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些大气磅礴的诗词就像将进酒那样奔放

文学网 时间:2019-10-03 19:24:53

  • 保举下面这首诗,良多人都喜好的,不知道是否是你想要的类型:

  • 《爱的暗涌》

  • 那年各安天命,漂泊尘凡中

  • 你题名韵脚,鼓噪起一阵狂风

  • 朝海角过客,掀起一道暗涌

  • 你断言,诗人的爱本该无疾而终

  • 当初手可摘星,难道幸福剑走偏锋

  • 你若见血封喉,也许我不该有痛

  • 幽夜清秋,深琐你最无情的瞳孔

  • 待候鸟迁移,划破一声苦楚如洪

  • 月色冰雕,上演一场秒杀爱的感动

  • 祭祀恋爱,身体力行绝不轻松

  • 诗章血红,摆列窗棂守候化干的风

  • 红眸转动,任你嘲讽抽咽的男儿难为英雄

  • 江湖小生,惯于追逐沧桑霓虹

  • 你亦素琴清优,盘弄富贵于掌中

  • 生命之轻,相逢半生情缘如斯厚重

  • 山南海北,儿女情长十足藏入囊中

  • 狂歌畅饮,十里柔情永不重逢

  • 唯你是从,此生的爱自缚作茧千年冰封

有哪些像将进酒,长恨歌那样长的古诗,或是着名一点的古词?

屈原《离骚》 《孔雀东南飞》 《陌上桑》 曹植《白马篇》、《赠白马王彪并序》

有无近似《将进酒》的诗词?

这个近似啊.....

这类气概气焰的诗,除李白本身,估量苏轼辛弃疾的词可以算吧....

李白

《梦游天姥吟留别》

安能摧眉折腰事显贵,使我不得高兴颜。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成留;乱我心者,本日之日多烦忧.....

《赠裴十四》

朝见裴叔则,朗如行玉山。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襟怀胸襟间。

《蜀道难》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蜀道之难,难于上彼苍,侧身西望长咨嗟。

《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袖去,深藏身与名。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苏轼:

《念奴娇 赤壁怀古》

年夜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骚人物........

《定风浪》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水龙吟》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安在? 一池萍碎。

《虞佳丽》

持杯春花秋月醉。休问荣枯事。此欢能有几人知。对酒逢花不饮、待什么时候。

《卜算子》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来往?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愿栖,孤单沙洲冷。

辛弃疾:

《破阵子》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疆场点秋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轰隆弦惊。了却君王全国事,博得生前死后名,可怜鹤发生!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千古兴亡几多事?悠悠! 不尽长江滔滔流。

《永遇乐 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山河,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骚总被雨打风吹去。

杨慎《临江仙》

滔滔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长短成败回头空, 青山照旧在,几度落日红。

鹤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东风。 一壶浊酒喜重逢, 古今几多事,都付笑谈中。

范仲淹《渔家傲》

塞下秋来风光异,衡阳雁去无寄望,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夕照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鹤发征夫泪。

王之涣《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必怨杨柳,东风不度玉门关。

《青青陵上柏》

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 人生六合间,忽如远行客。

将进酒诗词息争释

将进酒》

作者:李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鹤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满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生成我材必有效,令媛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希望长醉不肯醒。

古来圣贤皆孤单,唯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作甚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令媛裘,呼儿将出换琼浆,

与尔同销万古愁。

注解:

1、将:请。

2、会须:正该当。

3、岑夫子:岑勋。丹丘生,元丹丘。李集中提到元丹丘的有多处。他也是一个学道谈玄的人,李白称之为逸人,并有吾将(与)元夫子,异姓为嫡亲(《颍阳别元丹丘之淮阳》)及故人密意,出处无间(《题嵩山逸人元丹丘山居并序》)之语,可见李白和他的友爱。

4、钟鼓馔玉:泛指朱门贵族的豪华糊口。钟鼓:富朱紫家宴会时用的乐器。馔玉:梁戴嵩《煌煌京洛行》:挥金留客坐,馔玉待钟鸣。馔:吃喝。

5、陈王:三国魏曹植,曾被封为陈王。

6、平乐:平乐不雅。

翻译:

你没看见吗?

黄河之水是由天上而来。

波澜滔滔奔向东海,永不回头。

你没看见吗?

可悲的是高堂明镜照见了鹤发,

凌晨如青丝般黝黑,薄暮白得如雪。

人生满意时,要纵情地寻欢作乐,

别让金杯玉露,空对天上明月。

六合培养我的才华,必有它的用途,

即便令媛耗尽,还会从头再来。

烹羊宰牛,且图面前欢喜,

应当痛利落索性快一口吻喝它三百杯。

岑勋师长教师呵,丹邱师长教师呵,

快快进酒吧,杯儿不要停!

让我为你们唱一曲,

请你们侧耳细心听:

钟鸣鼓响饮食如玉,何足珍贵?

我只愿长醉享乐,不肯醒来受罪!

古来圣贤,糊口生怕都孤单,

世上惟有醉翁,他们却芳名永驻。

古时陈王曹植曾在平乐不雅宴饮寻欢,

斗酒十千不嫌贵,率性地享乐一番。

主人呵,为什么说我少银钱?

直接沽取醇酒,咱对饮个醉意绵绵,

这一匹宝贵的五花马,

这一件价值连城的皮裘,

叫孩儿们拿去换琼浆吧,

我与你喝个年夜醉,同消万古长愁。

赏析:

李白平生与酒结下不解之缘,很多诗都与酒有关,咏酒诗篇极能表示他的个性。

《将进酒》原是汉乐府曲名,意思是劝酒歌,“将”,请的意思。这首诗是一首以喝酒为题材的诗篇。《将进酒》凸起地表示了诗人在极端压制中由愤激而转化为狂放的情感。该诗写于天宝十一载(752年),是李白一入长安以后,它与二入长安后的情调是分歧的。李白与友人岑勋在蒿山友人元丹邱处喝酒而作,是三人对酒时所歌。诗以豪宕的说话,抒写了奔放不羁乐不雅自傲的精力和对社会实际的愤闷,同时反应了作者抱负与实际的深入矛盾。

全诗可分为三段:

第—段:“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莫使金樽空对月”。抒写对人生短暂的感伤,和适逢知音的欢愉。

前四句怀着深慨写韶华流逝的疾速。妙在诗人能给它找到最好的表示形象和最适合的放歌节拍。“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论语》中记录孔子曾指着河水说:“逝者如此夫,不舍日夜。”所今后来常以水流逝暗示时候的流逝。“君不见”是汉乐府开首经常使用的法子。如杜甫诗“君不见汉家三百川”。李白沿用了汉乐府旧题,也沿用了乐府的表示情势。头两句说你不见黄河滚滚之水恍如从高天涌出,一落千丈飞跃到海不再回返。上句写年夜河之来,势不成挡,极言黄河起源地的高远;下句写年夜河之去不成回。这两句写景,描画黄河澎湃彭湃的气焰,明显是隐用其意,恍如是诗人狂放性情的写照。同时又是起兴,以“不复回”意味岁月易逝。想到人的生命也像水一样流逝了,再不会回来。这类写法在中国古代诗词里常见,如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也是这类写法,“年夜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骚人物”。也是由水的流逝,想到时候的流逝。由时候的流逝,想到汗青人物若何若何。这里选用了一个不凡的雄壮博年夜的形象,来表示诗人的艺术个性。滚滚黄水,横贯年夜野,泉源直接天际,有似从天而降,向年夜海流去,这形象出格增强了飞跃迅疾和一去不返之感。嵩山为五岳中的中岳,矗立华夏,距黄河不算太远,居高了望,或许能看到黄河的一点形迹,但顶多也不外是“黄河如丝天际来”,不会感触感染到那种浊浪排空的滔滔奔流之势。诗人完满是观看生心,驰骋想象,自由缔造可以或许畅快抒怀的形象。这两句起势猛疾,神彩飞动。 下面用黄河水又长又年夜来鼓起下文,很天然地过渡到人生的翕忽易老:“君不见高堂明镜悲鹤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是由写景转入写人世。你不见高堂明镜中照见鹤发而生悲,凌晨仍是满头青丝,薄暮就酿成了雪白。“堂”,堂屋。在堂屋明镜之前,在镜子里照见本身的鹤发而生悲。若是前两句是空间范围的夸大,这两句则是时候范围的夸大。人生由少到老的进程被说成是朝暮间之事,夸大地写出了人生的急促。人的头发朝黑而夕白是不成能的,但是这艺术的夸大却最逼真地转达出芳华的倏忽易逝,也与上文黄水奔流的形象协调一致。这两句与上两句构成对称句,各以“君不见”三字喝起,不但增添了激昂大方放歌的气焰,内容也因彼此光鲜对比而其情愈显。开篇这四句中还有—种反衬感化,以黄河的永久伟年夜,反衬生命的懦弱细微。这一初步可谓悲感之极,是—种伟人式的感伤。 志士是惜阴的,最怕韶华虚度。李白于天宝三年出离长安,现在已八年消磨在周游中。这无从改变、无可何如的实际激使诗人唱出“人生”以下六句“人生得志须尽欢,莫使金撙空对月”,是说人生满意之时,应纵情欢喜,不要让金杯空对明月。“莫使”“空”两重否认句代直陈,语气加倍夸大。“金樽”,羽觞,宝贵的羽觞。“对月”,前人讲求对月喝酒。赏花对月喝酒是前人一种习惯。既然没法改变客不雅情势,伴侣聚会,总算人生一年夜畅意之事,就应当畅饮极欢。后一句天然是说喝酒,但点染上“对月”二字,便有莫负佳景良辰之意。至于阿谁引人愁烦的将来呢?且将它抛过一边:“生成我材必有效,令媛散尽还复来”,天既生材,必定会派个用处,没必要为它烦扰不安了,金钱是畅通的,散尽还会再聚,更没必要爱惜。这反应出李白的极端自傲,宽大旷达。诗人用意味的诗句写出了一个年夜写的“我”。生成我于世间,必是有效之材,正所谓“披荆斩棘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为了如许乐不雅自傲的将来,与伴侣欢饮,即便是令媛散尽了,也在所不吝。趋使金钱而不被金钱所奴役,又一次反应了诗人狂放不羁的思惟性情。是以“烹中宰羊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写畅饮牛饮的盛宴。“且”,姑且,暂且。“会”是当的意思,“会须”,该当。酣饮年夜嚼一通的意思。在无可何如中有开畅乐不雅,在出息迷茫中有果断自傲,有似拨云见月,将愁绪一网打尽。诗人的豪情由开篇的抑郁深慨一变而为恣肆狂放。

第一段写行乐喝酒,也是为了表示李白的激情壮志。虽3、4句有些感伤、焦心情感,人生太短暂了,黑头发很快酿成了白头发。但从整段的情调来看,是积极乐不雅的。“人生得志须尽欢”“生成我材必有效,令媛散尽还复来”暗示的仍是豪放派头。感伤是因为时候的流逝,怀才的不遇,在豪放的气势中又表示了明珠暗投的设法。

在1、二段之间有四个短句作为过渡:“岑夫子、丹邱生、将进酒,杯莫停”。直呼伴侣的姓名(“岑夫子“,岑勋;“丹邱生”,元丹邱)劝酒,“夫子”“生”是对男性的称号。你们请饮酒,不要将杯子停下来。这几个白话化短句的插手,使诗歌节拍富于转变,酒逢敌手,生逢良知,无怪乎诗人要“与君歌—曲,请君为我侧耳听”了,我给你们唱支曲子,请你们为我好好听着。以宴席中劝酒为过渡,转到第二段,抒写诗人本身对人生的看法。

歌曲的内容是甚么呢?下面六句就是以歌抒情:“钟鼓馔玉不足贵,希望长醉不肯醒”。钟鼓馔玉——指富贵糊口。富朱紫家吃饭时要鸣钟列鼎,食品精彩如玉。“馔玉”,用作动词,吃着像玉那样珍贵的食物。“玉”字是比方,像那样敲钟伐鼓的奢华糊口,像吃着如玉般珍贵食物的最好糊口。指的就是达官显宦贵族之家。可是诗人觉得不足贵、不奇怪,只但愿久长沉浸不再醒来。为何不醒来?对混浊的社会,达官显宦这些人的作为暗示不满,用这类立场对那时社会、显贵暗示否决。诗至此继续写宴乐,但却从狂放转为激怒。对比“生成我材必有效”的等候,“希望长醉不肯醒”反应出李白所独有的抱负与实际的矛盾。“年夜道如彼苍,我独不得出”只好以酒为摆脱。“古来圣贤皆孤单,唯有饮者留其名”。说自古以来的圣贤至今都不为众人所知,只有饮者的名字才能活着间宣扬。为圣为贤都枯槁昔时,孤单后代,有谁来赞美他们呢?只有饮者倒名传千古。这两句中讲了长醉的缘由,表示出对贤愚不辨的实际的愤闷之情。说他愿意长醉但并未长醉。 第二段,对显贵鄙弃,对圣贤既有鄙弃也有同情,圣贤也是其实不被人所正视的,然后摆出一个解脱苦闷的方式,实际社会行欠亨,那就“长醉不消醒”。这段是借喝酒来抒发对实际的不满。

第三段:“陈王昔时宴平乐”——结尾。“陈王”,曹植。他在太和六年(232年)封为陈王。引陈王往事申明牛饮的缘由。这是借前人羽觞,浇本身块垒。李白在这里用了曹植《名都》篇中“归来宴平乐、琼浆斗十千”之句。这两句意思说,陈王这个饮者的形景不是至今仍在人们心目中么?李白本是有极年夜从政热忱的,诗中如许说明显是备受压制而进发出来的愤激语,它反应了诗人胸中持久积郁的苦闷。在仿佛是颓唐的语句中包裹着热与愤。热是因为对实现,理想始终不渝地有寻求,愤是因为毕竟没有获得一展怀抱的机遇。恰是如许,诗人的情感在这里由狂放转为愤激。上段诗人先提到古来圣贤,这—段又在这里无数留名饮者傍边举出了壮志难酬的曹植为例,一方面写诗人奔放乐不雅的情志,另—方面也吐露出诗人的不服之气。“主报酬何言钱少,径须沽取对君酌”。“为什么”,疑问句,即“作甚”,为何。主报酬甚么说钱少呢?“径”,通假字,一向,直接。“径须”,尽管,便可以如许做。“沽”,买。“沽取”,买酒。说我为宴会的主人,怎样说钱不敷呢?只言去打酒来,与你们同饮。这里既照顾“令媛散尽”一句,又引发下文“五花马,令媛裘,呼儿将出换琼浆,与尔同销万古愁。”“五花马”,马的毛皮着有斑纹的,表宝贵马。孔子曾问子路你有甚么志向?子路说愿白马衣轻裘。“马”“裘”古代作为糊口比力高的一种表示。“裘”,皮衣。“令媛裘”,是价值连城的狐皮袄。“将”,拿。“将出”是拿出去。这四句说,五花宝马,令媛贵裘,尽管拿去换酒,与君纵饮销愁。说“万古愁”是由于“古来圣贤皆孤单”,全部古今志士不遇的愁烦,都要用酒销失落。颠末愤激的浪峰,诗人的狂放也达于极点,裘马换酒的壮举把狂态描绘得极尽描摹。狂纵容酒是为销愁,狂放的水平恰好表示了愁苦的深度。他那奔放乐不雅和狂放不羁的性情跃然纸上。与“令媛散尽还复来”“钟鼓馔玉不足贵”的思惟吻合起来,构成了一个布满决定信念又超脱世俗的诗人自我形象。

全诗竣事在一个“愁”字上。愁字中凝集了诗人对韶华流逝的惊惧,对人生曲折的慨叹,对有志难酬的愁闷,对世俗、对丑陋社会实际的憎恨。这一切都一股脑地倾注在良知眼前,豪情悲忿而又豪宕,并有丰硕深挚的社会内容。

这首诗自己就如同黄河之水,气焰磅礴,情感急促,得当地表示了诗人狂放不羁寻求小我自由糊口立场。在艺术上也很有代表性。

这是一首抒怀诗,不管抒发甚么豪情,都是抒怀者的一种自我必定。这首诗也就是李白的自我必定。他抒发的是一种愁情、愤激,可在这愁情与愤激傍边,表示着他对本身价值的一种必定。该诗前半部门抒发着一种须实时行乐的思惟,这仅是一种表层的意思。但真正给人印象深的还在这一部门。有三点值得注重并惹人沉思:

1、开首起兴,是爆发式、气力型的。用“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来起兴,黄河之年夜、之长、不凡是人所共知的,这从天而降的长、年夜、不凡和猛烈动荡的物象合成为一种强大的、给人以生命感的风景,表示着高涨吼怒的、非同凡响的庞大生命。细心体味黄河之水奔流到海不复回,其生命消逝是敏捷的,但这一进程也是伟年夜壮不雅的。正由于用这不服凡的黄河来起兴,引发芳华之易逝,人生之短暂(“高堂明镜悲鹤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感伤就不是薄弱虚弱无力的自我悯恻,也不是无可何如的呻吟。他所唤起的豪情,只有悲慨而无灰心。这类豪情色采不是昏暗的,而是鲜明的;其状况不是一种冷僻的、遏制的,而是冲动、向上的;它所导向的豪情不是低沉的而是高昂的。所以这里是对生命的必定和爱护保重,表现着决定信念和气力。这是开首起兴给人的感发、惹人思考的意义。

2、这里讲到“人生满意须尽欢”,不克不及简单的和时行乐来看待。这实时行乐是表层的寻求享乐,而现实上蕴涵着“生成我材必有效”的自傲。在这自傲的根本上,而发生出来的一种寻求自由的偏向。这是一种要求个性自由,“生成我材必有效”与“人生满意须尽欢”两个要连系起来。

前半部,概况看来写的是实时行乐,但这里却表示着自傲和自由的偏向,这是表示人的个性醒觉的寻求。诗的后半部门,抒发的是借喝酒而解脱愤激、解脱愁情的束厄局促,概况看是在发怨言,现实上也有它深入的思惟:(1)起首指出“钟鼓馔玉不足贵”,富贵糊口不值得爱护保重、迷恋。李白为何要如许讲?他以为富贵糊口不是永久的,功名富贵不会常在。这类思惟是初盛唐以来诗人的遍及思惟,即富贵者也能够衰败,而贫贱者亦可富贵。是以一味寻求富贵,为富贵所束厄局促,这是不值得的。(2)他以为“生成我材必有效”“令媛散尽还复来”,像本身如许的人才必有年夜用,有年夜用这富贵是不成其为题目的。所以他也以为“钟鼓馔玉不足贵。”(3)李白在实际中所见到的那些富贵之家,又多半是些陈旧迂腐的、俗气的、庸碌的一些人,这都是一些为诗人所不齿之人。基于这三点,所以他以为“钟鼓馔玉不足贵。” 3、还讲到“古来圣贤多孤单”,圣贤的不被理解、熟悉。生前就是孤傲困顿的,而生后又经常不被人正视,所以不必寻求成圣成贤,即不以圣贤为表率。若是必然要留名后代,那也“唯有饮者留其名”,仍是曹植那样好。这两点不是讲甚么正经的事理,而是表达李白的一种情怀。他所说的这些话,话间的联系是一种豪情的逻辑,不是一种理性的思惟,理论的逻辑。他是用否认的体例来求得自我的必定。他把那时士人两项最高的寻求:一是富贵,一是以圣贤为表率,都逐一否认了,那本色上就是借此来必定本身。只有纵酒寻欢,在长醉中解脱这类世俗的羁绊,取得自由,才是最成心义的。功名富贵,是一种不克不及永久的子虚的价值。李白曾写过“三杯通年夜道,一斗合天然”(《月下独酌》)“神仙殊恍忽,未若醉中真”(《拟古》其三),所谓“合天然”“醉中真”,其内在都是在寻求这类个性自由。《将进酒》“希望长醉不复醒”的意义就在此。结尾的“与尔同销万古愁”,正表示着以醉中的自由去消解自我在实际中无从获得必定的苦闷。所以该诗的真正意义,就在于表示了以自大、自傲、自由为内容的自我必定。

该诗虽给人“万古愁”,以酒解愁之感,因为用豪宕来冲淡心中之郁抑、心中之愤激,所以基调还是乐不雅的,并用豪放的说话,表达了这类乐不雅自傲的、纵容不羁的精力。

从说话情势上看,句型转变多,开首用长句,然后三字句、七字句交织利用,并且换韵比力频仍。如开首“来”“回”在古代是压韵的,古代属“灰”韵。“发”“雪”“月”同押一韵。“来”“杯”押一韵。“停”“听”“醒”“名”押一韵。“谑”“酌”在古代也是压韵的。“裘”“愁”压韵。

在频仍压韵中,平仄韵又是交换着押,这也是古诗一年夜特点。“平仄”,指现代汉语中的第1、二声,即阴平与阳平。“仄声”,指现代汉语中的上声、去声,即第3、四声。但古代还有“入”声。北京音没入声,南边有入声。古代将“入”声都归到平、上、去声里。如“学”现读平声,古代读入声。“月”,今读四声,古代读入声。再如“停”“听”“醒”“名”都是平声;“发”“雪”“月”是入声。“谑”“酌”是入声。“裘”“愁”是平声。

将进酒诗词年夜意

将进酒

唐朝:李白

1、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2、君不见,高堂明镜悲鹤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3、人生满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4、生成我材必有效,令媛散尽还复来。

5、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6、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7、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倾耳听 一作:侧耳听)

8、钟鼓馔玉不足贵,希望长醉不复醒。(不足贵 一作:何足贵;不复醒 一作:不肯醒/不消醒)

9、古来圣贤皆孤单,唯有饮者留其名。(古来 一作:自古;惟 通:唯)

10、陈王曹植昔时宴设平乐不雅的业绩你可知道,斗酒万千也牛饮,让宾主纵情欢喜。

11、主人作甚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12、五花马,令媛裘,呼儿将出换琼浆,与尔同销万古愁。

口语译文:

1、你莫非看不见那黄河之水从天上飞跃而来,波澜翻腾直奔东海,从不再往回流。

2、你莫非看不见那年老的怙恃,对着明镜叹伤本身的鹤发,凌晨仍是满头的黑发,怎样才到薄暮就酿成了雪白一片。

3、(所以)人生满意之时就该当尽兴欢喜,不要让这金杯无酒空对明月。

4、每一个人的诞生都必然有本身的价值和意义,黄金千两(就算)一挥而尽,它也仍是可以或许再得来。

5、我们烹羊宰牛姑且作乐,(今天)一次性利落索性地饮三百杯也不为多!

6、岑夫子,丹丘生啊!快饮酒吧!不要停下来。

7、让我来为你们高歌一曲,请你们为我洗耳恭听。

8、成天吃山珍海味的奢华糊口有何珍贵,只但愿花天酒地而不肯苏醒。

9、自古以来圣贤无不是萧瑟孤单的,只有那会饮酒的人材可以或许留传美名

10、陈王曹植昔时宴设平乐不雅的业绩你可知道,斗酒万千也牛饮,让宾主纵情欢喜。

11、主人呀,你为什么说钱未几?尽管买酒来让我们一路畅饮。

12、那些甚么宝贵的五花良马,昂贵的令媛狐裘,把你的小儿喊出来,都让他拿去换琼浆来吧,让我们一路来消弭这无限无尽的万古长愁!

《将进酒》是唐朝年夜诗人李白沿用乐府古题创作的一首诗。此诗为李白长安置还今后所作,思惟内容很是深邃深挚,艺术表示很是成熟,在同题作品中影响最年夜。诗人牛饮高歌,借酒消愁,抒发了忧愤深广的人生感伤。诗中交叉着掉望与自傲、悲忿与抗争的情怀,表现出强烈的豪纵狂放的个性。全诗感情丰满,不管喜怒哀乐,其奔涌迸发均如江河道泻,不成抑止,且升沉跌荡放诞,转变猛烈;在手法上多用夸大,且常常以巨额数目词进行润色,既表示出诗人豪放潇洒的情怀,又使诗作自己显得翰墨畅快,抒怀有力;在布局上年夜开年夜阖,充实表现了李白七言歌行的特点。

句文注释:

1、将进酒:属乐府旧题。将(qiāng):请。

2、君不见:乐府中经常使用的一种夸语。天上来:黄河起源于青海,因那边地势极高,故称。

3、高堂:高堂:衡宇的正室厅堂。一说指怙恃。一作“床头”。青丝:喻柔嫩的黑发。一作“青云”。成雪:一作“如雪”。

4、满意:适意欢快的时辰。

5、会须:正该当。

6、岑夫子:岑勋。丹丘生:元丹丘。二人均为李白的老友。

7、杯莫停:一作“君莫停”。

8、与君:给你们,为你们。君,指岑、元二人。

9、倾耳听:一作“侧耳听”。

10、钟鼓:富朱紫家宴会中吹打利用的乐器。馔(zhuàn)玉:形容食品如玉一样精彩。

11、不复醒:也有版本为“不消醒”或“不肯醒”。

12、陈王:指陈思王曹植。平乐:不雅名。在洛阳西门外,为汉朝富豪权贵的文娱场合。

13、季深业书法《将进酒》季深业书法《将进酒》 ,尽兴肆意。谑(xuè):戏。⒀言少钱:一作“言钱少”。

14、径须:爽性,尽管。沽:买。

15、五花马:指宝贵的马。一说毛色作五斑纹,一说颈上长毛修剪成五瓣。

16、尔:你。销:同“消”。

17、也有说法作“希望长醉不肯醒”。

整体赏析:

这首诗很是形象地表示了李白桀骜不驯的性情:一方面临本身布满自傲,孤高自负;一方面在政治前程呈现挫折后,又吐露出尽兴享乐之情。在这首诗里,李白演绎庄子的乐生哲学,暗示对富贵、圣贤的鄙视。而在牛饮行乐中,实则深含明珠暗投之情。诗人借题阐扬,借酒解愁,抒发本身的愤豪情绪。全诗气焰豪放,豪情奔放,说话流利,具有很强的传染力。

光阴流逝,如江河入海一去无回;人生苦短,看朝暮间青丝白雪;生命的细微仿佛是个没法拯救的悲剧,可以或许解忧的唯有金樽琼浆。这即是李白式的悲痛:悲而能壮,哀而不伤,极愤慨而又极豪宕。表是在感慨人生易老,里则在感慨明珠暗投。诗篇开首是两组排比长句,如挟天风海雨向读者迎面扑来,气焰豪放。“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白此时在颍阳山,间隔黄河不远,登高极目,所以借黄河来起兴。黄河积厚流光,落差极年夜,如从天而降,一落千丈,东走年夜海。气象之壮阔,其实不是肉眼可见,所以此情此景是李白空想的,“自道所得”,言语中带有夸大。上句写年夜河之来,势不成挡;下句写年夜河之去,势不成回。一涨一消,构成舒卷来去的咏叹味,是急促的单句(如“黄河落天走东海”)所没有的。

紧接着,“君不见高堂明镜悲鹤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好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二句为空间范围的夸大,这二句则是时候范围的夸大。叹伤人生急促;而不直接说出本身感伤生命短暂而人一下就会变老,却说“高堂明镜悲鹤发”,闪现出一种对镜自照手抚两鬓、却无可何如的情态。将人生由芳华至朽迈的全进程说成“朝”“暮”之事,把原本短暂的说得更短暂,与前两句把原本壮浪的说得更壮浪,是“反向”的夸大。因而,开篇的这组排比长句既有比意——以河水一去不返喻人生易逝,又有反衬感化——以黄河的伟年夜永久形诞生命的细微懦弱。这个初步可谓悲感已极,却不堕柔弱,可说是伟人式的感伤,具有触目惊心的艺术气力,同时也是由长句排比开篇的气焰感酿成的。这类开篇的手法作者经常使用,他如“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成留;乱我心者,本日之日多烦忧”(《宣城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沈德潜说:“此种格调,太白从心化出”,可见其颇具缔造性。此诗两作“君不见”的呼告(一般乐府诗只于篇首或篇末偶一用之),又使诗句豪情色采年夜年夜加强。诗有所谓年夜开年夜阖者,此可谓年夜开。

“夫六合者,万物之逆旅也;工夫者,百代之过客也”(《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悲感固然难免,但灰心却非李白性分之所近。在他看来,只要“人生满意”便无所遗憾,当尽兴欢喜。五六两句即是一个逆转,由“悲”而翻作“欢“”乐”。从此直到“杯莫停”,诗情渐趋狂放。“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琼浆登高楼”(《梁园吟》),行乐不成无酒,这就入题。但句中没有直写杯中之物,而用“金樽”、“对月”的形象说话来凸起隐喻,更将喝酒诗意化了;未直写应当畅饮狂欢,而以“莫使”、“空”的两重否认句式取代直陈,语气更加夸大。“人生满意须尽欢”,这仿佛是鼓吹实时行乐的思惟,但是只不外是现象罢了。诗人此时郁郁不得志。“凤凰初下紫泥诏,谒帝称觞登御筵”(《玉壶吟》),奉诏进京、天子赐宴的时辰仿佛满意过,但是那不外是一场幻影。再到“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行路难三首》其二),古时冯谖在孟尝君门下作客,感觉孟尝君对本身不敷礼遇,起头时常常弹剑而歌,暗示要归去。李白但愿“平交贵爵”的,而在长安,显贵们其实不把他当一回事,李白借冯谖的典故比方本身的处境。这时候又仿佛并没有满意,有的是掉望与愤慨。但其实不就此低沉。诗人因而用乐不雅好强的口气必定人生,必定自我:“生成我材必有效”,这是一个使人击节赞叹的句子。“有效”而“必”,很是自傲,的确像是人的价值宣言,而这小我——“我”——是须年夜写的。于此,从貌似消极的现象中露出了深藏其内的一种明珠暗投而又巴望入世的积极的素质内容来。恰是“长风破浪会有时”,实现自我抱负的这一天总会来到的,应为如许的将来畅饮高歌,破耗又算得了甚么。“令媛散尽还复来!”这又是一个高度自傲的惊人之句,能差遣金钱而不为金钱所使,真足令一切伧夫俗人们咋舌。诗如其人,想诗人“曩者(曩昔)游维扬,不逾一年(不到一年),散金三十余万”(《上安州裴长史乘》),是多么壮举。故此句深蕴在骨子里的激情,绝非矫揉造作者可得其万一。与此气派相当,作者描画了一场盛筵,那决不是“菜要一碟乎,两碟乎?酒要一壶乎,两壶乎?”而是整头整头地“烹羊宰牛”,不喝上“三百杯”决不甘休。筵宴中展现的利落索性氛围,诗句豪壮。

至此,狂放之情趋于飞腾,诗的旋律加速。诗人那目炫耳热的醉态跃然纸上,恍然令人如闻其大声劝酒:“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几个短句突然插手,不单使诗歌节拍富于转变,并且写来逼肖席上声口。既是生逢良知,又是酒逢敌手,不单“失色到尔汝”,诗人甚而忘怀是在写诗,笔下之诗仿佛还原为糊口,他还要“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以下八句就是诗中之歌了。这着想奇之又奇,纯系神来之笔。

“钟鼓馔玉”意即富贵糊口(富朱紫家吃饭时鸣钟列鼎,食品精彩如玉),可诗人觉得“不足贵”,并放言“希望长醉不复醒”。诗情至此,便分明由狂放转而为愤激。这里不但是酒后吐大言,并且是酒后吐真言了。以“我”生成有效之才,本当位至卿相,青云直上,但是“年夜道如彼苍,我独不得出”(《行路难》)。说富贵“不足贵”,乃出于愤慨。以下“古来圣贤皆孤单”二句亦属愤语。李白曾喟叹“自言管葛竟谁许”,称本身有管仲之才,诸葛亮之智却没人相信,所以说前人“孤单”,同时表示出本身“孤单”。是以才思愿花天酒地长醉不醒了。这里,诗人已经是用前人羽觞,浇本身块垒了。说到“惟有饮者留其名”,便举出“陈王”曹植作代表,并化用其《名都篇》“归来宴平乐,琼浆斗十千”之句。古来醉翁历历,而偏举“陈王”,这与李白一贯孤芳自赏分不开,贰心目中树为楷模的是谢安之类高级人物,而这类人物中,“陈王”与酒联系较多。如许写便有气派,与前文极端自傲的口气一向。再者,“陈王”曹植于丕、睿两朝备受猜疑,有志难展,亦激起诗人的同情。一提“古来圣贤”,二提“陈王”曹植,满纸不服之气。此诗起头似只涉人生感伤,而不染政治色采,实在全篇饱含一种深广的忧愤和对自我的信心。诗情所以悲而不伤,悲而能壮,即本源于此。

刚露一点深衷,又回到说酒了,酒兴更高。以下诗情再入狂放,并且越来越狂。“主人作甚言少钱”,既照顾“令媛散尽”句,又故作跌荡放诞,引出最后一番豪言壮语:即使令媛散尽,也当不吝将出宝贵宝贝——“五花马”(毛色作五斑纹的良马)、“令媛裘”来换取琼浆,图个一醉方休。这结尾之妙,不但在于“呼儿”、“与尔”,口吻甚年夜;并且具有一种作者一时可能发觉不到的将宾作主的任诞情态。须知诗人不外是被友招饮的客人,此刻他却高踞一席,气使颐指,提议典裘当马,几使人不知谁是“主人”。浪漫色采极浓。快人快语,非不拘形迹的豪放厚交断不克不及出此。诗情至此狂放至极,使人嗟叹咏歌,直欲“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情犹未已,诗已了结,俄然又迸出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与开篇之“悲”关合,而“万古愁”的寄义更其深邃深挚。这“白云从空,随风变灭”的结尾,显见诗人奔涌跌荡放诞的豪情急流。通不雅全篇,真是年夜起年夜落,非如椽巨笔不办。

《将进酒》篇幅不算长,却五音繁会,景象形象非凡。它笔酣墨饱,情极悲忿而作狂放,语极豪纵而又冷静。诗篇具有震动古今的气焰与气力,这诚然与夸大手法不无关系,好比诗中屡用巨额数量字(“令媛”、“三百杯”、“斗酒十千”、“令媛裘”、“万古愁”等等)表示豪放诗情,同时,又不给人浮泛夸张感,其本源就在于它那充分深挚的内涵豪情,那潜伏酒话底下如波澜澎湃的郁怒情感。另外,全篇年夜起年夜落,诗情忽翕忽张,由悲转乐、转狂放、转愤激、再转狂放、最后结穴于“万古愁”,回应篇首,如年夜河奔流,有气焰,亦有盘曲,纵横捭阖,力能扛鼎。其歌中有歌的包含写法,又有巧夺天工、“绝去翰墨畦径”之妙,既不是决心描绘和雕凿能学到的,也不是轻率便可到达的境地。通篇以七言为主,而以3、五十言句“破”之,极参过失综之致;诗句以散行动主,又以短小的对仗语点染(如“岑夫子,丹丘生”“五花马,令媛裘”),节拍疾徐尽变,奔放而不流易。

创作布景:

关于这首诗的写作时候,说法纷歧。郁贤皓《李白集》以为此诗约作于开元二十四年(736)前后。黄锡珪《李太白纪年诗集目次》系于天宝十一载(752)。一般以为这是李白日宝年间离京后,周游梁、宋,与友人岑勋、元丹丘相会时所作。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