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10-07 17:14:52

朱自清的诗词

杂感 万千风雨逼人来, 世事都成劫里灰。

秋老干戈人老病, 中天皓月几时回? 古风 举步荆榛,极目烟尘,请君看此好河山。

薄水深渊,持危扶颠,吾侪相勉为其难。

同学少年,同学少年,一往气无前。

极深研几,赏奇析疑,毋忘弼时荷肩。

殊涂同归,矢志莫违,吾侪所贵者同心。

切莫逡巡,切莫浮沉,岁月不待人。

七律 平生感怀 盛年今已尽蹉跎,游骑无归可奈何? 转眼行看四十至,无闻还畏后生多。

前尘项背遥难望,当世权衡苦太苛。

剩欲向人贾余勇,漫将顽石自磋磨。

忆诸儿 平生六男女,昼夜别情牵。

逝母悲黄口,游兵警故廛。

笑啼如昨日,梨栗付谁边。

最忆迎兼迈,相离已四年。

无题 莽莽洞庭湖,五日两飞渡。

雪浪拍长空,阴森疑鬼怒。

问今何所世?豺虎满道路。

禽狝歼除之,我行适我素。

莽莽洞庭湖,五日两飞渡。

秋水含落晖,彩霞如赤柱。

问将为何世,共产均贫富。

惨淡经营之,我行适我素。

无题 月余断行迹,重过夕阳残。

他日轻离别,兹来恻肺肝。

居人半相识,故宇不堪看。

向晚悲风起,萧萧枯树寒。

三年于此住,历历总堪悲。

深浅持家计,恩勤育众儿。

生涯刚及壮,沈痼竟难支。

俯仰幽明隔,白头空自期。

相从十余载,耿耿一心存。

恒值姑嫜怨,频经战伐掀。

靡他生自矢,偕老死难谖。

到此羁孤极,谁招千里魂? 忆诸儿 平生六男女,昼夜别情牵。

逝母悲黄口,游兵警故廛。

笑啼如昨日,梨栗付谁边。

最忆迎兼迈,相离已四年。

悼亡 名园去岁共春游,儿女酣嬉兴不休。

饲象弄猴劳往复,寻芳选胜与勾留。

今年身已成孤客,千里魂应忆旧俦。

三尺新坟何处是?西郊车马似川流。

世事纷拿新旧历,兹辰设悦忆年年。

浮生卅载忧销骨,幽室千秋梦化烟。

松~*春阴风里重,狐狸日暮陇头眠。

遥怜一昨清明节,稚子随人展暮田。

忆旧: 旧京盛文史,贤隽集如林。

侧陋疏声气,风流忆盖簪。

辞源三峡倒,酒盏一时深。

懒寄江南信,相期印素心。

古抱当筵见,豪情百辈输。

莳花春永在,好客酒频呼。

鞮译勤铅椠,江湖忘有无。

别来尤苦忆,风味足中厨。

忆刘延陵 响濡泉边鲔,飘零海上鸥。

廿年悲女难,一病等俘囚。

破浪舟空往,论交孰与游。

可怜随雁鹜,频为稻梁谋。

赠丰子恺 洲渊黄叔度,语默与时殊。

浩荡月光曲,风华儿女图。

劳歌空自惜,烂醉任人扶。

近闻依净土,还忆六凡无? 赠叶圣陶 狷介不随俗,交亲自有真。

浮沉杯酒冷,融泄一家春。

说部声名久,精思日月新。

付余勤拣择,只恨屡因循。

朱自清的诗

这些是黑暗的眼波哟;黑暗的翼张开,谁能想像他们的界线呢;市声,人声..!颤动的他们里,憧憧地几个人影转着;周围的柏树默默无言地响着。

一切都黑暗..这些是黑暗的心澜哟!广场的确大了?--他们又慈爱。

远远屋子里射出些灯光,仿佛闪电的花纹,散着的在黑绒毡上--这些便是所有的光了。

他们有意无意地,尽管微弱的力量跳荡;看哪..,又温暖.一片--世界的声音,大到不能再大了,什么都愿意让他们覆着;所有的自己全被忘却了..,我孤零零地在广场的角上坐着黑 暗_朱自清这是一个黑漆漆的晚上..,一闪一烁地;从远远近近所在吹来的,汹涌着,融和着。

.

朱自清有名诗句

杂感万千风雨逼人来, 世事都成劫里灰。

秋老干戈人老病, 中天皓月几时回?古风举步荆榛,极目烟尘,请君看此好河山。

薄水深渊,持危扶颠,吾侪相勉为其难。

同学少年,同学少年,一往气无前。

极深研几,赏奇析疑,毋忘弼时荷肩。

殊涂同归,矢志莫违,吾侪所贵者同心。

切莫逡巡,切莫浮沉,岁月不待人。

七律 平生感怀盛年今已尽蹉跎,游骑无归可奈何?转眼行看四十至,无闻还畏后生多。

前尘项背遥难望,当世权衡苦太苛。

剩欲向人贾余勇,漫将顽石自磋磨。

忆诸儿平生六男女,昼夜别情牵。

逝母悲黄口,游兵警故廛。

笑啼如昨日,梨栗付谁边。

最忆迎兼迈,相离已四年。

无题莽莽洞庭湖,五日两飞渡。

雪浪拍长空,阴森疑鬼怒。

问今何所世?豺虎满道路。

禽狝歼除之,我行适我素。

莽莽洞庭湖,五日两飞渡。

秋水含落晖,彩霞如赤柱。

问将为何世,共产均贫富。

惨淡经营之,我行适我素。

无题月余断行迹,重过夕阳残。

他日轻离别,兹来恻肺肝。

居人半相识,故宇不堪看。

向晚悲风起,萧萧枯树寒。

三年于此住,历历总堪悲。

深浅持家计,恩勤育众儿。

生涯刚及壮,沈痼竟难支。

俯仰幽明隔,白头空自期。

相从十余载,耿耿一心存。

恒值姑嫜怨,频经战伐掀。

靡他生自矢,偕老死难谖。

到此羁孤极,谁招千里魂?忆诸儿平生六男女,昼夜别情牵。

逝母悲黄口,游兵警故廛。

笑啼如昨日,梨栗付谁边。

最忆迎兼迈,相离已四年。

悼亡名园去岁共春游,儿女酣嬉兴不休。

饲象弄猴劳往复,寻芳选胜与勾留。

今年身已成孤客,千里魂应忆旧俦。

三尺新坟何处是?西郊车马似川流。

世事纷拿新旧历,兹辰设悦忆年年。

浮生卅载忧销骨,幽室千秋梦化烟。

松~*春阴风里重,狐狸日暮陇头眠。

遥怜一昨清明节,稚子随人展暮田。

忆旧:旧京盛文史,贤隽集如林。

侧陋疏声气,风流忆盖簪。

辞源三峡倒,酒盏一时深。

懒寄江南信,相期印素心。

古抱当筵见,豪情百辈输。

莳花春永在,好客酒频呼。

鞮译勤铅椠,江湖忘有无。

别来尤苦忆,风味足中厨。

忆刘延陵响濡泉边鲔,飘零海上鸥。

廿年悲女难,一病等俘囚。

破浪舟空往,论交孰与游。

可怜随雁鹜,频为稻梁谋。

赠丰子恺洲渊黄叔度,语默与时殊。

浩荡月光曲,风华儿女图。

劳歌空自惜,烂醉任人扶。

近闻依净土,还忆六凡无?赠叶圣陶狷介不随俗,交亲自有真。

浮沉杯酒冷,融泄一家春。

说部声名久,精思日月新。

付余勤拣择,只恨屡因循。

...

有关朱自清的诗歌

独自 朱自清 白云漫了太阳; 青山环拥着正睡的时候, 牛乳般雾露遮遮掩掩, 像轻纱似的, 幂了新嫁娘的面。

默然在窗儿口, 上不见只鸟儿, 下不见个影儿, 只剩飘飘的清风, 只剩悠悠的远钟。

眼底是靡人间了, 耳根是靡人间了; 故乡的她,独灵迹似的, 猛猛然涌上我的心头来了! 北 河 沿 的 路 灯 有 密 密 的 毡 儿 , 遮 住 了 白 日 里 繁 华 灿 烂 。

悄 没 声 的 河 沿 上 , 满 铺 着 寂 寞 和 黑 暗 。

只 剩 城 墙 上 一 行 半 明 半 灭 的 灯 光 , 还 在 闪 闪 烁 烁 地 乱 颤 。

他 们 怎 样 微 弱 ! 但 却 是 我 们 唯 一 的 慧 眼 ! 他 们 帮 着 我 们 了 解 自 然 ; 让 我 们 看 出 前 途 坦 坦 。

他 们 是 好 朋 友 , 给 我 们 希 望 和 慰 安 。

祝 福 你 灯 光 们 , 愿 你 们 永 久 而 无 限 ! 不 足 之 感 他 是 太 阳 , 我 像 一 枝 烛 光 ; 他 是 海 , 浩 浩 荡 荡 的 , 我 像 他 的 细 流 ; 他 是 锁 着 的 摩 云 塔 , 我 像 塔 下 徘 徊 者 。

他 像 鸟 儿 , 有 美 丽 的 歌 声 , 在 天 空 里 自 在 飞 着 ; 又 像 花 儿 , 有 鲜 艳 的 颜 色 , 在 乐 园 里 盛 开 着 ; 我 不 曾 有 什 么 , 只 好 暗 地 里 待 着 了 。

灯 光 那 泱 泱 的 黑 暗 中 熠 耀 着 的 一 颗 黄 黄 的 灯 光 呵 , 我 将 由 你 的 熠 耀 里 , 凝 视 她 明 媚 的 双 眼 。

仅存的 发 上 依 稀 的 残 香 里 , 我 看 见 渺 茫 的 昨 日 的 影 子 — — 远 了 , 远 了 。

细雨 东 风 里 掠 过 我 脸 边 , 星 呀 星 的 细 雨 , 是 春 天 的 绒 毛 呢 。

朱自清的诗文集、散文集代表作是什么?

1、散文集代表作品:《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荷塘月色》、《背影》 ①《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1923年,俞平伯与朱自清同游秦淮河,以《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为共同的题目,各作散文一篇,以风格不同、各有千秋而传世,成为现代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②《荷塘月色》 一篇写景为主的抒情散文。

写于1927年7月,那时作者在清华大学教书,住清华园西院。

文章里描写的荷塘就在清华园。

这一年中国接连发生了“四·一二”和“七·一五”反革命大屠杀,白色恐怖笼罩着中国大地。

朱自清处于苦闷彷徨中。

③《背影》 现代作家朱自清于1925年所写的一篇回忆性散文。

这篇散文叙述的是作者离开南京到北京大学,父亲送他到浦口车站,照料他上车,并替他买橘子的情形。

在作者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父亲替他买橘子时在月台爬上攀下时的背影。

作者用朴素的文字,把父亲对儿女的爱,表达得深刻细腻,真挚感动,从平凡的事件中,呈现出父亲的关怀和爱护。

2、诗文集代表作品:《送韩伯画往俄国》、《小舱中的现代》 ①《送韩伯画往俄国》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炮声震动了整个世界,极大地鼓舞了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

与俄国为邻,仍处于封建军阀和帝国主义列强统治压迫下的中国人民,又怎能不引颈北向、雀跃欢呼呢?于是,在奔赴国外、寻找光明、盗取火种、探索救国之路的人流中,有一股掉首北上,选择了赤都莫斯科。

韩伯画就是这些热血青年中的代表,朱自清从他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希望,而于1921年写就此诗。

②《小舱中的现代》 全诗的内容是写在他在镇江去扬州小轮船舱中的见闻和感受。

全诗四节。

第一节很像小舱中的速写,通过记录小舱中拥挤的商贩们的喧嚣声,展现社会的一角。

这里有吆喝着卖百合稀饭的,卖竹耳扒的,卖饺面的,卖潮糕的,卖梨的,母子乞讨的,旅店伙计拉客的,卖报的,卖花生和高粱酒的,卖铜锁的,还有卖春画的,社会下层各行各业的人等,都挤到这小舱中来,拼命地吆喝、招徕、讨好、乞求,小舱充满喧嚣、嘈杂。

末两句写在船开行前,卖梨的自动减价,点明他们的生意并不好。

第二节写这些人实际都是城市贫民,他们在溷浊的小舱里挤挤攘攘,上下来往,一个个面有饥色,却摆出笑脸来寻求顾客,“就像饿了的野兽们本能地想攫着些鲜血和肉一般,/……想攫着些黯淡的铜板,白亮的角子!”第三节写作者的观感。

作者认为小舱里这一幕的中心,拥挤堆叠的人,只是装饰着人形的铜元和角子,为了攫取到它们,“小舱变了战场,/他们变了战士”,喧嚣、颤抖、受伤、挣扎,进行着一场残酷的大战。

第四节只有四句,画龙点睛,作者说自己也是参战的一员,并且从这小舱的一幕,认识了窒息的现代,点名了题旨。

作者简介:朱自清(1898年11月22日—1948年8月12日),原名自华,号秋实,后改名自清,字佩弦。

原籍浙江绍兴,出生于江苏省东海县(今连云港市东海县平明镇)。

现代杰出的散文家、诗人、学者、民主战士。

1916年中学毕业并成功考入北京大学预科。

1919年开始发表诗歌。

1928年第一本散文集《背影》出版。

1932年7月,任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主任。

1934年,出版《欧游杂记》和《伦敦杂记》。

1935年,出版散文集《你我》。

1948年8月12日病逝于北平,年仅50岁。

朱自清《毁灭》全诗内容

朱自清《毁灭》一诗赏析(zz) 六月间在杭州。

因湖上三夜的畅游,教我觉得飘飘然如轻烟,如浮云,丝毫立不定脚跟。

当时颇以诱惑的纠缠为苦,而亟亟求毁灭。

情思既涌,心想留些痕迹。

但人事忙忙,总难下笔。

暑假回家,却写了一节;但时日迁移,兴致已不及从前好了。

九月间到此,续写成初稿;相隔更久,意态又差。

直到今日,才算写定,自然是没劲儿的!所幸心境还不会大变,当日情怀,还能竭力追摹,不至很有出入;姑存此稿,以备自己的印证。

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九日晚记 踯躅在半路里, 垂头丧气的, 是我,是我! 五光吧, 十色吧, 罗列在咫尺之间: 这好看的呀! 那好听的呀! 闻着的是浓浓的香, 尝着的是腻腻的味; 况手所触的, 身所依的, 都是滑泽的, 都是松软的! 靡靡然! 怎奈何这靡靡然?—— 被推着, 被挽着, 长只在俯俯仰仰间, 何曾做得一分半分儿主? 在了梦里, 在了病里; 只差清醒白醒的时候! 白云中有我, 天风的飘飘, 深渊里有我, 伏流的滔滔; 只在青青的,青青的土泥上, 不曾印着浅浅的,隐隐约约的,我的足迹! 我流离转徙, 我流离转徙; 脚尖儿踏呀, 却踏不上自己的国土! 在风尘里老了, 在风尘里衰了, 仅存的一个懒恹恹的身子, 几堆黑簇簇的影子! 幻灭的开场, 我尽思尽想: “亲亲的,虽渺渺的, 我的故乡——我的故乡! 回去!回去!” 虽有茫茫的淡月, 笼着静悄悄的湖面, 雾露蒙蒙的, 雾露蒙蒙的; 仿仿佛佛的群山, 正安排着睡了。

萤火虫在雾里找不着路, 只一闪一闪地乱飞。

谁却放荷花灯哩? “哈哈哈哈~~~” “吓吓吓~~~” 夹着一缕低低的箫声, 近处的青蛙也便响起来了。

是被摇荡着, 是被牵惹着, 说已睡在“月姊姊的臂膊”里了; 真的,谁能不飘飘然而去呢? 但月儿其实是寂寂的, 萤火虫也不曾和我亲近, 欢笑更显然是他们的了。

只有箫声, 曾引起几番的惆怅; 但也是全不相干的, 箫声只是箫声罢了。

摇荡是你的, 牵惹是你的, 他们各走各的道儿, 谁理睬你来? 横竖做不成朋友, 缠缠绵绵有些什么! 孤另另的, 冷清清的, 没味儿,没味儿! 还是掉转头, 走你自家的路。

回去!回去! 虽有雪样的衣裙, 现已翩翩地散了, 仿佛清明日子烧剩的白的纸钱灰。

那活活像小河般流着的双眼, 含蓄过多少意思,蕴藏多过少话句的, 也干涸了, 干到像烈日下的沙漠。

漆黑的发, 成了蓬蓬的秋草; 吹弹得破的面孔, 也只剩一张褐色的蜡型。

况花一般的笑是不见一痕儿, 珠子一般的歌喉是不透一丝儿! 眼前是光光的了, 总只有光光的了。

撇开吧。

还撇些什么! 回去!回去! 虽有如云的朋友, 互相夸耀着, 互相安慰着, 高谈大笑里 送了多少的时日; 而饮啖的豪迈, 游踪的密切, 岂不像繁茂的花枝, 赤热的火焰哩! 这样被说在许多口里, 被知在许多心里的, 谁还能相忘呢? 但一丢开手, 事情便不同了: 翻来是云, 覆去是雨, 别过脸, 掉转身, 认不得当年的你!—— 原只是一时遣着兴罢了, 谁当真将你放在心头呢? 于是剩了些淡淡的名字—— 莽莽苍苍里, 便留下你独个, 四周都是空气罢了, 四周都是空气罢了! 还是摸索着回去吧; 那里倒许有自己的弟兄姊妹 切切地盼望着你。

回去!回去! 虽有巧妙的玄言, 像天花的纷坠; 在我双眼的前头, 展示渺渺如轻纱的憧憬—— 引着我飘呀,飘呀, 直到三十三天之上。

我拥在五色云里, 灰色的世间在我的脚下—— 小了,更小了, 远了,几乎想也想不到了。

但是下界的罡风 总归呼呼地倒旋着, 吹人我丝丝的肌里! 摇摇荡荡的我 倘是跌下去呵, 将像泄着气的轻气球, 被人践踏着顽儿, 只馀嗤嗤的声响! 况倒卷的罡风, 也将像三尖两刃刀, 劈分我的肌里呢?—— 我将被肢解在五色云里; 甚至化一阵烟, 袅袅地散了。

我战栗着, “念天地之悠悠”…… 回去!回去! 虽有饿着的肚子, 拘挛着的手, 乱蓬蓬秋草般长着的头发, 凹进的双眼, 和软软的脚, 尤其灵弱的心, 都引着我下去, 直向底里去, 教我抽烟, 教我喝酒, 教我看女人。

但我在迷迷恋恋里, 虽然混过了多少时刻, 只不让步的是我的现在, 他不容你不理他! 况我也终于不能支持那迷恋人的, 只觉肢体的衰颓, 心神飘忽, 便在迷恋的中间, 也潜滋暗长着哩! 真不成人样的我 就这般轻轻地速朽了么? 不!不! 趁你未成残废的时候, 还可用你仅有的力量! 回去!回去! 虽有死仿佛像白衣的小姑娘, 提着灯笼在前面等我, 又仿佛像黑衣的力士, 擎着铁锤在后面逼我—— 在我烦忧着就将降临的败家的凶惨, 和一年来骨肉间的仇视, (互以血眼相看着)的时候, 在我为两肩上的人生的担子, 压到不能喘气, 又眼见我的收获 渺渺如远处的云烟的时候; 在我对着黑绒绒又白漠漠的将来, 不知取怎样的道路, 却尽徘徊于迷悟之纠纷的时候: 那时候她和他便隐隐显现了, 像有些什么, 又像没有—— 凭这样的不可捉摸的神气, 真尽够教我向往了。

去,去, 去到她的,他的怀里吧。

好了,她望我招手了, 他也望我点头了。

…… 但是,但是, 她和他...

朱自清写的诗歌有哪些?

朱自清是一位在诗歌和散文上都很有特色很有成就的作家。

他于“五四”初年即写新诗,曾是现代文学史上最早一个诗刊——《诗》的编者之一。

诗作分别收入《踪迹》(诗文集)与《雪朝》第一集中。

一些咏物寓意的短诗(如《北河沿的路灯》、《煤》),借灯光、煤火等形象,寄托了向往未来、渴望光明之情。

《送韩伯画往俄国》以“红云”喻苏俄,赞美一个“提着真心”“向红云跑去”的友人。

《光明》一诗结语所提示的“你要光明,你自己去造”,也表现出作者积极的正视现实的精神。

然而,作者并不真的知道如何去造个光明,因此常常在一些诗中(如《匆匆》)流露出“游丝”般的怅惘和幻灭后的痛苦。

一九二二年写成的长诗《毁灭》,同样浸透着这种寂寞空虚的感情。

可贵的是,就在感到前途一片迷茫的境况里,主人公“我”并不陷入消极悲观,仍然鞭策着自己继续向前追求。

他收敛起所有的幻想,“还原了一个平平常常的我!”“从此我不再仰眼看青天,不再低头看白水,只谨慎着我双双的脚步;我要一步步踏在土泥上,打上深深的脚印!”这种在失望之后又鼓起勇气来不懈地进取的生活态度,充分表现出朱自清这个民主主义诗人朴实诚恳的性格,也预示了他后来长时间内所走的人生道路。

长诗以二百多行的篇幅,通过由低抑到轻扬、盘旋回荡的律调,曲折顿挫地抒写了自己思想感情上的矛盾及其克服过程,显示出较深的功力。

《毁灭》无论在意境上和技巧上都超过了当时一般诗歌的水平。

朱自清也有些较好的写景小诗,如《细雨》一首:“东风里,掠过我脸边,星呀星的细雨,是春天的绒毛呢。

”就用熨贴的比喻表现出了新鲜的感受,显得清隽可喜。

) 北河沿的路灯 有密密的毡儿, 遮住了白日里繁华灿烂。

悄没声的河沿上, 满铺着寂寞和黑暗。

只剩城墙上一行半明半灭的灯光, 还在闪闪烁烁地乱颤。

他们怎样微弱! 但却是我们唯一的慧眼! 他们帮着我们了解自然; 让我们看出前途坦坦。

他们是好朋友, 给我们希望和慰安。

祝福你灯光们, 愿你们永久而无限! 不足之感 他是太阳, 我像一枝烛光; 他是海,浩浩荡荡的, 我像他的细流; 他是锁着的摩云塔, 我像塔下徘徊者。

他像鸟儿,有美丽的歌声, 在天空里自在飞着; 又像花儿,有鲜艳的颜色, 在乐园里盛开着; 我不曾有什么, 只好暗地里待着了。

灯 光 那泱泱的黑暗中熠耀着的 一颗黄黄的灯光呵, 我将由你的熠耀里, 凝视她明媚的双眼。

独 自 白云漫了太阳; 青山环拥着正睡的时候, 牛乳般雾露遮遮掩掩, 像轻纱似的, 幂了新嫁娘的面。

默然在窗儿口, 上不见只鸟儿, 下不见个影儿, 只剩飘飘的清风, 只剩悠悠的远钟。

眼底是靡人间了, 耳根是靡人间了; 故乡的她,独灵迹似的, 猛猛然涌上我的心头来了! 仅存的 发上依稀的残香里, 我看见渺茫的昨日的影子—— 远了,远了。

细雨 东风里 掠过我脸边, 星呀星的细雨, 是春天的绒毛呢。

挽一多先生 你是一团火, 照彻了深渊; 指示着青年, 失望中抓住自我。

你是一团火, 照明了古代; 歌舞和竞赛, 有力猛如虎。

你是一团火, 照见了魔鬼; 烧毁了自己! 遗烬里爆出个新中国!

朱自清诗歌作品名称

《雪朝》(诗集)1922年 商务 《踪迹》(诗与散文集)1924年 亚东图书馆 《背影》(散文集)1928年 开明 《欧游杂记》(散文集)1934年 开明 《你我》(散文集)1936年,商务 《伦敦杂记》(散文集)1943年,开明 《国文教学》(论文集)1945年,开明 《经典常谈》(论文集)1946年,文光 《诗言志辨》(诗论) 1947年,开明 《新诗杂话》(诗论)1947年,作家书屋 《标准与尺度》(杂文集)1948年,文光 《语文拾零》(论文集)1948年,名山书屋 《论雅俗共赏》(杂文集)1948年,观察社 《朱自清文集》(1—4卷)1953年,开明 《朱自清古典文学论文集》(上下册)1981年,古籍 《朱自清序跋书评集》(论文集)1983年,三联 《朱自清散文选集》1986年,百花 《朱自清全集》(1-3卷)1988年,江苏教育(未出齐) -- 朱自清散文集: 1 《匆匆》 2 《歌声》 3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4 《温州的踪迹》 5 《背影》 6 《航船的文明》 7 《荷塘月色》 8 《我爱的女人》 9 《后记》 10《白种人——上帝的骄子》 11《怀魏握青君》 12《阿河》 13《儿女》 14《哀韦杰三君》 15《旅行杂记》 16《飘零》 17《说梦》 18《白采》 19《一封信》 20《序》 21《春》 22《绿》 23《天问》 原文:

朱自清《毁灭》全诗内容

朱自清《毁灭》一诗赏析(zz) 六月间在杭州。

因湖上三夜的畅游,教我觉得飘飘然如轻烟,如浮云,丝毫立不定脚跟。

当时颇以诱惑的纠缠为苦,而亟亟求毁灭。

情思既涌,心想留些痕迹。

但人事忙忙,总难下笔。

暑假回家,却写了一节;但时日迁移,兴致已不及从前好了。

九月间到此,续写成初稿;相隔更久,意态又差。

直到今日,才算写定,自然是没劲儿的!所幸心境还不会大变,当日情怀,还能竭力追摹,不至很有出入;姑存此稿,以备自己的印证。

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九日晚记 踯躅在半路里, 垂头丧气的, 是我,是我! 五光吧, 十色吧, 罗列在咫尺之间: 这好看的呀! 那好听的呀! 闻着的是浓浓的香, 尝着的是腻腻的味; 况手所触的, 身所依的, 都是滑泽的, 都是松软的! 靡靡然! 怎奈何这靡靡然?—— 被推着, 被挽着, 长只在俯俯仰仰间, 何曾做得一分半分儿主? 在了梦里, 在了病里; 只差清醒白醒的时候! 白云中有我, 天风的飘飘, 深渊里有我, 伏流的滔滔; 只在青青的,青青的土泥上, 不曾印着浅浅的,隐隐约约的,我的足迹! 我流离转徙, 我流离转徙; 脚尖儿踏呀, 却踏不上自己的国土! 在风尘里老了, 在风尘里衰了, 仅存的一个懒恹恹的身子, 几堆黑簇簇的影子! 幻灭的开场, 我尽思尽想: “亲亲的,虽渺渺的, 我的故乡——我的故乡! 回去!回去!” 虽有茫茫的淡月, 笼着静悄悄的湖面, 雾露蒙蒙的, 雾露蒙蒙的; 仿仿佛佛的群山, 正安排着睡了。

萤火虫在雾里找不着路, 只一闪一闪地乱飞。

谁却放荷花灯哩? “哈哈哈哈~~~” “吓吓吓~~~” 夹着一缕低低的箫声, 近处的青蛙也便响起来了。

是被摇荡着, 是被牵惹着, 说已睡在“月姊姊的臂膊”里了; 真的,谁能不飘飘然而去呢? 但月儿其实是寂寂的, 萤火虫也不曾和我亲近, 欢笑更显然是他们的了。

只有箫声, 曾引起几番的惆怅; 但也是全不相干的, 箫声只是箫声罢了。

摇荡是你的, 牵惹是你的, 他们各走各的道儿, 谁理睬你来? 横竖做不成朋友, 缠缠绵绵有些什么! 孤另另的, 冷清清的, 没味儿,没味儿! 还是掉转头, 走你自家的路。

回去!回去! 虽有雪样的衣裙, 现已翩翩地散了, 仿佛清明日子烧剩的白的纸钱灰。

那活活像小河般流着的双眼, 含蓄过多少意思,蕴藏多过少话句的, 也干涸了, 干到像烈日下的沙漠。

漆黑的发, 成了蓬蓬的秋草; 吹弹得破的面孔, 也只剩一张褐色的蜡型。

况花一般的笑是不见一痕儿, 珠子一般的歌喉是不透一丝儿! 眼前是光光的了, 总只有光光的了。

撇开吧。

还撇些什么! 回去!回去! 虽有如云的朋友, 互相夸耀着, 互相安慰着, 高谈大笑里 送了多少的时日; 而饮啖的豪迈, 游踪的密切, 岂不像繁茂的花枝, 赤热的火焰哩! 这样被说在许多口里, 被知在许多心里的, 谁还能相忘呢? 但一丢开手, 事情便不同了: 翻来是云, 覆去是雨, 别过脸, 掉转身, 认不得当年的你!—— 原只是一时遣着兴罢了, 谁当真将你放在心头呢? 于是剩了些淡淡的名字—— 莽莽苍苍里, 便留下你独个, 四周都是空气罢了, 四周都是空气罢了! 还是摸索着回去吧; 那里倒许有自己的弟兄姊妹 切切地盼望着你。

回去!回去! 虽有巧妙的玄言, 像天花的纷坠; 在我双眼的前头, 展示渺渺如轻纱的憧憬—— 引着我飘呀,飘呀, 直到三十三天之上。

我拥在五色云里, 灰色的世间在我的脚下—— 小了,更小了, 远了,几乎想也想不到了。

但是下界的罡风 总归呼呼地倒旋着, 吹人我丝丝的肌里! 摇摇荡荡的我 倘是跌下去呵, 将像泄着气的轻气球, 被人践踏着顽儿, 只馀嗤嗤的声响! 况倒卷的罡风, 也将像三尖两刃刀, 劈分我的肌里呢?—— 我将被肢解在五色云里; 甚至化一阵烟, 袅袅地散了。

我战栗着, “念天地之悠悠”…… 回去!回去! 虽有饿着的肚子, 拘挛着的手, 乱蓬蓬秋草般长着的头发, 凹进的双眼, 和软软的脚, 尤其灵弱的心, 都引着我下去, 直向底里去, 教我抽烟, 教我喝酒, 教我看女人。

但我在迷迷恋恋里, 虽然混过了多少时刻, 只不让步的是我的现在, 他不容你不理他! 况我也终于不能支持那迷恋人的, 只觉肢体的衰颓, 心神飘忽, 便在迷恋的中间, 也潜滋暗长着哩! 真不成人样的我 就这般轻轻地速朽了么? 不!不! 趁你未成残废的时候, 还可用你仅有的力量! 回去!回去! 虽有死仿佛像白衣的小姑娘, 提着灯笼在前面等我, 又仿佛像黑衣的力士, 擎着铁锤在后面逼我—— 在我烦忧着就将降临的败家的凶惨, 和一年来骨肉间的仇视, (互以血眼相看着)的时候, 在我为两肩上的人生的担子, 压到不能喘气, 又眼见我的收获 渺渺如远处的云烟的时候; 在我对着黑绒绒又白漠漠的将来, 不知取怎样的道路, 却尽徘徊于迷悟之纠纷的时候: 那时候她和他便隐隐显现了, 像有些什么, 又像没有—— 凭这样的不可捉摸的神气, 真尽够教我向...

【朱自清的名言和诗词别太多了】作业帮

从此我不再仰脸看青天,不再低头看白水,只谨慎着我双双的脚步,我要一不一不踏在泥土上,打上深深的脚印.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过去.我觉察他去得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边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