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古诗词中,意境 和意象是什么意思

文学网 时间:2019-04-01 19:40:55

意象

意象就是(物)象与(情)意的组合.即诗中的形象,它不但包括人物形象,也包罗诗中所写的景和物,还包括了作者的情思.诗歌意象因物象的分歧,有的是景,有的是物;有的是事,有的是人;有的是单一的,有的是多个的.

如苏轼的《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来往?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愿栖,孤单沙洲冷.”词人的惘然心情恰是由“缺月”、“疏桐”、“幽人”、“孤鸿”、“寒枝”等意象来表达的.王维《竹里馆》“独坐幽篁里,抚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由“竹林”、“孤琴”、“长啸”、“明月”等组成了幽静绝俗的意境.白居易《忆江南》“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江花”、“江水”两个意象就足以申明白居易的欢愉糊口.再如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凄惨》“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晨风残月”中,经由过程“杨柳”、“晨风”、“残月”等意象,就可以知道所转达出来的是伤别情怀.

意境

意境是诗人的主不雅情思与客不雅景物订交融而缔造出来的浑然一体的艺术境地.诗歌创作离不开意象,意象的选择只是第一步,是诗的根本;组合意象缔造出“意与境谐”的诗的艺术境地才是目标.意境与意象在素质上有必然的联系,它们都是主不雅与客不雅同一的产品,都是情与物的连系体.但它们又有区分:从情势上看,意象与文句相干,意境则与全篇对应.

如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这首诗有以下意象:黄鹤楼、烟花、孤帆、长江等.这些意象组合起来便成了一幅融情于境的画面:诗中没有直抒对友人恋恋不舍的眷念,而是经由过程孤帆消逝,江水悠悠和久立江边如有所掉的诗人形象,表达送别友人的密意挚意.字面上句句写景,现实上句句都在抒怀,可谓一切景语皆情语.再如贺铸《青玉案》中“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三个意象构成一个整体,艺术地回覆了“试问闲愁都几许?”它不是三个意象的简单相加,而是构成了一个动人的艺术境地:闲愁像一望无际的如烟青草,似狂飞乱舞的满城飞絮,若凄清苍茫的黄梅时雨.

古典诗歌赏析意象

过故人庄 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 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 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 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 还来就菊花。

【批评】 沈德潜称孟浩然的诗 “ 语淡而味终不薄 ” (《唐诗别裁》)。

也就是说,读孟诗,应当透过它淡淡的外表,去体味内涵的韵味。

《过故人庄》在孟诗中虽不算是最淡的,但它用省净的说话,平平地论述,几近没有一个夸大的句子,没有一个令人兴奋的词语,也已可算是 “ 淡到看不见诗 ” (闻一多《孟浩然》)的水平了。

它的诗味事实表示在哪里呢? “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 这一开首仿佛就象是日志本上的一则记事。

故人 “ 邀 ” 而我 “ 至 ” ,文字上毫无衬着,招之即来,简单而随意。

这恰是不消客套的至交之间所可能有的情势。

而以 “ 鸡黍 ” 相邀,既显出田家特有风味,又见待客之简单。

恰是这类不讲虚礼和排场的接待,伴侣的心扉才常常更能为对方敞开。

这个开首,不甚出力,安静而天然,但对将要睁开的糊口内容来讲,倒是极好的导入,显示了氛围特点,又有待下文进一步丰硕、成长。

“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 走进村里,睥睨之间竟是如许一种清爽愉悦的感触感染。

这两句上句漫收近境,绿树围绕,显得自成一统,别有六合;下句轻宕笔锋,郭外的青山依依相伴,则又让村落不显得孤傲,并展现了一片坦荡的前景。

这个村落坐落平畴而又遥接青山,令人感应平淡清幽而毫不冷奥孤介。

恰是因为 “ 故人庄 ” 呈现在如许的天然和社会情况中,所以宾主临窗碰杯, “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 ,才更显得酣畅。

这里 “ 开轩 ” 二字也仿佛是很不经意地写入诗的,但上面两句写的是村落的外景,此处论述人在屋里喝酒扳谈,轩窗一开,就让外景映入了户内,更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

对这两句,人们比力注重 “ 话桑麻 ” ,以为是 “ 相见无杂言 ” (陶渊明《归田园居》),忘情在稼穑上了,诚然不错。

但有了轩窗前的一片打谷场和菜圃,在绿阴围绕当中,又给人以宽阔、伸展的感受。

话桑麻,就更让你感应是田园。

因而,我们不但能领略到更强烈的农村风味、劳动出产的气味,乃至恍如可以嗅参加圃上的土壤味,看到庄稼的成长和收成,甚至地域和季候的特点。

有这两句和前两句的连系,绿树、青山、村舍、场圃、桑麻协调地打成一片,组成一幅美好安好的田园风光画,而宾主的欢笑和关于桑麻的话语,都恍如缭绕在我们耳边。

它分歧于纯然空想的桃花源,而是更富有盛唐社会的实际色彩。

恰是在如许一个六合里,这位曾慨叹过 “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 的诗人,不但把政治寻求中所碰到的挫折,把名利得掉忘怀了,就连隐居中孤傲抑郁的情感也丢开了。

从他对青山绿树的睥睨,从他与伴侣对酒而共话桑麻,仿佛不难想见,他的思路伸展了,乃至连他的行动都矫捷安闲了。

农庄的情况和蔼氛,在这里显示了它的征服力,使得孟浩然仿佛有几分皈依了。

“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 。

孟浩然深深为农庄糊口所吸引,因而临走时,向主人率真地暗示将在天高气爽的重阳节再来不雅赏菊花。

淡淡两句诗,故人相待的热忱,作客的兴奋,主客之间的亲热和谐,都跃然纸上了。

这不由又令人联想起杜甫的《遭田父泥饮美严中丞》: “ 月出遮我留,仍嗔问升斗。

” 杜诗田父留人,情切语急;孟诗与故人再约,意舒词缓。

杜之郁结与孟之澹泊之别,从这里也许可以窥见一些动静吧。

一个通俗的农庄,一回鸡黍饭的通俗招待,被表示得如许富有诗意。

描述的是面前景,利用的是口头语,描写的条理也是完全任其天然,笔笔都显得很轻松,连律诗的情势也仿佛变得自由和灵活了。

你只感觉这类淡淡的和蔼可掬的气概,与他描述的对象 —— 俭朴的农家田园协调一致,表示了情势对内容的高度顺应,澹泊亲热却又不是平浅死板。

它是在平平中储藏着深挚的情味。

一方面当然是每一个句子都几近不见吃力锤炼的陈迹,另外一方面每一个句子又都不曾显得亏弱。

好比诗的头两句只写友人约请,却能显出俭朴的农家氛围;三四句只写绿树青山却能见出一片六合;五六句只写把酒闲话,却能表示表情与情况的舒服的契合;七八句只说重阳再来,却天然吐露对这个村落和故人的迷恋。

这些句子均衡平均,配合组成一个完全的意境,把舒适秀美的农村风光和浑厚真挚的交谊融成一片。

这是所谓 “ 篇法之妙,不见句法 ” (沈德潜《唐诗别裁》)。

“ 不钩奇抉异 …… 若公输氏当巧而不巧者 ” (皮日休《郢州孟亭记》)。

他把艺术美深深地融入全部诗作的血肉当中,显得天然天成。

这类不炫奇猎异,不矫饰技能,也不但靠一两个精心建造的句子去支持门面,是艺术程度崇高高贵的表示。

比方一名佳丽,她的美是通体上下,全部儿的,不是因为某一部位出格动听。

她其实不靠搔首弄姿,而是因为一种自然的色彩和蔼韵令人赞叹。

恰是由于有真彩内映,所以出语洒落,浑然省净,使全诗从 “ 淡抹 ” 中显示了它的魅力,而不再需要 “ 浓饰盛妆 ” 了。

别董年夜二首(其一) 高适 千里黄云白天曛,冬风吹雁雪纷纭。

莫愁前路蒙昧己,全国那个不识君? 【批评】 在唐人赠别诗篇中,那些凄清缱绻、低回流连的作品,当然动人至深,...

古诗词中落花意象的赏析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诗人反用陆游的词“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落红,本指离开花枝的花,可是,其实不是没有豪情的工具,即便化做春泥,也情愿培养斑斓的春花成长。

不为独喷鼻,而为护花。

表示诗人固然离开宦海,但仍然关心着国度的命运,不忘报国之志,充实表示诗人的壮怀,成为传世名句。

“杨花落尽子规啼”杨花即柳絮,是暮春气象,衬托出一种忧伤愁恻的氛围。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作者写他人对杨花的立场,表达的还是本身对杨花命运的存眷,看似无情,实则有心。

由面前的流水,联想到思妇的泪水;又由思妇的点点泪珠,映带出空中的纷纭杨花。

可谓虚中有实,实中见虚,虚实相间,情形融合。

郑文焯手批《东坡乐府》赞之“煞拍一语道破”。

赏析古诗词中,意境 和意象是甚么意思

意象意象就是(物)象与(情)意的组合.即诗中的形象,它不但包括人物形象,也包罗诗中所写的景和物,还包括了作者的情思.诗歌意象因物象的分歧,有的是景,有的是物;有的是事,有的是人;有的是单一的,有的是多个的.如苏轼的《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来往?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愿栖,孤单沙洲冷.”词人的惘然心情恰是由“缺月”、“疏桐”、“幽人”、“孤鸿”、“寒枝”等意象来表达的.王维《竹里馆》“独坐幽篁里,抚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由“竹林”、“孤琴”、“长啸”、“明月”等组成了幽静绝俗的意境.白居易《忆江南》“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江花”、“江水”两个意象就足以申明白居易的欢愉糊口.再如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凄惨》“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晨风残月”中,经由过程“杨柳”、“晨风”、“残月”等意象,就可以知道所转达出来的是伤别情怀.意境意境是诗人的主不雅情思与客不雅景物订交融而缔造出来的浑然一体的艺术境地.诗歌创作离不开意象,意象的选择只是第一步,是诗的根本;组合意象缔造出“意与境谐”的诗的艺术境地才是目标.意境与意象在素质上有必然的联系,它们都是主不雅与客不雅同一的产品,都是情与物的连系体.但它们又有区分:从情势上看,意象与文句相干,意境则与全篇对应.如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这首诗有以下意象:黄鹤楼、烟花、孤帆、长江等.这些意象组合起来便成了一幅融情于境的画面:诗中没有直抒对友人恋恋不舍的眷念,而是经由过程孤帆消逝,江水悠悠和久立江边如有所掉的诗人形象,表达送别友人的密意挚意.字面上句句写景,现实上句句都在抒怀,可谓一切景语皆情语.再如贺铸《青玉案》中“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三个意象构成一个整体,艺术地回覆了“试问闲愁都几许?”它不是三个意象的简单相加,而是构成了一个动人的艺术境地:闲愁像一望无际的如烟青草,似狂飞乱舞的满城飞絮,若凄清苍茫的黄梅时雨.

古诗词的意境与意象及主题思惟

人之一世,草之一秋。

人至天命之年,应当就是如岁月至秋了,一切都是在循环。

以往的春景再明媚,到了此时也只剩下秋天余晖。

有道是勇士老年末年,其气自短。

不管你年青时是若何的喜气洋洋马蹄疾,但只要跨入到这个门槛,也只能在如火如荼的尘凡中叹既往矣。

前人与文人多悲秋。

实在伤秋也好,悲秋也罢,只是古今之人面临满目苍夷,瞻仰北风枯叶,低思人生过往而生的人世沧桑之感。

是的,面临物欲横流,想随遇而安了然弃取,并不是易事,几多报酬此身心被折腾得怠倦不胜。

光宗耀祖乃是国人的传统,但有道是“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名利兼收是人人梦寐之求,但有道是“世事终是一盘棋,千算万算,不值天一划”。

那人到底该谋些甚么呢?红楼梦里的好了歌,也许是一个不错的警言,当满足常乐了。

人已至秋,应当就是如月至秋自盈而亏,理应晓得了很多事理。

世事如风云转变,糊口中太多的缺憾,太多的扼腕长叹,只缘我们不知道守住已有的幸福,还在追逐着莫名的完善。

实在月之阴晴圆缺,人生不如意十之有九。

实在实际糊口中,完全没有需要过量的计较事物的来龙去脉,完全没有需要太多的患得患掉,平平的面临一切,做本身想做、能做、做得好的事,自己就是一种幸福和欢愉。

就如面临中秋之月,人人都知道月圆是苦历了月缺,光辉事后一定是昏暗。

岁月至秋,掉去的已掉去,收成的已收成。

人已至秋,终究也会象草木一样,在金风抽丰中绽放出平生中最后的光华亦将无可何如地走向衰败。

站在人生颠峰上的人呀,相当主要的是应当晓得这些应当晓得的一切,人类赖以保存的地球本来就是一个椭圆.

古诗中所成心象的的归纳综合

在中国文学史的漫长成长进程中,巳构成了一些固定的或说是商定俗成的意象群,领会这些意象群无疑对鉴赏古代诗歌、精确捕获前人所表达的思惟感情会起到事半功倍的结果。

比方,感情种别:哀怨、激怒、神驰、离愁别恨、怀乡思亲、追古伤今等。

要深切领会这感情,就要透过诗歌的说话外壳,挖掘出作者在作品中的思惟感情,寻撷到诗中的感情载体。

如:杨柳——(代表)惜别、菊花——傲视、圆月——忖量、落叶——掉意、东风——满意、奇迹——怀旧等等。

而古诗中的感情载体——意象——解读这些意象群,就成了古诗词鉴赏的冲破口。

所谓意象,是客不雅物象颠末创作主体怪异的感情勾当而缔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

就古典诗词而言,诗人所写之“景”、所咏之“物”,即为客不雅之“象”;而借景所抒之“情”,咏物所言之“志”,即为主不雅之“意”;“象”与“意”的完善连系,就是“意象”。

以诗歌的意象为冲破口,对之进行多维解读,是鉴赏诗歌的钥匙之一,本文拟就古典诗词中一些常见的意象进行解读,供泛博伴侣参考。

1、落花 天然是人类永久的熟悉对象和审美对象。

天然的情势丰硕多彩,人类对美的撷取也无限无尽。

山水草木“莫不有脾气”。

感情与这些情势的遇合,故成心象发生。

我国汗青上优异诗词数不堪数,本文我只想撷取此中的一朵奇葩——含有“落花”意象的诗词,来略谈一二。

落花是一种天然现象,天然纪律,但在我国古诗词中却付与了它们以感情和生命。

归纳起来,“落花”意象有如许几层意思。

A、一是把落花作为天然景物来描述,组成一种美好的意境。

“春城无处不飞花”(韩翃《寒食》),给人的感受是东风和煦,阳光亮媚,各类色彩的花儿在风中轻扬曼舞,美好极了。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几多。

”(孟浩然《春晓》),陪伴着风雨之声,落花片片,满地缤纷,可以想见春季的夸姣和孺子的无邪烂缦之趣。

B、一是面临落花,欷歔感慨:叹韶华易逝,斑斓不再。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世。

”(李煜《浪淘沙》)从中可以看出国破家亡之恨,无可何如之情。

“花自漂荡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李清照《一剪梅》)抒发了浓浓的愁闷之情,幽幽的相思之苦。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这是《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葬花词。

花落巳葬,己去谁葬,暗含本身的命运还不如落花,道尽了心中的绵绵的悲苦。

C、还有一种是以落花寄意高昂向上的精力。

“花落春常在”清道光年间考生俞樾在礼部复试,以此句为诗开首,寄意但愿在人世。

“一陂春水绕花身,花影妖娆各占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作尘。

”(王安石《北陂杏花》)暗寓诗人宁可在与固执派的斗争中粉身碎骨,也不肯勉强责备随波逐流。

2、流水 A、因水具有柔和清凉的特点,故经常使用水比方月色之类虽具体可感却难以掌控 的事物。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杜牧《秋夕》),诗人借水的清凉,从侧面反应了封建时期妇女的悲凉命运。

B、又因水的剪切不竭、永不断歇与愁绪的无始无终、无止无休正好吻合,故诗人又常以水喻愁。

“抽刀断水水更流,碰杯销愁愁更愁”(李白《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抒发了诗人因强烈的感应了实际与抱负的矛盾不成和谐而发生的烦忧和愁苦;“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十国南唐??李煜《虞佳丽》),词人履历亡国之痛后,尝尽了人生的愁苦滋味,他用东去的“一江春水”抒写愁恨,让读者看到那愁思如春水汪洋恣肆,一腔幽愤尽泻如注,悲忿之情,溢于言表。

3、“捣衣”和“砧声” A、关心家人冷暖,为全家人缝制衣服,是古代妇女的首要职责之一。

在进行捣衣这类机械反复的劳作之时,她们有足够的时候用于忖量阔别故乡的亲人。

单调悠久的砧声有助于摒除外虑,心志专一,对忖量之情起到凝集与强化的感化。

正由于这些缘由,捣衣的动作和与之相干的清砧的声响,成为古典诗歌中“思妇”主题下最为常见的意象之一: “晓吹员管随落花,夜捣军装向明月。

”(李白《捣衣》) “不辞捣衣倦,一寄塞垣深。

”(杜甫《捣衣》) “飞鸿影里,捣衣砧外,老是玉关情。

”(宋??晏几道《少年游》) B、月下捣衣,风送砧声这类境地,不但思妇伤情,也最易震动游子的情怀,是以捣衣意象也是思乡主题的传统意象之一。

杜甫的《秋兴》,就是以白帝城的砧声寄寓本身旅居流落中对故里的忖量: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

江间海浪兼天涌,塞优势云接地阴。

丛菊两开改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

冬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C、古典诗歌表示了捣衣与砧声意象,也塑造了这类意象。

它不但传染、打动着置身情境当中的思妇与游子,即便泛泛诗人,也常常喜好把这类声音作为本身诗歌的布景音乐,表达各种复杂的感情: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十国南唐??李煜《捣练子》) “砧清秋巷迥,灯白夜堂凉。

此意无人会,重城醉梦境。

”(林景熙《夜意》) 4、雁 相传鸿雁可以或许传书。

李煜在《清平乐》中说:“雁来音信无凭”,春季年夜雁从南边飞归北方,主人公目睹南边的...

古诗词赏析!

这是一首爱情诗: 这句话出自:唐代的李商隐‘《无题》其一’ 昨夜星斗昨夜风, 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心相印。

隔座送钩春酒暖, 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 走马兰台类秋蓬。

诠释:身上没有彩凤那双可以翱翔的同党,心灵却像犀牛角一样,有一点白线可以相通。

赏析:诗人这两句诗明显是在写本身的恋爱遭受。

他同本身的爱人分处两地,不克不及相见,所以说“身无彩凤双飞翼”。

虽然不克不及相通,但两人在思惟豪情上却早已契合、沟通,“心心相印”即指此而言。

下句常为后人所借用,但已不限于指恋爱。

古书记录,有一种犀牛角名通天犀,有白色如线贯通首尾,被看做为灵异之物,故称灵犀,“一点通”的想象也由此而来。

清人冯舒说:“次联衬贴流丽圆美,‘西昆’一世所效。

”(见《瀛奎律髓汇评》),可见其影响之深。

李商隐《无题二首》(之一)赏析 昨夜星斗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②。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心相印③。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④。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秋蓬⑤。

【注解】: 1、画楼、桂堂:都是比方富朱紫家的屋舍。

2、灵犀:旧说犀牛有神异,角中有白纹如线,纵贯两端。

3、送钩:也称藏钩。

古代腊日的一种游戏,分二曹以较输赢。

把钩相互传送后,藏于一人手中,使人猜。

4、分曹:分组。

5、射覆:在覆器下放着工具使人猜。

分曹、射覆未必是实指,只是借喻宴会时的热烈。

6、鼓:指更鼓。

7、应官:犹上班。

8、兰台:即秘书省,掌管图书秘笈。

李商隐曾任秘书省正字。

这句从字面看,是加入宴会后,随即骑马到兰台,近似蓬草之飞转,实则也隐含自伤漂荡意。

【韵译】: 昨夜星光光辉,半夜却有习习冷风; 我们酒筵设在画楼西畔、桂堂之东。

身上无彩凤的双翼,不克不及比翼齐飞; 心里却象灵犀一样,豪情心心相印。

相互猜钩游玩,隔座对饮春酒暖心; 分组来行酒令,决一输赢烛光泛红。

可叹呵,听到五更鼓应当上朝点卯; 策马赶到兰台,象随风飘转的蓬蒿。

① 诗看成于唐文宗开成四年(839),诗人时在京城任秘书省校书郎。

这是一个“方阶九品,微俸五斗”的小官,诗人在政 治上依然是沉溺下僚。

原题共两首,另外一首是七绝,此中有“岂知一夜秦楼客,偷看吴王苑内花”之句,可知诗人怀想 确当是席间的一名贵家女子。

清朝查为仁觉得是指“王茂元家妓”(《莲坡诗话》),赵臣瑗觉得是指“其闺人”(《山满楼 笺释唐人七言律》),可供参考。

② 画楼、桂堂,指贵家富丽的楼宇居室。

③ 灵犀,有灵性的犀牛角。

相传犀角上有一道白纹,由角端纵贯年夜脑,感应异常活络,此喻相爱两边心灵的感应与暗通。

④ 送钩,古代宴席间的游戏,又称藏钩,以料中此钩藏于何人手中为胜。

分曹,分组。

射覆,亦宴席间的游戏,将物品放 在巾盂等的下面让人猜,猜不中者罚酒。

⑤ 听鼓,唐时五更二点则鼓自内发,诸街鼓承振,坊市门皆启,鼓响天明,即须上班应差。

兰台,汉朝藏图书秘笈的宫不雅, 唐高宗时曾改秘书省为兰台。

秋蓬,蓬草无根,随风飘转,喻情不自禁的处境。

这是一首爱情诗。

诗人追思昨夜介入的一次贵家后堂之宴,表达了与意中人席间相遇、旋成间阻的怀想和难过。

首联由今宵之景触发对昨夜席间欢聚光阴的夸姣回想。

在这个星光闪灼、和风习习的春夜里,空气中满盈着使人沉浸的幽喷鼻,一切仿佛都与昨晚在贵家后堂宴饮时的情状不异,而席间与意中人相遇的那一幕却只能成难堪以重现的回想了。

诗人并未直接叙写昨夜的情事,而是借助于星斗好风、画楼桂堂等外部景物的映衬,衬托出昨夜优美旖旎的情况氛围,语句华丽流转,富于唱叹的情致,将读者带入温馨浪漫的回想中。

颔联抒写今夕对意中人的忖量。

本身此刻固然没有彩凤般的双翅,得以飞越重重阻碍与意中人相会,但相信彼此的眷恋之心当如灵异的犀角黑暗相通。

“身无”、“心有”,一退一进,彼此映照,是距离中的契合与沟通,惘然中的喜悦与安慰,表示了诗人对这段夸姣情缘的器重和自傲。

两句比方别致贴切,剖划深入详尽,展现了诗人抒写奥妙矛盾的心理感触感染的崇高高贵才力。

颈联具体追思昨夜与意中人共预嘉会的场景,而诗人此际落漠抑郁情怀安闲言外矣。

诗人回忆昨晚宴席之间,灯红酒暖,觥筹交织,藏钩射覆,笑语喧阗,排场是多么强烈热闹醉人啊!“春酒暖”和“蜡灯红”,不单逼真地描绘出宴会间强烈热闹和谐的欢喜氛围,也使读者联想到烛光掩映下女子的红晕脸颊,彼此的目故意会已不言自明,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尾联回想今晨退席应差时的情形和感伤。

昨夕的欢宴今夜到晓,楼内歌乐未歇,楼外鼓声已响,诗人自叹像随风飘转的蓬草,情不自禁,不能不去秘书省应差,起头了又一天孤单无聊的校墨客涯,而与席上的意中人则后会难期了。

岂独相思苦,长叹业未成。

爱情阻隔的惘然与出身沉溺的感慨交汇于诗人胸中,使此诗的内在和意蕴获得了扩年夜和深化,在绮丽活动的气概中有着沉郁悲慨的自伤意味。

全诗豪情深厚缱绻,炼句设色,流丽圆美。

诗人将出身之感打并入艳情,以华艳词翰反衬困窘掉意情怀,营建出情采并茂、婉曲幽约的艺术境地。

诗...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