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作品赏析]毕加索作品赏析

文学网时间:2018-10-12 00:33:37

  微画雕《上下求索》是用一块寿山朱砂红石来雕刻的艺术作品,用一向上攀登,向下觅寻的画面来表现对人生道的追求和探索,禁不住让人联想到屈原《离骚》中的名句。让人思索。

  微画雕《上下求索》微画雕《上下求索》是用一块寿山朱砂红石来雕刻的艺术作品,创作者力图用画面来引发人们对人生道的探索。山高远,条条小曲折盘旋,该如何才能到达所向往的去处呢?

  “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作品“上下求索”这个主题,禁不住联想到屈原的《离骚》中的名句。这件富有哲和深沉的思辨的作品,怎能不让人浮想联翩?

  把玩这件美轮美奂的作品,沉吟良久。我们禁不住要想:人们到底为什么要求索?对真理的追求,对理想的渴望,是不是每1个人都必定的追求?在老庄哲学仍然很有市场的时下,人们奉行的,也许是知足常乐,随遇而安。莫言先生说过:幸福就是什么也不想。是呀!什么都不想,才最接近于幸福状态。而求索,则与此相去甚远。为了求索,你要思考,你要奋斗,你要付出,甚至要流血。求索中,挫折和失败难免;但未必就能得到所求。求个温饱,每个人都不会争议;但求个真理,求得,就不是很多“聪明人”想干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的“傻子”和“”才对真理和等等人类终极理想孜孜以求,也许历史就是这些“傻子”与“”创造的?大多数“正”,似乎多是。现在流行1种情商学说,认为一些智商高的人之所以事业不成功,是因为情商不高。照这种说法,像屈原这种为了理想不惜自沉汨罗江而不知变通的傻瓜,绝对是情商有欠。连渔夫都知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连渔夫都知道“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可是屈原不干。我们要说,屈原若是按渔夫那样行事,楚国不过就是多了1个赵高或者,而中华文明史上就不会有光耀千古的《离骚》了。甚而那些为了理想、为了人类公平和福祉,而不惜流血的志士仁人,他们对理想的偏执追求,已经了“人”合理的本性,岂不堪称!再则,“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纵然是统一了中国的秦始皇,雄才大略,也不能求得长生,竟然令自己毙命巡视道中,尸臭被混于咸鱼臭中,徒然地留给后人感叹。这种事实愈发增添了人们为什么要求索的疑问。但就是这类“”,以天下为己任,为理想而求索,才构成了中华民族的脊梁!“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馋而齌怒;”纵然如此,也不改其志!“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

  微画雕《上下求索》无论我们是否明白了求索的理由,世代先哲们求索的脚步,已经早都开拔远行,并且始终未曾停歇。他们迈向了求索的崎岖大道,他们求索着。他们求索什么?是求索真理和理想吗?是求索公平与吗?抑或是求索与财富?诚然,人类的是无止境的,基于不同的处境和思想,求索的目标也是五花八门,求索境界的高下也悬殊甚大。由是,各种学说,各种思想,各种教,各种,各种动机,各种行为,异彩纷呈,差异很大,构成了纷繁复杂的世界。“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这是屈原的求索;“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名”,这是仁人志士的求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俗子的求索。什么才是人类终极的幸福坦途?这真是1个亘古难决的论题。真理就这样在人们不断地跟和做的情况下,被一点点地发现和证明。历史也在这种的推演中地前进。

  求索1个明确的目标,或许你成功了,是喜剧;“吕望之鼓刀兮,遭周文而得举;宁戚之讴歌兮,齐桓闻以该辅;”明君贤臣,国泰民安,士子的求索也!吕望之成功,宁戚之辅齐,于国于己,都是喜剧。士之不遇,老死乡野,于国于己,都是悲剧。更有1种悲剧,是那些付出了极大代价、最终却被发现并不是自己所求的目标,这时的悲哀,是多么!?唐吉坷德的故事,不是他1个人的笑话。他这种类型的悲剧,也不是他1个人的悲剧。人类的智慧,也会有一时一域的盲区。有时,“寄意寒星荃不察”;有时,者会在看客的冷漠围观中被杀头;有时,被的人,会帮着卖他的人数钱!求索之难,求索之辨,还非智慧不可解答!

  作品将关于求索的诸多思考,化作了崎岖的山和层层叠叠的石阶,化作了纷繁的景色,化作了华丽的和莫名的鬼魅。朱砂红的大背景下,有秀丽的风光,有富丽堂皇的殿宇,有莫名的鬼魅。它们或者随时可能将求索者引向歧;或者在求索途中的展开各种莫名……高高的山顶上,座灯塔状东西似乎“神殿”,象征着求索的终极目标。

  作品背面是石质的的桔红色的自然色泽,似梦幻中的世界,在其底部向左行可通过一座石桥,向上攀登又得通过一座座桥才能到达云雾缭绕的山顶;如果往下走,其右下方现出一条石梯,可到达大江大海…这些奇妙的构图,勾勒出求索的种种意境。……

  “朝发轫于天津兮,夕余至乎西极;凤皇翼其承旗兮,高翱翔之翼翼”。让我们张大的双眼,鼓足求索的勇气,用意志,前行!

  上下求索_《上下求索》 -创作者简单介绍初山,出生于福州马尾朏头村。八十年代开始便致力于微观雕刻艺术的研究,走出一条用现代画技巧来表现文化、历史、社会、人生和科普知识的初山微画雕技法。题材广泛,寓意深刻,每个作品都流露出鲜明的个性。其作品文化底蕴深厚,深受艺术爱好者推崇和喜爱。作品有《三山缱绻几千秋》、人生难得一知音、《铭心刻骨》、情系闽江、《迟暮情缘》、《攀越绝顶》、《一览千年》、《历史积淀》、岁月雕和春城联想等。

  某些人认为绘画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大用,且视之为“一只并不凶猛的动物”。对这样令人生气的态度,毕加索写道:“说这些话之前必须要非常小心。能画出一张肖像,并细心描绘衣服上的每一个扣子,甚至扣眼及扣子上的细微光泽,这真的是很美,也很好。但要注意的是,扣子也有变形的可能……”

  “对于要做的事一定要十分谨慎小心。因为当我们认为自己是最不的时候,我们往往是最的;当我们可以飞奔的时候,并非就忘了我们还有走的能力。”

  如果他真的这么说,这句话可是大胆而肯定的,借由其相反的、另一个确实的论证来诠释:“我们永远不会停止寻找,因为我们不曾发现。”事实上,他无时不刻地寻找,无时不刻地发现。在他快完成一幅画时,他会好好地端详这幅画,仔细地找寻刚刚才画人的秘密,然后他又会重新开始准备另一幅画,而这幅画会带领着画家前往他所不愿去的地方,反之亦然。如此这般的情形,一再上演……

  我们看到几根细瘦的线条画在一空白之上,仅仅只是这样,就足以代表两只手臂、两只手和十根手指头,或是双手紧握、十指缠绕的力量,亦或是双手置于膝盖上的重量及形状,乃至一切所有的可能。毕加索说:“画家该做的事只是为命名,我为眼睛、脚、趴在我膝上爱犬的头、甚至于我的膝盖命名……命名就是了,而那也就足够了。”他又说:“我不知道当我说命名时是否你们真的了解我的意思。命名,就是取一个名字,想一想艾吕雅的诗——:

  “不论你做什么,你都会被锁链,不做这件事的,反倒强制我们做另一件事。这就是的。是会的,即使是一模一样的字词,它也会变成另一件事,有时甚至是完全相反的事。”

  他又说:“杰奎琳曾说,当我们说话时就好似我们在播种,有时候这些种子会发芽成长,开花结果;有时候它们却消失不见。”

  真正的画家永远不能在戴上月桂冠之后、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停下脚步来休息纳凉,他们只能过着画家专属的、有着无止境痛苦的生活,打一场画家的战争直到最后。一个画家是永远不会满足的。

  “但最糟糕的是,毕加索说,画家的工作是永远无止境的,永远不可能有机会让你说出这样的话‘我已经很认真的工作了,明天是星期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一旦你停止工作,也就是要重新开始的时刻。你可以把一幅画搁在一边,永远不再去碰它,但你永远不能使用‘结束’这一字眼。”

  “什么事实?”毕加索道,“事实是不存在的。如果我是在我的画作里寻找事实,我可以以此事实为题画一百幅画。那么,究竟哪一幅画才是真的?而事实又是什么?是我拿来当作模型的那个东西?还是我所画的东西?就如同其他的事一样,事实是不存在的。”

  保罗•毕加索(PauloPicasso)曾说:“我还记得,当我小的时候,我老是听他说,事实也就是谎言……”

  1907年7月,盛夏的一天。毕加索独自一人来到特罗卡得罗广场西侧的人类博物馆。馆内陈列的黑人雕刻和面具散发出的神秘威力,令其无比。这种对人类先祖的感觉描绘,害怕、恐惧、欢喜等,以最的形式表达出来。这正是毕加索冀求的毫无造作的艺术,他将言语无法说出的情感,完全地描绘出来。

  马蒂斯创立“野兽派”以后,黑人雕刻可算是马蒂斯带给毕加索的一个非同小可的启迪。黑人雕刻线条简洁流畅,大多运用一些直线、弧线、几何图案勾画而成的,富有抽象美。而人物的表情通过眼睛显示了原始丛林的恐怖。毕加索被这件雕刻吸引了。那一段日子,只有在卢浮宫的原始艺术部与这里才能见到他。黑人雕刻带给毕加索的震撼是巨大的。

  “世纪末”——19世纪到20世纪的过渡期,欧洲人的思想犹为动荡,和窒息的气氛蔓延着。思想家和艺术家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去改变这种现状,他们想标新立异,想有所作为。他们为找不到出而苦恼,他们的尝试涉及社会的、科学的、艺术的问题,这种五彩缤纷的现象被称之为“现代主义”。

  1905年,“野兽派”诞生了。马蒂斯是画派的代表。他们对于古典艺术的绘画方式提出质疑,强调主体的感觉,注重直觉的并试图用一些抽象概括的形体和夸张、强烈的颜色来表现直觉的感受。他们放弃了传统的明暗表现方式,用大线条、大色块和极其夸张概括的形体。这些作品在巴黎展出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以后的两年里,“野兽派”风靡一时。

  印象主义过分强调色彩、光线的变化,忽视了对象形态的稳定性和客观性,由此也有一部分画家首先产生了不满,塞尚最先提出了印象主义的提议。他于自己的双眼,表达多重视野,认可视点移动的事实。同时期的另外两位画家梵高和高更也是更注重色彩的对比关系和体积感。

  1906年秋,毕加索在兴奋之中创作了与他过去的画风截然不同的《两个裸女》。《两个裸女》的创作标志着毕加索对旧画风的摆脱。1907年春,毕加索坐在“洗衣船”里的画室,苦苦构思一幅反映巴塞罗那亚威农大街生活的作品。好几个不眠之夜过去了,完整的草图出来了。五个裸女坐在的舞台上,柔嫩的粉红色在蓝色的背景映衬下显得非常突出。整幅画的前景都是花与水果。经过四个月的修改,一幅尺寸巨大的《亚威农少女》诞生了。这幅立体主义的作和代表作像一颗投向巴黎画坛,引起了同行知己们的、甚至。雅各布公开表示不欣赏,收藏家什楚金则感慨:“这对法国艺术是多么大的损失!”德兰还向“画商”肯惠勒说:“我们总有一天会看到毕加索自缢在那幅大油画后边的。”

  在激烈地声中,只有一位例外。他就是年轻的德裔收藏家卡恩韦勒。从第一眼起他就欣赏这幅巨作,因而成为伴随他10年的画商兼好友。

  这幅不可思议的巨幅油画不仅成为毕加索个人艺术历程中的重大转折,而且也是现代艺术史上的一次性突破,它引发了立体主义运动的诞生。《亚维农少女》始作于1906年,至1907年完成,其间曾多次修改。画中五个裸女和一组静物,组成了富于形式意味的构图。画家们也常常有意识地不以标题来说明作品的内容。该画原先的构思是以性病的讽喻为题,取名《的报酬》。这在最初的草图上一目了然,草图上有一男子手捧骷髅,让人联想到一句古老的西班牙谚语:“凡事皆是。”然而在正式的创作过程中,这些寓意的细节都被画家一一去除了。其最终的震撼力,并不是来自任学性的描述,而是来自它那绘画语言的感人力量。

  这幅画可谓是第一件立体主义的作品。画面左边的三个裸女形象显然是古典型人体的生硬变形,而右边两个裸女那粗野、异常的面容及体态,则充满了原始艺术的野性特质。野兽派画家发现了非洲及大洋洲雕刻的原始魅力,并将它们介绍给毕加索。然而用原始艺术来摧毁古典审美的是毕加索,而不是野兽派画家。在这幅画上不仅是比例,就连人体有机的完整性和延续性都遭到了否定。因而这幅画“恰似一地打碎了的玻璃”。在这里,毕加索了许多规则,甚至可以说是所有的规则。无论是形象还是背景,都被分解为带角的几何块面。它们由于被衬上阴影而具有了某种三度空间的感觉。我们并不总能确定它们是凹进去还是凸出来;它们看起来有的像实体的块面,有的则像是透明体的碎片。这些非同寻常的块面,使画面具有了某种完整性与连续性。

  毕加索力求使画面保持平面的效果。虽然诸多块面皆具有凹凸感,但它们并不凹得很深或凸很高。画面显示的空间其实非常浅,以致该画看起来好象表现的是一个浮雕的图像。他有意地消除人物与背景间的距离,力图使画面的所有部分都在同一个面上显示。假如我们对右边背景的那些蓝色块面稍加注意,便可发现画家的匠心独具。蓝色,通常在视觉上具有后退的效果。毕加索为了消除这种效果,便将这些蓝色块勾上耀眼的白边。于是,它们看上去就拼命地向前凸现了。

  实际上《亚威农少女》是一个的绘画结构。它所关照的是它自身的形、色构成的世界,并不体现外在的自然。它完全脱离于塞尚那些描绘浴女的式作品,并以某种不同于自然秩序的秩序组建了一个纯绘画性的结构。

  他的这种创作是怪异的,表现出此时毕加索对绘画的思考已经进入了哲学的境界。他试图对绘画的时间和空间进行重新定义。与此同时,这个时代的科学也进行着翻天覆地的革新。爱因斯坦在研究,罗巴切夫斯基在演算非欧几何、量子物理学正在形成理论,马赫的新哲学正在酝酿着。全世界的精英们都热衷于对时间和空间的研究。

  毕加索向着传统的突破,招致了更多的反对与。他日益沮丧、渴望摆脱“洗衣船”,但又感到筋疲力尽,无法长途跋涉到南方去。于是,他在鲁德树林附近的一个农场找了间小农舍。这里优美,周围是地和树木,毕加索在这里心旷神怡。他的作品以风景为题材,绿色开始支配他”鲁德树林时期”的绘画。

  1909年夏天,毕加索在绘画上的求索变得更加,他对的探究也比以往更加强烈。这时,他渴望西班牙、渴望奥尔塔,渴望十年前他曾在那里体验过的和谐与上的。毕加索与费尔南德再次来到巴塞罗那,他们只在那里逗留了很短的时间,便同巴拉斯一同前往奥尔塔。毕加索在奥尔塔又一次体验了生活的朝气,感到鼓舞和无比振作。但他和费尔南德在一起生活已不像以前那样愉快了。他们之间愈来愈疏远,费尔南德试图重新他的兴趣和往日热情,开始做一些不固定的家务事。但是,她在毕加索身上所的,却是他偶尔爆发的怒火。

  《亚威农少女》引起的风波并未影响毕加索的工作和真正的友谊,阿波利奈尔和雅各布仍几乎天天来画室小坐。毕加索作息正常了,改成白天画画,晚上招待访客或是外出。从那时起,他和费尔南德的交游圈转移至巴黎的塞纳河左岸。

  1907年的冬天特别冷,但每到星期二晚上,他们就裹着长及脚踝的厚大衣,前往一家叫紫丁香花园的咖啡餐厅,参加新成立的“诗和散文”文学团体。

  作家福尔特、雅里和阿波利奈尔等人也经常来此,还有画家、雕塑家和音乐家。大家陶醉在这每周一次的相聚。在烈酒暖身中,热情地交换,经常到清晨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1907年,阿波利奈尔向毕加索介绍了青年画家布拉克。布拉克看了毕加索的《亚威农少女》后,异常惊讶,他反复端详那些人体“构件”草图,那些经过多次修改、完善的素描,深深的震撼了他!他明白毕加索所描绘的四度空间,并且深表赞同。很快的,他就推动着立体主义飞速向前发展。布拉克成为毕加索在创立立体主义道上的合作伙伴。

  1908年秋,布拉克带着6幅风景新作参加当时季的沙龙展。作品因有纯粹的几何构图,被当时的评审员之——马蒂斯,称为“小立方体”风格。

  画商卡恩韦勒在其画廊替布拉克举行个展,这可谓是立体主义绘画的首展。同一时期里,毕加索去巴黎附近的乡间作画,如同布拉克的做法,彩度明显地降低,以绿色和褐色为基调,绘出几何原形的人物和风景。同样热爱和钻研赛尚画作的二人,在工作上密切配合,互相激励。他们不仅是立体主义的创始者,也是此运动的中心人物。

  盛夏里,毕加索总是怀念他的灵感发源地——西班牙。他和费尔南德前往鄂伯河流经的奥尔塔•德•圣胡安,此地是好友帕利亚雷斯的故乡。十年了,他没再闻过那股久晒烈日、强劲四溢的焦土味。

  奥尔塔还是酷热异常,风景依旧。如今毕加索画布上的小镇风光,和十年前所绘的大相径庭,不再复制风景,反以简单的几何图形勾勒出来,呈现出事务本来的面貌。为了达到目的,对任何的创新全无禁忌。大自然中的各种样态,在他的眼里,都成切割磨过的水晶或宝石的刻面,闪烁耀目。极为吻合他的偶像——塞尚之见:“利用圆柱体、、圆锥体来画出自然。”

  1909年夏,毕加索重游了西班牙的埃布罗花园,和他的情人费尔南德在那里暂住了一段。以群山为背景的埃布罗花园村屋顶的风景画,将散点透视和几何形的运用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画家再一次向立体主义跨进了一步。

  毕加索还用这种方式画了一批肖像画,画中人物和背景有机的融合在一起。大小不同的几何造型在画面上错落有致,互相配衬,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1909年9月,毕加索和费尔南德终于搬离“洗衣船”的陋室,他们带着饲养多年的猫,住进克里希大街11号里一间宽敞明亮、兼作画室的公寓。窗外阳媚、绿树成荫,作画的地方光线更是充沛。家里有打理餐饮的女佣,桃花心木制成的家具及一台大钢琴……屋内装潢摆饰彻底改换,连带着生活方式也起了剧变。此后,每星期日都是宾客云集!

  1927年初,毕加索过巴黎豪斯曼大街的一家商店,被橱窗前站着的一位少女迷住了。她棕色的皮肤,挺直的希腊式的鼻子,灰蓝色的眼睛,高高挺起的胸脯,有一种北欧女子特有的魅力。这位姑娘就是玛丽•德瑞丝。当时玛丽•德瑞丝只有17岁,她身上勃发着的青春和活力使毕加索无法。在玛丽刚过完18岁生日的时候,毕加索就背着奥尔迦开始了与她的秘密交往。毕加索开始了他一生中最无、最无的生活,而玛丽对毕加索绝对服从,是他独占的一件物品,是他力量和性吸引力的证明。这期间,毕加索用华丽的色彩,梦幻般的调子创作了许多幅玛丽•德瑞丝的肖像画。其中一幅为《坐在安乐椅中的女人》。

  毕加索彷徨在奥尔迦的婚姻和对玛丽的之间。他社交界的周旋,但又侧身其中。这就是毕加索在生活中的写真。他把对奥尔迦、对生活和对的、恼怒,都倾泄在他的画布上。在绘画中,他所反映的是隐藏在关于光荣的庆典之类新闻下面的深刻的不和,和丑陋。难怪艺术史家威廉说他可能是最伟大的心理学家,一位取代了那个维也纳医生的西班牙人。

  1931年,毕加索在巴黎不远的乡野,买下一座17世纪建造的花园古堡。古堡位在景色怡人的布瓦热卢小村边缘地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造型优美的哥特式小,接着是一片偌大的庭院,再则是浅灰墙面、深灰屋顶的巨型宅第。最吸引毕加索目光的却是庭院边的马厩,他将工作室设在那儿。他和玛丽搬到那儿,终于避开了奥尔迦的无休止。

  布瓦热卢的时光快乐无忧,可惜是暴风雨前的。他与奥尔迦的不睦愈演愈烈。1935年6月, 多年来毕加索第一次未陪妻儿离开巴黎度假,奥尔迦带保罗去度暑假,从此不再回来。

  几个月后,玛丽为毕加索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玛丽亚•德•拉•唐塞普桑,这是玛丽•德瑞丝已故姑母的名字,玛丽同毕加索的关系也因此公开。随后,毕加索卷入了一场与奥尔迦离婚的官司之中。他在一个朋友面前曾说过:“牛的眼睛,有上千条理由保持缄默,对那喝多了咖啡而撒尿如雨的跳蚤,尽可视若无睹。”在这里,“牛”是他自己的代号,“跳蚤”显然指的是奥尔迦。正当毕加索心乱如麻,感到很茫然的时候,退出了他的生活圈长达21年之久的费尔南德在上刊登了她与毕加索之间回忆录的第一篇摘要。毕加索非常恼火,之下,他创作了四幅极有力而动人的铜版画《瞎眼的米诺陶》,在画布上,迸发出了自己全部的情绪。牛首人身的又一次成了他自己的象征。他想尽快摆脱奥尔迦,但由于毕加索是西班牙人,无法回到弗朗哥下的西班牙去办理离婚手续,他们之间的婚姻只好以分居形式宣告结束。

  毕加索始终是个孤独的人,但在一生中的此时此刻,他才真正体味到生活中“极度的孤寂”。他曾说:“你抛出一个球,希望它撞到墙上再弹回来,这样你还可以接住再抛。你希望朋友们会是一面墙,但他们几乎从来就不是一面墙。他们倒像是一块湿床单,你抛过去的球打在湿床单上,只不过滚到地上,几乎从不会弹回来。”

  家庭日常生活变得复杂起来,一边有奥尔迦和保罗,一边有玛丽和小玛丽亚。重金聘来的律师一筹莫展,离婚手续始终因奥尔迦不愿签字而无法继续。毕加索失去平静心情,也不集中,根本无法作画。他在一封信里写道:“这是我生命中最恶劣的时期。”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