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几首苏曼殊的写得好的诗词,只要几首经典的,外带一点赏析

文学网 时间:2019-11-21 19:30:56

《七绝·本领诗 》春雨楼头尺八箫,什么时候归看浙江潮?草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

?? 三百年来的诗人,最爱是曼殊。曼殊的作品,最爱是此篇。此篇于曼殊而言,正如《锦瑟》之于义山——都是压卷之作,都是出身之感,都是言有尽而意无限。

?? 此诗易解,四句不外是两层意思:前二句写思乡之情,后二句写出身之感。而祖国之思与漂荡之感,又浑然交叉,全无半点隔绝距离。

?? 首先一句,七个字是三种意象:春雨;楼头;尺八箫。三种意象,简简单单的摆设,比方三面墙,围起一个空间,留给人无穷的想象。这三种意象乃是最好的诗料——春雨昏黄,不知是谁家的楼头,吹起了一片箫声。春雨易让人难过,箫声中听,撩拨起的即是无边的乡愁了。

??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一句,诗人便说起乡愁。那时,诗人漂泊在异国异乡的日本。尺八是日本的箫,樱花是日本的国花,这两样都是对处境的点明。日本的箫,在式样上与中国的不尽不异,但一样是作诗的好材料。箫与笛,在中国诗歌里有着奇异的魔力,它们是乡愁的催生剂。李白《春夜洛城闻笛》诗云:“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李益《夜上受降城闻笛》云:“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曼殊写此篇的时辰,潜意识里也许受他们的影响。由箫声而及乡愁,是旧诗常见的模式,但本篇其实不是以减色。玫瑰和玫瑰老是相类,我们其实不是以削减一分爱。

?? 关于“春雨”、“尺八箫”和“浙江潮”,另有几句可以交接。《燕子龛漫笔》(二九则)云:“日本尺八,状类中土洞箫,闻传自金人。其曲着名《春雨》,阴深凄惘。余《春雨》绝句云:……”。相传,日本和尚乞食,常吹尺八箫。曼殊流宕异国,心情近于乞食之僧。乞食箫中,最凄惘者,莫过于《春雨》一曲,故曼殊于此曲最是萦怀。“春雨”当然曲直名,但在篇中,无宁解作实景。若于篇中,拘泥“春雨”只曲直名,则神采顿减。读此诗,当知《春雨》是何种曲子,又不成拘泥其只曲直子。

?? 《断鸿零雁记》(第二十章)云:“……更二日,抵上海。余即入城,购僧衣一着易之,萧然向武林去,以余素慕圣湖之美,今应顺路酬吾宿愿也。既至西子湖边,盈眸寂乐,迥绝凡间。余复泛瓜皮舟,之茅家埠。既至,余舍舟,肩挑被席数事,投灵隐寺,即宋之问‘楼不雅沧海日,门对浙江潮’处也。”“浙江潮”,即自宋之问诗中来。《断鸿零雁记》是曼殊带有自传性质的作品,写于日本归来以后。武林是自古灵秀地,更兼有宋之问佳句添采,曼殊何日能忘之?故自异国归来,第一站便奔此地。《断鸿零雁记》是记已归之事,《春雨》诗则写未归之思。总而言之,“浙江潮”于曼殊而言,是梦绕魂牵的埋骨地。“归看浙江潮”,恰是狐死必首丘之意。而“浙江潮”者,乃名震全国的钱塘潮,是豪情和气力的意味。故“楼不雅沧海日,门对浙江潮”是壮语,“归看浙江潮”亦是壮语。全诗之悲,不掩此句之壮;此句之壮,更增全诗之悲。

?? 三四句,则由祖国之思转入出身之感。草鞋破钵是点明自家的和尚身份。和尚天然只能是一双芒鞋、一个破钵,走千村、求万户地讨糊口。“踏过樱花第几桥?”事实走过了几多桥梁道路,记不清了。固然,诗人未必如斯惨痛,以致于要化缘乞讨。这两句只是死力衬着出身的凄楚罢了。“草鞋破钵”与漫天樱花之间又是何其的不相等!一片残暴斑斓的布景里,走来的即是如许一个地老天荒无人识的行脚僧。布景的残暴,将主人公的潦倒反衬得异常的显目。

?? “踏过樱花第几桥?”又似从小山词中来。小山《鹧鸪天》词云:“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杨花”换成了“樱花”,不变的是黑甜乡和诗情。几百年前的词人小晏,是个多愁多病多情种;几百年后的诗人苏曼殊,亦复如是。小晏《临江仙》词又云:“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诗人老是敏感于飞雨落花交叉成的黑甜乡,该篇首句的“春雨”、末句的“落花”不正透漏出这一信息么?漫天花雨中,走来一个草鞋破钵的诗僧,恰是梦幻一般的意境呀!

?? 樱花是极斑斓残暴的一莳花,但花期却太短暂,不用半个月的时候,便在风雨中残落了。我们震动于她的残暴,痛心于她的残落。她是美的极至,却不克不及永驻,一如我们夸姣的芳华、夸姣的人生。生命一如飞雨落花的黑甜乡,斑斓,但是短暂。短得惊心动魄。以致于让我们思疑她的存在,觉得她只是黑甜乡,不曾真实。为我们留下这斑斓篇章的诗人,也只在人世渡过三十五个年龄,便在贫病当中永久的走了。曼殊是诗人中的诗人,他用诗篇来抒写生命,亦用生命来诠释诗篇。诗人的诗篇与生命,彼此应证。

?? 记得曾问伴侣:樱花是甚么样的一种感受?伴侣回覆:繁花如梦缀浮生。真是打动极了。

?? 突然想起北岛的两句诗:“路啊路,飘满红罂粟。”

苏曼殊」这个名字,现今年青一辈当有「天外来客」之感。不外粤曲快乐喜爱者或会对「情僧苏曼殊」为题之戏曲留有记忆,资深影迷也会对五十年月由吴楚帆、紫罗莲演的粤语片「断源零雁记」有几多印象,查此片即是改编来自苏曼的自传式同名小说。

近日兴记了对苏曼殊其人其事其文的高潮,特别是在中国年夜陆。用google.com的搜刮引擎以「苏曼殊」search一下,顿时便找到几百个网页可供参考,整本的「断鸿零雁记」也能够逐章下载浏览。

苏曼殊诞生在清末,算起来是「上上个」世纪的人了,生平简述以下:

苏曼殊,奶名三廊,喷鼻山(广东中山)人,光绪十年(1884)年生於日本横滨。父亲是广东茶商,母亲是日本人。五岁时苏曼殊随父亲回广东。

苏曼殊十二岁时便在广州长命寺落发,青年时期即学识赅博,灵慧火速。

尔后,苏曼殊到东京早稻田年夜学进修,并操纵假期到泰国、斯里兰卡等国游历,学成后回国,在日本时代,加入国中国留学生的爱国组织,偏向平易近主革命。

苏曼殊没有受太长期的正规教育,但能诗文、善绘画、通英、法、日、梵多种文字,和陈独秀、柳亚子等文学泰斗交往甚密。

苏曼殊英年早逝,於1918年病逝於上海,年仅34岁。

上礼拜一,布市孙灵之密斯的贵寓,几个学术界同好构成了小小的雅集,由刚巧莅临布市讲学的美国俄勒冈年夜学叶红玉传授率领,会商苏曼殊这个传怪杰物。加入者有昆年夜的叶强盛和黎志刚两位传授,本报作者陈栋华、孙密斯和笔者。

苏曼殊是和尚;释教要求人摒弃情欲,以为情欲带来人的痛楚,苏曼殊则是世间少有的多情之人,「情僧」的称号,道出了根基矛盾。他佛理精深,但平生巴望被爱而不得、嗜吃未能持素而被逐出师门,他寻求魂灵的平静却多与俗家人士为友,乃至撑持革命活动。他并不是圣贤,受的是常人的矛盾和疾苦,这才是他可爱的处所。

苏曼殊著作未几,除几本薄书以外,未有巨著留传,但对那时的年青人起了很年夜的影响。

叶红玉传授阐发他比来遭到年夜陆读者正视的缘由,首要是他寻求个性摆脱的履历使本日鼎新开放后的中国人感应共识。

跟著我分发「断鸿零雁记」的一段给年夜家研究一下。这是苏曼殊自传性质甚强的恋爱小说,内容描写他与日本少女静子的爱情悲剧。昔时被老一辈视为年夜胆至极的作品,但使万万的青年学子著迷,迫不及待的狂读。请看以下一段(第十六章节录)

……静子垂头弗余答。少选,复步近余胸前,双波略注余面。

余在月色溟蒙之下,凝思静不雅其脸,横云斜月,殊胜端丽。此际万籁都寂,余心不自镇;既而举头瞩天,则又乌云弥布,只馀残星数点,空摇明灭。余不觉自语曰:“吁!此非人世世耶?今夕吾作甚置身如是景域中也?”

余言甫竟,似有一缕吴绵,轻温而贴余掌。视之,则静子一手牵余,一手扶彼枯石而坐。余即立其膝畔,而不成自脱也。久之,静子发清响之音,如怨如诉曰:“我且问三郎,先是姨母,曾否有言关白三郎乎?”

余此际神经已无所主,几於膝摇而牙齿相击,垂头不敢睇视,心中默念,情网已张,插翼难飞,此当时矣……

余言甫发,忽觉静子筋脉跃动,骤松其柔荑之掌。余如其心固中吾言而愕然耳。余正思言以他事,忽尔悲风自海面吹来,甚至山岭,出林薄而去。余方凝伫间,静子四顾惶然,即襟间出一温喷鼻罗帕,填余掌中,立而言曰:“三郎,保重。其中有绣负梨花笺,吾婴年随阿母挑绣而成,谨以奉赠,聊报今晨佳构。君其纳之。此闲花卉,宁足云贡?三郎其亦知吾心耳!”

余户闻是语,无觉得计。自念拒之於心良弗忍;受之则睹物思人,宁可力行正照,直证无生耶?余频频思惟,不知所可。静子故欲有言,余陡闻阴风怒号,声振十方,巨浪触石,惨淡如破军之声。静子自将笺帕袭之,谨纳余胸间……

我用文学的不雅点颁发了几项定见:

起首这段文字的描述方式在那时其实是很年夜的冲破,比诸同期风行的恋爱小说如玉梨魂(徐枕亚著)、社会小说如九命奇冤(吴趼人著的梁天来故事)、政治小说如宦海现形记(李伯元著),在技能上不知超出了几多。

这段文字即有心理描述(情),又有情况描述(景),一时写情,一时写景,瞬息间情形融合;景随情移、情由景生。作者更用第一人的叙事不雅点,使读者代入了故事的主人翁去感触感染那时的情形。

另外,他的描述时则用远不雅法,时则用近不雅法,傍边别名有远近水平之别离。我们读这一段,有如在看片子中的前景、中景、近景、年夜特写镜头相互推拉、加上旁述及对白的衬托,使人击节称赏!

领会布景的话或许可以好理解一点

形容“歌颂王羲之”的诗词有哪些?

1、《咏史下·王羲之》年月: 宋 作者: 陈普不缘廓庙尽谈空,安得狐狸啸晋宫。

王氏可儿惟逸少,更容谢万作三公。

2、《鹊桥仙·乘鸾著色》年月: 宋 作者: 刘辰翁乘鸾著色,疾蝇误拂。

不及羲之醉墨。

偶尔入手送东阳,便看取、薰时清适。

清风去暑,闲题当日。

宰相纱笼谁识。

封丘门外定何人,这一点、瞒他不得。

3、《题夏博士晋王羲之右军像》年月: 明 作者: 刘炳上东门外胡雏啸,万里尘飞洛阳道。

潜龙东渡晋复兴,群马南浮国重造。

石城巃嵸昔所都,庶事草草嗟美计。

衣冠简傲礼乐废,朝廷放旷君臣疏。

年夜令生平最超卓,早年家世居台阁。

内史新除典要枢,右军任重参帷幄。

擅场笔墨出奇异,蔡卫钟张早得之。

昼长燕寝森兵卫,日暖鹅群戏墨池。

来禽青李囊盛寄,裹鲊《黄庭》醉后题。

东风三月山阴曲,群彦流觞映修竹。

一时簪冕属高风,百年文藻怀芳?属。

漂泊斯文慨古今,儿女宸聪复购寻。

小字昭陵传玉枕,数行定武抵令媛。

忽见绘图双眼掉,采采丰神惊玉立。

羽扇萧疏晚日晴,乌纱恍如秋尘袭。

富贵如梦回头非,典午江山几落晖。

惟有凤凰台上月,东风照旧紫箫吹。

4、《送丘子正以能书入都并呈徐容斋阎靖轩卢道集》年月: 宋 作者: 方回君不见古来五关豺狼守,入仕艰巨无不有。

兴能一札秋槐黄,草鞋布裙全国走。

攀附龙鳞千万手,咳唾骊珠千万口。

蓬莱无路弱水隔,七上十上空缺首。

相逢登名岂数奇,选坑沉溺十八九。

光范三书徒尔忙,子公一纸焉所取。

墨客身体纵著翅,飞声未办廷臣右。

还知气至六合春,花者必花柳必柳。

中庸末章八引诗,三诗首言士所为。

衣锦尚絅潜虽伏,屋漏不高天听卑。

至隐至微至显见,鬼神森列何中欺。

斗间有气射古剑,石上无根生瑞芝。

快雨乍晴虹霓起,蛰虫欲振雷霆驰。

静中底子动中发,暗处精力明处知。

禊帖昔秘永禅师,不外纸上王羲之。

御史萧翼百计取,公等乃有胸中奇。

胸中奇者五色笔,可以补天可活国。

宗彝作绘衮作火,可但能书梵王译。

此之所宝玉非石,求而不藏卞和泣。

良贾韫匵什其袭,藏而不求价倍百。

公等笔墨今第一,谁云识字不得力。

借径文艺乃至身,勋名政要无意得。

九万里迅扶摇风,本日朝廷贞不雅同。

连翩房杜肩王魏,试人常何草封事。

5、《题羲之不雅鹅图》年月: 明 作者: 岳正洛阳皇帝身衣青,典午横被清谈倾。

群公各抆新亭泪,诸王独擅江东名。

王家后辈谁如玉,郎君解坦半子腹。

内史由来是散阶,右军未必非雌伏。

鞠花嗅罢倚高秋,眼中怀祖齐蜉蝣。

痴儿翻据台司榻,酒杯漫作兰亭游。

填膺英气弸莫遏,时于行草露棱角。

能雄百代笔墨场,龙跳天门虎卧阁。

白鹅修颈西复东,萧洒颇与吾意同。

风情一点那时目,至今传写绘图中。

求几首苏曼殊的写得好的诗词,只要几首经典的,外带一点赏析

求关于赞美苏武的精力气节的诗词与名言!感谢!

苏武庙 温庭筠苏武魂销汉使前,古祠高树两茫然。

云边雁断胡天月,陇上羊归塞草烟。

回日楼台非甲帐,去时冠剑是丁年。

茂陵不见封侯印,空向秋波哭逝川。

苏武 李白苏武在匈奴,十年持汉节。

白雁上林飞,空传一书札。

牧羊边地苦,夕照归心绝。

渴饮月窟冰,饥餐天上雪。

东还沙塞远,北怆河梁别。

泣把李陵衣,相看泪成血。

求苏曼殊着名的诗词赏析

《本领诗十首·选二》(清)苏曼殊乌舍凌波肌似雪,亲持红叶索题诗。

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重逢未剃时。

春雨楼头尺八箫,什么时候归看浙江潮?草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淀江道中口占》(清)苏曼殊 孤村隐约起微烟,处处秧歌竞插田。

羸马未须愁远道,桃花红欲上吟鞭《过若松町有感示仲兄》 年月: 清 作者: 苏曼殊 契阔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

无故狂笑无故哭,纵有欢肠已似冰。

《本领诗》 年月: 清 作者: 苏曼殊 丈室番茶手自煎,语深喷鼻冷涕潸然。

生身阿母无情甚,为向摩耶问夙缘。

《本领诗》 年月: 清 作者: 苏曼殊 春水难量宿恨盈,桃腮檀口坐吹笙。

华严瀑布高千尺,不及卿卿爱我情。

...

关于歌颂烛之武的诗词(古代的)

予七十赵监税见贺以诗次韵-全宋诗-陈造生平烛之武,况已雪髯翁。

誉我犹时用,君言恐未公。

赵季茂通判惠诗走笔奉和十篇-全宋诗-岳珂天巧与天宜,雕锼焉用诗。

冥鸿吾自爱,隐豹彼何知。

牧笛方堪听,胡笳不奈吹。

伤时烛之武,老矣不克不及为。

称道关天培的诗词

关将军歌朱琦飓风昼卷阴云昏,巨舶如山驱火轮。

番儿船头擂年夜鼓,碧眼鬼奴出杀人。

粤关守吏走相告,防海夜遣关将军。

将军料敌有胆略,楼橹万艘屯虎门。

虎门粤咽喉,险峻非常伦。

峭壁束两峡,下临意外渊。

涛泷阻绝八万里,彼虏深切孤无援。

鹿角相犄断归路,漏网欲脱愁鲸鲲。

惜哉年夜府畏懦坐掉策,犬羊自古终难驯。

海波沸涌黯夕照,群鬼叫啸气益振。

我军虽众无斗志,荷戈却立不敢前。

赣兵昔时号骁勇,今胡望风同溃奔?将军徒手犹搏战,自言力竭孤国恩。

可怜裹尸无马革,巨炮一震成烟尘。

臣有老母年九十,言下一孙未成立,圣旨哀思为雨泣。

吾闻父子死贼更有陈连升,柄柄年夜节同崚嶒。

猿鹤变幻那忍论!我为剪纸招忠魂

有甚么关于称道菊花风致的诗词?

1、《念奴娇·帆船更起》年月: 宋 作者: 张孝祥帆船更起,望一天秋色,离愁无数。

明日重阳尊酒里,谁与黄花为主。

别岸风烟,孤舟灯火,今夕知何处。

不如江月,照伊清夜同去。

船过采石江边,望夫山下,酌水应怀古。

德耀归来虽富贵,忍弃生平糟糠。

默想音容,遥怜儿女,自力衡皋暮。

桐乡正人,念予蕉萃这样。

2、《沁园春·畴昔遭逢》年月: 宋 作者: 刘克庄畴昔遭逢,薰殿之琴,清庙之璋。

谢锦袍服装,佯狂太白,黄冠结裹,老迈知章。

种杏神仙,看桃正人,得似篱边嗅晚喷鼻。

从人笑,笑安车迎晚,只履归忙。

后身定作班扬。

彼撼树蚍蜉不自量。

偶有时戏笔,官奴藏去,有时醉坠,宗武扶将。

永别鵷鸾,已盟猿鹤,肯学周顒出草堂。

从人笑,我韩公齿豁,张镐眉苍。

3、《念奴娇·老逢初度》年月: 宋 作者: 刘克庄老逢初度,小儿女、查问翁翁年数。

屈指先贤,似乎似,当日申公归邸。

跛子形骸,瞎堂顶相,更折当门齿。

麒麟阁上,定无人物如斯。

追思太白知章,自骑鲸去后,醉翁无几。

恶客相寻,道师长教师、清晓中酲慵起。

不袖青蛇,不骑黄鹤,混迹尘凡里。

彭聃何在,吾师淇澳正人。

4、《水调歌头·来复迈七日》年月: 宋 作者: 无名氏来复迈七日,亨泰兆三阳。

恰逢临吉中应,浸长三阳刚。

六合凝成正气,岳渎锺为秀杰,玉燕纪呈祥。

莹彻冰壶操,皎月映秋霜。

日星回,乾坤辟,再更张。

时乘正人道长,茅茹喜生光。

理想黄锺年夜吕,资禀盐梅栋柏,施用在岩廊。

一骑东风里,紫诏下山堂。

5、《拟行路难》年月: 南北朝 作者: 鲍照春禽喈喈旦暮鸣。

最伤正人忧思情。

我初辞家参军侨。

荣志溢气干云霄。

流离渐冉经三龄。

忽有鹤发素髭生。

今暮临水拔已尽。

明日对镜复已盈。

但恐羇死为鬼客。

客思寄灭生空精。

每怀旧乡野。

念我旧人多悲声。

忽见过客问何我。

宁知我家在南城。

答云我曾居君乡。

知君游宦在此城。

我行离邑已万里。

今方羇役去远征。

来时闻君妇。

闺中寡居独宿有贞名。

亦云悲朝泣闲房。

又闻暮思泪沾裳。

形容蕉萃非昔悦。

蓬鬓衰颜不复妆。

见此使人有余悲。

当愿君怀不暂忘。

有无关于歌颂襄樊的诗词

一翦梅 杨佥判 襄樊四载弄干戈。

不见渔歌。

不见樵歌。

试问现在事若何。

金也消磨。

谷也消磨。

拓枝不消舞婆娑。

丑也能多。

恶也能多。

朱门日日买朱娥。

军事若何。

平易近事若何。

襄阳楼 元稹 襄阳楼下树阴成,荷叶如钱水面平。

拂水柳花万万点,隔楼莺舌两三声。

有时水畔看云立,逐日楼前信马行。

迟早暂教王粲上,庾公应待月华明。

汉江临眺 王维 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

江流六合外,山色有没有中。

郡邑浮前浦,波涛动远空。

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

朝中措 完颜仲实 襄阳旧道灞陵桥,诗兴与秋高。

千古风骚人物,一时几多雄豪。

霜清玉塞,云飞陇首,风落江皋。

梦到凤凰台上,山围祖国方圆。

登望楚山最高顶 孟浩然 山川不雅形胜,襄阳美会稽。

最高唯望楚,曾未一攀跻。

石壁疑削成,众山比全低。

晴明试登陟,目极无故倪。

云梦掌中小,武陵花处迷。

暝还归骑下,萝月映深溪。

年夜堤曲 李白 汉水临襄阳,花开年夜堤暖。

佳期年夜堤下,泪向南云满。

东风无复情,吹我梦魂散。

不见眼中人,天长音信断。

描述歌颂泉城济南的诗词共48字

《趵突泉诗》(元)赵孟頫泺水起源全国无,平地涌出白玉壶.谷虚久恐元气泄,岁旱不虞东海枯.云雾蒸润华不注,波澜声震年夜明湖.时来泉水濯灰尘,冰雪满怀清与孤.《趵突泉》(宋)曾巩一派遥从玉水份,暗来都洒历山尘.滋荣冬茹温尝早,滋润春茶味更真.已觉路傍行似鉴,最怜沙际涌如轮.层城齐鲁封疆会,况托娥英诧众人.《登千佛山寺》(明)边贡窈窈寺门敞,苍苍山径微.风轻不落帽,云近忽凝衣.

古代称道恋爱的诗词

《关雎》年月: 先秦 作者: 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正人好逑。

参差荇菜,摆布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梦寐以求,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展转反侧。

参差荇菜,摆布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摆布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蒹葭》年月: 先秦 作者: 诗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心。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1]。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2]。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3]。

《上邪》年月: 汉 作者: 汉无名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寿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六合合,乃敢与君绝!《无题》年月: 唐 作者: 李商隐昨夜星斗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心相印。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秋蓬。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年月: 宋 作者: 李之仪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什么时候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鹊桥仙·纤云弄巧》年月: 宋 作者: 秦不雅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重逢,便胜却人世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悠久时,又岂执政朝暮暮。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