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一些很有气势的古诗词不要律句的多于十句以上的

文学网 时间:2019-10-07 19:22:44

  《圆圆曲》鼎湖当日弃人世,破敌收京下玉关,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怒为朱颜。 朱颜漂泊非吾恋,逆贼天亡自荒宴。 电扫黄巾定黑山,哭罢君亲再相见。 相见初经田窦家,侯门歌舞出如花。 许将戚里箜篌伎,等取将军油壁车。 家本苏州浣花里,圆圆小字娇罗绮。 梦向夫差苑里游,宫娥拥入君王起。 前身合是采莲人,门前一片横塘水。 横塘双桨去如飞,何处豪家强载归。 此际岂知非苦命,此时惟有泪沾衣。 薰天意气连宫掖,明眸皓齿无人惜。 夺归永巷闭良家,教就新声倾坐客。 坐客飞觞红日暮,一曲哀弦向谁诉? 白晳通侯起码年,拣取花枝屡回首。 早携娇鸟出牢笼,待得银河几时渡? 恨杀军书抵死催,苦留后约将人误。 相约恩深相见难,一朝蚁贼满长安。 可怜思妇楼头柳,认作天边粉絮看。 遍索绿珠围内第,强呼绛树出雕阑。 若非勇士全师胜,争得蛾眉匹马还? 蛾眉顿时传呼进,云鬟不整惊魂定。 蜡炬迎来在疆场,啼妆满面残红印。 专征萧鼓向秦川,金牛道上车千乘。 斜谷云深起画楼,散关月落开妆镜。 传来动静满江乡,乌桕红经十度霜。 教曲伎师怜尚在,浣纱女伴忆同业。 旧巢共是衔泥燕,飞上枝头变凤凰。 长向尊前悲老迈,有人夫婿擅侯王。 那时只受申明累,贵戚名豪竞延致。 一斛明珠万斛愁,关山流落腰肢细。 错怨暴风飏落花,无边春色来六合。 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 老婆岂应关年夜计,英雄无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代红妆照历史。 君不见,馆娃初起鸳鸯宿,越女如花看不足。 喷鼻径尘生乌自啼,屧廊人去苔空绿。 换羽移宫万里愁,珠歌翠舞古梁州。 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昼夜流!

  曹操《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比方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故解忧?惟有狂药。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1] 我有佳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什么时候可辍? 忧从中来,不成隔离。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讌,心怀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全国归心。

诗词中 出律是甚么意思

    出律:诗词格律术语,多用作诗词春联的平仄上。对仗工整,不得出律犯拗。

  诗词格律一般有四年夜要素:用韵、平仄、对仗、字数。此中律诗最为严酷,必需知足全数要素。

  汉语虽有四声,但在近体诗中,其实不需要象词、曲那样分辩四声,只要粗分成平仄两声便可。要造成音调上的顿挫抑扬,就要瓜代利用平声和仄声,才不单调。汉语根基上是以两个音节为一个节拍单元的,重音落在后面的音节上。以两个音节为单元让平仄交织,就组成了近体诗的根基句型,称为律句。对五言来讲,它的根基句型是:

  平平仄仄平

  或

  仄仄平平仄

  这两种句型,首尾的平仄不异,即所谓平起平收,仄起仄收。我们若要制造点转变,改成首尾平仄分歧,可把最后一字移到前面去,酿成了:

  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除后面会讲到的特例,五言近体诗不管怎样转变,都不出这四种根基句型。

  七言诗只是在五言诗的前面再加一个节拍单元,它的根基句型就是:

  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

  七言近体诗不管怎样转变,也都不出这四种根基句型。

  马蹄韵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句脚法则,一是句中法则;春联每边最后两句的句脚平仄不不异者,称为正格,不异者称为变格;句中平仄没有正格与变格之分。

  知道了甚么是律,那“出律”就不难理解了,不合适联律的句子就叫“出律”

诗词中出律和不律是甚么意思

出律:诗词格律术语,多用作诗词春联的平仄上。对仗工整,不得出律犯拗。

不律:不守规范,不遵法理。应当和出律意思附近,就是触犯了诗词的格律。

实在,我们此刻所谓的诗词格律,是唐宋今后成长起来的。最初的古诗并没有所谓的“格律”,只有音调和节拍,年夜家只要读一读《诗经》就很清晰了。也就是说,在表达豪情的时辰,统筹到听觉上的美和视觉上的美(中国的文字是有视觉上的美感的),也便可以了,故曰:“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

到了近体诗,音调和节拍愈来愈遭到正视,但最初和格律应当仍是两回事,我就思疑李白在写诗的时辰还要讲求甚么平仄,而是他写的诗,音调和节拍让人感觉很美,因而便从中总结出了“格律”,这本应是作为参考的,后人却把它弄成了教条。

有人会说,唐朝那末多的诗人,“格律”就那末几种,莫非不遵照格律自由创作会那末整洁齐截?这要分两句话说。一是美是有时期性的。好比风行歌曲,或许在后人看来音调就都差未几。二是事实上唐人诗“出律”的触目皆是,只不外后人有甚么所谓的“拗救”为其曲意讲解而已。

词又与诗分歧。最初词叫“曲子词”,表白它是为曲子填写的歌词,这就必需要有严酷的格律,不然没法唱了。但到了“曲子词”酿成“是非句”的时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是由于近体诗那陈旧见解的5、七句型严重地限制了情势美的成长,文人巴望找到新的情势美,因而曲子词的参差的句型成了他们立异所鉴戒的对象。但这类立异一起头就是有误差的,即过于正视原曲子的“格律”,即便在后来创“新声”时也是如斯。这一点在很早就有人攻讦,王安石说:“现在先撰腔子,后填词,倒是‘永依声’也。”

古诗词排律法则

  排律,属于律诗的一种,法则与律诗根基不异,如平起、仄起;入韵与不入韵等。

  若是把握了一般的律诗的法则,写排律只需要在尾联之前再加联,联数不定,纷歧定是4或8的倍数。增添的每联需要对仗(也有隔句对,称为扇对)。而且,各句的平仄都要遵照粘对的格局。

律诗中的“律”是甚么意思

律诗,指近体诗中要求平仄、压韵、粘对最严酷的诗种。按每句字数几多可分为五言、七言,按篇幅是非又可分为通俗律诗和排律,还有一种特别的诗体称为柏梁体。

律诗的格律要求是多方面的。起首要求诗句字数整洁齐截,每首别离为五言句、六言句或七言句,简称五律、六律、七律,此中六律较少见。其次对诗句数目有分歧限制,凡是的律诗划定每首八句。若是仅六句,则称为小律或三韵律诗;跨越八句,即在十句以上的律诗,称排律或长律。第三是特定的对偶要求。凡是以八句完篇的律诗,每两句成一联,计四联。依照旧时律诗写作的起承转合布局,习惯上称第一联为破题,第二联为颔联,第三联为颈联,第四联为结句。每首的中心两联,即颔联、颈联的上下句都必需是对偶句。排律则除首末两联不合错误外,中心各联都必需上下句对偶。小律对偶要求较宽,或一二两联,或二三两联,或仅二联要求上下句对偶。第四即是声韵格律的周密要求。

律 应当是指格律吧

律诗的格律要求是很严的

带梁字的古诗词

《春日玄武门宴群臣》李世平易近

时光开令序,淑气动芳年。

驻辇华林侧,高宴柏梁前。

紫庭文佩满,丹墀衮绂连。

九夷簉瑶席,五狄列琼筵。

娱宾歌湛露,广乐奏钧天。

清尊浮绿醑,雅曲韵朱弦。

粤余君万国,还惭抚八埏。

庶几保贞固,虚己厉求贤。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