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者]追寻者

文学网 时间:2018-09-23 04:40:41

  铲子在松软的泥土中进出,“沙沙沙”寂寞的声音不可遏止地传来,随后思维被湮没了不见了形体——不断下沉,下沉,探入一片浓稠的化不开的里。神经剧烈收缩,有只鼹鼠正等着那束撕裂冷硬的手电的光。呛人的湿气溢出来,很多蘑菇开始尖叫着逃走。一个声音,穿越亘古穿越羚羊死去的蹄印传了过来。颤动。声音来自于祖先,又仿佛来自于身体的内部。真实?虚幻?虚幻?真实?......我抱住脑袋蹲在地上,只为防止脑神经扯着思维逃出去。

  “埋好了!”鲁迅把铲子一扔,笑着擦汗。他脚下有明显切割痕迹的泥土刺着眼睛,原本繁盛在阴影中的草凌乱死了一地。腥臭枯萎了,暗香摔下来,我撑起身子,猛地奔向鲁迅,像是从一个故事的结局奔向另一个故事的盛大死亡。

  白色的巨浪泻下来。无数狗首鹰身的白色大鸟从天空向下俯冲,“哗啦啦”一撕碎了我的视线。它们啄食所有人奔向未来时,留下的过去。

  “埋好了!”鲁迅依旧笑,却转身就逃。我在这一伸手可触的白羽中,如浊重缓慢流动的油腻,难以寸进。

  我的时间在狭窄的弄堂里穿梭。我的视线氤氲。我的神情。我地注视着那个黑点,消失纪的尾处。

  我来到一片原野上,很多粉红色的花瓣铺在,有只白色的巨龙蜷着身子大口嚼食。我远远地望见了,阳光波浪似的纹,一棵棵大树挣扎着把根须从泥土里拔出来,几个蓬头垢面的流浪者不安地呻吟,被大树用巨大的枝干一下下砸死,血溅了一地,死灰一般的碎片。而狼们则发疯似的用牙撕开自己的胸膛,把灰白色喘着热气的骨头一根根取出来,腿骨,脊骨,胸骨,髌骨......骨头一落地,就扭动着变成一条条白色的大鱼钻入泥土中。等到几天后,白鱼死了又会变回骨头,骨头起来钻回皮囊里变成一条条狼。

  年迈的鼠王睁开它沉睡许久的双眼,它的族人正因惊慌而逃窜。但当它使劲来到地面想看看怎么回事时,许多只脚踩过了它的额头。“嗵”!“嗵通”!一片片凌乱的踩踏声在大地回响。而奔跑的人,则组成了一个个的造型。鼠王来不及呻吟一声就被踏成了血泥,一颗带着血丝的眼球不知被踢到了何处,此后便永久消停在了这里,随着岁月闪着幽幽的光。

  有一天,我忽然停了下来。我决定看看鲁迅埋的究竟是什么。人群中有人立刻对我大喊:别碰它!那是维纳斯的断臂,不是我们能操控的!

  

  世界上最美的美景是什麽?黎明還是黃昏?看著這般柔弱的陽光不免感歎自己的孤單想與她走在這樣的夕陽下想對她說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想著她欲留壹滴淚可這不可能我已忘記了寂寞與哭泣 ——在十年之前片刻的黃昏永不夠留戀但片刻的美景卻早已成爲回憶外面並不喧鬧的街留下了她無數的印記想去尋找可又無從找起只能在夕陽的柔光中徘徊但是徘徊也好至少我還能徘徊可在太陽最後壹絲光逝去後我又該做什麽?在孤單中沈睡?在寂寞中放蕩?又是壹聲歎息躺在床上壹絲夜的涼意襲上了心頭點壹只煙對著日光燈凝望許久~~~~~~~~~~~

  走在人生的上,多少风雨和追求。再也不值一提,只知道,彼此还要奋斗,飞翔在天空,永远也不要回头,珍惜那一份永久。无法表达的感觉。期待,快乐的小舟,太多的孤独化为乌有。尝试,不再单纯,寻找那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