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 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11-16 17:30:03

求李叔同经典诗词

《送 别》【清】李叔同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斜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寥落;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斜阳山外山。

《早 秋》【清】李叔同十里明湖一叶舟,城南烟月水西楼,几许秋容娇欲流,隔著垂杨柳。

远山清白眉尖瘦,闲云飘忽螺纹绉,天末冷风送早秋,秋花点颔首。

《春 游》【清】李叔同东风吹面薄于纱,春人装束淡于画,游春人在画中行,万花飘动春人下。

梨花淡白菜花黄,柳花委地芥花香。

莺啼陌上人回去,花外疏钟送斜阳。

《悲 秋》【清】李叔同西风乍起黄叶飘,日夕疏林杪。

花事匆匆,梦影迢迢,寥落凭谁吊。

镜里红颜,愁边鹤发,年光催人老。

纵有令媛,纵有令媛,令媛难买幼年。

《月 夜》【清】李叔同纤云四卷星河净,梧叶萧疏摇月影;剪径冷风阵阵紧,暮鸦栖止不决。

万里空明人意静,呀!是那边,敲彻玉磬,一声声清越度幽岭。

呀!是那边,声相酬应,是孤雁寒砧并,想此时此际,幽人应独醒,倚栏风冷。

李叔同诗词(二)《落 花》【清】李叔同纷,纷,纷,纷,纷,纷……惟落花委地无言兮,化作泥尘。

寂,寂,寂,寂,寂,寂……何春景长眠不归兮,永绝动静。

忆东风之日暝,芬菲菲以争妍;既乘荣以发秀,倏节易而时迁。

春残,览落红之辞枝兮,伤花事其衰退;已经矣!年龄其代序以递嬗兮,俯念迟暮。

兴废不斯须,盛衰有常数;人生之浮华若朝露兮,泉壤兴衰;朱华易销歇,芳华再也不来。

《月》【清】李叔同仰碧空明明,朗月悬太清;瞰下界扰扰,尘欲迷中道;惟愿灵光普万方,荡涤垢滓扬芳香,虚渺无极,圣洁神秘,灵光常瞻仰!惟愿灵光普万方,荡涤垢滓扬芳香,虚渺无极,圣洁神秘,灵光常瞻仰!《晚 钟》【清】李叔同年夜地沉沉夕照眠,平墟漠漠晚烟残;幽鸟不鸣暮色起,阒寂无声森林寒。

浩大飘风起天杪,摇荡钟声出尘表;緜緜灵响彻心弦,幻幻幽思凝冥杳。

众生病苦谁持扶?尘网倒置泥涂污,惟神愍恤敷年夜德,拯吾罪过成正觉;誓心顿首永皈依,瞑瞑入定陈虔祈。

倏忽灼烁烛太虚,云端似乎天门破;肃静七宝迷氤氲,瑶华翠羽垂缤纷。

浴灵光兮朝圣真,拜手承神恩!仰天衢兮瞻慈云,忽现忽若隐。

钟声沈暮天,神恩永存在。

神之恩,年夜无外!《清冷歌》【清】李叔同清冷月,月到天心,灼烁殊洁白。

今唱清冷歌,心肠灼烁一笑呵!清冷风,冷风解愠,暑气已经无踪。

今唱清冷歌,热末路解除万物以及!清冷水,净水一渠,涤荡诸腌臜。

今唱清冷歌,身心无垢乐若何?清冷,清冷,无尚,事实,真常!《清平乐·赠许幻园》【清】李叔同城南小住。

情适闲居赋。

文彩风骚合爱慕。

闭户著书自足。

阳春常驻山家。

金樽酒进胡麻。

篱畔菊花未老,岭头又放梅花。

李叔同诗词(三)《以及宋贞题城南草图原韵》【清】李叔同门外风花各自春,海市蜃楼画中身。

而今患上结烟霞侣,休管人生幻与真。

求李叔同经典诗词

《送 别》【清】李叔同 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斜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寥落;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斜阳山外山。

《早 秋》【清】李叔同 十里明湖一叶舟,城南烟月水西楼,几许秋容娇欲流,隔著垂杨柳。

远山清白眉尖瘦,闲云飘忽螺纹绉,天末冷风送早秋,秋花点颔首。

《春 游》【清】李叔同 东风吹面薄于纱,春人装束淡于画,游春人在画中行,万花飘动春人下。

梨花淡白菜花黄,柳花委地芥花香。

莺啼陌上人回去,花外疏钟送斜阳。

《悲 秋》【清】李叔同 西风乍起黄叶飘,日夕疏林杪。

花事匆匆,梦影迢迢,寥落凭谁吊。

镜 里红颜,愁边鹤发,年光催人老。

纵有令媛,纵有令媛,令媛难买幼年。

《月 夜》【清】李叔同 纤云四卷星河净,梧叶萧疏摇月影;剪径冷风阵阵紧,暮鸦栖止不决。

万里空明人意静,呀!是那边,敲彻玉磬,一声声清越度幽岭。

呀!是那边, 声相酬应,是孤雁寒砧并,想此时此际,幽人应独醒,倚栏风冷。

李叔同诗词(二) 《落 花》【清】李叔同 纷,纷,纷,纷,纷,纷……惟落花委地无言兮,化作泥尘。

寂,寂,寂,寂,寂,寂……何春景长眠不归兮,永绝动静。

忆东风之日暝,芬菲菲以争妍;既乘荣以发秀,倏节易而时迁。

春残,览落红之辞枝兮,伤花事其衰退; 已经矣!年龄其代序以递嬗兮,俯念迟暮。

兴废不斯须,盛衰有常数;人生之浮华若朝露兮,泉壤兴衰; 朱华易销歇,芳华再也不来。

《月》【清】李叔同 仰碧空明明,朗月悬太清;瞰下界扰扰,尘欲迷中道; 惟愿灵光普万方,荡涤垢滓扬芳香,虚渺无极,圣洁神秘,灵光常瞻仰! 惟愿灵光普万方,荡涤垢滓扬芳香,虚渺无极,圣洁神秘,灵光常瞻仰! 《晚 钟》【清】李叔同 年夜地沉沉夕照眠,平墟漠漠晚烟残;幽鸟不鸣暮色起,阒寂无声森林寒。

浩大飘风起天杪,摇荡钟声出尘表;緜緜灵响彻心弦,幻幻幽思凝冥杳。

众生病苦谁持扶?尘网倒置泥涂污,惟神愍恤敷年夜德,拯吾罪过成正觉; 誓心顿首永皈依,瞑瞑入定陈虔祈。

倏忽灼烁烛太虚,云端似乎天门破; 肃静七宝迷氤氲,瑶华翠羽垂缤纷。

浴灵光兮朝圣真,拜手承神恩! 仰天衢兮瞻慈云,忽现忽若隐。

钟声沈暮天,神恩永存在。

神之恩,年夜无外! 《清冷歌》【清】李叔同 清冷月,月到天心,灼烁殊洁白。

今唱清冷歌,心肠灼烁一笑呵! 清冷风,冷风解愠,暑气已经无踪。

今唱清冷歌,热末路解除万物以及! 清冷水,净水一渠,涤荡诸腌臜。

今唱清冷歌,身心无垢乐若何? 清冷,清冷,无尚,事实,真常! 《清平乐·赠许幻园》【清】李叔同 城南小住。

情适闲居赋。

文彩风骚合爱慕。

闭户著书自足。

阳春常驻山家。

金樽酒进胡麻。

篱畔菊花未老,岭头又放梅花。

李叔同诗词(三) 《以及宋贞题城南草图原韵》【清】李叔同 门外风花各自春,海市蜃楼画中身。

而今患上结烟霞侣,休管人生幻与真。

李叔同送别诗词鉴赏

李叔同 《送别》 长亭外,旧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斜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寥落。

一斛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送别》曲调取自约翰·p·奥德威作曲的美国歌曲《梦见家以及母亲》。

李叔同在日本留学时,日本歌词作家犬童球溪采纳《梦见家以及母亲》的旋律填写了一首名为《旅愁》的歌词。

而李叔同作的《送别》,则取调于犬童球溪的《旅愁》。

《送别》不涉教养,意蕴悠久,音乐与文学的连系可谓完善。

歌词以是非句布局写成,语言简练,豪情诚挚,意境深奥。

歌曲为单三部曲式布局,每一个乐段由两个乐句组成。

第1、三乐段彻底不异,音乐升沉平缓,描画了长亭、旧道、斜阳、笛声等老景,陪衬出沉寂荒凉的气氛。

第二乐段第一乐句与前形成光鲜比拟,情感酿成激动,似为深邃深挚的感叹。

第二乐句略有变革地再现了第一乐段的第二乐句,恰本地浮现了辞别友人的离愁情感。

这些相近乃至重复的乐句在歌曲中并未给人以繁琐、罗唆的印象,反而增强了作品的完备性以及同一性,付与它一种出格的美感。

“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斜阳山外山……”淡淡的笛音吹出了离愁,幽美的歌词写出了别绪,听来让人热泪盈眶。

首尾呼应,诗人的感悟:看穿尘世。

《送别》-暗地里故事 李叔同在写《送别》这首歌词时,另有一段动听故事。

弘一法师在俗时,“海角五老友”中有位叫许幻园的;有年冬天,年夜雪纷飞,那时旧上海是一片苍凉;许幻园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以及叶子蜜斯,说:“叔同兄,我家停业了,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洒泪而别,连老友的家门也没进去。

李叔同看着往日老友远去的违影,在雪里站了整整一个小时,连叶子蜜斯屡次的啼声,恍如也没闻声。

随后,李叔同返身回到屋内,把门一关,让叶子蜜斯抚琴,他便含泪写下: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盘桓的传世佳作。

《送别》一词写的是人世的离别之情,述的是人世夸姣之缘,修建的倒是人生的天问风光。

从歌词的字里行间,咱们也感悟到人世事事本无常的事理。

花着花落,存亡无常,况且离别呢!在这首清词的丽句中,储藏着禅意,是一幅生动感人的画面,作品中充斥着不朽的真情,冲动着本身,也冲动着认识的目生的人们。

在弘一法师的浩繁作品里,从另一个角度也体现了中国文化的意蕴以及精力。

“一音中听来,万事离心去”。

弘一法师的作品布满了人生哲理,储藏着禅意,给人启示,安好淡雅。

法师的词象一杯清香的茶,清淡纯净,淡中知真味。

...

李叔同的诗词

《送别》是弘一法师落发前所作送别歌《送别》 弘一法师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斜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寥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盘桓。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寥落。

人生可贵是欢聚,唯有分袂多。

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清光绪六年(1880年)阴历玄月二十生于天津官宦巨贾之家(祖籍浙江·平湖),1942年玄月初四圆寂于泉州。

他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卓着的艺术家、教诲家、头脑家、刷新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与释教文化相连系的良好代表,是中国近现代释教史上最精采的一名高僧,又是国际上荣誉甚高的知名流士。

李叔同是“二十文章惊国内”的年夜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光辉文化艺术之先河。

同时,他在教诲、哲学、法学、汉字学、社会学、告白学、出书学、情况与动植物庇护、人体断食试验诸方面均有缔造性成长。

他把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致。

作为高僧书法,弘一与汗青上的一些和尚艺术家存有差别,如智永以及怀素,虽然身披袈裟,但彷佛他们的一辈子并未以坚定的释教信奉以及诚恳现实的释教修举动目的,他们不外是托身于禅院的艺术家,“狂来轻世界,醉里患上真知”,这彻底是艺术家的气质与浪漫。

八年夜隐士笔下的白眼八哥形象,嘲讽的象征是显而易见的,他的画作其实为一种宣泄,是入世的,并未超然。

比之他们,弘一逃禅来患上完全,他皈依自心,超然尘外,要为律宗的即修为佛而献身,是一位纯洁的释教年夜家。

他是第一个向中国传布西方音乐的前驱者,所创作的《送别歌》,历经几十年传唱经久不衰,成为经典名曲。

同时,他也是中国第一个创始赤身写生的西席。

卓着的艺术造诣,前后培育出了名画家丰子恺、音乐家刘质平等一些文假名人。

他苦心向佛,过午不食,精研律学,宏扬佛法,普度众生出苦海,被空门门生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

他为众人留下了品味不尽的精力财产,他的一辈子布满了传奇色采,他是中国灿艳至极归于平平的典范人物。

太虚年夜师曾经为赠偈:以教印心,以律严身,表里清净,菩提之因。

赵朴初师长教师评价年夜师的一辈子为:“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送别》曲调取自约翰·P·奥德威作曲的美国歌曲《梦见家以及母亲》。

《梦见家以及母亲》是首“艺人歌曲”,这类歌曲19世纪后期流行于美国,由涂黑了脸饰演黑人的白人演员领唱,音乐也模仿黑人歌曲的格调创作而成。

奥德威是“奥德威艺人团”的向导人,曾经写过很多艺人歌曲。

李叔同留日时代,日本歌词作家犬童球溪采纳《梦见家以及母亲》的旋律填写了一首名为《旅愁》的歌词。

而李叔同作于1914年的《送别》,则取调于犬童球溪的《旅愁》。

现在《旅愁》在日本传唱不衰,而《送别》在中国则已经成骊歌中的不贰经典。

沈心工也曾经凭据《梦见家以及母亲》写过一首《昨夜梦》,但终极没有抵患上过李叔同《送别》的光线。

因为这首诗无尚的艺术成绩,以是在不少处所都对它有所援用。

为送别朋侪而赋诗,是中国古典诗词的一个母题。

送别诗,是唐诗宋词一个首要的构成部门。

李白《送友人》的“浮云游子意,夕照故交情。

”;王维的:“劝君更进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端人。

”(《送元二使安西》);王勃的:“国内存知已经,海角若比邻。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王昌龄的:“洛阳亲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芙蓉楼送辛渐》)都是送别诗中千古撒播的名句。

至于白居易的《赋患上古原草送别》:“离离原上草,一岁一隆替。

野火烧不尽,东风吹又生。

远芳侵旧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天孙去,萋萋满别情。

”与李叔同的《送别》,有许多的相通的地方。

《送别》的意象以及语言,根本上是对中国古典送别诗的继续。

长亭喝酒、旧道相送、折柳赠别、斜阳挥手、芳草离情,都是千百年来送别诗中经常使用的意象。

但《送别》以短短的一首词,把这些意象都集中起来,以一种“集年夜成”的打击力,猛烈震撼着中国人离此外“集体无心识”,成为中国人送友离此外一种文化生理符号。

古代送别诗,一般都是为送别某一个朋侪而写的,是确有其人。

但耐人寻味的是,凭据现有的资料,还看不出李叔同的《送别》是写给哪一名朋侪。

《送别》分三段,第一段是“写景”,写在长亭外、旧道边送此外画面;第二段则是抒怀,抒发知交寥落海角的心灵悲慨;第三段从文字上看,是对第一段的重复,并不然,是文字重复而意蕴升华:履历了“送友离别”,而感悟到人生短暂,犹如日落,布满着透骨的寒意。

整首歌词漫溢着浓重的人生虚幻感,深藏着顿悟出生避世的表示。

《送别》,其实是李叔同以送别朋侪为原因,用无所明指的意味,转达出感悟人生、看穿尘世的醒悟。

以是,《送别》不单单是朋侪之间挥手相送的骊歌;而是李叔同行将辞别人世、归天落发的“前奏曲”。

李叔同《送别》诗全文

《送别》,它的作词作曲人恰是李叔同,也是送别挚友许幻园的原创作品。

表达李叔同对在上海“海角五友”“金兰之交”友人划分时的情绪,李叔同与许幻园,传扬平易近权头脑,倡导移风易俗,鼓吹男女婚姻自立。

一度成为社会风口浪尖改造潮中的一分子,二次革命失败、袁世凯称帝、这些层见叠出的社会幻化,致使许幻园家中的百万资财以及家业荡然无存,许幻园赶京找袁世凯讨回合理,离别时,李叔同在热泪盈眶中写于此歌送别许幻园。

歌词带着浓重的旧体诗词的韵调,这即是最初的,也是宣告一个新的期间已经经到来的歌。

...

李叔同《送别》诗全文

《送别》 弘一法师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斜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寥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盘桓。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寥落。

人生可贵是欢聚,唯有分袂多。

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清光绪六年(1880年)阴历玄月二十生于天津官宦巨贾之家(祖籍浙江·平湖),1942年玄月初四圆寂于泉州。

他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卓着的艺术家、教诲家、头脑家、刷新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与释教文化相连系的良好代表,是中国近现代释教史上最精采的一名高僧,又是国际上荣誉甚高的知名流士。

李叔同是“二十文章惊国内”的年夜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光辉文化艺术之先河。

同时,他在教诲、哲学、法学、汉字学、社会学、告白学、出书学、情况与动植物庇护、人体断食试验诸方面均有缔造性成长。

他把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致。

作为高僧书法,弘一与汗青上的一些和尚艺术家存有差别,如智永以及怀素,虽然身披袈裟,但彷佛他们的一辈子并未以坚定的释教信奉以及诚恳现实的释教修举动目的,他们不外是托身于禅院的艺术家,“狂来轻世界,醉里患上真知”,这彻底是艺术家的气质与浪漫。

《送别》以短短的一首词,把这些意象都集中起来,以一种“集年夜成”的打击力,猛烈震撼着中国人离此外“集体无心识”,成为中国人送友离此外一种文化生理符号。

《送别》分三段,第一段是“写景”,写在长亭外、旧道边送此外画面;第二段则是抒怀,抒发知交寥落海角的心灵悲慨;第三段从文字上看,是对第一段的重复,并不然,是文字重复而意蕴升华:履历了“送友离别”,而感悟到人生短暂,犹如日落,布满着透骨的寒意。

整首歌词漫溢着浓重的人生虚幻感,深藏着顿悟出生避世的表示。

《送别》,其实是李叔同以送别朋侪为原因,用无所明指的意味,转达出感悟人生、看穿尘世的醒悟。

以是,《送别》不单单是朋侪之间挥手相送的骊歌;而是李叔同行将辞别人世、归天落发的“前奏曲”。

李叔同写的最佳的诗词歌赋是

叔同写的最佳的诗词歌赋是《送别》《送别》 李叔同 (弘一法师)长亭外,旧道边。

晚风拂柳笛声残,今宵别梦寒。

人生可贵是欢聚,斜阳山外山,知交半寥落。

天之涯,地之角。

问君此去几时来。

一壶浊酒尽余欢。

长亭外,知交半寥落。

天之涯,芳草碧连天,来时莫盘桓,地之角,唯有分袂多,旧道边,芳草碧连天...

李叔同的诗句“正人之交淡如水”出自哪首诗歌?

出自《庄子·山木》的“正人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李叔同偈云:正人之交,其淡如水。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问余何适,廓尔亡言。

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偈云释义:正人之交,其淡如水。

正人之间的来往如水一般纯净,不带杂质。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是说若是只看朋侪来往的概况征象,如同看到了真实环境,现实上差患上远了。

问余何适,廓尔亡言。

是说问我将到哪里去立足呢,前路广漠,我无言以对。

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但只见春满花开,皓月当空,一片安好安详,那就是我的归处啊。

《庄子·山木》原文:子桑户曰:"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林回弃令媛之璧,负小儿百姓而趋。

或谓:'为其布与?小儿百姓而布寡矣;为 其累与?小儿百姓而累多矣;弃令媛之璧,负小儿百姓而趋,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

'夫以利合者,迫穷祸害害相弃也。

以天属者,迫穷祸害害收也。

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

且正人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正人淡以亲,小人甘以绝。

彼无端以合者,则无端以离。

" 《庄子·山木》原文译文:桑雽答复说:"你没有据说过那假国人的逃亡吗?林回舍弃了价值连城的璧玉,违着婴儿就跑。

有人群情:'他是为了财帛吗?初生婴儿的价值太少太少了;他是为了怕拖累吗?初生婴儿的拖累太多太多了。

舍弃价值连城的璧玉,违着婴儿就跑,为了甚么呢?'林回说:'价值连城的璧玉跟我因此长处相合,这个孩子跟我则因此秉性相连。

'以长处相合的,赶上困厄、灾祸、忧患与危险就会互相丢弃;以秉性相连的,赶上困厄、灾祸、忧患与危险就会互相包涵。

互相收留与互相丢弃差异也就太远了。

并且正人的情谊淡患上像净水同样,小人的友谊甜患上像甜酒同样;正人恬澹而心肠亲近,小人以利相亲而利断义绝。

但凡平白无故而接近相合的,那末也会平白无故地离散。

"...

关于李叔同的传怪杰生

弘一法师李叔同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个极富传奇色采而又很有争议的人物。

历来没有一小我能像他那样才干横溢、学贯中西,也历来没有一小我能像他那样凭仗其生前超凡的伶俐给众人以无穷的思索以及追仰。

李叔同,本名李文涛,叔同为其字,弘一是其落发后的法号。

生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卒于1942年秋,浙江停息人。

李叔统一生63年,在俗39年,在佛24年。

其生其去世都布满诗意以及神秘色采,恍如一切都是事前已经设计好了的,又恍如是演完了一场人生年夜戏,在人们尚未品出韵味的时辰,便匆匆卸装收场,留下遗憾万千。

观其一辈子,半为艺术,半为佛。

其一辈子正大光明,洒脱俊逸,品德文章,高山仰止。

作为“二十文章惊国内”的年夜师,李叔同集诗、词、字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等于一身。

他在多个领域,都首开中华光辉文化艺术之先河。

他是第一个向中国传布西方音乐的前驱者,其所创作的《送别歌》历经几十年传唱经久不衰。

他是中国第一个创始赤身写生的西席。

纵观李叔同的一辈子,不丢脸出李叔统一生都在求真、求善、求美,一辈子都在进行心灵以及精力的探险。

李叔同的文化常识布局,年夜抵上由三年夜块构成:一是儒文化,也就是传统文化。

二是新学、或者称平易近主文化。

三是洋文化。

这三种文化叠加一身,相互浸透、浸染、碰撞,组成了他文化布局的繁杂性。

这类特殊的文化生理,使他更多的是注意人的自我完美以及自我关切。

胸存忧患,情牵社稷,意蕴国是。

李叔统一生爱国,曾经写下了《故国颂》等主题光鲜、豪情充足的歌曲,不仅盛行于那时,并且传留于后世。

从本色上讲李叔同都是在寻求一种人生的抱负地步。

李叔同是中国传统艺术的集年夜成者,是中国西洋艺术的前驱者。

李叔同人生履历与艺术实践,不管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继续者,仍是西洋现代艺术的跟随者,都是一笔丰盛的精力遗产。

这位学贯中西“二十文章惊国内”的年夜师,即长于诗词文赋,又工字画篆刻,且有精采的音乐戏剧才干的奇才,留下了许许多多到处颂扬的作品。

他幼年轻狂的期间,一如那时文人风骚的行径,过着琴棋字画、风花雪月的人生,中年时却忽然“自觉得顿悟”,披剃于杭州虎跑定慧寺,遁入佛门,隔离尘缘,超然物外,几近烧毁了所有的艺术专长,耳闻晨钟暮鼓,心修律宗禅理,给众人一片恐慌。

可以说每一做一种人,李叔同都做患上十分像样。

都说他做人做患上太完善,风骨、才骨、傲骨同样很多,作诗作患上雅,起文起患上正,又会字画又懂篆印,编曲演戏样样在行。

在中国,如斯四平八稳之怪杰罕见,而才子却于中年顿悟空门之精妙,断交入佛门专心研佛,其一辈子恍若两世。

这类怪异的人生道路,天然引起了人们对他的存眷、乐趣,尤为是他因何遁入佛门更是至今未结之谜。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