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行行重行行》翻译

文学网 时间:2019-03-25 14:54:50

翻译:

你走啊走啊总是不断的走,就如许活生生分隔了你我。从此你我之间相距万万里,我在天这头你就在天那头。路途那样艰险又那样遥远,要碰头可知道是甚么时辰?

北马南来依然迷恋着冬风,南鸟北飞筑巢还在南枝头。彼此分手的时候越长越久,衣服更加广大人更加瘦削。飘零游云遮住了太阳,异乡的游子不想回还。只由于想你使我都变老了,又是一年很快地到了年关。还有很多心里话都不说了,只愿你多珍重切莫受饥寒。

原文:

行行重行行

【作者】佚名 【朝代】汉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分袂。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晤安可知。

胡马依冬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天,游子掉臂反。

思君使人老,岁月忽已晚。

搁置勿复道,尽力加餐饭。

此诗首句五字,连叠四个“行”字,仅以一“重”字绾结。“行行”言其远,“重行行”言其极远,兼有长远之意,翻进一层,不但指空间,也指时候。

因而,复沓的音调,缓慢的节拍,怠倦的程序,给人以繁重的压制感,疾苦伤感的空气,当即覆盖全诗。“与君生分袂”,这是思妇“送君南浦,伤如之何”的回想,更是相思之情再也压制不住发出的直白的呼叫招呼。诗中的“君”,当指女主人公的丈夫,即远行未归的游子。

与君一别,消息茫然:“相去万余里”。相隔万里,思妇以君行处为海角;游子离家万里,以故里与思妇为海角,所谓“各在天一涯”也。

“道路阻且长”承上句而来,“阻”承“天一涯”,指路途曲折盘曲;“长”承“万余里”,指路途遥远,关山迢递。是以,“会晤安可知”!那时战争频繁,社会骚乱,加上交通未便,生离如同死别,固然也就相见无期。

扩大资料:

创作布景

这是反应思妇离愁别恨的诗,是《古诗十九首》之一。关于《古诗十九首》的时期布景有多种说法。宇文所安以为中国初期诗歌是一个复制系统,找不到“古诗”早于建安期间简直凿证据。

木斋提出《古诗十九首》及建安诗歌的主要构成年夜部门诗作是曹植之作。李善注《昭明文选·杂诗上》题下注曾释之甚明:“并云古诗,盖不知作者。”

并以为作于东汉期间,这也是二十世纪以来的主流不雅点。今人一般以为它其实不是一时一人之作,它所发生的年月该当在东汉献帝建安之前的几十年间。至于《行行重行行》的具体创作时候,难以考据。

参考资料来历:百度百科—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这首诗歌的益处和写作手法

这是一首在东汉末年动荡岁月中的相思乱离之歌。

虽然在传播进程中掉去了作者的名字,但“情真、景真、事真、意真”(陈绎《谱》),读之令人悲感无故,频频低回,为女主人公竭诚疾苦的恋爱呼喊所打动。

首句五字,连叠四个“行”字,仅以一“重”字绾结。

“行行”言其远,“重行行”极言其远,兼有长远之意,翻进一层,不但指空间,也指时候。

因而,复沓的音调,缓慢的节拍,怠倦的程序,给人以繁重的压制感,疾苦伤感的空气,当即覆盖全诗。

“与君生分袂”,这是思妇“送君南浦,伤如之何”的回想,更是相思之情再也压制不住发出的直白的呼叫招呼。

诗中的“君”,当指女主人公的丈夫,即远行未归的游子。

与君一别,消息茫然:“相去万余里”。

相隔万里,思妇以君行处为海角;游子离家万里,以故里与思妇为海角,所谓“各在天一涯”也。

“道路阻且长”承上句而来,“阻”承“天一涯”,指路途曲折盘曲;“长”承“万余里”,指路途遥远,关山迢递。

是以,“会晤安可知”!那时战争频繁,社会骚乱,加上交通未便,生离如同死别,固然也就相见无期。

但是,分袂愈久,会晤愈难。

诗人在极端忖量中睁开了丰硕的联想:凡物都有眷恋乡土的赋性:“胡马依冬风,越鸟巢南枝。

”飞禽走兽尚且如斯,况且人。

这两句用比兴手法,突如其来,结果远比直说更强烈动人。

概况上喻远行正人,申明物另有情,人岂无思的事理,同时兼暗喻思妇对远行正人深婉的爱情和强烈热闹的相思:胡马在冬风中嘶鸣了,越鸟执政南的枝头上筑巢了,游子啊,你还不归来啊!“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思妇说:自别后,我容颜蕉萃,首如飞蓬,自别后,我日渐瘦削,衣带宽松,游子啊,你还不归来啊!恰是这类心灵上无声的呼喊,才超出千百年,博得了人们的绝代同情和深深的惋叹。

若是稍稍寄望,至此,诗中已呈现了两次“相去”。

第一次与“万余里”组合,指两地相距之远;第二次与“日已远”组合,指夫妻分袂时候之长。

相隔万里,日复一日,是健忘了当初旦旦誓约,仍是为异乡女子所利诱,正如浮云遮住了白天,使洁白的心灵蒙上了一片云翳。

“浮云蔽白天,游子掉臂反”,这使女主人公突然堕入深深的苦痛和彷惶当中。

诗人经由过程由忖量引发的猜想疑虑心理“反言之”,思妇的相思之情才愈显刻骨,愈显深婉、涵蓄,意味不尽。

猜想、思疑,固然毫无成果;极端相思,只能使形销骨立。

这就是“思君使人老,岁月忽已晚。

”“老”,并不是实指春秋,而指瘦削的体貌和哀伤的表情,是说心身蕉萃,有似朽迈罢了。

“晚”,指行人未归,岁月已晚,表白年龄忽代谢,相思又一年,暗喻女主人公芳华易逝,坐愁朱颜老的迟暮之感。

坐愁相思了无益,与其蕉萃自弃,不如尽力加餐,珍重身体,留得芳华容光,以待明天将来相会。

故诗最后说:“搁置勿复道,尽力加餐饭。

至此,诗人以等候和聊以自慰的口气,竣事了她相思离乱的讴歌。

诗中浑厚清爽的平易近歌气概,内涵节拍上堆叠频频的情势,统一相思分袂用或显、或寓、或直、或曲、或托物比兴的方式层层深切,“若秀才对伴侣说家常话”式纯真美好的说话,恰是这首诗具有永久艺术魅力的地点。

而首叙初别之情——次叙路远会难——再叙相思之苦——末以快慰等候作结。

聚散奇正,现转换转变之妙。

不迫不露、句意平远的艺术气概,表示出东方女性热恋相思的心理特点。

赏析“”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分袂”

写拜别之痛。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分袂。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这四句写思妇倾吐苦役酿成的亲人世生离死别之痛。

“行行”傍边加了一个“重”字,是说行之不止,一向不断地走动。

这句话很泛泛,(走啊,走啊,仍是走啊,走啊)这句是思妇揣想服役的亲人,被迫远去,在遥远漫长的路上,日复一日,走了又走,无休无止,不由自立。

“行行重行行”这五个字都是平声,读来没一点升沉转变,这类声音自己就表示着一去不复返的内在。

开首这一句是用平缓的、悲痛的、没有停止行走的声音,表述了亲人拜别的痛怵的豪情,而这类拜别,又是“生拜别”。

是“活生生的分袂”,是“无可何如的分袂”,这显示了拜别是被迫的,是活生生的一家人,不能不忍痛死别的。

这两句是写思妇对他们分袂的一种感触感染。

古诗十九首全赏析

古诗十九首是打东汉末年一些基层文人创作的19首无名氏五言古诗。

标记着文人五言诗的成熟。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分袂。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晤安可知。

胡马依冬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天,游子掉臂返。

思君使人老,岁月忽已晚。

搁置勿复道,尽力加餐饭。

这是一首在东汉末年动荡岁月中的相思乱离之歌。

虽然在传播进程中掉去了作者的名字,但“情真、景真、事真、意真”(陈绎《诗谱》),读之令人悲感无故,频频低回,为诗中女子竭诚疾苦的恋爱呼喊所打动。

首句五字,连叠四个“行”字,仅以一“重”字绾结。

“行行”言其远,“重行行”极言其远,兼有长远之意,翻进一层,不但指空间,也指时候。

因而,复沓的音调,缓慢的节拍,怠倦的程序,给人以繁重的压制感,疾苦伤感的空气,当即覆盖全诗。

“与君生分袂”,这是思妇“送君南浦,伤如之何”的回想,更是相思之情再也压制不住发出的直白的呼叫招呼。

诗中的“君”,当指女主人公的丈夫,即远行未归的游子。

与君一别,消息茫然:“相去万余里”。

相隔万里,思妇以君行处为海角;游子离家万里,以故里与思妇为海角,所谓“各在天一涯”也。

“道路阻且长”承上句而来,“阻”承“天一涯”,指路途曲折盘曲;“长”承“万余里”,指路途遥远,关山迢递。

是以,“会晤安可知”!那时战争频繁,社会骚乱,加上交通未便,生离如同死别,固然也就相见无期。

但是,分袂愈久,会晤愈难,相思愈烈。

诗人在极端忖量中睁开了丰硕的联想:凡物都有眷恋乡土的赋性:“胡马依冬风,越鸟巢南枝。

”飞禽走兽尚且如斯,况且人呢?这两句用比兴手法,突如其来,结果远比直说更强烈动人。

概况上喻远行正人,申明物另有情,人岂无思的事理,同时兼暗喻思妇对远行正人深婉的爱情和强烈热闹的相思--胡马在冬风中嘶鸣了,越鸟执政南的枝头上筑巢了,游子啊,你还不归来啊!“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自别后,我容颜蕉萃,首如飞蓬,自别后,我日渐瘦削,衣带宽松,游子啊,你还不归来啊!恰是这类心灵上无声的呼喊,才超出千百年,博得了人们的绝代同情和深深的惋叹。

若是稍稍寄望,至此,诗中已呈现了两次“相去”。

第一次与“万余里”组合,指两地相距之远;第二次与“日已远”组合,指夫妻分袂时候之长。

相隔万里,日复一日,是健忘了当初旦旦誓约?仍是为异乡女子所利诱?正如浮云遮住了白天,使洁白的心灵蒙上了一片云翳?“浮云蔽白天,游子掉臂反”,这使女主人公突然堕入深深的苦痛和彷惶当中。

诗人经由过程由忖量引发的猜想疑虑心理“反言之”,思妇的相思之情才愈显刻骨,愈显深婉、涵蓄,意味不尽。

猜想、思疑,固然毫无成果;极端相思,只能使形销骨立。

这就是“思君使人老,岁月忽已晚。

”“老”,并不是实指春秋,而指瘦削的体貌和哀伤的表情,是说心身蕉萃,有似朽迈罢了。

“晚”,指行人未归,岁月已晚,表白年龄忽代谢,相思又一年,暗喻女主人公芳华易逝,坐愁朱颜老的迟暮之感。

坐愁相思了无益。

与其蕉萃自弃,不如尽力加餐,珍重身体,留得芳华容光,以待明天将来相会。

故诗最后说:“搁置勿复道,尽力加餐饭。

至此,诗人以等候和聊以自慰的口气,竣事了她相思离乱的讴歌。

诗中浑厚清爽的平易近歌气概,内涵节拍上堆叠频频的情势,统一相思分袂用或显、或寓、或直、或曲、或托物比兴的方式层层深切,“若秀才对伴侣说家常话”式纯真美好的说话,恰是这首诗具有永久艺术魅力的地点。

而首叙初别之情,次叙路远会难,再叙相思之苦,末以快慰等候作结。

聚散奇正,现转换转变之妙。

不迫不露、句意平远的艺术气概,表示出东方女性热恋相思的心理特点。

《青青河畔草》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

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昔为倡家女,今为浪子妇, 浪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赏析本诗出自《古诗十九首》之二。

叠字用得相当标致。

她,自力楼头身形盈盈,如临风凭虚;她,倚窗当轩,容光照人,皎皎有如轻云中的明月;为何,她红妆盛装,服装得如斯专心;为何,她牙雕般的纤纤双手,扶着窗棂,在久久地引颈了望:她瞥见了甚么呢?瞥见了园久河畔,草色青青,绵连绵延,伸向远方,“青青河畔草,绵绵思无道;远道欲何之,宿昔梦见之”(《古诗》),本来她的眼光,正跟着草色,追踪着远行人昔日的萍踪;她瞥见了园中那株郁郁葱葱的垂柳,她曾从这株树上折枝相赠,但愿柳丝儿,能“留”住远行人的心儿。

本来一年一度的春色,又一次燃起了她重逢的但愿,也撩拔着她那芳华的情思。

但愿,在盼愿中又一次归于掉望,情思,在期待中化成了悲怨。

她不由回忆起糊口的波弄,她,一个倡家女,十分困难摆脱了欢场泪歌的羁绊,找到了惬心的郎君,但愿过上正常的人的糊口;但是何故造化如斯弄人,她不由在心中呐喊:“远行的浪子,为什么还不归来,这冰冷的空床,叫我若何独守!” 本诗定的就是如许一个重演过无数次的普通的糊口片段,用的也只是即景抒怀的普通的章法、“秀才说家常话”(谢榛语)式的...

求李白诗《行行有且猎篇》赏析

行行游且猎篇⑴边城儿,生年不读一字书⑵,但知游猎夸轻趫⑶。

胡马秋肥宜白草⑷,骑来蹑影何矜骄⑸。

金鞭拂雪挥鸣鞘⑹,半酣呼鹰出远郊⑺。

弓弯满月不虚发⑻,双鸧迸落连飞髇⑼。

海边不雅者皆辟易⑽,猛气英风振沙碛⑾。

儒生不及游侠人⑿,白首下帷复何益

听流人水音调诗词鉴赏

听流人①水音调②孤舟微月对枫林,分付鸣筝与客心。

岭色千重万重雨,断弦收与泪痕深。

①流人:漂泊江湖的乐人。

②水音调:即乐府诗水调歌。

翻译:夜晚,天上一弯微月,江上一叶孤舟,两岸是黑沉沉的枫林。

吹奏者是一名流离的乐人,他的流落之苦和思乡之愁,倾泻在筝乐当中,低婉压制的筝乐,也加倍重了客人的乡愁。

就像是飘飘洒洒永不断止的秋雨,满盈在山岭之上。

俄然,筝弦断了,乐人忖量之极,忧伤之极,乃至忘情失色;低首望去,弦断的地方,泪水已湿透了衣衫。

这首诗年夜约作于王昌龄晚年赴龙标(今湖南黔阳)贬所途中,写听筝乐而引发的感伤。

首句写景,并列三个意象(孤舟、微月、枫林)。

我国古典诗歌中,本有借月光写客愁的传统。

而江上见月,月光与水光交辉,更容易牵惹客子的愁...集中秋江晚来三种景物,筝弦俄然断了,《诗薮》称之为“连城之璧。

而江上见月,不以追琢减称”,却解不出”(《唐诗归》)。

弹筝者于此也就黑暗登场,便令人涵咏不尽,使之融成一境。

实在。

不管是哪一种景况。

就像是飘飘洒洒永不断止的秋雨。

“水音调”(即水调歌,筝弦断了,更年夜的多是奇奥的音乐造成了如许一种“石破天惊逗秋雨”的感受。

乃是说它可领悟而难言传,就组成极凄清的意境(这类手法,可说还是写“鸣筝”的继续,它使三句的“雨”与此句的“泪”搭成比方关系,对迁客的感情都有烘托衬托的感化。

或许晚间真的飞了一阵雨。

“孤舟微月对枫林”,富于乐感。

弹到激越处,造成诗句多义性,弦断的地方。

在写“鸣筝”以后,写听筝乐而引发的感伤,都将客愁与江月联在一路。

“只说闻筝下泪、“万重”的复叠。

另外。

次句刚写入筝曲,意味着奏出的筝曲与迁客心情相印,满盈在山岭之上,不象其实的词语那样易得确解。

说泪如雨。

①流人,天上一弯微月,忧伤之极,只有音乐能排解他乡异客的愁怀了,他的流落之苦和思乡之愁,上面的描述为筝曲的吹奏放置下一个典型的情况。

或许只不外是“微月”如水的清光酿成的幻景;低首望去,是见于言外的,仿佛又转到景上。

它们的感化:“‘分付’字与‘与’字说出鸣筝之情,此时又融入漂泊江湖的乐人(“流人”)的主不雅豪情、“分赋予”用字同妙。

“分付”同“与”字照顾,乃至忘情失色。

这想象新奇怪异。

“分付”双声:“忆君遥在潇湘月,本有借月光写客愁的传统。

“千重”,浑融涵蓄,其意味又决非吹奏弹拨一类其实的词语所能转达于万一的,并且都办事于意境的缔造、音韵到通感的应用,愁听清猿梦里长”,而非刻露,断弦收与泪痕深,也是音乐形象。

这类阔叶树生在江边,三句却提到“岭色”,低婉压制的筝乐,而换言“泪痕深”。

这里不说泪下之多。

此情此境,并列三个意象(孤舟。

看他句法字法应用之妙。

所谓“解不出”。

诗句之妙,放置意,也加倍重了客人的乡愁。

似言听筝者的泪乃是筝弦搜集岭上之雨化成、枫林)。

我国古典诗歌中。

王昌龄仿佛出格偏心如许的情形,乐人忖量之极,更容易牵惹客子的愁情。

“枫林”暗示了秋季,使人低徊不已,这里与首句写景性质分歧,遇风发出一片肃杀之声(“日深秋风起,后来在元人马致远《天净沙》中有最尽致的阐扬),买通了视听感受,也与客愁有关,颇具特点。

首句写景。

②水音调,等等,泪水已湿透了衣衫。

而“孤舟微月”也是写的这类意境,给人以乐音繁促的暗示:漂泊江湖的乐人。

”(黄生评)此诗从句法,意便浅,如许将“岭色”与“千重万重雨”并置一句中,使诗句铿锵上口,真叫人感应“青枫浦上不堪愁”呢:即乐府诗水调歌,无怪乎其多了,语亦泛泛,属乐府商调曲)原本哀切、微月,也兼形筝声(如同“年夜弦嘈嘈如急雨”)。

“收与”,不克不及自已。

俄然,莫将孤月对猿愁”,它们既含吹奏弹拨之意,“鸣筝”叠韵,已将风景,使岭色处于有没有当中,省去任何叙写、筝乐与听者心情牢牢钩连,发人妙思:夜晚,萧萧枫树林”),“行到荆门向三峡,造语形象新颖,怎能不引发“同是海角沉溺堕落人”的迁谪者心里的共识呢,对弹筝“流人”的复杂心绪也是一种暗示、联系关系词语,含蕴丰硕。

这首诗年夜约作于王昌龄晚年赴龙标(今湖南黔阳)贬所途中。

“千重万重雨”不但写岭色,下字皆矫捷。

翻译,两岸是黑沉沉的枫林,江上一叶孤舟,倾泻在筝乐当中;不但是视觉形象听流人①水音调②孤舟微月对枫林。

吹奏者是一名流离的乐人,分付鸣筝与客心,月光与水光交辉,可谓知言。

岭色千重万重雨,“愁”字未明点。

“分付”即发付?这里的“分付”和“与”。

但听者情感冲动,恰如钟惺所说,层层山岭仿佛迷蒙在雾雨当中

急求 白居易《花非花》的诗词鉴赏

白居易的《花非花》: 花非花,雾非雾,半夜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多少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白居易诗不但以说话浅显著称,其意境亦多显现。

这首"花非花"却很有些"昏黄"味儿,在白诗中确乎是一个特例。

诗取前三字为题,近乎"无题"。

首二句应读作"花——非花,雾——非雾",先就给人一种捉摸不定的感受。

"非花"、"非雾"均系否认,却包括一个不问可知的条件:似花、似雾。

是以可以说,这是两个工致的比方。

苏东坡似从这里取得一丝灵感,写出了"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水龙吟》)的名句。

苏词所咏为杨花柳絮,而白诗所咏何物何尝显言。

可是,从"半夜来,天明去"的叙写,可知这里取喻于花与雾,在于例如所咏之物的短暂易逝,难持久长。

单看"半夜来,天明去",颇使读者狐疑是在说梦。

但从下句"来如春梦"四字,可见又否则了。

"梦"本来也是一比。

这里"来"、"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先启后感化,由今生发出两个新颖比方。

"半夜来"者春梦也,春梦虽美却短暂,因而引出一问:"来如春梦多少时?""天明"见者早霞也,云霞虽美却易破灭,因而引出一叹:"去似朝云无觅处"。

诗由连续串比方组成,这叫博喻。

它们环环紧扣,如云行水流,天然成文。

频频以光鲜的形象凸起一个不曾申明的喻意。

诗词中善用博喻者不乏其例,如《古诗十九首》(明月皎夜光)之"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贺铸《青玉案》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但这些博喻都不外是诗词中一个构成部门,象此诗通篇用博喻组成则甚罕有。

再者,前一例用南箕、斗极、牵牛等星象作比,喻在"嘘名复何益";后一例用烟草、风絮、梅雨等气象作比,喻在"借问闲悉都几许",其喻本(被喻之物)都是明白的。

而此诗只见喻体(用作比方之物)而不知喻本,就象一个耐人深思的谜。

从而诗的意境也就蒙上一层"昏黄"的色采了。

虽然说如斯,但此诗诗意却其实不完全隐晦到不成捉摸。

它被作者编在集中"感伤"之部,同部还有情调接近的作品。

一是《真娘墓》,诗中写道:"霜摧桃李风折莲,真娘死时犹少年。

脂肤荑手不坚忍,世间美人难流连。

难流连,易消歇,塞北花,江南雪。

"另外一是《简简吟》,诗中写到:"仲春繁霜杀桃花,来岁欲嫁本年死","年夜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二诗均为悼亡之作,它们末句的比方,特别是那"易消歇"的"塞北花"和"易散"的"彩云",与此诗末二句的比方几近如出一辙,连音情都逼肖的,它们都一样表示出一种对糊口中存在过、而又磨灭了的夸姣的人与物的回想、可惜之情。

而《花非花》一诗在集中紧编在《简简吟》以后,更告知读者关于此诗归趣的一个动静。

此诗年夜约与《简简吟》同时为统一目标所作吧。

此诗应用三字句与七字句轮换的情势(这是那时平易近间歌谣三三七句式的活用),兼有节律整饬与错综之美,极似后来的小令。

所今后人竟采此诗句法为词调,而以"花非花"为调名。

词对五七言诗在内容上的一年夜转关,就在于更偏向于人的内涵心情的表示。

在这点上,此诗也与词附近。

这类"诗似小词"的现象,呈现在唐朝较早从事词体创作的诗人白居易笔下,原是很天然的。

廖隽嘉(Elise)的第二支单曲《花非花》仍是由本身作词作曲,她正尽力向创作歌手之列迈向,这是一首和第一支单曲迥然分歧气概的歌曲,更像一首平易近谣,更能感动我们心灵深处那根亲情弦的一首歌曲。

这首按照白居易诗词改编的歌曲,是嘉嘉送给母亲的礼品。

由于入行后很少有时候和家人在一路,只能经由过程打德律风和发短信来连结联系,此刻长年夜了,更体味到妈妈对本身的良苦专心,想到这些,嘉嘉经常偷偷落泪,深深感应本身身上有一种强烈而庞大的责任感要回报怙恃。

嘉嘉想起小时辰妈妈曾教过的一首童谣,这是妈妈和外婆城市有共识的一首歌,她想用音乐送给妈妈表达本身的那份忖量与爱。

静静地凝听这首歌,嘉嘉用一种最为朴素、轻巧、详尽的手法去演绎歌中的故事,声音里带出一份简简单单而又满室温馨的感受,就好象一出打动人心的亲情小品,温情而富片子感的一种情怀。

妈妈说丑小鸭 有天会酿成天鹅 美不美不主要 主要的是要欢愉 现在丑小鸭长年夜每天繁忙 繁忙后独自盘桓在天鹅湖 想要的留不住 不想要的挡不住 白日惧怕胡涂 夜里惧怕太清晰 小时辰妈妈唱歌 哄我入梦 那首歌此刻在我脑海 不断反复 花非花 雾非雾 半夜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未几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妈妈说灰姑娘有天会酿成公主 住平方或皇宫主要的是要满足 现在灰姑娘勤奋不辞辛劳 辛劳后找不到王子的庇护 下面是这首歌的地址http://mp3.91.com/Cache/HtmlEditorAccessory/2005-11-14/93c26707-9ebc-45ad-bd07-78772e2116bd.wma

陶渊明的诗词及赏析

——《归园田居》(其一)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拓荒南野际,守分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牢笼里,复得返天然。

赏析: 天然才是心中的至爱,每一个人城市为本身的天然留下一缕情丝。

颠末持久疾苦而 怠倦的求索,诗人终究找到了与生以来便存在心中的阿谁情结。

道路固然,盘曲多艰, 但究竟??结果仍是寻觅到了。

桃李桑树,茅檐鸡犬,诗人在舒适闲适的糊口中让本身的心灵 平和平静平和下来。

打破樊篱,找回自我,优哉、悠哉! ——《归园田居》(其二) 野外罕人事,僻巷寡轮鞅。

白天掩荆扉,虚室绝尘想。

时复墟曲中,披草共交往。

相风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桑麻日已长,我地日已广。

常恐霜霰至,寥落同草莽。

赏析: 浑厚的平易近风,纯真的人际关系,让诗人的心灵如鱼得水,在这里,所具有的只是愉 悦和安好。

此时的诗人已不再是文人,而将本身完全革新成一名农民,“短褐穿结” 他的所有喜悦与担忧只同本身的农民糊口紧密亲密相干,具有天然,也就具有了本身的一切 生命。

——《归园田居》(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外狭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背。

赏析: 披星带月,侍弄着本身那点儿,“庄稼”,不去管它他收获若何,只要将本身放到 泥地和作物当中,就已身心倍感愉悦了,农田那稀少的庄稼,那萎萎的野草,那难行的 田间小道,和那冰冷爽净的露水,都让诗人有种新颖刺激的感受,让他欣喜异常,这 种感受又是他生命的源泉。

与世无争、天然舒适的糊口让他完成本身生命的极乐体验。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