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浔阳的诗词 与“浔阳”有关的诗词有哪些

文学网 时间:2019-08-03 15:26:12

1、《塞鸿秋·浔阳即景》

元朝:周德清

长江万里白如练,淮山数点青如淀。

江帆几片疾如箭,山泉千尺飞如电。

晚云都变露,新月初学扇。

塞鸿一字来如线。

2、《晚泊浔阳望庐山》

唐朝:孟浩然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泊舟浔阳郭,始见喷鼻炉峰。

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

东林精舍近,日暮空闻钟。

3、《减字木兰花·刘郎已老》

宋朝:朱敦儒

刘郎已老。不管桃花照旧笑。要听琵琶。重院莺啼觅谢家。

曲终人醉。多似浔阳江上泪。万里春风。国破江山落照红。

4、《送刘昱》

唐朝:李颀

八月寒苇花,秋江浪头白。

冬风吹五两,谁是浔阳客。

鸬鹚山头微雨晴,扬州郭里暮潮生。

行人夜宿金陵渚,试听沙边有雁声。

5、《浔阳三题。东林寺白莲》

唐朝:白居易

东林北塘水,湛湛见底清。中生白芙蓉,菡萏三百茎。

白天发光华,清飙散芳馨。泄喷鼻银囊破,泻露玉盘倾。

我惭尘垢眼,见此琼瑶英。乃知红莲花,虚得清净名。

夏萼敷未歇,秋房结才成。夜深众僧寝,独起绕池行。

欲收一颗子,寄向长安城。但恐出山去,人世种不生。

描述浔阳的诗句

浔阳不雅水的诗词

作者:李群玉 [唐]

朝宗汉水接阳台,唅呀填坑吼作雷。莫见九江安稳去,

还从三峡嶮巇来,南经梦泽宽浮日,西出岷山劣泛杯。

直至沧溟涵贮尽,深邃深挚不动浸昭回。

浔阳楼的诗词

登郡寄京师诸季、淮南后辈

唐·韦应物

始罢永阳守,复卧浔阳楼。

悬槛飘寒雨,危堞侵江流。

迨兹闻雁夜,重忆分袂秋。

徒有盈樽酒,镇此百端忧。 唐·白居易

常爱陶彭泽,文思何高玄。

又怪韦江州,诗情亦安逸。

今朝登此楼,有以知其然。

年夜江寒见底,匡山青倚天。

深夜湓浦月,平明炉烽烟。

清辉与灵气,日夕供文篇。

我无二人材,孰为来其间。

因高偶成句,俯仰愧山河。 《水浒传》第39回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机谋。好似猛虎卧荒丘,暗藏虎伥忍耐。

不幸刺纹双颊,何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抱屈仇,血染浔阳江口。 《水浒传》第39回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卢象贤

浔阳古楼,建年不详。迹其文字,不晚于唐。因难覆按,更增神秘。平易近间酒楼,声传异域。刺史怅卧,司马旁皇。学士醉酒,罪囚题墙。如真似幻,风言风语。引得帝子伶人,均只堪唱:“好一座浔阳楼,面临长江……”

登兹楼以四望,看鸿鹄之高翔。远有岳阳,近有滕王。问酒楼何奇,享誉八方?不过人文地舆,铸成光辉光辉。九派潮来,三吴浪过。巨舰携云,长桥卧波。北穿皖鄂到京华,南望匡庐连衡岳。居此地位,楼纵不语,下自成蹊。而楼中之人,日更月改。江汉鹤无踪,云间龙安在?只白傅琵琶,黄公松风,留得墨点似苍苔。

忆桑田沧海,望秋水长天。国恨家仇,伍子胥去而复返;才高世乱,李太白醒而复眠。感欲壑之难填,笑块垒之难消。明祖开基,清兵蹀血,横渡南巡,明枪暗箭——果曾赢否?但记得周郎点将,水热长江烹豪杰;陶令去官,菊开南岳傲贵爵。冷冷清清客,相聚斯楼,实乃三生有幸,不饮待若何?成成败败史,雕刻斯楼,痛感千年易过,不醉待若何?

固然,情为躯体之长,报酬万物之灵。酒可助兴,亦可乱性。人生有限,事业无限。喜挥扇之公瑾,恶荷锸之刘伶。慕范公之先忧后乐,叹宋江之有始无终。过斯楼也,当挥毫绘画卷,喝酒唱年夜风,逞才美化世界,倾情造福人平易近。时逢新纪,两度登临;谨集古句,一抒愚衷:

出门一笑年夜江横(黄庭坚),莫听穿林打叶声(苏轼)。

全国英雄谁对手(辛弃疾)?论功还欲请长缨(祖咏)。

含有“浔阳”二字的古诗或特写浔阳的古诗有哪些?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琵琶行》。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机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暗藏虎伥忍耐。不幸刺文双颊,何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仇恨,血染浔阳江口!

——《水浒传》第三十九回。

《韩溉:《浔阳不雅水(一作韩喜诗)》-唐朝描述》

【原文】---------------------

朝宗汉水接阳台,唅呀填坑吼作雷。莫见九江安稳去,

还从三峡嶮巇来。南经梦泽宽浮日,西出岷山劣泛杯。

直至沧溟涵贮尽,沈深不动浸昭回。

《在浔阳非所寄内》

年月: 唐 作者: 李白

闻难知恸哭,行啼入府中。多君同蔡琰,流泪请曹公。

知登吴章岭,昔与死无分。高卑行石道,外折入青云。

相见若叹伤,哀声那可闻。

白居易-诗词《浔阳宴别 尔后忠州路上作。》

鞍马军城外,歌乐祖帐前。

乘潮发湓口,带雪别庐山。

晚景牵行色,春寒散醉颜。

共嗟炎瘴地,尽室得生还。

登郡寄京师诸季、淮南后辈

唐·韦应物

始罢永阳守,复卧浔阳楼。

悬槛飘寒雨,危堞侵江流。

迨兹闻雁夜,重忆分袂秋。

徒有盈樽酒,镇此百端忧。 唐·白居易

常爱陶彭泽,文思何高玄。

又怪韦江州,诗情亦安逸。

今朝登此楼,有以知其然。

年夜江寒见底,匡山青倚天。

深夜湓浦月,平明炉烽烟。

清辉与灵气,日夕供文篇。

我无二人材,孰为来其间。

因高偶成句,俯仰愧山河。

感谢您 这两首我都知道

我这不是两首啊。

浔阳的浔阳诗词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风叶四弦秋,根触海角迁明日恨;浔阳千尺水,勾留江上分袂情

——元和十年,余左迁九江郡司马。来岁秋,送客湓浦口,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喜事,今漂沦蕉萃,转徙于江湖间。余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由于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二言,命曰《琵琶行》。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机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暗藏虎伥忍耐。不幸刺文双颊,何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仇恨,血染浔阳江口!

——《水浒传》第三十九回。

宋江浔阳楼上写的诗是甚么意思?

意思是:本身从小就攻读经史,年夜了后又精晓机谋之术,你们当官的会的我宋江也城市,我宋江的本领一点也没必要那些当官的差。可是时运不济,混了半天不外一个小吏,比如虎落平阳,忍气吞声。

想我宋江这么一个经世之才,居然成了囚犯被发配到江州。老天其实是对我宋江不公啊。再如许下去,我就豁出去上梁山了,既然官府不给前途,老天又对我宋江不公,我宋江就本身来找回合理,定要叫这浔阳江血雨腥风一番。

《水浒传》第三十九回,宋江在浔阳楼连题了两首诗,别的一首是: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意思是:说的是我人固然在吴地(江州),但心却在山东(梁山),漂荡江湖真是蹉跎岁月,早知如斯不如就在梁山就落草了。如果我宋江上了梁山,哪天若是实现了我的志薄云霄,凭我宋江的把握能力,黄巢又算得了甚么。

扩大资料:

宋江的终局

《水浒传》最后写道,梁山豪杰被招抚,宋江也不破例,因而天子下诏令宋江去平定江南边腊。在平定方腊军的进程中,义兵损掉惨痛,固然最后擒获了方腊,年夜功乐成,但却阵亡59条豪杰。

回军途中,鲁智深在杭州六和寺坐化(僧人盘膝打坐安然圆叙),残废的武松不肯回京,就在这里出了家。分开杭州后,林冲瘫痪,杨雄、时迁、杨志、穆弘病死,燕青又悄然离去。到了姑苏,李俊、童威、童猛又离去。

比及年夜军回京驻扎陈桥驿时,只剩下27名首级头目,公孙胜战前离去,即102(不包罗战役中被调回京的安道全)人参战,59人阵亡、10人病死、1人坐化,合计灭亡70人,还有5人固然在战役中存活下来可是分开戎行(此中1人落发),回京的只有27人。

最后,蔡京、童贯、高俅3年夜奸臣待宋江等封官以后,他们起首设计用水银害了卢俊义,再用毒药掺入御酒药毒死了宋江。

参考资料来历:百度百科-宋江

参考资料来历:百度百科-水浒传

塞鸿秋·浔阳即景》这首诗描述了甚么,表达了作者甚么样的思惟豪情.

塞鸿秋·浔阳即景

元朝 周德清

长江万里白如练,淮山数点青如淀。

江帆几片疾如箭,山泉千尺飞如电。

晚云都变露,新月初学扇。

塞鸿一字来如线。

 作品描画浔阳一带风景,连续铺排了长江、淮山、帆、泉、云、月、年夜雁七种景物,每种都加意超卓,有着光鲜、充分的形象。画面有面有点有线有片,有青有白,有静物有动态,远近高低,相得益彰,诚可谓掌上河山。

  “长江万里白如练,淮山数点青如淀”,举头了望,目所能及的地方,有秋江万里,澄彻刺眼,静如白练,连绵愚昧,伸向远方;有秋山“数点”,葱茏葱翠,青如蓝靛,给人一种秋季独有的苍莽、沉寂、高远的感触感染。作品从年夜处、远处起笔,为全篇设置了一个宏阔、高远的布景基调。开首两句句属于远眺。它们别离脱化于南朝谢朓“澄江净如练”(《晚登三山还望京邑》)及金人杨奂“淮山青数点,不愿过江来”(《题江州庾楼》)的诗句,意象雄远。年夜江万里浩大,江面坦荡,同遥远的淮山显现出的“数点”构成了空间形象上的差异对照,而“白如练”之旁点染几点“青如靛”,则在色采上又构成了对映。这两句以工对的情势呈现,就更轻易令人注重到它们的互补。

  “江帆几片疾如箭,山泉千尺飞如电”,俯瞰脚下,江上点点白帆,轻疾如离弦之箭;瞻仰高崖瀑布,飞流直下快如闪电。作者从江与山的浩繁景物中各截取其一点,从近处、细处着眼于江上疾驶如飞的“江帆”,绝壁陡壁间飞泻千尺的“山泉”。固然写的只是一个个的个别的景物,却又极富群像性,给人以动态的感官体验。3、四两句移近了视界。“江帆”实因年夜江的流急而益现轻灵,“山泉”也得力于山崖的峻峭,这都是句面之外的意境。这两句又以工整的对偶叙出,带着分明的动感,申明这已经是一组近景。

  “晚云都变露,新月初学扇”,在这两句里,词人转换了视觉角度,由前边写地上的景物转换为写天上的景物,捉住事物独有的物征描画了“晚云”与“新月”的情态转变和布景的明暗转变。5、六两句是仰不雅的布景,更是表示时候的活动。从“变露”与“学扇”这两个词语里,读者不但能体味到景物转变的动态美,意态形象的昏黄美,还能清楚地感触感染到时候的活动感。晚云变露,是说夜晚天空的云层垂垂恍惚难以认辨,而空气却愈来愈凉冷潮湿,地面上也固结了露水;而新月学扇,则是新月儿冉冉升上的气象,且有它极力欲呈露半面的趋势的意味。这都是暮秋典型的景不雅。

  “塞鸿一字来如线”,写从塞外归来的年夜雁,排成长长的一字形擦过烟波浩渺的江天,恍如就像一条颀长晶莹的银色丝线。这一句不但点了然季候时令,也建立了一个使人睁开无穷联想的空间。文势至最后本转为徐缓,殊不意末句马上又异军崛起。这“一字”塞鸿,将前时的六幅画面绾联交通,令人感触感染到雁阵冲寒所蕴涵的凄凉秋意,联想到岁暮、客愁、乡情等人事方面的内容,有题别传神之妙。

  这是一首写景的小令,作者选择了怪异的视觉角度,依照由远及近、自下而上的空间挨次,采取了比方、对仗并用的修辞手法,借助于动态描述的艺术表示情势,为读者勾勒了一幅活泼逼真的浔阳江动态秋景图。从作品的表示中可以看出,作者长于捕获布满活力的艺术镜头,在他的笔下,江舟、山泉、晚云、新月、塞鸿这些景点都呈动态,而且都在万里长江和数点淮山这一整体构想中被不露陈迹地融会起来。全曲笔势排奡,形象简练,比方精到,不愧为散曲的写景佳构,而音韵浏亮,也合适作者在《华夏音韵作词十法》中所提出的“既耸不雅,又耸听”的度曲要求。

宋江浔阳楼上写的诗是甚么意思

《水浒传》第三十九回 浔阳楼宋江吟反诗 梁山泊戴宗传假信中记录宋江在浔阳楼题诗: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意思是:说的是我人固然在吴地(江州),但心却在山东(梁山),漂荡江湖真是蹉跎岁月,早知如斯不如就在梁山就落草了。如果我宋江上了梁山,哪天若是实现了我的志薄云霄,凭我宋江的把握能力,黄巢又算得了甚么。

宋江题诗之前,先是填词一首《西江月》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机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暗藏虎伥忍耐。

不幸刺文双颊,何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雠,血染浔阳江口。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机谋:本身从小就攻读经史,年夜了后又精晓机谋之术,你们当官的会的我宋江也城市,我宋江的本领一点也没必要那些当官的差。

恰如猛虎卧荒丘,暗藏虎伥忍耐:可是时运不济,混了半天不外一个小吏,比如虎落平阳,忍气吞声。

不幸刺文双颊,何堪配在江州:则是进一步的感慨本身今朝的潦倒,想我宋江这么一个经世之才,居然成了囚犯被发配到江州。老天其实是对我宋江不公啊。

他年若得报仇恨,血染浔阳江口:这两句的意思是,再如许下去,我就豁出去上梁山了,既然官府不给前途,老天又对我宋江不公,我宋江就本身来找回合理,定要叫这浔阳江血雨腥风一番。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