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的《定风波》赏析要每句诗的翻译赏析要细致一点急

文学网 时间:2019-10-04 18:40:07

满城人起头身着罗绮-春季将近竣事,不如去百花洲上,看看有无没开尽的野花,洲岸的婀娜和野花的娇媚相互映衬。

看不到花的尽处和岸的尽处,似乎是安步在“桃花源”里的巷子。

(我固然伤时感事)

请不要指责山翁我偶然寻一点欢喜,功名的“得”和“掉”乃是时运注定,连那黄莺都晓得唱新声,花蝶晓得新舞

那都是上先天与它们的本能

怎样能要求我辈就没有欢喜的情感呐

我们教员说上阕表达了与平易近同乐的思惟;下阕表达奔放的思惟,麻烦您诠释一下,感谢!

暮春时节,词人惜春觅春,入得山去。见花团锦簇,花朵与绿水相映,让人恍忽置身桃源当中。偶遇老翁,闲话家常,顿觉隐逸糊口的乐处。既然功名不保,朝廷鼎新掉败,那末仍是与这山中的黄莺、山蝶共处。悲欢还真是一言难尽。此词是典型的以乐景反衬哀情。

《定风浪》赏析

  词牌。定风浪引,一作《定风浪令》,别名《卷春空》、《醉琼枝》。唐教坊曲,《张子野词》入“双调”。六十二字,上片三平韵,错叶二仄韵,下片二平韵,错叶四仄韵。《乐章集》演为慢词,一入“双调”,一入“林钟商”,并全用仄韵,有九十九字至一百零五字各体。

  苏轼——《定风浪》

  【序】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词作鉴赏

  此词作于苏轼黄州之贬后的第三个春季。它经由过程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平生活中的小事,于简单中见深意,于平常处生奇静,表示出奔放超脱的胸怀,寄寓着超凡超俗的人心理想。

  首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一方面衬着出雨骤风狂,另外一方面又以“莫听”二字点明外物不足萦怀之意。“何妨吟啸且徐行”,是前一句的延长。雨中照旧舒徐行步,呼应弁言“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又引出下文“谁怕”即不怕来。徐行而又吟啸,是加倍写, “何妨”二字透出一点俏皮,更增添挑战色采。首两句是全篇关键,以下词情都是由今生发。

  “竹杖草鞋轻胜马”,写词人竹杖草鞋,顶风冲雨,自在前行,以“轻胜马”的自我感触感染,转达出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豪放之情。“一蓑烟雨任生平”,此句更进一步,由面前风雨推及全部人生,有力地强化了作者面临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曲折的超然情怀。以上数句,表示出奔放超逸的胸怀,布满清旷豪宕之气,寄寓着独到的人生感悟,读来令人线人为之一新,气度为之舒阔。

  过片到“山头斜照却相迎”三句,是写雨过晴和的气象。这几句既与上片所写风雨对应,又为下文所发人生感伤作铺垫。

  结拍“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饱含人生哲理意味的点睛之笔,道出了词人在年夜天然奥妙的一瞬所取得的顿悟和启迪:天然界的雨晴既属平常,毫无不同,社会人生中的政治风云、荣辱得掉又何足挂齿?句中“萧瑟”二字,意谓风雨之声,与上片“穿林打叶声”响应和。“风雨”二字,一语双关,既指野外途中所遇风雨,又暗指几近致他于死地的政治“风雨”和人生险途。

  纵不雅全词,一种醒醉全无、无喜无悲、胜败两忘的人生哲学和处世立场显现读者眼前。读罢全词,人生的沉浮、感情的忧乐,我们的理念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体悟。

况周颐《定风浪》诗词赏析

未闻兰因已怅惘,垂杨西北有情天?水月镜花终幻迹,博得,半生魂梦与缱绻。

户网游丝浑是罥,被池方锦岂无缘?为有相思能驻景,消领,逢春难过似昔时。

这首词我之前读过,但没深究,试着诠释一下:

兰因:郑文公侍妾曾梦仙女赠给其兰花,遂与郑文公连系,释教用语中兰因也指宿世之因,这里代指宿世姻缘。

垂杨西北:不知何谓,多是代表方位。

情天:应指情天恨海。

博得:赚得。

户网游丝:窗户上被风吹破的蛛网。

罥:网。

被池:被子上的纹饰花边。

方锦:被子叠起来时盖在上面的方形织锦。

为有:只有、惟有。

消领:不用领受。

这首词应当是一首吊唁逝去的心上人的悼亡词,或以人喻事,由于没见到词作的汗青布景,所以就按悼亡词诠释。

词的年夜意是:还没去卜问宿世的人缘心里就已感应很怅惘了,垂杨西北真的有情天恨海吗?情天恨海真的有三生石吗?(词人很想问一问下辈子还能不克不及和逝去的心上人再续良缘,但又怕问了万一获得否认的回覆,那贰心中的一丝空想也就幻灭了,表示出词人纠结细腻的豪情。)水中月镜中花终归都是幻象,我只赚得半生梦魂和佳人缱绻。申明词人心爱的人早已逝去好久了,固然词人常常跟她在梦中相会,但不会酿成事实。

窗字上的残缺的蛛网和挂在墙壁上的游丝也还都是网,镶着斑斓纹饰花边的被子和盖在被子上的方形织锦就真的毫无缘分吗?(词人的豪情简直很是细腻,从残缺的蛛网游丝可以联想到情丝情网,从被子和盖在上面的织锦能联想到缘分,看来词人是真的很是想和他的心上人再续良缘),只有相思才能把昔日恩爱的情形留在面前,可我不用领受这面前的风景,每到春季的时辰我的心难过得就像昔时你逝去的时辰一样。

对定风浪豪宕词风的诗句赏析

《定风浪》-经典词作一 《定风浪》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译文:

没必要去理睬那穿林字打叶的雨声,无妨一边吟咏着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走。

竹杖和草鞋轻捷的更胜过马,怕甚么!一身蓑衣,足够在风雨中过上它平生。

料峭的东风将我的酒意吹醒,寒意初上。山头初晴的夕阳却殷殷相迎。

回头望一眼走过来的风雨萧瑟的处所,信步回去风雨,晴和,我无谓。赏析:

词的上片写冒雨徐行时的心情。首句写雨点打在树叶上,发作声响,这是客不雅存在;而冠以“莫听”二字,便有了外物不足萦怀之意,作者的性情就闪现出来了。“何妨”句是上一句的延长。吟啸,吟诗长啸,暗示意态安适,在这里也就是吟诗的意思。词人不在乎风雨,具体的反映又如何呢?他在雨中吟哦着诗句,乃至脚步比畴前还慢了些哩!萧洒平静当中几多又带些强硬。“竹杖草鞋”三句并不是实景,而是作者那时的心中事,或也可看做是他的人生哲学和政治宣言。草鞋,即芒鞋。谁怕,有甚么恐怖的。生平,指常日、平昔。作者那时是不是真的是“竹杖草鞋”,其实不主要;而弁言中已言“雨具先去”,则此际必无披蓑衣的可能。所应玩味的是,拄着竹杖,穿戴芒鞋,本是闲人或隐者的打扮服装,而马则是官员和忙人用的,所谓的“行人路上马蹄忙”。都是行具,故可拿来作比。但竹杖草鞋固然简便,在雨中行路用它,不免不牵丝攀藤,焉能与骑马之快捷比拟?玩味词意,这个“轻”字并不是指行走之轻盈,分明指表情的轻松,年夜有“无官一身轻”之意,与“眼边无俗物,多病也身轻”(杜甫《漫成二首》之一)中的“轻”字亦同。词人想,只要怀着轻松奔放的表情去面临,天然界的风雨也好,政治上的风雨(指贬谪糊口)也好,又都算得了甚么,有甚么恐怖的呢?何况,我这么多年,不就是如许风风雨雨过来的吗?此际我且吟诗,风雨随它去吧!下片写雨晴后的风景和感触感染。“料峭东风”三句,由心中事折回到面前景。适才是带酒冒雨而行,虽衣裳尽湿而其实不觉冷。此刻雨停风起,始感微凉,而山头落日又给词人送来些许暖意,好象特地迎接他似的。“相迎”二字见脾气。作者经常能在窘境中看到曙光,不让这临时的窘境摆布本身的表情,这也就是他的奔放的地方了。“回顾”三句复道心中事,含蕴艰深。历来,即刚刚的意思。“回顾历来萧瑟处”,便是指回望刚刚的遇雨的地方,也是对本身生平履历过的宦海风浪的感悟和反思。在苏轼现存的360多首词作中,“归”字竟呈现了100馀次,这是深可玩味的现象。奔放——顿悟——感伤,是苏轼文学作品中所独有的一种感情模式。他平生屡遇艰危而不悔,身处窘境而泰然,但心里深处的感伤却老是难以排解。这类感伤有时很浓,有时又很淡,并经常埋没在他开朗或自嘲的笑声的背后。《定风浪》-经典词作二 《定风浪》定风浪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此词作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贬谪黄州后的第三年。写面前景,寓心中事;因天然现象,谈人生哲理。属于即景生情,而非因情造景。作者自有这类情怀,遇事便触发了。《东坡志林》中说:“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亦曰螺师店,予买田其间,因往相田。”途中遇雨,便写出如许一首于简单中见深意,平常处生波涛的词来。首句“莫听穿林打叶声”,只“莫听”二字便见脾气。雨点穿林打叶,发作声响,是客不雅存在,说“莫听”就有外物不足萦怀之意。那末便如何?“何妨吟啸且徐行”,是前一句的延长。在雨中照旧舒徐行步,呼应弁言“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又引出下文“谁怕”即不怕来。徐行而又吟啸,是加倍写;“何妨”二字逗出一点俏皮,更增添挑战色采。首两句是全篇主脑,以下词情都是从今生发。“竹杖草鞋轻胜马”。先说竹杖草鞋与马。前者是步行所用,属于闲人的。作者在两年后分开黄州量移汝州,路过庐山,有《初入庐山》诗云:“草鞋青竹杖,自挂百钱游;可怪深山里,人人识故侯。”用到竹杖草鞋,即他所谓“我是世间闲客此闲行”(《南歌子》)者。而马。则是官员或忙人的坐骑,即俗所谓“行人路上马蹄忙”者。二者都从“行”字引出,因此具有可比性。前者胜事后者在何处?此中事理,用一个“轻”点明,耐人品味。竹杖草鞋诚然是轻的,轻盈,简便,但是在雨中行路用它,牵丝攀藤的,比起骑马的便捷来又差远了。那末,这“轻”字必定还有寄义,分明是有“无官一身轻”的意思。何故见得?封建士年夜夫总有这么一项信条,是达则兼济全国,穷则独善其身。苏轼因否决新法,于元丰二年被人从他的诗中寻章摘句,硬说成是“谤讪朝政及中外臣僚”,于知湖州任上拘系送御史台狱;羁押四月余,得免一死,谪任黄州团练副使,本州安设。元丰三年到黄州后,答李之仪书云:“获咎以来,深自闭塞,扁舟草屦,放浪山川间,与樵渔杂处,常常为醉人所推骂,辄自喜渐不为人识。”被人推搡乱骂,不识得他是个官,却觉得这是可喜事;《初入庐山》诗的“可怪深山里,人人识故侯”,则是从另外一方面表达一样的意思。这类心理是独特的,也可见他对仕进暗示腻烦与害怕。“官”的对面是“隐”,由此引出一句“一蓑烟雨任生平”来,是这条思绪的天然成长。《定风浪》关于“一蓑烟雨任生平”,风行有如许一种诠释:“披着蓑衣在风雨里过一生,也泰然自若(这暗示可以或许顶得住辛劳的糊口)。”(胡云翼《宋词选》)从积极处体味词意,但仿佛没有真正触及苏轼思惟的现实。这里的“一蓑烟雨”,我觉得不是写面前景,而是说的心中事。试想此时“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了,哪还有蓑衣可披?“烟雨”也不是写的沙湖道中雨,乃是江湖上烟波浩渺、风片雨丝的气象。苏轼是想着退隐于江湖!他写这首《定风浪》在三月,到玄月作《临江仙》词,又有“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之句,使得负责管制他的黄州知州徐君猷听到后年夜吃一惊,觉得这个罪官逃脱了;连系答李之仪书中所述的“扁舟草屦,放浪山川间,与樵渔杂处”而自发可喜,他是这一种苦衷,在黄州的头两三年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剖明出来,用语虽或分歧,却可以彼此互证,“一蓑烟雨任生平”之为归隐的寄义,也是可以了然的。 下片到“山头斜照却相迎”三句,是写实。不外说“斜拍照迎”,也流露着喜悦的情感。词序说:“已而遂晴,故作此。”七个字闲闲写下,倒是点晴之笔。没有这个“已而遂晴”,这首词他是纷歧定要写的。写晴,仍牵带着本来的风雨。他对这一路上的雨而复晴,引出了如何的感到来呢?这就是接下去的几句:“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萧瑟,风雨声。”“夜雨什么时候听萧瑟”,是苏轼的名句。天已晴了,回首来程中所经风雨,自有一番感到。天然界阴晴圆缺的轮回,早已惯见;仕途中风雨的袭来,却很难料定什么时候能有转圜,一定有雨过天青的遭际吗?既然如斯,则如黄庭坚所说的,“病人多梦医,囚人多梦赦”(《谪居黔南十首》),蒙受风吹雨打的人那是要望晴的吧,苏轼于此想得更深,他说无风雨更好。无风雨,则盼晴、喜晴的苦衷也不需有了,这即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真理。若何获得政治上“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境地?是“回去”!这个辞汇从陶渊明的“归往来来往兮”取来,照顾上文“一蓑烟雨任生平”。在江湖上,即便是烟雨迷蒙,也比仕途的风雨很多多少了。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他的家庭富有文学传统,祖父苏序好念书,善作诗。父亲苏洵是古文名家,曾对苏轼和其弟苏辙悉心指点。母亲程氏有常识且深明年夜义,曾为年少的苏轼讲述《后汉书·范滂传》 ,以古代志士的业绩鼓励儿子砥砺名节。当苏轼21岁出蜀进京时,他的学识涵养已相当做熟了。 《定风浪》-经典词作三 《定风浪》【定风浪●自春来宋·柳永】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1。日上花哨,莺穿柳带,犹压喷鼻衾卧。

暖酥消2,腻云亸3,整天厌厌倦梳裹。无那4,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5,只与蛮笺象管6,羁绊教吟课。

镇7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工夫虚过。 注释

1、是事可可:对甚么工作都不在乎,无乐趣。?2、暖酥消:脸上的油脂消失了。?3、腻云亸:头发狼藉。4、无那:无奈。5、鸡窗:指书窗或书房。语出《幽明录》:“晋兖州刺史沛国宋处宗尝得一长鸣鸡,爱养乃至,恒笼著窗间。鸡遂作人语,与处宗谈论极有言智,整天不辍。处宗是以言巧年夜进。(《艺文类聚·鸟部》卷九十一引)。6、蛮笺象管:古时四川所产的彩色笺纸称蛮笺。象管:即象牙做的笔管。7、镇:成天。《定风浪》鉴赏

柳永是北宋前、中期深受市平易近阶级爱好的词人。这一方面是因为他多用新声,谐于俚俗,比力合适市平易近阶级的审美趣味;另外一方面便是他的词多写俗事,与市平易近阶级的糊口相当接近。但在上层社会,柳永倒是被排挤的对象,先是考进士遭到天子黜落,继而又遭到宰相晏殊的挖苦。张舜平易近《画墁录》云:“柳三变既以词忤仁庙,吏部不放改官,三变不克不及堪,诣当局。”晏公曰:“贤俊作曲子么?'三变曰:只如相公亦作曲子。公曰:殊虽作曲子,不曾道:彩线慵拈伴伊坐。柳遂退。晏殊所举的”彩线慵拈伴伊坐句,即出自这首《定风浪》。这是那时常人所熟悉的柳词的气概。 这首词以女性的口气来写,属代言体。但与温庭筠词中仅把女子孤立起来,作为一个美的形象和艺术丹青分歧,柳永写的是实际糊口中沉溺于社会底层的歌妓舞女。先从她情感降低写起。继而写她并没有沉湎于悲痛怨艾当中,她对“薄情”是无奈的,但“恨”倒是本身的权力。如许写,就令人物显得很真实。下阕铺叙,近似主人公的心理独白,将女子的懊悔和但愿逐一写出。"向鸡窗"六句勾勒了思妇抱负中的家庭糊口,普通而不掉情趣,以此凸现了女子纯正无瑕的恋爱寻求。但是在男人们奔竞于宦途的社会里,这类极泛泛的欲望也变得遥不成及了。词中展现的,既是一个女性的个体际遇,又是一种遍及的社会现象。《定风浪》-经典词作四 《定风浪》【定风浪●常羡人世琢玉郎宋·苏轼】http://www.gushice.com/view_405.html王定国1

歌儿柔奴,姓宇文氏,端倪娟丽,善应对,家住京师。

定国南迁归,余问柔:“广熏风土,应是欠好?”柔对曰:“此心安处,即是吾乡。”由于缀词云2。

常羡人世琢玉郎3,天应乞与点酥娘4。

自作清歌传皓齿5,风起,云飞炎海变清冷6。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婢女。试问岭南应欠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7。 注释1、王定国:王巩,字定国,宰相王旦之孙,与苏轼交密。2、缀词:作词。3、琢玉郎:卢仝《与马异交友诗》:“白玉璞里琢出相思心,黄金矿里铸出相思泪。”可知“琢玉郎”应指长于相思的多情男人,词中当用于形容王巩。4、点酥娘:此处指柔奴。5、清歌传皓齿:意指美好的歌声从唇齿间传出。杜甫《听杨氏歌》“佳人旷世歌,自力发皓齿。”6、“云飞”句:意指柔奴的歌能令人的心情归于恬适恬静。7、“此心”句:只要心安,即是故乡。此处也代表了苏轼的人生立场、价值不雅念。白居易《初出城留别》:“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苏轼当是受其开导。

求《定风浪》的诗歌鉴赏

  定风浪 苏轼

  原文   序: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译文   不要去听雨打到林叶的声音,无妨边吟诗长啸,边渐渐渡行。手拄着竹杖,脚穿戴芒鞋,走起来比骑马还要轻盈。怕甚么风吹雨打?披着蓑衣,顶着风雨,安步在高卑的人活路途上,这是本身生平履历惯了的。严寒的东风吹醒酒意,身上感应一股寒意,山头落日西下,给本身送来一点暖意。回望适才走过的萧瑟处(方向于心理精力上), 所谓的风雨都已无所害怕了!   鉴赏   此词作于苏轼黄州之贬后的第三个春季。它经由过程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平生活中的小事,于简单中见深意,于平常处生奇静,表示出奔放超脱的胸怀,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心理想。   首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一方面衬着出雨骤风狂,另外一方面又以“莫听”二字点明外物不足萦怀之意。“何妨吟啸且徐行”,是前一句的延长。雨中照旧舒徐行步,呼应弁言“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又引出下文“谁怕”即不怕来。徐行而又吟啸,是加倍写,“何妨”二字透出一点俏皮,更增添挑战色采。首两句是全篇关键,以下词情都是由今生发。   “竹杖草鞋轻胜马”,写词人竹杖草鞋,顶风冲雨,自在前行,以“轻胜马”的自我感触感染,转达出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豪放之情。“一蓑烟雨任生平”,此句更进一步,由面前风雨推及全部人生,有力地强化了作者面临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曲折的超然情怀。以上数句,表示出奔放超逸的胸怀,布满清旷豪宕之气,寄寓着独到的人生感悟,读来令人线人为之一新,气度为之舒阔。   过片到“山头斜照却相迎”三句,是写雨过晴和的气象。这几句既与上片所写风雨对应,又为下文所发人生感伤作铺垫。   结拍“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饱含人生哲理意味的点睛之笔,道出了词人在年夜天然奥妙的一瞬所取得的顿悟和启迪:天然界的雨晴既属平常,毫无不同,社会人生中的政治风云、荣辱得掉又何足挂齿?句中“萧瑟”二字,意谓风雨之声,与上片“穿林打叶声”响应和。“风雨”二字,一语双关,既指野外途中所遇风雨,又暗指几近致他于死地的政治“风雨”和人生险途。   纵不雅全词,一种醒醉全无、无喜无悲、胜败两忘的人生哲学和处世立场显现读者眼前。读罢全词,人生的沉浮、感情的忧乐,我们的理念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体悟。

苏轼《定风浪》赏析

首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一方面衬着出雨骤风狂,另外一方面又以“莫听”二字点明外物不足萦怀之意。“何妨吟啸且徐行”,是前一句的延长。在雨中照旧舒徐行步,呼应弁言“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又引出下文“谁怕”即不怕来。

以“轻胜马”的自我感触感染,转达出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豪放之情。“一蓑烟雨任生平”,此句更进一步,由面前风雨推及全部人生,有力地强化了作者面临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曲折的超然情怀。

句中“萧瑟”二字,意谓风雨之声,与上片“穿林打叶声”响应和。“风雨”二字,一语双关,既指野外途中所遇风雨,又暗指几近致他于死地的政治“风雨”和人生险途。

1、原文

定风浪·莫听穿林打叶声

【作者】苏轼【朝代】宋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2、翻译

三月七日,在沙湖道上遇上了下雨,拿着雨具的家丁先前分开了,同业的人都感觉很狼狈,只有我不这么感觉。过了一会儿晴和了,就做了这首词。不消注重那穿林打叶的雨声,无妨一边吟咏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行走。拄竹杖曳芒鞋简便胜过骑马,这都是小工作又有甚么恐怖?

一身蓑衣听凭风吹雨打,照样过我的平生。东风微凉,将我的酒意吹醒,身上略稍微微感应一些严寒,看山头上夕阳已露出了笑脸。回头望一眼走过来碰到风雨的处所,归去,不管它是风雨仍是转晴。

扩大资料

对苏轼的评价

因为苏轼的成绩包罗各类文学样式,他本人的创作又没有固定不变的规范可循,所以苏门的作家在创作上各具脸孔。同时,他们的艺术风采也各具个性,例如黄诗生新,陈诗真诚,气概都不类苏诗,后来黄、陈还别的开宗立派。

苏轼的作品在那时就驰誉遐迩,在辽国、高丽等地都广受接待。北宋末年,朝廷一度制止苏轼作品的传播,可是禁愈严而传愈广。到了南宋党禁解弛,苏轼的集子又以多种版本广为传播,今后历代翻刻不停。

参考资料来历:百度百科-定风浪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