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荣晴写的长征诗句

文学网 时间:2019-11-20 19:25:50

冲破仇敌第1、2、三道封闭线

一九三四年十月,汗青上闻名的长征起头了。

长征之前,一军团打完了温坊战役,受命回到瑞金待命。我和林彪提早一天赶到瑞金。周恩来同道找我们零丁谈话,申明中心决议赤军要作计谋转移,要我们奥秘做好筹办,但今朝又不克不及向下流露,也没有申明转移标的目的。转移之前,要一军团先到兴国抗击和迟滞周浑元纵队的进攻,以便保护各路赤军到预定地区集结。那时保密规律很严,所以我们也没有多问。传闻毛泽东同道这时候候也从外埠回到瑞金了,我提议去看看他,就和林彪一路去了。毛泽东同道见到我们很欢快,说:“你们为何到这里来呀!”我说:“我们回来了,接管新使命来了。”毛泽东同道居心反问:“甚么使命?”我回覆说:“要转移。”那时称长征不叫长征,叫转移。由于并不是预定了要走二万五千里,只是要先转移到湘西去,和2、六军团会师,今后再作计议。

那时,先遣队已提早动身了。七月份,寻淮洲、乐少华、粟裕同等志带领的红七军团构成了赤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早已首途北上。随后征赣东北与方志敏同道带领的红十军汇合,构成红十军团,转战皖南地域。八月份,六军团从湘赣按照地动身,由任弼时和肖克、王震同等志带领,到湘西一带找二军团去了。

毛泽东同道听我们说到转移,就说:“你们知道了?”我说:“我们接管使命了。”

我们此次去见毛泽东同道本想探问一下转移去哪一个标的目的,可是他就谈到这里,不往下谈了,却提议一同去看看瞿秋白同道办的一个藏书楼。

毛泽东同道历来是很守规律的。同时,阿谁时辰他也在避嫌疑。由于一军团持久是由他直接带领和批示的军队,他要避免教条宗派主义有思疑他在黑暗弄甚么宗派勾当。是以,没有到达我们想探询转移标的目的的目标。毛泽东同道如许注重守规律,李德仍不竭漫衍谎言,诽谤进犯毛泽东同道弄宗派勾当,一向到一九七六年他写的名为《中国纪事》的回想录里面,依然布满了这类无耻浮名。我所履历的事实,是对这类浮名的最好的回覆。

辞别毛泽东同道今后,第二天我们就同军队一路分开瑞金,玄月中旬末达到兴国以北的欢快圩,与原在那边的五军团一路阻击周浑元纵队三个师的进攻。仇敌在此次进攻中火力出格狠恶,飞机、火炮轮流轰击,我军进行了勇敢固执的阻击,直到玄月底他们才占据了欢快圩。今后仇敌遏制进攻进行筑堡。十月上旬我们与五军团换防,受命到兴国东南的社富、岭背、宽田、梓山一线集中,十月十二日之前我三军团达到了预定的集中地区。

长征之前,洛甫同道在《红色中华》第二百三十九期上,颁发了《一切为了苏维埃》的文章,提出了筹办反扑的使命,这是我们进行公然带动公然筹办总的按照。一九三四年十月十一日由军委主席朱德、副主席周思来签名,发布中心军委长征步履的号令。在此前后,总政治部由李富春代主任签名(因王稼祥同道第四次反“围歼”后负伤了),也前后发布了几个政治带动令,我们按照这些号令,慢慢将带动工作、筹办工作具体化。动身前,军委又拨给我们两个补训团,一军团总军力达一万九千八百多人。

一军团的军队,是十月十六日今后,前后分开端金以西的宽田、岭背等地,辞别了按照地大众,跨过于都河走向了长征之途。过于都河,合法落日西下,我象很多赤军指战员一样,表情很是冲动,不竭地回头,凝睇中心按照地的山山川水,辞别在河滨送此外战友和乡亲们。这是我战役了两年十个月的处所,亲眼看到中心按照地人平易近为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年夜的牺牲和进献,他们向赤军输送了年夜批优异儿女,赤军兵士年夜多来自江西和福建,按照地人平易近给了赤军最年夜限度的物资上和精力上的鼓动勉励和撑持。想到这些,我不堪迷恋。主力赤军分开了,按照地人平易近和留下来的同道,必然会蒙受仇敌残暴的弹压和践踏,我又为他们的前程耽忧。依依惜别,使我放慢了脚步,但“紧跟上!紧跟上!”由前面传来的这些低声呼喊,又使我敏捷地走上新的征程。

行军时,全军团在右翼,厥后有八军团;一军团在左翼,后面有九军团;从两翼保护着中心纵队(第二纵队)和军委纵队(第一纵队)――那时为了保密,用红星纵队等代号,作甬道式的开进。第一纵队由叶剑英任司令员,第二纵队由罗迈(即李维汉同道)任司令员,邓发任政委。五军团担负殿后。

起头动身时,红星纵队真相年夜搬场的模样,把印刷票子和宣扬品的机械,和印就的宣扬品,纸张和军工机械等等“坛坛罐罐”都带上了。这就构成了一个很复杂很累坠的步队。今后进入五岭山区小道,拥堵不胜,就更走不动了。有时天天才走十几里或二三十里。

冲破仇敌第一道封闭线时,一军团由二师担负前卫。这时候,粤敌的第一师主力在安西,第二师在信丰,第四师在赣州、南康,独二旅在安远。我们突围第一仗起首在江西安远和信丰间的版石圩一线堡垒群间打响。十月二十一日,我一师一团袭占新田,二师六团袭占金鸡,旗开告捷。这一线守敌是回平易近党广东军队的一个旅。仇敌觉察我们突围的赤军年夜军队今后,边打边撤。十月二十二日我军进攻版石圩,守敌是第一师的第三团和教诲团,敌凭碉堡进行了顽抗,经两个半小时苦战,才将仇敌击溃。仇敌向安西逃跑,我们在追击途中,又与敌苦战数小时,共歼敌约一个团,除打死打伤的之外,俘敌三百多人,缉获了部门军用物质。粤敌第一师经这一冲击,退到古陂,全军团早从右翼插到了古陂随后也追歼逃敌到安西。敌退守安西后不敢再出,我1、全军团派出一部军力,监督信丰、安远这三点仇敌,保护后续军队从这三点间平安经由过程今后,我们才前后撤出战役。仇敌揄扬的第一道“钢铁封闭线”,就如许被我们冲垮了。

通宵达旦,我们赶到了第二道封闭线。第二道封闭线设在湖南桂东、汝城至广东城口一线山上。堡垒和堡垒之间,沟壕相通,火力相连。这一线的守军,保安队占多数,有的还没有见过正式赤军,有的也没有想到赤军来得如许快。国平易近党正规军则深处内线。我二帅六团在团长朱水秋、代政委王集成同道带领下以奔袭,奇袭体例篡夺了城口。

城口临河,河滨有一道木桥,公路从上边经由过程。仇敌在桥上设有岗哨。负责主攻的六团一营,非要从木桥上颠末不成。十一月二日晚,一营达到距桥头数百米处,仇敌就觉察了。敌喝令一营遏制进步,一营佯称是“本身人”,一面上前夺尖兵的枪,一面派军队涉河包围。这时候,二营也迂回曩昔了,消灭了城口这股仇敌,生俘了一百多人。军团部移驻城口。与此同时,全军团因湘敌六十二师先我占据汝城,所以对汝城采纳派一部监督,其余军队绕道经由过程的法子突了曩昔。第二道封闭线就如许又被我们冲破了。

仇敌的第三道封闭线设在粤汉铁路沿湘粤边湖南境内良田到宜章之间。这时候韶关这一线的铁路固然还没有全线修通,可是有些处所火车短间隔是通车的,公路上汽车来往也频仍,对仇敌调兵很是便利。仇敌几年之前就操纵修铁路的水泥器材,在这一线山上修了很多堡垒。并且这时候仇敌已判明我们在突围,国平易近党蒋介石的明日系军队有的已从江西、福建追上来了。粤敌操纵他们有铁路公路之便,正赶往我们前面堵击。

在如许求助紧急的形式下,我和林彪之间,为了摆设冲破仇敌第三道封闭线,产生了长征路上的第一次争吵。我日常平凡总以为林彪不是不克不及兵戈之人。有时他也能打。他长于组织年夜军队伏击和俄然攻击。可是因为他政治上存在很年夜弱点――小我主义严重,对党不是很虔诚,有时就使他在军事批示上发生了极端不负责任的行动。此次在冲破仇敌第三道封闭线时就表示得很较着。那时一军团受领的使命原本是要派一支军队节制粤汉铁路东北约十多千米的制高点――九峰山,防范广东军阀先期占据粤汉线上的乐昌今后,向我策动攻击和切断,以保护中心纵队从九峰山以北到五指峰之间平安经由过程。由于我们早就知道广东军阀的军队正在开赴乐昌。可是林彪不履行军委号令,不占据九峰川,一向拣平原走,诡计一会儿冲过乐昌。他持的来由是仇敌还没有达到乐昌。我说,那可不可!我也估量仇敌可能还没有达到乐昌。可是我们离乐昌还有一段旅程。我们的两只脚怎样能跟仇敌的车轮比呢?就算仇敌此刻还没有到乐昌,等我们用两只脚走到乐昌,也可能和仇敌在乐昌碰上了。由于仇敌是搭车。同队我们也不克不及尽管本身在平原上跑过乐昌就算完,还有中心军委纵队在后面,我们担负的是保护使命。若是我们个占据九峰山,仇敌把后面的军队截断怎样办?我以为这是个原则题目,作为政治委员,对军委号令的履行,是负有责任的。是以,我果断主张按军委号令行事。那时我们争吵得很剧烈。左权顾问长为了和缓这场争吵,他建议派陈光带一个连到乐昌去窥伺一下。我说,窥伺也能够,不窥伺也能够,你去窥伺时,仇敌可能还没有到,等你窥伺回来,仇敌可能就到了。担负如斯重年夜的保护使命,我们可不克不及干这些没有掌控的事。我说,我赞成派人去窥伺,但军队继续进步,必然要遵循军委的号令行事,必然要派军队节制九峰山。今后陈光窥伺回来讲,在乐昌年夜道上已看到仇敌,正在向北开进。林彪这才不再对峙了。

好在我们没有图侥幸。十一月六日下战书三点,军团部到了麻坑圩。林彪亲身操纵仇敌的德律风线,假装仇敌的口吻,和乐昌道上赖田平易近团团长通了一次德律风。该平易近团团长告知他,赤军到了何处,他不知道。乐昌前日到了粤军邓龙光部的三个团,一团本日开往九峰去了。这时候,他才着了急,赶快派二师四团,日夜直奔九峰山,争先占据阵地,随后派出得力军队,进犯九峰山南侧的茶岭,监督了九峰圩的仇敌,包管了左翼的平安。再加上全军团在右翼前后占据了宜章、良田等城镇,这就更增添了有益前提,从南北两个标的目的保护中心军委等后续军队,从九峰以北平安地经由过程了第三道封闭线。

奔袭道县,强渡湘江,突被仇敌第四道封闭线

超出九峰山时,行军很是艰辛。我们冒雨行进在九峰山高卑的曲折小路上,这里没有村落,看不到一户人家;军队没有饭吃,饥饿、严寒和委靡考验着每个赤军兵士。但当我们得知,全军团、中心和军委纵队及其他兄弟军队已经由过程了第三道封闭线,走到前面去了,因而年夜家相互鼓动勉励,掉臂一切地往进步。我的脚就在过九峰山时磨破了,但仍对峙随队步履。

军队近到湖南、广西边疆,还没有度过潇水,蒋介石的明日系薛岳、周浑元的几个师就尾追上来了。湖南军阀何键的军队和广西军阀李宗仁、白崇禧的军队,也伺机从双方夹击过来。这时候蒋介石已录用何键为进剿军总司令,十一月十四日何键命令以十五个师分五路追击和堵击我们。第一路刘建绪四个师由郴县直插黄沙河、全州,第二路薛岳四个师由茶陵、衡阳插零陵,这两路首要是堵击我军去湘西,第三路周浑元四个师,第四路李云杰两个师向我追击,第五路李韫珩一个师在我军南部跟进,共同粤桂军围堵我军。广西军阀五个师已先期占据了全州、灌阳、兴安等地。军委一方面向我们传递了上述严重的敌情,一方面仍要我们加快西进。

在我们前面,横着两条年夜江,一条是潇水,一条是湘江,都是由南往北流入洞庭湖的年夜水系。

过了第三道封闭线,一军团依然先走左翼,二师占据临武,一师三团袭占蓝山,歼敌一个营。今后又变成右翼,向天堂圩、道县标的目的进步。

仇敌的第一着狠毒打算是先合击我于天堂圩与道县之间的潇水之滨。

在那时的情势之下,从右翼军队来讲,若想保护中心纵队度过潇水,必需先敌抢占道县。

退县旧名道州,紧临温水西岸,是这―带第一年夜县城,也是这一带第一年夜渡口。

十一月二旬日,一军团二师受领了远程奔袭占据道县,并禁止零陵之敌向道县进步的使命。

二师师长陈光和政委刘亚楼决议,将抢占道县的使命交给四团、五团。四团攻正面,五团迂回。四团团长耿飚,政委杨成武,他们带领军队,以日行一百多里的速度,远程奔袭;于十一月二十二日破晓,4、五团同时攻入道县,覆灭了守敌,并向零陵标的目的派出了鉴戒军队。六团在道县以南的葫芦岩、莲花塘、九井渡架起浮桥,保护中心军委后续军队度过了潇水。如许,使仇敌第一个打算不克不及得逞,并为我进一步渡湘江造成有益态势。

紧接着,仇敌的第二步打算是覆灭我于湘江之滨。这是仇敌第四道封闭线最周密的部门。

仇敌鳞集二十个师,为了收缩包抄圈,湖南军阀何键将他的批示部从长沙迁至衡阳,将其所属的刘建绪的四个师调至桂北全州。第二路薛岳的四个师进驻黄沙河。广西白崇禧也将批示所移到桂林,将他的五个师和平易近团设置装备摆设在全州、界首、灌阳等地。重点在保境“灭共”。而蒋介石的明日系周挥元的四个师和李云杰的两个师,则从我们赤军的背后,象拉网似的压偏激。

我们眼前是一道又宽又深的湘江,湘江对岸还有一条与它平行的桂黄公路,仇敌在湘江与桂黄公路之间连缀不竭的丘陵间,修了一百四十多座堡垒。

原本,当十一月十六日我五团攻占临武,仇敌弃守蓝山,我军继续向江华、永明(今江永)标的目的开进时,白崇禧一度命他的军队退守龙虎关和恭城,意图是既避免赤军也避免蒋介石戎行进广西。这时候白崇禧部已撤走,湘敌刘建绪部还没有赶到全州,灌江、湘江一线空虚得很,若是我们能捉住这一有益机会,没有那末多坛坛罐罐的拖累,是完全可以先敌达到湘江,争先度过湘江的。但我们损失了这个贵重的机会,直到十一月二十五日军委才发布号令,我军兵分两路渡江,这时候的湘江就很难渡了。

中心军委将渡河点选在界首和凤凰嘴之间。号令一军团从右翼,全军团从左翼,和8、九军团等,从两翼保护中心和军委纵队渡湘江。

当一军团带领二师从道县动身,经文市向湘江进步时,一师尚滞留在后面共同五军团对于周浑元。由于周浑元一向紧追在后边不放,其先头军队已抵达道县,一师在五军团未达到之前,必需保住潇水西岸。同时,若是不给紧追之敌一个消灭性的冲击,我们也不克不及安心进步。

二师派四团作前卫。四团受领的使命是:提早动身,先去抢占三军左翼的界首,待篡夺今后,移交给随后赶到的全军团六师。然后向右翼偿还在全州标的目的的二师建制。这个使命四团定期完成了。与此同时,二师另两个团,也于二十七日由石塘抵达年夜坪,渡水度过湘江。并调派五团相机先敌占据全州。但当天全州已被湖南军阀刘建绪的军队先期占据,五团这一使命未能实现。

篡夺全州未成,一军团只能将第一道阻击线选在全州西南、湘江西岸,距全州十六千米的鲁板桥、脚山铺一线的小山岭上。从全州,有一条公路,就是桂黄公路,正穿过脚山铺。这一线山岭走向与桂黄公路订交,正好成十字形。脚山铺,在这个十字中间,是个二十来户人家的小村落。在公路的两侧,夹峙着两列二千米多长的小山岭,各稀有个小山头。以东边的黄帝岭和西边的怀中抱子岭最高,标高有三百多米,其余二百多米,山岭上长满小松树。山岭前面有一个坦荡地。这个地域是一个比力好的阻击阵地。

军团召集干部看了地形,决议先将二师重点摆设在桂黄公路两侧,抓紧修建工事,待一师赶到,再将一师摆设在公路两侧。

白崇禧看到我军直奔湘江,就又把他的五个师开回灌阳和兴安两点。从十一月二十七日起,全军团在左翼灌阳、新圩和桂军打了几天几夜。因为1、全军团同时在两翼侵占要点,我军已节制了界首至屏山渡之间六十里地的湘江两岸,在此区域,乃至有四周浅滩可以涉渡。中心军委纵队也已于二十七日达到灌阳北的文市、桂岩一带。若是那时仍决心抢渡,由桂岩到比来的湘江渡点,只有一百六十多里地,采纳轻装急行军,一天便可达到,仍有可能以损掉较小的价格度过湘江。可是“左”倾冒险主义带领却没有益用这一年夜好机会。他们依然让人们抢着从中心按照地带来的坛坛罐罐,按常规行军,天天只走四五十里,足足走了四天,才达到湘江边。使火线兵士为了保护使命支出了惨痛的价格。

十一月二十九日,刘建绪得知我中心纵队要渡湘江。而白崇禧又将全州以南至界首段他所摆设的正规桂军都撤失落了,只剩下平易近团;识破了白崇禧的目标是想要让赤军入湘,他就急了。即以其四个师的军力,从全州倾巢出动,向我二师脚山铺阵地进攻。攻到第二天破晓,即十一月三旬日清晨,我一师师良李聚奎,代政委赖传珠才率军队方才赶到,军队很是委靡,步队一停下,有些兵士站在那边就睡着了。但军情告急,当即告急带动,仓皇调剂摆设,进入阵地。

三旬日,三军团睁开阻击。一师是2、三团阻击,一团作豫备队。二师是4、五团阻击,六团作豫备队。仇敌先锋为十6、十九师两个师的军力。破晓时的第一次冲锋,很快被我军打倒。在尖锋岭和美男梳头岭丢下了几十具尸身。仇敌不甘愿宁可掉败,又组织第二次冲锋。后来跟着冲锋次数的增多,投入的军力愈来愈多,在十多架飞机的保护下,进犯也愈来愈猛。阵地上硝烟满盈。我们操纵有益地形杀伤仇敌,阵地前仇敌的尸身越积越多。战至下战书,仇敌以上风军力,狠恶的炮火,冲破了一师米花山防地,要挟我美男梳头岭等阵地。最后,一师只剩下一个怀中抱子岭。天黑,仇敌又操纵夜幕迂回进攻。我一师为了不被包抄,退往西南边向水头、夏壁田一带。

仇敌占据米花山和美男梳头岭今后,对我二师前沿阵地尖锋岭要挟也很年夜。仇敌从三面向我尖锋岭进攻,五团在上面只派有两个连,尖锋岭掉守。五团政委易荡平负重伤。这时候,仇敌端着刺刀上来了。荡平同道要求他的保镳员打他一枪,保镳员泪流满面,手直打颤,岂能忍心对本身的首长和同道下手,荡平同态夺过保镳员的枪,实现了他决不妥俘虏的誓言。五团阵地掉守,二师主力只得退守黄帝岭。仇敌紧随着向黄帝岭进攻,因而在贺帝岭睁开了一场震天动地的持杀战,黄帝岭终究守住了。天黑,在一师撤出以后,二师孤军凸起,为了不被敌包抄,也自动退却至珠兰铺、白沙,与一师占据的夏壁田、水头,组成第二道阻击线。第一天战役,四团政委杨威武也负重伤。

第一天战役曩昔了,夜间也没法入睡。我们最担忧的是中心军委和后续军队的平安。这几天,中心军委要求我们全天都和他们连结无线电联系,交往的电报,几近都是十万急切,个体的是千万急切 十一月三旬日晚上,我们军团带领人沉着地阐发了那时的情势,在脚山铺四周给军委发了一份电报。

朱主席:

我军向城步进步,则必需经年夜埠头,此去年夜埠头,经白沙铺或经咸水圩。由脚山到白沙铺只二十里,沿途为宽阔升沉之树林,敌能睁开年夜的军力,颇易接近我们,我火力难发扬,正面又太宽,如仇敌明日以上风大进,我军在今朝练习设备状态下,难有占据固守的绝对掌控。

军委须将湘水以东各军,星夜兼程过河。1、二师明天继续抗敌。

十仲春一日一时半,朱德主席给三军下达了告急的作战号令。此中,号令“一军团全数在原地区有覆灭全州之敌由朱塘铺沿公路向西南进步军队的使命。不管若何,要将汽车路向西之进步出道路,连结在我们手中。”紧接着,在三时二十分又以中心局军委、总政的结合名义,下达了必然要包管履行军委上述号令的指令给1、全军团。

一日战役,关系我野战军全数。西进成功,可斥地此后的成长前程,迟则我野战军将被层层堵截。我1、全军团首长及其政治部,应连夜调派政工员,分入到各连队去进行战役鼓舞。要带动全部指战员熟悉本日作战的意义。我们不为成功者,即为战败者。输赢关全局,人人要奋起作战的最高勇气,掉臂一切牺牲,降服怠倦现象,以果断的突击,履行进攻与覆灭仇敌的使命,包管军委一号一时半作战号令全数实现,打退仇敌占据的处所,覆灭仇敌进攻军队,斥地西进的道路,包管我野战军全数突过封闭线应是本日作战的根基标语。望高举着成功的旗号,向着前方上去。

中心局军委总政

十一月三旬日晚上,到十仲春一日早晨,不管是红色批示员,政工职员,顾问职员和各类战勤职员,和连队的党团积极份子,都是一个最严重的彻夜达旦的不眠之夜啊!为了党中心的平安,为了赤军的保存,都是熬红了眼在为第二天作战役筹办。存亡生死在此一战啊!

十仲春―日,是战役最剧烈的一天。清晨,仇敌在敌机狂轰滥炸之下,加倍猖狂地向我抨击打击。而总顾问号令我们在今日十二时前,要包管决不让仇敌冲破白沙河,使总部和全野战军能顺遂地度过湘江封闭线。敌众我寡,但在“一切为了苏维埃新中国”的标语下,我们的士气惊六合而泣鬼神。因而在二十多里地的疆场上,炮声隆隆,杀声震天。在茂盛的松林间,睁开了存亡生死的拼杀战。

起头,仇敌猛攻三团阵地,三团持续订了几回反冲锋。敌转而猛攻我1、二师的接合部,终究被敌突进四五里地,并迂回到三团背后,包抄了三团两个营。一个营当天奋勇地凸起了重围,和1、二团汇合。一个营突错了标的目的,反而闯入敌群,被朋分成很多小股,在班、排长和党的支委小组长率领下,两天今后大都人归间了陶已的军队。仇敌从我按合部冲破今后,二师也有被包抄的危险。由于二师摆设靠外,他们应机立断,号令守白沙的团队将仇敌果断顶住,这个团打得很是固执,他们硬是凭着刺刀,未来势汹汹的仇敌顶住了,其他两个团才撤出向西边年夜山挨近。

接近正午时分,得知中心纵队已度过湘江并已超出桂黄公路,我们才放了心,令一师和二师瓜代保护,边打边撤。一师经木皮口、鸽子江口,二师经庙山、梅子岭、年夜湾,别离从两个山隘门退入通资本的越城岭山区。

这一天,一军团军团部也蒙受极年夜危险。仇敌的迂回军队打到了我们军团部批示所门口,这是多年没有的事。那时批示地点一个山坡上,我们正在研究下一步步履打算,仇敌已端着刺刀上来了,我开初没有觉察,保镳员邱文熙同道很机智,他先看到了,回来告知我。我说,生怕是我们的军队上来了,你没有看错吧?他说没有看错。我到前面一看,公然是仇敌。左权同道还在那边吃饭,我说,仇敌上来了,赶快走。因而我一面组织军队赶快撤收电台,向一个山隘口转移,命一部门同道筹办当场抗击仇敌,一面号令保镳排长刘辉山同道赶快去山坡下通知刘亚楼他阿谁政治部,让他们向预定标的目的告急转移。刘辉山往下走的时辰,仇敌正向我们标的目的射击,一抬脚,一颗枪弹奇异地把他的脚板心打穿了。因为我们此次实时地采纳了恰当办法,解脱了仇敌,避免了损掉。(进北京今后,刘辉山曾当过中心保镳师师长。)在我们退却的时辰,仇敌的飞机勾当很疯狂,撒下良多传单,说甚么若是不降服佩服就要葬身湘江,国平易近党政工职员编写的这些傲慢陋劣的宣扬品,连他们本身的兵士都称之为卖狗皮膏药,更恐吓不倒英雄的赤军,没有人去理它!可是仇敌的飞机几近是擦着树梢投弹、扫射,良多人被吸去了注重力,不注重往前走了。我说,快走!仇敌的飞机下不来,要注重的是地面的仇敌。快走!

在我们一军团与仇敌决战苦战的同时,全军团在兴安、灌阳一带,与广西仇敌进行了苦战。五军团则在文市四周与周浑元等追敌进行苦战。他们也都打得固执而艰辛,损掉很年夜。

娄山关战争的简介

红全军团在军团长彭德怀的带领下,采纳正面进犯和两翼包抄的迂回战术,再度向娄山关挺进,批示红1、全军团,与敌军为争取关隘睁开苦战。

仇敌仓促应战,凭险扼守,赤军向黑神庙狠恶进犯,并在点灯山急调军队从东侧迂回,消灭敌军4个团。

随后又乘胜追击,击败敌军2个师,攻占娄山关一战,黔军被消灭600余人,赤军伤亡100余人,获得赤军长征以来的初次年夜捷。

扩大资料战役布景:1935年1月7日,赤军长征途中占据遵义。

贵州军阀王家烈、候之担闻讯,急忙兴师动众,在娄山关一带设防,以保老巢。

为确保中共中心在黔北遵义成立新计谋按照地,确保主力军队在遵义休整和遵义会议的平安,中心军委号令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率部追击,向北逃窜的敌军,篡夺娄山关,以防御川南之敌向遵义抨击打击。

娄山关别名娄关、承平关,是年夜娄山脉的主峰,海拔1576米,娄山关上千峰万仞,重崖叠峰,峭壁绝立,若斧似戟,直刺天穹,川黔公路回旋而过,人称黔北第一险峻,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自古被称为黔北第一险隘,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娄山关战役...

聂荣晴写的长征诗句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