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会悼词范文]现代悼文范本(一)

文学网时间:2018-10-11 20:58:17

  年X月X日,农历,市局退休干部,中国X同志因病经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了。[)从此 ,我们失去了一位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鞠躬尽瘁的好,我局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好前辈。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沉重和悲痛的心情,缅怀他淡泊名利,奉献,谦虚至善,堪称楷模的一生。

  X同志年8月27日生于一个私营小商家庭,他自幼得益于父亲重商思想的薰陶,对从商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闲时总喜欢帮助父亲打理打理生意,深得全家的喜爱。1937年,X同志在当地的私立学校启蒙,后又念了两年私塾。为了生计,十六岁那年,他开始到镇德原长绸布店当学徒,身为徒弟,他起早贪黑,负重如牛,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同时也炼就了他珍惜生命,宽厚的优秀品性。解放战争期间,他回家种田养猪,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作生活,年8月,X同志参加了工作,年5月加入中国主义青年团,1987年6月加入中国,1990年光荣退休。

  X同志在参加工作后的四十年中,先后在县第八分庭、县财委会人民造酒厂、县专卖管理处、服务局职工训练班、县供销社、县肉食购销站、光等农业社、官渡、县委组织部、第一钢铁厂、人民购销服务站、县统计局等部门和单位工作,担任过员、生产队长、业务股长、车间负责人、秘书、计划统计股股长等职务。

  工作上X同志自始至终服从组织安排,心投入,他经常加班加点,废寝忘食,为统计报表准、快、细,经常深入基层,积极开展调研和市场预测工作,35年间共撰写调研文章151篇,学术论文52篇,其中被国家统计局、省统计局、省商业厅等采纳运用的材料15篇,为领导的科学和正确决策提供了及时、准确的数据信息。他的工作细心、耐心和虚心在全系统有目共睹,有口皆碑,他谦虚至善,事业,业绩突出,出色的工作得到了上级和领导充分肯定,32 次被评为优秀工作者,并于出席国家、省、地、市先代会和劳模大会11次。1988年当选为省统计学会理事、市统计干部技术职称评定委员会主任。

  X同志学习上孜孜不倦,业务上精益求精。由于他在少年时候只读了七年书,参加工作后,一切都赋予了他崭新的色彩,新的工作、学习的需要,使他深识底子太薄,为了弥补文化知识的不足,提高自身的业务知识水平,他地抓紧学习,吸收营养,增长知识,他挤时间学、学业务、学文化,他还与上海读者服务部建立了经常性联系,从那里买回了不少食粮。他先后与湖南省商学院、杭州商校、财院、财院等院校取得联系,不断深造和充实自己。为了知识,他不耻下问,在学习《数理统计》时,他经常向自己的学生、徒弟,甚至于儿女们请教高等数学基础知识,正是由于他这一股锲而不舍的毅力,他的业务、理论水平一年一个台阶,工作上屡建功勋,凭自己的敬业和钻研,他创造的多种统计方法经验在全省统计系统推广。1973年被授予统计师技术职称,1983年晋升为高级统计师并被省、市多所高等院校聘为指导老师,聆听过他的讲授、接受过他的的学生数以千计,他的敬业和严谨的工作作风深受人们敬仰,激励着年青一代奋发进取,积极工作。

  X同志上不断进取,始终党的不,具有坚定的全局观念和大局意识。始终保持艰苦奋斗、自警自历的状态,时时处处严格约束自己,正确对待个人得失,不计名利,不讲价钱,不图虚名,不事张扬,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在他的成长和工作生涯中,历经了多次的洗礼,得到了组织的培养和教育,思想不断提高,事业心和工作责任感更加坚强,一直热爱党、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长期以来,以大局为重,服从组织安排,本业,热爱本职,坚守岗位,注重实干,不管在哪一岗位,都能如质、如量、如期完成组织交赋的工作任务,就是在1957年下放农村劳动和期间,被错误定性为“地主”、“伪”的情况下,也能正确对待,组织上对自己会有一个客观的评价,总是如实向党组织汇报思想动态,没有因此而萎靡不振,相反还能够努力学习,积极工作,在忘我的工作中定位自己的人生。X同志把加组织作为一生的追求,他自参加工作就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三十多年来,他一切以党的事业为重,,兢兢业业、持之以恒地努力工作,连节假日都很少休息,由于他表现突出,1987年,当党组织接受他为中员时,58岁的他竟然激动得热泪盈眶

  X同志退休后,仍十分关注统计事业的发展,在搞好传、帮、带的同时,继续为单位的,发展、稳定出谋划策,就是在他身患老年性智力障碍症的时候,偶尔能够撩起他的记忆甚至于引发谈话兴趣的只有他的单位、他的工作、他的事业,体现出一个员为党、为国、为民呕心沥血,奉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己的崇高风尚,X同志是的好前辈,是统计工作的楷模,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他的和所留下的大量统计数据资料是一笔无法用来衡量的宝贵财富。

  X同志为统计事业所作的贡献是巨大的,他视事业为生命的崇高风范,他为人谦虚平和的楷模品质,将永远为我们所铭记。

  X同志生活朴素,一生淡泊,生活节俭,从不好高骛远,攀比,他常说日食一升、夜眠八尺,知足者常乐。他生活俭朴,乐善好施,宽厚为怀,关心他人胜过关心自己,每次扶贫济困,抗洪救灾,支持重点工程建设,他都能解囊,踊跃捐款,在他的身上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表现出克已奉公的高贵人品和助人为乐的拳拳。

  X同志于1955年2月与唐珍同志喜结伉丽,夫妻俩互恩互爱,互帮互敬,共同抚育了、、、,二子二女,在养育儿女期间,夫妻俩节衣缩食,倾注真情,工资收入在用于家庭生活必需之外,总要想方设法为儿女们添置点衣物,用品之类,看着儿女们健康成长,夫妻俩心里不知有多么高兴,他在对儿女爱抚有加的同时,经常教育子女胸怀理想,努力学习,忠于职守,诚实守信,助人为乐,勤俭节约,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报效国家,由于他家教有方,儿女们个个成家立业,在不同的岗位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主义事业奉献力量。X同志对孙辈们同样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爱,孙女洁芸,孙森、王政都深得他的抚爱,他对孙辈们的学习,生活与成长无时无刻不表现出高度重视,他说,孩子们就象花朵,是我们的希望,是国家的未来,一定要从小爱护、精心培育。X同志对同志、朋友总是以诚对待,以心换心,他大公,乐于助人,深得亲朋好友的敬佩。

  事业已归前辈录,典范留与后人承。X同志匆匆地走了,他的家人,统计界的同仁,熟知他的老前辈、老朋友以及他的同事、同乡、学生以及街坊邻里,无不潸然泪下。他的离去无疑将是我们的重大损失。今天,我们缅怀他的业绩,丰厚的情谊,自是心情沉重,我们悼念X同志,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学习他的和优秀品质,贯彻执行党的线、方针、政策,奋发图强、努力拼搏,以优异的成绩告慰他老人家在天之灵。

  壬辰仲夏日,麦浪翻滚时,家父身患重疾,撒手人寰,一命归西,享年七十有六,寿终正寝,黄土掩体。天地同悲,阴雨霏霏,如诉如泣,举家哀伤,呼天抢地,声嘶力竭,音容笑貌,亦幻亦真,呼父父不应,抚父体无温!呜呼哀哉,痛煞我心,泪洒孝衣,安葬出殡。服三归来,瞻仰遗像,凝视空炕,忆及往日,父之点滴,不禁潸然泪下,泪眼模糊,泣不成声,唯寸管薄纸,作文以祭!

  父生于二十六年,正值国难当头,家境困堪。姊妹四人,父排行最小,甚得兄姐宠爱。新中国成立,父获求学之机,念完高小,自此诗书传家,耕读安身。父凭所学,从业甚多,当过乡公所通讯员,学过医,教过书,当过工人,卖过醋,终因家庭拖累和缺乏持之以恒之,皆半途而废,终一事无成,成了地道的农民。

  做了农民,父亲的心情也变得暴躁、易怒,对母亲和我们动辄。从我记事起,父母就经常吵闹,以至于我们对父亲都很恐惧,加之母亲经常历数父亲之缺点,因而在我们看来父亲是严厉有余而慈爱不足。

  大抵因为自己是读书人的缘故,父亲对我的学习格外重视,小学、初中、高中每个阶段父亲都会到学校了解我的学习,和老师沟通,成绩下滑时就严厉的教训我。这恐怕是我学业有所成就的原因吧。

  父亲生前,节俭持家,吃馍经常用两手捧着,吃饭后经常舔碗,他经常说:一粒粮食能磨多少面,你们一定要节俭!有时给父亲点钱,他也舍不得吃喝,都给家里买了生活用品,或者积攒起来给小孙子买零食。

  别看父亲在家里很倔,在村子可是乐天派。父亲每天起早,就到村里散步,有时和几个老人聚在一起,唱唱秧歌,吼吼秦腔,说几句笑话,逗得村里笑。父亲在外为人也很,没有和村里人发生过什么矛盾。所以在父亲重病期间,村里人都接踵而至,探望父亲,有些甚至流下惋惜的热泪。( 文章阅读网:

  父患癌症,但很坚强,相信自己会好起来,天天散步,勉强吃饭。后来病重了,咽不下饭,吃一点就会吐出来,身体一天天地消瘦,再后来就卧床不起。父亲卧床的那些日子,我一直守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变得不清,听着他“回家,回咱的家!”的呼喊,我心如刀绞,悲痛难耐。最后的两天,父亲的眼睛失明了,气息微弱,连呻吟声也发不出来了,只有嘴角在轻轻地蠕动,用棉球擦他的嘴唇,他就张口想喝水(那情景不由得让人想象小时候父亲是如何喂我们吃饭,我们是如何吮吸的,父亲喂我们吃饭才有了我们的成长,而我们喂父亲喝水时,父亲已走到了尽头,一生一死,自然的多么无情啊!),可喂一点点水,他就会吐上来,如此反复,弥留之际的父亲已没一点气力了,只是喘着粗气。父亲身上的肌肉已被病魔殆尽,只剩一把骨头,形同枯槁,躺在炕上的父亲其实已走在鬼门关的门口了!

  父亲临终的那天下午,我儿子因小学升学考试还未赶到,父亲仿佛很,嘴角慢慢的张开,好像在叫我儿子的名字:思——思——-怀————-。直至我儿子回来说:“爷爷,我是思怀!”父亲费力地点了点头,就再也没有说过一个字!直至停止了呼吸,了另一个世界。我的父亲从此和我们相隔,成了我脑海中虚幻的名词和梦中的影子!

  那几天,天一直阴沉着,下着细雨,滴滴答答飘落的雨,是不是为父亲流下的泪?是雨水滋润着父亲的灵魂,还是父亲的灵魂在涤荡着雨水?我不知道,我只是泪眼婆娑,我只希望有,有魂灵,有我们相聚的时刻!

  五月初八日,华灯初上时,父亲闭上了双眼,停止了呼吸,没有一句抱怨,没有一声叮咛,安详地走了,去了那个冰冷漆黑的世界。从父发病至临终,凡七十余日,我等倾尽全力,然无法回天,只能塌前,以尽孝意,感受父之痛苦,领略父之爱子之意,为自己以前对父亲的芥蒂而不已。然子欲养而亲不待,生我养我之恩,念我顾我之情,何日得以回报,寸草为天见怜!昊天泣血,惶惶不已!

  呜呼!为人子者凄伤,无情,令我辈悲怆,父容难睹,满腔悲痛凭谁说?唯夜幕下对青山而泪眼迷离,朝露中面黄土而怅恨缠绵,空留!想家父时捧黄土一抔,烧纸钱一摞,亦难尽孝道,唯深夜对月嗟叹,合目追思而已!

  寸管拙笔,纸短墨淡,难表思父之意远情长,纵有李密之才情,司马之文韵,难报家父滴水之恩,捶胸顿足,洒泪千行,难谢家父养育之情。夜阑人静,积怀,思情难排,披衣而起,情洒笔端,寥寥数语,权泄相思之苦,且遣追思之郁。

  逝者已矣,托体山阿,生者追思,寄予薄纸,想必家父在天之灵,能体味不孝子之思念之苦,天人分离之无限悲伤!

  

  傍晚归家,一好心情,却愕然发现没了江边小竹屋的影迹。道旁不一样的深灰色印迹,仿佛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曾伫立着一位蓑衣竹杖的老翁,这一站,就是十多年。江风把青丝吹成了白发,也把老翁身畔围绕的孩子们都吹成了英气勃勃的青年。他们或许已尝过天下美食,或许不再留念老翁捧出的热气腾腾的馄饨,可他们偶尔还总要来漆满了岁月风霜的木桌边坐坐,品味品味那些童年的味道。

  我不知道她何时开始站在那里。我出生以前?我不更事之时?只是孩童记忆萌芽时,便有一个角落里驻扎进了这竹屋。她总在那里,风霜雨雪,不曾;水没村庄,不曾淹埋。一些老人走了,一些年轻人也走了,她还在那里,为下一代,为老一辈,在冬昼夏晨,驱寒除饥。像江船夜行的旧灯塔,像盼子归来的老母亲。回家的上总有她在守望,离家的身影总有她在目送。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永远、永远地从我视野里剥除。

  竹片编织出她的脊梁,尼龙麻布是她的外衫,一根竹竿沉重的木窗,那是她掩藏了太多的眼睛。你有时候会怀疑,幽暗的门里边,会不会走过一个肩搭抹布,步伐稳健的店小二,高喊一声“来咯——”

  我忽而有些庆幸,我不曾亲见竹屋被拆除的场面,不曾目睹推土机的强大和。于是我还能想象,那个老翁终于拄着她的竹杖走远,留下一声叹息,说她老了。她或许去了天涯,或许回了家乡,毕竟她不能永远在那里。她没有死去,她只是离开了。不辞而别只因离愁太重。

  初秋送寒,小雨淅沥。我凭窗而立,红瓦黛瓦,俱是农家景致。只是她们还能在那里多久?这满目苍痍的村庄,还是那个承载了我所有童年记忆,还是那个我所熟悉的村庄吗?目光下移,又是一个鲜红的“拆”字,好似张着血盆大口。对面这红瓦底下,住着对相依为命的老夫妇,头发都已全白。前些年他们儿子在此处用空心砖建了这小屋,好作其安老之所。他们的日子过得清贫,却也自足自乐。一台电视机放得震天响,黄梅戏曲起承转合。我曾一度嫌其扰人,这两天不再听见,心里却有些空落,不知他们该何去何从。

  违建违建,违的是章法,建起的,依旧是百姓的心血啊。不是罚便是拆,又与何异?百姓固然有错,违建时为何无人提醒?错在不律,错在意识浅薄,错的根源在哪里?倘若人人安居乐业,有个温馨的小家,如何还会有如此多违建?在施令的人眼里,在执行的人眼里,那是不合规范的建筑,那是多了几平米的数字,那是粗糙的砖砖瓦瓦,推土机之下,终归了尘土。可想过他们推倒的,是百姓安身立命之所,是有些人一生甚至是几代人的心血!( 文章阅读网:

  一介小生,实在无法揣度此举意义何在。只觉得伤民伤财,只听见,只看见生我养我的村庄。有不满者,发微信某领导,竟被请去喝茶。本人胆寒,只能在此处感时伤节,为那些溘然长逝的建筑们写下这篇悼亡之作,聊以。

  

  2014年7月9日晚10时12分,我辛劳一生的父亲董壬午因病去世,心痛万分。特做此文以示哀悼。愿我的父亲一走好!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