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魏救赵失败战例1:太平西征武汉以图解救安庆

文学网时间:2018-09-14 19:40:54

  我们今天说怎么破解古人的战术,当然都是事后诸葛亮。那么如果现代战争中出现这种情况,是否可解呢?

  围魏救赵,被人民解放军发展成为围点打援的战术,围点的的关键正如网友所说,攻其所必救,这句话就看大家怎么理解了,小编大概说说自己的看法。

  如果攻方围困的真是守方必救之地,那么一般情况下,守方应该是要想办法救援的。但是,我们要了解的是,有一种救援叫做自救。如果你攻势不够,守方足以防守而无需外部救援,则这个围魏救赵就了。

  如果攻方兵势很强,被围困方无法长久防守,则这种就是必须外援来就了。那么外援就一定要落入围魏救赵或者围点打援的陷阱吗?我个人觉得,如果援军已经知道攻方玩的是围魏救赵的把戏,则破解并不困难,只要做到“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

  太平初期,太平军处于强势地位,因而多次运用“围魏救赵”之计获得成功。但是在太平后期,太平军两次采用了“围魏救赵”之计,均未成功。第一次是西征武汉以解救安庆。虽然开始时占领了武汉,但很快又失守。武汉失守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当另一部太平军在城陵矶阻击湘军时,武汉方面一再派出援军,损失精锐不少,使防守武昌、汉阳的兵力逐渐减少。其次,自曾天养阵亡后,西征战场前线缺乏适当的统帅人物,而石达开则一直远离前线,鞭长莫及,无法进行有效的指挥。最重要的是,西征太平军自湖南败退后,士气大挫,失去了与湘军作战的信心。在湘军水师前锋占领金口后,有的将领竟然托故逃回天京;待湘军水师进至武汉江面并战败太平军水师时,武昌太平军仓皇撤离,驻防汉阳、汉口的太平军也随之弃城而走。如此畏敌,焉能不败。此外,曾国藩注意到了沿江作战的特点,先以优势的水师从中突破,取得江面主动权,将两岸太平军分隔开来,令其无法形成围击优势,并且便于陆各个击破,这也是设防坚固的武汉之所以迅速易手的原因之一。

  公元前219年左右,中东地区有一个叫迦太基的文明古国,其军事统帅汉尼拔打得罗队望风而逃。罗马将领费边在危难中连出妙手,他表面上一退却,实际上沿途把房子、粮食统统烧掉,把井也毁掉,让汉尼拔的部队喝不上水,吃不上饭。渐渐地随着战线的拉长,汉尼拔的部队得不到应有的供应和补给,他自己也开始焦躁起来。费边见时机已到,于是决定攻打汉尼拔军队唯一能得到供应和补给的城市卡普兰。汉尼拔见状立刻回兵来救,可是他很快发现不宜在卡普兰与罗队决战。后来他想了一个类似于围魏救赵的办法,就是回师攻打罗马。当他们罗马时,费边手下的将领们唯恐,所以要求费边立刻发兵回身去救罗马。但是费边告诉大家,汉尼拔在短时间内是攻不下罗马的,如果我们去回救罗马,就中了汉尼拔的奸计,他很有可能在半上埋伏好了,把我们一举歼灭。而我们现在攻打卡普兰是易如反掌。此时汉尼拔一直在罗马城边等待费边撤军,可是他等到的却是卡普兰陷落的消息。失去了供应和补给的汉尼拔,最后到了。这里汉尼拔失败的原因在于罗马城并不救不可,因而他的如意算盘没有成功。

  对于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中失败的原因,有着各种各样的解释。我们根据“围点打援”的精髓可以给出另外一种解释。拿破仑的主要对手是威灵顿率领的英军和布吕歇耳率领的普鲁士军。虽然在法军眼中,威灵顿部队和布吕歇耳部队可以互为“点”和“援”,但是绝对不能混淆不清。而法军恰恰没有分清谁是“点”谁是“援”。如果认为威灵顿率领的英军所的阵地为“点”,那么法军的重点就应该放在“打援”,亦即打击布吕歇耳率领的普鲁士军。在这方面,拿破仑在开始时是正确的,法军于6月16日(滑铁卢决战前两天),在里尼击溃布吕歇尔的普军。接下来本应乘胜追击,一举歼灭普鲁士军。然而拿破仑并没有在16日黄昏组织追击普军,在第二天也没有亲自追击,而是莫名其妙地仅仅分出三分之一的兵力派格鲁西元帅率领这少量部队追击,而自己却放弃“打援”,掉过头来进攻威灵顿的阵地。显然,在这里拿破仑两次失去了“打援”成功的良机。反过来说,如果认为布吕歇耳率领的普鲁士军为“点”,威灵顿率领的英军为“援”,那末,拿破仑一开始就应该于6月16日率主力打击威灵顿部。这样威灵顿部就少了大量的时间修筑工事和精心备战,另外恶劣的天气也是法军失利的重要原因,而在6月16日打击威灵顿部,也就避开了恶劣的天气,因而法军获胜的机会必然大大增加。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