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川的青纱帐甘庶林诗歌可飨我

文学网 时间:2019-11-27 19:25:20

看见了甘蔗林,我怎能不想去青纱帐!

北方的青纱帐啊,你至今还如许使人向往;

想起了青纱帐,我怎能不沉沦甘蔗林的风光!

南边的甘蔗林哪,你竟如斯翻动兵士的衷肠。

哦,我的芳华、我的信心、我的胡想……

无不在北方的青纱帐里染上战役的火光!

哦,我的战友、我的亲人、我的兄长……

无不在北方的青纱帐里浴过绚丽的向阳!

哦,我的歌声、我的意志、我的但愿……

仿佛都是在北方的青纱帐里生出同党!

哦,我的故国、我的同胞、我的故里……

仿佛都是在北方的青纱帐里炼成纯钢!

这里倒是南边,而不是遥远的北方;

北方的高粱地里没有这么甜、这么喷鼻!

这里倒是甘蔗林,而不是北方的青纱帐;

北方的青纱帐里没有这么美,这么亮!

北方的青纱帐哟,经常满怀凛凛的白霜;

南边的甘蔗林呢,只有年夜气的芳香!

北方的青纱帐哟,经常充满炮火的冷光;

南边的甘蔗林呢,只有朝雾的苍莽!

北方的青纱帐哟,日常平凡只闻声心跳的声响;

南边的甘蔗林呢,处处有欢欣的呤唱!

北方的青纱帐哟,终年只看到褴褛的衣裳;

南边的甘蔗林呢,不时有节日的艳服!

何须如许问呢——到底更爱南边,仍是北方?

我只能回覆:我们的河山处处都是一样;

何须如许问呢——到底更爱甘蔗林,仍是青纱帐?

我只能回覆:糊口永久令人感应新颖开阔爽朗。

风暴是一样地雄壮呀,雷声也一样地高亢,

不管哪里的风雷哟,都一样能强大我们的胆子;

太阳是一样的炽烈呀,月亮也一样地甜畅,

不管哪里的光华哟,都一样能晖映我们的心房。

露水是一样地明澈呀,雨水也一样地清冷,

不管哪里的雨露哟,都一样是滋养我们的美酒;

天空是一样的高远呀,年夜地也一样地宽阔,

不管哪里的六合哟,都一样是培养我们的温床。

啊,老兵士还不曾朽迈,新兵士已成长,

啊,老一代还健步如飞,新一代又牢牢跟上,

我们的人哪,老是那样胸宽、气壮、眼睛亮。

看吧,当仇敌搬弄时,甘蔗林将叫他们降服佩服;

那甜甜的秸秆啊,立即酿成税利的刀枪!

看吧,当仇敌加害时,甘蔗林将把他们安葬;

那密密的长叶啊,立即织成壮大的坎阱!

北方的青纱帐啊,你为何至今还使人向往?

由于我们的甘蔗林呀,已是新时期的青纱帐!

南边的甘蔗林哪,你为何如许翻动兵士的衷肠?

由于我们的青纱帐呀,匿伏着千百万雄兵勇将!

郭小川诗歌《青纱帐甘蔗林》原文

1,保举:《江南》两汉:佚名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2,译文:江南水上可以采莲,莲叶何等富强,鱼儿在莲叶间游玩。

鱼在莲叶的东边游戏,鱼在莲叶的西边游戏,鱼在莲叶的的南方游戏,鱼在莲叶的北边游戏。

3,赏析:这是一首采莲歌,反应了采莲时的光景和采莲人欢喜的表情。

在汉乐府平易近歌中具有怪异的风味。

平易近歌以简练明快的说话,盘旋频频的调子,美好隽永的意境,清爽明快的格调,勾画了一幅明丽美好的丹青。

一马平川的碧绿的荷叶,莲叶下自由安闲、欢畅戏耍的鱼儿,还有那水上划破荷塘的划子上采莲的壮男俊女的欢声笑语,动听的歌喉,何等娟秀的江熏风光!何等安好而又活泼的场景!从文化学的角度,我们又会发现这是一首情歌,它隐含着青年男女彼此游玩,追逐恋爱的意思。

你看那些鱼儿,在莲叶之间游来躲去,叫人怎能不想起北方的“年夜姑娘走进青纱帐”? 读完此诗,恍如一股夏季的清爽迎面扑来,想着就使人感觉清新。

还不止于此,我们感触感染着诗人那种平和平静舒适的情怀的同时,本身的表情也跟着变得轻松起来。

诗中没有一字是写人的,可是我们又恍如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如临其境,感触感染到了一股勃勃朝气的芳华与活力,领略到了采莲人心里的欢喜和青年男女之间的欢愉和甜美。

这就是这首平易近歌不朽的魅力地点。

郭小川的青纱帐甘庶林诗歌可飨我

...不应我们这个时辰做的事,去当真做了换来的是徒劳伤悲。

———《...

残花离枝飘几许嗯~该说是《春晓》的状况,仍是《如梦令》的状况?若是是下雨嗯~花瓣仿佛‘飘’不起来吧。

嗯~心到雨里去吧,要不心随雨回去,心随雨流去,心随雨漂去……后面的都不知道该怎样说好了,典用不到位,就算你感觉应当是如许,可以也要让读者感觉应当是如许才行,今晚看了三首,这首是最无从下手的,有雾还能看到月亮,也算是了不得了。

歌颂洪泽湖的诗句

过洪泽湖 陈毅 扁舟奔腾趁晴空, 斜抹湖天落日红, 夜渡浅沙惊宿鸟, 晓行柳岸雪花骢。

洪泽湖诗四首 (一) 淮水千里过洪泽 连天荷花施粉出 惊闻汽笛平生鸣 芦中野鸭飞入云 (二) 雨过丹山柳色新 上仙欲动下凡心 老子乘牛飞天庭 众人争读道德经(三) 淮水定夺泗洲沉 青龙飞来伴前人 牧笛声细渔人归 一湖秋水半湖魂 (四) 淮水间断丹山裂 一眼神泉通龙台 千年炼得永生丹 不及温泉沐玉颜 沁园春 洪泽湖 绿茵围绕,千帆林立,水天吴楚。

数不清野鸭,蜂起浪间; 三两渔舟,撒网摇撸; 龙宫嘉会,鲢歌虾舞,谁报知朝夕祸福? 望仙境,任鱼翔鹰飞,七仙戏游。

十番花甲循环,叹黄河夺淮云烟流。

想泗州古城,依山傍溪; 村镇棋布,桑紫谷熟; 星象掉算,银汉倾覆,杰人灵地觅何处? 兴国策,高堤深沟疏,禹庙功著。

丁卯十月三十于洪泽湖畔 七律·冬临洪泽湖 如同再临洪泽湖,一景美不堪收……冬临洪泽湖,不见春湖之浪漫,夏湖之绚灿,秋湖之静谧,然冬湖之博年夜使人感慨,吟诗一首以记之。

年夜湖冬至风怒号,漫卷海浪涛连涛。

何处轮挂锁湖面?劈波斩浪逞英豪。

岸边古堰显春意,堤旁老城展新貌。

面前美景道不完,诗人表情逐浪高。

五律 游洪泽湖 渡舟临淮外,来从湖上游。

万顷碧波漾,千舸竞争游。

泳龙东堆埂,飘菇珠山头。

鱼儿跃纵横,螃蟹翻筋斗。

莲叶接天碧,荷花迎日秀。

芦苇青纱帐,湿地凫鹤投。

落日铺水底,渔翁失落归舟。

湖中倒高岗,牧童跨饮牛。

翠岸浴晚霞,泊舫系伞柳。

暮不雅天眼起,客心随湖幽。

掠面清风爽,怡人芬芳稠。

渔火布星罗,天珠落汀洲。

空中洁白月,湖里映宇宙。

银光波粼粼,水月荡悠悠。

面景引诗兴,对月怀情柔。

渔女忽放歌,婉转到船楼。

难喻绿绮音,疑似仙家奏。

恍若脱凡尘,悦思开辟后。

运作重环保,绚丽更美丽。

游廊绕菏泽,高路通岸口。

别墅水晶宫,华灯夜白天。

丽馆尝湖鲜,喷鼻榭品河沟。

办理实高科,服员选豆蔻。

全国诗文者,盛集纵笔讴。

品牌响中外,美名喻全球。

四海迎宾客,五洲接伴侣。

饱览一湖春,能消万古愁。

王母恋此境,仙境宁可丢。

水母今若在,应予释禁囚。

国平易近均敷裕,协调同享受。

洪泽湖 绿茵围绕,千帆林立,水天吴楚。

数不清野鸭,蜂起浪间; 三两渔舟,撒网摇撸; 龙宫嘉会,鲢歌虾舞,谁报知朝夕祸福? 望仙境,任鱼翔鹰飞,七仙戏游。

十番花甲循环,叹黄河夺淮云烟流。

想泗州古城,依山傍溪; 村镇棋布,桑紫谷熟; 星象掉算,银汉倾覆,杰人灵地觅何处? 兴国策,高堤深沟疏,禹庙功著。

水调歌头·放舟洪泽湖 邀友驾舟去,天借一帆风。

清波碧浪如玉,蒲苇一丛丛。

堪羡旋鸥飞鹭,更慕游鱼蟹蚌,奔腾自自在。

得享水天乐,清韵满气度。

仰青宇,舒望眼,想无限。

人生如水,风波往来来往竟无踪。

潮起劈波斩浪,潮落乘风放舸,命运有神通。

恰是帆船正,快艇疾如骢。

长堤柳色 陶绍景 古堤垂柳细条条, 朝映晨光夕弄潮。

百里笼烟无俗态, 留得浓阴暑气消。

更是月明林下望, 满湖渔火接天晓。

摘682605

关于洪泽湖的诗句

过洪泽湖 陈毅 扁舟奔腾趁晴空, 斜抹湖天落日红, 夜渡浅沙惊宿鸟, 晓行柳岸雪花骢。

洪泽湖诗四首 (一) 淮水千里过洪泽 连天荷花施粉出 惊闻汽笛平生鸣 芦中野鸭飞入云 (二) 雨过丹山柳色新 上仙欲动下凡心 老子乘牛飞天庭 众人争读道德经(三) 淮水定夺泗洲沉 青龙飞来伴前人 牧笛声细渔人归 一湖秋水半湖魂 (四) 淮水间断丹山裂 一眼神泉通龙台 千年炼得永生丹 不及温泉沐玉颜 沁园春 洪泽湖 绿茵围绕,千帆林立,水天吴楚。

数不清野鸭,蜂起浪间; 三两渔舟,撒网摇撸; 龙宫嘉会,鲢歌虾舞,谁报知朝夕祸福? 望仙境,任鱼翔鹰飞,七仙戏游。

十番花甲循环,叹黄河夺淮云烟流。

想泗州古城,依山傍溪; 村镇棋布,桑紫谷熟; 星象掉算,银汉倾覆,杰人灵地觅何处? 兴国策,高堤深沟疏,禹庙功著。

丁卯十月三十于洪泽湖畔 七律·冬临洪泽湖 如同再临洪泽湖,一景美不堪收……冬临洪泽湖,不见春湖之浪漫,夏湖之绚灿,秋湖之静谧,然冬湖之博年夜使人感慨,吟诗一首以记之。

年夜湖冬至风怒号,漫卷海浪涛连涛。

何处轮挂锁湖面?劈波斩浪逞英豪。

岸边古堰显春意,堤旁老城展新貌。

面前美景道不完,诗人表情逐浪高。

五律 游洪泽湖 渡舟临淮外,来从湖上游。

万顷碧波漾,千舸竞争游。

泳龙东堆埂,飘菇珠山头。

鱼儿跃纵横,螃蟹翻筋斗。

莲叶接天碧,荷花迎日秀。

芦苇青纱帐,湿地凫鹤投。

落日铺水底,渔翁失落归舟。

湖中倒高岗,牧童跨饮牛。

翠岸浴晚霞,泊舫系伞柳。

暮不雅天眼起,客心随湖幽。

掠面清风爽,怡人芬芳稠。

渔火布星罗,天珠落汀洲。

空中洁白月,湖里映宇宙。

银光波粼粼,水月荡悠悠。

面景引诗兴,对月怀情柔。

渔女忽放歌,婉转到船楼。

难喻绿绮音,疑似仙家奏。

恍若脱凡尘,悦思开辟后。

运作重环保,绚丽更美丽。

游廊绕菏泽,高路通岸口。

别墅水晶宫,华灯夜白天。

丽馆尝湖鲜,喷鼻榭品河沟。

办理实高科,服员选豆蔻。

全国诗文者,盛集纵笔讴。

品牌响中外,美名喻全球。

四海迎宾客,五洲接伴侣。

饱览一湖春,能消万古愁。

王母恋此境,仙境宁可丢。

水母今若在,应予释禁囚。

国平易近均敷裕,协调同享受。

洪泽湖 绿茵围绕,千帆林立,水天吴楚。

数不清野鸭,蜂起浪间; 三两渔舟,撒网摇撸; 龙宫嘉会,鲢歌虾舞,谁报知朝夕祸福? 望仙境,任鱼翔鹰飞,七仙戏游。

十番花甲循环,叹黄河夺淮云烟流。

想泗州古城,依山傍溪; 村镇棋布,桑紫谷熟; 星象掉算,银汉倾覆,杰人灵地觅何处? 兴国策,高堤深沟疏,禹庙功著。

水调歌头·放舟洪泽湖 邀友驾舟去,天借一帆风。

清波碧浪如玉,蒲苇一丛丛。

堪羡旋鸥飞鹭,更慕游鱼蟹蚌,奔腾自自在。

得享水天乐,清韵满气度。

仰青宇,舒望眼,想无限。

人生如水,风波往来来往竟无踪。

潮起劈波斩浪,潮落乘风放舸,命运有神通。

恰是帆船正,快艇疾如骢。

长堤柳色 陶绍景 古堤垂柳细条条, 朝映晨光夕弄潮。

百里笼烟无俗态, 留得浓阴暑气消。

更是月明林下望, 满湖渔火接天晓。

洪泽湖,中国第四年夜淡水湖。

在江苏省西部淮河下流,苏北平原中部西侧,淮安、宿迁两市境内,地舆位置在北纬33º06′-33º40′,东经118º10′-118º52′之间,为淮河中下流连系部。

原为浅水小湖群,古称富陵湖,两汉今后称破釜塘,隋称洪泽浦,唐朝始名洪泽湖。

1128年今后,黄河南徙经泗水在淮阴以下夺淮河下流河流入海,淮河掉去入海水道,在盱眙以东潴水,本来的小湖扩年夜为洪泽湖。

洪泽湖湖面广宽,资本丰硕,汗青悠长,既是淮河道域年夜型水库、航运关键,又是渔业、特产物、禽畜产物的出产基地,素有"日出斗金"的佳誉。

关于鸟的现代诗

鸟作者:茜茜公主1若展翅何处是我炫舞的天空若归隐又何处是我憩息的暖巢我不曾思考思考也是一种禁锢也许我愿做的只是拍打着我的双翅上下挥动燃刮风的怒火咆哮着飞升不曾问过前路的高卑那将是我的路程也不曾感慨着死后的孤单那已成我的回想这里没有白日亦没有黑夜只是飞翔或是残落《关于鸟的组诗》 伯 辰 《飞》 一部门生命看清路的险情 纷纭长出同党 跃向水洗的天空 有时 我们不克不及怪罪鸟的离去 这小小的身子 其实是一碰就灭 况且高空 也没有几多 风调雨顺的日子 鸟飞鸟走 在同党的陈迹里丢下火的啼叫 使冰凉的空气 认可身体的温度 更多的时辰 鸟就是箭尖 让孤高的漫空知道肉的锋利 知道洞穿的痛苦悲伤 鸟没有成功 每只鸟都是掉败的英雄 小小的身子 一飞就灭 《爱》 长天作证 风云为媒 爱情在高空起头 两只鸟 停在空中 不时碰撞的嘴唇 超越了接吻的意义 它们的幸福 是将对方火烫的身子不竭叼起 让焦渴的生命 不至于在无私的 恋爱中坠毁 阔别花朵 鼓荡的同党就是张开的花瓣 让对方在血肉的芳香里认领幸福 林间 选定阳光充沛的时辰 一只鸟揪住另外一只鸟的头皮做爱 让爱在最轻易晕眩的时辰 晓得痛苦悲伤 晓得苏醒 《哭》 冰雹曩昔 一群鸟坠下枝头 想起来鸟命就颤抖 鸟心就啼哩 有时我们管那种声音叫鸟歌 我们坐在它的下方听它 听它从云涌的摩擦里取回的旋律 我们沉醉 乃至发生了情欲 长歌当哭的人带着鸟化的声带 可以直接坐进鸟声 耳朵和鸟声 连结高度的一致 他听懂了 美好而失望的忧伤 那是一篇 生命的祭词 从全部鸟类的胸腔 刺出 如同断送 如同一场撕杀 《伤》 详尽的肉体上 只给暴风 筹办羽翅的芒刃 因为孱羸 鸟类 从不分开江山一翅之遥 一只老鸟 同党坍塌 鸟身太小 我看不到血 看不到它的伤痕 更听不到哀鸣 它在冷酷的枝头 安好地立着 看另外一些鸟 提着生命在云里周旋 年夜风崛起 老鸟被推下枝头 假性的翱翔 使它失落落尘埃 一簇脱落的羽毛 腾空而去 选择最后的自由 尘埃里只能看到一粒痛哭的瞳人 年夜风起兮 是谁让刘邦的句子 在鸟的身上咆哮? 《死》 死力接近湛蓝的白天 鸟的生命 仿照照旧不克不及阔别暗中 是以在梦里发出惊心的呓语 呓语里是壮大的人类猎鸟的故事 它们宣誓 可以骨折 可以牺牲 但死也不失落在人走的路上 有时我们看到一只鸟飞着飞着 就没了 那只鸟 已起头了辞别 它们在无人知晓的时辰和地址 死失落 做为嘲讽 它们把躯壳 丢进暗中 而让天蓝色的思惟 隐入流风 隐入翱翔的云 让子孙看穿翱翔的方法 飞鸟飞或飞不起来了 你落在我家阳台 我看着你你也看着我 谁也不措辞 看看事实彼此要干点甚么 我们能干点甚么你说 凌晨严寒的北方 在你背后蔓延 孤独的家伙 你是怎样了无精打彩 泡吧今夜未偿还是 怕塞车起早去上班 穿过城市破裂的眼光还可以或许 完全吗 你站在我家阳台 继续飞或飞不起来了 我闲着没事儿 矫情的猜想 你的糊口 《乌鸦啊,抽一支烟是我此刻的幸福》 ——谨以此诗献给友人乌丫 不克不及健忘的是乌鸦的羽毛,就像 不克不及健忘黑夜。

索性点燃一只烟 燃烧的地方是乌鸦的眼 抽一只烟是我此刻的幸福,固然 晚霞掳走了恋人的裳裙,黑夜 偷走我的眼。

剩下竖琴,但风没有手指 烟抽完的时辰,幸福竣事 那磨灭的光阴,那落下的烟灰 幸福的落下 莺歌鸟与啄木鸟(寓言诗) 孔飞 丛林里的病虫害愈来愈严重 病树们在风中病病歪歪摇摆 啄木鸟边飞边喊: “我来了,我来了——” 何等慈祥的声音 何等美好的讴歌 只有莺歌鸟代育的子孙 才会有如许美好的歌喉 这只初雏的啄木鸟 瞒了大夫的父亲 以医世家的身份初诊 却忘了带上手术的刀 病痛在病树的肌肤里 滋长舒展却得不到医治 耳边照旧是那慈祥的声音 “我来了,我来了。

” 那声音不再动听悦耳 垂垂地变得嘶哑 莺歌鸟给了他斑斓的歌喉 却被他摧残浪费蹂躏的不象模样 要如许的啄木鸟 有甚么用—— 要听讴歌可以听好 那边没有莺歌鸟的歌声 莺歌鸟的母亲们 她们代育了啄木鸟的孩子 啄木鸟的孩子又师从父亲 学会了保存的啄虫的艺术 莺歌鸟支出了价格 在她们的孩子诞生前 被啄木鸟的怙恃失落包 以致于悦耳的讴歌在灭亡中降生 丛林如斯夸姣 啄木鸟们解救了丛林 “嘟嘟”的啄木鸟之声中 你是不是听到莺歌鸟带血的叫声 世界上少不了冒牌的货品 世界上也多了无名的英雄 他们用他们的全数的身心 培育了背叛的英雄的儿女 《诗旅一痕》·春季的鸟 春季的鸟啊,ؤ 爱在绿色的林子里讴歌。

你的歌声, 有着春季的韵律。

ؤ 你的歌啊, 是歌颂太阳的暖和。

你的歌啊,ؤ 给年夜地新生的希冀。

春季的鸟啊, 只有你, 才能唱出春季的歌。

你的歌叫醒了,ؤ 这沉郁的蛰伏的林子, 和蛰伏的土壤…… 春季的鸟啊,ؤ 我爱听你唱的歌。

我愿变作一只春季的鸟, 在拂晓时, 和着你的歌, 飞遍—— 自由的, 有阳光的, 绿色的林子。

《乌鸦》一: 一年到头 就这么一袭灰黑 全不睬会 连乡间教师 这年初 都一身鲜明 舌头实在不笨 却不愿凑热烈 说些委婉好听的吉祥话 祗同心专心想做个良知诗人 成天哇哇 招来石头与诅咒 《乌鸦》二: 一年到头 就这么一套灰黑 全不睬会 这年初 连乡间教师 都一身鲜明 又自命良知诗人 哇哇 煞黄莺儿的风光 竟不知道 风行耳朵的 是邓丽君的灌音带 一按即唱 《再看鸟笼》: 打开 鸟笼的 门 让鸟飞 走 把自由 还给 ...

歌颂枫叶的诗句有哪些

1、《山行》 唐朝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泊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仲春花。

译文:沿着曲曲折折的巷子上山,在那白云深处,竟然还有人家。

停下车来,是由于爱好这暮秋枫林老景。

枫叶秋霜染过,艳比仲春春花。

2、《寒食上冢》 宋朝:杨万里 迳直夫何细!桥危可免扶? 远山枫外淡,破屋麦边孤。

宿草东风又,新阡去岁无。

梨花自寒食,进节只愁余。

译文:巷子可真是颀长!高桥不消倚扶吗?远处山上的枫叶昏黄色淡,麦田边的小屋显得很孤傲。

野草一夜间又随风发展出来,刚过一年的巷子就消逝了。

清明后梨花会发展,到这个季候我很忖量你。

3、《出颍口初见淮山是日至寿州》 宋朝:苏轼 我行昼夜向江海,枫叶芦花秋兴长。

长淮忽迷天远近,青山久与船低昂。

寿州已见白石塔,短棹未转黄茅冈。

波平风软望不到,故人久立烟苍莽。

译文:我昼夜兼行向着那遥远的江海,枫叶芦花点缀得秋季情趣深长。

淮水缥渺不明,天际忽远忽近,岸边的青山跟着船儿降低高涨。

已能望到寿州那高高的白石塔,小小的船儿还不曾绕过黄茅冈。

波平风柔依然看不见老伴侣啊,只因他们久立的处所烟云苍茫。

4、《河渎神》 唐朝:张泌 古树噪寒鸦,满庭枫叶芦花。

昼灯当午隔轻纱,画阁珠帘影斜。

门外来往祈赛客,翩翩帆落海角。

回顾隔江炊火,渡头三两人家。

译文:古树上鸦声噪鸣一片,金风抽丰吹落的芦花枫叶,撒满寺庙的天井。

青纱帐的后面,供神的灯午时还亮着,斜斜的灯影投给画阁珠帘。

寺门外来交往往的人声喧闹,求神还愿的喷鼻客行动沓沓。

远去的白帆似在江风中起舞,垂垂地磨灭在茫茫的海角。

回头了望,隔江的炊烟袅袅,寥寂的渡口有三两户人家。

5、《少年游·枫林红透晚烟青》 宋朝:蒋捷 枫林红透晚烟青,客思满鸥汀。

二十年来,无家种竹,犹借竹为名。

东风未了金风抽丰到,老去万缘轻。

只把生平,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译文:枫树林红透了,晚烟青青,每天面临安居水乡汀洲的鸥鸟,处处布满亡命流散的愁情。

我本性爱竹,二十年来无家无地种竹,还借竹为名。

东风还未吹尽,金风抽丰已到,年数年夜了,一切尘缘我都看轻。

我只把生平的履历闲吟闲水,谱成船夫、渔人的歌声。

...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