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枝词古诗注音是什么

文学网 时间:2019-10-05 20:39:11

竹枝词 刘禹锡

yáng liǔ qīng qīng jiāng shuǐ píng 杨柳青青江程度,

wãn láng jiāng shàng chàng gē shēng 闻 郎 江 上 唱 歌 声 。

dōng biān rì chū xī biān yǔ 东 边 日 出 西 边 雨 ,

dào shì wú qíng quâ yǎu qíng 道是无晴还有晴。

竹枝词诗词

1、《竹枝词二首·其一》——唐朝:刘禹锡

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江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释义:杨柳青青江水宽又平,闻声情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下起雨,说是无晴可是还有晴。

2、《竹枝词二首·其二》——唐朝:刘禹锡

楚水巴山江雨多,巴人能曲稿乡歌。

今朝北客思回去,回入纥那披绿罗。

释义:巴山楚水江上雨水多,巴人善于吟曲稿乡歌。今朝北方客子思回去,回籍迎来纥那披绿罗。

3、《竹枝词·山桃红花满上头》——唐朝:刘禹锡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穷似侬愁。

释义:春季,山上的野桃花红彤彤的开的正旺,蜀江的江水拍着旁边的绝壁峭壁。一名姑娘看见了,以为丈夫的爱好犹如这桃花转眼即逝,而无穷的忧闷就如这源源不竭的江水。

4、《上元竹枝词》——清朝:符曾

木樨喷鼻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

见说马家滴粉好,试灯风里卖元宵。

释义:喷鼻甜的木樨馅料里裹着核桃仁,用井水来淘洗像珍珠一样的江米。传闻马思远家的滴粉汤圆做得好,趁着试灯的亮光在风里卖元宵。

5、《竹枝词九首·其八》——唐朝:刘禹锡

巫峡苍苍烟雨时,清猿啼在最高枝。

个里愁人肠自断,由来不是此声悲。

释义:巫峡苍苍在烟雨迷蒙的时节,凄清的猿啼从最高的树枝上传来。这里愁苦的旅人天然断肠,但历来不是因为那猿叫声音悲痛。

竹枝词古诗

竹 枝 词 唐刘禹锡

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岸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词语诠释】

晴:与情字谐音,双关妙用。

竹枝词:是巴渝平易近歌的一种,唱时以笛、鼓伴奏,同时起舞。

唱:一说“踏”。唱歌声,西南地域,平易近歌最为发财。男女的连系,常常经由过程讴歌;在爱情时,更是用唱歌来脸色达意。踏歌,是平易近间的一种歌调,唱歌时以脚踏地为节奏。

[译诗、诗意]

江边的杨柳青青,垂着绿色枝条,水面一片安静。突然听到江面上情郎唱歌的声音。东边出着太阳,西边还下着雨。没有好天吧,却还有晴的处所。

“竹枝词”古诗是甚么?

《竹枝词》原文以下:

(唐) 刘禹锡

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岸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词语诠释】

晴:与情字谐音,双关妙用。

竹枝词:是巴渝平易近歌的一种,唱时以笛、鼓伴奏,同时起舞。

唱:一说“踏”。唱歌声,西南地域,平易近歌最为发财。男女的连系,常常经由过程讴歌;在爱情时,更是用唱歌来脸色达意。踏歌,是平易近间的一种歌调,唱歌时以脚踏地为节奏。

[译诗、诗意]

江边的杨柳青青,垂着绿色枝条,水面一片安静。突然听到江面上情郎唱歌的声音。东边出着太阳,西边还下着雨。没有好天吧,却还有晴的处所。

赏析

这首诗模拟平易近间情歌的手法,写一名初恋少女听到恋人的歌声时乍疑乍喜的复杂表情。

首句“杨柳青青江程度”即景起兴。这是一个东风和煦的日子,江边杨柳依依,柳条轻拂着水面;江中流程度缓,程度如镜。

次句“闻郎江上唱歌声”叙事。在这动听情思的情况中,这位少女突然听到了江面上飘来的声声小伙子的歌声。这歌声就像一块石头投入安静的江水,溅起一圈圈涟漪一般,牵动了姑娘的豪情波涛。

3、四两句“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写姑娘听到歌声后的心理勾当。她心中早就爱上了这个小伙子,但对方还没有明白亮相。今天从他的歌声中几多听出了点情义,因而她感觉:这小我的心就像捉摸不定的气候一样,说它是好天吧,西边却下着雨;说它是雨天吧,东边却又出着太阳。“道是无晴却有晴”一句,诗人用谐音双关的手法,把天“晴”和爱“情”这两件不相干的事物奇妙地联系起来,表示出初恋少女七上八下的奥妙豪情。

这首诗说话平易,诗意清爽,情调浑厚,历来遭到读者爱好。

刘禹锡于唐穆宗长庆二年(822)正月至长庆四年(824)夏在夔(kuí)州任刺史,作《竹枝词》十一首。十一首《竹枝词》分为两组,这是此中一组二首,作于另九首(《竹枝词九首》)以后,年夜约是诗人前组九首完成后,又从头创做完成的,又不想在前九首后面再加上十首、十一首之题,故又题为《竹枝词二首》

参考资料

360搜刮:https://hao.360.cn/

古诗 竹枝词的意思

  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诗文诠释】

  江边的杨柳青青,垂着绿色枝条,水面安静,突然听到江面上情郎唱歌的声音。东边出着太阳,西边还下着雨,说是没有好天吧,却还有晴的处所。

  【词语诠释】

  晴:与情字谐音,双关妙用。

  【诗文赏析】

  这首诗采取了平易近间情歌经常使用的双关的手法,涵蓄地表达出奥妙的爱情,新奇活泼,妙趣横生。

  关于竹枝词的特点,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归纳综合为“四易”,即易学、易懂、易写、易传播。这是从进修和浏览方面讲的。若是从内容、情势及艺术表示手法来研究阐发,可以归纳综合为以下几点:

  (一) 说话流利,通俗易懂。竹枝词是由平易近歌堕落出来的,平易近间的白话、俚语皆可入诗,且少少用典,读起来琅琅上口,雅俗共赏。清记实王世祯《师友诗传录》中有一段话:“竹枝稍以文语缘诸俚俗,若太加文藻,则非本质矣”。说得很对,这是竹枝词的一年夜特点。恰是因为在竹枝词里用了年夜量白话、俚语和处所乡音,读起来具有稠密的乡乡俗味和糊口气味。

  好比旧北京有一种专卖胡梳坠什的小贩,手提包裹或小木箱,常常在酒店门外大声叫卖,调子极高,带有腔板。有一首竹枝词就把小贩的叫卖词入了诗。

  叫卖出奇声彻霄,陌头客店任逍遥。“胡梳坠什捎家走,十个铜元拣样挑”。

  后两句把小贩的叫卖词,老北京话“捎家走”,“拣样挑”,鲜灵灵地写入诗中,使人感应亲热、活泼,小贩形象跃然纸上。

  居家不容易是长安,俭约持躬稍自宽。最怕情面红白事,知单一到便难堪。

  诗中的长安,指北京。知单,指请帖之类。清朝北京,年夜办婚凶事之风很盛,遍及市平易近们对此十分懊恼,见了“知单”便难堪起来。这首竹枝词以“难堪”的通鄙谚入诗,活泼地刻画出苍生市平易近们无可何如的心态。

  杭州有一首写卖生果的小贩称:

  小步陌头日夕回,木樨栗子白杨梅。寄人檐下大声唤:“六个铜元一年夜堆”。

  一句叫卖声入诗,陌头小贩的形象活矫捷现。

  南昌有一首写菜贩的竹枝词:

  半夜呕哑拨橹声,菜佣郭外听鸡鸣。青菘、碧蒜、红萝卜,不到天明已入城。

  诗大白如话,把卖菜小贩起早搭黑地辛劳贩运,写得十分传神。

  草鞋草笠去烧畲,半种蹲鸱半种瓜。郎自服劳侬自饷,得闲且摘苦丁茶。

  这是江西山区的竹枝词。蹲鸱,即芋头。苦丁茶,是野生山茶。诗以一名青年劳动妇女口气,叙说这对青年佳耦过着清贫的但是是安闲的山区劳动糊口。

  在我国诗歌史上,有些文人不同意诗中有鄙谚呈现。严羽《沧浪诗话》中说:“学诗,先除五俗:一曰俗体,二曰俗意,三曰俗句,四曰俗字,五曰俗韵。”朱熹也说过:“要使方寸当中无一字世俗言语意思。”这类说法是单方面的。竹枝词恰是以容俗为特点。历代很多优异的竹枝词恰好是淡语中有味,浅语中有情,鄙谚中含雅。

  (二)不拘格律,束厄局促较少。平易近歌作者不太懂韵书上的规范,平易近间竹枝词也多依平常糊口中的说话声韵。刘禹锡最早作的九首竹枝词,可以说没有一首是合适规范的。从第一首起头:

  白帝城头春草生,白盐山下蜀江清。南人上来歌一曲,北人莫上动乡情。

  第三句第四字用平声,第七字用仄声,第四句中第二字用平声,第七字用平声都分歧格律。

  第二首云: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穷似侬愁。

  这首诗的1、2、3、四句开端都用平声分歧格律。依此推以下七首都不完全合律。

  白居易的四首竹枝词中也有一首分歧律。

  这类不拘格律的现象,从刘、白起头,后人相继,世代秉承下来。近人在考据竹枝词的格律时以为竹枝词“以平易近歌拗体为常体”,以绝句为“别体”(任半塘《竹枝考》)。拗体,即指不按律、绝体的平仄规范的诗体。明董文焕《音调四谱图说》云:“至竹枝词,其格非古非律,半杂歌谣。平仄之法,在拗、古、律三者之间,不得全用古体。若天籁所至,则又不尽拘拘也”。清人宋长白《柳亭诗话》也说:“竹枝,人多作拗体”。可见,竹枝词的拗体特点,成为与七绝诗体的主要区分之一。竹枝词的这类特点,给了它普遍传播成长的便当前提。因为格律较自由,束厄局促较少,作者易于把握,有泛博的写作步队。

  这里出格应说起的是,竹枝词格律宽泛,并未粉碎诗的韵律美。相反,从刘、白以来,历代诗词年夜家都喜好它,呈现过很多到处颂扬的绝妙好诗。

  关于竹枝词的韵脚,年夜量作品沿用平声韵。但也有押仄声韵或平韵仄韵间用的。如苏轼在忠州作的九首竹枝词,有平有仄。如咏屈原:“水滨伐鼓何喧阗,相将扣水求屈原。屈原已死今千载,满船哀唱似昔时”。阗、原、年押平声韵。其咏项羽一首云“横行全国竞何事,弃马乌江马垂涕。项王已死无故人,首入汉庭身委地”。事、涕、地皆为仄声韵。从诗式上看,竹枝词以七言四句为常体,但也有五言四句作为别体。如清袁枚有《西湖小竹枝词》五首,均为五言。其一云:“妾在湖上居,郎往城中宿,三更念郎寒,始见城门恶”。

  (三) 诗风明快,滑稽滑稽。年夜凡竹枝词,非论出自南边或北方,也非论是汉平易近族或少数平易近族,几近都具有这类特点。应当说,这类诗风也是从平易近歌中带进来的。明人颜继祖谓,竹枝词“能以嬉笑代怒骂,以滑稽发兴盛,古人所云善戏谑而不为虐也”(《秣陵竹枝歌》序)。清人杨静亭在《京都杂咏》序中也说:“思竹枝取义,必于嬉笑之语,隐寓针砭,游戏之谈,默存讽谏”。简直如斯。好的竹枝词常常于滑稽中见神韵,于滑稽中隐美刺,于俏逗中见真情。当人们浏览时,直感妙笔生花,经常在滑稽解颐中发人沉思,耐人寻味,竹枝词这类强烈的艺术传染力,赢得历代读者的爱好,并赐与高度评价。

  好比,《清朝竹枝词》有一首写北京六国饭馆的。该饭馆即今北京饭馆前身,清末建造。

  海外珍异费客猜,两洋风味一家开。外朋座上无几多,红顶花翎日日来。

  红顶花翎指清朝仕宦,诗中说这座外国风味的饭馆,珍羞异馔,都叫不出名字。但是外国客人却来得很少,清廷年夜吏们倒每天来。辛辣地嘲讽清廷的败北。

  庚子,义和团事情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清廷年夜吏们纷纭携眷逃出城外,有一首竹枝词写了这类排场:

  健儿拥戴出京都,鹤子梅妻又桔奴。都道相公移家属,本来小事不胡涂。

  年夜事不胡涂改成“小事不胡涂”,就把只顾家掉臂苍生,只想小我安危,不管国度兴亡的清廷仕宦嘴脸,描绘得尽收眼底。

  还有一首借傀儡戏而大骂清朝统治阶层的竹枝词:

  朽木难雕从古说,添些粪土捏成坯。自经高手施丹垭,尽属封侯拜将材。

  这是一首绝妙的嘲讽诗,全然不着一个脏字,却把清朝陈旧迂腐的统治者们骂个利落索性淋漓。竹枝词反应的社会各个层面的糊口,有很多写得极有滑稽。《西湖竹枝词》有一首写男女爱情的:

  又道芙蓉胜妾容,都将妾貌比芙蓉。若何昨日郎颠末,不看芙蓉只看侬!

  诗中以姑娘的口气问本身心爱的人说:“你不是说芙蓉比我标致么,那为何昨天颠末这里时,你只瞧着我而不看芙蓉呢!”芙蓉,即荷花。两个热恋中的恋人相互逗情的心态写得十分真实活泼,极有滑稽。

  《北京清朝竹枝词》有一首写北京致美斋的风味小吃的:

  包得馄饨味胜常,馅融春韭嚼来喷鼻。汤清润吻休嫌淡,咽后方知滋味长。

  把致美斋馄饨之好,写得有滋有味,诙谐俏皮,使人垂涎。

  竹枝词滑稽滑稽的气概,成为它与律、绝体诗的区分标记之一。前人云:“诗意图要精湛,下语要平平”。竹枝词恰是在滑稽滑稽当中,化精湛入平平,到达深切浅出的境地。从而使它独具魅力,成为历代诗人所进修和寻求的方针。所谓竹枝词的“味道”,常常就表现在这里。

  (四)广为记事,以诗存史。诗与史相连系,是我国诗歌的良好传统。竹枝词缘于纪事,举凡风土平易近情、山水形胜、社会百业、时尚风尚、汗青纪变等等皆可入诗。触及到政治、经济、社会、汗青、文化等诸多范畴。可以以为,竹枝词所反应的各个汗青年月的社会糊口层面,不管从广度和深度来讲,都是其他诗体所不克不及对比的。竹枝词使诗词的功能获得了广漠的开辟。同时,也保留了年夜量有价值的第一手资料。

  在这里出格应提到竹枝词一贯有注文的传统。每首诗后加小注,用简明的文字注释诗的内容,既可加深对诗的理解,也是对诗的弥补。汗青学、社会学研究者们,经常发此刻正史里记录简单,或没有记录的,却常常从竹枝词里找到主要史料。那些简明注文与美好的诗歌,彼此印证,彼此呼应,到达相得益彰的境界。

  好比,《清朝北京竹枝词》里有一组《京都纪变百咏》,是那时住在北京的两个外埠人目击义和团进京和八国联军侵犯京城的景象而写出的。《纪变百咏》每首诗后都有注文、文字简练,活泼具体,实为一组庚子京师目击记,成为史料翔实的汗青见证。

  初起山东多义平易近,忽延保定忽天津。俄惊辇下纷纭遍,真似仙人会驾云。

  诗后小注云:“团平易近起于山东,直隶交界的地方,延及保定、天津,本年三月间,流入京师,胁从益众,踪影飘忽,相传有驾云之术”。

  玉府门前年夜纛高,黄巾夹路怒提刀。仙人符箓无凭准,误把京官当二毛。 义和团进京后,据注云,在诸王贝勒府第,设立神坛,门前高建年夜纛,上书“替天行道,奉旨义和团”等字样。有某京官,携眷逃出城,被团众发现,误当二毛子,拥至坛前,烧喷鼻焚表,才得获免。

  才过杨村半日程,一千精锐欧美兵。赴援无计通前路,堕入重围不放行。

  外国捏词义和团反“洋教”,烧上帝堂,派一千精兵从天津登岸欲占北京,行至杨村被义和团包抄不克不及进步,被迫返回天津。

  光辉金碧店悬牌,洋字洋名一概揩。欧墨新书千百种,满投沟井自沉埋。

  义和团在北京一概打消洋名、洋文、洋书。《京都纪变百咏》以诗史相连系,具体记叙了此次事情的全进程,精心雕镌一些主要细节,有日有时,有人有地,写之凿凿,读之欷歔,慨叹不止。

  又如,清末宣统二年(一九一零)四月,长沙呈现枪米风潮。那时因为米价暴涨,苍生齐集巡抚衙门要求平抑粮价,官军开枪,死伤多人,愤慨大众纵火烧了衙门,湖南巡抚逃跑。此次风潮,对濒临危亡的清当局赐与很年夜冲击,第二年辛亥革命,满清当局塌台。近人杨世骥编《辛亥革命前后湖南史事》中收入了那时人写的七十四首竹枝词记其事。此中一首云:

  鸿飞中泽起哀鸣,安抚无言粜不服。苍生只缘官逼乱,新军镇压动枪声。

  诗后注云:“戎行抽枪上刺刀,戮伤数十人,众拆照墙砖块抛掷,岑抚命令开枪。一时哭声震天”。作者愤慨隧道出此次事情是官逼平易近反。

  清末苏曼殊在他的小说《断鸿零雁记》里留下七首《捐官竹枝词》、是揭穿清廷败北吏制的。清末有一种轨制,凡是为赈灾、河工、军需捐钱的都可给官做,谁捐的钱多,谁便可以做年夜官。现实上所捐的银钱都饱入上级仕宦的私囊。若有一首写道:

  工赈捐输价廉价,白银两百得同知。宦海逢我称司马,照壁凭他画年夜狮。

  同知,是知府的辅佐官员,司马是对同知的尊称。得了同知,可在家门外的照壁上画狮子一以做标示。

  《捐官竹枝词》中还有:“廉价此日称不雅察,五百光洋买得来。”“一万白银能报效,灯笼顿时换京卿。”等等。以数字入诗,在纪事竹枝词里常见,有的成为珍贵的科技汗青数据。

参考资料:http://baike.baidu.com/view/143071.htm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