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诗歌鉴赏, 要求800字左右

文学网 时间:2019-11-20 19:22:36

——《剑门》鉴赏(诗略)——

剑门,在今四川剑阁县北。据《年夜清一统志》:“四川保宁府:年夜剑山在剑州北二十五里。其山削壁间断,两崖相嵌,如门之辟,如剑之植,故别名剑门山。”杜甫于乾元二年(759)十仲春携家属从秦州同谷转徙成都时,路过此地,他赞叹于地势之险峻,联想到由藩镇壮大酿成的安史之乱,意想到剑南之地轻易被军阀负险自固、割据称雄,表达了对国度前程的深深忧愁。

这首诗的起头八句,突兀而起,描述了作者初见剑门山那种惊诧的神志。如斯奇险、雄浑的年夜山,真是地造天设啊!山山相连环抱西南,山上的石头犄角都指向北方。两崖挺拔,恍如墙壁,砌垒之状,好像城郭。只要有一小我怒而扼守,即便百万人也莫敢近前!这些活泼的描述,一方面是采取赋的手法,直接描画山势的雄奇、险峻和壮伟,揭示了壮阔弘大的气焰,十分形象,令人如临其境。杨伦说:“宋祁知成都至此,咏杜诗首四句,叹伏,觉得实录。”(《杜诗镜铨》)诗顶用“险”字、“壮”字来形容剑门,全篇都从这二字生发开去。另外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诗中采取了赋中有兴的手法,寄寓了深入的政治思惟。特别是“连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二句,意蕴丰富,耐人寻味。”浦起龙《读杜心解》说:“俱以地险易动立论”,“抱西南,见曲为彼护;角北向,见显与我敌。

末欲铲叠嶂之根。”诗人从险峻的山势中,已苏醒意想到,如许险峻的地舆情况,轻易被野心家所操纵,随时都有离开中心王朝,处所割据的危险。“石角”,概况是写山,实际上是意味那些用心叵测的处所军阀。

在具体描述的根本上,作者针对时势,抒发群情。

诗人先写当前朝廷抽剥苍生,珠玉等物日往华夏,故蜀平易近贫困,以致岷山、峨嵋山也为之气色凄怆。此中“走”字系由《韩诗别传》中化用而来,卷六云:“夫珠出于江海,玉出于昆山,无足而至者,犹(同由)主君好之也。”这就委宛盘曲地指出了唐王朝对四川人平易近的苛敛和搜索,从而揭露了全国致敌之由。以后,作者笔锋一转,又从汗青的角度抒发群情。回忆上古时期,四川未通华夏,那时人们不分彼此,连鸡犬也是随意放的。而夏商周以后,虽对远方实施怀柔政策,但其设官受贡,开了后代苛捐猛征之先,而且对嚣张之徒也逐步掉去了节制,导致处所军阀高视睨步,称王称霸,彼此各执己见,厮杀得难分难舍。这些群情,句句是说汗青,而句句又联系着实际。

最后四句,诗人直抒胸臆表达对策动战争,割据故国之人的强烈愤慨,和对故国前程的忧愁。我要训斥天公,真想铲平这重山叠嶂;想到割据一方的事未来会不时产生,我不由临风难过、缄默无言了!这最后四句十分主要,是全诗的关头地点。“罪真宰”、“铲叠嶂”如此,与篇首对险、壮的死力描述,遥相呼应,使上面的描述落到实处;“恐此复偶尔”,又是对“吞并”、“割据”等群情的总结,并进一步表达了对此后情势的忧愁。陈贻焮师长教师说:“诗人所虑者有二:一,剑门天险,利于军阀扼险割据,古已有之,今亦难保无虞;二,天府之国,物产丰硕,若诛求过分,不免树敌生乱。这也就是这首诗的大旨。”(《杜甫评传》中卷)这深深的忧愁,使得全诗的结尾显得更加沉郁有力。但是,作者在最后一句,却又成心宕开一笔,“临风默难过”,活泼地画出了诗人欲言难言的形象,隐约流露出无可何如的情感,给人以悠然意远之感。诗歌突兀而起,经中心的转折转变,到最后的稍稍宕开,全诗象狂澜陡涨,腾挪跌荡放诞苍生流转,把作者心潮转变的进程,活泼地揭示在读者眼前,从而贯通到雄奇阔年夜、苍莽浩远的诗意。

杨伦在《杜诗镜铨》中评论此诗:“以群情为韵言,最少陵而极,少陵至此等诗而极,笔力雄肆,直欲驾《剑阁铭》而上之。”杜甫在诗中群情,是开了宋人的以群情为诗先河,但杜甫的诗中群情也分歧于一般宋诗。一方面,诗人的群情与景物和人事的描述是慎密连系在一路的,群情成立在活泼的形象之上,天然生发。另外一方面,作者在群情中融注着本身的豪情,语语扣动读者的心弦,是以绝不死板。再一方面,作者的群情处处针对着实际社会,是以绝不空洞。

杜甫诗歌鉴赏, 要求800字摆布

——《剑门》鉴赏(诗略)—— 剑门,在今四川剑阁县北。

据《年夜清一统志》:“四川保宁府:年夜剑山在剑州北二十五里。

其山削壁间断,两崖相嵌,如门之辟,如剑之植,故别名剑门山。

”杜甫于乾元二年(759)十仲春携家属从秦州同谷转徙成都时,路过此地,他赞叹于地势之险峻,联想到由藩镇壮大酿成的安史之乱,意想到剑南之地轻易被军阀负险自固、割据称雄,表达了对国度前程的深深忧愁。

这首诗的起头八句,突兀而起,描述了作者初见剑门山那种惊诧的神志。

如斯奇险、雄浑的年夜山,真是地造天设啊!山山相连环抱西南,山上的石头犄角都指向北方。

两崖挺拔,恍如墙壁,砌垒之状,好像城郭。

只要有一小我怒而扼守,即便百万人也莫敢近前!这些活泼的描述,一方面是采取赋的手法,直接描画山势的雄奇、险峻和壮伟,揭示了壮阔弘大的气焰,十分形象,令人如临其境。

杨伦说:“宋祁知成都至此,咏杜诗首四句,叹伏,觉得实录。

”(《杜诗镜铨》)诗顶用“险”字、“壮”字来形容剑门,全篇都从这二字生发开去。

另外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诗中采取了赋中有兴的手法,寄寓了深入的政治思惟。

特别是“连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二句,意蕴丰富,耐人寻味。

”浦起龙《读杜心解》说:“俱以地险易动立论”,“抱西南,见曲为彼护;角北向,见显与我敌。

末欲铲叠嶂之根。

”诗人从险峻的山势中,已苏醒意想到,如许险峻的地舆情况,轻易被野心家所操纵,随时都有离开中心王朝,处所割据的危险。

“石角”,概况是写山,实际上是意味那些用心叵测的处所军阀。

在具体描述的根本上,作者针对时势,抒发群情。

诗人先写当前朝廷抽剥苍生,珠玉等物日往华夏,故蜀平易近贫困,以致岷山、峨嵋山也为之气色凄怆。

此中“走”字系由《韩诗别传》中化用而来,卷六云:“夫珠出于江海,玉出于昆山,无足而至者,犹(同由)主君好之也。

”这就委宛盘曲地指出了唐王朝对四川人平易近的苛敛和搜索,从而揭露了全国致敌之由。

以后,作者笔锋一转,又从汗青的角度抒发群情。

回忆上古时期,四川未通华夏,那时人们不分彼此,连鸡犬也是随意放的。

而夏商周以后,虽对远方实施怀柔政策,但其设官受贡,开了后代苛捐猛征之先,而且对嚣张之徒也逐步掉去了节制,导致处所军阀高视睨步,称王称霸,彼此各执己见,厮杀得难分难舍。

这些群情,句句是说汗青,而句句又联系着实际。

最后四句,诗人直抒胸臆表达对策动战争,割据故国之人的强烈愤慨,和对故国前程的忧愁。

我要训斥天公,真想铲平这重山叠嶂;想到割据一方的事未来会不时产生,我不由临风难过、缄默无言了!这最后四句十分主要,是全诗的关头地点。

“罪真宰”、“铲叠嶂”如此,与篇首对险、壮的死力描述,遥相呼应,使上面的描述落到实处;“恐此复偶尔”,又是对“吞并”、“割据”等群情的总结,并进一步表达了对此后情势的忧愁。

陈贻焮师长教师说:“诗人所虑者有二:一,剑门天险,利于军阀扼险割据,古已有之,今亦难保无虞;二,天府之国,物产丰硕,若诛求过分,不免树敌生乱。

这也就是这首诗的大旨。

”(《杜甫评传》中卷)这深深的忧愁,使得全诗的结尾显得更加沉郁有力。

但是,作者在最后一句,却又成心宕开一笔,“临风默难过”,活泼地画出了诗人欲言难言的形象,隐约流露出无可何如的情感,给人以悠然意远之感。

诗歌突兀而起,经中心的转折转变,到最后的稍稍宕开,全诗象狂澜陡涨,腾挪跌荡放诞苍生流转,把作者心潮转变的进程,活泼地揭示在读者眼前,从而贯通到雄奇阔年夜、苍莽浩远的诗意。

杨伦在《杜诗镜铨》中评论此诗:“以群情为韵言,最少陵而极,少陵至此等诗而极,笔力雄肆,直欲驾《剑阁铭》而上之。

”杜甫在诗中群情,是开了宋人的以群情为诗先河,但杜甫的诗中群情也分歧于一般宋诗。

一方面,诗人的群情与景物和人事的描述是慎密连系在一路的,群情成立在活泼的形象之上,天然生发。

另外一方面,作者在群情中融注着本身的豪情,语语扣动读者的心弦,是以绝不死板。

再一方面,作者的群情处处针对着实际社会,是以绝不空洞。

求 杜甫的诗集赏析中学生作文 800字

【登高】 作者:【杜甫】 文体:【七律】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滔滔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巨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羽觞诗是年夜历二年(767)年杜甫在夔州时所作。

萧瑟的秋季,在诗人的笔下被写得有条有理,而激发出来的感伤更是动听心弦。

这不但因为写了天然的秋,更因为诗人对人生之秋所描画的强烈的豪情色采。

颔联状景传神,是后人传诵的名句。

颈联两句,十四个字包括了多层含义,备述了人生的苦况,更使人寄与强烈的同情。

夏历玄月九日登高的风俗,这首诗就是唐朝宗年夜历二年(767)的重阳节时诗人登高抒情之作。

此时杜甫寓居长江干的夔州(今四川省奉节县),得了严重的肺病,糊口也很困窘。

全诗经由过程对凄清的秋景的描述,抒发了诗人年老多病、感时伤世和寄寓他乡的悲苦诗篇前四句描述登高闻见之景。

首联连借风、天、猿、渚、沙、鸟六种景物,并以急、高、哀、清、白、飞等词润色,指了然节序和情况,衬着了浓烈的秋意,风景具有光鲜的夔州地域特点。

这两句不但是工对的联语,并且句中自对,如“ 天高”对“风急”,“沙白”对“渚清”。

句法严谨,说话锤炼,夙来被视为佳句。

颔联前句写山,上承首句;后句写水,上承次句。

写山为了望 ,写水为俯瞰。

落木而说“萧萧”,并以“无边”润色,如闻金风抽丰萧瑟,如见败叶纷扬;长江而说“ 滔滔”,并用“不尽”一词领起,如闻滔滔涛声,如见湍湍水势。

两句诗,不管是描摹形态,仍是形容气焰,都极其活泼逼真。

从萧瑟的景物和深远的意境中,可以体察出诗人壮志难酬的感伤之情和悲惨心情。

诗篇后四句抒发登高所生之慨。

颈联上句写羁旅之愁。

“常作客”,表白诗人多年流落不定的处境;“万里”,申明夔州间隔故乡很是遥远,是从间隔上衬着愁苦之深;“悲秋”,又是从时令上衬托悲痛之重,“秋 ”字是在前两联写足秋意后,顺势带出,并应合着“ 登高 ”的节候。

下句写孤病之态。

“百年”,犹言平生;“百年多病”,迟暮之年百病缠身 ,疾苦之情可想而知;“独”字,写出举目无亲的孤傲感 ;“登台”二字是明点题面,情才因景而生。

这两句词意精辟,含义极其丰硕,论述本身阔别故里,持久流落,而老年末年多病,举目无亲,秋季独自登高,不由满抱恨绪。

尾联进一步写国势艰危,宦途曲折,年老和忧闷引得须发皆白;而因疾病缠身,新来戒酒,所以虽有万般愁绪,也无以排解。

前人重阳节登高按例是要喝酒的,而诗人连这点欢喜也掉去了。

这一联分承5、六句 :“艰巨”备尝是因“常作客”而至;“潦倒”日甚又是“多病”的成果。

诗前半写景,后半抒怀,在写法上各有错综之妙。

首联侧重描绘面前具体景物 ,比如画家的工笔,形、声、色、态,逐一获得表示。

次联侧重衬着全部秋季氛围,比如画家的适意,只宜逼真会心,让读者用想象弥补 。

三联表示豪情,从纵(时候)、横(空间)两方面着笔,由他乡流散写到多病残生。

四联又从鹤发日多,护病断饮,归结到时世艰巨是潦倒不胜的本源。

如许,杜甫忧国伤时的情操,便跃然纸上。

此诗八句皆对。

粗略一看,首尾好象“何尝有对”,胸腹好象“无意于对”,细细体味,“一篇当中,句句皆律,一句当中,字字皆律”,无怪乎胡应麟盛誉其为“旷代之作”清朝杨论推重此诗为“杜集七言律诗第一 ”(杜诗镜铨)),明人胡应麟更说此诗“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没必要为唐人七言律第一 。

”(《诗薮》)

800字诗歌鉴赏文章

[原作]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滔滔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巨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羽觞。

此为序。

这首古诗好象为我写的。

壮志未酬身已老,且最早有这感到的到是那回醉死在东陵年夜门前,门前落木萧萧下的霞光,还在那儿等着些过往的象长江滔滔来的殷殷学子。

天高气爽的日子,自觉得是的气宇非凡的人啊,有几人知本身是萧萧下的落木;而些人,早无尽长江滔滔来的,用利己手法铺垫好了他们令壮志的人去未酬的道路。

而我,在那好象年夜青门前,看到的仅是落木的萧萧和那些纯真的学子。

在那儿,及笄年华的情起头蒙动,我爱好的她傻傻的酒窝儿,把我利诱。

最好的最早的写作动力和源泉,在那边呈现;而同时我却有回光倒映的感到,那就是落木萧瑟的把霞光递给了我,实在,是在影子般的提醒我的人生曲折。

我的人生坷坷绊绊的在儿时过来。

那时最早的落木霞光,该在那次四,五岁的幼儿园我一人太小马路,挨骑车的碰的路边;围不雅的一邻里小哥,把我伤口包好且用年夜前门牌喷鼻烟纸包的。

那时疼到我有种无尽长江滔滔来的感到;妈值晚班,爸却出差了,年夜一岁的姐却在农村。

而我被妈挂在脖子上的年夜小门药匙,却早甩在我脖后;如许我昏倒在年夜门外点起了几根火柴,看到了此生确信无疑该走的路就是苦不胜言的道路,就是金光闪闪的学乃至用的苦坐舟,也是独臂滑行一路挨整;也看到了黉舍里朗朗诵书声也覆没不了那些拿孩子们前程当儿戏的,可以让孩子们落木萧萧的毒鞭的抽声。

念书后萧瑟的人生确切开演了。

固然早已经是80年月啦,那饿死鬼的教员的鞋子,妈在春节时都给送过,爸都被妈欺侮的象长江的纤夫,却还催促我和姐念书。

而我看到了爸对我们的无尽长江滔滔来的期盼,期盼在今朝实现;而今朝的事业和家庭的小收成更离不开打小到今的,那些萧瑟的旅程!《登高》这诗在杜甫夔州滨临长江登高而作,那是多么意境!惟独我巧的是头些年,坐那趟翻山越岭的玩命面包车里,驾驶员带我们这些“白领”出差进修的,神学于黄山风光区萧瑟落木彩云间;那时,更怕挨整下崖下的高干们,带着孩儿落木的哭了!!而我盗汗流尽后,神般添了些斗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滔滔来的人生的心!写到此,弯哈腰,看看落木萧瑟的冬首;而这时候妻儿开使了晚上该做的事,妻在洗衣服,女儿在写功课。

杜甫诗词赏析

以“月”为题,让我们联系到“海上生明月,海角共此时”,“露从今夜白,月是故里明”等名句。

月有一个特定的内在:望月就易思乡。

“万里瞿唐月,春来六上弦”:“万里”,作者先在读者眼前揭示了一个年夜的布景,然后现一轮孤月。

令人感应,六合当中,作为个别的诗人孤傲孤单之情。

“六上弦”从时候的角度写时候之久,与“夜久”相呼应,表白持久在外流落的厌倦。

“不时开暗室,故故满彼苍”:主体依然是月,有情开室,但满眼望去依然是漫天的清辉。

独处陋室,浴漫天清辉,那是一种甚么样的凄清孤傲啊!叠词的应用还组成了节拍的美。

“爽合风襟静,高当泪脸悬”:“爽”该是“明朗”之意,“合”当是“匹配”之意;明朗的月色加细风,可以很美好,可以很苦楚;“高”句语序该是“(月)高悬对泪脸”化被动为自动,既是问题的需求,也是诗歌别致的需要。

也有人说“风襟”是“外套”的意思,本人以为有点太实,仿佛辞书也没有这一词语(也许过分孤陋)。

“南飞有乌鹊,夜久落江边”:这一句写南飞的鸟急于回归,倦怠的落在江边栖息。

可以看作诗人的自况。

杜甫平生流离失所,流落不定,常常阔别故里阔别亲人。

对本身的故乡、亲人,他是忖量情切,铭肌镂骨。

全诗以明月兴思情,统一轮明月寄寓着两地彼此的忖量,思情的悠远绵长与月夜的孤傲孤单,相织相融,构成一种清丽深婉、寥寂苦思的凄清空气,使读者不觉之间与之同悲共泣。

平生流离失所,流落不定,常常阔别故里阔别亲人。

对本身的故乡、亲人,他是忖量情切,铭肌镂骨。

全诗以明月兴思情,统一轮明月寄寓着两地彼此的忖量,思情的悠远绵长与月夜的孤傲孤单,相织相融,构成一种清丽深婉、寥寂苦思的凄清空气,使读者不觉之间与之同悲共泣。

古诗词赏析 杜甫《春望》

望 年夜 小鹤发愈搔愈希,簪子的确插不上。

狼烟遍地,家信欠亨,驰念远方的惨戚之象,眼望眼前的衰颓之景,不觉于极无聊赖之际,搔首迟疑,顿觉稀少短发,几不堪簪。

不明言愁,而怎奈一“愁”字了得!诗的最后两句可谓神来之笔。

寥寥十字,使一名愁绪满怀的鹤发白叟的形象兀立在读者面前。

作者望春,并没有获得到任何快慰,却为“感时”、“恨别”所困,终至焦躁不安,几次抓挠头发。

虽然诗人这时候才四十五岁,但因整天愁情熬煎,头发越来越少,的确连簪子也插不上了。

从章法上看,这一联是把前面别离抒写的“感时”、“恨别”两种豪情同一起来,收结全篇。

作者选用搔发这一下意识动作把满腔的愁情酿成了可见可感的活泼形象,很天然地指导读者进入诗的意境,发生共识。

轻叩诗歌年夜门800字摆布

这段时候里,我们展开了“与诗同业”综合性进修勾当。

在勾当中,我们领会了诗歌的发源,进修若何赏识诗歌,进修在糊口中应用诗歌,本身还测验考试写了诗,从而体味到中外诗歌文化的博年夜精湛。

在勾当中,同窗们分头汇集诗词资料,我负责搜集宋词的资料。

我一打开“google”输入“宋词”,顿时进入了词的世界,屏幕上呈现了良多闻名的名字:苏轼、陆游、辛弃疾、李煜、李清照……我轻盈地址击着,纵情地赏识着这些词人的流光溢彩的作品。

我被陆游《卜算子?咏梅》中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所吸引。

读到李煜的《乌夜啼》时,我默默吟诵着“林花谢了春红,太仓促,无奈朝来寒雨来往风”。

看到李清照的《如梦令》时,我又沉醉在“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的夸姣意境中…… 经由过程交换,我还浏览了很多唐诗、元曲、和现代诗等诗歌资料,领会了之前不知道的很多诗歌常识。

我知道了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距今已有两千年的汗青,它固结了我国古代人平易近的聪明结晶。

我知道了诗歌若何分类。

按题材分,有山川诗、咏物诗、边塞诗;按情势分,可分为格律诗、自由诗;按文体分,分为童话诗、寓言诗、散文诗…… 我知道了从古至今诗人辈出。

年龄战国时最闻名的有爱国诗人屈原;在魏晋南北朝时,曹操父子三报酬诗歌的成长做出了进献;在唐代这个诗的王朝,像诗仙李白如许的人不堪列举,出现出了诗圣杜甫、诗佛王维,诗鬼李贺……;在宋代,豪宕词人苏轼、辛弃疾、陆游,具有婉约词风的柳永、李清照,他们配合培养了光辉的宋词;别的还有“元曲四年夜家”——关汉卿、郑光祖、白朴、马致远,他们使元曲到达了岑岭;现代诗人郭沫若、徐志摩等人的精采作品影响深远。

我还琢磨着若何赏识名家诗篇,我感觉起首要大白这首诗是描述甚么的,是状物、写景、仍是咏物记人;接下来,就要逐字逐句地阐发、理解此中的含义;最后,体味诗人在诗中要抒发的感情。

读诗有些好法子,例如,在读李白的《古朗月行》时可以用边想象画面边感触感染意境的方式去体味“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的美好描述,可以用已学过的中国地形西高东低的常识来理解“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如许的句子,还可以用对照的手法来读高适的《别董年夜》和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体味诗人与友人别离时的感情等等,应用这些方式,可以帮忙我们走近诗人,理解他们的思惟豪情,如许,读了李清照《如梦令》,就可以体味到诗人对本身“朱颜易老”的哀叹涵蓄;读了南唐后主李煜的《虞佳丽》,就可以知道甚么叫亡国之痛了,也能想到苏轼《赤壁怀古》的一腔激情。

…… “与诗同业”勾当虽暂告一段落,但我感觉倘佯在诗歌海洋里的感受,真是太奇奥了!若是把诗歌比作海洋,我感觉我只获得了沧海的一滴水;若是把诗歌比作花圃,我获得的仅仅是百花中的一朵小花。

我还得继续在诗的海洋里翱翔,纵情地享受诗歌无限的魅力。

春望诗词赏析

诗的前四句写春城败象,饱含感慨;后四句写心念亲人景况,充满离情。

全诗冷静含蓄,竭诚天然。

“国破江山在,城春草木深。

”开篇即写春望所见:都城沦亡,城池残缺,固然江山照旧,可是乱草遍地,林木苍苍。

一个“破”字,令人怵目惊心,继而一个“深”字,使人满目凄然。

诗人在此明为写景,实为抒感,寄情于物,托感于景,为全诗缔造了氛围。

此联对仗工巧,圆熟天然,诗意翻跌。

“国破”对“城春”,两意相反。

“国破”的颓垣残壁同富有生意的“城春”对举,对比强烈。

“国破”之下继以“江山在”,意思相反,出人意料;“城春”原当为明媚之景,尔后缀以“草木深”则叙荒凉之状,前后相悖,又是一翻。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这两句一般诠释是,花鸟本为娱人之物,但因感时恨别,却使诗人见了反而流泪惊心。

另外一种诠释为,以花鸟拟人,感时伤别,花也溅泪,鸟亦惊心。

两说虽则有别,其精力却能相通,一则触景生情,一则移情于物,正见好诗含蕴之丰硕。

诗的这前四句,都统在“望”字中。

诗人俯仰瞻视,视野由近而远,又由远而近,视野从城到江山,再由满城到花鸟。

豪情则由隐而显,由弱而强,步步推动。

在景与情的转变中,恍如可见诗人由翘首望景,慢慢地转入了垂头寻思,天然地过渡到后半部门——想望亲人。

“狼烟连三月,家信抵万金。

”自安史兵变以来,“狼烟苦教家书断”,直到现在春深三月,烽火仍持续不竭。

何等盼愿家中亲人的动静,这时候的一封家信真是胜过“万金”啊!“家信抵万金”,写出了动静隔断久盼消息不至时的火急表情,这是人人心中所有的设法,很天然地令人共识,因此成了千古传诵的名句。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堪簪。

”狼烟遍地,家信欠亨,驰念远方的惨戚之象,眼望眼前的衰颓之景,不觉于极无聊赖之际,搔首迟疑,顿觉稀少短发,几不堪簪。

“鹤发”为愁而至,“搔”为想要浇愁的动作,“更短”可见愁的水平。

如许,在国破家亡,离乱伤痛以外,又感喟朽迈,则更增一层悲痛。

找几篇诗歌鉴赏200字摆布

李商隐 《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是李商隐到处颂扬的抒怀短章,是诗人写给远在北方的老婆的。

那时诗人被秋雨阻隔,滞留荆巴一带,老婆从家中寄来手札,扣问归期。

但秋雨连缀,交通间断,没法肯定,所以回覆说:君问归期未有期。

这一句有问有答,跌荡放诞有致,吐露出诗人留滞他乡、归期未卜的羁旅之愁。

李商隐的恋爱诗多以典雅富丽、深隐盘曲取胜,这首诗,《万首唐人绝句》中题作《夜雨寄内》,“内”就是“内助”,指老婆。

诗人在巴山雨夜中忖量老婆,布满了深深的纪念之情。

诗人用俭朴无华的文字,写出他对老婆的一片密意,亲热有味。

全诗构想新巧,天然流利,跌荡放诞有致。

《杜工部蜀中退席》 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

雪岭未弃世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

琼浆成都堪送老,当垆还是卓文君。

公元851(宣宗年夜中五年),东川节度使柳仲郢辟李商隐为节度使府书记、检校工部郎中。

不久,他又奉差赴西川推狱。

这诗是留别僚友杜之作。

题意本是“蜀中退席”,由于诗的气概仿照杜甫,所以加“杜工部”三字。

此诗拟杜,既得其诗法,又得其精力。

诗中深寓忧时伤乱之感。

李煜 《虞佳丽》 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多?小楼昨夜又春风,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栏杆玉砌应犹在, 只是红颜改。

问君能有多少愁?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佳丽》是李煜的代表作,也是李后主的绝命词,在写下这首《虞佳丽》后,宋太宗恨其“祖国不胜回顾月明中 ”之词而毒死了他。

写的是处于“祖国不胜回顾”的际遇下,愁思难禁的疾苦。

全词不加藻饰,不消典故,纯以白描手法直接抒怀,寓景抒怀,经由过程意境的缔造以传染读者,集中地表现了李煜词的艺术特点。

以“一江春水向东流”比愁思不尽,贴切动人。

《乌夜啼》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

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克不及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醉乡路稳宜频到,另外不胜行。

上阕从惜花写起,"桃花"句纯任写实,"谢了"二字,语似平平,实显沉痛,盖事实既成,无可挽回也。

"太仓促"溢出深深可惜之意。

可惜甚么呢?桃花?岁月?人生?夸姣而不成长存的一切?"无奈"句既续足可惜之意,又交代桃花干枯的缘由:这朝来寒雨晚来风的摧残,花何故堪?人何故堪? "无奈"二字尽显爱花惜花而无力护花之意。

这是明写花而暗写人的暗喻笔法(暗喻:既只有喻体而无本体)。

下阕明写人事。

"胭脂泪"与上片林花春红照顾,盖由杜甫"林花著雨胭脂湿"(《曲江对雨》)化来。

结句以水喻恨,关合一个"长"字。

欧阳修 《玉楼春》洛阳正值芳菲节,秾艳清喷鼻相间发。

游丝成心苦相萦,垂柳无故争赠别。

杏花红处青山缺,山畔行人山下歇。

今宵谁肯远相随,惟有寥寂孤馆月。

赏析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15186446.html?an=0&si=5 《浪淘沙·五岭麦秋残》五岭麦秋残。

荔子初丹。

绛纱囊里水晶丸。

惋惜天教生处远,不近长安。

这是一首咏史词,作者在词中从杨贵妃喜食鲜荔枝,玄宗命人从岭南、西蜀驰驿供献一事发抒感伤,歌咏唐天宝年间玄宗荒淫、杨妃专宠的史事,给众人以深入的戒鉴和启发。

结尾三句“一从魂散马嵬关,只有尘凡无驿使,满眼骊山”。

“魂散马嵬关”,指玄宗奔蜀途中,随行护卫将士要求杀死杨妃,玄宗不得已命高力士将其缢死于马嵬驿之事。

“尘凡”用杜牧《过华清宫绝句》“一骑尘凡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意。

驿使,指驰送荔枝的驿站官差。

这三句既奇妙地补叙了昔时驰驿传送荔枝的劳平易近之举,交代了杨妃缢死马嵬的悲剧终局,并且收归现境,抒发了当前所见所感:热烈的新丰道上,被过往行人车马扬起的尘凡仍然如故,但驰送荔枝的驿使却再也见不到了。

词人对淫侈享乐、乱政误国的汗青教训其实不直接说出,只用“有”、“无”的开合响应与“满眼骊山”的气象隐约流露,显得出格隽永耐味。

苏轼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诗人先在船中,后在楼头,敏捷捕获住湖上急剧转变的天然景物:云翻、雨泻、风卷、晴和,写得有远有近,有动有静,有条有理,有景有情。

读起来,你会油然发生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受——恍如本身也在湖心履历了一场俄然往来来往的阵雨,又来到望湖楼头不雅赏那水天一色的斑斓风光。

《惠崇春江老景》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恰是河豚欲上时。

画以光鲜的形象,令人有具体的视觉感触感染,但它只能表示一个特定的画面,有必然的局限性。

而一首好诗,虽无可视的图象,却能用形象的说话,吸引读者进入一个经由过程诗人怪异构想而构成的美的意境,以填补某些画面所不克不及表示的工具。

这首题画诗既保存了画面的形象美,也阐扬了诗的利益。

诗人用他饶有风味、虚实相间的翰墨,将原画所描画的春色揭示得那样使人向往。

在按照画面进行描述的同时,苏轼又有新的构想,从而使得画中的美好形象更富有诗的豪情和惹人入胜的意境。

李清照 《一剪梅》 红藕喷鼻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