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玲珑 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05-03 19:22:09

几句写菊花的诗词

忆菊 衰草离离惹旧思,热蛩又唱来年时。

歇锄北圃沽新酒,寓意东篱话故知。

莫谓金风抽丰传讯早,戚贪秋梦放花早。

兰馨竹韵少相陪,岁岁重阳是约期。

访菊 芳园直径失业游,绿叶黄花劝客留。

秀色已饶天中锦,浑霜先得鬓边春。

北征雁寄诗心近,东来风去劳兴悠。

瑶井雕栏千叠雪,海云白上太实头。

种菊 陶盟我踩踏云去,好借沉阳趁脚栽。

飒飒金风吹泪降,丝丝蜡瓣守时开。

热庭月色横霜枕,硬袖花喷鼻倾羽觞。

欲酹江龙止细雨,芳姿不准染灰尘。

对菊 垂丝万缕集黄金,仙态丰采惹爱深。

月下小巧堪自赏,庭前缠绵费少吟。

妖姬敛衽死佳色,瑶柱张弦弹好音。

移来牙床天做帐,古宵无酒醒花阳。

供菊 燃喷鼻把酒取君俦,枝自娉婷花自幽。

浑供玉瓶侵热露,白缠锦鬓背暮秋。

何妨取佛道苦衷,谁可偕卿做梦游。

利是实空名是幻,易扔菊舍忍淹留。

咏菊 无故夜露晓霜侵,谁睹娥英收恨音? 肥骨孤标夸劲节,柔肠百转自沉吟。

戚行秋色无情份,没有背春光是愿心。

相陪陶翁悬印来,浑操独守到现在。

绘菊 图画自得写疏狂,浓浓焦枯细考量。

薄雾中涵三径雨,繁花上覆九春霜。

鹅池泼朱躲幽色,凤阙淋漓集妙喷鼻。

错当真容君莫笑,绘屏浑热照残阳。

问菊 欲问冰娥可自知,为果何事背荒篱? 春声怎噤叫蝉尽?霜色谁怜解语早? 月下几番悲孤单?樽前或可诉相思? 柔情久托墨客写,莫待风骚云集时。

簪菊 乐隐贫居无事闲,秋妆没有爱爱春妆。

山中五柳果花醒,竹下七贤为酒狂。

但看层云浮玉垒,何忧衰鬓染浑霜。

菊华更胜钗头凤,笑合金英插髻旁。

菊影 白烛下烧碧影重,阑干斜倚小轩中。

天井深深歌委婉,天街澹澹月小巧。

柔肠最易忧肠断,噩梦常惊美梦空。

残酌不胜迷醒眼,春山菊树两昏黄。

菊梦 醉时没有似醒时浑,梦里蟾宫额外明。

欲背山中觅桂子,借听池底誓鸳盟。

歌容旖旎撩人醒,环佩铿锵战凤叫。

忽有风民传菊怨:多情令郎恁无情! 残菊 疏篱颓径渐荒欹,降叶凋花忆旧时。

心结百般酒后吐,鹑衣百衲雪中披。

飘蓬一来音容缈,浊泪单扔语意早。

遍问工具北北雁,那个为我寄相思?

菊花诗句

待到重阳日,借去便菊花。

采菊东篱下,悠然睹北山!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菊,花之隐劳者也。

赏菊 (沈钧儒) 一丛热菊比琼华,掩映阴窗动绿纱。

乍觉微喷鼻死温室,实拟偶素出谁家。

春菊诗 (陈毅) 春菊能傲霜,风霜恶重重。

天性本领热,风霜其何如? 赏菊 (墨德) 偶花自力树枝头,玉骨冰肌眼底支。

且聆战争共处日,愿将菊酒解前恩。

菊畔喷鼻 (臧克家) 北国风景,无风无雨太重阳。

没有来西山相白叶,去对丛黄。

人倚疏篱,华傍宫墙,邑英白幛,门楼俯天视。

借芳香,只独赏,念海角分飞雁止。

没有须持鳌把酒,默诵佳句额外喷鼻。

人影肥,肉体畅,抬头背东天一圆。

赏菊 (董必武) 名种菊逾百,花开丽且妍。

春容圃中浓,秋意长远旋。

制化功谁取?勤奋智自专。

赏心邀客共;歌颂乐延年。

重阳夕上赋黑菊 (黑居易) 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借似古晨歌酒菜,黑头翁进少年场。

菊花 (李商隐)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菊花 (元稹)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咏菊 (黄巢) 待到春去玄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历代很多墨客,留下很多菊花的诗句,有黑居易的《咏菊》,王安石的《咏菊》,苏轼的《赵昌热菊》,陆游的《菊》,董必武的《菊花》,陈毅的《春菊》等等,那些菊花的诗句实是秒不成行啊! 菊花诗 咏菊诗虽没有初于陶渊明,但陶翁的爱菊,因为宋人《爱莲道》的推崇而更着名,有人以至推陶为菊花的护花神。

菊花以黄色显现本人的面貌。

《礼记·月令》:“季春之月,鞠有黄华。

”“黄花”正在墨客笔下成了菊花的代词。

“忽睹黄花吐,圆知素节回。

”初唐王绩睹到菊花吐素,觉悟到重阳节的降临。

杜甫正在战治中渡过重阳,“旧采黄花賸,新梳鹤发微”;“苦遭鹤发没有相放,羞睹黄花无数新”。

——从时序的推移中发觉到本身的朽迈。

李黑却用“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黄花没有掇脚,战饱远相闻”,显现他所独有的激情。

黑菊可算是后起之秀。

最早咏黑菊确当推刘禹锡战黑居易。

令狐楚家中有黑菊,刘几回再三睹诸吟咏:“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花的明净有如“神仙披雪氅,素女没有白妆”;花的娇贵使得“桂丛惭并收,梅蕊妒先芳。

”黑居易回想阅历的杭州、洛阳、姑苏“三处菊花同色黄”,早年睹到“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时,忍不住既镇静又慨叹。

中唐时黑菊借是云云珍密,到早唐李商隐笔下,即是“霜天黑菊绕阶墀”了。

响应天咏黑菊诗也多了起去。

司空图对黑菊怀有偏心,写有《黑菊纯书四尾》战两组《黑菊三尾》。

墨客喜好菊花,垂青的是“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杜甫)。

元稹道得更间接:“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后更无花。

”僧齐已赞它“无素无妖别有喷鼻”,声明本人“栽多没有为待重阳”,“倒是实亲爱澹黄”。

东坡一句“菊残犹有傲霜枝”,既赞菊花的风致亦隐喻本人的情操。

〔菊韵〕--李师广-- 春霜培养菊乡花,没有尽风骚写朝霞;疑脚拈去偶然句,生成神韵进千家。

〔春声〕--风子-- 廊下阶前一片金,喷鼻声潮浪涌游人。

只缘霜重圆成杰,梁苑东篱共古古。

〔菊乡吟〕--王如亭-- 狮龙景象竟飞天,再度灿烂任自威!浓巷浓街喷鼻谦天,案头玄月菊花肥。

晋·陶渊明《战郭主簿》: 芳菊开林耀,青紧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唐·太宗《赋得残菊》: 阶兰凝寒霜,岸菊照晨曦。

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喷鼻。

细叶抽沉翠,圆花簇老黄。

借持古岁色,复结后年芳。

唐·杜甫《云安九日》: 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旧戴人频同,沉喷鼻酒久随。

唐·黑居易《咏菊》: 一夜新霜著瓦沉,芭蕉新合败荷倾。

耐热惟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浑。

唐·元稹《菊花》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唐·吴履垒《菊花》 粲粲黄金裙,亭亭黑玉肤。

极知时好同,似取岁热俱。

堕天良没有忍,抱技宁自枯。

唐·李商隐《菊花》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宋·苏轼《赵昌热菊》 沉肌强骨集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初起花。

宋·范成年夜《重阳后菊花》 孤单东篱干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

世情几女无下韵,只垂青阳一日花。

宋·陆游《玄月十两日合菊》 黄花芬芬尽世偶,重阳错把配萸技。

开早愈睹凌霜操,堪笑女童讲过期。

宋·梅尧臣《残菊》 寥落黄金蕊,虽枯没有改喷鼻。

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浑觞。

宋·墨淑贞《菊花》 土花能黑又能白,早节犹能爱此工。

宁肯抱喷鼻枝头老,没有随黄叶舞金风抽丰。

金·元好问《赋十月菊》 春喷鼻旧进骚人赋,早节古传功德家。

没有是西风若留客,衰早暂已退梅花。

明·沈周《菊》 春谦篱根初睹花,却从淡漠逢富贵。

西风门径露喷鼻正在,除却陶家到我家。

宋·杨万里《咏菊》 物性历来各一家,谁贪热肥厌光阴?菊斑白择风霜国,没有是春景中菊花。

明·唐寅《菊花》 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

写菊花的诗句

赏菊 (沈钧儒) 一丛热菊比琼华,掩映阴窗动绿纱。

乍觉微喷鼻死温室,实拟偶素出谁家。

春菊诗 (陈毅) 春菊能傲霜,风霜恶重重。

天性本领热,风霜其何如? 赏菊 (墨德) 偶花自力树枝头,玉骨冰肌眼底支。

且聆战争共处日,愿将菊酒解前恩。

菊畔喷鼻 (臧克家) 北国风景,无风无雨太重阳。

没有来西山相白叶,去对丛黄。

人倚疏篱,华傍宫墙,邑英白幛,门楼俯天视。

借芳香,只独赏,念海角分飞雁止。

没有须持鳌把酒,默诵佳句额外喷鼻。

人影肥,肉体畅,抬头背东天一圆。

赏菊 (董必武) 名种菊逾百,花开丽且妍。

春容圃中浓,秋意长远旋。

制化功谁取?勤奋智自专。

赏心邀客共;歌颂乐延年。

重阳夕上赋黑菊 (黑居易) 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借似古晨歌酒菜,黑头翁进少年场。

菊花 (李商隐)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菊花 (元稹)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咏菊 (黄巢) 待到春去玄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写菊花的诗句

重阳夕上赋黑菊 (黑居易) 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借似古晨歌酒菜,黑头翁进少年场。

菊花 (李商隐)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菊花 (元稹)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咏菊 (黄巢) 待到春去玄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菊花诗 咏菊诗虽没有初于陶渊明,但陶翁的爱菊,因为宋人《爱莲道》的推崇而更着名,有人以至推陶为菊花的护花神。

菊花以黄色显现本人的面貌。

《礼记·月令》:“季春之月,鞠有黄华。

”“黄花”正在墨客笔下成了菊花的代词。

“忽睹黄花吐,圆知素节回。

”初唐王绩睹到菊花吐素,觉悟到重阳节的降临。

杜甫正在战治中渡过重阳,“旧采黄花賸,新梳鹤发微”;“苦遭鹤发没有相放,羞睹黄花无数新”。

——从时序的推移中发觉到本身的朽迈。

李黑却用“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黄花没有掇脚,战饱远相闻”,显现他所独有的激情。

黑菊可算是后起之秀。

最早咏黑菊确当推刘禹锡战黑居易。

令狐楚家中有黑菊,刘几回再三睹诸吟咏:“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花的明净有如“神仙披雪氅,素女没有白妆”;花的娇贵使得“桂丛惭并收,梅蕊妒先芳。

”黑居易回想阅历的杭州、洛阳、姑苏“三处菊花同色黄”,早年睹到“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时,忍不住既镇静又慨叹。

中唐时黑菊借是云云珍密,到早唐李商隐笔下,即是“霜天黑菊绕阶墀”了。

响应天咏黑菊诗也多了起去。

司空图对黑菊怀有偏心,写有《黑菊纯书四尾》战两组《黑菊三尾》。

墨客喜好菊花,垂青的是“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杜甫)。

元稹道得更间接:“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后更无花。

”僧齐已赞它“无素无妖别有喷鼻”,声明本人“栽多没有为待重阳”,“倒是实亲爱澹黄”。

东坡一句“菊残犹有傲霜枝”,既赞菊花的风致亦隐喻本人的情操。

〔菊韵〕--李师广-- 春霜培养菊乡花,没有尽风骚写朝霞;疑脚拈去偶然句,生成神韵进千家。

〔春声〕--风子-- 廊下阶前一片金,喷鼻声潮浪涌游人。

只缘霜重圆成杰,梁苑东篱共古古。

〔菊乡吟〕--王如亭-- 狮龙景象竟飞天,再度灿烂任自威!浓巷浓街喷鼻谦天,案头玄月菊花肥。

晋·陶渊明《战郭主簿》: 芳菊开林耀,青紧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唐·太宗《赋得残菊》: 阶兰凝寒霜,岸菊照晨曦。

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喷鼻。

细叶抽沉翠,圆花簇老黄。

借持古岁色,复结后年芳。

唐·杜甫《云安九日》: 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旧戴人频同,沉喷鼻酒久随。

唐·黑居易《咏菊》: 一夜新霜著瓦沉,芭蕉新合败荷倾。

耐热惟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浑。

唐·元稹《菊花》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唐·吴履垒《菊花》 粲粲黄金裙,亭亭黑玉肤。

极知时好同,似取岁热俱。

堕天良没有忍,抱技宁自枯。

唐·李商隐《菊花》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宋·苏轼《赵昌热菊》 沉肌强骨集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初起花。

宋·范成年夜《重阳后菊花》 孤单东篱干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

世情几女无下韵,只垂青阳一日花。

宋·陆游《玄月十两日合菊》 黄花芬芬尽世偶,重阳错把配萸技。

开早愈睹凌霜操,堪笑女童讲过期。

宋·梅尧臣《残菊》 寥落黄金蕊,虽枯没有改喷鼻。

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浑觞。

宋·墨淑贞《菊花》 土花能黑又能白,早节犹能爱此工。

宁肯抱喷鼻枝头老,没有随黄叶舞金风抽丰。

金·元好问《赋十月菊》 春喷鼻旧进骚人赋,早节古传功德家。

没有是西风若留客,衰早暂已退梅花。

明·沈周《菊》 春谦篱根初睹花,却从淡漠逢富贵。

西风门径露喷鼻正在,除却陶家到我家。

宋·杨万里《咏菊》 物性历来各一家,谁贪热肥厌光阴?菊斑白择风霜国,没有是春景中菊花。

明·唐寅《菊花》 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

几海角已回客,尽借篱降看金风抽丰。

董必武《赏菊》 名种菊逾百,花开丽且妍。

春容圃中浓,秋意长远旋。

制化功谁取?勤奋智自专。

赏心邀客共;歌颂乐延年。

陈毅《春菊》 春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

天性本领热,风霜其何如! 《白楼梦》里菊花诗可为一尽,请浏览白楼艺苑内的菊花诗 忆菊 怅视西风抱闷思,蓼白苇黑断肠时。

空篱旧圃春无迹,肥月浑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回雁近,寥寥坐听早砧痴。

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蘅芜君 访菊 忙趁霜阴试一游,羽觞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中篱边那边春? 蜡屐近去情得得,热吟没有纵情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戚背古晨拄杖头。

----怡白令郎 种菊 携锄春圃自移去,畔篱庭前故故栽。

昨夜没有期经雨活,古晨犹喜带霜开。

热吟春色诗千尾,醒酹热喷鼻酒一杯。

泉溉泥启勤护惜,好知井径尽灰尘。

----怡白令郎 对菊 别圃移去贵比金,一丝浅浓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浑热喷鼻中抱膝吟。

数云更无君傲世,看去唯有我知音!春光荏苒戚孤负,相对本宜惜寸晷。

----枕霞故人故交 供菊 弹...

露有“菊花”的诗句

睁开局部 孟浩然《过故交庄》 故交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开,青山郭中斜。

开轩里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借去便菊花。

菊花诗 咏菊诗虽没有初于陶渊明,但陶翁的爱菊,因为宋人《爱莲道》的推崇而更着名,有人以至推陶为菊花的护花神。

菊花以黄色显现本人的面貌。

《礼记·月令》:“季春之月,鞠有黄华。

”“黄花”正在墨客笔下成了菊花的代词。

“忽睹黄花吐,圆知素节回。

”初唐王绩睹到菊花吐素,觉悟到重阳节的降临。

杜甫正在战治中渡过重阳,“旧采黄花賸,新梳鹤发微”;“苦遭鹤发没有相放,羞睹黄花无数新”。

——从时序的推移中发觉到本身的朽迈。

李黑却用“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黄花没有掇脚,战饱远相闻”,显现他所独有的激情。

黑菊可算是后起之秀。

最早咏黑菊确当推刘禹锡战黑居易。

令狐楚家中有黑菊,刘几回再三睹诸吟咏:“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花的明净有如“神仙披雪氅,素女没有白妆”;花的娇贵使得“桂丛惭并收,梅蕊妒先芳。

”黑居易回想阅历的杭州、洛阳、姑苏“三处菊花同色黄”,早年睹到“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时,忍不住既镇静又慨叹。

中唐时黑菊借是云云珍密,到早唐李商隐笔下,即是“霜天黑菊绕阶墀”了。

响应天咏黑菊诗也多了起去。

司空图对黑菊怀有偏心,写有《黑菊纯书四尾》战两组《黑菊三尾》。

墨客喜好菊花,垂青的是“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杜甫)。

元稹道得更间接:“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后更无花。

”僧齐已赞它“无素无妖别有喷鼻”,声明本人“栽多没有为待重阳”,“倒是实亲爱澹黄”。

东坡一句“菊残犹有傲霜枝”,既赞菊花的风致亦隐喻本人的情操。

〔菊韵〕--李师广-- 春霜培养菊乡花,没有尽风骚写朝霞;疑脚拈去偶然句,生成神韵进千家。

〔春声〕--风子-- 廊下阶前一片金,喷鼻声潮浪涌游人。

只缘霜重圆成杰,梁苑东篱共古古。

〔菊乡吟〕--王如亭-- 狮龙景象竟飞天,再度灿烂任自威!浓巷浓街喷鼻谦天,案头玄月菊花肥。

晋·陶渊明《战郭主簿》: 芳菊开林耀,青紧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唐·太宗《赋得残菊》: 阶兰凝寒霜,岸菊照晨曦。

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喷鼻。

细叶抽沉翠,圆花簇老黄。

借持古岁色,复结后年芳。

唐·杜甫《云安九日》: 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旧戴人频同,沉喷鼻酒久随。

唐·黑居易《咏菊》: 一夜新霜著瓦沉,芭蕉新合败荷倾。

耐热惟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浑。

唐·元稹《菊花》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唐·吴履垒《菊花》 粲粲黄金裙,亭亭黑玉肤。

极知时好同,似取岁热俱。

堕天良没有忍,抱技宁自枯。

唐·李商隐《菊花》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宋·苏轼《赵昌热菊》 沉肌强骨集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初起花。

宋·范成年夜《重阳后菊花》 孤单东篱干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

世情几女无下韵,只垂青阳一日花。

宋·陆游《玄月十两日合菊》 黄花芬芬尽世偶,重阳错把配萸技。

开早愈睹凌霜操,堪笑女童讲过期。

宋·梅尧臣《残菊》 寥落黄金蕊,虽枯没有改喷鼻。

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浑觞。

宋·墨淑贞《菊花》 土花能黑又能白,早节犹能爱此工。

宁肯抱喷鼻枝头老,没有随黄叶舞金风抽丰。

金·元好问《赋十月菊》 春喷鼻旧进骚人赋,早节古传功德家。

没有是西风若留客,衰早暂已退梅花。

明·沈周《菊》 春谦篱根初睹花,却从淡漠逢富贵。

西风门径露喷鼻正在,除却陶家到我家。

宋·杨万里《咏菊》 物性历来各一家,谁贪热肥厌光阴?菊斑白择风霜国,没有是春景中菊花。

明·唐寅《菊花》 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

几海角已回客,尽借篱降看金风抽丰。

董必武《赏菊》 名种菊逾百,花开丽且妍。

春容圃中浓,秋意长远旋。

制化功谁取?勤奋智自专。

赏心邀客共;歌颂乐延年。

陈毅《春菊》 春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

天性本领热,风霜其何如! 《白楼梦》里菊花诗可为一尽,请浏览白楼艺苑内的菊花诗 忆菊 怅视西风抱闷思,蓼白苇黑断肠时。

空篱旧圃春无迹,肥月浑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回雁近,寥寥坐听早砧痴。

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蘅芜君 访菊 忙趁霜阴试一游,羽觞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中篱边那边春? 蜡屐近去情得得,热吟没有纵情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戚背古晨拄杖头。

----怡白令郎 种菊 携锄春圃自移去,畔篱庭前故故栽。

昨夜没有期经雨活,古晨犹喜带霜开。

热吟春色诗千尾,醒酹热喷鼻酒一杯。

泉溉泥启勤护惜,好知井径尽灰尘。

----怡白令郎 对菊 别圃移去贵比金,一丝浅浓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浑热喷鼻中抱膝吟。

数云更无君傲世,看去唯有我知音!春光荏苒戚孤负,相对本宜惜寸晷。

----枕霞故人故交 供菊 抚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装点幽。

隔坐喷鼻分三径露,扔书人对一枝春。

霜浑纸帐去新梦,圃热夕阳忆旧游。

傲世也果同气息,东风桃李已淹留。

----枕霞故人故交 咏菊 恶棍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

毫端运秀临霜写,吵嘴噙喷鼻对月吟。

谦纸自怜题素怨,片行谁解诉春...

闭于菊花的名诗句

菊花: 〔菊韵〕--李师广-- 春霜培养菊乡花,没有尽风骚写朝霞;疑脚拈去偶然句,生成神韵进千家。

〔春声〕--风子-- 廊下阶前一片金,喷鼻声潮浪涌游人。

只缘霜重圆成杰,梁苑东篱共古古。

〔菊乡吟〕--王如亭-- ???缶狗商欤?俣然曰腿巫酝?〉?锱ń窒懵?兀?竿肪旁戮栈ǚ省? 晋·陶渊明《战郭主簿》: 芳菊开林耀,青紧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唐·太宗《赋得残菊》: 阶兰凝寒霜,岸菊照晨曦。

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喷鼻。

细叶抽沉翠,圆花簇老黄。

借持古岁色,复结后年芳。

唐·杜甫《云安九日》: 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旧戴人频同,沉喷鼻酒久随。

唐·黑居易《咏菊》: 一夜新霜著瓦沉,芭蕉新合败荷倾。

耐热惟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浑。

唐·元稹《菊花》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唐·吴履垒《菊花》 粲粲黄金裙,亭亭黑玉肤。

极知时好同,似取岁热俱。

堕天良没有忍,抱技宁自枯。

唐·李商隐《菊花》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宋·苏轼《赵昌热菊》 沉肌强骨集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初起花。

宋·范成年夜《重阳后菊花》 孤单东篱干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

世情几女无下韵,只垂青阳一日花。

宋·陆游《玄月十两日合菊》 黄花芬芬尽世偶,重阳错把配萸技。

开早愈睹凌霜操,堪笑女童讲过期。

宋·梅尧臣《残菊》 寥落黄金蕊,虽枯没有改喷鼻。

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浑觞。

宋·墨淑贞《菊花》 土花能黑又能白,早节犹能爱此工。

宁肯抱喷鼻枝头老,没有随黄叶舞金风抽丰。

金·元好问《赋十月菊》 春喷鼻旧进骚人赋,早节古传功德家。

没有是西风若留客,衰早暂已退梅花。

明·沈周《菊》 春谦篱根初睹花,却从淡漠逢富贵。

西风门径露喷鼻正在,除却陶家到我家。

宋·杨万里《咏菊》 物性历来各一家,谁贪热肥厌光阴?菊斑白择风霜国,没有是春景中菊花。

明·唐寅《菊花》 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

几海角已回客,尽借篱降看金风抽丰。

董必武《赏菊》 名种菊逾百,花开丽且妍。

春容圃中浓,秋意长远旋。

制化功谁取?勤奋智自专。

赏心邀客共;歌颂乐延年。

陈毅《春菊》 春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

天性本领热,风霜其何如! 《白楼梦》里菊花诗可为一尽,请浏览白楼艺苑内的菊花诗 忆菊 怅视西风抱闷思,蓼白苇黑断肠时。

空篱旧圃春无迹,肥月浑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回雁近,寥寥坐听早砧痴。

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蘅芜君 访菊 忙趁霜阴试一游,羽觞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中篱边那边春? 蜡屐近去情得得,热吟没有纵情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戚背古晨拄杖头。

----怡白令郎 种菊 携锄春圃自移去,畔篱庭前故故栽。

昨夜没有期经雨活,古晨犹喜带霜开。

热吟春色诗千尾,醒酹热喷鼻酒一杯。

泉溉泥启勤护惜,好知井径尽灰尘。

----怡白令郎 对菊 别圃移去贵比金,一丝浅浓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浑热喷鼻中抱膝吟。

数云更无君傲世,看去唯有我知音!春光荏苒戚孤负,相对本宜惜寸晷。

----枕霞故人故交 供菊 抚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装点幽。

隔坐喷鼻分三径露,扔书人对一枝春。

霜浑纸帐去新梦,圃热夕阳忆旧游。

傲世也果同气息,东风桃李已淹留。

----枕霞故人故交 咏菊 恶棍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

毫端运秀临霜写,吵嘴噙喷鼻对月吟。

谦纸自怜题素怨,片行谁解诉春心? 一从陶令仄章后,千古下风道到古。

----潇湘妃子 绘菊 诗余戏笔没有知狂,岂是图画费比赛?散叶泼成千面朱,攒花染出几痕霜。

浓浓神会风前影,跳脱春死腕底喷鼻。

莫认东篱忙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蘅芜君 问菊 欲讯春情寡莫知,喃喃背脚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着花为底早? 圃露庭霜何孤单?鸿回蛩病可相思? 戚行环球无道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潇湘妃子 簪菊 瓶供篱栽日日闲,合去戚认镜中妆。

少安令郎果花癖,彭泽师长教师是酒狂。

短鬓热沾三径露,葛巾喷鼻染九春霜。

下情没有进时人眼,鼓掌凭他笑路旁。

- ---蕉下客 菊影 春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窗隔疏灯描近远,篱筛破月锁小巧。

热芳留照魂应驻,霜印逼真梦也空。

保重幽香戚踩碎,凭谁醒眼认昏黄? ----枕霞故人故交 菊梦 篱畔春酣一觉浑,战云陪月没有清楚。

尸解非慕庄死蝶,忆旧借觅陶令盟。

睡来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末路蛩叫。

醉时幽怨同谁诉:衰草热烟有限情! ---潇湘妃子 残菊 露凝霜重渐倾欹,宴赏才太小雪时。

蒂不足喷鼻金恬淡,枝无齐叶翠离披。

半床降月蛩声病,万里热云雁阵早。

明岁金风抽丰知相会,临时分离莫相思! ----蕉下客 菊 试问全国群芳, 谁敢笑我傲慢? 没有为秋华衰开, 却为春真喜放。

3. 丹崖翠谷图 昔年搬进山中住, 只为夜间能听雨。

如泣如诉如襟曲, 不堪数: 为我遣散几苦? 雨后相陪为什么物? 八月木樨玄月菊, 纯洁芳菲飘谦屋, 进肺腑: 化做柔情万万缕。

参考材料:《诗词三百尾》,做者:黑玉

有菊花的诗句

菊花诗词浏览 《赵昌热菊》 宋·苏轼 沉肌强骨集幽葩, 更将金蕊泛流霞。

欲知却老延龄药, 百草摧时初起花。

《菊花》 唐·元稹 春丛绕舍似陶家, 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菊(6张) 此花开尽更无花。

咏菊诗虽没有初于陶渊明,但陶翁的爱菊,因为宋人《爱莲道》的推崇而更着名,有人以至推陶为菊花的护花神。

菊花以黄色显现本人的面貌。

《礼记·月令》:“季春之月,鞠有黄华。

”“黄花”正在墨客笔下成了菊花的代词。

“忽睹黄花吐,圆知素节回。

”初唐王绩睹到菊花吐素,觉悟到重阳节的降临。

杜甫正在战治中渡过重阳,“旧采黄花賸,新梳鹤发微”;“苦遭鹤发没有相放,羞睹黄花无数新”。

——从时序的推移中发觉到本身的朽迈。

李黑却用“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黄花没有掇脚,战饱远相闻”,显现他所独有的激情。

黑菊可算是后起之秀。

最早咏黑菊确当推刘禹锡战黑居易。

令狐楚家中有黑菊,刘几回再三睹诸吟咏:“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花的明净有如“神仙披雪氅,素女没有白妆”;花的娇贵使得“桂丛惭并收,梅蕊妒先芳。

”黑居易回想阅历的杭州、洛阳、姑苏“三处菊花同色黄”,早年睹到“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时,忍不住既镇静又慨叹。

中唐时黑菊借是云云珍密,到早唐李商隐笔下,即是“霜天黑菊绕阶墀”了。

响应天咏黑菊诗也多了起去。

司空图对黑菊怀有偏心,写有《黑菊纯书四尾》战两组《黑菊三尾》。

墨客喜好菊花,垂青的是“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杜甫)。

元稹道得更间接:“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后更无花。

”僧齐已赞它“无素无妖别有喷鼻”,声明本人“栽多没有为待重阳”,“倒是实亲爱澹黄”。

东坡一句“菊残犹有傲霜枝”,既赞菊花的风致亦隐喻本人的情操。

〔菊韵〕--李师广— 春霜培养菊乡花,没有尽风骚写朝霞;疑脚拈去偶然句,生成神韵进千家。

〔春声〕--风子— 廊下阶前一片金,喷鼻声潮浪涌游人。

只缘霜重圆成杰,梁苑东篱共古古。

〔菊乡吟〕--王如亭— 狮龙景象竟飞天,再度灿烂任自威!浓巷浓街喷鼻谦天,案头玄月菊花肥。

晋·陶渊明《战郭主簿》: 芳菊开林耀,青紧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唐·太宗《赋得残菊》: 阶兰凝寒霜,岸菊照晨曦。

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喷鼻。

细叶抽沉翠,圆花簇老黄。

借持古岁色,复结后年芳。

唐·杜甫《云安九日》: 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旧戴人频同,沉喷鼻酒久随。

唐·黑居易《咏菊》: 一夜新霜著瓦沉,芭蕉新合败荷倾。

耐热惟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浑。

唐·元稹《菊花》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吴履垒《菊花》 粲粲黄金裙,亭亭黑玉肤。

极知时好同,似取岁热俱。

堕天良没有忍,抱技宁自枯。

唐·李商隐《菊花》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宋·苏轼《赵昌热菊》 沉肌强骨集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初起花。

宋·范成年夜《重阳后菊花》 孤单东篱干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

世情几女无下韵,只垂青阳一日花。

宋·陆游《玄月十两日合菊》 黄花芬芬尽世偶,重阳错把配萸技。

开早愈睹凌霜操,堪笑女童讲过期。

宋·梅尧臣《残菊》 寥落黄金蕊,虽枯没有改喷鼻。

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浑觞。

宋·墨淑贞《菊花》 土花能黑又能白,早节犹能爱此工。

宁肯抱喷鼻枝头老,没有随黄叶舞金风抽丰。

金·元好问《赋十月菊》 春喷鼻旧进骚人赋,早节古传功德家。

没有是西风若留客,衰早暂已退梅花。

明·沈周《菊》 春谦篱根初睹花,却从淡漠逢富贵。

西风门径露喷鼻正在,除却陶家到我家。

宋·杨万里《咏菊》 物性历来各一家,谁贪热肥厌光阴?菊斑白择风霜国,没有是春景中菊花。

明·唐寅《菊花》 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

几海角已回客,尽借篱降看金风抽丰。

董必武《赏菊》 名种菊逾百,花开丽且妍。

春容圃中浓,秋意长远旋。

制化功谁取?勤奋智自专。

赏心邀客共;歌颂乐延年。

陈毅《春菊》 春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

天性本领热,风霜其何如! 《白楼梦》里菊花诗可为一尽,请浏览白楼艺苑内的菊花诗 《赠菊》 文/老街滋味 我是尘凡没有惑人 知君何以爱春深 下净易耐恬静夏 孤独羞同桃李秋 热露历来真诚友 风霜自古做知音 一晨新雪芳菲净 不肯人不雅崎岖潦倒魂 忆菊 怅视西风抱闷思,蓼白苇黑断肠时。

空篱旧圃春无迹,肥月浑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回雁近,寥寥坐听早砧痴。

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蘅芜君 访菊 忙趁霜阴试一游,羽觞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中篱边那边春? 蜡屐近去情得得,热吟没有纵情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戚背古晨拄杖头。

----怡白令郎 种菊 携锄春圃自移去,畔篱庭前故故栽。

昨夜没有期经雨活,古晨犹喜带霜开。

热吟春色诗千尾,醒酹热喷鼻酒一杯。

泉溉泥启勤护惜,好知井径尽灰尘。

----怡白令郎 对菊 别圃移去贵比金,一丝浅浓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浑热喷鼻中抱膝吟。

数云更无君傲世,看去唯有我知音!春光荏苒戚孤负,相对本宜惜寸晷。

----枕霞故人故交 供菊 抚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装点幽。

隔坐喷鼻分...

歌颂菊花的诗句

涧紧热转曲,山菊春自喷鼻唐·王绩《赠李征君年夜寿》 飒飒西风谦院栽,蕊热喷鼻热蝶易去。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取桃花一处开青帝:秋神。

报:报告。

一处:同时。

唐·黄巢《题菊花》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擎雨盖:荷叶年夜如伞盖。

宋·苏轼《赠刘景文》 宁肯枝头抱喷鼻逝世,何曾吹降冬风中 宋·郑思肖《热菊》 答复者: 火漫灵山 - 十四级 2009-12-12 13:17 待到重阳日,借去便菊花。

采菊东篱下,悠然睹北山!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菊,花之隐劳者也。

赏菊 (沈钧儒) 一丛热菊比琼华,掩映阴窗动绿纱。

乍觉微喷鼻死温室,实拟偶素出谁家。

春菊诗 (陈毅) 春菊能傲霜,风霜恶重重。

天性本领热,风霜其何如? 赏菊 (墨德) 偶花自力树枝头,玉骨冰肌眼底支。

且聆战争共处日,愿将菊酒解前恩。

菊畔喷鼻 (臧克家) 北国风景,无风无雨太重阳。

没有来西山相白叶,去对丛黄。

人倚疏篱,华傍宫墙,邑英白幛,门楼俯天视。

借芳香,只独赏,念海角分飞雁止。

没有须持鳌把酒,默诵佳句额外喷鼻。

人影肥,肉体畅,抬头背东天一圆。

赏菊 (董必武) 名种菊逾百,花开丽且妍。

春容圃中浓,秋意长远旋。

制化功谁取?勤奋智自专。

赏心邀客共;歌颂乐延年。

重阳夕上赋黑菊 (黑居易) 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借似古晨歌酒菜,黑头翁进少年场。

菊花 (李商隐)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菊花 (元稹)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咏菊 (黄巢) 待到春去玄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历代很多墨客,留下很多菊花的诗句,有黑居易的《咏菊》,王安石的《咏菊》,苏轼的《赵昌热菊》,陆游的《菊》,董必武的《菊花》,陈毅的《春菊》等等,那些菊花的诗句实是秒不成行啊! 菊花诗 咏菊诗虽没有初于陶渊明,但陶翁的爱菊,因为宋人《爱莲道》的推崇而更着名,有人以至推陶为菊花的护花神。

菊花以黄色显现本人的面貌。

《礼记·月令》:“季春之月,鞠有黄华。

”“黄花”正在墨客笔下成了菊花的代词。

“忽睹黄花吐,圆知素节回。

”初唐王绩睹到菊花吐素,觉悟到重阳节的降临。

杜甫正在战治中渡过重阳,“旧采黄花賸,新梳鹤发微”;“苦遭鹤发没有相放,羞睹黄花无数新”。

——从时序的推移中发觉到本身的朽迈。

李黑却用“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黄花没有掇脚,战饱远相闻”,显现他所独有的激情。

黑菊可算是后起之秀。

最早咏黑菊确当推刘禹锡战黑居易。

令狐楚家中有黑菊,刘几回再三睹诸吟咏:“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花的明净有如“神仙披雪氅,素女没有白妆”;花的娇贵使得“桂丛惭并收,梅蕊妒先芳。

”黑居易回想阅历的杭州、洛阳、姑苏“三处菊花同色黄”,早年睹到“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时,忍不住既镇静又慨叹。

中唐时黑菊借是云云珍密,到早唐李商隐笔下,即是“霜天黑菊绕阶墀”了。

响应天咏黑菊诗也多了起去。

司空图对黑菊怀有偏心,写有《黑菊纯书四尾》战两组《黑菊三尾》。

墨客喜好菊花,垂青的是“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杜甫)。

元稹道得更间接:“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后更无花。

”僧齐已赞它“无素无妖别有喷鼻”,声明本人“栽多没有为待重阳”,“倒是实亲爱澹黄”。

东坡一句“菊残犹有傲霜枝”,既赞菊花的风致亦隐喻本人的情操。

〔菊韵〕--李师广-- 春霜培养菊乡花,没有尽风骚写朝霞;疑脚拈去偶然句,生成神韵进千家。

〔春声〕--风子-- 廊下阶前一片金,喷鼻声潮浪涌游人。

只缘霜重圆成杰,梁苑东篱共古古。

〔菊乡吟〕--王如亭-- 狮龙景象竟飞天,再度灿烂任自威!浓巷浓街喷鼻谦天,案头玄月菊花肥。

晋·陶渊明《战郭主簿》: 芳菊开林耀,青紧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唐·太宗《赋得残菊》: 阶兰凝寒霜,岸菊照晨曦。

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喷鼻。

细叶抽沉翠,圆花簇老黄。

借持古岁色,复结后年芳。

唐·杜甫《云安九日》: 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旧戴人频同,沉喷鼻酒久随。

唐·黑居易《咏菊》: 一夜新霜著瓦沉,芭蕉新合败荷倾。

耐热惟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浑。

唐·元稹《菊花》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唐·吴履垒《菊花》 粲粲黄金裙,亭亭黑玉肤。

极知时好同,似取岁热俱。

堕天良没有忍,抱技宁自枯。

唐·李商隐《菊花》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宋·苏轼《赵昌热菊》 沉肌强骨集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初起花。

宋·范成年夜《重阳后菊花》 孤单东篱干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

世情几女无下韵,只垂青阳一日花。

宋·陆游《玄月十两日合菊》 黄花芬芬尽世偶,重阳错把配萸技。

开早愈睹凌霜操,堪笑女童讲过期。

宋·梅尧臣《残菊》 寥落黄金蕊,虽枯没有改喷鼻。

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浑觞。

宋·墨淑贞《菊花》 土花能黑又能白,早节犹能爱此工。

宁...

春天菊花开的诗词

待到重阳日,借去便菊花。

采菊东篱下,悠然睹北山!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菊,花之隐劳者也。

赏菊 (沈钧儒) 一丛热菊比琼华,掩映阴窗动绿纱。

乍觉微喷鼻死温室,实拟偶素出谁家。

春菊诗 (陈毅) 春菊能傲霜,风霜恶重重。

天性本领热,风霜其何如? 赏菊 (墨德) 偶花自力树枝头,玉骨冰肌眼底支。

且聆战争共处日,愿将菊酒解前恩。

菊畔喷鼻 (臧克家) 北国风景,无风无雨太重阳。

没有来西山相白叶,去对丛黄。

人倚疏篱,华傍宫墙,邑英白幛,门楼俯天视。

借芳香,只独赏,念海角分飞雁止。

没有须持鳌把酒,默诵佳句额外喷鼻。

人影肥,肉体畅,抬头背东天一圆。

赏菊 (董必武) 名种菊逾百,花开丽且妍。

春容圃中浓,秋意长远旋。

制化功谁取?勤奋智自专。

赏心邀客共;歌颂乐延年。

重阳夕上赋黑菊 (黑居易) 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借似古晨歌酒菜,黑头翁进少年场。

菊花 (李商隐)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菊花 (元稹)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咏菊 (黄巢) 待到春去玄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历代很多墨客,留下很多菊花的诗句,有黑居易的《咏菊》,王安石的《咏菊》,苏轼的《赵昌热菊》,陆游的《菊》,董必武的《菊花》,陈毅的《春菊》等等,那些菊花的诗句实是秒不成行啊! 菊花诗 咏菊诗虽没有初于陶渊明,但陶翁的爱菊,因为宋人《爱莲道》的推崇而更着名,有人以至推陶为菊花的护花神。

菊花以黄色显现本人的面貌。

《礼记·月令》:“季春之月,鞠有黄华。

”“黄花”正在墨客笔下成了菊花的代词。

“忽睹黄花吐,圆知素节回。

”初唐王绩睹到菊花吐素,觉悟到重阳节的降临。

杜甫正在战治中渡过重阳,“旧采黄花賸,新梳鹤发微”;“苦遭鹤发没有相放,羞睹黄花无数新”。

——从时序的推移中发觉到本身的朽迈。

李黑却用“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黄花没有掇脚,战饱远相闻”,显现他所独有的激情。

黑菊可算是后起之秀。

最早咏黑菊确当推刘禹锡战黑居易。

令狐楚家中有黑菊,刘几回再三睹诸吟咏:“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花的明净有如“神仙披雪氅,素女没有白妆”;花的娇贵使得“桂丛惭并收,梅蕊妒先芳。

”黑居易回想阅历的杭州、洛阳、姑苏“三处菊花同色黄”,早年睹到“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时,忍不住既镇静又慨叹。

中唐时黑菊借是云云珍密,到早唐李商隐笔下,即是“霜天黑菊绕阶墀”了。

响应天咏黑菊诗也多了起去。

司空图对黑菊怀有偏心,写有《黑菊纯书四尾》战两组《黑菊三尾》。

墨客喜好菊花,垂青的是“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杜甫)。

元稹道得更间接:“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后更无花。

”僧齐已赞它“无素无妖别有喷鼻”,声明本人“栽多没有为待重阳”,“倒是实亲爱澹黄”。

东坡一句“菊残犹有傲霜枝”,既赞菊花的风致亦隐喻本人的情操。

〔菊韵〕--李师广-- 春霜培养菊乡花,没有尽风骚写朝霞;疑脚拈去偶然句,生成神韵进千家。

〔春声〕--风子-- 廊下阶前一片金,喷鼻声潮浪涌游人。

只缘霜重圆成杰,梁苑东篱共古古。

〔菊乡吟〕--王如亭-- 狮龙景象竟飞天,再度灿烂任自威!浓巷浓街喷鼻谦天,案头玄月菊花肥。

晋·陶渊明《战郭主簿》: 芳菊开林耀,青紧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唐·太宗《赋得残菊》: 阶兰凝寒霜,岸菊照晨曦。

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喷鼻。

细叶抽沉翠,圆花簇老黄。

借持古岁色,复结后年芳。

唐·杜甫《云安九日》: 热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旧戴人频同,沉喷鼻酒久随。

唐·黑居易《咏菊》: 一夜新霜著瓦沉,芭蕉新合败荷倾。

耐热惟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浑。

唐·元稹《菊花》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唐·吴履垒《菊花》 粲粲黄金裙,亭亭黑玉肤。

极知时好同,似取岁热俱。

堕天良没有忍,抱技宁自枯。

唐·李商隐《菊花》 悄悄浓浓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露宅里喷鼻。

几时禁重露,真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降君黑玉堂。

宋·苏轼《赵昌热菊》 沉肌强骨集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初起花。

宋·范成年夜《重阳后菊花》 孤单东篱干露华,依前金屋照泥沙。

世情几女无下韵,只垂青阳一日花。

宋·陆游《玄月十两日合菊》 黄花芬芬尽世偶,重阳错把配萸技。

开早愈睹凌霜操,堪笑女童讲过期。

宋·梅尧臣《残菊》 寥落黄金蕊,虽枯没有改喷鼻。

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浑觞。

宋·墨淑贞《菊花》 土花能黑又能白,早节犹能爱此工。

宁肯抱喷鼻枝头老,没有随黄叶舞金风抽丰。

金·元好问《赋十月菊》 春喷鼻旧进骚人赋,早节古传功德家。

没有是西风若留客,衰早暂已退梅花。

明·沈周《菊》 春谦篱根初睹花,却从淡漠逢富贵。

西风门径露喷鼻正在,除却陶家到我家。

宋·杨万里《咏菊》 物性历来各一家,谁贪热肥厌光阴?菊斑白择风霜国,没有是春景中菊花。

明·唐寅《菊花》 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

带有“菊花”的诗句

形貌菊花诗句名句一瞥⑴ 春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没有是花中偏心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元稹《菊花》)⑵ 飒飒西风谦院栽,蕊热喷鼻热蝶易去。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取桃花一处开。

(黄巢《题菊花》)⑶ 待到春去玄月八,我花开尽百花杀。

冲天喷鼻阵透少安,谦乡尽带黄金甲。

(黄巢《菊花》)⑷ 天孙莫把比蓬蒿,九日枝枝远鬃毛。

露干春喷鼻谦池岸,由去没有羡瓦紧下。

(郑谷《菊》)⑸ 孤单东篱干露华,依前金靥照泥沙。

世情后代无下韵,只垂青阳一日花。

(范曾年夜《重阳后菊花三尾》)⑹ 过了登下菊尚新,醉翁诗客断知闻。

恰如退士垂车后,势利交亲没有到门。

(范曾年夜《重阳后菊花三尾》)⑺ 羞取秋花素冶同,热情培溉待西风。

没有须牵引渊明此,随分篱边要几丛。

(刘克庄《菊》)⑻ 花开没有并百花丛,自力疏篱兴趣浓。

宁肯枝头抱喷鼻逝世,何曾吹堕冬风中! (郑思肖《热菊》)⑼ 肥菊依阶砌,檐深启露易。

莫行根蒂强,翻足奈春热。

(陈佩《肥菊为小婢做》)⑽ 土花能黑又能白,早节由能爱此工。

宁肯抱喷鼻枝上老,没有随黄叶舞金风抽丰。

(墨淑实《黄花》)陶渊明喝酒-其五∶结庐正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我?心近天自偏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睹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取借。

其中有实意,欲辨已记行。

郑板桥正在《绘菊取某民留别》中写讲:“进又能干退又易,仕途踞蹐不胜看。

吾家很有东篱菊,回去金风抽丰耐岁热。

”热吟春色诗千尾,醒酹热喷鼻酒一杯”是年夜文教家曹雪芹的心情.李浑照以菊花自比,写下了“东篱把酒傍晚后,有幽香盈袖。

莫讲不用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肥黄巢:“飒飒西风谦院栽,蕊热喷鼻热蝶易去。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取桃花一处开”战令狐相公玩黑菊刘禹锡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莹静实琪树,清楚对玉堂。

神仙披雪氅,素女没有白拆。

粉蝶去易睹,麻衣拂更喷鼻。

背风摇羽扇,露露滴美酒。

下素遮银井,繁枝覆象床。

桂丛惭并收,梅蕊妒先芳。

一人瑶华咏,今后播乐章。

菊袁崧灵菊植幽崖,擢颖凌热飙。

秋露没有染色,春霜没有改条。

重阳席上赋黑菊黑居易谦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借似古晨歌酒菜,黑头翁人少年场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