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屈原外貌的诗句

文学网 时间:2019-11-01 18:45:38

离骚描述屈原表面“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制芰荷觉得衣兮,集芙蓉觉得裳.”

《离骚》为我们塑造了屈原这一高峻的抒怀主人公形象.起首,他有着凸起的外部形象的特点.“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制芰荷觉得衣兮,集芙蓉觉得裳.”良多屈原的画像即便不写上“屈原”二字,人们也能够一眼认出是屈原,就是由于都根据了诗中这类具有特点性的描述.

关于屈原闻名诗句,诗词

端 午

(唐)文 秀

节分端五自谁言,万古传说风闻为屈原;

堪笑楚江空渺渺,不克不及洗得直臣冤。

2.

众人皆醉我独醒, 一魂渺渺赴汨罗。

千帆竞发喂鱼粽, 楚舟侧畔千帆过

天末怀李白

杜甫

冷风起天末,正人意若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描写屈原外貌的诗句

记念屈原的诗词

唐·杜甫:祠南夕望

百丈牵江色,孤舟泛日斜。兴来犹杖履,月断更云沙。

山鬼迷春竹,湘娥倚暮花。湖南清绝地,万古一长嗟。

毛泽东:屈 原

屈子昔时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

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顷涛。

郭沫若:过汨罗江感怀

屈子行吟处,今余跨马过。晨光耀江渚,生气涤胸科。

揽辔忧全国,投鞭问汨罗。楚犹有三户,怀石理在那?

集句题屈子祠

集芙蓉觉得裳,又树蕙之百亩。

帅云霓而来御,将往不雅乎四荒。

何处招魂,喷鼻草还当三户地;

昔时呵壁,湘流应识九歌心。

(写屈原)

衷怨托离骚,生而独开诗赋立;

孤忠报楚国,余风浪及汉湘人。

(写屈原)

旨远辞高,同大雅并举;

行廉志洁,与日月争光。(董必武)

清·李元度

上仕宦,彼何人,三户仅存,忍使忠良殄瘁?

太史公,真良知,千秋定论,能教日月争光。

清·李元度

江上峰青,九歌遥和湘灵曲;

湖南草绿,三迭重招宋玉魂。

长沙岳麓山的三闾年夜夫祠:

何处招魂,喷鼻草还生三户地;昔时呵壁,湘流应识九歌心。

汨罗江屈原祠 清·李次青

万顷重湖悲去国;一江千古属斯人。

湖南长沙屈贾祠:

千古胜景又从头,是谁润饰山河?应追思屈子文章,贾生才调;

四面烽烟都扫尽,到此放置樽酒,好携来洞庭秋月,衡岳春云。

赵朴初题秭归屈原祠:

年夜节仰忠贞,气吐虹霓,天问九章歌浩大;

修能明治乱,志存社稷,泽遗万世颂离骚。

描述屈原的诗有哪些???10首

《九歌》 九歌(一) 东皇太一 谷旦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 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 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 扬枹兮拊鼓,疏缓节兮安歌,陈竽瑟兮浩倡。 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合座。 五音纷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 九歌(二) 云中君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搴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灵皇皇兮既降,焱远举兮云中。 览冀州兮有馀,横四海兮焉穷。 思良人兮慨气,极劳心兮忡忡。 九歌(三) 湘君 君不可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良人兮将来,吹参差兮谁思? 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 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 望涔阳兮极浦,横年夜江兮扬灵。 扬灵兮未极,女婵媛兮为余慨气! 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陫侧。 桂棹兮兰枻,斫冰兮积雪。 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心分歧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 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 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间。 朝骋骛兮江皋,夕弭节兮北渚。 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 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澧浦。 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 时不成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 九歌(四)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金风抽丰,洞庭波兮木叶下。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鸟萃兮苹中?罾作甚兮木上?沅有芷兮澧有兰,思令郎兮未敢言。荒忽兮了望,不雅流水兮潺湲。麋何食兮庭中?蛟作甚兮水裔?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荪壁兮紫坛,匊芳椒兮成堂。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罔薜荔兮为帷,薜蕙櫋兮既张。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澧浦。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时不成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九歌(五) 年夜司命 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令飘风兮前驱,使涷雨兮洒尘。君回翔兮以下,逾空桑兮从女。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高飞兮安翔,乘清气兮御阴阳。吾与君兮斋速,导帝之兮九坑。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壹阴兮壹阳,众莫知兮余所为。折疏麻兮瑶华,将以遗兮离居。老冉冉兮既极,不寖近兮愈疏。乘龙兮辚辚,高驰兮冲天。结桂枝兮延□,羌愈思兮愁人。愁人兮何如!愿若今兮无亏。固人命兮有当,孰聚散兮可为? 九歌(六) 少司命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 绿叶兮素枝,芳菲菲兮袭予。 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故兮愁苦?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 合座兮佳丽,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 悲莫悲兮生分袂,乐莫乐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带,儵而来兮忽而逝。 夕宿兮帝郊,君谁须兮云之际? 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至兮水扬波。 与女沐兮咸池,晞女发兮阳之阿。 望泞美兮将来,临风怳兮浩歌。 孔盖兮翠旍,登九天兮抚彗星。 怂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平易近正。 九歌(七) 东君 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驾龙辀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长慨气兮将上,心低回兮顾怀。羌声色兮娱人,不雅者憺兮忘归。絙瑟兮交鼓,箫锺兮瑶虡。鸣篪兮吹竽,思灵保兮贤姱。翾飞兮翠曾,展诗兮会舞。应律兮合节,灵之来兮蔽日。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操余弧兮反沦降,援斗极兮酌桂浆。撰余辔兮高驰翔,杳溟溟兮以东行。 九歌(八) 河神 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 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 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大。 日将暮兮怅忘归,惟极浦兮寤怀。 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朱宫。 灵作甚兮水中?乘白鼋兮逐文鱼, 与女游兮河之渚,流澌纷兮未来下。 子交手兮东行,送佳丽兮南浦。 波滚滚兮来迎,鱼邻邻兮媵予。 九歌(九) 山鬼 如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表自力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鄙人。杳溟溟兮羌昼晦,春风飘兮神灵雨。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采三秀兮於山间,石磊磊兮葛曼曼。怨令郎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廕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雷填填兮雨溟溟,猨啾啾兮又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思令郎兮徒离忧。 九歌(十) 国殇 操吾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土抢先。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田野。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烈兮不成凌。身既死兮神以灵,灵魂毅兮为鬼雄。 九歌(十一) 礼魂 成礼兮会鼓,传芭兮代舞。姱女倡兮容与。春兰兮秋鞠,长无绝兮终古。 《涉江》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被明月兮佩宝璐。世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

求讲述关于屈原和端五的诗词?

屈原代表作 《离骚》、《九歌》、《九章》、《天问》等 可是每首都很长 估量你三分钟读不完,建议选一部门来读!一下是离骚! 其他写不上去了,太长了 离骚 屈原 帝高阳之苗裔兮 , 我是古帝高阳氏的子孙, 朕皇考曰伯庸。 我的父亲字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 岁星在寅那年的孟春月, 惟庚寅吾以降。 合法庚寅日那天我出世。 皇览揆余初度兮, 父亲细心测度我的生辰, 肇锡余以嘉名: 因而赏给我响应的美名: 名余曰正则兮, 父亲把我的名取为正则, 字余曰灵均。 同时把我的字叫作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 先天给我良多杰出本质, 又重之以修能。 我不竭增强自已的涵养。 扈江离与辟芷兮, 我把江离芷草披在肩上, 纫秋兰觉得佩。 把秋兰结成索佩挂身边。 昔三后之纯洁兮, 畴前三后公道德性完善, 固众芳之地点。 所以群贤都在那边集会。 杂申椒与菌桂兮, 杂聚申椒菌桂似的人物, 岂惟纫夫蕙茝! 岂止联系优异的茝和蕙。 汩余若将不及兮, 工夫似箭我仿佛跟不上, 恐年事之不吾与。 岁月不期待人令我心慌。 朝搴阰之木兰兮, 凌晨我在山坡收集木兰, 夕揽洲之宿莽。 薄暮在小洲中摘取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 光阴敏捷逝去不克不及久留, 春与秋其代序。 四时更相取代转变有常。 惟草木之寥落兮, 我想到草木已由盛而衰, 恐佳丽之迟暮。 惧怕君王逐步朽迈。 不抚壮而弃秽兮, 何晦气用盛时抛弃秽政, 何不改乎此度也? 为什么还不改变这些法式? 乘骐骥以驰骋兮, 乘上千里马纵横驰骋吧, 来吾道夫先路! 来呀,让我在前指导开路! 以上是第一部门:论述诗人门第身世,生辰名字,和自已若何积极自修,熬炼品质和才能 彼尧舜之廉洁兮, 唐尧虞舜何等光亮朴重, 既遵道而得路。 他们沿着正道登上坦途。 何桀纣之跋扈披兮, 夏桀殷纣何等傲慢险恶, 夫唯捷径以窘步。 妄想捷径落得走投无路。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 结党营私的人偷安享乐, 路幽昧以险隘。 他们的前程暗中而险阻。 岂余身之惮殃兮, 莫非我惧怕招灾惹祸吗, 恐皇舆之败绩! 我只担忧故国为此覆灭。 忽驰驱以前后兮, 前前后后我驰驱顾问啊, 及前王之踵武。 但愿君王遇上先王脚步。 荃不察余当中情兮, 你不深切领会我的忠心, 反信谗以齌怒。 反而听信诽语对我发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 我早知道忠言切谏有祸, 忍而不克不及舍也。 原想忍受却又节制不住。 指九天觉得正兮, 上指苍天请他给我作证, 夫唯灵修之故也。 一切都为了社稷的原因。 初既与余成言兮, 你之前既然和我有成约, 悔怨遁而有他。 现还有筹算又追悔当初。 余既不难夫拜别兮, 我其实不难于与你分袂啊, 伤灵修之数化。 只是悲伤你的反频频复。 以上是第二部门:诗人在实现自已政治抱负的进程中遭受到的挫折。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 我已栽培了良多春兰, 又树蕙之百亩。 又莳植喷鼻草秋蕙一年夜片。 畦留夷与揭车兮, 分垄培育提拔了留夷和揭车, 杂杜衡与芳芷。 还把杜衡芳芷套种其间。 冀枝叶之峻茂兮, 我但愿他们都枝繁叶茂, 愿竢时乎吾将刈。 期待着我收成的那一天。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 它们枯萎死绝有何危险, 哀众芳之芜秽。 使我痛心的是它们质变。 众皆竞进以贪心兮, 年夜家都拼命争着向上爬, 凭不厌乎求索。 自私自利而又得寸进尺。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 他们猜忌他人饶恕自已, 各兴心而妒忌。 他们尔虞我诈彼此吃醋。 忽驰骛以追逐兮, 急于驰驱谋求争权夺利, 非余心之所急。 这些不是我寻求的工具。 老冉冉其将至兮, 只感觉老年在垂垂到临, 恐修名之不立。 担忧夸姣名声不克不及成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 凌晨我饮木兰上的露滴, 夕餐秋菊之落英。 晚上我用菊花残瓣果腹。 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只要我的感情坚毅不移, 长顑颔亦何伤。 形销骨立又有甚么关系。 揽木根以结茝兮, 我用树木的根结成茝草, 贯薜荔之落蕊。 再把薜荔花瓣穿在一路。 矫菌桂以纫蕙兮, 我拿菌桂枝条联络惠草, 索胡绳之纚纚。 胡绳搓成绳子又长又好。 謇吾法夫前修兮, 我向古代的圣贤进修啊, 非世俗之所服。 不是世间俗人可以或许做到。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 我与此刻的人虽不相容, 愿依彭咸之遗则。 我却愿遵照彭咸的遗教。 以上是第三部门:在诗人的政治生活生计中遭受挫折以后,不畏缩不气馁,创办教育为国度培育人材,但在“众皆竞进以贪心”的情况中,群芳芜秽了——这是诗人遭受到第二次挫折,但诗人自已照旧积极自修,遵照彭咸的遗教去做。 长慨气以掩涕兮, 我揩着眼泪啊声声长叹, 哀平易近生之多艰。 可怜人生道路何等艰巨。 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 我虽快乐喜爱修洁严于责已, 謇朝谇而夕替。 凌晨进谏晚上又丢官。 既替余以蕙纕兮, 他们进犯我佩带惠草啊, 又申之以揽茝。 又求全谴责我快乐喜爱收集茝兰。 亦余心之所善兮, 这是我心中寻求的工具, 虽九死其犹未悔。 就是屡次灭亡也不悔怨。 怨灵修之浩大兮, 怨就怨楚王如许胡涂啊, 终不察夫平易近心。 他始终不体察我的表情。 众女嫉余之蛾眉兮, 那些庸人吃醋我的风姿, 谣诼谓余以善淫。 造谣诽谤说我妖艳好淫。 固时俗之工巧兮, 庸人原本长于投契取巧, 偭端方而改错。 背弃端方而又改变政策。 背绳墨以追曲兮, 背背长短尺度寻求邪曲, 竞周容以

屈原的诗句 古诗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离骚》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九歌·国殇》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九歌·湘夫人》屈原既放,三年不得复见。——《卜居》东皇太一谷旦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扬枹兮拊鼓,疏缓节兮安歌;陈竽瑟兮浩倡;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合座;五音纷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九歌》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象,何故识之?明明暗暗,惟时作甚?阴阳三合,何本何化?圜则九重,孰营度之?惟兹何功,孰初作之?斡维焉系,天极焉加?八柱何当,东南何亏?九天之际,安置安属?隅隈多有,谁知其数?天何所沓?十二焉分?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出自汤谷,次于蒙汜。——《天问》皇天之不纯命兮,何苍生之震愆。——《哀郢》惜诵 惜诵乃至愍兮,发奋以抒怀。——《九章》

屈原的爱国诗

屈原·离骚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觉得佩;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事之不吾与;

朝搴〔阝比〕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寥落兮,恐佳丽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

昔三后之纯洁兮,固众芳之地点;

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芷;

彼尧舜之廉洁兮,既遵道而得路;

何桀纣之跋扈披兮,夫唯捷径以窘;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

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忽驰驱以前后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余当中情兮,反信馋而〔·〕(音“期”)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克不及舍也;

指九天觉得正兮,夫唯灵修之故也;

初既与余成言兮,悔怨遁而有他;

余既不难夫拜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余既兹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畦留夷与揭车兮,杂度蘅与方芷;

冀枝叶之峻茂兮,愿〔山矣〕(音“四”)时乎吾将刈;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

众皆竞进以贪心兮,凭不厌乎求索;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妒忌;

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女夸〕(音“夸”)以练要兮,长〔咸页〕(音“咸”)颔亦何伤;

揽木根以结芷兮,贯薜荔之落蕊;

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

形容屈原的诗词

王逸:屈原之辞,诚博远矣。自终没以来,名儒博达之士,著造辞赋,莫不拟则其仪表,祖式其榜样,取其要妙,窃其华藻

李白:屈平词赋悬日月

苏轼:吾文终其身企幕而不克不及及万一者,推屈子一人耳。

荀子:正人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名不贵苟传,惟其当之为贵。故怀负石而投河,是行之难为者也,而申徒狄能之。但是正人不贵者,非礼义当中也。

后人对屈原的评价:

刘安称《离骚》兼有《国风》、《小雅》之长,它表现了屈原“浮游尘埃以外”的人格风采,可“与日月争光”。厥后,司马迁为屈原作传,不但照录了刘安的这些警语,还进一步把《离骚》和孔子删定《年龄》等量齐观。他称前者“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

班固评论屈原辞赋”弘博丽雅,为辞赋宗。后代莫不考虑其精华,则象其从空。“评价屈原其人”虽非是明智之士,可谓妙才也。”他指出,称屈原和《离骚》可“与日月争光”如此,“斯论似过其真”。班固的人生不雅是“全命避害,不受世患”。他觉得屈原应像《诗·年夜雅》所谓的“‘即明且哲,以保其身’斯为贵矣!”他评价屈原不该“露才扬己,责数怀王,怨恶椒兰,愁神苦思,强非其人,忿怼不容,沉江而死”。他也分歧意屈原把年夜量的神话传说融入作品中,多称昆仑、冥婚、宓妃虚无之语,皆不法度之正,经义地点。

王逸:膺忠贞之质,体洁净之性,直如石砥,颜如图画;进不隐其谋,退掉臂其命,此诚绝世之行,俊彦之英也。

刘勰的《文心雕龙》,又归纳综合王逸的不雅点,写了《辨骚》一章,除证实屈原作品有异于《风》、《雅》的四点之外,也有同乎经典的四事。

洪兴祖是继王逸以后清算、注释《楚辞》的又一闻名学者。他曾得诸家善本,参校异同,成《楚辞补注》一书。洪氏对北齐颜之推所谓的“自古文人,常陷轻浮,屈原露才扬己,显暴君过”之说,甚为不满。他从儒家伦理不雅念动身驳之云:“屈原,楚同姓也。同姓无可去之义。”而孔子是倡导士“见危授命”的。是以,洪氏为屈原的自沉辩解说:“同姓兼恩与义,而屈原可以不死乎?”那末,屈原又为何不分开楚国呢?洪氏觉得,这是因为那时“楚无人焉,屈原如去国,则楚必从而亡”。是以他说:“屈原虽被流放,又盘桓而不去楚,其意是生不得力争强谏,死犹冀其感。”(按:指楚王悟而转业)由此亦可见,屈原“虽死犹不死也”。

朱熹对《诗经》和《楚辞》极其推重。他为《楚辞》作的《集注》也足以媲美其《诗集传》。朱熹注《离骚》中“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可”云,此乃是屈原“托为此行,周流上下,而卒返于楚焉;亦仁之至,而义至尽也”。如斯体味屈原眷恋楚国的思惟感情,可谓深切了一层。

梁启超首推屈原为“中国文学家的老祖宗”

鲁迅在《华文学史纲领》:较之于《诗》,则其言甚长,其思甚幻,其文甚丽,其旨甚明,凭心而言,不遵矩度……其影响于后来之文章,乃甚或在三百篇以上。

郭沫若评价屈原是“伟年夜的爱国诗人”,一颗闪烁在“群星丽天的时期”,“特别是有异彩的一等明星”[6]

闻一多评价屈原是“中国汗青上独一有充实前提称为人平易近诗人的人”。

毛泽东说:“屈原的名字对我们更加神圣。他不但是古代的天才歌手,并且是一位伟年夜的爱国者,忘我无畏,英勇高贵。他的形象保存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脑海里。不管在国内国外,屈原都是一个不朽的形象。我们就是他生命长存的见证人。”

《中国文学史》作者龚鹏程评价屈原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伟年夜的爱国诗人”。

《中国年夜百科全书:文学》主编胡乔木评价评价屈原为“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定人”。

屈原的诗句

屈原名句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屈原·离骚)

长慨气以掩涕兮,哀平易近生之多艰。 (屈原·离骚)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屈原·离骚)

环球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 (屈原·渔父)

吾不克不及变心以从俗兮,故将愁苦而终穷。 (屈原·涉江)

余将董道而不豫兮,固将重昏而毕生。 (屈原·涉江)

苟余心之端直兮,虽僻远其何伤? (屈原·涉江)

百金买骏马,令媛买佳丽,万金买高爵,何处买芳华

买骏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衣

沧狼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也

袅袅兮金风抽丰,洞庭波兮木叶下

屈原最着名的诗词

杂申椒与菌桂兮,岂惟纫夫蕙茝?(《离骚》)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离骚》)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事之不吾与。(《离骚》) 长感喟以掩涕兮,哀平易近生之多艰! (《离骚》)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离骚》)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也。 (《离骚》)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离骚》) 惟草木之寥落兮,恐佳丽之迟暮。(《离骚》) 指九天觉得正兮,夫惟灵修之故也。 (《离骚》) 吾令凤鸟高涨兮,继之以昼夜。 (《离骚》) 时缤纷其变易兮,又何可以淹留? (《离骚》) 袅袅兮金风抽丰,洞庭波兮木叶下。 (《九歌·湘夫人》) 沅有芷兮醴有兰,思令郎兮未敢言。 (《九歌·湘夫人》) 乘龙兮辚辚,高驰兮冲天。 (《九歌·年夜司命》) 悲莫悲兮生分袂,乐莫乐兮新相知。(《九歌·年夜司命》)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九歌·东君》)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九歌·山鬼》)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令郎兮徒离忧。 (《九歌·山鬼》)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九歌·礼魂》) 何魂灵之信直兮,人之心不与吾心同! (《九章·抽思》) 心郁郁之忧思兮,独永叹乎增伤。 (《九章·抽思》) 曾不知路之是曲兮,南指月与列星。 (《九章·抽思》) 世溷浊莫吾知,人心不成谓兮。 (《九章·怀沙》) 吾不克不及变心以从俗兮,故将愁苦而终穷。 (《九章·涉江》) 余将董道而不豫兮,固将重昏而毕生。 (《九章·涉江》) 苟余心之端直兮,虽僻远其何伤? (《九章·涉江》) 与六合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 (《九章·涉江》) 环球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 (《渔父》)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渔父》) 傍晚雷电,归何忧?(《天问》) 魂兮归来!(《招魂》) 目极千里兮,悲伤悲。(《招魂》) 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小人得志;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卜居 》) 朕幼清以清廉兮,身服义而未沫。 主此大德兮,牵于俗而芜秽。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目极千里兮,伤春情。 魂兮归来!哀江南!(《招魂》

关于屈原的诗歌

何处招魂,喷鼻草还当三户地;

昔时呵壁,湘流应识九歌心。

(写屈原)

衷怨托离骚,生而独开诗赋立;

孤忠报楚国,余风浪及汉湘人。

(写屈原)

旨远辞高,同大雅并举;

行廉志洁,与日月争光。(董必武)

上仕宦,彼何人,三户仅存,忍使忠良殄瘁?

太史公,真良知,千秋定论,能教日月争光。(清·李元度)

(注:上官:上官年夜夫;太史公:司马迁)

亲不负楚,疏不负梁,爱国忠君真气节;

骚可为经,策可为史,经天纬地年夜文章。(长沙“屈贾祠”楹联)

(注:“亲不负楚”指屈原与楚王同姓,故曰“亲”;“疏不负梁”指贾谊与梁怀王异姓,故曰“疏”。策:指贾谊《治安策》)

哀郢矢孤忠,三百篇中,独宗变雅开新格;

怀沙沉此地,二千年后,惟有滩声似旧时。(汨罗江屈原祠)

江上峰青,九歌遥和湘灵曲;

湖南草绿,三迭重招宋玉魂。(清·李元度)

何处招魂,喷鼻草还生三户地;

昔时呵壁,湘流应识九歌心。(长沙岳麓山的三闾年夜夫祠)

(注:“呵壁”出自王逸的《天问序》:“屈原流放,忧心愁悴……因书其壁,呵而问之,以泄愤激。”)

万顷重湖悲去国;

一江千古属斯人。(汨罗江屈原祠 清·李次青)

千古胜景又从头,是谁润饰山河?应追思屈子文章,贾生才调;

四面烽烟都扫尽,到此放置樽酒,好携来洞庭秋月,衡岳春云。(湖南长沙屈贾祠)

年夜节仰忠贞,气吐虹霓,天问九章歌浩大;

修能明治乱,志存社稷,泽遗万世颂离骚。

(赵朴初题秭归屈原祠 )

泽畔行吟,蒲月孤忠沉夜月;

离骚寿世,三闾遗恨泣金风抽丰。(兴化三闾遗庙春联)

千古忠贞千古仰;

平生苏醒平生忧。(兴化三闾遗庙春联)

屈平辞赋悬日月;

楚王台榭空山丘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