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舍对联

文学网 时间:2019-09-21 17:33:32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添加伴侣,搜刮“微诗词”后存眷,可以求藏头春联、祝愿春联、对联等等。

  春联又称对偶、门对、春贴、对联、对子、桃符、楹联(因古时多吊挂于楼堂宅殿的楹柱而得名)等,是一种对偶文学 。

  跟着唐代诗歌鼓起,散文春联被排挤在外。散文春联一般不拘平仄,不避重字,不外分夸大词性相当,又不掉对仗。

  对联积厚流光,相传起于五代后蜀主孟昶。他在睡房门板桃符上的题辞:“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谓文“题桃符”(见《蜀梼杌》),这要算中国最早的春联,也是第一副对联。

稻字开首的诗句有哪些

稻花喷鼻里说康年,听取蛙声一片

出自: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 宋朝:辛弃疾

  •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三更鸣蝉。稻花喷鼻里说康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

出自:社日

  • 唐朝:王驾

  • 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

    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

译文及注释

1、译文

天边的明月升上了树梢,惊飞了栖息在枝头的喜鹊。清冷的晚风恍如传来了远处的蝉啼声。在稻花的喷鼻气里,人们谈论着丰收的年成,耳边传来一阵阵田鸡的啼声,仿佛在说着丰收年。

天空中轻云漂浮,闪灼的星星时隐时现,山前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畴前那熟习的茅店小屋仍然座落在地盘庙四周的树林中,山路一转,曾那记忆深入的溪流小桥显现在他的面前。

2、注释

①西江月:词牌名。

②黄沙:黄沙岭,在江西上饶的西面。

③别枝惊鹊:轰动喜鹊飞离树枝。

④鸣蝉:蝉啼声。

⑤旧时:昔日。

⑥茅店:茅草盖的村落客店。

⑦社林:地盘庙四周的树林。社,地盘神庙。古时,村有社树,为祀神处,故曰社林。

⑧见:同“现”,闪现,呈现

译文及注释

1、译文

鹅湖山下稻梁肥硕,丰收在望。畜生圈里猪肥鸡壮,门扇半开。

落日西沉,桑柘树林映照出长长的暗影。春社竣事,家家扶持着醉倒之人归来。

2、注释

⑴社日:古代祭奠土神的日子,分为春社和秋社。在社日到来时,平易近众会议竞技,进行各类类型的作社表演,并集体欢宴,不单表达他们对削减天然灾难、取得丰收的杰出祝贺,同时也借以展开文娱。

⑵鹅湖:在江西省铅山县,一年两稻,故方二月社日,稻梁已肥。稻梁肥:田里庄稼长得很好,丰收在望。粱:古代对粟的良好品种的通称。

⑶“豚栅”句:猪归圈,鸡归巢,家家户户的门还关着,村平易近们祭社聚宴还没回来。豚栅(tún zhà),小猪猪圈。鸡栖(qī),鸡舍。对,相对。扉,门。

⑷桑柘(zhè):桑树和柘树,这两种树的叶子都可用来养蚕。影斜:树影倾斜,太阳偏西。春社散:春设的聚宴已散了。

⑸醉人:喝醉酒的人。

关于<诗经>.

正人于役正人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此诗描述老婆纪念行役无期不克不及归家的丈夫。役:服劳役。曷:什么时候。至:归家。埘(音时):鸡舍。墙壁上挖洞做成。“日之夕矣,羊牛下来”描述了一幅落日西下,牛羊归舍的气象。 正人阳阳 正人阳阳,左执簧,右招我由房,其乐只且!正人陶陶,左执翿,右招我由敖,其乐只且!此诗历来很有争议。有的以为是描述舞师与乐师配合歌舞的排场,有的以为是恋人相约出游而乐趣无限的排场。阳阳:洋洋满意。簧:笙簧。这里指笙。由房、由敖:有的书诠释为翱翔,<先秦诗鉴赏辞典>诠释“由房”为房中乐,诠释“由敖”为舞曲名。我以为“由房”确为一种房中乐;由敖是游玩的意思,由于“敖”有调戏,把玩簸弄的意思。关头是“且”的诠释,所有的辞典都诠释为语气助词,无实义。对此字,台湾李敖年夜师对此字也有过评析。台湾年夜学有个传授(叫何名忘了)对此字的诠释也是语气词,李年夜师说,此解误矣,他说他解开了数千年的奥秘。他以为“且”是个象形字,指男人生殖器。我以为此诠释有事理。固然在有的诗句中也诠释为语气词,就是现代网友聊天经常使用的“切”一词的来历,原意是粗话骂人,引伸为不屑的意思。<年龄>里的诗句都较为直接,其实不像后代诗词那样隐晦,所以联系上下文,“且”的诠释当为房事,云雨。就像现代男女爱情,男人固然对女子年夜献殷情,但很多汉子只是为了获得女人的身体。所以整句意思是:正人乐洋洋,左手持笙簧,右手招我进卧房,其情只是想和我做爱。 采 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葛、萧、艾:都是指植物。因而可知,成语“一日三秋”来历于<诗经.采 葛> 将仲子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怙恃。仲可怀也,怙恃之言亦可畏也。。。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将(音枪):愿,请。仲子:相当于称为二哥。兄弟排行第二为“仲”。逾:越。里:邻里。二十五家为里。先秦时期的男女交往,年夜概履历了相对宽松到逐步深严的转变进程。此诗恰是描述了青年女子在这类舆论榨取下的害怕、矛盾心理。年夜体意思是:求求你,我的仲子,别翻越我家门户,别翻越我家菜园,别折我的种的杞树和檀树。哪是舍不得树呵,是惧怕怙恃还有邻人的闲话,怙恃训斥和邻居的闲话让我惧怕。成语“人言可畏”来自于此诗。山有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扶苏:茂木。一说桑树。隰(音席):凹地。狂:狂愚的人。游龙:植物名。即荭草。子都:古代美男人。且:辞典诠释又是为助词。我以为也是助词,可是是有词义的语气助词。就是上面<正人阳阳>中的“且”意思一样,本义指男人生殖器,这里指粗话骂人,引伸为不屑的意思,也就是现代人聊天中经常使用的一个字“切”。诗句意思是:山中有茂木,池中有荷花。没见到美男人,却见到你这个小狂徒,切!(注重:”且“诠释为“切”的译法,本人独家理解,书本没有,李敖年夜师也无此诠释,哈哈) 褰 裳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李敖在某一期<李敖有话说>节目平分析的就是此诗。“且”的诠释和<山有扶苏>中诠释一样。惠:爱。褰(音千):揭起。溱(音臻):水名。李年夜师说年龄时前人都不穿内裤。全句意思是:你若爱我想我,我就提着下衣度过溱水来见你。你若不想我,莫非就没人喜好我吗?你这傲慢的小子。切!风雨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正人,云胡不夷。喈喈:鸡鸣声。云:语助词。胡:何。夷:指心中安静。风雨声凄凄,鸡鸣声喈喈,此时见到正人,我担忧的心也安静了。 子 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此诗描述老婆等待亲人时的焦心表情。“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两句,因曹操在<短歌行>中的援用,而众所周知,成为千古佳句。子:男人的美称。衿:衣领。嗣音:传消息。佩:这里指系佩玉的绶带。挑兮达兮:形容走来走去的模样。城阙:城正面夹门两旁之楼。青青的你的衣领,悠悠的我的心情。即使我不去,莫非你从此断音信?青青的你的佩戴,悠悠的我的情怀。即使我不去,莫非你不克不及自动前来?在这高高的城楼,来交往往的观望。一日不见你,仿佛已有三月长。 扬之水 扬之水,不流束楚。终鲜兄弟,维予与女。无信人之言,人实诳女。扬之水,不流束薪。终鲜兄弟,维予二人。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楚:荆条。鲜(音选):少。言:蜚语。诳(音筐):骗。这里的“女”通“汝”。激扬的流水,漂不走成捆的荆条和木料。我们家兄弟少,只有我和你二人彼此依托。不要相信他人的闲话,他人其实不成依靠,他人骗你总有把戏。人不成信,实来已久。悲痛也!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相逢相遇,适我愿兮。此诗描述恋人萍水相逢的喜悦。零:下降。漙(音团):形容露珠多。清扬:目以清明为美,扬亦明也。婉:夸姣。相逢(音谢后):萍水相逢。郊外蔓草菁菁,缀満露水晶莹。有位斑斓姑娘,端倪流盼传情。有缘本日巧遇,令我一见倾慕。“相逢”来历于此诗。希望也能相逢一名佳丽,哈哈。

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正人好逑。

此句作为<诗经>首篇首句,传播千古,众所周知。特别是“窈窕淑女,正人好逑”成为花心汉子附庸大雅的绝美文句。但是一般众人都毛病的理解了此句涵义。乃至有人以为是正人喜好寻求修长斑斓的女子的意思,实在否则。“好”字为第三声,是夸姣优异的意思,其实不是爱好;“逑”是配头,其实不是寻求的意思。整句的意思是雎鸠在水中欢畅鸣叫,成双成对。面貌斑斓、道德仁慈的女子,恰是正人的好伴侣。

另:"悠哉悠哉,展转反侧”等词亦来历于此诗。

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夭夭”是富强的模样。“灼灼”是光鲜的模样。之子:这小我。于归:女子出嫁。宜:敦睦。室家:全家,家庭。

全句意思为:桃树茂盛,桃花光辉。女子出嫁,全家敦睦。

值得注重的是,为什么女子出嫁写桃之夭夭,为什么不写樱之夭夭或是此外花夭夭,这就成了命理术语桃花运的由来。桃花运便和女子出嫁或是有异性缘联系在一路。

话说刘备织芒鞋过活,糊口窘困。遂与关羽、张飞三人在桃园结义,成果刘备命运从此改变,成为一代明主。此为桃花运之由来也。呵呵,本人自编的一个笑话,跑题了。

桃之夭夭,往后成为“溜之大吉”原型。

汉广

南有乔木,不成休思;汉有游女,不成求思。汉之广矣,不成泳思;江之永矣,不成方思。

乔木:高峻非常的树木。不成休思,有人理解为高树无荫,所以不克不及歇息。本人以为不合错误,高树当荫更年夜,怎样能说无荫呢?树高者惟有上树歇息才是不成休思的。所以本人以为准确的理解为乔木太高峻,爬上去歇息是不成想像的事。

汉:汉水,长江支流之一。游女:汉水之神。

江:江水,即长江。永:水流长也。方:桴,筏。

我见过的册本注释都把“思”字作为语气助词来理解,本人以为不当。思是想像,思虑的意思,“不成X思”,是X是不成思议的意思。所以此句应当为“南有乔木,不成思休;汉有游女,不成思求。汉之广矣,不成思泳;江之永矣,不成思方。”

整句的意思是:南边的乔木太高峻了,谁如果想爬上树去歇息是不成想像的事;汉水有斑斓的女神游女,要想寻求她是不成能的事;汉水广漠没有边际,谁要想在此游到对岸真是不成思议;长江之水天际流,源远又流长,要想在此瓢流筏渡也是不成想像的事,由于仿佛没有绝顶。

草虫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正人,内心不安。(我心酸悲)

从此句可以看出,“内心不安”、“我心酸悲”等文句来历于<诗经>“草虫”。

殷其雷

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背斯,莫敢或遑?振振正人,归哉归哉!

殷,有的书将此字诠释为雷声,通隐。我以为不当。如是雷声,那“雷声其雷”就欠亨了,“雷”才是雷声的意思。若是通隐,又何解呢?所以此解有误。<辞海>对“殷”字有多种诠释。此中一种指昌大。<易。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天主。”意思是用此殷盛之乐荐祭天主。

一种诠释读<引>声,意思为震动声,震动声与雷声是两回事,规模纷歧样。司马相如<上林赋>“殷天动地”。

综合几种诠释,本人以为此字为象音字,描述雷声的状况,也就是”霹雷隆“的意思。

”何斯背斯,莫敢或遑?“很多书把此句的主语诠释为后面的“振振正人”,是“振振正人””何斯背斯,莫敢或遑?我以为不是。此句的主语当是前面的”殷其雷“,描述雷声为何电光石火,不敢有半晌闲暇逗留。由此想到“振振正人”亦是如斯,“归哉归哉”,盼愿他早日归家。

全句意思是:霹雷隆的雷声在南山南面电光石火,就像我那勤奋诚笃的良人,老是往来来往仓促,不敢在家有半晌逗留。我的良人,盼你早日归家!

小 星

嘒彼细姨,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分歧!

嘒(音慧):微光闪灼。三五:一说参三星,昴五星,指参昴。一说举天上星的数。肃肃:疾行貌。宵:夜。征:行。寔:实的异体字。

此句并没有过人的地方,描述了一名卑职微的小吏,对本身昼夜奔波的命运,发出不服的长叹。可是此句将命运与星宿联系在一路,可见命理与星相学早在年龄乃至更早之前便已发生,并且深切苍生。

江有汜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厥后也悔。

汜(音四):由主流分出而复会合的河水。归:嫁。不我以:不消我,不要我。

江水有倒流之水,阿谁人又授室,不与我相随!此刻不要我,往后必悔怨。”悔怨“一词可见来历于<诗经>”江有汜 ”。

野有死麇

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人诱之。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这首诗很成心思。<诗经>中很年夜一部分诗歌来历于平易近间,收录于<国风>。在《国风》中,最集中的是关于爱情和婚姻的诗,并且表示手法比力直接,其实不像后代诗词那样隐晦。在《诗经》时期,在某些地区,对男女交往的限制还不像儿女那样峻厉,由此我们在这些诗中看到年青的小伙和姑娘自由地幽会和相恋的情形,本首诗就是如斯。描写了一个狩猎的男人在林中勾引一个“如玉”的女子,那女子劝男人别鲁莽,别轰动了狗,表示了又喜又怕的奥妙心理。

麇:獐子。比鹿小,无角。白茅:草名。吉人:男人的美称,这里指男猎人。朴樕:小木,灌木。纯束:捆扎。

舒:一说语词,一说徐,<辞海>的诠释有缓慢的意思。本人以为此处“舒”字当含有“轻轻地”的意思。轻者为舒。脱脱:有的书诠释为“音兑”,但<辞海>中并没有此解。<古代汉语辞典>诠释为通“蜕”,伸展的意思。我以为较为贴切。脱脱:自在迟缓的模样。但我以为此诗既然描述男女偷欢,天然也含有“褪去”的意思。感(音撼):通撼,摆荡。帨(音税):佩巾,围腰。尨(音忙):多毛的狗。

前句描述山野灌木是写爱情的场景,也为偷欢缔造了前提。

整句诗的意思是:山野以外有猎人捕捉的死獐,白茅轻轻将它包。有女春情泛动,青年猎人把她撩。林中灌木丛生,野外有猎人捕捉的糜鹿。白色茅绳将它束,这个少女貌美如玉。轻一些呀慢一些,我的好情郎。不要弄乱了我的腰巾,不要轰动了那小猎犬。

柏 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若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泛:漂流。成语“泛泛而谈”就是指随意说的,不深切的谈论。耿耿:<先秦诗鉴赏辞典>中诠释为“烔烔”,眼睛敞亮。我以为不当,当指有所悬念而不克不及忘记。成语“耿耿于怀”就是这个意思。隐忧:深忧。微:非,不是。

这是一首情文并茂的好诗,在朴实的<诗经>中是一篇佳作。描述了一名女子心无定所,趁波逐浪的忧闷心情。因有“隐忧”,所以“耿耿不寐”。更加"忧"的是,此“隐忧”非书喝酒所能解,非翱翔所能避,足见忧痛至深而难销。

日月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

我见过的所有版本注释,都把“日”“诸”诠释为语气词,我以为不合错误。居:<辞海>中有颠末的意思,暗示相隔若干时候。我以为恰是此意。诸:是“之”的意思,代词,代“日”。逝:有的书诠释为发语词,归正诠释欠亨就成了发语词了,呵呵。也有的书诠释为“何”。我以为都不是,“逝”就是磨灭,逝去,灭亡的意思。古处:故处,本来的处所。

<先秦诗鉴赏辞典>把此句解释为:“太阳和月亮,光辉照地头。竟有这种人,不可再相守。”我是这样解释的:日月更替,照耀大地。就像人一样,逝去的青春岁月再也不会倒流。

击 鼓

。。。。。。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首诗描述了卫国战士,远戍陈宋,久役不得归,纪念老婆,回想临行与老婆死别之词。

平:和也,和二国之好。陈、宋:诸侯国名。孙子仲:卫国元帅。契:切音,指合。阔:指离。所谓远离。契阔:离合。成说:誓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的意思是,存亡拜别与共,这是我们的誓言。

可见成语“内心不安”来历于此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成为千古佳句。

雄 雉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百尔正人,不知德性?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此首诗所有的辞典诠释都为老婆纪念远役在外的丈夫。有其事理,但不全然。由于若是忖量丈夫,最后四句就仿佛有点驴唇不对马嘴了。固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以为此诗写一女子喜好一男人而被谢绝或丢弃所发的感慨。

泄泄:缓飞的模样,音读“意”。怀:此处是指心思,情意的意思。自诒(音夷):自寻懊恼。阻:阻隔,此处指谢绝。德性:道德操行。忮(音至):忌恨,害人。臧:善。

所以几句意思是雄雉在天上徐徐而飞,我所怀的苦衷是被他谢绝丢弃而自寻懊恼。你们这些汉子啊,莫非都不知道道德操行吗?

我没有害人之心,亦没有妄想财帛,为何没有好的成果呢?

谷 风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齐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背,及尔同死。

行道迟迟,中间有背。。。。。。。

此诗描述女子蒙受抛弃,离家时,倾吐本身的不幸。

习习:风声。黾(音“敏”)勉:尽力极力。下体:根。

山谷中风声习习,气候时阴时雨。夫妻间把稳心相印,不宜有争吵。采来的蔓菁和萝卜莫非都没有根茎么?不要背弃昔日的诺言,与你存亡与共。

北 门

出自北门,忧心殷殷。终窭且贫,莫知我艰。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这是一篇位卑任重,处境困穷,无处诉说的小仕宦的怨诗。

殷殷:哀伤的模样。窭(音巨):清贫,拮据。

走出城中北门,内心不安。既贫又困,没人知晓。算了吧,天命如斯,还有甚么法子啊?

从此诗可以看出年龄时期的“公事员”日子其实不好过,现在的公事员可谓年夜翻身了,呵呵。从此诗可以看出“算了吧”三字,前人是怎样说的。也能够看出,认命自古有之。

淇 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正人,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正人,终不成谖兮!

淇:淇水。奥(音玉):水边曲折的处所。猗猗(音恶,平声):通阿,长而美貌。匪:<先秦诗鉴赏辞典>中诠释为通斐,有文彩貌。可是<古代汉语辞典>中并没有此诠释,而是诠释为“那”。我以为贴切些。由于只是见到这位正人,若何知他有文彩?

切、磋、琢、磨:治骨曰切,象曰磋,玉曰琢,石曰磨。均指文彩好,有涵养。瑟:肃静貌。僩(音县):广大貌。赫:威严貌。咺(音宣):有威仪貌。谖(音宣):忘。

淇水弯弯,绿竹茂盛。有一名正人,形如骨器象牙商讨,如翠玉奇石揣摩。器宇轩昂,举止年夜方。有那样貌美的男人,若何让我不想他?

从此诗可以知道“商讨”“揣摩”的本义。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觉得期。

氓:平易近,男人。蚩蚩:傻笑的模样。贸:我所见的诠释版本都以为是“互换”的意思,我以为不是,当是生意的意思。布:是古代货泉而不是布疋。只有原始社会,商品才处于互换阶段。即:接近。谋:筹议。顿丘:地名。愆(音千):过,误。将:愿,请。

一男人笑嘻嘻的来买丝,实在不是来买丝的,接近我是和我筹议嫁娶之事。送他度过淇水达到顿丘。不是我成心延婚期,其实是无人做良媒。请君不要生气,秋季到了来迎娶。

现代词“商业”来历于此诗。贸是生意的意思,易是互换的意思。

木 瓜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觉得好也!

琼玖:美玉。

赠我木瓜,回报之美玉。不是为了报答,而是永合相好。

此诗与<诗经.年夜雅.抑>中之“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成为成语“礼尚往来”的来历。看来中国人之投桃报李之风久矣。不外前者投李要以美玉回馈,也仿佛太亏了,哈哈。

黍 离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知我者,说我心里忧闷,不知我者,问我到底有何求。苍天啊,这些是甚么人啊!

此句极富诗意,出自数千年前前人之口,真服气也!

参考资料:http://benwumin.blog.hexun.com/4181195_d.html

形容“农家”的诗句

1、半夜呼儿趁晓耕,羸牛无力渐艰行。时人不识农家苦,将谓田中谷自生。

——唐·颜仁郁《农家》

2、茅舍三间槿作篱,白头婆子葺寒衣。儿童饱饭傍晚后,短笛横吹唤不归。

——宋·宋伯仁《农家》

3、南亩勤菑获,西成谨盖藏。 种荞乘霁日,斫荻待微霜。

溪碓新舂白,山厨野蔌喷鼻。 何必北窗卧,始得傲羲皇。

——宋·陆游《农家》

4、板桥人渡泉声,茅檐日午鸡鸣。 莫嗔焙茶烟暗,却喜晒谷晴和。——唐·顾况《过山农家》

5、尝闻秦地西风雨,为问西风迟早回。 鹤发老农如鹤立,麦场高处望云开。

——唐·雍裕之《农家望晴》

6、莫笑农家腊酒浑,康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跟随春社近,衣冠简单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宋·陆游《游山西村》

7、欲羡田舍郎,秋新看刈禾。苏秦无负郭,六印又若何。——唐·崔道融《过农家》

8、野火相连打麦田,仰看斗转月低弦。古来但说农家乐,半夜谁知未得眠。

——宋·吴琳《农家》

9、盗息无排甲,兵消不取丁。 频过门鸡舍,闲学相牛经。

江浦渔歌远,人家绩火青。 翱翔无定处,随便宿丘亭。

——宋·陆游《农家》

10、农家何所知,邻里自适宜。 草径春风软,茅檐春日迟。

数鸦鸣秃树,一犊卧荒陂。 酒熟相留醉,於人不作期。

——宋·释文珦《农家》

关于诗经的题目 关于朴重高贵,积极向上的情操

《诗经》名篇

1.二子乘舟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

愿言思子,中间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

愿言思子,不瑕有害?

泛泛:飘流的模样

养养:耽忧的模样

逝:往

  二子乘舟去出游, 随波飘零影悠悠。 每想起弟兄俩, 心头涌出无穷愁。二子乘舟去远方, 随波飘零影全光。 每想起弟兄俩, 该不会赶上险与祸吧?

  本诗描述对二位同舟远行的人的忧愁,表达了对二子的安危的关切。古时诠释二子的本领是卫令郎伋和令郎寿的故事,作为诗歌自己并没有明证,不外是按照传统的一些讲解和史乘的记录。

2.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

人而无仪,不死作甚?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

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

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相:看

仪:威仪

止:礼仪

体:身躯

遄:很快

  看那老鼠有张皮,却见有人没威仪。

  却见有人没威仪,为什么还活不倒毙!

  看那老鼠有牙齿,却见有人无廉耻。

  却见有人无廉耻,在世不死等什么时候!

  看那老鼠有肢体,却见有人不懂礼。

  却见有人不懂礼,何不从速就气绝!

这首诗说话的尖刻锋利,气焰的不可一世,在整部《诗经》中也是未几见的。本诗具有强烈的抵挡性和更光鲜的战役精力。

3.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

行迈靡靡,中间摇摇。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

行迈靡靡,中间如醉。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

行迈靡靡,中间如噎。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1.黍 :一种农作物,即糜子,籽实去皮后叫黄米,有黏性,可以酿酒、做糕等。

  2.离离:庄稼一行行摆列的模样。

  3.稷 :谷子,一说高粱。

  4.行迈:远行。迈,行、走;。

  5.靡靡:迟迟、迟缓模样。

  6.中间:心里;

  7.摇摇:心神不宁。

  8.谓:说。

  9.悠悠:遥远的模样。

  10.此何人哉:这(指祖国消亡的苦楚气象)是谁酿成的呢?

  11.实:子粒。

12.噎 :食品塞住咽喉,这里指梗咽。

  那糜子一行行地摆列,那高粱生出苗儿来。迟缓地走着,心中恍忽不安。领会我的人说我有忧闷,不领会我的人说我有所求。遥远的的苍天啊,这都是谁酿成的呢?

  那糜子一行行地摆列,那高粱抽出穗儿来。迟缓地走着,心中如酒醉般昏昏沉沉。领会我的人说我有忧闷,不领会我的人说我有所求。遥远的的苍天啊,这都是谁酿成的呢?

  那糜子一行行地摆列,那高粱结出粒儿来。迟缓地走着,心中难熬,梗咽难言。领会我的人说我有忧闷,不领会我的人说我有所求。遥远的苍天啊,这都是谁酿成的呢?

4.正人于役

正人于役(yì),不知其期,曷(hé)至哉?

鸡栖于埘(shí),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正人于役,如之何勿思!

正人于役,克日不月,曷其有佸(huó)?

鸡栖于桀(jié),日之夕矣,羊牛下括。

正人于役,苟无饥渴!

①正人:此妻称丈夫。 ⑥如之何勿思:若何不思。

②役 (yì):苦役。 ⑦佸(huó):集会、相会。

③曷 (hé):什么时候。 ⑧桀(jié):鸡栖的木架。

④至:归家。 ⑨括:此指牛羊放牧回来关在一路。

⑤埘(shí):鸡舍。 ⑩苟:年夜概,或许。

  丈夫服役远在他乡,归期漫漫真是悠久。哪年哪月才能归来,家鸡进窝真是慌忙。

  远望落日不竭西沉,牛羊纷纭走下山岗。丈夫服役远在他乡,教我若何遏制考虑!丈夫服役远在他乡,没日没夜真是漫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会,家鸡进窝已安置。

  远望落日不竭西沉,纷纭下坡是那牛羊。丈夫服役远在他乡,愿他没有饥渴情状。

5. 羔裘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

彼其之子,舍命不渝。

羔裘豹饰,力大无穷。

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

彼其之子,邦之彦兮。

  

羔裘:羔羊皮袄。

濡:湿,滋润。

洵:诚然,简直。

侯:夸姣。

不渝:不变。

豹饰:用豹皮作为皮袄袖口的装潢。

孔武:很威武。

邦:邦国。

司直:负责君子过掉的仕宦。

晏:艳丽。

三英:皮袄上装潢。

  彦:俊美精采的才德之人。

 

《羔裘》借助穿着皮袍的描述,表示人的品质德性,歌颂了一名朴重英勇,宁当玉碎,不渝操守的官员。诗虽是直赋其事,但穿着的描述,不但增添了形象性,而从光泽、装潢、色采的刻画上,也就丰硕了人的想象,增添了意味的寄义。

6. 卢令

(诗经中最短的一首诗)

卢令令,其人美且仁。

卢重环,其人美且鬈。

卢重鋂,其人美且偲。

 

  卢:猎犬,年夜黑犬。令令:铃声

  重环:年夜环套小环

  鋂:音梅。重鋂,一个年夜环套两个小环

  偲:须多而美

 

  《卢令》歌颂猎人勇武多才,具有善良之心。诗从猎犬写起,乃是烘云托月的手法,既引出猎人,又衬托猎人。

  全诗各句,上写犬,下写人。写犬,重在铃声、套环,状猎犬之迅捷、灵活、矫疾;写人,各用一“美”字,突现其漂亮。用仁、鬈、偲三字,则极赞猎人的内秀、勇壮、威仪。由犬及人,以犬衬人,以人带犬,配合组成怪异的典型形象,声情并茂,表达出齐人的尚武风习,和对英雄猎手的爱崇。

7. 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园。乐园乐园,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 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硕鼠:年夜老鼠,这里用来比抽剥无厌的统治者。

  贯:侍奉也。 “三岁贯女”就是说侍奉你多年。三岁言其久,女,通"汝",你,这里指统治者。

逝:立誓。  

适:往

  德:暗示感激

直:地方 

劳:慰劳。

谁之永号?:谁还浩叹短欢呢?

  年夜老鼠呀年夜老鼠,不要吃我种的黍!多年辛劳赡养你,我的糊口你掉臂。立誓从此分开你,到那抱负新乐园。新乐园呀新乐园,才是安居好去向!

  年夜老鼠呀年夜老鼠,不要吃我年夜麦粒!多年辛劳赡养你,拼死拼活谁感谢感动。立誓从此分开你,到那抱负新乐邑。新乐邑呀新乐邑,劳动价值归本身!

  年夜老鼠呀年夜老鼠,不要吃我种的苗!多年辛劳赡养你,流血流汗谁慰问。立誓从此分开你,到那抱负新乐郊。新乐郊呀新乐郊,有谁去过徒长叹!

8. 十亩之间

十亩之间兮,

桑者闲闲兮。

行与子还兮。

十亩以外兮,

桑者泄泄兮。

行与子逝兮。

 

① 桑者:采桑的人。

② 闲闲:自在不迫的模样

③ 行:且,将要。

④ 子,你。

  5.泄泄:同闲闲

6.逝:往。

  十亩田间是桑园,采桑人儿真落拓。走吧,与你把家还!十亩田外是桑林,

  采桑人儿笑盈盈。走啊,与你联袂行。

9. 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同行!

袍:装有旧丝棉的长衣。

王:指周王

修:清算

泽:汗衣

裳:下衣

  谁说没有衣裳?和你穿一件长袍。君王要起兵,修整好戈和矛,和你配合对敌!

  谁说没有衣裳?和你同穿一件亵服。君王要起兵,修整好矛和戟,和你配合作筹办!

  谁说没有衣裳?和你同穿一件战裙。君王要起兵,修整好铠甲和刀兵,和你配合上火线!

《秦风•无衣》是《诗经》中最为闻名的爱国主义诗篇,它是发生于秦地(今陕西中部和甘肃东南部)人平易近抗击西戎入侵者的军中战歌。在这类反侵犯的战争中,秦国人平易近表示出勇敢无畏的尚武精力,也缔造了这首布满爱国主义豪情的激昂大方战歌。

10. 菁菁者莪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见正人,乐且有仪。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既见正人,我心则喜。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见正人,锡我百朋。

泛泛杨舟,载沉载浮,既见正人,我心则休。

  菁菁:盛貌。

莪:音俄,莪蒿。

阿:年夜的丘陵。

沚:水中小洲。

陵:年夜土山。

  朋:古货泉,五贝为朋。

  载:则。

休:喜。

锡:赐

泛泛:在不上泛动的模样

  《菁菁者莪》古来皆说“乐育材也”,也就是对培养人材的歌颂,诗以“莪”之富强,发展在山陵水边,正意指人材的成长。人们常将此中正人,解为教员,实在这恰是成长的人材。此中的“我”才是培养人材的人。人材“有仪”,能经沉浮,恰是成功的表示,培育他的人天然心中感应欢愉。

11. 蒹葭

蒹葭(jiān jiā)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sù)洄(huí)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心。

  蒹葭萋萋(qī),白露未晞(xī)。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méi)。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jī);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chí)。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sì)。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zhǐ)。

  蒹葭(jiān jiā):芦荻,芦苇。蒹,没有长穗的芦苇。葭,初生的芦苇。

  苍苍:富强的模样。下文的“凄凄”(“凄”是“萋”的假借字)“采采”都与“苍苍”的意思不异。

  白露为霜:晶莹的露珠酿成霜。为,固结成。

  所谓:所说,这里指所纪念的。

  伊人:这小我或阿谁人.指诗人所忖量追寻的人。

  在水一方:在水的另外一边,即水的对岸。方,边

  溯洄(sù huí)从之:沿着曲折的河滨道路到上游去找伊人。溯洄,逆流而上。  道阻:道路上障碍多,很难走。阻,险阻,道路难走。

  溯游,顺流而下。“游”通“流”,指直流的水道。

  宛在水中心:(阿谁人)恍如在河的中心。意思是相距不远却没法达到。宛,宛然,仿佛。

  晞(xī):晒干。

  湄(méi):水和草交代的处所,指岸边。

  跻(jī):升高意思是地势愈来愈高,行走吃力。

  坻(chí):水中的小洲或小岛。

  采采:富强的模样。

  未已:指露珠还没有被阳光蒸发终了。

  涘(sì):水边。

  右:转弯抹角。

  沚(zhǐ):水中的沙岸。

之:代“伊人”

  河畔芦苇碧色苍苍,暮秋白露固结成霜。

  我那日思夜想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方。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险阻而又漫长。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恍如就在水的中心。

  河畔芦苇一片富强,早晨露珠还没有晒干。

  我那魂牵梦绕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边。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曲折艰险难攀。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恍如就在沙洲中心。

  河畔芦苇更加茂盛,早晨白露仍然勾留。

  我那苦苦寻求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头。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险阻迂回难走。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恍如就在水中沙洲。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