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咏梅诗”共有多少首?

文学网 时间:2019-05-15 15:53:35

苏轼的“咏梅”诗共有六首,别离是:《西江月·梅花》、《西江月·咏梅》、《定风浪·红梅》及《红梅三首》。

  1. 《西江月·梅花》  宋朝:苏轼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2.《西江月·咏梅》 宋朝:苏轼

马趁喷鼻微路远,沙笼月淡烟斜。渡波清澈映妍华。倒绿枝寒凤挂。 

挂凤寒枝绿倒,华妍映彻清波。渡斜烟淡月笼沙。远路微喷鼻趁马。

3.《定风浪·红梅》 宋朝:苏轼

好睡慵开莫厌迟。自怜冷面不时宜。偶作小红桃杏色,娴雅,尚馀孤瘦雪霜姿。 

休把闲心随物态,何事,酒生微晕沁瑶肌。诗老不知梅格在,吟咏,更看绿叶与青枝。

4.《红梅三首.其一》 宋朝:苏轼

怕愁贪睡独开迟,自恐冰容不入时。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

寒心未肯随春态,酒晕无故上玉肌。

诗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绿叶与青枝。

5.《红梅三首.其二》 宋朝:苏轼

雪里开花倒是迟,何如独有上春时。

也知造物含深意,故与施朱发妙姿。

细雨裛残千颗泪,轻寒瘦损一分肌。

不该便杂夭桃杏,半点微酸已著枝。

6.《红梅三首.其三》 宋朝:苏轼

幽人自恨探春迟,不见檀心未吐时。

丹鼎夺胎那是宝,美女頩颊更多姿。

抱丛暗蕊初含子,落盏穠喷鼻已透肌。

乞与徐熙新画样,竹间璀璨出斜枝。

苏轼的卜算子咏梅

苏轼没有写过卜算子.咏梅,作者是陆游.原词以下: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来往?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愿栖,孤单沙洲冷!要卜算子.咏梅也有驿外断桥边,孤单开无主。

已经是傍晚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咏梅诗年夜全

【历代咏梅诗词集锦】 满庭芳(催梅)南宋·葛立方 霜叶停飞,冰鱼初跃,梅花犹闷芳丛。

剪酥装玉,应为费天工。

争奈江南驿使,征鞍待、一朵喷鼻浓。

凭谁报,冰肌仙子,闻早驾飞龙。

溶溶。

春意动,寒姿未展,终愧群红。

与崭新来上,开伴长松。

要看傍晚天井,横斜映、霜月昏黄。

兰堂畔,巡檐索笑,谁羡杜陵翁。

满庭芳(和催梅)南宋·葛立方 未许蜂知,难交雀啄,芳丛犹是寒丛。

东方解冻,春仗做春工。

何事仙葩未放,寒苞秘、冰麝喷鼻浓。

应须是,惊闻羯鼓,谁敢喷髯龙。

梅花,君自看,丁喷鼻已白,桃脸将红。

结岁寒三友,久迟筠松。

要看含章檐下,闲妆靓、春睡昏黄。

知音是,冻云影底,铁面葛仙翁。

满庭芳(赏梅)南宋·葛立方 腊雪方凝,春曦俄漏,画堂小秩芳筵。

玉台仙蕊,帘外幂瑶烟。

莫话青山万树,聊须对、一段孤妍。

杯行处,喷鼻参鼻不雅,百濯未为贤。

吾庐,何处好,绣喷鼻竹畔,偶桂溪边。

且为渠保重,满泛金船。

已拼春酲一枕,现在且、醉倒花前。

花飞后,喝彩一笑,又是申明年。

满庭芳(泛梅)南宋·葛立方 庾信何愁,休文何瘦,范叔一见何寒。

梅花酷似,索笑画檐看。

便肯嫣然一笑,疏篱上、玉脸冰颜。

须勤赏,莫教青子,半著树头酸。

朱阑。

聊掩映,昆仑顶上,琪树团栾。

命儿曹班坐,草草杯盘。

旋折溪边□朵,蕤泛、蕉叶杯宽。

从教□,尊前有客,鼓掌笑颓山。

满庭芳(簪梅)南宋·葛立方 赏月傍晚,封霜清晓,数枝影堕溪滨。

化工先手,幻出一番新。

片片雕酥碾玉,寒苞似、已泄喷鼻尘。

聊相对,畸人投分,尊酒认荀陈。

吾年,今老矣,佳人薄相,笑插林巾。

愧苍颜鹤发,回授乌云。

玉镜台边试看,适宜是、含笑轻颦。

君知否,寿阳额上,不似鬓边春。

满庭芳(评梅)南宋·葛立方 一阵清喷鼻,不知来处,元来梅已舒英。

出篱浅笑,芳意为人倾。

细看高标孤韵,谁家有、别得花人。

应须是,魏徵娇媚,夷甫太光鲜。

北枝,方半吐,水边疏影,绰约娉婷。

问横空皎月,匝地寒清。

何似此花清绝,凭君为、仔细推评。

幽奇处,素娥青女,著意为横陈。

再和杨公济梅花-宋·苏轼 莫向霜晨怨未开,白头旦夕自相摧。

崭新一朵含风露,好似西厢待月来。

赠岭上梅-宋·苏轼 梅花开尽白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

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

墨梅-宋·朱熹梦里清江醉墨喷鼻,蕊寒枝瘦凛冰霜。

现在白黑浑休问,且作人世时世妆。

题杨补之画-宋·楼钥 梅花屡见笔如神,松竹宁知更传神。

百卉千花皆面友,岁寒只见此三人。

古梅-宋·萧德藻 湘妃危立冻蛟背,海月冷挂珊瑚枝。

丑怪惊人能娇媚,销魂只有晓寒知。

瓶梅-宋·张道洽 寒水一瓶春数枝,清喷鼻不减小溪时。

横斜竹底无人见,莫与微云淡月知。

功德近咏梅陈亮字同甫 的皪两三枝,点破暮烟苍碧。

好在屋檐斜入,傍玉奴吹笛。

月华如水过林塘,花阴弄苔石。

欲向梦中飞蝶,恐幽喷鼻难觅。

卜算子咏梅陆游 驿外断桥边,孤单开无主。

已经是傍晚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相争,一任群芳妒。

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卜算子咏梅毛主席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经是绝壁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缦时,她在丛中笑。

杂言诗梅花落(宋)鲍照 中庭杂树多,偏为梅咨嗟。

问君何独然,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摇摆东风媚春日。

念尔寥落逐北风,徒有霜化无霜质。

霜天晓角梅(宋)范成年夜字至能号石湖居士 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

眽眽花疏天淡,云往来来往,数枝雪。

胜绝,愁亦绝,此情谁共说!唯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

西江月惠洪,字觉范,筠州人。

俗姓彭。

入骨风骚国色,透尘种性真喷鼻。

为谁风鬓涴啼妆。

半树水村春暗。

雪压低枝蓠落,月高影动水池。

高情数笔寄微茫。

小寝初开雾帐。

石州慢(宋)张元干字仲宗号芦川居士 寒水依痕,春意渐回,沙际烟阔。

溪梅晴照生喷鼻,冷蕊数枝争发。

天崖宿恨,试看几许销魂?长亭门外山堆叠。

不尽眼中青,是愁来时节。

情切。

画楼深闭,想见春风,暗消肌雪。

辜负枕前云雨,尊前花月。

心期切处,更有几多苦楚,周到留于归时说。

到得再重逢,恰经年拜别。

清平乐(宋)李清照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

挼尽梅花无好意,博得满衣清泪。

本年天涯海角,萧萧两鬓生华。

看取晚来风势,故应丢脸梅花。

点绛唇赋梅(宋)周必年夜 踏白江梅,年夜都玉软酥凝就。

雨肥霜逗。

痴呆闺房秀。

莫待冬深,雪压风欺后。

君知否?却嫌伊瘦。

又怕伊僝僽。

梅花明高启 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

春掩残喷鼻高士卧,月明林下佳丽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喷鼻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春风愁绝几次开。

梅花明高启 缟袂重逢半是仙,生平水竹有深缘。

将疏尚密微经雨,似暗还明远在烟。

薄暝山家松树下,嫩寒江店李花前。

秦人若解那时种,不引渔郎入洞天。

折红梅吴感,字应之,吴郡人。

天圣二年以省试第一。

喜轻澌初泮,微和渐入,芳郊时节。

春动静,夜来陡觉,红梅数枝争发。

玉溪仙馆,不是个、平常标格。

化工别与,一种风情,似匀点胭脂,染成喷鼻雪。

重吟细阅。

比繁杏夭桃,品流真别。

只愁共、彩云易散,萧瑟谢池风月。

凭谁向说。

三弄处、龙吟休咽。

年夜家留取,时倚栏干,闻...

叫咏梅的诗词有哪些

卜算子·咏梅作者:毛爷爷 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经是绝壁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缦时,她在丛中笑。

卜算子·咏梅作者:陆游驿外断桥边,孤单开无主。

已经是傍晚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卜算子(咏梅)作者:朱淑真竹里一枝斜,映带林逾静。

雨后清奇画不成,浅水横疏影。

吹彻小单于,苦衷思重省。

拂拂风前度幽香,月色侵花冷。

菩萨蛮·咏梅作者:朱淑真湿云不渡溪桥冷。

娥寒初破春风影。

溪下水声长。

一枝和月喷鼻。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

独自倚阑干,夜深花正寒。

西江月(咏梅)作者:苏轼 马趁喷鼻微路远,沙笼月淡烟斜。

渡波清澈映妍华。

倒绿枝寒凤挂。

挂凤寒枝绿倒,华妍映彻清波。

渡斜烟淡月笼沙。

远路微喷鼻趁马。

咏梅九首朝代:明朝作者:高启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佳丽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喷鼻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春风愁寂几次开。

缟袂重逢半是仙,生平水竹有深缘。

将疏尚密微经雨,似暗还明远在烟。

薄瞑山家松树下,嫩寒江店杏花前。

秦人若解那时种,不引渔郎入洞天。

翠羽惊飞别树头,冷喷鼻缭乱倩谁收。

骑驴客醉风吹帽,放鹤人归雪满舟。

淡月微云皆似梦,空山流水独成愁。

几看孤影低回处,只道花神夜出游。

淡淡霜华湿粉痕,谁施绡帐护春温。

诗随十里寻春路,愁在三更挂月村。

飞去只忧云作伴,销来肯信玉为魂。

一尊欲访罗浮客,落叶空山正掩门。

云雾为屏雪作宫,尘埃无路可能通。

东风未动枝先觉,夜月初来树欲空。

翠袖佳人依竹下,白衣宰相在山中。

寥寂此地君休怨,回顾名园尽棘丛。

梦断扬州阁掩尘,幽期犹自属诗人。

立残孤影长留宿,看到余芳不是春。

云暖空山裁玉遍,月寒深浦泣珠频。

掀篷图里那时见,谬爱横斜却未真。

独开无那只依依,肯为愁多减玉辉?廉外钟来月初上,灯前角断忽霜飞。

行人水驿春全早,啼鸟山塘晚半稀。

愧我素衣今已化,重逢远自洛阳归。

最爱寒多最得阳,升天长在白云乡。

春愁孤单天应老,夜色昏黄月亦喷鼻。

楚客不吟江路寂,吴王已醉苑台荒。

枝头谁见花惊处?袅袅轻风簌簌霜。

销魂只有月明知,无穷春愁在一枝。

不共人言惟独笑,忽疑君到正相思。

歌残别院烧灯夜,妆罢深宫览镜时。

旧梦已随流水远,山窗聊复伴题诗。

关于卜算子咏梅的诗

柳宗元《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马致远《江天暮雪》:“天将暮,学乱舞,半梅花半飘柳絮。

江上晚来堪画处,垂钓人一蓑回去。

”王安石《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幽香来。

”林逋《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幽香浮动月傍晚。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销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准檀板共金樽。

苏轼为他的老婆做了哪些诗词

若是对劲请尽快采取!佳人相见一千年——苏轼写给三个老婆的诗词一十年存亡两茫茫。

不考虑,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苦楚。

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打扮。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记梦》在四川眉州青神县的岷江干,有一片葱翠挺拔的山岭,这就是被南宋范成年夜称为“西川林泉最好处”的中岩山。

进入山中不久,便可以看到一方由山泉聚集而成的清池。

概况上,除池水较深较冷以外,并没有任何怪异的地方。

但奇异的是,若是你临池鼓掌,池中游鱼就会循声游到岸边。

此时再看池边石壁上的“唤鱼池”三个年夜字,才知道这个名字是如斯贴切而富有灵性。

而这三个字恰是苏轼所题。

昔时进士王方召集乡贤名流在池边集会,想为这个水池取名。

正在山中念书的少年苏轼以“唤鱼池”当选,并即席挥毫写下这三个萧洒的年夜字。

苏轼的才调博得了王方的爱好,几经周折,王方将爱女王弗嫁给了苏轼。

仙山清池,佳人材子,这个斑斓的故事为原本就斑斓的山水增色很多,让壁上的清泉至今常常低语不止。

王弗性情“敏而静”,作为进士之女的她起头并没有告知苏轼本身知书。

每当苏轼念书的时辰,她则在旁边整天不去。

后来苏轼有遗忘的处所,她反倒赐与提示。

好奇的苏轼问她此外书里的题目,她都能答上来,马上让苏轼又惊又喜另眼相看。

在苏轼与访客交往的时辰,王弗常常立在屏风后面聆听谈话,过后告知苏轼她对或人脾气为人的总结和观点,成果无不言中,可谓苏轼绝佳的贤浑家。

但是好景不长,情深不寿,王弗年仅二十七岁就病逝于京师,让苏轼哀思万分。

此时苏轼母亲程氏已归天。

苏洵对苏轼说:“王弗随着你很不轻易,未来要将她埋葬于她婆婆的墓边。

”谁知未及一年,苏洵又卒于京师。

因而苏轼兄弟护丧回家,将王弗也葬于其翁姑墓侧。

十年以后的一个夜晚,苏轼又在梦中见到了王弗,醒来伤感不已,因而写下了闻名的《江城子•记梦》,这是近千年以来写夫妻之情最成功、最动听的词翰之一。

全词用白描的手法,写出了夫妻之间生离死别最撼人心魄的一幕。

听说用词来写悼亡,苏轼是初创,这一初创,却成了后代难以企及的岑岭,这当然是由于苏轼才高学深,但更由于他和王弗之间有着竭诚的豪情。

只是鲜有人知道,这份豪情的最初,倒是那埋没在山林深处神秘的唤鱼池。

王弗随翁姑葬于眉州安镇乡可龙里的山中。

听说四周有一泓山泉,常常有一个鹤发老翁卧于泉上,只能远看,人一走近,他就隐身于泉里,所以泉水又叫老翁泉。

苏辙晚年写诗:“白叟寄东岩,萧然四无邻。

八尺清凉泉,中有鹤发人。

婆娑弄明月,松间夜相宾。

”就是指的此事。

苏轼有诗句:“老翁山下玉渊回,手植青松三万栽。

”不知道是否是由于种树良多的原因,这一片山林中的苏家坟场到了后来竟怎样也找不到了。

明朝广东人许仁到眉州做太守,屡次率人按图索骥去山里寻觅苏洵墓,却一度次次徒劳而返,让他慨叹:“青山难觅先贤墓,鹤发重逢此寺僧。

”到了清朝康熙年间,眉州太守金一凤也带着士绅遍寻山野,最落后入一片步履维艰的荆棘林,当他们斩去杂草丛荆时,苏洵等人的宅兆终究闪现在面前,只是早已碑志剥蚀苔封叶积。

金一凤感伤世间博学贵显之人,死后却落得如斯光景。

因而他捐囊封土,筑墓建祠,即今所存的“苏坟山”。

这里是苏轼“更听潇潇风雨哀”的处所,也是让他在他乡“无处话苦楚”的处所。

可为凭吊者识。

二泛泛春风初破五。

江柳微黄,千万千千缕。

佳气郁葱来绣户,昔时江上生奇女。

一盏寿觞谁与举。

三个明珠,膝上王文度。

放尽穷鳞看圉圉,天公为下曼陀雨。

——《蝶恋花》苏轼的第二个老婆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比起王弗和朝云来,王闰之的名望最小。

她的才华见识或许比不上王弗,但也是一个贤淑的老婆。

王闰之也先于苏轼归天,让苏轼再遭冲击,“泪尽目干”。

王闰之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家庭妇女。

苏轼“乌台诗案”被捕入狱,王润之惊怖之下,担忧那帮小人还会从诗文中找出苏轼的罪状,因而把苏轼的诗稿焚毁。

这件事同样成了千百年来喜好苏轼的人们心中一个永难填补的遗憾。

虽然如斯,王闰之也并不是没有艺术细胞。

苏轼一家在汝阴的时辰,一天晚上,堂前梅花盛开,月色鲜霁,王润之叫苏轼请伴侣到花下喝酒,她说:“春月胜如秋月,秋月使人惨痛,春月使人和悦。

”苏轼年夜喜说:“我还真不知道你会诗。

适才你说的话,真是诗家说话。

”所谓真诗在平易近间,其实不会写诗的王闰之不经意间却说出了富有诗意的说话,给了苏轼灵感,让他写了一首《减字木兰花》:春庭月午,摇摆喷鼻醪光欲舞。

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喷鼻。

轻云薄雾,老是少年行乐处。

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王闰之性情和婉贤慧。

在黄州的时辰,苏轼表情愁闷,而小孩还在他眼前牵衣哭闹,苏轼要发火,王闰之启发苏轼说:“你怎样比小孩还痴,为何不高兴点呢?”苏轼听后正有所感愧,王闰之又洗涤好羽觞放在他眼前。

这件事被苏轼写进了诗里。

在黄州苦涩艰辛的岁月中,有贤妻如斯,对苏轼来讲是一种年夜抚慰。

在王闰之过生日之际,苏轼放生鱼为...

哪位能给我说一下北宋描述梅花出名的词有甚么?

《卜算子》陆游 驿外断桥边,孤单开无主。

已经是傍晚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寥落成泥辗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梅花 【宋】【王安石】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幽香来。

北宋林逋写的《山园小梅》 (诗)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幽香浮动月傍晚。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销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阮郎归梅词 苏轼幽香浮动月傍晚,堂前一树春。

春风何事入西邻,儿家常闭门。

雪肌冷,玉容真,喷鼻腮粉未匀。

折花欲寄岭头人,江南日暮云。

(幽香浮动月傍晚是林逋的诗句)西江月 梅花 苏轼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

海仙时遣探芳丛。

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

高情已逐晓云空。

不与梨花同梦。

陆游卜算子咏梅的写作布景

意思:驿亭以外,接近断桥的旁边,孤独孤单地绽放了花,却无人作主。

每当日色西沉的时辰,总要在心里出现孤傲的烦愁,出格是起风下雨。

不想费尽心思去争芳斗春,一意任凭百花去妒忌。

寥落凋残酿成泥又碾为尘埃,只有芬芳仍然如故。

鉴赏:驿外断桥边,孤单开无主。

已经是傍晚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这是陆游一首咏梅的词,实在也是陆游本身的咏怀之作。

上片写梅花的遭受:它植根的处所,是冷落的驿亭外面,断桥旁边。

驿亭是古代传递公函的人和行旅半途安息的地方。

加上傍晚时辰的风风雨雨,这情况被衬着很多么萧瑟苦楚!写梅花的遭受,也是作者自写被架空的政治遭受。

下片写梅花的风致:一任百花妒忌,我却无意与它们争春斗艳。

即便残落飘落,成泥成尘,我照旧连结着清喷鼻。

末两句便是《离骚》“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的精力。

比王安石咏杏:“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之句意图更深邃深挚。

陆游平生的政治生活生计:早年加入测验被荐送第一,为秦桧所嫉;孝宗时又为龙年夜渊、曾觌一群小人所架空;在四川王炎幕府时要经略华夏,又见扼于统治团体,不得遂其志;晚年同意韩侂胄北伐,韩侂胄掉败后被诬告。

我们读他这首词,联系他的政治遭受,可以看出它是他的出身的缩影。

词中所写的梅花是他高洁的风致的化身。

唐宋文人尊敬梅花的风致,与六朝文人分歧。

可是象林和靖所写的“幽香、疏影”等名句,都只是高人、蓬菖人的情怀;固然也有一些作家借梅花自写风致的,但也只能说:“原没东风情性,若何共,海棠说。

”(南宋肃泰来《霜天晓角·咏梅》)这只是陆游词“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一面。

陆游的友人陈亮有四句梅花诗说:“一朵忽先变,百花皆后喷鼻。

欲传春信息,不怕雪埋藏。

”写出他本身对政治有先见,不怕冲击,对峙公理的精力,是陈亮本身全部人格的表现。

陆游这首词则是写掉意的英雄志士的兀傲形象。

我以为在宋朝,这是写梅花诗词中最凸起的两首好作品。

赏析:陆 游 驿外断桥边,孤单开无主。

已经是傍晚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这首《卜算子》,作者自注“咏梅”,可是它意在言外,象“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濂溪师长教师(周敦颐)以莲花自喻一样,作者恰是以梅花自喻的。

陆游曾奖饰梅花“雪虐风饕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落梅》)。

梅花如斯幽静绝俗,出于众花之上,可是现在竟开在郊外的驿站外面,紧临着破败不胜的“断桥”,天然是人迹绝少、寥寂荒寒、倍受萧瑟了。

从这一句可知它既不是官府中的梅,也不是名园中的梅,而是一株发展在荒僻郊外的“野梅”。

它既得不到应有得护理,也无人来赏识,跟着四时代谢,它默默地开了,又默默地凋谢了。

它形影相吊,四望茫然,——有谁肯一顾呢,它是无主的梅呵。

“孤单开无主”这一句,诗人将本身的豪情倾泻在客不雅景物中,首句是景语,这句已经是情语了。

日落傍晚,暮色昏黄,这形影相吊、无人干预干与的梅花,何故承受这苦楚呢?它只有“愁”——并且是“独自愁”,这几个字与上句的“孤单”彼此呼应。

并且,恰恰在这个时辰,又刮起了风,下起了雨。

“更著”这两个字力重千均,写出了梅花的艰困处境,但是虽然情况是如斯冷峻,它仍是“开”了!它,“万树寒无色,南枝独占花”(道源);它,“完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全国春”(杨维桢)。

总之,从上面四句看,这对梅花的压力,天上地下,四面八方,无微不至,可是这一切毕竟被它打破了,由于它仍是开了!谁是成功者?应当说,是梅花!上阕集中写了梅花的坚苦处境,它也简直还有“愁”。

从艺术手法说,写愁时,作者没有效诗人、词人们那套习用的比方手法,把愁写得象这象那,而是用情况、光阴和天然现象来衬托。

况周颐说:“词有淡远取神,只描取景物,而神致安闲言外,此为高手。

”(〈蕙风词话〉)就是说,词人描述这么多“景物”,是为了取得梅花的“神致”;“深于言情者,正在长于写景”(田同之《西圃词说》)。

上片四句可说是“情形双绘”。

下阕,托梅寄志。

梅花,它开得最早。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齐己);“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张谓)。

是它迎来了春季。

但它却“无意苦争春”。

春季,百花怒放,争丽斗妍,而梅花却不去“苦争春”,凌寒先发,只是一点迎春报春的赤诚。

“苦”者,抵死、拼命、极力也。

从侧面嘲讽了群芳。

梅花并不是成心争春,“群芳”若是有“妒心”,那是它们本身的工作,就“一任”它们去吃醋吧。

这里把写物与写人,完全交叉在一路了。

花木无情,花开花落,是天然现象,说“争春”,是暗喻。

“妒”,则非草木能所有。

这两句表示出陆游标格独高,决不与争宠邀媚、恭维阿谀之徒为伍的风致和不畏谗毁、坚毅自守的傲骨。

最后几句。

把梅花的“独标高格”,再推动一层:“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前句承上句的孤单无主、傍晚日落、风雨交侵等惨痛际遇。

这句七个字四次抑扬:“寥落”,不胜雨...

卜算子咏梅陆游原文

卜算子·咏梅① 陆游(南宋) 陆游《卜算子·咏梅》扇面书法驿外断桥边,②③ 孤单开无主。

④ 已经是傍晚独自愁, 更著风和雨。

⑤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⑥ 寥落成泥碾作尘,⑦⑧ 只有喷鼻如故。

[1] 概况 【作品名称】卜算子·咏梅① 【创作年月】南宋 【作者姓名】陆游 【作品文体】词注释译文 注释 ①《词律》觉得调名取义于“卖卜算命之人”。

《词谱》以苏轼词为正体。

别名《百尺楼》、《眉峰碧》、《缺月挂疏桐》等。

双调,四十四字,仄韵。

②驿外:指荒僻之地 驿:驿站,古代传递当局文书的人半途换马匹歇息、住宿的处所。

③断桥:残缺的桥。

④无主:无人干预干与 ⑤著(zhuo):值,遇。

⑥一任:完全任凭 ⑦寥落:残落 ⑧碾:轧碎。

⑨选自《剑南诗稿》(上古籍出书社1985年版) 译文 驿亭以外的断桥边,梅花自开自落,无人理会。

暮色降临,梅花无依无靠,已够愁苦了,却又遭到了风雨的摧残。

梅花其实不想费尽心思去斗丽斗宠,对百花的吃醋与排挤绝不在意。

即便残落了,被碾作土壤,又化作灰尘了,梅花仍然和平常一样披发出缕缕清喷鼻。

[2] 意思: 驿亭以外,接近断桥的旁边,孤独孤单地绽放了花,却无人赏识。

每当日色西沉的时辰,总要在心里出现孤傲的烦愁,出格是起风下雨。

不想费尽心思去争芳斗春,无意任凭百花去妒忌。

寥落凋残酿成泥又碾为尘埃,只有芬芳仍然如故。

写作布景: 驿外断桥边,孤单开无主。

已经是傍晚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寥落成泥碾作尘,只有喷鼻如故。

这是陆游一首咏梅的词,实在也是陆游本身的咏怀之作。

上片写梅花的遭受:它植根的处所,是冷落的驿亭外面,断桥旁边。

驿亭是古代传递公函的人和行旅半途安息的地方。

加上傍晚时辰的风风雨雨,这情况被衬着很多么萧瑟苦楚!写梅花的遭受,也是作者自写被架空的政治遭受。

下片写梅花的风致:一任百花妒忌,我却无意与它们争春斗艳。

即便残落飘落,成泥成尘,我照旧连结着清喷鼻。

末两句便是《离骚》“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的精力。

比王安石咏杏:“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之句意图更深邃深挚。

陆游平生的政治生活生计:早年加入测验被荐送第一,为秦桧所嫉;孝宗时又为龙年夜渊、曾觌一群小人所架空;在四川王炎幕府时要经略华夏,又见扼于统治团体,不得遂其志;晚年同意韩侂胄北伐,韩侂胄掉败后被诬告。

我们读他这首词,联系他的政治遭受,可以看出它是他的出身的缩影。

词中所写的梅花是他高洁的风致的化身。

唐宋文人尊敬梅花的风致,与六朝文人分歧。

可是象林和靖所写的“幽香、疏影”等名句,都只是高人、蓬菖人的情怀;固然也有一些作家借梅花自写风致的,但也只能说:“原没东风情性,若何共,海棠说。

”(南宋肃泰来《霜天晓角·咏梅》)这只是陆游词“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一面。

陆游的友人陈亮有四句梅花诗说:“一朵忽先变,百花皆后喷鼻。

欲传春信息,不怕雪埋藏。

”写出他本身对政治有先见,不怕冲击,对峙公理的精力,是陈亮本身全部人格的表现。

陆游这首词则是写掉意的英雄志士的兀傲形象。

我以为在宋朝,这是写梅花诗词中最凸起的两首好作品。

作品鉴赏 这首《卜算子》以“咏梅”为题,咏物寓志,表达了本身孤文雅洁的志趣。

这正和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濂溪师长教师(周敦颐)以莲花自喻一样,作者亦是以梅花自喻。

陆游曾奖饰梅花“雪虐风饕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落梅》)。

梅花如斯幽静绝俗,出于众花之上,可是“现在”竟开在郊外的驿站外面,破败不胜的“断桥”,天然是人迹罕至、寥寂荒寒、梅花也就倍受萧瑟了。

从这一句可知它既不是官府中的梅,也不是名园中的梅,而是一株发展在荒僻郊外的“野梅”。

它既得不到应有的护理,更谈不上会有人来赏识。

跟着四时的代谢,它默默地开了,又默默地凋谢了。

它形单影只,四顾茫然──有谁肯一顾呢,它可是无主的梅呵。

“孤单开无主”一句,作者将本身的豪情倾泻在客不雅景物当中,首句是景语,这句已经是情语了。

日落傍晚,暮色昏黄,这形单影只、无人干预干与的梅花,何故承受这苦楚呢?它只有“愁”──并且是“独自愁”,这与上句的“孤单”相呼应。

驿外断桥、暮色、傍晚,本来已孤单愁苦不胜,但更添凄风冷雨,伶丁之情更深一层。

“更著”这两个字力重千钧,前三句似将梅花困苦处境描述已至其但二句“更著风和雨”似一记重锤将前面的“极限”打得解体。

这类愁苦恍如无人能承受,至此豪情衬着已达飞腾,但是虽然情况是如斯冷峻,它仍是“开”了。

它,“万树寒无色,南枝独占花”(道源);它,“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全国春”(杨维桢)。

上阕四句,只言梅花处境卑劣、于梅花只作一“开”字,可是其强硬、固执已不言自明。

上阕集中写了梅花的坚苦处境,它也简直还有“愁”。

从艺术手法说,写愁时作者没有效诗人、词人们那套习用的比方手法,把愁写得像这像那,而是用情况、光阴和天然现象来衬托。

况周颐说:“词有淡远取神,只描取景物,而神致安闲言外,此为高手。

”(《蕙...

苏轼和陆游的诗

1、苏轼的诗:题西林壁《题西林壁》横当作岭侧成峰,远近凹凸各分歧。

不识庐山真脸孔,只缘身在此山中2、陆游的诗:示儿《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华夏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3、人物先容: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自号道人,世称苏仙 。

汉族,北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

宋朝主要的文学家,宋朝文学最高成绩的代表。

宋仁宗嘉祐(1056—1063)年间进士。

其诗题材广漠,清爽豪健,善用夸大比方,独具气概,与黄庭坚并称“苏黄”。

词开豪宕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宕派代表,并称“苏辛”。

又工字画。

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

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不雅,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绍兴)人,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

陆游生逢北宋衰亡之际,少年时即深受家庭爱国思惟的陶冶。

宋高宗时,加入礼部测验,因受秦桧排挤而宦途不顺畅。

宋孝宗即位后,赐进士身世,历任福州宁德县主簿、敕令所删定官、隆兴府通判等职,因对峙抗金,屡遭主和派排挤。

乾道七年(1171年),应四川宣抚使王炎之邀,投身军旅,任职于南郑幕府。

次年,幕府闭幕,陆游奉诏入蜀,与范成年夜相知。

宋光宗继位后,升为礼部郎中兼实录院检讨官,不久即因“嘲咏风月”罢官归居故乡。

嘉泰二年(1202年),宋宁宗诏陆游入京,主持编修孝宗、光宗《两朝实录》和《三朝史》,官珍宝章阁待制。

书成后,陆游持久蛰居山阴,嘉定二年(1210年)与世长辞,留绝笔《示儿》。

陆游平生笔耕不辍,诗词文俱有很高成绩,其诗说话平易晓畅、章法整饬谨慎,兼具李白的雄奇奔放与杜甫的沉郁悲惨,尤以饱含爱国热忱对后代影响深远。

陆游亦有史才,他的《南唐书》,“简核有法”,史评色采光鲜,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