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诗词15首带赏析

文学网 时间:2019-06-04 14:59:28

1、虞佳丽·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

五代:李煜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栏杆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译文:

这年的光阴甚么时辰才能告终,旧事知道有几多!昨夜小楼上又吹来了东风,在这皓月当空的夜晚,怎承受得了回想祖国的伤痛。

精雕细刻的雕栏、玉石砌成的台阶应当还在,只是所纪念的人已朽迈。要问我心中有几多忧愁,就像这不尽的滚滚春水滔滔东流。

这首词描绘了强烈的祖国之思,获得了惊六合泣鬼神的艺术结果。

2、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五代: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译文:

默不作声,孤孤独单,独自一人徐徐登上空空的西楼。昂首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垂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孤单地孤立院中,幽邃的天井被覆盖在清凉苦楚的秋色当中。

那剪也剪不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烦意乱的,恰是亡国之苦。那悠悠愁思环绕纠缠在心头,却又是另外一种无可名状的疾苦。

李煜的这首词情形融合,豪情沉郁。上片拔取典型的景物为豪情的抒发衬着铺垫,下片借用形象的比方委宛涵蓄地抒发竭诚的豪情。另外,应用声韵转变,做到声情合一。

下片押两个仄声韵(“断”、“乱”),插在平韵中心,增强了抑扬的语气,似断似续;同时在三个短句以后接以九言长句,铿锵有力,富有韵律美,也得当地表示了词人哀思沉郁的豪情。

3、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五代: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衰退。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穷山河,别时轻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世。

译文

门帘别传来雨声潺潺,浓烈的春意又要凋残。罗织的锦被受不住五更时的冷寒。只有迷梦中忘失落本身是羁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时的欢娱。

独自一人在太阳下山时在高楼上倚靠雕栏眺望远方,由于想到旧时具有的无穷山河,心中便会出现无穷伤感。拜别它是轻易的,再要见到它就很艰巨。像流掉的江水凋谢的红花跟春季一路归去也,今昔对照,一是天上一是人世。

此词基调低落悲怆,流露出李煜这个亡国之君绵绵不尽的故土之思,可以说这是一支委宛凄苦的哀歌。

4、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五代:李煜

林花谢了春红,太仓促。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发展恨水长东。

译文

树林间的红花已干枯,花开花落,才有几时,其实是去得太慌忙了。也是无可何如啊,花儿怎样能经得起那凄风寒雨日夜摧残呢?

飘落遍地的红花,被雨水淋过,像是佳丽双颊上的胭脂在和着泪水流淌。花儿和怜花人彼此迷恋,如醉如痴,甚么时辰才能再重逢呢?人生历来就是使人怨恨的工作太多,就像那东逝的江水,不休不止,永无绝顶。

南唐后主的这类词,都是短幅的小令,何况大白如话,不待讲析,天然易晓。

他所“依托”的,不是点缀装做,摇摆觉得态,砥砺觉得工,这些在他都无意为之;所凭的只是一片强烈直率的情性。其笔亦自然流丽,如不消力,只是顺手抒写。

这些自属有目共见。但如觉得他这“顺手”就是肆意“胡来”,文学创作都是以此为“擅场”,那天然也是一个笑话。

5、长相思·一重山

五代:李煜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译文

一重又一重,重堆叠叠的山啊。山是那末远,天是那末高,烟云水气又冷又寒,可我的忖量像火焰般的枫叶那样。

菊花开了又落了,日子一每天曩昔。塞北的年夜雁在高空振翅南飞,忖量的人却还没有回来。悠悠明月照在帘子上,随风由由然。

《长相思·一重山》这首小令,《新刻注释草堂诗余评林》在词调下题作“秋怨”。这“秋怨”,即是统贯全词的抒怀中间。

固然通篇不曾呈现“秋”、“怨”字眼,但细心吟诵一遍,便会感觉“秋怨”二字确切最为简练、精确地归纳综合了本词的旨意。

全词写了一个思妇在秋天里苦忆离人、急盼归来,但是终究没有盼来的怨恨心绪。

6、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回去

五代:李煜

樱桃落尽春回去,蝶翻金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难过暮烟垂。

别巷寥寂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喷鼻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顾恨依依。

译文

宗庙难献的樱桃已落尽——全都跟着春季回去,蒙昧的粉蝶儿仍是寻乐双飞。杜宇转化的子规在小楼西面夜夜泣血鸣啼。倚着楼窗的玉钩罗幕了望,难过地看着幕烟低垂。

天黑后冷巷里一片冷静,人们都以纷纭散去,凄然欲绝面临烟草低迷。炉里的喷鼻烟闲绕着绘饰凤凰的衾枕。但见她愁容满面空持罗带,怎能不使人回顾恨依依。

全词写景缓缓道来,写情却有突兀之语,全词意境皆由“恨”生,并由“恨”止。

在写法上是虚实相生、表里连系,时空转换天然、顺畅,笔意矫捷,喻象空洞,直抒胸臆却不掉涵蓄,柔声轻诉却极为哀婉动听,正如陈廷焯《别集结》中所云:“低徊迷恋,委宛可怜,悲伤语,不忍卒读。”

7、清平乐·别来春半

五代:李煜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着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译文

拜别以来,春季已曩昔一半,映入目中的风景掠起柔肠寸断。阶着落梅就像飘飞的白雪一样零乱,把它拂去了又飘洒得一身满满。

鸿雁已飞回而音信毫无依凭,路途遥远,要归去的梦也难构成。拜别的愁恨正像春季的野草,越行越远它越是蕃殖。

这首《清平乐》,表示了作者在末路人的春色中,触景生情,忖量离家在外的亲人的情形。

8、虞佳丽·风回小院庭芜绿

五代:李煜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照旧竹声新月似昔时。

歌乐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喷鼻暗画堂深,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

译文

东风吹回来了,天井里的杂草变绿了,柳树也生出了嫩叶,一年又一年的春季继续来到人世。独自依托着雕栏半天没有话说,那吹箫之声和方才升起的月亮和往年差未几。

乐曲吹奏未完,酒宴未散,仍在继续,池水冰面初开。夜深之时,富丽而精彩的君室也变得幽邃。我已大哥,忧思难以承受啊。

这是一首抒写伤春怀旧之情的作品。从全词看,布满着旧事不胜回顾的怨愁情思,应是李煜后期的作品,故也有人称其为是后主绝命词第二首。

9、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五代:李煜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江山。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促辞庙日,教坊犹奏分袂歌,垂泪对宫娥。

译文

南唐建国已有四十年汗青,幅员广宽。宫殿高峻宏伟,可与天际相接,宫苑内珍贵的草木富强,就像罩在烟雾里的女萝。在这类豪侈的糊口里,我哪里知道有战争这回事呢?

自从做了俘虏,我由于在忧愁伤痛的熬煎中过日子而腰肢减瘦、鬓发花白。最让我记得的是慌张地辞别宗庙的时辰,宫庭里的音乐机关/教坊的乐师们还奏起分袂的歌曲,这类生离死此外景象,令我哀痛欲绝,只能面临宫女们垂泪罢了。

此词上片写南唐曾有的富贵,开国四十余年,河山三千里地,栖身的楼阁挺拔入云霄,庭内花繁树茂。这片繁华的地盘,几曾历过战乱的侵扰。

几句话,看似只是平平无奇的写实,但却饱含了几多对祖国的高傲与迷恋。“几曾识干戈”,更抒发了几多自责与懊悔。

下片写国破。“一旦”二字承上片“几曾”之句意,笔锋一叠,而懊悔之意愈甚。终有一天堂破家亡,人禁不住瘦削苍老,特别是离去先人的那天,慌忙当中,恰恰又听到教坊里吹奏分袂的曲子,又增伤感,不由面临宫女恸哭垂泪。

10、蝶恋花·春暮

五代:李煜

遥夜亭皋闲信步。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昏黄淡月云往来来往。

桃杏模糊喷鼻暗渡。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一寸相思万万绪。人世没个放置处。

译文

夜间在亭台上踱着步子,不知道为什么清明刚过,便已感受到了春季逝去的气味。夜里飘来零寥落落的几点雨滴,月亮在云朵的环抱下,披发着昏黄的光泽。

桃花、杏花在暗夜的空气中披发着幽喷鼻,不知道在园内荡着秋千,轻声说笑的女子是谁?对她万万般忖量,在广宽的六合里,竟无一处可以放置“我”的相思愁绪。

此词经由过程作者暮春夜晚安步时所见的风景,表达了词人升沉扬抑的伤春、相思情怀。

全词以清景无穷来衬托、暗示人物感情的转变,营建出一种深婉美好的意境。写景光鲜,抒怀竭诚,说话浅显,读来委宛动听,艺术上确有非凡的地方。

11、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五代:李煜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克不及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另外不胜行。

译文

昨天的夜晚,风雨交加, 遮窗的帐子被金风抽丰吹出飒飒的声响,窗户别传来了使人心烦的风声雨声,整整响了一夜。烛炬燃烧的所剩无几,壶中水已漏尽,我不断的屡次起来斜靠在枕头上。 躺下坐起来思路都不克不及够安稳。

人世间的工作,犹如流水东逝,说曩昔就曩昔了,想想我这平生,就像做了一场年夜梦,之前的荣华富贵糊口已一去不复返了。醉乡道路平展,也无忧闷,可常去,此外处所不克不及去。

全词比力光鲜地表现了李煜后期作品的特点:感情真实,清爽天然。

特别是这首词,作者对本身的苦痛绝不粉饰,把本身的人生感伤大白写出,不假饰,不矫情,简练朴素,有实际感,固然思惟情调不高,但艺术价值不低。

12、忆江南·几多恨

五代:李煜

几多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东风。

译文

我有几多的恨,昨夜梦中的气象,还像之前我仍是祖国君主时,常在上苑游玩,车子如流水穿过,骑兵像长龙一样络绎不绝。恰是风景美好的春季,还吹着融融的东风。

“几多恨,昨夜梦魂中。”开首陡起,小词中罕有。所“恨”确当然不是“昨夜梦魂中”的情事,而是昨夜这场梦的自己。

梦中的情事当然是词人不时眷恋着的,但梦醒后所面临的残暴实际却使他倍感尴尬,所以反而怨恨起昨夜的梦来了。二句似直且显,此中却萦纡沉郁,有回肠荡气之致。

13、捣练子令·深院静

五代:李煜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译文

金风抽丰送来了断续的寒砧声,在小庭深院中,听得非分特别逼真。夜深了,月光和砧声穿进帘栊,更令人联想到征人在外,勾起了绵绵的离恨和相思。因此永夜不寐,愁思百结。

这是一首本义词。白练是古代一种丝织品,其建造要颠末在砧石上用木棒捶捣这道工序,而这工序一般都是由妇女操纵的。这首词的词牌即因其内容以捣练为题材而得名。

14、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五代:李煜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喷鼻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贯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尽情怜。

译文

昏黄的月色下花儿是那末娇艳,在这迷人的夜晚我要与你奥秘相见。我光着袜子一步步迈上喷鼻阶,手里还轻轻地提着那双金缕鞋。在画堂的南畔我终究见到了你呀!

依偎在你的怀里,我心里仍不断的发颤。你可知道我出来见你一次是何等的不轻易,今天晚上我要让你纵情地把我怜爱。

李煜的这首词,极俚,极真,也极动听,用浅近的说话显现出深远的意境,虽无意于动人,而能动听情思,到达了王国维所说“专作情语而绝妙”的地步。

15、浪淘沙·旧事只堪哀

五代:李煜

旧事只堪哀,对景难排。金风抽丰天井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整天谁来。

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译文

旧事回忆起来,只使人徒增哀叹;即使面临何等夸姣的风景,也毕竟难以排解心中的愁苦。金风抽丰萧瑟,萧瑟的天井中,爬满苔藓的台阶,触目可见。门前的珠帘,听凭它慵懒地垂着,从不卷起,归正成天也不会有人来看望。

横江的铁锁链,已深深地埋于江底;豪壮的气势,也早已赋予荒郊外草。薄暮的气候垂垂转凉,这时候的天空是那样的洁白,月光毫无遮拦地洒满秦淮河上。

这首词写当前的孤寂,与昔日的富贵相对,不外不是直接道出,而是借景抒怀。

上片风景“金风抽丰天井藓侵阶”,写得寒瑟惨痛;下片风景“晚凉天净月华开”,固然清凉,倒是一片澄明。这两处风景,一明一暗,又一在白天,一在夜晚,就组成了两重的联系。

在格调上是此刻与曩昔的对照,在时候上则是日以继夜的相承。

是以,“对景难排”不但是说面前景,并且是指所有的景物,不管四时,不管昼夜,都不克不及为伶丁的作者排解悲痛,不说“旧事只堪哀”,用其他的话也是没法表达出悲痛的。

扩大资料:

李煜(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南唐元宗(即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莲峰居士,汉族,生于金陵(今江苏南京),本籍彭城(今江苏徐州宝穴区),南唐最后一名国君。

北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煜继位,尊宋为正统,岁贡以保安然。开宝四年(971年)十月,宋太祖灭南汉,李煜去除唐号,改称“江南国主”。

次年,贬损仪制,撤去金陵台殿鸱吻以示尊奉宋廷。开宝八年(975年),李煜兵败降宋,被俘至汴京(今河南开封),授右千牛卫大将军,封背命侯。

承平兴国三年(978年)七月七日,李煜死于汴京,追赠太师,追封吴王。世称南唐后主、李后主。

李煜精书法、工绘画、通乐律,诗文均有必然成就,尤以词的成绩最高。

李煜的词,担当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等花间派词人的传统,又受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说话明快、形象活泼、用情竭诚,气概光鲜,其亡国后词作更是题材广漠,含义深邃深挚,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对后代词坛影响深远。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李煜

李煜的诗词赏析

虞佳丽 ·李煜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

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

问君能有多少愁,正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赏析一】 此词年夜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三年。

词中吐露了不加粉饰的祖国之思,听说是促使宋太宗命令毒死李煜的缘由之一。

那末,它即是是李煜的绝命词了。

全词以问起,以答结;由问天、问人而到自问,经由过程凄楚中不无激越的调子和盘曲盘旋、流走自若的艺术布局,使作者沛然莫御的愁思贯串始终,构成动人肺腑的美感效应。

诚然,李煜的祖国之思或许其实不值得同情,他所眷念的旧事离不开“栏杆玉砌”的帝王糊口和朝暮私交的宫闱秘事。

但这首到处颂扬的名作,在艺术上确有独到的地方: “月下花前”人多以夸姣,作者却殷切企盼它早日“了”却;小楼“春风”带来春季的信息,却反而引发作者“不胜回顾”的嗟叹,由于它们都勾发了作者事过境迁的枨触,跌衬出他的囚居番邦之愁,用以描述由珠围翠绕,烹金馔玉的江南国主一变而为长歌当哭的囚徒的作者的心情,是逼真而又深入的。

结句“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以水喻愁的名句,涵蓄地显示出愁思的长流不竭,无限无尽。

同它比拟,刘禹锡的《竹枝调》“水流无穷似侬愁”,稍嫌坦直,而秦不雅《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很多愁”,则又说得过尽,反而减弱了动人的气力。

可以说,李煜此词所以能引发普遍的共识,在很年夜水平上,正有赖于结句以富有传染力和向征性的比方,将愁思写得既形象化,又抽象化:作者并没有明白写出其愁思的真实内在——纪念旧日纸醉金迷的享乐糊口,而仅仅展现了它的外部形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如许人们就很轻易从中获得某种心灵上的呼应,并借用它来抒发自已近似的感情。

由于人们的愁思固然内在各别,却都可以具有“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的外部形态。

因为“形象常常年夜于思惟”,李煜此词便能在普遍的规模内发生共识而得以千古传诵了。

>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是李煜自述囚居糊口,抒写亡国离愁的佳作.词的上阕,写暮秋月夜,词人独处的情形,"无言独上"点了然词人沦为囚徒,受人监督的伶丁处境,交接了登楼所见之景.一钩新月,几株梧桐.凄冷的氛围中显示了孤傲者的形象. 望江南 李煜 几多恨,昨夜梦魂中。

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东风。

这是一首忆旧词。

原作有两首,内容附近,这里选第一首。

这首记梦小词,是李煜亡国入宋被囚居汴京时的作品。

抒写了梦中重温旧时游娱糊口的欢喜和梦醒以后的悲恨。

以梦中的乐景抒写实际糊口中的哀情。

“几多恨,昨夜梦魂中。

”句意是:一切的悲忿,都来自昨夜梦中之事。

这句话总领全词,点明大旨。

所恨确当然不是“昨夜梦魂中”事,而是昨夜这场梦的自己。

梦中的事当然是他不时眷恋的,但梦醒后所面临的残暴实际却使他倍感尴尬,所以反而怨恨起昨夜的梦了。

廖廖八字将昼夜忖量、悲忿交加、郁愁难解的表情归纳综合地描写出来。

有勾魂摄魄之至。

“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东风。

”这三句均写黑甜乡。

在黑甜乡中又重现了旧日南唐春季去游上苑时的欢喜情形。

“车如流水马如龙”这句话出自《后汉书·马皇后纪》本该为:“车如流水,马如游龙。

”在唐诗中也有成句:“车如流水马如龙,仙史高台十二重。

”虽然前人几回再三说过,却未给人留下深入印象;而一经李煜入词,便成佳句。

缘由在于:一是呈现在黑甜乡中,富于迷离惝之感;二是有上下文衬托,犹绿叶之扶红花。

此句虽只七字,却写出了内苑车马喧阗的气象,而词人游兴之浓,亦寓于字里行间。

紧接着再加上一句布满赞叹情味的结尾——花月正东风。

这一句写出了游赏时候和不雅赏对象;同时还意味着李煜糊口中最夸姣,最喜气洋洋的时辰。

这一句将梦游之乐推向最飞腾。

而词却就在这飞腾中陡然竣事。

从概况上看,仿佛是是对往昔富贵的眷恋,现实上作者更想表达的是本日处境的无穷苦楚。

黑甜乡越是夸姣,实际就越是悲凉。

这是一种“正面不写,写背面”的艺术手法的成功应用。

这首小词, “深哀浅貌,短语长情”,在艺术上到达岑岭。

“以梦写醒”、“以乐写愁”、“以少胜多”的高深手法,使这首小词取得耐人寻味的艺术生命 《浪淘沙》(帘外雨潺潺) 帘外雨潺潺, 春意衰退,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 无穷山河, 别时轻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世。

此词上片用倒叙手法,帘外雨,五更寒,是梦后事;忘怀身份,一晌贪欢,是梦中事。

潺潺春雨和阵阵春寒,惊醒残梦,使抒怀主人公回到了真实人生的苦楚情状中来。

梦中梦后,现实上是今昔之比。

下片首句“独自莫凭栏”的“莫”字, 有入声与去声(暮)两种读法。

作“莫凭栏”,是因凭栏而见祖国山河,将引发无穷伤感,作“暮凭栏”,是晚眺山河遥远,深感“别时轻易见时难”。

两说都可通。

“流水落花春去也”,与上片“春意衰退”相呼应,同时也暗喻明天将来无多,不久于人世。

“天上人世”句,颇感迷离恍忽,众口纷纭。

实在语出白居易...

李煜诗词共有几多?

李煜的词现存约32首~ 李煜(937-978),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亦为五代时超卓的词人。

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锺隐。

徐州(今属江苏)人,一说湖州(今属浙江)人。

南唐元宗李景第六子,宋建隆二年(961年)继位,史称后主。

开宝八年,国破降宋,俘至汴京,被封为右千牛卫大将军、背命侯。

后为宋太宗毒死。

李煜在政治上虽庸驽无能,但其艺术才调却不凡。

李煜工书法,善绘画,精乐律,诗和文均有必然成就,尤以词的成绩最高。

李煜的词现存约32首,内容首要可分作两类:第一类为降宋之前所写的,首要为反应宫庭糊口和男女情爱,题材较窄;第二类为降宋后,李煜因亡国的深痛,对旧事的追思,富以本身豪情而作,此期间的作品成绩远远跨越前期。

傍边的佳构包罗《虞佳丽》、《浪淘沙》、《乌夜啼》皆成于此时。

此期间的词作年夜都哀婉凄绝,首要抒写了本身凭栏了望、梦里重归的情形,表达了对“祖国”、“旧事”的无穷迷恋。

李煜在中国词史上据有主要的地位,对后代影响亦年夜。

他担当了晚唐以来花间派词人的传统,但又经由过程具体可感的个性形象,反应实际糊口中具有一般意义的某种意境,由是将词的创作向前推动了一年夜步,扩年夜了词的表示范畴。

李煜文、词及书、画创作均丰。

其词首要搜集在《南唐二主词》中。

在位时候(961-975)。

蝶恋花 遥夜亭皋闲信步,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昏黄澹月云往来来往.桃李依依春暗度,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一片芳心万万绪,人世没个放置处.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衰退,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阑!无穷山河,别时轻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世.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仓促,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发展恨水长东!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虞佳丽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栏杆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半夜歌 人生愁恨何能免?断魂独我情何限!祖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

旧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长相思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乌夜啼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

烛残漏断频倚枕。

起坐不克不及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醉乡路稳宜频到,另外不胜行。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江山。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

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沉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促辞庙日,教坊犹奏拜别歌。

垂泪对宫娥。

浪淘沙 旧事只堪哀,对景难排。

金风抽丰天井藓侵阶。

一任珠帘闲不卷,整天谁来?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

晚凉天净月华开。

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

砌着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浣溪纱 转烛飘蓬一梦归,欲寻痕迹怅人非,天教心愿与身背。

待月池台空逝水,荫花楼阁谩斜晖,登临不吝更沾衣。

谢新恩 庭空客散人归后,画堂半掩珠帘.林风淅淅夜厌厌。

小楼新月,回顾自纤纤。

春景镇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穷?金窗力困起还慵。

一声羌笛,惊起醉怡容。

呈郑王十二弟 春风吹水日衔山,春来长是闲。

落花缭乱酒衰退,歌乐醉梦间。

佩声悄,晚妆残,凭谁整翠鬟?流连光景惜红颜,傍晚独倚阑。

虞佳丽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

凭阑半日独无言,照旧竹声新月似昔时。

歌乐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

烛明喷鼻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三台令 不寐倦长更,披衣出户行。

月寒秋竹冷,风切夜窗声。

浣溪沙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序递次添喷鼻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凤箫吹断水云闲,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喷鼻屑,醉拍阑干情味切。

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更漏子 金雀钗,红粉面,花里临时相见。

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喷鼻作穗,蜡成泪,还似两人情意。

珊枕腻,锦衾寒,觉来更漏残。

菩萨蛮 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喷鼻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贯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君尽情怜。

又 蓬莱院闭露台女,画堂午睡人无语。

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喷鼻。

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

脸慢笑盈盈,相看无穷情。

又 铜簧韵脆锵寒竹,新声慢奏移纤玉。

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

雨云深绣户,来便谐衷素。

宴罢又成空,魂迷春梦中 喜迁莺 晓月坠,宿云微,无语枕边倚。

梦回芳草思依依,天远雁声稀。

啼莺散,余花乱,孤单画堂深院。

片红休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归。

长相思 云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金风抽丰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何如!一斛珠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

向人微露丁喷鼻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喷鼻醪蚟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半夜歌 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

缥色玉柔擎,醅浮盏面清...

李煜词全集

李煜有《文集》30卷、《杂说》百篇 ,晁公武《郡斋念书志》载《李煜集》10卷,《宋史·艺文志》亦载《南唐李后主集》10卷,均佚。

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有《南唐二主词》1卷,录李煜词34首,存世有明万历四十八年墨华斋本,清朝邵长光又录得 1首,近代王国维增添9首。

李煜词集注本有清人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近人唐圭璋《南唐二主辞汇笺》、王仲闻《南唐二主词校正》、詹安乐《李璟李煜词》等。

李煜不但善于诗词,在字画方面也很有成就。

李煜曾考据过拨镫法的渊李煜《入国知教帖》源,并总结为“擫、押、钩、揭、抵、拒、导、送”七种身手。

李煜善于行书,多以颤笔行文,线条遒劲,有如寒松霜竹,世称“金错刀”;又喜写年夜字,以卷帛为笔,挥洒如意,世称“撮襟书”。

李煜曾出示南唐秘府所藏的书法作品,命徐铉刻成《升元帖》,周到评为“法帖之祖”。

李煜有哪些诗词,不要诠释

李煜在艺术方面,具有很高的成绩。

字画 他能书善画,对其书法:陶谷《清异录》曾云:“后主善书,作颤笔樛曲之状,遒劲如寒松霜竹,谓之‘金错刀’。

作年夜字不事笔,卷帛书之,皆能如意,世谓‘撮襟书’”。

对其的画,宋朝郭若虚的《图书见闻志》曰:“江南后主李煜,才识清赡,字画兼精。

尝不雅所画林石、飞鸟,远过常流,超出跨越不测”。

惜无字画传世于后。

词 李煜的词的气概可以以975年被俘分为两个期间。

他前期的词气概绮丽柔靡,不脱“花间”习惯。

按照内容可年夜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描述都丽堂皇的宫庭糊口和风花雪月的男女情事, 如《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朝好向郎边去。

刬袜下喷鼻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晌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尽情怜。

还有一类是在宋代的压力下感触感染到无力解脱的命运时所吐露的繁重忧愁, 如《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他后期的词因为糊口的剧变,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恰是“国度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语始工”。

这些后期词作,苦楚悲壮,意境深远,已为苏辛所谓的“豪宕”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继往开来的年夜宗师。

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协调,更是空前绝后的了。

如《虞佳丽》: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

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栏杆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

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浪淘沙令》: 帘外雨潺潺,春意衰退。

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穷山河,别时轻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世。

王国维以为:“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

并且还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年夜,感伤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年夜夫之词。

周介存置诸温、韦之下,可谓倒置口角矣”。

此最后一句乃是针对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所道:“毛嫱、西施,全国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

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

”。

王氏以为此评乃扬温、韦,抑后主。

而学术界亦有不雅点以为,周济的本意是指李煜在文句的工整对仗等润色方面不如温庭筠、韦庄,但是在词作的活泼和流利度方面,则前者明显更加朝气勃发,浑然天成,“粗服乱头不掩国色”。

李煜词解脱了《花间集》的浮靡,他的词不假雕饰,说话明快,形象活泼,性情光鲜,用情竭诚,亡国后作更是题材广漠,含义深邃深挚,跨越晚唐五代的词,成为宋初婉约派词的开山,后代尊称他为“词圣”。

李煜的词,担当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等花间词人的传统,又受了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将词的创作向前推动了一年夜步。

其首要成绩表示在: ①扩年夜了词的表示范畴。

在李煜之前,词以艳情为主,内容陋劣,即便寄寓一点怀抱,也年夜都用比兴手法,隐而不露。

而李煜词中大都作品则直抒胸臆,倾诉出身家国之感,情真语挚。

所以王国维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年夜,感伤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年夜夫之词。

”(《人世词话》) ②具有较高的归纳综合性。

李煜的词,常常经由过程具体可感的个性形象来反应实际糊口中具有一般意义的某种境地。

“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虞佳丽〕)、“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世”(〔浪淘沙〕)、“自是人发展恨水长东”(〔乌夜啼〕)、“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清平乐〕)等名句,深入而活泼地写出了人生离合悲欢之情,引发后代很多读者的共识。

③说话天然、精辟而又富有表示力。

他的词不镂金错彩,而文彩动听;不模糊其词,却又情味隽永;构成既清爽流丽又婉曲深致的艺术特点。

④在气概上有独创性。

《花间集》和南唐词,一般以委宛密丽见长,而李煜则出之以疏宕。

如《玉楼春》的“豪宕”,《乌夜啼》的“濡染年夜笔”,《浪淘沙》的 “雄奇幽怨,乃兼二雄”(俱见谭献《复堂词话》)《虞佳丽》的“天然奔放”、“如生马驹不受控捉”(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兼有刚柔之美,确是分歧于一般婉约之作,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

正如纳兰性德所说:“花间之词,如古玉器,珍贵而不合用,宋词合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饶烟水迷离之致。

” (《渌水亭杂说》) 李煜本有集,已掉传。

现存词四十四首。

此中几首前期作品或为他人所作,可以肯定者仅三十八首。

他的旧臣说他有《文集》30卷及“杂说”百篇。

《郡斋念书志》载《李煜集》10卷,《宋史·艺文志》也载《南唐李后主集》10卷,均佚。

《直斋书录解题》中载《南唐二主词》1卷,现能见到的有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墨华斋本,录李煜词34首,此中《望江南》一首可分为二首。

后清朝邵长光又录得 1首,近代王国维为《南唐二主词》补遗,增添了9首,不外此中有题目的似很多。

据近代大都学者的定见,能肯定为李煜词的不外32首。

其词集注本有清刘继增的《南唐二主词笺》、近人唐圭璋的《南唐二主辞汇笺》、王仲闻的《南唐二主词校正》等。

詹安...

李煜诗词最闻名的三首词

浪淘沙:窗外雨潺潺,春意衰退,罗襟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独自莫凭栏,无穷江上,别时轻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世.菩萨蛮: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喷鼻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贯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尽情怜.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太仓促,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发展恨水长东.虞佳丽: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明月中.栏杆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南唐后主李煜诗词赏析

李煜《虞佳丽》赏析 虞佳丽 ·李煜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

小楼 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

问君 能有多少愁,正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此词年夜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三年。

词中吐露了不加粉饰的祖国之思,听说是 促使宋太宗命令毒死李煜的缘由之一。

那 么,它即是是李煜的绝命词了。

全词以问起,以答结;由问天、问人 而到自问,经由过程凄楚中不无激越的调子和 盘曲盘旋、流走自若的艺术布局,使作者 沛然莫御的愁思贯串始终,构成动人肺腑 的美感效应。

诚然,李煜的祖国之思或许其实不值得 同情,他所眷念的旧事离不开“栏杆玉砌” 的帝王糊口和朝暮私交的宫闱秘事。

但这 首到处颂扬的名作,在艺术上确有独到之“月下花前”人多以夸姣,作者却殷切 企盼它早日“了”却;小楼“春风”带来春季 的信息,却反而引发作者“不胜回顾”的嗟 叹,由于它们都勾发了作者事过境迁的枨 触,跌衬出他的囚居番邦之愁,用以描述 由珠围翠绕,烹金馔玉的江南国主一变而 为长歌当哭的囚徒的作者的心情,是真 切而又深入的。

结句“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以水喻愁 的名句,涵蓄地显示出愁思的长流不竭, 无限无尽。

同它比拟,刘禹锡的《竹枝调 》“水流无穷似侬愁”,稍嫌坦直,而秦不雅 《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 很多愁”,则又说得过尽,反而减弱了感 人的气力。

可以说,李煜此词所以能引发普遍的 共识,在很年夜水平上,正有赖于结句以富 有传染力和向征性的比方,将愁思写得既 形象化,又抽象化:作者并没有明白写出 其愁思的真实内在——纪念旧日纸醉金迷 的享乐糊口,而仅仅展现了它的外部形态 ——“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如许人们就 很轻易从中获得某种心灵上的呼应,并借 用它来抒发自已近似的感情。

由于人们的 愁思固然内在各别,却都可以具有“好似 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的外部形态。

因为“ 形象常常年夜于思惟”,李煜此词便能在广 泛的规模内发生共识而得以千古传诵了。

浪淘沙.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衰退,罗衾不耐五 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穷山河,别时轻易见 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世。

词作上片采取倒叙手法,从午夜梦醒 落笔,交接词作的时候与情况,是一个凄 凉的暮春雨夜,在如许的雨夜醒来,作者 感受到异常的苦楚与孤单。

而这类心情委 婉的借助两个动作表达出来:听雨声,披 罗衾。

常常鉴赏诗词的伴侣年夜概都能领会 ,雨,这个意象在很多作品中都传递一种 迷离而忧伤的愁绪。

最经典的就如秦不雅的 这句“安闲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

在本词中,雨更是愁绪的载体,“潺潺” 形容雨声。

引自唐朝柳宗元《雨中赠神仙 山贾隐士》诗:“寒江夜雨声潺潺,晓云 遮尽神仙山。

潺潺二字既形象的描画出雨 丝飘落的情形,也暗指愁绪的连缀不停。

下句,春意,指春季的景象形象。

出自南朝梁 江淹《卧疾愁别刘长史》诗:“始怀未回: 叹,春意秋方惊。

” 宋 陈师道《绝句》 “打发鸟语传春意, 白下 门东第几家?” 郭小川《春暖花开》诗:“春季来了,处 处有春意。

”衰退,即残,将尽的意思。

意出宋 贺铸《小重山》词:“歌断酒衰退 ,画船箫鼓转,绿杨湾。

” 春意衰退便是 春季行将曩昔,雨夜,暮春,也就极年夜的 触发了作者的愁绪,而由于“这类忧愁的 密集、不竭绝”所以,让他盟生“寒意”, 这类“寒”既是身体上真实的感受,也是心 上的一种悲惨。

从梦里醒来,心情是如斯 凄楚,从而加倍贪恋梦里的气象。

梦里什 么情形呢?梦里本身不是此处的阶下囚,还 是昔日的一国之君,照旧享受着人世的一 切荣华富贵。

如许梦里梦外的欢喜与苦楚 构成了一种强烈的对照,加倍凸起表示了 当下的悲惨。

这 种对照,实在也是作者 今夕处境的强烈对照。

也暗合照顾了下片 “天上人世”的对照。

下片首句“独自莫凭栏, 无穷山河”一个“莫”字,把作者凄楚的心情表达的 形象而盘曲。

驰念祖国,按常理来讲,应 该是很想凭栏远望,急于看见的,但由于 作者此时的特别际遇,一个被软禁的亡国 之君,他别说此时不克不及重回祖国,就是能 够返回,他又以甚么脸孔去面临本身曾 的先祖与臣平易近?仍是不看了,看了只是徒 增伤感与惭愧而已。

“别时轻易见时难。

” 一句化用李商隐诗句“相见时难别亦难, 春风无力百花残”,祖国,对李煜而言 ,就是永久回不去的故里。

被囚以后,无 论他若何追悔,若何的迷恋,汗青的车轮 都不会再把他送回到南唐的缠绵旧梦里。

曩昔的欢情,就如面前的流水落花一样, 一去不返。

“流水落花春去也”一句也照顾 前面的“春意衰退”,寄意春去无痕,而结 句“天上人世”再次暗合上片中梦外梦里的 际遇对照,凸起表达今非昔比的无奈与凄整首词作,应用明喻、暗喻,前后照 应、对照等多种艺术手法,将面前实景、 梦里欢情,身体感受,心理凄苦等各类微 妙复杂的感情体验交叉融会在一路,读来 让人欷歔,思忖再三。

让我们禁不住对这 个亡国之君的遭受寄与深深的同情与悲悯

李煜的诗词都有哪些?(注明是前期作品,仍是后期作品)

李煜部门诗词名以下:• 《虞佳丽·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虞佳丽·风回小院庭芜绿》•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长相思·一重山》•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回去》•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清平乐·别来春半》• 《捣练子令·深院静》•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喜迁莺·晓月坠》李煜,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莲峰居士。

汉族,彭城(今江苏徐州)人。

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961年)继位,史称李后主。

开宝八年,宋军破南唐国都,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为右千牛卫大将军、背命侯。

后因作感怀祖国的名词《虞佳丽》而被宋太宗毒死。

李煜虽欠亨政治,但其艺术才调却不凡。

精书法,善绘画,通乐律,诗和文均有必然成就,尤以词的成绩最高。

千古佳构《虞佳丽》、《浪淘沙》、《乌夜啼》等词。

在政治上掉败的李煜,却在词坛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称为“千古词帝”。

李煜诗词全集长恨水

自是人发展恨水长东南唐·李煜《相见欢》[今译] 人生之长恨,水之东流,都是天然之理。

[赏析] 此词经由过程伤春来抒发自伤出身之感,当系降宋后所作。

这一句词人从一个亡国之君的安身点总结出一条人生哲理,把天然现象与小我豪情连系在一路,极为凝炼而富于传染力,因此常常引发不幸者的共识。

他的《虞佳丽》中有“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句,论者觉得美中不足在“好似”两字,由于如许点了然反感觉意味很浅。

此句泯尽比方之迹,笔致更觉深婉。

[原作] 林花谢了春江,太仓促!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发展恨水长东。

李煜诗词15首带赏析

《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有人说,在我国汗青上,若是少了象李煜如许一个天子人们或许不会太在乎,可是,若是少了象李煜如许一名词人生怕就会给后人留下一些遗憾。

此话看来,很是在理。

李煜是五代十国期间的南唐后主,词作远过于他在位时代的作为,特别是亡国今后的词作相当沉痛、深切和凄恻动听,若是撇开思惟内容,仅就艺术技能来讲,年夜部门词作已到达了词的最高境地,出格是小令。

这首《相见欢》别名《乌夜啼》即是他自述囚居糊口,抒写离愁的力作。

此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怀,情形融合,动人至深。

首句“无言独上西楼”看似平平,意蕴却极其丰硕。

“无言”并不是真的无言,从一个“独”字即可看出,是无人共言。

登“西楼”,词人可以东望祖国。

仅六字,一会儿精练的勾画出主人公的凄惋、悲苦的神志。

接着“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用月光覆盖下的梧桐凸起情况的孤单清凉,用“深”字用得极精确,极通俗,真可谓境地全出。

上片十八字共写了四项内容,即人物、地址、时候、季候,固然只是疏笔勾画,但倒是一副很是斑斓的丹青,并且布景极其广漠,读之令人如身临其境,正如王国维《人世词话》言:“一切景语皆情语。

” 下片具体写离愁,是词的旨意地点,也是这首词写的最深入的处所。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像波澜澎湃,把全篇推向飞腾。

离愁自己是一种抽象的思惟情感,它能感受到,但却看不见,摸不着,要对它自己作具体描述,确切很是坚苦。

但是,在这首词中,词人经由过程比方使之变得具体可感,并且表达得如斯贴切、天然,以致成为千古名句。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又用了一个比方,写离愁的别的一个境地,即人对它的具体感触感染。

这类感触感染是不成名状的,不知是甚么滋味,它既不克不及用酸、甜、苦、辣之类滋味来归纳综合,也不克不及用任何一种具体工具的滋味来对比,它只可领悟,不成言传,所以只能称之为“别是一般滋味”,亦即稼轩词所谓“欲说还休”,可见词人体验之深,愁情之苦。

《虞佳丽》广为传播。

全词戋戋三十六个字,统一首七绝差未几,但在这简短的篇幅中,词人却把离愁的愁人、缠人写得非常深入,苦楚、孤单、孤傲的表情暴露得绘声绘色,动人至深,读者为之泪下: 风回小院庭芜绿。

柳眼春相续。

凭栏半日独无言。

照旧竹声新月、似昔时。

《望江南二首》 几多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东风 。

几多泪,断脸复横颐 。

苦衷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吹,肠断更无疑 。

这两首词,是后主入宋今后,追恋祖国之作。

李煜词笔,笔底生花,以寥寥五句,写人世年夜悲剧,以旧日之荣盛反托本日之苦楚。

凭着他的高度艺术技能,把重温旧梦的一腔悲恨,流露得隐而实显,浅而深致。

陡然“几多恨”领起全篇,使人惊悚。

本来悲恨之源来自昨夜一梦,旧日富贵壮盛在梦中重现,使梦醒后的李煜非分特别疾苦,甚至恨声不停。

昔时游乐御苑,凤舆銮驾,喷鼻车宝马,侍从排队,宫女如云,“车如流水马如龙”一句,袭用成语,浑然天成。

李煜后,宋人多效此种技能。

《望江南》第二首“几多泪,断脸复横颐”。

这泪流得纵横满面,难止难歇。

后主入宋后,曾给金陵旧宫人带信说:“其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

”用这首词印证,可见真实。

李煜这首小词,从流泪始,到断肠终,表达了他当俘虏后极端悲痛、悔恨的表情。

《虞佳丽》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 )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

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栏杆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

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是李煜最后的一首感怀祖国的名作,作者以形象的比方,诘责的口气,悲忿的情怀,激宕的格调,放笔悲号,写尽亡国君主的忧愁。

上阕曲调高亢悲慨,惟有作家履历过年夜灾害,炼就年夜手笔,才能究诘人生,写有如斯深度和力度的词作,年夜有负荷全人类之悲痛的气势。

下阕则用了曲笔,“红颜改”暗描山河易色,“改”字点出全词题旨:是悲恨的本源。

最后,词人把难以申明的去国之思、掉国之悲、亡国之恨全数纳入一个“愁”字中了。

“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真乃千古绝唱。

王国维说:“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

后主之词,真可谓以血书者也 。

” 宋黄升《花庵词选》称:“此词最凄惋,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

是也。

《渔父》:浪花成心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不求威仪全国,万古不朽;但求独善其身,脾气而为!正如李煜所说,他崇尚的不是武力与交战,而是一种东风暖雨,落絮飞雁的诗意糊口。

《渔父》又:一棹东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李煜常自夸“蓬菖人”,这两首渔父正好反应了他巴望和沉浸在“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的蓬菖人糊口中和“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的那种酣畅! 《浪淘沙》(帘外雨潺潺) 帘外雨潺潺, 春意衰退,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 无穷山河, 别时轻易见时难。

流水落...

李煜的诗词真有那末好?

李煜的词,留传下来的虽仅仅三十余首,但首首到处颂扬,皆为文学创作的珍品。

他的词以风情旖旎,娇媚溢芳;扪心凝思,细微有致;深哀结郁,真率、逼真、天然隽永见长。

王国维在《人世词话》如许描写李煜。

称“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年夜,感概遂深……”“不掉其赤子之心者也”“阅世愈浅脾气愈真,李后主是也”。

他的词,虽缠绵幽凄,然婉约中尽显年夜气。

如他描述人的孤傲,那种郁闷和悲愁别恨…… 他的一曲《虞佳丽》“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

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栏杆玉砌应犹在,只是红颜改。

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道尽了人对旧事、岁月的眷恋之情。

一曲《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太仓促!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 常恨水常东!”览尽工夫如梭,人在命运眼前的无奈心结。

另外,他对天然景色、夸姣风光的勾描亦达出神入化之境。

以他的一首《望江梅》为例:“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渌,满城飞絮辊轻尘,忙杀看花人。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山河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此景此境,又怎能不使人为之欷歔惋叹!并由此而盼,至那南国胜地览游一番。

还有他那首《蝶恋花》“遥夜亭皐闲信步,乍过清明,早觉伤春暮。

数点雨声风约住,昏黄淡月云往来来往。

桃李依依春暖度,谁在秋千,笑里低低语?一片芳心万万绪,人世没个放置处。

” 那首《捣练子》“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那首《浪淘沙》“帘处雨潺潺,春意衰退,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饷贪欢。

独自莫凭阑,无穷关山,别时轻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世。

” 那首《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欲寻痕迹怅人非,天教心愿与身背。

待月池台空逝水,映花楼阁谩斜晖。

登临不吝更沾衣!” 那首《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孤单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 均将人不遂心愿的无奈及怅然凄清之痛,分袂后悲切的挚血情衷和万千思路,雕刻于心的深处。

无不叫人感而泣之。

资料来历网上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