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调教日记]十七的调教日记

文学网 时间:2018-10-30 02:03:12

  这里是十七宝宝的新空间。我是主人的私有小m,此为十七与主人爸爸的地盘!今天是第一次日记。十七是在9号的下午六点半第一次见到主人的,自己一个人去火车站接主人,在车站冻成了大红鼻子,主人嘲笑十七是JackyChen…十七把在火车站买来暖手的咖啡的口杯隔热层拆了下来留作纪念。

  去接主人前还专门化了妆,可是在车站被冻成狗…主人在火车站用衣服裹住小十七,让十七抬头迎接主人的深情一吻~主人的吻是甜的,带着淡淡的薄荷味。这是十七第一次正式的舌吻。回家和主人出去吃晚饭,给主人挑肉肉吃。

  第二天一早就跑去主人家里脱得只剩内内和小吊带,钻进主人的被窝里。大早上窝在床上看小黄片,还不肯给主人啪啪啪,哈哈~下午去了屈臣氏,没有买到刮毛毛的工具,去接了一库,daddy养的猫咪。一库好乖,不认生,抱起来暖暖的,和主人爸爸一样可爱。

  主人爸爸现在可能还睡着呢!昨天他喝酒喝到很晚…想起来杨纬的一首歌:无尽无尽的夜晚,不打烊的小酒馆,没有人急着回家,没有人想各自回家。

  无限喝的小酒吧,不知道主人会喝成什么样,他还要使劲抽烟,一点不知道爱惜身体。今天下午和主人去看电影~>.<~把围巾和情人节的礼物送给主人,不知道会不会来个深吻…

  吊针的时候回想情人节时去见主人…主人爸爸让十七给口一个叫他起床,口着口着就从趴在床上的姿势变成了跪在地上,主人让十七宝宝舔脚背和脚趾,从脚一直上升舔到弟弟的。开始有点,倒不是因为主人脚不干净,主人是才洗得澡,而是因为…好羞哦,脚趾有点咸咸的,凉凉的,第一遍舔的时候主人不满意,因为十七是从腿外侧向上舔的,而内侧才比较,并且主人说十七做的很勉强…舔到最没有恰到好处地含住小主人,呜,只能打60分。十七又来了一次,这次好多啦!在给主人口的时候主人讲了很多规矩,调教时不可以主人,所有动作如果主人没有让停下来都不许擅自停下,执行任务要快不许磨蹭,主人出去时要跪在卧室等,主人调教时不喜欢大声说话所以要认真听…主人说有时间会把十七的奴隶守则写下来,要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以后犯错按一个错十拍子算,还要罚跪在地上抄守则…顿觉主人爸爸霸气值提升!趴回床上小试了一下新到的工具,那个的头套!呼吸好困难,超级讨厌那个东西!主人说以后惩罚吊起来打的时候就要带着它。趴回床上,主人把手指伸进了某十七的菊菊里,还是颇有些疼的,菊菊有点紧张,有点主人的手指进出。出门前主人扒掉了十七的小内内,就这样,十七挂着空挡和主人去看电影…凉风嗖嗖…看爱情故事的时候吃主人喂的爆米花,舔主人的手指,在影院大肆么么哒,一吻吻到扁桃体!

  主人感冒了。周六晚上的课因为老师有事上不了了,于是颠颠地去找主人。一小跑,到了主人口,主人开了门就钻回了被窝里,看起来好虚弱的样子,对我说:上来陪我睡会儿。因为来姨妈了主人没法摸BB,主人热热的大手就一直放在我的咪咪上揉一揉捏一捏…即使没有碰下面,也已经湿了…被主人知道我湿了之后,主人说我是小骚货,啊啊脸红,是啦,就是你的小骚货…

  舔主人的耳朵,主人地动动身子,我想被鼓励了一样到处舔,主人说让我发挥,于是舔完耳朵亲嘴嘴,亲完嘴嘴啃咪咪,啃完咪咪吃弟弟,嗯…含进去要放松一些,吐出来要抿紧,主人的液体都要吃下去…调皮地特意把主人的液体含在嘴里,在主人耳朵边上咽给主人听~主人身上有前一天发烧出的汗的味道,好心疼…在回主人的话的时候没有加称呼,主人问我是不是应该给我一耳光,没有挨过耳光…但是从主人告诉我以后会打耳光那一刻起,就在想像被打的场景,在期待那一巴掌了呢,贱贱的…主人让我抬起头,因为抬得不够高被主人抓住头发强仰起脸挨了人生中第一个耳光,好重啊!忍不住嗯了一声,整个人还处在亢奋不已的状态中,被抓住头发的一刹那觉得主人好有威严…果然是深深的m属性啊,好爱你的威严,主人,即使你在生病,不时咳得让疼,说话的声音也很轻柔,可是丝毫没有任何软弱的气质,你是我的大树,是你的奴隶的天。

  央求主人看新到的一批工具,把一箱工具分类摆在床上,绳子一类,穿戴一类,插入一类,鞭打一类。主人要我挑喜欢的,表示很喜欢散鞭和小号的肛塞,尾巴上带一颗紫色的装饰钻,看起来好优雅,可是后来用它的时候真是…太痛苦了!这是后话。

  试戴了会让嘴巴闭不上,随时准备主人插进任何东西的…不知道它叫什么,还试了新的口球,看到了超级粗的假鸡鸡…这之后,我的主人决定要把肛塞塞进他奴隶的屁屁里,戴二十四小时肛塞的惩罚,原来不是主人的玩笑话,而是真的惩罚…主人没有过多地扩肛,简单润滑过后,用手指进出了一会儿,在我完全没准备好接纳那个肛塞的时候,突然把肛塞按了进来。疼痛蔓延,突然的剧痛让我忍不住叫出来,趴在床上喘息叫疼,就像抽筋了似的,疼痛连成一片久久不散。主人告诉我,他没怎么给我扩肛,因为懒得扩肛所以直接塞了进来,委屈充满胸腔,疼得人好想哭…当时主人告诉我,因为懒得做所以让我这么疼…主人,你的奴隶好伤心,连让你花时间为她避免疼痛,都不值得么?后来才知道这是主人的惩罚,因为我对主人说话时的不守规矩,因为我居然还忘记了受惩罚的原因。知道这个的时候释怀了,太该罚了…小奴疼了,记住教训了,不敢再犯。

  主人喜欢看我等待打下来的耳光时忐忑不安的表情,巴掌打在脸上火辣辣的,可是心里和身体却都是兴奋的…主人教我跪姿,头的高度不可以超过主人的臀部,双手要手指并拢放在膝盖以上的部位,头不能抬的太高,不可以主人,但在挨耳光的时候要抬起脸,脚踝要并拢,不能坐下去,腰要挺直…没多久就跪得好累啊。

  回家的时候菊花里塞着紫色的“小尾巴”走好难受,还总让人有种它会掉下来的错觉,坐在出租车里感觉超级奇怪…!二十四小时!我的天…可是回家上厕所拿下来两次又塞回去,第二天为了清洁又取出一次,每次不管是取还是戴都要经历疼痛,要下很大的决心…第三次塞的时候菊花终于不堪,开始出血了,好怕怕…会不会感染会不会痔创会不会合不住…呜呜呜

  主人允许我在大姨妈走了之后从头再来完成惩罚,虽然不是得到了赦免,但主人已经很善良可爱温柔了…么么哒2014.03.10

  ---你的炙热,穿过我的胴体,感受到我新鲜的血液流淌,在你的身上,在我的身体里。留下你的气息。“恭喜你,你入门了”主人的脚在踩我的脸上,我松了一口气,正式成为了主人的奴隶,从今天起,有了归属。这样羞辱的动作是一个月前的我绝不肯接受的,而前一秒的我正期待着这个动作,它标志着我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奴隶身份。

  前一天拿到了主人为我写的奴隶守则和认主宣言,主人很早就告诉我要把这些全都背下来,一个字都不许出错,每一处细小的错误,都会换来一记耳光。跪在主人面前,心里明白接下来的步骤是认主,兴奋、紧张、眩晕。不幸的是,前一天晚上背下的守则突然一个字都想不起来,大脑一片空白,我想我要完蛋了…解释是苍白的,尤其当看到主人失望的表情,听到主人说:“要你有什么用,要不你东西走吧。”我想我的脸色比解释更苍白。

  想告诉主人前一天的晚上背到12点,默写了两遍,本想在床上打个盹,却不小心睡着。第二天凌晨四点突然醒来,背守则到七点,直到七点四十站在主人口,又从头到尾背了两遍才敢进。可是有什么比我现在张口却无声的表现更有力?我想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背出来,要么滚。

  挨了不知道多少耳光,总算颤抖着背完了守则,完成了认主宣誓。舔主人的脚,等待主人进行最后一个动作---把脚放在他的奴隶的脸上表示我正式成为主人的奴隶。可是主人却迟迟没有动作,奴心里好紧张好害怕,简直要哭出来,怕主人因为我糟糕的表现而将我拒之门外。这一刻被主人踩住头部的渴望超过了一切,羞辱不再有任何难堪,而成为了一种成全。

  当主人抬起脚的时候,我想今天的所有调教不论是让我快乐得眩晕的,还是害怕得颤抖的,都是美好的。

  感到从进主人那一刻开始的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主人掌控之中。被主人,成为主人的附属,我想自己的m属性是彻底开发了出来,曾经过的低贱的身份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走进主人家里的第一件事是去化妆,这是奴隶守则“调范”中的第一条:调教需着妆。化妆的技术弱爆了,还好主人宽容。化好妆跪在主人床边,主人还在睡觉,只睁开眼看到我在床前,示意我舔脚。主人说过我越不喜欢舔的部位越是要多舔。回答主人时忘记了加上称呼,乖乖跪回床头左右开弓自己掌嘴,大概是这一顿耳光叫醒了主人。这是奴隶守则中违反了语言要求时的惩罚,奴隶要自己掌嘴到主人让奴隶停下。舔完脚脱下全部衣服,爬到调教地毯上跪着等待主人下一步的指令。光着身子跪在地毯上还是蛮冷的,主人把自己的衣服扔给我,让我套上,小开心了一下。接下来要完成一项调教前非常重要的准备工作:灌肠。在卫生间狭小的空间里,取下一大早戴进身体里的肛塞,主人把一支开赛露挤到我的身体里,感觉真是相当不怎么样,以至于没有忍多久我就排了出来,估计药效还没怎么发挥呢。灌肠器插进屁屁里,打开水阀不到10秒就已经觉得小肚子难受好想主人停下来,主人告诉我觉得撑不住的时候就跟他说,可我几乎每次灌*肠到一半就会叫着自己忍不住了,但主人每次都会在我真的忍不住时才停下。在主人面前便便好羞啊…紧张到菊花不受控制。一想到主人开着水阀,用灌肠器抽插奴隶的菊花时,奴隶发出的的叫声,就忍不住脸红,虽然主人这样做时肚子和菊花都好难过,可是听到主人看到我的样子时发出的笑声,又觉得只要主人开心奴就快乐…妈蛋,好贱啊,奴*性十足。

  灌肠进行了四次,灌到我觉得自己腿要废了,要不会走了,排出的东西才终于干净了。十七年人生中第一次灌*肠,而我知道今天要经历的“第一次”还有很多。灌完肠回到主人卧室,主人拿出一个带吸盘的超大的假鸡*鸡吸在茶几上,让我跪在旁边口它,还要像口主人一样认真。主人坐在沙发上修剪指甲,我对着那个假家伙大献殷勤…其实根本没有口主人的时候认真,我透过茶几反光的玻璃面偷看主人的神情,因为调教时是不可以和主人对视的所以赶紧趁此机会看主人。主人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做个鬼脸或者看着我口,而是专心盯着自己的指甲,呜…毫不受重视的感觉。口假鸡*鸡的时候不知道咬了它多少回,反正是假的也不知道疼。

  休息好了就去洗澡,剃掉多余的毛毛,再次跪到调教毯上时,主人已经把绳子拴在天花板下的台子上,不知道这房间最初设计这个台子干嘛用的…用来吊人倒是刚刚好。主人蹲着摆弄工具的时候,犹豫着要不要趴到地毯上,因为调教守则要求奴隶头不得高于主人臀部,那主人蹲下时奴隶应该只能趴着才不会违反守则了吧。摆弄好工具,接下来就是摆弄奴*隶了。主人第一次捆*绑我的时候,就觉得主人绳子玩得好好,虽然主人自己说已经有些生疏了。这次绑的时候,逼*逼的有一个好大的绳结,主人每打一个结,每穿一次绳子,身体都会被捆得更紧一些,下面也会更难受一点,于是就更湿一点,这个身体的感官已不由我自己控制,而是随着主人的手而律动。完成了上身的,主人要我坐下,坐下的时候绳结紧紧嵌进去,每换一个姿势都是一阵刺激。我的左腿被绑起来,一只脚支撑着身体站在调教毯中央,头上戴上了会让呼吸有些困难的那个我最不喜欢的头套,与上次不同的是这回嘴里还塞了口*球,现在的我是一只无法用语言表达感受的狗狗。眼睛蒙住后平衡感超差,我不停摇晃,在地毯上跳动着,始终站不稳,咪咪上戴着乳*夹,的小铃铛一刻不停地响,我想主人一定可以看到我身前,像被困在绳索里的小兔子一样跳动的乳*房。

  之前积攒下的100,现在到了还账的时候,主人用皮拍子和散鞭打向我身体除了头外的每个部位,每一下都不知道将要落在哪里,未知的恐惧与的刺激我被绳索的身体的每一寸,从背、胸、腹,到臀、腿、脚掌,再散落到最私密脆弱的部位。最疼的是脚心,和阴部在主人的鞭打下不知道乳*夹什么时候已经飞落,只知道的刺痛和持久的快乐从未离开。主人要我分开腿,可是我却怎么都站不稳,似乎让主人很不满意…主人的鞭打终于停下,浑身遍布火辣辣的疼痛,身下的绳结被流出的液体浸湿,我倚在绳子上,因为和头套的而呼吸粗重。主人似乎点了一根烟坐在地毯上。

  解下绳子,摘下头套和口塞,觉得身体轻松了好多。趴伏在地上,主人把润滑油涂在我身后,要扩*肛了,我对肛*交既害怕又期待。

  工具都是全新的,我是第一个使用者。主人先用了那个粉色的细长的肛*塞,一连串由小到大的豆豆,它们一颗一颗进入肛*门里的时候并不疼,但也很不舒服,当时只觉得真是不知道肛*交对女人有什么好的,完全没有什么快感,还容易疼痛和受伤。只有最后比较大的那一个进来时会感觉到有点痛,主人打开了开关,肛*塞震动了起来,不光是肛*门在震动,整个都是麻麻的感觉,不得不说还是挺舒服的,如果忽略菊花里塞入东西的不适感的话。主人又换用了另一个震动棒,明显比之前的大多了,尺寸大概和主人差不多吧,除了主体部分,还有一个附加的小棒,震动起来的时候会不停挑动阴*蒂…真是,的工具…主人问我哪里比较爽,我如实回答前面,不时发出呻吟声主人拿出了震动棒,我知道下一步我的身体即将接纳的,是主人的阴*茎,这将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爱。主人在我肛*门周围涂了好多润滑油,我趴伏在地毯上,主人要我到床上去,爬过得地方滴下了一点带着血色的润滑液,地毯弄脏了…奴*隶守则有一条是奴*隶有义务调*教场所的干净整洁,会不会被罚呀…躺在床上,双腿抬起,等待着主人的进入。不痛,不难受,主人的深入并没有让我感到不适,有的是一种被占有被征服的感官,接着主人前后抽动起来,当主人深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肛*交时女生也会有快感的,顶到肠壁中的感觉让我叫出声,同时让我疯狂的是主人按在我的手掌,伸进我嘴里的舌头,还有看着我的眼睛。主人应该感觉很舒服吧,因为主人的眼神是这样说的。主人抽动着,说出了让我颤抖的话:我想要前面,现在就想要。我颤抖着说出了“好”。不知道主人进来的时候感觉如何,我反正是觉得要痛死了…我不可控制地推着主人,着主人灼热的坚定深入入,不停叫疼。直到主人要我放松,我搂住主人,主人完全进来的时候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处子的血液在体内流淌,撕裂的疼痛久久不散,主人温柔地告诉我,我觉得可以动的时候告诉他。可是又补了一句,一直不动就会一直这么疼。好吧还有的选择么…相信主人的经验,把自己完全交给你,起初主人在动的时候我的感觉只有:疼,真他妈疼!慢慢的,主人进入的更深时,痛中夹杂的快感也汹涌地袭来了,不同于被主人阴*蒂时的刺激,这是一种直冲到头顶的快感,下面是深深的占有,看到主人的表情,眼神是朦胧的,像带着些忧伤,不知道主人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思绪在哪里飘动。

  认主的过程无需赘言。认主之后,主人让我带上另一个皮头套,头套在眼睛和嘴巴的开了洞洞,眼睛的有眼罩,嘴巴的有一个假鸡*鸡形状的口塞。主人把拴项圈的链子扣上,牵着我在屋里爬了一圈,看不到,像狗狗一样,跟随着主人拉扯链子的方向爬动,撞到了一次一库的食盆,撞到了两次茶几。再次回到调教毯上时,主人把白色的狐狸尾巴肛*塞塞进了我的屁屁里,这个肛*塞超级大,撑得肛*门好疼,很久缓不过劲。根据主人的指令躺在床上,主人拿着三根手指那么粗的假在我的身下摩擦,暗中主人千万不要把它插进我刚刚破*处的逼*逼里,可是主人还是这么做了…我呜呜叫着求饶,扭动着身体喊疼,主人有些生气,训我:这么怕疼还做什么m!

  再不敢乱动,死死抓住床单,狠狠咬住口塞,忍着疼把腿张开任主人动作。不想用安全词,相信主人不会让奴隶受伤。当主人把假阳*具从逼*逼里拿出来时我松了口气,可是接着主人又把它塞进了我的后门里,按照主人的指令跪着上下动,让它抽的屁屁,吃惊于自己的肠道居然容纳了这么长的东西,感觉的头部都顶到肚子了。鸡*鸡掉出来的时候,带着血的肠液和润滑剂落在了床单上,看着黏黏的粉色液体有点怅然,主人都不心疼奴隶…后来知道主人是为了调教的进度,为了不让我觉得有所凭借,手段才比较强硬。

  清明节的第二天,按照原本计划好的,早上六点半起床,脱掉小内内,穿上主人要求的黑色,出门去主人家里。到主人家时大概是七点半,正在犹豫是敲门还是打电话给主人时,发现门没有锁,是主人留给自家狗狗回家的么?小开心一下。

  主人睡在被窝里,只有头露在外面,半眯着眼要我去烧洗澡水。回到床前,脱掉外套钻进主人的被窝里来一次清晨的服务,给主人口的时候舔了舔主人的后门,有点出乎意料地,并不这样为主人服务,主人经常告诉我态度的重要性,如果心态是正确的,服从就会是种习惯吧,而主人的满意就是追求。口了一会儿,主人翻身起来,从身后进去我的身体,被充满时像是撕裂的痛感依然有点难忍,但随后是碰撞带来的汹涌的快感和满足,唯一遗憾的是看不到主人在抽插时温柔的唇角和迷人的眼神,当主人带着苦味的进到我的喉咙里时,有点干呕,但没有任何,咽下主人的味道,细细舔干净的液体,才看到主人终于睡醒了的表情。

  主人给了指令,塞着按摩棒和肛塞去买早餐。下面实在是太紧了,肛塞一塞好,前面就连手指都伸不进去,下面入口处有一块骨头,和肛塞一起堵住了本来就不大的洞洞,如果这样硬塞进按摩棒,不知道会不会撑裂…相信主人总是不会有错的,主人让我趴在床上抬高,先把按摩棒插进里面再塞肛塞,就介样终于可以愉快地穿裤子出门了,穿上主人的外套挡住下面凸起来的痕迹,晃晃悠悠地出门完成任务。不幸的是时间还太早,很少有商店和早点铺开门,走了不算近的一段,总算见到了开门的商店,可恨的是门口那几级高的台阶!每次抬腿都好痛,可是主人要的东西却没有买全,只好忍着两处的刺激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终于买全东西的时候,看着回家的遥远途简直要哭,走到主人家小区的侧门,等有人进出小区时刷门卡顺便把我放进去,当时抱着“如果等不来就一直等,反正我死都不绕那么大一圈回去!”的想法,索性很幸运的,只等了半分钟左右就有人从侧门进小区,回到家里不用再走时感觉整个人都美好了。把家里的锅碗洗出来,取下按摩棒跑进卫生间化妆然后回卧室跪着等主人,主人去厨房烧稀饭,好温馨的感觉~鉴于挺久没有灌肠了,今天要清理一下肠道。这次灌进的水量远比上次多得多,只觉得肚子都要撑破了,主人还玩心大起地边灌水边打打,或者捏捏咪咪,我叫着求饶,尽量让自己求饶的声音听起来可怜而不难听,听到主人在身后笑着,他似乎挺开心的样子…每次灌完的时候腿都抖起来,把水排掉的时候感觉头皮都麻了,当然脚也蹲麻了。

  求饶似乎奏效了一点点,灌了三次之后,主人答应灌肠结束,不过这也促成了后面的悲剧…肚子里的水排出的时候是一会儿一点的,一次排不完,终于完成了灌肠冲洗干净,回到卧室等着挨,积攒的四百。不得不再感慨一下主人玩绳子玩的好棒,看主人长长的白净的手指摆弄黑色的绳结是很赏心悦目的。主人说五花很费绳子,还告诉我对面的人在看我们,顿觉怕怕,不敢回头看窗外。绑腿的时候调皮地用膝盖蹭了一下主人的弟弟,上挨了一巴掌。后就要带我最最讨厌的口球和头套了,带上这两个就会很,看不到主人的要挥向哪里,感受不到空气顺利地进入口鼻。而这一次又加了项圈,项圈上拴了链子,链子一直绕过头顶的房梁,就这样一脚着地被吊在那里,任主人惩罚。第一下突然打在脚心,还没来得及消化疼痛,皮拍就接连落下来,的疼痛和呼吸不畅让我开始对四百鞭这个数字害怕,当主人的连续十几下打同一个部位时,简直要疼哭。打了一百鞭左右,主人突然停下,我听到打火机的声音,接着就是皮肤上点点的灼热,蜡油不断滴落,滴在臀部,,腿上,脚背,后背,几乎所有在外的部位都滴上了红红的蜡,带着头套完全没有方向感,身子左右乱晃,怎么都站不稳,脖子上的项圈终于发挥了积极作用,吊着颈部让我不致于摔倒被绳子勒到。注意力一半在身体被热蜡滴到的地方,一半在口球和头套带来的憋闷上,再次打在因为滴蜡而更的皮肤上,疼痛的感觉也更清晰了,这才认真考虑的原因,因为没有达到学习的目标,因为晚上和主人聊天时睡着。

  主人给我松绑时我感觉到主人的胸口贴着我,被主人环抱住,很暖和很有安全感,吊腿的绳子取下来时左脚整个麻了,脚踝很疼。手还绑在背后,来让主人玩后门,拉珠在里面震动,舒服地想打盹,可是取出拉珠的时候悲剧了…肚子里深处的灌肠液流了一些出来,弄到了地毯上,第一反应是:地毯完蛋了,我也完蛋了。只好安安静静地一声不吭,主人找来一个床单垫在下面,插进了准备已久的菊花里,始终觉得插后门比啪啪啪要舒服很多,啪前面比较疼。摘下头套和口球后舔主人的脚趾,当按主人的要求转过去,感觉到主人的脚趾伸进我的口带来的撕扯的痛,再一次确定我不喜欢插入前面的感觉,太TM疼了!但如果主人喜欢,为主人忍痛是奴隶的义务。主人冲洗之后躺在床上,我把调教工具到一起,爬到床上把主人口硬,主人体力太好…啪啪啪三次毫无压力,直坐下去,弯下腰舔主人的耳垂,感受主人在我身体里的冲击。

  调教结束,只打了二百,一想到主人要清洗工具和地毯就好想抱着主人给主人按摩。走之前吃了主人烧的稀饭,胃里暖暖的。篇二 : 我的游戏簿:《妹调教日记》

  妹调教日记的大名()早有耳闻,一开始我也不以为意。推妹?咱推的妹还少吗。调教?向游戏咱也玩过。G吧三神器?女装山脉不过如此,妹调教日记又能耐我何。于是我开始了这场挑战。

  在开始游戏之前,我事先调查了下,游戏里一共五个结局,只有1个好结局,媚肉之香也玩这一套,没事。全游戏唯一能推的只有实妹姬月,其他一概不可推,这真是做的有够彻底的,这才是妹控的首选游戏吧。

  在实际玩游戏之后,我才发现我太低估计这个游戏了,觉得要是哪个完全不知道的新人玩家被骗去玩会不会想把电脑砸了,这个成为G吧神器可比女装山脉来得名副其实。

  先讲一下这个游戏的共通线吧。从开头一直到姬月被带去秋叶原这一段为止是共通线,实际上到前一天姬月在公园被人拔毛这一段我已经有点看不下去了,诚哥逐渐高能的调教手段,姬月来者不拒地接受调教。从旁人的角度看,姬月是不想让哥哥被穗乃香抢走,不惜以身体为代价接受调教,姬月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留住哥哥。“因为哥哥是1个喜欢玩H游戏的宅男嘛,让他在游戏里做的事变成现实,他就会留在我身边了吧。”姬月是这样想的,所以无论多么过分的调教,她都忍下来了。但是实际情况下,诚哥一开始的调教是属于赶鸭子上架,后来的调教根本就是属于报复心理。“为什么好事都给你揽了,我平时总是被你打被你骂,既然你现在主动要求调教那我就全力羞辱你。”这就是诚哥后期调教的实际思,在他眼里根本不是姬月什么爱的表现。

  在秋叶原调教部分的最后,出现了游戏里1个关键的选项,这个选项直接决定是否通向游戏里最的2个结局。实际上游戏里虽然调教内容众多,基本都是露出或者是被摸,只有在这2个结局里,姬月被推倒了。决定是宠物结局还是结局的区别就是诚哥有没有拿下姬月的一血,拿下就是宠物结局,没拿就是结局。在结局里,诚哥甚至都不愿意亲手推倒姬月,姬月才意识到自己赔得血本无归,所以最后离开了诚哥吧。在宠物结局里,姬月已经没有表情,唯一有表情之际,就是和诚哥单独在一起,才会露出笑容。

  这是多么伟大的爱啊,只是为了能和哥哥在一起,姬月竟然可以接受成为全校的目标,但是你这份爱,传达给自己的哥哥了吗。

  至于另外3个结局,最值得关注的便是柴刀结局了,诚哥放弃了对姬月的调教,决定接受穗乃香的告白,换来的却是穗乃香的死,可以说是和结局1个情况吧,姬月长期地调教,却无法诚哥被穗乃香夺走,

  所以黑化之后的姬月了自己的好友。但是诚哥调教姬月本来就是姬月自己要求的吧,这妹妹,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说了这么多,基本上全在姬月身上找原因,至于诚哥的我想也不用多说了,早就已经被各位玩家骂出翔了。实际玩过游戏之后我就觉得男人还真是1个软弱的生物,基本上什么都经常依靠力量,诚哥后期调教都是利用大街上的陌生人,反观姬月和穗乃香,都是自行想办决问题,主要就是围绕穗乃被雪名和唯的问题了,而这个时候的诚哥竟然毫无办法。

  最后再提一下穗乃香吧,这个不可推的角色实在上在游戏里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除了好结局以外,穗乃香都是卧病不起,所以穗乃香才是姬月能够得到好结局的关键因素,没错,这上的结局是好是坏不是从诚哥的角度,而是从姬月的角度,所以在后来出的FD里才会安排姬月X穗乃香的百合结局吧。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