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红酥手的诗词

文学网 时间:2020-11-20 18:28:21

谁知道,陆游的情诗?如同有红酥手、黄藤酒甚么的?全诗?

陆游也奉母命另娶,彼此之间也就音讯全无了。

几年之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四周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 钗头凤是词牌,这是一首词。

陆游的原配夫人是同郡唐氏士族的一个年夜家闺秀,他们一对情投意以及的恩爱伉俪。

可是陆游的母亲很讨厌儿媳,错,唐氏再醮同郡宗室后辈赵士程,莫,错;春风恶! 春如旧,欢情薄,莫。

泪痕红浥鲛绡透,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黄縢酒,闲池阁,强逼陆游休弃唐氏。

二人被迫分手,莫。

唐氏放置酒肴,聊表对陆游的安抚之情,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满城春色宫墙柳《钗头凤》陆游红酥手;桃花落,错,遂乘醉吟赋这首词,信笔题于园壁之上,人空瘦。

陆游见人感事,心中感到很深...

古代的诗词,有关曲终人散的。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陆游《钗头凤》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衰退,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唐琬《钗头凤》 离合苦匆匆,此恨无限。

——欧阳修《浪淘沙》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钱起《湘灵鼓瑟》 万种奢华原是幻,未尝造孽,何是风骚! 曲终人散有谁留?为甚营求,只爱蝇头! 一番遭遇多少愁?点水根由,泉涌难酬。

——曹雪芹《红楼梦》 离合分袂 看不透这尘世滔滔; 阴晴圆缺 数不尽那岁月悠悠。

谁知道“红酥手,黄藤酒”是哪首诗词里的句子

《钗头凤·红酥手》南宋·陆游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春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红酥手》是南宋诗人、词人陆游的词作品。

此词描述了词人与原配唐氏(一说为唐婉)的恋爱惨剧。

全词记叙了词人与唐氏被迫分隔后,在禹迹寺南沈园的一次偶尔相遇的情形,表达了他们眷恋之深以及相思之切,抒发了作者怨尤愁苦而又难以言状的凄楚痴情,是一首别出心裁、催人泪下的作品。

作品译文:红润酥腻的手里,捧着盛上黄縢酒的杯子。

满城泛动着春季的景致,你却早已经像宫墙中的绿柳那般遥不成及。

东风何等可恶,欢情被吹患上那样淡薄。

满杯酒像是一杯哀愁的情感,离别几年来的糊口十分萧索。

错,错,错!标致的春光仍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地瘦弱。

泪水洗尽脸上的胭脂红,又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

满春的桃花凋谢在沉寂空阔的水池楼阁上。

永远相爱的誓言还在,但是锦文手札再也难以交付。

莫,莫,莫!...

关于"柳"的诗句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春风御柳斜。

(韩 《寒食》)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陆游《游山西村》)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志南《绝句》)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王维《送元二使安西》)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杜甫《绝句》) 羌笛何必怨杨柳,东风不度玉门关。

(王之涣《凉州词》) 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江上唱歌声。

(刘禹锡《竹枝词》)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陆游《钗头凤》) 最是一年春益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韩愈《初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二首》)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李白《春夜洛》) 今宵酒醒那边,杨柳岸、晨风残月。

(柳永《雨霖铃》)...

李清照的诗词此中最、红酥手、黄腾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那首词全名叫...

酒与诗词——唐代 夜别韦司士(高适) 高馆张灯酒复清,夜钟残月雁有声。

只言啼鸟堪求侣,无那东风欲送行。

黄河曲里沙为岸,白马津边柳向城。

莫怨异乡暂别故,知君处处有奉承。

春日忆李白(杜甫)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清爽庾开府,飘逸鲍从军。

渭北春季树,江东日暮云。

什么时候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凉州词(王翰) 葡萄琼浆夜光杯,欲饮琵琶立刻催。

醉卧疆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问刘十九(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泊秦淮(杜牧) 烟拢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留卢秦卿(韩愈) 知有前期在,难分此夜中。

无将故交酒,不及石尤风。

客中作(李白) 兰陵琼浆郁金香,玉碗盛来瑚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那边是异乡。

送元二使安西(王维)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清清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端人。

龙池(李商隐) 龙池赐酒敞云屏, 羯鼓声高众乐停。

夜半宴归宫漏水, 薛王沉浸寿王醒。

自谴(罗隐) 患上即高歌失即休, 多愁多恨亦悠悠。

目前有酒目前醉, 嫡愁来嫡愁。

酒与诗词——宋代 无题(晏殊) 油壁香车再也不逢, 峡云无迹任西东。

梨花院落溶溶月, 柳絮水池淡淡风。

几日寂廖伤酒后, 一番萧瑟禁酒中。

鱼书欲寄何由达, 水远山利益处同。

郊行即事(程颢) 芳原绿野恣行时, 春入遥山碧四围。

兴逐乱红穿柳巷, 困临流水坐苔矶。

莫辞盏酒十分劝, 只恐风花一片飞。

况是清明晴天气, 无妨游衍莫忘归。

野色(范仲淹) 非烟亦非雾,幂幂映楼台。

白鸟忽点破,斜阳还照开。

肯随芬芳歇,疑逐远帆来。

谁会猴子意,登高醉始回。

正月末雪中有作(吕本中) 柳着河冰雪着船, 小桃应误取春怜。

床头有酒须君醉, 又废蒲团一晚上禅。

北郭(文同) 绕树垂萝荫曲岸, 暖烟深处乱禽啼。

何人来此共携酒, 惋惜拒霜花一溪。

饮湖上初晴后雨(苏轼) 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中秋(戴复旧) 把酒冰壶接胜游, 本年喜不负中秋。

故交心是中秋月, 肯为狂夫照白头。

春游(王令) 春城后代纵春游, 醉倚层台笑上楼。

满眼落花几多意, 如何无个解春愁。

梦中作(欧阳修) 夜凉吹笛千山月, 路暗迷人百莳花。

棋罢不知人换世, 酒阑无奈客思家。

西村(王令) 远近皆僧剂, 西村八九家。

患上鱼无卖处, 沽酒入芦花。

中秋(戴复旧) 把酒冰壶接胜游, 本年喜不负中秋。

故交心是中秋月, 肯为狂夫照白头。

一、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唐-杜牧《泊秦淮》 二、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气候旧亭台,斜阳西下几时回。

北宋-晏殊《浣溪沙》 三、莫笑田舍腊酒浑,康年留客足鸡豚。

南宋-陆游《游山西村》 四、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端人。

唐-王维《送元二使安西》 五、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何故解忧,惟有狂药。

魏晋-曹操《短歌行》 六、本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力。

唐-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七、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北宋-苏轼《水调歌头》 八、借问酒家那边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唐-杜牧《清明》 九、葡萄琼浆夜光杯,欲饮琵琶立刻催。

醉卧疆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唐-王翰《凉州曲》 十、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唐-孟浩然《过故交庄》 十一、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唐-李白《行路难》 十二、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

北宋-范仲淹《渔家傲》 1三、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唐-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1四、常记溪亭日暮,沉浸不知归路。

北宋-李清照《如梦令》 1五、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北宋-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 1六、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辛弃疾) 1七、东篱把酒黄昏后,有幽香盈袖。

北宋-李清照《醉花阴》 1八、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唐-杜牧《江南春绝句 》 1九、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北宋-苏轼《浣溪沙》 20、白天放歌须纵酒,芳华作伴好回籍。

唐-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2一、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北宋-范仲淹《苏幕遮 》 2二、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

唐-王维《汉江临眺》 2三、鹘程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唐-李白《宣州谢朓北楼饯别校书叔云》 2四、抽刀断水水更流,碰杯消愁愁更愁。

唐-李白《宣州谢朓北楼饯别校书叔云》 2五、兰陵琼浆郁金香,玉碗盛来虎魄光。

唐-李白《客中行》 2六、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北宋-柳永《蝶恋花》 2七、对酒当歌沉思着,月户星窗,几多旧期约。

北宋-晏几道《醉崎岖潦倒》 2八、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碰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唐-李白《月下独酌》 2九、艰巨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怀。

唐-杜甫《登高》 30、今宵酒醒那边,杨柳岸、晨风残月。

北宋-柳永《雨霖铃》

“红酥手,黄藤酒”出自哪首诗?

陆游是南宋时期闻名的爱国诗人。

他诞生于越州山阳一个殷实的书香之家,年少时期,正值金人南侵,常随家人四处避祸。

这时候,他舅父唐诚一家与陆家来往甚多。

唐诚有一女儿,名唤唐婉,字蕙仙,自幼娴静灵秀,不善言语却善解人意。

与春秋相仿的陆游情义十分相投,两人两小无猜,耳鬓厮磨,虽在兵荒马乱之中,两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依然相伴渡过一段纯粹无暇的夸姣韶光。

跟着春秋的增加,一种萦绕心地的情素在两人心中垂垂繁殖了。

芳华韶华的陆游与唐婉都长于诗词,他们常借诗词倾吐衷肠,花前月下,二人吟诗尴尬刁难,相互唱以及,丽影成双,宛如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端倪中洋溢着幸福调和。

两家怙恃以及众亲友老友,也都认为他们是神工鬼斧的一对,因而陆家就以一只精彩无比的祖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姻事。

成年后,一晚上洞房花烛,唐婉便成为了陆家的媳妇。

今后,陆游、唐婉更是鱼水欢谐、情爱弥深,沉浸于两小我的六合中,不知今夕何夕,把甚么科举课业、功名利碌、乃至家人至亲都暂时抛置于九霄云外。

陆游此时已经经荫补登仕郎,但这只是进仕为官的第一步,紧接着还要赴临安加入“锁厅试”和礼部会试。

新婚燕尔的陆游流连于和顺乡里,基本无暇顾及应试作业。

陆游的母亲唐氏是一名威严而专横的女性。

她同心专心巴望儿子陆游金榜落款,及第进官,以便光耀门庭。

目击眼下的状态,她年夜为不满,几回以姑姑的身份、更以婆婆的态度对唐婉年夜加申斥,责令她以丈夫的科举出路为重,稀薄后代之情。

但陆、唐二情面意缱绻,无以复顾,环境始终未见显著的改善。

陆母因之对儿媳年夜起反感,认为唐婉其实是唐家的扫帚星,将把儿子的出息迟误贻尽。

因而她来到郊野无量庵,请庵中尼姑妙由于儿、媳卜算运气。

妙因一番掐算后,煞有介事地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人命难保。

”陆母闻言,吓患上六神无主,急匆匆赶回家,叫来陆游,强令他道:“速修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不然老身与之同尽。

”这一句,无疑好天忽起惊雷,震患上陆游不知以是。

待陆母将唐婉的种种不是历数一遍,陆游心中悲如刀绞,夙来孝敬的他,面临立场坚决的母亲,除了了暗自哭泣,别无他法。

迫于母命难背,陆游只患上答理把唐婉送归外家。

这类情景在今天看来彷佛不合常理,两小我的豪情岂容别人干与。

但在崇尚孝道的中国古代社会,母命就是诏书,为人子的患上不从。

就如许,一双情义深切的鸳鸯,即将被无由的孝道、世俗功以及虚玄的运气八字活活拆散。

陆游与唐婉藕断丝连,不忍就此一去,相聚无缘,因而暗暗另筑别院安顿唐婉,陆游一有机遇就前往与唐婉鸳梦重续、燕好如初。

无奈纸总包不住火,夺目的陆母很快就发觉了此事。

严令二人隔离交往,并为陆游再娶一名温顺天职的王氏女为妻,完全堵截了陆、唐之间的悠悠情丝。

无奈之下,陆游只患上整理起满腔的幽怨,在母亲的督教下,重理科举课业,笃志苦读了三年,在二十七岁那年只身脱离了故里山阴,前去临安加入“锁厅试”。

在临安,陆游以他扎实的经学功底以及才能横溢的文思赢得了考官陆阜的欣赏,被荐为俊?[。

同科试获取第二名的刚好是当朝宰相秦桧的孙子秦埙。

秦桧深感脸上无光,因而在第二年春季的礼部会试时,硬是托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了。

使患上陆游的宦途在一起头就蒙受了风雨。

礼部会试败北,陆游回抵家乡,家乡风光照旧,人面已经新。

睹物思人,心中倍感苍凉。

为了排解愁绪,陆游不时独自倘祥在青山绿水之中,或者者枯坐野寺探幽访古;或者者收支酒坊把酒吟诗;或者者浪迹市井狂歌高哭。

就如许过着悠游放肆放任的糊口。

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晌午,陆游随便安步到禹迹寺的沈园。

沈园是一个结构典雅的园林花圃,园内花木扶疏,石山耸翠,曲径通幽,是本地人游春赏花的一个好去向。

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款步走来一名绵衣女子,低首信步的陆游猛一仰面,竟是远离数年的前妻唐婉。

在那一刹间,韶光与眼光都凝集了,两人的眼光胶着在一块儿,都感受患上恍忽渺茫,不知是梦是真,眼帘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

此时的唐婉,已经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煊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念书人,他对曾经经蒙受情绪波折的唐婉,浮现出真挚的同情与体谅。

使唐婉饱遭到创伤的心灵已经垂垂平复,而且起头萌发新的豪情苗芽。

这时候与陆游的萍水相逢,无疑将唐婉已经经封锁的心灵从新打开,内里积贮已经久的旧日柔情、千般冤屈一会儿奔泄出来,荏弱的唐婉对这类感受几近无力经受。

而陆游,几年来尽管借苦读以及诗酒强抑着对唐婉的忖量,但在这一刻,那埋在心里深处的旧日情思不禁患上涌出。

四目相对于,千般心事、万般情怀,殊不知从何提及。

此次唐婉是与良人赵士程相偕游赏沈园的,何处赵士程正等她进食。

在好一阵恍忽以后,已经为别人之妻的唐婉终究提起繁重的脚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以后走远了,只留下了陆游在花丛中怔怔发愣。

以及风袭来,吹醒了沉在旧梦中的陆游,他不禁地循着唐婉的身影追寻而去,来到水池边柳丛下,遥见唐婉与赵士程正在池中水榭长进食。

隐约瞥见唐婉低首蹙眉,有心无意地伸出玉手红袖,...

求陆游关于沈园的诗词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春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情面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晨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衰退,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 陆游是南宋时期闻名的爱国诗人。

他诞生于越州山阳一个殷实的书香之家,年少时期,正值金人南侵,常随家人四处避祸。

这时候,他舅父唐诚一家与陆家来往甚多。

唐诚有一女儿,名唤唐婉,字蕙仙,自幼娴静灵秀,不善言语却善解人意。

与春秋相仿的陆游情义十分相投,两人两小无猜,耳鬓厮磨,虽在兵荒马乱之中,两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依然相伴渡过一段纯粹无暇的夸姣韶光。

跟着春秋的增加,一种萦绕心地的情素在两人心中垂垂繁殖了。

芳华韶华的陆游与唐婉都长于诗词,他们常借诗词倾吐衷肠,花前月下,二人吟诗尴尬刁难,相互唱以及,丽影成双,宛如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端倪中洋溢着幸福调和。

两家怙恃以及众亲友老友,也都认为他们是神工鬼斧的一对,因而陆家就以一只精彩无比的祖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姻事。

成年后,一晚上洞房花烛,唐婉便成为了陆家的媳妇。

今后,陆游、唐婉更是鱼水欢谐、情爱弥深,沉浸于两小我的六合中,不知今夕何夕,把甚么科举课业、功名利碌、乃至家人至亲都暂时抛置于九霄云外。

陆游此时已经经荫补登仕郎,但这只是进仕为官的第一步,紧接着还要赴临安加入“锁厅试”和礼部会试。

新婚燕尔的陆游流连于和顺乡里,基本无暇顾及应试作业。

陆游的母亲唐氏是一名威严而专横的女性。

她同心专心巴望儿子陆游金榜落款,及第进官,以便光耀门庭。

目击眼下的状态,她年夜为不满,几回以姑姑的身份、更以婆婆的态度对唐婉年夜加申斥,责令她以丈夫的科举出路为重,稀薄后代之情。

但陆、唐二情面意缱绻,无以复顾,环境始终未见显著的改善。

陆母因之对儿媳年夜起反感,认为唐婉其实是唐家的扫帚星,将把儿子的出息迟误贻尽。

因而她来到郊野无量庵,请庵中尼姑妙由于儿、媳卜算运气。

妙因一番掐算后,煞有介事地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人命难保。

”陆母闻言,吓患上六神无主,急匆匆赶回家,叫来陆游,强令他道:“速修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不然老身与之同尽。

”这一句,无疑好天忽起惊雷,震患上陆游不知以是。

待陆母将唐婉的种种不是历数一遍,陆游心中悲如刀绞,夙来孝敬的他,面临立场坚决的母亲,除了了暗自哭泣,别无他法。

迫于母命难背,陆游只患上答理把唐婉送归外家。

这类情景在今天看来彷佛不合常理,两小我的豪情岂容别人干与。

但在崇尚孝道的中国古代社会,母命就是诏书,为人子的患上不从。

就如许,一双情义深切的鸳鸯,即将被无由的孝道、世俗功以及虚玄的运气八字活活拆散。

陆游与唐婉藕断丝连,不忍就此一去,相聚无缘,因而暗暗另筑别院安顿唐婉,陆游一有机遇就前往与唐婉鸳梦重续、燕好如初。

无奈纸总包不住火,夺目的陆母很快就发觉了此事。

严令二人隔离交往,并为陆游再娶一名温顺天职的王氏女为妻,完全堵截了陆、唐之间的悠悠情丝。

无奈之下,陆游只患上整理起满腔的幽怨,在母亲的督教下,重理科举课业,笃志苦读了三年,在二十七岁那年只身脱离了故里山阴,前去临安加入“锁厅试”。

在临安,陆游以他扎实的经学功底以及才能横溢的文思赢得了考官陆阜的欣赏,被荐为俊?[。

同科 试获取第二名的刚好是当朝宰相秦桧的孙子秦埙。

秦桧深感脸上无光,因而在第二年春季的礼部会试时,硬是托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了。

使患上陆游的宦途在一起头就蒙受了风雨。

礼部会试败北,陆游回抵家乡,家乡风光照旧,人面已经新。

睹物思人,心中倍感苍凉。

为了排解愁绪,陆游不时独自倘祥在青山绿水之中,或者者枯坐野寺探幽访古;或者者收支酒坊把酒吟诗;或者者浪迹市井狂歌高哭。

就如许过着悠游放肆放任的糊口。

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晌午,陆游随便安步到禹迹寺的沈园。

沈园是一个结构典雅的园林花圃,园内花木扶疏,石山耸翠,曲径通幽,是本地人游春赏花的一个好去向。

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款步走来一名绵衣女子,低首信步的陆游猛一仰面,竟是远离数年的前妻唐婉。

在那一刹间,韶光与眼光都凝集了,两人的眼光胶着在一块儿,都感受患上恍忽渺茫,不知是梦是真,眼帘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

此时的唐婉,已经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煊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念书人,他对曾经经蒙受情绪波折的唐婉,浮现出真挚的同情与体谅。

使唐婉饱遭到创伤的心灵已经垂垂平复,而且起头萌发新的豪情苗芽。

这时候与陆游的萍水相逢,无疑将唐婉已经经封锁的心灵从新打开,内里积贮已经久的旧日柔情、千般冤屈一会儿奔泄出来,荏弱的唐婉对这类感受几近无力经受。

而陆游,几年来尽管借苦读以及诗酒强抑着对唐婉的忖量,但在这一刻,那埋在心里深处的旧日情思不禁患上涌出。

四...

关于“相思”的诗词!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王维《相思》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患上人蕉萃。

自古多情伤人心,怎奈伤心难自拔。

桃花开尽飞成泪,不见相思空见花。

红酥手,黄藤酒,满园春色宫墙柳......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远期终不归,节华坐将变,谁将久离别,异乡且异县,浮云蔽重山,相望不成见。

十年存亡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苍凉.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回籍,小纤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患上年年肠短处,明月夜,短松岗....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