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蓬中国孩子]周云蓬:《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文学网时间:2018-10-11 21:47:32

  两个老同学见面,其中一个对另一个没有小孩感到奇怪,经济条件不错的后者轻声反问了一句:你真的觉得这个国家适合?

  也许,他真正想说的是:你别无选择,但未来的孩子是的,被你抛到这个星球,不是为了生活在一个被污染的中,被被;等而下之者,连起码的教育和基本的物质生活都不能。

  2006 年9月,网易做了一个“如果有来生,你愿不愿意再做中国人”的调查,一位“海龟”网友评论:“在美国摸爬滚打这些年,基本上资本主义的丑恶都见识过了。唯一还没发现的,就是未成年人乞讨要饭。不要说下,就连皇后区和布鲁克林的地铁站里都没有。看看我的祖国呢?”参加投票的一万多网民,高达64%的网民表示不愿再做中国人,主要理由是“缺乏人的”。

  2007年8月31日,深圳240多名执法队员点火烧掉了近千平方米违章建筑,一个黑瘦的小男孩奋力灭火的照片,相信让不少人凄然泪下—-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火烧最的棚屋,地和谐!赵牧悲愤地以“孩子,活下去,并且记住”为照片题名。

  人,不是畜牲;狗,都还有个烂草窝。没有提供不违章建筑的情况下,烧掉的不是违章建筑,而是他们耐以栖息的家园和梦想出发的地方,点燃的是对这个社会的和刻骨铭心的。善良、善意具有传染性,同样具有传染性。某一天,某个毫不相干的普通人很可能就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对多一点关爱,很多悲剧本来是可以避免的—–白宝山(注1)的教训还不够吗?

  2008年4月28日,南方都市报揭开了“凉山童工像白菜般在东莞买卖”的黑幕,继奴工事件之后,再一次全国。我的神经应该说足够坚强,但看到下面这个细节,心里还是很难过,觉得再写什么都已显得多余—-

  记者在凉山采访童工马海布的母亲时表示,“你儿子在那边很可怜,两三天才能吃到一顿米饭”。但他母亲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两三天就能吃到一顿米饭?”这位前几秒钟还在为儿子而痛哭的母亲,突然变得一脸惊喜。(《四川凉山学生被拐续:获救童工怨恨父母不肯回家》)

  贫困,是一种罪!我本善良的父母可以狠下心肠,将自己的骨肉卖去做童工,小女孩甚至受到的性。与相比,解救行动称得上迅速有力,但不铲除贫困这个,更多人性的事件还会不断发生。

  每小时3元的工资让极度贫困的凉山儿童充满期待(有些根本就拿不到工资),可以让他们放弃学业和那个家徒四壁的家。解救之后,又怎么办?不解决贫困问题,都是治标不治本,还可能再跑出来。

  类似凉山这样的贫困地区,需要中央财政的支持,才能解决大面积的问题。百蹊助学网义工对凉山州的布拖县拖觉片区进行了实地调查,完成了题为《布拖行走》(注2)的附有大量照片的调查报告,种种,好似到了另一个世界,难怪那些遭受压榨的童工无论如何都不愿回家!

  由于重男轻女的思维,男孩子多少还读了点书,女孩子从小就开始从事繁重的生产劳动。可以想象,没有上过学的她们会有怎样的未来。

  解决贫困最根本最有效的办法还不是简单地划拨救济资金,而是新闻和民选官员,唯有如此,官员才会真正把老百姓放在心上,而不是应付上级就能了事。

  如果普选的条件不够成熟,可以民选与上级机关监督相结合,县一级的官员与挂钩。除了选票,畅通无阻的意见公开表达平台和监督也至为重要。

  奴工、童工这种丑恶现象的出现,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耻辱。哪怕你这辈子都不愿再做中国人,但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为合理,为了那些完全的孩子,还是应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也许,最终我们都无力改变什么,作用微乎其微,但至少努力过。

  1.《中国第一悍匪白宝山》:白宝山案被列为1996年1号案件和1997年中国十大案件之首,并被国际组织列为1997世界第三要案,轰动了、新疆、、军界,震动了国务院、,影响远达海外。1996年3月12日,白宝山出狱回到,3月31日即开始作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持“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八一”式自动步枪、“五四”式,先后军人、和群众15人,击伤15人,并在狱中2人。

  因为盗窃了人家几件衣服,就被判了4年徒刑。在服刑期间,被出另一件事:因想喂鸽子,盗窃人家一包玉米,被主家发现,追出来,他用打了对方头部一下——结果,他被冠以抢劫罪,加判了有期徒刑10年。

  “我想过了,法律这样判我,我服刑出来,就去,那些受法律的人。如果法律判我20年,我出来杀成年人;如果法律判我无期(徒刑),减刑后我出来年纪大了,没能力杀成年人了,我就杀孩子,到幼儿园去杀,能杀多少杀多少,直到杀不动为止……”

  “我出来并没想重新犯罪,我给自己设计了两条道,如果我能够正常地生活下去,我就不再犯罪;如果不能,我就去抢。”

  “我回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户口,先后跑了六七次,他们就是不给我办。我认为,我已经从里出来了,起码也是个,可不给我办户口,我吃什么?我不能靠父母养我一辈子?我这个要求不过分,我要生活。我对我母亲说,要我送礼,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我本来想拿枪他们,可是,我母亲进来了,我就不能打了。我不忍心当着我母亲的面,我做不到……”(“他们”指去他家带他走的)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