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砂舞]成都砂舞厅每日上万人出入

文学网时间:2018-09-14 19:36:23

  砂舞厅,俗称“摸摸吧”、“砂轮厂”、“洞洞舞厅”,这是一种介于正规舞蹈与之间的灰色地带。有律师认为,仅仅是“身体摩擦”与“抚摸”的砂舞,处在“”与“非法”的边缘地带,难以界定。

  “认识你自己”,苏格拉底2500年前提出的命题,在陈昭(化名)眼里,通过“混”在砂舞厅里的两年经历,如此“化蛹成蝶”。

  这个出身贫寒,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年轻人,自2010年毕业至今,换过份工作,干过最长的工作也不过3个月。在这两年里,他的生活犹如苦修:找工作,辞职,再找工作,周而复始;住最便宜的求职公寓,吃最便宜的包子和方便面;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四处借钱,几近街头。然而只要手里有一点点钱,他就会跑到砂舞厅找舞女跳舞。

  像陈昭这样极至的例子,虽属少见,却不乏“标本”意义。据周末记者近一个月的调查发现,在成都,像陈昭这样每日出入砂舞厅的,人数过万。

  砂舞厅,又俗称“摸摸吧”、“砂轮厂”、“洞洞舞厅”,简而言之,在舞厅里男女二人随着舞曲起舞,女性按曲收费,跳一曲收费5元或10元,跳舞期间,若女性不反对,男性就可以乱摸舞伴的身体。这是一种介于正规舞蹈与之间的灰色地带。

  舞厅营业时间分为“早场”(上午9时至12时)、“午场”(下午14时至17时)、“晚场”(晚上19时30分至23时30分),门票一般为5至10元之间。个别舞厅门票则是20元。舞厅的舞女俗称“砂女”、“SN”。

  周末记者在成都调查发现,除偶尔灯光较亮外,靠门票和茶水营利的舞厅内大多灯光昏暗,除了象征性的保安“巡场”,一般会对男女这种行为。也有不少舞厅靠“大尺度”的行为吸引舞客。

  但并不是所有的砂女都提供性质的服务,一般砂客将舞厅场地分为“素舞区”和“荤舞区”。“素舞区”的舞女只跳正规的交谊舞,不准摸碰;“荤舞区”则相反。

  知情人士告诉周末记者,成都至今尚营业的此类砂舞厅大概有30多家。依据各舞厅容量和客流量,记者大概推算,成都每日出入此类舞厅的男女过万人。成都之外的川内三线城市也大量存在此类砂舞厅。据了解,部分舞厅存在的历史在20年以上,本地人对此多“见怪不怪”。

  2012年9月30日晚上8时左右,记者赶到位于迅驰大厦背后的一家舞厅,该舞厅被称为成都最火爆的砂舞厅。记者数了数,此时舞厅内已有150人左右,舞女约50人,以中年人和年轻人居多。该舞厅面积大概有四五百平方米。在这期间不断有人涌入,21时30分左右,舞厅内人数已上升至400多人。随着舞厅内的音乐响起,舞女们纷纷舞池中央,站成蜿蜒的一长排和散落的几小排,男舞客簇拥在一起,围挤着挑选。10时左右,舞厅内人头涌动,十分拥挤,犹如夜市。

  记者随后又来到位于新华大道的一家舞厅。该舞厅靠墙壁四周为座位区,中间为舞池,内有几根镶有玻璃的柱子,靠近入口与第一根柱子之间为灯光较亮的“素舞区”,第二根与第三根柱子之间为“荤舞区”。荤舞区的舞女们或着短裙、吊带,或着低胸内衣、,衣着,站成里外两排,男舞客们肩碰肩、脚踩脚地拥堵着通道,在昏暗的灯光下打量、挑选舞女。

  这些字眼无数次地出现在他的博客里,这也是他两年来的真实生活写照。自2010年7月大学毕业以来,他大部分时间处于“失业,找新工作,再失业,再找新工作”的恶性循环之中。两年多以来,他换过七八份工作,干过最长的工作也不过3个月。仔细算起来,他在岗工作的时间刚满一年,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闲着。

  就是在这频繁更换过的工作里,月薪最低时只有800元,最高时不过2000元左右。两年间,他辗转租住在不同的凌乱狭小的多求职公寓里,遍及成都市区六七个地方。两年里,他非但没有攒下一分钱,还欠了一债,经常处在“没钱吃饭,交不起房租”的状态。除了来成都之初借住在表姐的员工宿舍,其余时间多是租住在求职公寓,后期所选择的求职公寓多有邻近舞厅、方便去砂舞的地点。

  2010年8月,在找工作的时候,陈昭偶然走进了位于成都双桥大厦的一家舞厅,“由于当时穿的是短裤和拖鞋,置身众人当中,感觉浑身不自在,所以没过多久就走了”。

  回到住处在网上查了查,知道了砂舞的玩法,便第二次去这家舞厅。他称看到一排站在面前,却不晓得该如何挑选,“心里又喜又急”。很快,他就熟悉了相关的“游戏规则”并一发不可收。

  2011年7月31日晚上,从“红红”舞厅出来,身上还剩10元钱,而信用卡全部透支完了,一分钱也取不出来,无奈的陈昭只好打电话给父亲要钱,他称“父亲很生气”。

  2011年8月26日,由于手上已经没有钱了,陈昭没有吃早餐就去参加面试,面试回来,已经身无分文,连公交车都坐不了,只好走回家。其间给两个朋友打电话借钱,均被,心情灰暗到极点。一个银行卡里还有90元,只得从银行柜台里取出来,等找到银行,已经下午两点了,他便赶紧找地方吃饭。陈昭暗下决心,“以后绝不敢再乱花钱了”,然而晚上有朋友打电话说一起去砂舞厅,他大脑又“短”了,欣然同意。除去门票和给砂女的费用,只剩下50元。

  2011年9月17日,手里仅有20元钱的陈昭,忍不住又去了舞厅,花掉10元。次日,将剩下的10元买了包子当午饭吃,然后又从工资卡里取出仅剩的80元,下午去新华公园溜冰,剩下40元。晚上再次赶往舞厅,与砂女跳了几曲舞,花了20元,除去茶水和门票钱,仅剩15元。当晚从舞厅出来,没赶上公交车,只好打车回家,打车费16元,司机见他实在没钱了,只收了他15元。信用卡也不能“取现”了,幸好还可以刷卡,他只好靠刷卡买面包。

  陈昭已经记不清向别人借了多少次钱,挨了多少回饿,又吃了多少顿泡面,但在舞厅里交往了多少女人却如数家珍。自2010年创办“前夜’砂舞体验馆”博客以来,他几乎将自己所经历的砂舞体验和感怀全写在这里,这其中既有“验证帖”,也有对“砂女”的描述和评价帖。他每日一记或几日一记,更新频繁,内容丰富,信息量大,几乎涵盖了成都所有的砂舞厅和知名的“砂女”。

  “前夜”是陈昭在网上所用的笔名,这个颇具想象空间的网名,在成都砂舞圈“如雷贯耳”。他还兼任着“705705”论坛的超级版主,这是一个成都本地热衷“砂舞”的人聚集的网上论坛,截至2012年10月30日凌晨1时17分,该论坛注册有31677个ID,最高纪录是2012年5月12日同时有1990人在线浏览。陈昭还建了“前夜砂舞体验馆”的QQ群,截至10月30日,已有472人入群。

  在“705705”论坛里,“前夜”的ID以“60930”的积分高居第一。经周末记者统计,截至2012年10月7日,在陈昭注册论坛的近两年里,他分别用“前夜”和“2.0”两个ID发布了534个主题帖和8165个跟贴,日均发帖量12个。其发帖数量之多及热情之高,让人咋舌。

  在其个人博客和“705705”论坛的数百篇日志里,大量着“这个世界令人失望”、“名校出身,找不到体面的工作”、“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女朋友,还欠一大笔钱”、“为什么活得这么累”、“人的命运真是悲哀”等语言。

  “老大不小了仍是无业游民,与应届生一道挣扎在一两千(工资)的线上。”陈昭有时候会扪心自问,“这两年来,我得到什么?在工作方面,可以说几乎没有积累经验;人脉方面,除了砂舞以外,一无所有。”

  2011年9月20日,陈昭收到母亲发来的一条短信,母亲说“想过来照顾他,顺便找点活干”。他看了,眼泪当即流了出来。

  2012年8月1日晚上,周末记者在高升桥一间茶馆里见到了陈昭,这个时年24岁的年轻人,戴着一幅眼镜,身高约165厘米左右,身材瘦弱,脸色苍白。经过多方了解,得知他来自湖北荆州农村,家境贫寒,2006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重点高校——华中科技大学,中途弃理从文,2010年本科毕业来到成都。他表示,“混”在砂舞厅里的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年青人。

  知情人介绍,跳砂舞的女人很多都是为情所伤,或离异,或出自家庭不幸的家庭,“破罐子破摔”,“”舞厅。少数人白天正常工作,晚上来舞厅“兼差”,也有些身无长技,实在找不到工作才来舞厅“找口饭吃”,成了职业“砂女”。如陈昭认识的砂女“重庆”,来自重庆奉节,幼时父母离异,寄养在表姐家,12岁时一度离家出走,因身体有病了教,每月买药花费巨大,又找不到工作,只好来舞厅跳舞挣钱,除了买药和吃饭,剩下的钱都寄回老家,每个月都要回老家干一阵农活。“重庆”跟一个男朋友谈了很久,最终男朋友抛弃了她。她还为此去找他,由于没有钱,一个人躺在火车站的座位上睡了一夜。2011年8月25日,“重庆”来到成都,身上仅有200元钱,她听说舞厅关门了,很担心如何过活。而另外一位化名“stone2000”的砂客所认识的自称姓李的“眼镜妹”,来自绵竹,她老公和孩子均在“5 12汶川大地震”中身亡,崩溃的“眼镜妹”辞了工作,“自暴自弃”,在舞厅里成了职业“砂女”。

  而“砂友”群体分布在不同年龄段,数量庞大,生活形态各异。有人夜夜笙歌,一掷千金,也有很多入不敷出,“勉强活着”。如砂友“14厘米”是某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有车有房,自称“职场能手、婚姻和睦”。而砂友“戒砂”毕业4年,被称收入“极低”,仅有的娱乐便是花几十元来舞厅“开开荤”。也有的如陈昭,穷困潦倒,近乎接头。

  在“舞场”用情甚深者、被伤者不乏其人,如砂友“很巴适”一度爱上的砂女一氧化碳中毒,成了“植物人”,而他也差一点儿与其结婚。35岁的砂友“小宝”,因为爱上了一个砂女,妻子便跟他离了婚。

  四川聚贤律师事务所黄燕群律师告诉周末记者,除却少数在砂舞厅里直接进行易行为以外,仅仅是“身体摩擦”与“抚摸”的砂舞,处在“”与“非法”的边缘地带,难以界定。

  由于大多舞厅与“舞女”之间并不存在雇佣、人身依附等关系,也无组织、、、引诱、介绍等行为,因此难以追究刑法第358条和359条的“组织、、引诱、容留、介绍罪”。

  而有“把风放哨”、“通风报信”之嫌的舞厅,因为是公共场所,人员较多且流动较大,每曲音乐仅持续几分钟,且当有执法人员进入舞厅执法时,舞厅通常会提前发出“暗示”和“提醒”信号,比如“开亮灯”、“保安巡场频繁”等,也给执法带来较度。

  据了解,对于在舞厅里抓获查处的、行为,在实践中,大多只能对具体行为人作个案处理,难以从根本上整治“舞厅”本身,这也导致“猫捉老鼠”的攻守游戏循环发生:“严打”时,“风头”一过又恢复如初。篇二 : 成都砂舞史

  砂舞产生于1988年,至今有24年的历史。[)同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一样,砂舞的发展过程中也经历了无数的变迁。成都人民作为砂舞的创造者,了这一复杂的变迁过程。一部砂舞史,即是娱乐文化与社会生活的兴衰史,其中包含了思想观念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20多年的风风雨雨构成了一幅社会的画卷,绚丽中夹杂着与感伤,承载了70、80两代人的欢喜与悲哀。

  80年代初,港台歌星邓丽君风靡。那时的中国处于初期,刚刚落幕,社会文化出现欣欣向荣的势头。一些爱好流行文化的年轻人喜欢约朋友在家中喝酒,伴随着靡靡之音跳起交谊舞。由于灯光昏暗,歌声催情,男女跳着跳着会挨得很近,然后把脸贴在一起,这便是“贴面舞”最初的萌芽。

  但是,这一时期的社会管制依然比较严厉,对这些“小资情调”的年轻人并无好感,有时甚至实施行动。一则案例显示,成都理工大学沈某在东郊某厂的宿舍跳舞时,被机关以“行为”,判2年。尽管如此,以交谊舞为代表的娱乐新文化依然在成都开来。

  1986年,一些学校和单位出现了周末舞会(比较有名的如川大舞会),参与者以学生、职工为主,也有一些社会上的人参加。与此同时,成都的街面上开始出现营业性的舞厅。那时的舞厅跳的是交谊舞,只收取门票和茶水钱,跳舞不收费。由于是新鲜事物,加上人们对异性的好奇与渴望,舞厅里常常是狼满为患。但是并非每个人都请得到舞伴,通常是长的帅或有钱的男人比较有竞争力。

  到了1988年,舞厅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据不完全统计,这一时期开张的舞厅大约有二十多家。主要分布如下:

  这一时期的舞厅不仅数量繁多,而且人气很旺,其火爆程度用人山人海形容也不为过。君子兰、等都常受欢迎的舞厅。具有历史意义的是,这一年,跳舞的风格由交谊舞向“砂舞”转变。那时的砂舞也叫“沙沙舞”,意指身体相互摩擦。由于双方跳舞时站着不动,像地上打的桩一样,也有人形象地称为“桩桩舞”。

  “那时候最渴望的是中场后第一曲,舞厅全部黑灯,播放萨克斯,最爱放的是凯丽金的《回家》……还有谭咏麟、陈百强的歌也比较多……”

  “那时的LY也很痛苦,为什么呢,因为那些女的很难请起来。除非你长得帅,或者看起来很有钱。那时有钱的标志是什么呢?就是裤子包包里插一个大哥大,3万多的那种……次一点的,也应该有一个摩托罗拉的中文汉写BP机。穿戴方面嘛,至少要穿一双意大利的迪A多娜旅游鞋,还有从广东、那边买的萝卜裤(就是宽裤角紧的裤子),上身穿的是金利来的白色短袖衬衣,或者是法国的梦特娇短袖。”

  女人到舞厅里主要是打发时间,或者找感觉,没有与利益挂钩。男女在跳舞时摆龙门阵,聊得投机的便约出去。有砂友将勾兑砂女称为“提货”。那时候商品房市场尚未,不存在啥子出租房,一般的招待所必须持结婚证才能入住,所以勾兑到婆娘后,找房子是件头疼的事。那时找朋友借住的地方,有一个专门的称谓,叫做“倒荡”。成餐舞厅在当时是一家以闻名的舞厅,年轻人去那里跳舞,。

  “把婆娘请起来以后,一旦聊得投机,就会开始猛砂。灯暗的时候也会上下其手,但是不像现在摸的这么凶。那时带出去外面,在边吃碗小面或者麻辣烫,然后找地方开房。绝对不会谈钱。”

  1990年,玉带桥四周出现不少“洞洞舞厅”,数量有十几家之多。之所以称为“洞洞舞厅”,是因为它由以前的防空洞改建而成,通常比较差,光线。从分布上看,当时的洞洞舞厅大多集中在后子门防空洞内和民贸大楼地下室,比较有名的有桃园、梦幻宫、银梦、小茜亚、DDR俱乐部、御河、洞天等。90年代中后期,顺城大街玉带桥底下又开了几家舞厅,有波尔多、白天鹅等。与现在的砂舞分为早、午、晚三场不同的是,那时的舞厅从早到晚都开着,交一次门票即可,跳舞不收费。

  1994年,洞洞舞厅出现收费陪舞,价格为10元钱3曲,可以摸,部分砂女还提供飞机、口爆、站桩(现场)等特殊服务。几乎在同一时间,最早的那批舞厅也开始收费。

  “有一天我去舞厅跳舞,一个老婆娘问我,跳舞嘛?我说,不跳。那婆娘说,我给你吹嘛。一听到“吹”,当时非常的吃惊,因为之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我就问好多钱,她说30,我说要得嘛,然后到暗灯区开始了……弄完后给朋友说了这事,朋友都羡慕得流口水,也去找那婆娘……大概是这个时候,跳舞开始收费了……”

  那时的砂客参差不齐,各个年龄段、各种社会层次的都有。至于砂女的构成,成都人与外地人各占一半。实行收费制度后,成都女人的比例越来越少,外地妇女大量加入。在舞厅找感觉的女人也渐渐离开了,那里随即成为职业砂女的天下。这些职业砂女多数是已婚妇女。主要构成为以下几类:1)独自从老家来城里打工,偶然发现这一挣钱捷径;2)和丈夫一同在城里打工,后瞒着丈夫到舞厅挣钱;3)离婚的妇女;4)女工;5)尚未婚配的小妹。从年龄上说,与现在类似,即30岁以上的居多,20多妹的年轻妹子较少。除了职业砂女以外,时不时会有职场妇女到舞厅兼职。这部分女子缺乏学历及技能,通常从事着较低端的工作,收入偏低,所以会利用晚上或周末的时间来舞厅挣钱。她们跳舞时一般比较保守。

  “那一截防空洞几乎全部是舞厅,原来还是老街没的,很多家,生意爆好,一到晚上吃完饭,老街上自行车全部停满,门口全部是舞女,真是歌舞升平。有不少是女工,钢管厂的、420的、棉纺厂的……当年流行的就是:女工进舞厅,不给国家添负担。”

  90年代中后期是洞洞舞厅的鼎盛时期。不仅跳舞的人多,舞厅里的场面也非同一般。站桩、、口爆的遍地都是,最暗处的一排基本上都在站桩。如今这样的场面恐怕只有在馨浪才能找到。而且,那时候砂客的需求也与现在有些不同。如今的砂客可谓需求多元化,有的跳素舞耍情调,有的上下其手图肌肤之快感,有的则直接掏枪作战。在1994年,跳舞刚刚纳入市场交易的范畴,人们压抑已久的如般出来,表现为对买卖的兴奋与。如一位老砂友描绘的——

  “去那里跳舞的人目的比较明确,要么站桩,要么……总之要整一火再回去,基本上没有跳素舞的……”

  笔者认为,有偿陪舞是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当身体成为一种商品,聊天成为一种服务并开始向男人出售时,它已经走入了市场化的轨道。

  97至98年是成都砂舞的一个时期。同时也使得舞厅成为事故高发地。据老砂友回忆,在洞洞舞厅里,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也经常有小偷小摸事件发生。总体来说,90年代后期的砂舞处于十分火爆的状态,成为重要的娱乐形式。

  从2000年开始,成都的砂舞厅纷纷倒闭。据推测,倒闭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种:1)不定期的;2)砂舞市场竞争激烈,经营不善导致关门;3)因为街道,部分场地面临拆迁或重建,不得不停业。其中,的是砂舞的主要原因。在经历频繁的“突袭”之后,许多舞厅关门,只有少数舞厅维持下去。

  2003年,“”中国。恐怖的疫病消减了人们对娱乐场所的热情,加上成都警方整治、聚众赌博的行动,玉带桥周围的洞洞舞厅遭到空前的打击。“成都的洞洞舞厅几乎到了的地步,的压力很大,所以决心要整治。”老砂友回忆道。

  地下舞厅被关闭后,舞厅的经营者开始向地上寻存空间。白天鹅、波尔多等舞厅先后在玉带桥周围落户,开始新的历程。而它们昔日的巢穴——防空洞,从此废弃了。

  2005年左右,成都砂舞迎来又一个辉煌时期,西郊、红红、大茜亚、天乐、东侨茜亚等迅速崛起,成为这一时期最火爆的舞厅。这一年,砂舞的价格涨为10元两曲。

  对于许多老砂友来说,这个时期的舞厅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质量比现在好得多,也听话,极品很多。那时的砂女比较好勾兑,而且不一定说钱。”比起其他几家舞厅,东侨茜亚跳舞相对“素”一点,但是服务态度与现在的机车妹有根本区别。位于建材宾馆地下室的建材舞厅也在这时声名鹊起,以灯黑、吸引了大量鲨鱼的光顾。东门的天乐舞厅比现在的恋曲人气旺,但是在2006年因一起事件而关门整顿,从此一蹶不振,至今仍然是老的二流舞厅。

  2008年地震之后,白天鹅进入鼎盛时期,里面如云,小妹及兼而有之。跳舞的场面比较,站桩、飞机随处可见。同如今有显著区别的是,那时的砂女一般不装。无论是跳素舞的,还是打站桩的,服务态度都比现在的要好。

  2008至2010年是红红的全盛时期,砂女数量很多,质量参差不齐,年龄从17-40都有,可选性较大。而且红红的灯光很暗,第二根柱子以内是一片漆黑,跳舞时每隔几曲会亮一曲,方便选择砂女。红红有标志性的三根柱子,第一根柱子周围的属于素舞女,较为保守;第二根柱子周围的相对,可上下其手;第三根及内部是深水区,属于站桩、口爆的高发地带。砂客根据自己的需求在不同区域活动,使得整个场子井然有序。

  这一时期的大茜亚获得了极同的赞誉。“虽然灯较亮,但是多,几乎每次都能碰到好的。”一位砂友评价道。南桥舞厅同样在这一时期崛起。多,质量优,氛围良好,还被部分砂友称为“最适合跳舞的舞厅”,其影响力可见一般。如今火爆的天涯,在当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二流舞厅,在与老牌砂舞厅的夹缝之中慢慢成长起来。

  俗话说“盛极而衰”,这些老牌的砂舞厅在度过辉煌的历程后,不得不面对下滑、衰落的命运。到2010年左右,白天鹅、大茜亚、西郊等舞厅渐渐衰落。

  2010下半年,位于双桥大厦地下室的恋曲2000人气旺盛,砂女的质量相对较好。从年龄构成来看,18-22岁的小妹为主流,30岁以内的是少数,也有个别的拉人的母母。

  这一年9月25日晚上,位于通锦桥的红红被数辆警车围堵,舞厅里几乎全部的砂女以及部分未携带身份证的砂客被带走。红红应声关门。警方突袭红红的理由是,打击。据知情人士透露,红红被踩的导火索是包间里有人ZZ,实际的原因是没有交“费”。后来又产生另一种传闻,说有关部门向红红索要20万元,否则将关闭半年。红红老板交钱,因而一直处于关闭状态。直到半年之后,也就是2011年3月25日晚上,红红重新开张。尽管推出了“前三天免门票”的优惠措施,红红的人气却持续惨淡,数月之后才渐渐恢复。

  在国庆前的严打中陨落的还有大茜亚、西郊等舞厅。大茜亚自此之后经营惨淡,转变为类似于东侨的素舞厅,人少,灯亮,以跳交谊舞为主。西郊重开后依然漆黑无比,不堪,但生意仍然不景气。天涯是这场运动中唯一的赢家。各大舞厅相继关门之后,天涯汇集了成都大部分年轻貌美的砂女,一时间非常火爆,并将旺盛的人气延续至今。

  2011春节之后,恋曲2000开始走下坡,砂女的质量和数量均有所下降,但是那里活跃的砂客却有增无减。在这些砂客中,有一种造型随处可见:他们留着小平头,年龄大概20多岁,喜欢穿紧身T恤。这些人是东门上的混混,很可能受雇于。他们没事时喜欢到恋曲打发时间,在舞池区域经常看到他们三五成群地嘻嘻哈哈,旁若无人地大声喧哗,与一些放荡的砂女拉拉扯扯……他们的举动时常惹怒周围的砂哥,但是无人敢予以。

  这一年,恋曲2000的生意不愠不火,门票由3元涨到4元,后来又涨到5元。西郊、白天鹅等老牌砂舞厅已全面没落,优质砂女廖若星辰,光顾的砂哥也越来越少,天涯却迎来它的全盛时期。有人认为,天涯的“一枝独秀”与红红关门有直接关系。这一说法得到许多砂哥的认同。尽管后者于3月下旬重新开张,但人气却迟迟得不到恢复。大量“失业”的砂女无处安身,加快了天涯的崛起。同时,这也与天涯的后台强硬有关——严打期间,几乎所有舞厅都关门了,唯有天涯却屹立不倒,从而成为砂女和砂哥的铁杆“所”。

  2011是南桥全面衰落的一年。上半年,南桥是一个以著称的舞厅(红红、千禧亦如此),25-35岁的占主导,小妹约有1/3弱,质量尚且差强人意,在砂舞论坛上也不时看到砂哥精洒南桥的帖子。可是到了下半年,身穿牛仔裤的机车遍布南桥,有些砂妇既无长相又无身材,年龄方面也步入衰落时期,却固执地跳交谊舞。她们在很大程度上了市场,也了砂哥的感情。于是南桥的生意越来越差,小妹成批地离开,直至绝迹。南桥也渐渐从砂哥的征战版图上消失。

  上文说到,红红重开后人气持续低迷。到五、六月左右,跳舞的氛围渐有好转。七、八月已蔚为壮观。九、十月达到。11月,因为的“扫黄打非”行动以及新市长的上任,对娱乐场所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红红在这次严打中关门。这一关便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人气有显著下滑。加之流失了一部分优质砂女,难以满足砂哥的需求,红红有可能进入惨淡经营的境地。

  2011年的北门砂舞厅从年初开始,就是在高压之下与壮大的。1月20日,四川省“扫黄打非”工作在成都部署,三月份开始对荷花池周边及北门娱乐场所重拳出击,此番打击力度乃前所未有。千禧在迎接扫黄打非的行动中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主要表现在两点:一是除春节放假三天外,其余时间均在营业,从未因扫黄而关门整顿一天。而同处北门相距不到1公里的樱花舞厅却在严打中悄然倒下。二是无论是否严打,千禧的砂客从数量上来说都在稳步上升,这一现象在9月份表现得尤为明显,到了11月份甚至还短暂地出现“限流”。

  千禧舞厅在2011中并没有在改善硬件设施上夫,硬件设施还是令广大狼友及砂女颇有意见:场子不够大、通风设施不好、甚至连厕所的门都没了。千禧的几乎输给了成都任何一家舞厅。从砂女质量方面说,以老母母多,乱拉人、站桩多、飞机多而著称。令砂客欣慰的是,千禧今年也注入了一些新鲜血液,有一些小妹妹加入砂女行列,还有不少32至40岁的。新人的入驻,为千禧的人气带来了新的增长点,下午场和晚场基本都达到人满为患的地步。

  2011年的砂舞行业在蓄势待发、全面开花之际出现了一个悲剧,那就是樱花的倒下。10月底,在严打的收尾阶段,在樱花舞厅逮住2对站桩男女而其整改,至今仍未重新营业。樱花歌舞厅着落于梁家巷,毗邻喀秋莎水疗会所及俄罗斯演艺厅。樱花本着场子大、经营项目多的优势历来的就不单纯的经营跳舞这项目,除了纱舞还有KTV、品茶、看表演、机麻等。樱花未倒下之前每晚定时有节目表演,所以晚场的门票是继龙鑫亚后的第二贵,每人十元。

  樱花的口爆地点非常的隐蔽,在黑灯区有两个大空调,每个空调的后面可以并排站3个人,也就是说随时都能容纳4对人马在空调后面吹箫,而且非常安全,因为保安就站在外面放哨,如果你是单独一个人的话保安是不会让你靠近那片口爆天堂的。虽然场子大项目多,但除了口爆这一特色以外樱花基本一无是处,2012年樱花是否会复活仍是个谜。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很多舞厅的人气虽不如天涯,但总有一批的老员工,其中有些是“镇店之宝”。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某些砂女住在舞厅附近,懒得腾挪,另一方面在于各舞厅的风格不同。红红的歌曲婉约伤感,缠绵悱恻,昏暗的灯光给人怀旧之感,适合中年男士打发闲情。天涯的歌曲则激烈亢奋,场子内人流涌动,其交易场景如同菜市场一般。因而有不少砂女提到,“喜欢红红的”,认为“天涯太乱”,“那里的狼更色”,所以对炙手可热的天涯不是很感冒。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