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哪些赋牡丹的诗句 牡丹的古诗句

文学网 时间:2019-08-06 16:43:15

清平乐

李白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诠释东风无穷恨,沉喷鼻亭北倚栏干。

红牡丹

王维

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

花心愁欲断,春色岂贴心。

牡丹

刘灏清

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

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早霞。

买花

唐白居易

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

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

贵贱无常价,酬值看花数。

灼灼百朵红,区区五束素。

上张幄幕庇,旁织笆篱护。

水洒复泥封,移来色如故。

家家习为俗,人人迷不悟。

有一农家翁,偶来买花处。

垂头独长叹,此叹无人喻。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牡丹种曲

唐代李贺

莲枝未长秦蘅老,走马驮金属春草。

水灌喷鼻泥却月盆,一夜绿房迎白晓。

佳丽醉语园中烟,晚花已散蝶又阑。

梁一老去罗衣在,拂衣风吹蜀国弦。

归霞帔拖蜀帐昏,嫣红落粉罢承恩。

檀郎谢女眠何处?楼台月明燕夜语。

题益公丞相天喷鼻堂

宋杨万里

君不见,沉喷鼻亭北专春风,谪仙儿词天无功。

若不见,君王殿后春第一,魁首众芳捧尧日。

此花可令转化钧,一风一雨万物春。

十分整理春景了,收黄拾紫归煤表。

天喷鼻染就山龙裳,余芬却染水云乡。

青原白鹭万松竹,被渠染作天上喷鼻。

人世何曾识姚魏,相公新移洛中裔。

呼洒抚招野客看,不醉花前为谁醉。

牡丹成为宝贵的不雅赏花草,始于隋朝盛于唐代。

"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刘禹锡《赏牡丹》)在唐朝牡丹就已被推重到"国花"的地位,以其天姿国色博得唐朝人的爱好。

据不完全统计,仅《全唐诗》中就收录了五十多位作家的一百多首吟咏牡丹的诗歌。

这些诗歌在思惟性和艺术性上都有很高的成绩,丰硕和成长了我国的咏物诗创作。

可是唐朝诗人们并没有完全沉醉在牡丹花的美好当中,他们透过牡丹茂盛的概况现象,灵敏地发现其背后埋没着的社会题目,经由过程诗歌表达了他们对劳动听平易近困苦糊口的同情。

这是唐人吟咏牡丹之作中思惟性最高的,白居易的《秦中吟》之十《买花》诗可作为代表。

其诗云:

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

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

贵贱无常价,酬直看花数。

灼灼百朵红,区区五束素。

上张幄幕庇,旁织巴篱护。

水洒复泥封,移来色如故。

有一农家翁,偶来买花处。

垂头独长叹,此叹无人喻。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李商隐十七岁就以文才遭到令狐楚的欣赏,被礼聘到令狐楚的幕府里作官,遭到令狐楚的指导,进修做奏章。

这个时辰李商隐恰是人生满意,风华正茂。

当他看到盛开的牡丹,想到令狐楚对他的栽培,挥笔写下了一首七律《牡丹》诗:

绵帏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

垂手乱翻雕玉佩,折腰争舞郁金裙。

石家烛炬何曾剪,荀令喷鼻炉可待熏。

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首名用孔子见南子的典故,《典略》:"夫人在锦帏中,孔子北面秘首,夫人自帏中再拜,"环佩之事然。

次句用鄂君泛舟的典故,《说苑》:"鄂君乃揄修袂,行而拥之,举绣被而复之。

"从盛开的牡丹联想到这些汗青典故,又以这些汗青典故中的人物来表示绿叶丛中娇艳的牡丹所给人的印象,显示出牡丹的韵致引发读者斑斓的遐思。

何焯评:"非牡丹不足以当之,起联生气涌出。

"(见《李义山诗集》沈厚土爽辑评本)

三四句把牡丹比方成善舞的女子,在舞动时一霎时垂手震动玉佩,在一回身时飘起长裙,典见《西京杂记》所载"戚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

"这两句描摹了牡丹在东风中枝叶摇摆的情形,十分活泼。

诗的五六句借《世说新语》所记石伦用烛炬为炊之事,和《襄阳记录》刘季和所说:"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喷鼻。

"描述牡丹开放时的光彩和芬芳,给人的感触感染很强烈。

诗的最后两名用江淹梦中得五笔和巫山神女的典故,托化出令猎狐楚对他的重视和栽培,和他本身对令狐楚心怀的感谢感动之情,抒发了诗人泛动的春情,使牡丹平增了无穷娇媚。

纪昀说:"八句八事,却一气鼓荡,不见用事之迹,绝年夜神力!"(见《玉溪生诗说》)这首诗的益处就在于成长了用事的枝了,把死典用活了,丰硕了构想和诗的表示力,显示出李商隐的才调。

不久李德裕党人河阳节度使王茂元因爱李商隐的才调,任为书记,并把本身的女儿嫁给他。

从此李商隐就在党派争斗的夹缝中过日子,再也没有旧日赏花时的那种欢快表情了。

唐文宗开成三年的暮春时节,李商隐在长安应试博学鸿词科落选,由长安解缆回径原,路过回中,(今甘肃固原增内)住在逆旅,恰遇苦雨气候,院子里的牡丹方才绽苞,就被一阵暴风疾雨打落。

诗人回忆旧事,触景生情,借牡丹以寄慨出身,写下了闻名的《回中牡丹为雨所败二首》。

其一

下苑他年未可追,西州本日忽相期。

水亭暮雨寒犹在,罗荐春喷鼻暖不知。

舞蝶周到收落蕊,佳人难过卧遥帏。

章台街里芳菲伴,且问宫腰捐几枝。

回忆昔时京城赏花,而今却在这里"忽相期",水亭暮雨,微寒犹在,那被雨打败的牡丹其实使人惋惜。

诗人借牡丹作比,由本身的沉溺堕落想到掉意的亲友,因小见年夜,依靠遥深。

其二

浪笑榴花不及春,先期寥落更悉人。

玉盘迸泪悲伤数,锦瑟惊弦破梦频。

万里重阴非旧圊,一年生意属流尘。

前溪舞罢君回首,并觉今朝粉态新。

这首诗从本身的原已沉溺堕落,写到本身被人架空。

诗的一开首就撇开牡丹,先写榴花。

由于榴花晚开,赶不上春季,有人便莫明其妙地笑它,岂知早开早落,更觉悉人。

三句写花含雨,四句写雨打花,但愿成空之意,这是何等悉楚!而牡丹即为雨所败,万里阴霾,顿非旧圊,一春生气,荡涤全无。

这几句从牡丹的寥落写到全部人事的转变,把愁人之愁推向颠峰,到诗的结尾又出以反笔,谓改日雨过,牡丹落尽,回忆今朝,雨中粉态,尚觉新艳动听,弦外之音就是今天的寥落还算甚么,他年的摧残将远甚于本日。

全诗咏物亦即言志,写景亦即抒怀,从中我们不难窥见诗人在蒙受政治冲击今后心里的无穷惆账。

咏物诗作为一种诗体,积厚流光。

《诗经·周南》首篇即以"睢鸠"托兴,《楚辞·离骚》抒志于"兰芷",寄情于"荃蕙"。

到了西汉和魏晋六朝,呈现了以物命题的诗。

当诗歌成长到唐朝到达岑岭后,咏物诗也随之丰硕起来,蔚为年夜不雅。

唐朝五十多位吟咏牡丹诗歌的作者,年夜多属于中唐今后的诗人。

他们在唐代中后期社会矛盾日益势锋利复杂的情势下,遭到新乐府活动的影响,担当了由《诗经》《楚辞》成长而来的咏物诗的良好传统,在创作中表示呈现实主义的偏向。

唐人吟咏牡丹之作为我们留下了一系列活泼而光鲜的形象。

咏花讽时之作中的劳动听平易近形象以白居易《买花》诗中的农家翁为代表,成为唐朝诗人塑形象群中的一个典型,不成磨灭地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咏花抒情之作中的赏花人形象,不因所吟咏的对象都是牡丹花而使这一形象呈现类似化。

"看遍花无胜些花,剪去披雪蘸丹砂。

"(徐夤《牡丹二首之一》)我们只要透过赏花人的神志,便可以感应这一形象的活泼和光鲜。

"甘心扛壶入醉乡,"(段应式《牛尊师宅看牡丹》)这是具有一种豪宕性情的赏花人;"没必要繁弦木必歌,静中相对更情多。

"(吴融《红白牡丹》)这是具有一种内向性情赏花人。

有从分歧角度来描述赏花人的,"待到晴和花已老,不如联袂雨中看。

"(窦梁宾《雨中看牡丹》)这是雨中来赏花的;"凹凸深浅一栏红,把火周到绕露丛。

"(温庭筠《夜看牡丹》)这是夜里来赏花的,以致到了"只欲栏边安床笫,夜间闲共说相思。

"(薛能《牡丹四首之三》)的水平,其形象也就跃然于纸上了。

作者把赏花人如醉如痴的神志描述的越充实,那末诗中的这一形象也就越凸起。

还有描述赏花人的心理转变的,更会令人物的形象神志俱出,活灵活现。

王建有首:《题所赁宅牡丹花》诗:

赁宅得花饶,初开恐是妖。

粉光深紫腻,肉色退红娇。

且愿风留著,惟愁日炙焦。

可怜寥落蕊,收取作喷鼻烧。

全诗详尽入微地描述了赏花人心理上的一系列转变进程:"初开恐是妖",当在刚租到的宅院里看到盛开的牡丹时,或许是第一次看到吧!引发赏花人一种诧异、惧怕的感受,乃至耽忧是妖异所化,"粉光深紫腻,肉色退红娇",艳美的牡丹终究使他沉醉沉醉在一片喜悦当中,从而在心中深深地祝贺东风把它留住,骄阳不要把它晒焦。

可是花开总有花落时,比及花事已去,鲜花漂荡,顾恤之心促使他又来收取残花,以作喷鼻燃,依靠依依不舍之情。

连续串的心理描绘十分细腻,人物形象也随之活泼起来,发生了很强的艺术传染力。

咏花抒情之作中赏花人的形象,年夜多是诗人自我形象的再现,是以我们也就从这些诗作中感到到诗人们思惟豪情跳动的脉搏,见出唐人吟咏牡丹之作中捕获形象的能力。

唐人吟咏牡丹之作,在艺术上还有良多特点。

牡丹花的风韵神韵,使诗人们发生了丰硕的想象,如描述白色和紫色的牡丹"白疑美玉无多润,紫觉灵芝不足祥";(孙鲂《又题牡丹上主人司空》)描述牡丹的芬芳"蕊堪灵凤琢,喷鼻许白龙亲";(徐夤《和仆射二十四丈牡丹八韵》)形容牡丹花后期与落"开日绮霞应掉色,落时青帝合伤神";(唐彦谦《牡丹》)想象的同党纵横千里、万里,天上、地下。

为了状摹出牡丹的姿态,诗人们应用了年夜胆夸大的手法:

龙分夜雨姿娇态,夫与东风发好喷鼻。

--徐夤《依韵僧人书再赠牡丹花》

虚生芍药徒劳妒,羞杀玫瑰不敢开

--徐凝《题开元寺牡丹》

这些夸大地描述和陪衬牡丹的容姿。

乍怪霞临砌,还疑烛出笼。

绕行惊地赤,移坐觉衣红。

--姚合《和王郎中召看牡丹》

玉帐歌乐留尽日,瑶台伴侣待弃世。

--齐已《题南平后园牡丹》

这些是夸大地描述赏花时的景象。

同时在吟咏牡丹时,诗从头还应用了各类奇妙的拟人手法。

欲绽似含双靥笑,正繁疑有一声歌。

--温庭筠《牡丹二首之二》

金蕊霞英叠彩喷鼻,初疑少女出兰房。

--周繇《看牡丹赠段成式》

这些是经由过程拟人的手法,把牡丹形容成斑斓的女子。

还有经由过程奇妙的拟人手法,同汗青传说中的人物形象联系起来,状摹牡丹的斑斓。

裁分楚女朝云片,剪破娥夜月光

--徐夤《追和白舍人咏白牡丹》

剪裁偏得春风意,稀薄似矜西子妆。

--殷文圭《赵侍郎看红白牡丹因寄扬状头赞图》

宋玉边腮正嫩,文君机上绵初裁。

--徐夤《忆牡丹》

何堪更被烟蒙蔽,南国西施泣销魂。

--唐彦谦《牡丹》

这些和汗青传说中的人物联系起来的拟人手法,缔造聘个美好的境地,引发读者丰硕的想象。

诗人们在应用各类艺术手法描述牡丹时,其实不是单一的采取某一种艺术手法,而是综合性地多样化地把各类艺术手法融会在一路,多方面、多侧面地状摹出牡丹的斑斓,极尽体物之妙,借以转达诗人心中的思惟豪情。

上面我们是为了申明各类艺术手法在吟咏牡丹之作中的应用,才做了年夜致的分类。

实在丰硕的想象要经由过程年夜胆的夸大,奇妙的拟人来到达,而年夜胆的夸大中又包括着奇妙的拟人,奇妙的拟人中也包括着年夜胆的夸大,它们之间几近是不成分的。

白居易的《牡丹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其诗云:

牡丹芳,牡丹芳,黄金蕊绽红玉房。

千片赤英霞灿灿,百枝绛点灯煌煌。

照地初开美丽缎,当风不结兰麝囊。

神仙琪树白无色,王母桃花小不喷鼻。

宿露轻巧泛紫艳,向阳晖映生红光。

红紫二色间深浅,向背万态随低昂。

映叶多情隐羞面,卧丛无力含醉妆。

低娇笑脸疑掩口,凝神怨人如断肠。

浓姿贵彩信奇绝,杂卉乱用非常方。

石竹金钱何细碎,芙蓉芍药苦平常……

在白居易的笔下,丰硕的想象,年夜胆的夸大,奇妙的拟人等等,融各类艺术手法于一炉,使这首诗如同一幅国画,工笔的地方细腻,适意的地方驰骋,把牡丹花的风姿神韵韵,尽行托出,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

唐人吟咏牡丹诗歌的说话,以浅切、流利为主,象白居易的诗"意深词浅,思苦言甜。

"(袁枚)他的《买花》诗以"欲见之者易谕(白居易)为目标,写的和蔼可掬。

"其他诗人牡丹诗的说话也都表示了这一特点。

如令狐楚有首《赴东都别牡丹》

十年不见小庭花,紫萼临开又别家。

上马出门回顾望,什么时候更获得京华。

说话简单,大白如话,爱花之情,惜别之意溢出诗外。

刘禹锡也写了一首《和令狐楚公别牡丹》

平章宅里一栏花,临到开时不在家。

莫道西就非远别,春明门外即海角。

一样是浅切流利,话别当中含有深深的蔚藉。

两首诗合在一路读,如话家常一般,却又含有密意,应用白描手法缔造出一个情深词显的美好境地。

正由于这类说话浅切流利的特点,才使诗人较多地应用了白描手法,几笔便勾出一幅生气盎然的丹青,含不尽之意于诗外。

徐凝有首《牡丹》诗:

何人不爱牡丹花,占断城中好物华。

颖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早霞。

诗中有典故,有想象,有夸大,有拟人,但诗的说话又是十分流利、活泼的,读起来朗朗上口,借助白描手法,自然当中见真谆,发人清爽之思。

如许的例子不堪列举。

浅切流利的说话,使诗歌易唱、易记,便于传播。

盛唐诗人李正封有两句描述牡丹的诗:"国色朝酣洒,天喷鼻夜染色。

"涵蓄、典雅,对仗工整;刘禹锡《赏牡丹》诗中有"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句,清爽流利,大白如话,都把牡丹推重到"国花"的地位,可是传播至今,李正封的诗句被后人简化为"天姿国色",而刘禹锡的诗句却完全地为人们传咏,这个例证活泼地申明浅近、流利的诗句,更利于传播和让人接管。

唐人吟咏牡丹的诗歌,对后代发生很年夜影响。

唐今后描述牡丹的作品日见繁多,引发了历代作家的极年夜乐趣,成为我国咏物诗中的一个主要方面,乃至还成长到此外艺术范畴,当词昌隆起来,宋代前后的牡丹同样成为词的吟咏对象。

再往后的曲、戏剧、小说等文艺文体也都呈现一些描述牡丹的作品,同时还发生了很多妙闻、轶事,平易近间传说,神话故事等等。

唐人吟咏牡丹诗歌所缔造出来的艺术美,加深和影响了我国人平易近对牡丹的爱好。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