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五年读后感]万历十五年读后感

文学网时间:2018-09-14 23:30:38

  我是个喜欢历史的人,但是《万历十五年》这本书一直没有去看过,以为它写的是万历年间十五个年头的事。(]看过书后才知道只是写万历十五年那一年,即1587年。我不得不对黄仁宇先生感到由衷的敬佩,能将一年中发生的小事与大明帝国或者说整个中华封建制度崩溃联系起来。这种历史研究角度确实是令人耳目一新,比起一读就“中华上下五千年”来得更有意思。

  “中国二千年来,以代替法制,至明代而至其极,这就是一切问题的症结。写作本书的目的,也重在说明这一看法。”黄仁宇先生明确的指出了这本书的主要观点。从万历、张居正、海瑞、戚继光、李贽、申时行等人各自悲剧的人生来展现以为基础的文官封建体制,来充分说明以来代替法制是行不通的。这是个神奇的体制,就算是一个国家的最高者也是为之感到无奈的。万历本来具有远大抱负,准备好好干一番事业,然而却在繁重的礼节与所谓中了自己的意志,最终消极待命。不是没有绝对的权威,而是在这个体制中很多事你是没法做的,只能无奈叹息,无论你是。

  作为臣子的张居正、海瑞他们更是无奈了。在的里,什么都提倡“”,表面上什么都可以做得很好,做官可以做得很、做可以做得很、可以做得“忠、义、孝、悌、信?”但是在这的背后却是贪污、背信弃义。张居正的命运与王安石惊人的相似,他们都想改变现状,但是无奈既得利益者根基太深,无法撼动。海瑞更是刚正不阿,为官,但他所做的与这个体制格格不入,最终不免悲剧命运。

  在这样一个以伪维系的体制中,很多人不知不觉的被卷入潜规则中去。因为这种体制所要求得近乎完美,但是这只有所能做到,大部分人都是。是必有人类所固有的那种本性:利己。当“”的要求与自己所能做的相差甚远时,那么大多数人只能选择放弃“”,或者明里做一套,暗里做一套,这是便成了伪。但在,文官封建体制中,以代替法制的情况下,被高高挂起,那么人们的行为便变的更为“两面派”。

  中国封建社会的那种循环怪圈也是由此而来的,一个朝代开始时,每个人都的,君主,官员也不敢太过放肆,于是出现一时的所谓“盛世”,而然,当他继续延续下去时,变得越来越虚假,于是这个朝代倒下了,另一

  个又吸取所谓经验,再次崛起。[)如此循环往复,走不出去。当列强用大炮打开古老中国大门时,我们才慢慢意识到,用所谓来代替法制是不行的,人的行为必须要有制度的约束,即使一个人再。

  在424年后的今天我们发现,当初发生的事在今天的中国仍旧能找到影子,我们现在的体制也似乎近似神奇,我们国家总理的关于体制的发言也曾被“和谐”。当“小悦悦”事件发生后,在深刻反思的缺失,当然的缺失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人们会那么不信任彼此?“彭宇案”给了我们答案,是法制的不完善,导致了不的判决,从加深了人们彼此的不信任。

  我们的在反的工作中反复提倡官员要提高,固然提高很重要,但是必须要有制度的制约,这是硬性的要求,不然,就变成了伪,那么这个神奇的体制就会不断的循环下去,中华民族就无法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所以,我们不妨吸取历史教训,建立以法律为基础,同时强调的制度,打破这个神奇的体制,让有制约、变成真,那就再好不过了。

  万历一朝,文有能安邦定国的张居正、海瑞,武有能运筹帷幄的戚继光、俞大猷,但却没有使明朝强大起来,这颇和人们常说的“得贤则昌,失贤则亡”不相符,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在阅读《万历十五年》这本书后,觉得角力(角力是人们用自身的力量而不借用任何工具去征服自然的一项活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人类最原始、最早的一项体育活动。)是导致万历一朝不振的重要原因,一个朝廷变成了角力场,怎么可能振兴呢?

  ()张居正是万历的老师,张居正时,两人度过了君臣之间的“蜜月期”,当张居正因父丧丁忧时,万历不惜使用“夺情”的手段来进行挽留,在这年秋天,张居正的母亲赵氏被宣召进宫与两位太后相见,加恩免行国礼而行家人之礼,并赠给她各项珍贵的礼品。但随着张居正的离世,这种恩宠和荣耀不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万历对这位曾经言听计从的老师开始清算,家产被查封,他的弟弟和两个儿子被充军发配,其老母虽得到奉养,但提出这一的两个官员受到申斥,刑部尚书潘季驯则因夸大张氏家人的而被革职为民。而这种角力与清算,不仅使万历失去了人生的楷模,也造成了朝政的进一步混乱,原先被罢黜者官复原位,而张居正时代的人被削职为民,这种不问清红皂白的举动,弄得惶惶,朝政也一塌糊涂。正如万历在殿试中提出的疑问一样:为什么他越想励精图治,但后果却是官僚的更加腐化和的更加松懈?他看到了问题,但找不到答案。他对张居正的清算,可能是导致上述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事情的起因是万历想弃长立幼,但遭到文官集团的反对,于是万历便采取了消极角力的办法,“臣僚不让他立常洵为太子,他也不立常洛为太子,甚至不让常洛举行冠礼以便向翰林院的官员就读,像这样双方达10年之久。”同时作为报复,“当高级的职位出缺,他宁可让它空着而不派人递补,使那些文官们除了极少数的人以外已不再有升迁到最上层的希望。”这种角力,严重影响了的办事效率,也为以后的皇位继承问题留下了隐患,引发了文官集团内部的争斗与纠纷。

  关于文官集团形成的原因,黄仁宇先生认为:出生于一省一县,是为“乡谊”。同一年考中举人或进士,是为“年谊”;同年的举人或进士就像学校里的同班一样,在原则上有彼此关照的义务,他们的考官则不消说是终身的。婚姻关系,包括男女双方的远亲近属,是为“姻谊”。这多种的“谊”是形成文官派系的一个主要原因。万历一死,围绕皇位继承问题,文官集团内部的角力大爆发。他们主要争论的问题有:当初先皇对继承人的问题犹豫不决,在中枢任要职的人何以不直言?王锡爵身为首辅,居然同意先皇提出的三王并封的主张,即皇长子常洛、皇三子常洵、皇五子常浩同时不分高下地并封为王,这是何?要不是大臣们缺乏骨气而作迁就,先皇何至把“国本”问题拖延得如此之久,致使后果难于?据说郑贵妃还有谋害皇长子的,何以不作彻底的调查追究?文官们由角力引发争论,因争论使角力进一步加剧。他们的这种角力式的争论,不是为了重振朝纲,而是为了在“在党争中取得主动” 。内耗,让明朝的进一步雪上加霜!

  这种角力主要表现在张居正和张四维之间,张居正去世后,曾经反对他的文官们开始肆意张居正,而作为继任者的张四维,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并没有从明朝的基础上张居正,使张居正的政策一以贯之地实行下去,同时也助长了“倒张”派的气焰,使朝政越来越混乱!

  首辅和文官集团的角力,主要表现在张居正和申时行两个人身上,他俩在担任首辅时,都和文官集团发生过角力。结果是一个死后被,差点落得个开棺戮尸的,一个不得不辞职。

  纵观万历十五年,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不起眼的一年,细细推究,可以看出许多历史的端倪来。读史就是要读出历史味了,正如黄仁宇先生所说,要有一种大历史观。在治学和为人上,要把“眼光放大”,虽“知道个人能力有限”,但“生命的真意义,要在历史上获得,而历史的规律性,有时在短时间尚不能看清,而须要在长时间内大开眼界,才看得出来。”诚哉,先生之言,不欺我也!

  作者简介:王彬,高密市教科院初中历史教研员,中学高级教师,优秀教师、市特级教师、高密名师。有多篇论文发表于《人民教育》、《历史教学问题》、《中国教师报》等刊物上。多次主编《基础训练》、《行知天下》等教辅材料。曾参与2007年市学业水平历史考试的命题工作。主持研究的省级课题《双主互助历史教学模式的研究》已顺利结题,致力于构建会学的历史课堂。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