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和他的父亲母亲

文学网时间:2018-09-14 22:28:50

  《红楼梦》一书,洋洋洒洒百万字,以历来确信前八十回是完全曹雪芹所写为止,也有六十一万字。然而神秘的作书者跟《》一样,基本是无名氏作。2012年5月31日,一代红学大师周汝昌长逝而去,又一红学巨星坠落,真是哭脂哭芹又哭昌。对学,毛说过文艺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胡适先生又说要“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或许真珠埋藏在民间也难说,只是很难引起上层的重视而转眼风轻云散!本草根主要依据《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文本,发挥臆想,一些推想比较大胆,有了胡适老先生的鼓励,拙思搬出《

  曹雪芹其实是个地下党,留下来的只是口口相传的片鳞只爪,不清,纵然以往红学大师们给出的一些答案,终无明确。曹雪芹是不是康熙年间江南曹寅的子或孙也无确切,很值得推敲。但根据我个人的研究和推测,首先曹雪芹绝对不是贾宝玉的原影,走入曹雪芹是贾宝玉误区,是红学陷入胡同难突重围的主要原因。贾宝玉是石头的原影,石头因而写有《石头记》,《石头记》所记述的是石头自己亲历亲闻的诸闺阁密友之故事留芳于世,后经曹雪芹十年编撰,五易其稿,撰出回目,方便流行。从《红楼梦》首回,还有百二十回,都明表曹雪芹是后来者,曹雪芹是后在“悼红轩”里传抄《石头记》。曹雪芹的卒年,历来争论不休,其实曹雪芹就是逝世在乾隆二十七年,是正常死亡。脂砚斋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就眉批曰:“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余不遇獭(癞)头何,怅怅!”。同时,很明确透露“一芹(即曹雪芹)一脂(即脂砚斋)”是两人,不太可能是有关红学家评论芹脂合一,周汝昌前辈推论曹雪芹与脂砚斋是夫妻合著《红楼梦》,我个人也保留意见,关于脂砚斋的问题以后还可以再讨论。余下的问题是曹雪芹的生年,更难了。敦诚、敦敏说“四十萧然太瘦生”,曹雪芹是四十岁左右而终,张宜泉说“年未五旬而卒”,相差太大了,而根据他们与曹公的交往,应该与曹雪芹都是近友,曹公几岁亡故他们三个人都不会弄错,说不定,曹雪芹亡故后,他们中还有人帮忙办后事,问题却一直困绕后来人?原因在哪里?

  “杳冥”有一种解释是奥秘莫测。南朝梁沉约《佛记序》:“事涉杳冥,取验无所,亦皆靡载,同之阙疑。” 宋吴曾《能改斋漫录·事实一》:“﹝晁伯﹞尝作《昭灵夫人祠诗》云:‘杀翁分我一杯羹,龙种由来事杳冥。’” 明唐顺之《常州新建关侯祠记》:“之情不相远,未可以为杳冥而遇之也。”。再读“四十萧然太瘦生”,萧然可实指愿意与曹雪芹交往的朋友很少,人的交往空间显得很冷寂萧条,曹雪芹过了四十年这种人见人避的时光。何为“冰雪文”,初《石头记》即为冰雪文,谁写的书中第一主人公?贾宝玉啊,薛姓在书中隐“雪”,那么冷的文章,谁在帮着改编,曹雪芹!另外,诗中宿草一词,很明显透露敦诚、敦敏两兄弟到曹雪芹墓地祭拜过,故有祭拜后回想曹雪芹一生的坎坷经历,写诗怀念。

  那么评价曹雪芹的四十年“杳冥”生活,也可以解读为曹雪芹度过四十年不像的生活,而非实指曹雪芹是四十岁而亡。而从雍正元年到乾隆二十七年刚好是四十年整。或许有人认为是巧合。试想,有多少红学家靠推测和猜测来研究《红楼梦》,难道王五摸得,我就摸不得。因此,拙认为敦诚、敦敏兄弟与张宜泉的观点是一致的,并无冲突,只是敦诚、敦敏兄弟为避祸而采取极其暗藏的方法来悼曹雪芹。曹雪芹终年的实际年龄应是张宜泉所记的“年未五旬而卒”。

  下面,跟诸红友讨论《红楼梦》中的两个人,不能算是主角,但以拙见对于曹雪芹来说极端重要!一是贾蔷,二是龄官。

  第十六回,龄官出场,脂砚斋在贾蔷去江南采买戏子时就批伏了一案,明显是伏了贾蔷与龄官的爱情公案!龄官是姑苏人士。因元妃省亲,贾府派贾蔷去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女孩子回来学戏,贾蔷在王熙凤的帮助下,谋了采办职位,去了姑苏,挑女孩子,龄官是其中之一。龄官因而到贾府中,住在梨香院学戏,学的是小旦。

  贾蔷在元春省亲时,命龄官作《游园》、《惊梦》二出。龄官执意不作,认为,这二出戏,不是自己的行当本角,定要作《相约》、《相骂》二出。贾蔷反扭他不过,只得依她。元春对下面人吩咐,不要为难她。

  薛宝钗十五岁及笄生日,在贾府院中搭戏台看戏,有一个十一岁小旦和九岁的演得不错,贾母要见二人。王熙凤说那小旦“扮上活像一个人”,宝钗、宝玉都看出像黛玉,却一个不肯说,一个不敢说,史大姑娘因而得罪了林黛玉,那时龄官才11岁,薛宝钗15岁。

  再说龄官划“蔷”,是进入回目的,刚到了蔷薇花架,只听有人哽噎之声。宝玉心中疑惑,便站住细听,果然架下那边有人。如今五月之际,那蔷薇正是花叶茂盛之时,宝玉便悄悄的隔着篱笆洞儿一看,只见一个女孩子蹲在花下,手里拿着根绾头的簪子,在地下抠土,一面悄悄的流泪。宝玉心中想道:“难道这也是个痴丫头,又像颦儿来葬花不成?”因又自笑道:“若真也葬花,可谓‘东施效颦’,不但不为新特,且更可厌了。”想毕便要叫那女孩子说:“你不用跟着林姑娘学了。”话未出口,幸而再看时,这女孩子面生,不是个侍儿,倒像是那十二个学戏的女孩子之内的,却辨不出她是生、旦、净、丑哪一个角色来。宝玉忙把舌头一伸,将口掩住,自己想道:“幸而不曾造次。上两次皆因造次了,颦儿也生气,宝钗儿也多心,如今再得罪了她们,越发没意思了。”

  一面想,一面又恨认不得这个是谁。再留神细看,只见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宝玉早又不忍弃她而去,只管痴看。只见她虽然用金簪划地,并不是掘土埋花,竟是向土上画字。宝玉用眼随着簪子的起落,一直一画一点一勾的看了去,数一数,十八笔。自己又在手心里用指头按着她方才下笔的规矩写了,猜是个什么字。写成一想,原来就是个蔷薇花的“蔷”字。宝玉想道:“必定是他也要作诗填词。这会子见了这花,因有所感,或者偶成了两句,一时兴至恐忘,在地下画着推敲,也未可知。且看他底下再写什么。”一面想,一面又看,只见那女孩子还在那里画呢,画来画去,还是个“蔷”字。再看,还是个“蔷”字。里面的原是早已痴了,画完一个又画一个,已经画了有几十个“蔷”。外面的不觉也看痴了,两个眼珠儿只管随着簪子动,心里却想:“这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话说不出来的大心事,才这么个形景。外面既是这个形景,心里不知怎么熬煎。看他她的模样儿这般单薄,心里哪里还搁得住熬煎。可恨我不能替你分些过来。”

  伏中阴晴不定,片云可以致雨。忽一阵凉风过了,唰唰的落下一阵雨来。宝玉看着那女孩子头上滴下水来,纱衣裳登时湿了。宝玉想道:“这时下雨。她这个身子,如何禁得骤雨一激!”因此禁不住便说道:“不用写了。你看下大雨,身上都湿了。”那女孩子听说,倒唬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花外一个人叫她不要写了,下大雨了。一则宝玉脸面俊秀;二则花叶繁茂,上下俱被枝叶隐住,刚露着半边脸:那女孩子只当是个丫头,再不想是宝玉,因笑道:“多谢姐姐提醒了我!难道姐姐在外头有什么遮雨的?”一句提醒了宝玉,“嗳哟”了一声,才觉得浑身冰凉。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也都湿了。说声“不好”,只得一气跑回怡红院去了,心里却还记挂着那女孩子没处避雨。

  龄官画“蔷”是划了几个蔷字,蔷字“十八笔”,划得出来“十八笔”的蔷字吗?不可能,但是书里是明说的,繁体蔷字是十九笔!十八笔的蔷字!哪是个什么字?我推测是“雪芹”两个字,这正是红楼梦最难解和最玄的地方,雪芹两个字是十八笔,龄官一个“蔷”字“十八”笔,透出无限想象空间!雪芹两个字又何尝不是十八笔的蔷字。

  原来明日是端阳节,那文官等十二个女子都放了学,进园来各处玩耍。我怀疑曹雪芹是生于画蔷时的当天,作为一个母亲儿子还不是要千次万遍,这正是红楼梦的伟大之处啊!哪天,是那年的端午节的前一天,可能就是曹雪芹的生辰。

  再结合书中,宫中老太妃薨了,朝廷,各官宦家,凡养优伶男女者,一概蠲免遣发。贾府决定,买来的十二个伶官,愿意回去的,叫父母来领回去,有不愿意回去的,就留下。愿去者四、五人,其中就有龄官。老太妃是谁,我初步判断是顺治帝的淑惠妃,博尔济吉特氏,孝惠章皇后的妹妹。顺治十一年,册为妃。康熙十二年,尊封为皇考淑惠妃,于康熙五十二年十月薨。

  表明,在康熙五十二年贾蔷把龄官接走了,龄官离开了梨香园,那么,次年生曹雪芹的可能性就大了,我初步判断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三年或者五十四年,生日是该年端午前的一天。

  根据书中出现的二个丑角,一个是前面提到薛宝钗十五岁及笄生日,在贾府院中搭戏台看戏,贾母要见的十一岁小旦和九岁的。这两个戏子蕴藏着龄官和龄官会演戏的儿子曹雪芹,马上有人会跳出来反对,这里不急。且听下面分解。还有要跳到《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最后一节,宁国府摆宴唱戏,正唱《西楼·楼会》这出将终,于叔夜因赌气去了,那文豹便发科诨道:“你赌气去了,恰好今日正月十五,荣国府中老祖家宴,待我骑了这马,赶进去讨些果子吃是要紧的。”说毕,引的贾母等都笑了。薛姨妈等都说:“好个鬼头孩子,可怜见的。”凤姐便说:“这孩子才九岁了。”贾母笑说:“难为他说的巧。”便说了一个“赏”字。这个笔名叫文豹的演员也是九岁,实际上《红楼梦》里的隔空对话是贯用,我在红楼梦“四文”的博文中点到文豹便是曹雪芹本人,曹雪芹通过两个演员,把自己嵌入文章内,宁国府这曲将终,表明贾珍的族长日子做到头了,于叔夜连夜去了,而艺名文豹的曹雪芹九岁,其于叔夜隐藏贾宝玉没他什么事连夜气走出家了的信息,而这时,文豹刚好九岁,透露出康熙六十一年驾崩时,贾珍的好日子到头,所以这曲将终,而于叔夜没他什么事,连夜气走出家当,这里的当是到清东陵去守庙之意,而曹雪芹这是刚好九岁,所以我一直认为曹雪芹是生年是康熙五十三年农历端午节的前一天,即1714年6月5日。到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除夕卒(1763年),曹雪芹终年应是49周岁,张宜泉说“年未五旬而卒”是准确的。而、郭诚说的“四十年华付杳冥”,是抽象意义的生活年龄,指的是曹雪芹度过了四十年非的生活,而曹雪芹九岁之前,过着跟贾宝玉一样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的生活,也得到过最好的教育,没有良好的根基教育,曹雪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作为红楼梦第一作者,统观全文,文豹,便是曹雪芹给自己定名,他是《红楼梦》一书的文字霸主。

  再说贾宝玉到梨香院找龄官唱戏。贾宝玉来到梨香院,只见龄官独自倒在枕上,见他进来,纹风不动。贾宝玉在她身旁坐下,央她起来唱《袅晴丝》。龄官见他坐下,忙抬身起来,正色说道:“嗓子哑了。前儿娘娘传进我们去,我还没有唱呢。”

  一会儿,贾蔷从外头回来了,手里提着个雀儿,扎着个小戏台,里面装一个会衔旗串戏的雀儿。贾蔷看贾宝玉来了,少不得客气,告诉贾宝玉,这个雀儿,是花一两八钱银子买的。

  贾蔷进去,对龄官笑道: “买了雀儿你顽,省得天天闷闷的无个开心。”说着,便拿些谷子哄得那个雀儿在戏台上乱串,衔鬼脸旗帜。

  龄官冷笑了两声,道:“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劳什子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偏生干这个。你分明是弄了他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我好不好。”

  贾蔷听了,连忙赌身道:“ 罢,罢,放了生,免免你的灾病。”说着,将雀儿放了,将拆了。一两八钱银子,打了水漂。

  龄官还在感叹,又说:“那雀儿虽不如人,他也有个老雀儿在窝里”,“偏生我这没人管没人理的,又偏病。”

  贾宝玉回到怡红院就对袭人说,“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后只各人得各人的眼泪”。

  龄官得了什么病?骂情郎,又不用找大夫看,而且还吐了两口血。研究《红楼梦》的人都知道,甲戌《脂评本》的第一回朱眉批到: 【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乃因之。】。雪芹是兄,化名棠村的是曹雪芹弟弟,而棠村早逝,会写序,棠村应该文才也很高,也是成年死的。龄官生两儿子不是要流两次血吗!又不是病,而是生产。反正,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哈哈。

  据《犬窝谭红》转载《红楼梦》早期抄本里的一段话:第五十八回。又叙诸女伶「便学起针黹纺绩女工诸务」句下,残钞本有云:「却说梨香院的事,本是贾蔷管的,龄官又无父母亲戚,听了此事,两人都心中欢喜。贾蔷想到此事,不能瞒着凤姐,便借着探病,来见凤姐,很宛转的将龄官事说了。凤姐大怒,啐道:“种子,天下好女人都死绝了,要讨个唱戏的骚臭烂。你讨只管讨,从今后可别想我再理你了。”急得贾蔷只管发誓赌咒,恳求了好一会,凤姐才笑了。贾蔷出来,一步三挪的到了宁府,贾珍见他垂头丧气,问是甚事,贾蔷说了,贾珍道:“理他呢,你只管叫人领出来,另赁些房子住着。他那里会知道,纵然知道了,只说是龄官自己赁的,等他娘的。难道不许人家等娘吗?贾蔷听了有理,便同茗烟赁了几间房子,将龄官领出来,住在正屋里。茗烟母妻住在厢房,一切烧煮浆洗服侍等事,皆由茗烟母妻管理。只雇用一个粗使老婆子。原来宁府遣放大丫头出来择配,茗烟便求了宝玉,向贾珍将万儿讨出来。那叶妈本想讨娶莺儿作媳妇,黄妈也愿意,只是茗烟不肯。莺儿又一时不能放出来,那黄妈还着实心中不自在呢,倒底把茗烟给他做干儿子,才罢了。且说贾蔷讨了龄官,自是两心如意。只是龄官多病多灾的,又另住着,那晓得越发重了,贾蔷竟有些支撑不住,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但龄官是不是正式嫁给贾蔷,根据脂批应当是外养,清朝的戏子地位极低,龄官正式嫁给贾蔷可能性为无,脂批“龄官画蔷痴及局外”和“龄官画蔷是痴人说梦”的寓义太深刻了,脂批是红楼梦的组成部分,离开脂批,红楼梦前八十回也是残缺的,红楼梦是写实的作品,脂批明确告诉读者,龄官与贾蔷有夫妻之实但无夫妻之名分,且生了两个天才。贾蔷将雀儿放了,将拆了。雀儿直到现代还是表男身,龄官是独自育两儿,并且儿子随母姓曹,贾蔷是把拆了,放两雀儿走了,其中一只还是会演戏的“金顶玉豆”,此雀儿就是曹雪芹,曹雪芹从父亲,特别随母亲的耳闻目睹,加上父母从事演艺界工作。所以常州大儒宋翔凤说曹雪芹“身杂优伶”,曹雪芹会演戏,尽知,其实“身杂优伶”包含曹雪芹身上流着优伶龄官的血。实际上曹雪芹从血统论,也是贾家人。所以,我说,贾蔷、龄官、曹雪芹、棠村是一家人。当然,红楼梦里贾蔷是宁府的正派玄孙。他父母早亡,从小跟贾珍过活,比贾蓉生得还风流俊俏。虽然每日应名去上学,亦只不过虚掩眼目而已,仍旧是斗鸡,赏花阅柳。贾蔷也是个多情种,他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越发自大起来。贾蔷与贾珍的关系很明显是父子关系,但属于不正常的父子关系,贾珍为避族中人口舌,16岁就让他分府另住,贾蔷另外应该还有正式家庭。为什么贾蔷是宁府的正派玄孙,要在书中点出来,说明贾蔷的来历蹊跷,正派玄孙,表面是贾家草字辈后代,实际点明贾蔷是康熙玄烨的正式亲孙子,所发贾珍才不顾及自己的颜面,不怕旁人的谇语,从小便把他养在府里。

  龄官内容是入回目的戏子,既然龄官画蔷痴及局外和龄官画蔷是痴人说梦,贾蔷又是砸了鸟笼放雀归林,其义自明,龄官与贾蔷没成正式夫妻,是一对露水夫妻,并生了“曹雪芹和棠村”两儿子,而且二儿子都得到良好的教育,棠村曾给“风月宝鉴”写序,都成为文学天才,这又与贾家不无关系,曹雪芹姓曹,可能是随母姓,他应该姓贾,也是书里的贾府后代。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