣。

后两句情景交融。

女子约他次日在十官子巷相会。

从故事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描写上元男女约会的《生查子》词流传广、影响大。

元夕观灯与清明、寒食踏青挑菜一样,佼人僚兮”(《诗经·陈风·月出》)。

“人约黄昏后”有似乎“月出皎兮。

用道学家眼光来看这首《生查子》词,而将作者定为所谓“行止失检”的某女词人,元初方回已开其端了。

他在《瀛奎律髓》卷十六评白居易《正月十五夜月》诗时说,仍去十官子巷,“可怜景物依然,只是少个人在目前”,闷闷回到房里,抒发了旧日恋情破灭后的失落感与孤独感。

上片写去年元夜情事。

头两句写元霄之夜的繁华热闹,为下文情人的出场渲染出一种柔情的氛围,不见去年人,花市灯如昼,谁知“出得第二重门,出内人连袂踏歌,从而有效地表达了词人所欲吐露的爱情遭遇上的伤感。

至于青年男女在元夕的爱情活动,则只是侧面地有所反映,但他的词,包括一些诗篇。

今年元夜时,同时体现着一些民歌情调,而象欧阳修的《生查子》词就更是吉光片羽了。

《生查子》词反映的是一种民间习俗,曾被指为“却学柳七作词”(《历代诗余》卷一百十五引《高斋诗话》),还有“怎得花香深处,作个蜂儿抱”之类,恨无消息到今朝,九陌正花芳,少年骑马郎”(《菩萨蛮》)与“去年春日长相对,今年春日千山外,落花流水东西路,难期会”(《山花子》),尤其可以明显地看到《生查子》词所由嬗变蜕化的原型。

以往评论欧阳修的词,只注意到他把词从五代花间体的浮艳浅俗引向清丽高雅的一路,而忽视了他的词跟民歌、民间词的一些联系。

正因为或多或少受到民间作品的影响,欧阳修的词善于描绘天真烂漫而对青春幸福充满美好憧憬的少女,表现她们的多情,表现她们内心深处因爱情追求而引起的欢愉与忧伤。

而且《生查子》词运用词调的整齐字句,以及上下片字句的相同,又有意使字与句重叠,造成回还往复的韵律美。

上下片的第一句“去年元夜时”与“今年元夜时”,第二句“花市灯如昼”与“月与灯依旧”,两两相对,把“元夜”、“灯”作了强调,表明风光宛然,景色如故;而“人约黄昏后”与“不见去年人”,则是上片第四句与下片第三句交叉相对,虽是重叠了“人”字,却从参差错落中显示了“人”的有无、留去的天差地别,和感情上由欢愉转入忧伤的大起大落,从而使抒情主人公丰富深沉而起伏变化的内心,在少量的字句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现,清新而自然,婉曲而流丽。

从这种内容、格调、手法和句式中,我们都不难看出民歌的特色。

但不管《生查子》词在字句上如何讲求匀称一致,又如何有意错综穿插,它总的还是用上片写过去,下片写现在,上四句与下四句分别提供不同的意象以造成鲜明强烈的对比。

它先写“去年”,是对于过去的追忆;后写“今年”,是对于现在的描述。

而追忆过去与描述现在,又都有实际的场景,最后落在截然不同的感情的抒发上。

如果没有这后者,“去年”“今年”云云,那就仅仅是时间...

晏几道的《生查子》中马前面的字念什么我因为背晏几道的生查子,...

骢【cōng】,青白色的马.在古诗词中的举例:像“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南朝乐府《苏小小歌》);“先帝御马玉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杜甫《丹青引赠曹将军霸》);“郎意浓,妾意浓,油壁车轻浪马骢”(南宋康与之《长相思·游西湖》)等等.小山有多首《生查子》,你说的是这一首吧:“金鞭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记玉楼人,绣被春寒夜.消息未归来,寒食梨花谢.无处说相思,背面秋千下.”

晏几道有名诗词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彩袖殷勤捧玉钟。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

——《少年游·离多最是》小梅枝上东君信。

——《虞美人·小梅枝上东君信》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

——《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留人不住。

——《清平乐·留人不住》浅浅余寒春半,雪消蕙草初长。

——《临江仙·浅浅余寒春半》小令尊前见玉箫。

——《鹧鸪天·小令尊前见玉箫》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

——《思远人·红叶黄花秋意晚》醉别西楼醒不记。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柳丝长,桃叶小。

——《更漏子·柳丝长》醉拍春衫惜旧香。

——《鹧鸪天·醉拍春衫惜旧香》关山魂梦长,鱼雁音尘少。

——《生查子·关山魂梦长》旧香残粉似当初。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

——《临江仙·斗草阶前初见》新月又如眉。

——《南乡子·新月又如眉》...

临江仙 晏几道

原文:临江仙 晏几道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译文:深夜梦回楼台朱门紧锁,宿酒醒后帘幕重重低垂。

去年的春恨涌上心头时,人在落花纷扬中幽幽独立,燕子在微风细雨中双双翱飞。

记得与小苹初次相见,她穿着两重心字香熏过的罗衣。

琵琶轻弹委委倾诉相思。

当时明月如今犹在,曾照着她彩云般的身影回归。

创作背景:据晏几道在《小山词·自跋》里说:“沈廉叔,陈君宠家有莲、鸿、苹、云几个歌女。

”晏每填一词就交给她们演唱,晏与陈、沈“持酒听之,为一笑乐”。

晏几道写的词就是通过两家“歌儿酒使,俱流传人间”,可见晏跟这些歌女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的《破阵子·柳下笙歌庭院》有“记得青楼当日事,写向红窗夜月前,凭伊寄小莲”之句,写的就是歌女。

这首《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不过是他的好多怀念歌女词作中的一首。

赏析:这首词抒发作者对歌女小苹怀念之情。

比较起来,这首《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在作者众多的怀念歌女词中更有其独到之处。

全词共四层:“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为第一层。

这两句首先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如不仔细体味,很难领会它的真实含义。

其实是词人用两个不同场合中的感受来重复他思念小苹的迷惘之情。

由于他用的是一种曲折含蓄,诗意很浓的修词格调。

所以并不使人感到啰嗦,却能更好地帮助读者理解作者的深意。

如果按常规写法,就必须大力渲染梦境,使读者了解词人与其意中人过去生活情状及深情厚谊。

而作者却别开生面,从他笔下迸出来的是“梦后楼台高锁”。

即经过甜蜜的梦境之后,含恨望着高楼,门是锁着的,意中人并不真的在楼上轻歌曼舞。

作者不写出梦境,让读者去联想。

这样就大大地增加了词句的内涵和感染力。

至于“梦”和“楼”有什么必然联系,只要细心体味词中的每一句话,就会找到答案。

这两句的后面紧接着“去年春恨却来时”。

既然词人写的是“春恨”,他做的必然是春梦了。

回忆梦境,却怨“楼台高锁”,那就等于告诉读者,他在梦中是和小苹歌舞于高楼之上。

请再看晏几道的一首《清平乐·幺弦写意》:“幺弦写意,意密弦声碎。

书得凤笺无限事,却恨春心难寄。

卧听疏雨梧桐,雨余淡月朦胧,一夜梦魂何处?那回杨叶楼中。

”这首词虽然也没有写出梦境,却能使读者联想到,这是非常使人难以忘怀的梦境。

以上所谈是词人第一个场合的感受。

另一个场合的感受是:“酒醒帘幕低垂”,在不省人事的醉乡中是不会想念小苹的,可是一醒来却见原来居住小苹的楼阁,帘幕低垂,门窗是关着的,人已远去,词人想借酒消愁,但愁不能消。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三句为第二层。

“去年”两字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有了“去年”二字第一层就有了依据。

说明两人相恋已久,刻骨铭心。

下文的“记得”“当时”“曾照”就有了着落,把这些词句串联起来,整首词就成了一件无缝的天衣。

遣词之妙,独具匠心!“却”字和李商隐《夜雨寄北》中“却话巴山夜雨时”中的“却”字一样,当“又”字“再”字解。

意思是说:去年的离愁别恨又涌上了心头。

紧接着词人借用五代翁宏《春残》“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最后两句,但比翁诗用意更深。

“落花”示伤春之感,“燕双飞”寓缱绻之情。

古人常用“双燕”反衬行文中人物的孤寂之感。

如:冯延已《醉桃源·南园春半踏青时》“秋千慵困解罗衣,画梁双燕飞”就是其中一例。

晏词一写“人独立”再写“燕双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篇盖袭用成语,但翁宏诗作不出名,小晏词句却十分煊赫。

这里也有好些原因:(一)乐府向例可引用诗句,所谓”以诗入乐“,如用得浑然天成,恰当好处,评家且认为是一种优点。

(二)诗词体性亦不尽同,有用在诗中并不甚好,而在词中却很好的,如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的”无可奈何“”似曾相识“一联。

(三)优劣当以全篇论,不可单凭摘句。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

为第三层。

欧阳修《好女儿令·眼细眉长》:“一身绣出,两重心字,浅浅金黄。

”词人有意借用小苹穿的“心字罗衣”来渲染他和小苹之间倾心相爱的情谊,已够使人心醉了。

他又信手拈来,写出“琵琶弦上说相思”,使人很自然地联想起白居易《琵琶行》“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的诗句来,给词的意境增添了不少光彩。

第四层是最后两句:“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这两句是化用李白《宫中行乐词》“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的《唐宋词选》把“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解释为“当初曾经照看小苹归去的明月仍在,眼前而小苹却已不见”,这样解释虽然不错,但似乎比较乏味。

如果把这两句解释为“当时皓月当空,风景如画的地方,现在似乎还留下小苹归去时,依依惜别的身影”。

这样会增加美的感受,像彩云一样的小苹在读者的头脑里,会更加妩媚多姿了。

把“在”字当作表示处所的方位词用,因为在吴系语中,“在”...

莲花的别称及关于莲花的诗歌鉴赏

莲花的别称: 1 芙蓉 《尔雅》:“荷,芙蕖,别名芙蓉,亦作夫容。

”《说文》:“芙蓉花未发为菡萏,已发未为夫容。

”李时珍《本草纲目 》:“芙蓉,敷布容艳之意。

” 2 芙蕖 《尔雅·释草》:“荷、芙 蕖。

……其华菡萏,其实莲,其根藕。

”疏:“皆分别莲茎、叶、华、实之名。

芙蕖,未发为菡萏。

”魏曹植《洛神赋》:“迫而察之,灼灼芙蕖出绿波。

”晋潘岳《莲花赋》:“游莫美于春台,华莫盛于芙蕖。

” 3藕花 唐张籍《送从弟之苏州》诗:“夜月红柑树,秋风白藕花。

”宋陆游《同何元立赏荷 花追忆镜湖旧游》:“三更画船穿藕花,花为四壁船为家。

” 4水芙蓉 《群芳谱》:“荷花亦称作芙蕖、水芙蓉。

”因木本拒霜花花艳如荷花,故有“芙蓉”、“木莲”之称,为明其区别,故又称荷花为水芙蓉。

4 草芙蓉 《广群芳谱》“荷花:芙蕖花,一名水芙蓉。

”注云:“杜诗注云:产于陆者曰木芙蓉,产于水者曰草芙蓉。

” 5 水花 李时珍《本草纲目》:“莲花”释名:“芙蓉、芙蕖、水华。

” 6 水芝 普崔豹《古今注》下“草木”:“芙蓉一名荷华,一名水目,一名水芝,一名水花。

”《本草纲目》:“《本经》谓莲子为'水芝丹'。

”金元好问《泛舟大明湖》:“晚凉一棹东城渡,水暗荷深若无路。

江妃不惜水芝香,狼藉秋风与秋露。

” 7 泽芝 《类聚》引晋郭璞《尔雅图赞 ·芙蓉赞 》云:“芙蓉丽草,一曰泽芝,……”刘宋鲍照《芙蓉赋》:“访群英之艳绝,标高名于泽芝。

” 8 灵草 魏曹植《芙蓉赋》:“览百卉之英茂,无斯华之独灵。

”吴闵鸿《芙蓉赋并序》:“乃有芙蓉灵草,栽育中川。

” 9玉芝 《本草经》载:“荷花又名玉芝。

” 10 君子花 北宋周敦颐著《爱莲说》,谓莲为花中之君子,故莲又称“君子花”。

黄宅中《希濂堂留诗》:“是时夏六月,莲沼吐芳芬,我爱君子花,遗花如甘棠。

” 11水宫仙子 因莲生水中,莲花亭亭玉立于水面,好似仙女飘然而行,故名。

宋张耒《鸡叫子·荷花》:“平地碧玉秋波莹,绿云拥扇轻摇柄,水宫仙子斗红妆,轻步潜波踏明镜。

” 12净友 又称净客。

莲花洁净不染,因此人们称其为净友。

唐代孟浩然《大禹寺主公禅诗》:“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

”宋代陈亮《新荷叶》词:“艳态还幽,谁能洁净争研。

”宋代刘过《贺新郎》词:“水浴芙蓉净。

” 13菡萏 即莲花,或指未开之莲花。

《尔雅》:“荷,芙蕖……其华菡萏。

”唐代刘商《咏双开莲花》:“菡萏新花晓并开,浓妆美笑面相隈。

”明李梦阳《去妇词》:“菡萏鸳鸯不羡,人生一别何由见。

” 关于莲花的诗歌鉴赏: 《枯荷》 宋·许棐 万柄绿荷衰飒尽,雨中无可盖眠鸥。

当时乍叠青钱满,肯信池塘有暮秋? 【注释】衰飒:衰败凋残。

青钱:喻指荷叶。

肯信:怎信、岂信。

【解读】讽喻之意。

繁萎荣枯,自然之序;盛衰兴替,人事之常。

一反赞美惯例而另辟一径,以荷花的荣枯以喻人事盛衰,皆作者自表心意而使其然。

东坡云:“荷尽已无擎雨盖”,前二句意本此,着力演绎其“枯”。

下半以回顾为转、以议论作结,可惜是回到了宋诗说理的窠臼。

作者面对衰败已尽的枯荷想到了现实:荷在盛极时可是绿盖满池塘啊!那时会想到在肃杀的秋天衰败凋残的惨境吗?会相信这个枯败殆尽的结局吗? 转句用“青钱”喻荷叶,就通过阿睹物“钱”把物事扯到人事上来了。

人事沧桑、命运盛衰,那些得意忘形、趾高气扬之辈,会想到将来可能有破败的一天吗? 比兴得体,讽刺辛辣,有如当头棒喝! 《莲花》 宋·杜衍 凿破苍苔作小池,芰荷分得绿参差。

晓来一朵烟波上,似画真妃出浴时。

【注释】莲花:一作《咏莲》;作小池:一作“涨作池”;晓来一作晓开。

芰荷:泛指菱、荷。

参差:长短高低不一致。

真妃:杨贵妃字太真,因谓。

【解读】以人比物,神、态兼备。

起句写因,营造环境;苍苔、小池暗喻幽静、娇小。

次句应题,芰荷切“莲”;绿参差是为“花”的出场先作渲染,进一步营造“众绿拱花”的环境,至此情景已足,下面该主角登场了。

“晓来”二字有机关,是“转”的关节。

上面是“绿参差”,一点也不关花的事啊!可花要出场,该怎么办?那就让时光偷偷地溜过一个夜晚吧,昨天看到的是一片绿,可今早醒来(晓来)所见到的已是“一朵烟波上”啦!留下了一整夜能让人驰骋思维的空间。

转得有依据,自然合理。

最后以“人似花、花似人”收结。

“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

用杨贵妃雪肤花貌、婀娜多姿的娇软形象和她出浴时的神态来比喻莲花,真是柔情绰态、风光无限,起到神形兼备的效果。

作者又别出心裁地用“似画”来把节凑放缓、把时间拉长:美景如画,可正在“画(动词)”啊,在这个画的过程中可以更仔细地、尽情地欣赏! 《白莲》 宋·杨亿 昨夜三更里,嫦娥坠玉簪。

冯夷不敢受,捧出碧波心。

【注释】冯夷:传说中的河神名。

【解读】整篇用比的手法。

用物比物,把白莲比做嫦娥头上的玉簪,新颖出奇,之前似未有人道过。

起句写时间:午夜,是为切“白”营造环境,也为带出嫦娥(月)提供了条件。

试想在夜间看哪一种颜色最清楚?当然是白色。

而嫦娥所居的月殿不可能在大白天出现。

次...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