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是诗魔吗还诗什么

文学网 时间:2019-06-22 19:42:51

1."诗仙"李白

诗想象丰硕独特,气概雄壮奔放,色采灿艳,说话清爽天然,被誉为“诗仙”。

2. "诗圣"杜甫

杜甫推重儒家思惟,再加上其诗歌的影响,被后代称为诗圣。"圣"在古代是对儒家人物的神化评价和称号。其诗慎密连系时势,思惟深挚,境地广漠。

3.“诗佛”王维

这类称呼除有王维诗歌中的释教意味和王维的宗教偏向以外,也表达了后人对王维在唐朝诗坛高尚地位的必定。

4.“诗囚”孟郊

在孟郊的平生中,“喜气洋洋”的日子很是的短暂。他平生几近都贫苦潦倒,连身后的凶事也是韩愈等友人集资筹办的。诗多不服之鸣,用字寻求“瘦”、“硬”。作诗苦心孤诣,暗澹经营,无好问,称之为“诗囚”。

5.“诗豪”刘禹锡

他的诗精辟涵蓄,沉稳凝重,格调天然格律粗切,常常能以清爽的说话表达本身对人生或汗青的深入理解,因此被白居易推重备至,誉为“诗豪”。

6.“诗虎”罗邺

罗邺:唐代诗人

7.“诗鬼”李贺

其诗长于熔铸词藻,驰骋想象,应用神话传说缔造出璀璨多彩的光鲜形象,故称其为“诗鬼”。

8.“诗杰”王勃

其诗流利婉畅,宏放浑朴,独具一格,人称“诗杰”。

9.“诗狂”贺知章

天性放达,自号“四明狂客”。因其诗豪宕旷放,人称“诗狂”。

10.“诗奴” 贾岛

贾岛平生以作诗为命,好决心苦吟,人称其为“诗奴”。

11. “诗骨” 陈子昂

其诗词意鼓动感动,气概高大,年夜有“汉魏风骨”,被誉为“诗骨”。

12. “诗家皇帝”王昌龄

其七绝写的“密意幽怨,音旨微茫”,因此举为“诗家皇帝”。

13. “诗魔” 白居易

白居易写诗很是吃苦,正如他本身所说:“酒狂又引诗魔发,日午悲吟到日西。”过份的朗读和书写,竟到了口舌生疮、手指成胝的境界。所以人称“诗魔”。

14. “五言长城”刘长卿

善于五言诗,他的五言诗作是全数诗作的十分之七八,人称其为“五言长城”。

15. “杜紫薇” 杜牧

曾写过《紫薇花》咏物抒怀,借花自誉,人称其为“杜紫薇”。

16. “温八叉” 温庭筠

才情火速,每次入试,八叉手即成八韵,人称他为“温八叉”。

17. “郑鹧鸪”郑谷

以《鹧鸪诗》而著名,故有“郑鹧鸪”之称。

18. “崔鸳鸯” 崔珏

赋《鸳鸯诗》,别具一格,人称“崔鸳鸯”。

19. “诗神” 苏轼

苏轼诗,笔底生花,清爽刚健,一帜独树,人称诗神。

古代诗人的雅号拾趣:

还有雅称

贺铸人称"贺梅子

唐代诗人赵嘏称“赵倚楼”

唐代诗人程贺咏人称之“程君山”

唐代诗人徐裳人称“徐洞庭”的雅号。

宋代诗人张先,人称“张三影”。

宋代诗人谢逸喜冠以 “谢胡蝶”的美名。

明初诗人高启,称之为“高梅花”。

清朝诗人崔华雅号“崔黄叶”

鹧鸪天 苏轼翻译

这首词作于元丰六年(1083年),时苏轼在黄州。

描画了一幅夏季雨后的农村小景。

上阙写景。

开首“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水池”,连用林、山、竹、墙、蝉、草、水池七种典型意象描述了夏季雨后的景物,给人以密不通风之感。

最后以“翻空缺鸟”与“照水红蕖”相对,一个诉诸视觉:"不时现";一个诉诸嗅觉:“细细喷鼻”。

布满了诗情画意。

下阙写漫步。

江村小景绘好以后,视角则陡然一转,步入画中:“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夕阳”。

经由过程作者的外部形象显示其心里世界。

最后两句乃点睛之笔,“周到”二字是拟人化手法,含有自嘲的辛酸和词人的感伤,“又得浮生一日凉”则又更进一层,超越世表。

(诗词一般不翻译,不然影响诗词的美)

浏览下面这首宋词,然后回覆题目。

鹧鸪天苏轼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

婉约的: 水龙吟 【宋】苏轼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①。

抛家傍路,考虑倒是,无情有思②。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向,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③。

晓来雨过,遗踪安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灰尘,一分流水。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江 城 子 苏 轼 乙卯正月二十夜记梦 十年存亡两茫茫,不考虑,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苦楚。

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打扮。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注释】 这是一首悼亡词。

作者连系本身十年来政治生活生计中的不幸遭受和无穷感伤,形象地反应出对亡妻永难忘记的竭诚感情和深邃深挚的忆念。

作者写此词时正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任知州,他的老婆王弗在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死于开封。

到此时(熙宁八年)为止,前后已整整十年之久了。

词前弁言明白指出本篇的题旨是“记梦”。

但是,梦中的气象只在词的下片短暂呈现,在全篇中并未居主导地位。

作者之所以能进入“幽梦”之乡,而且能以词来“记梦”。

完满是作者对亡妻朝思暮念、持久不克不及忘记所致使的必定成果。

所以开篇使点出了“十 年存亡两茫茫”这一悲凉的实际。

这里写的是漫长岁月中的小我悲惨出身。

生,指作者;死,指亡妻。

这申明,生者与死者两方面都在持久彼此纪念,但却动静欠亨,音容迷茫了。

作者之所以将存亡并提,除说明题旨的感化以外,其目标还在于夸大生者的悲思,所以,接下去当即呈现“不考虑,自难忘”如许的文句。

“不考虑”,现实上是以退为进,刚好用它来表白生者“自难忘”这类豪情的深度。

“千 里孤坟,无处话苦楚”二句,顿时对此进行弥补。

说明“自难忘”的现实内容。

王氏身后葬于苏轼故里眉山,所以天然要呈现“千里孤坟”,两地睽隔的后果,作者连到坟前奠祭的机会也难以获得。

死者“苦楚”,生者心酸。

“十年”,是漫长的时候;“千 里”,是广漠的空间。

在这漫长广漠的时候空间当中,又隔阻着难以超越的存亡之间的边界,作者又怎能不倍增“无处话苦楚”的感慨呢?时、空、存亡这类种边界难以逾越,那只好乞诸于梦中相会了。

以上四句为“记梦”作好了铺垫。

上片末三句笔锋顿转,以进为退,假想出纵使重逢却不了解这一出人不测的后果。

这三句有很年夜的含量,此中揉进了作者十年来宦海沉浮的疾苦遭际,揉进了对亡妻持久纪念的精力熬煎,揉进十年的岁月与身形的朽迈。

假想;即便冲破了时、空与存亡的边界,生者死者得以依然“重逢”, 但重逢时生怕对方也难以“了解”了。

由于十年以后的作者已“尘满面,鬓如霜”,形同白叟了。

这三句是从想象中的死者的反应方面,来陪衬作者十年来所遭受的不幸(包罗否决新法而祈求外调出京的三年糊口在内)和世事的庞大转变。

下片写黑甜乡的俄然呈现:“夜来幽梦忽还乡”。

就全词来说。

本篇简直是真情兴盛,句句沉痛,而此句则悲中寓喜。

“小轩窗,正打扮”,以光鲜的形象对上句加以弥补,从而使黑甜乡更带有真实感。

恍如新婚时,作者在王氏身边,眼看她洗澡晨曦对镜理妆时的神气仪态,心里尽是深情柔情。

但是,紧接着词笔由喜转悲。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这两句上应“千里 孤坟”两句,现在得以“还乡”,本该是纵情“话苦楚”之时,但是,心中的千言万语却一时不知从哪里说起,只好“相顾无言”,一任泪水涌流。

这五句是词的主题:“记梦”。

正因为黑甜乡虚幻,所以词的意境也难免有些迷离惝恍,作者不成能并且也用不着去纵情描 述。

如许,反而可以给读者留有想象的空间。

结尾三句是梦后的感慨,同时也是对死者的慰安。

若是联系开篇的“十年”,再加上无穷期的“年年”,那末,作者对亡妻的怀恋,不就是“此恨绵绵无绝期”了么?本篇在艺术上值得注重的特点之一即是直抒胸臆,豪情竭诚。

因为作者对亡妻怀有极为深挚的感情,所以即便在对方归天十年以后,作者还空想在梦中重逢。

而且经由过程黑甜乡(或与黑甜乡相干的部门)来畅快淋漓地抒写本身的真情实感,既无避讳,又不隐晦。

“不 考虑,自难忘”,“无处话苦楚”,“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等句,都反应了直抒胸臆与吐属天然如许的特点。

另外一特点是想象丰硕、构想精致。

作者从漫长的时候与广漠的空间当中来驰骋本身的想象,并把曩昔,面前,黑甜乡与将来融为同一的艺术整体,牢牢环绕“考虑”、“难忘”四 字睁开描述。

全词组织周密,趁热打铁,但又盘曲跌荡放诞,波涛升沉。

上片八句写梦前的忆念及豪情上的升沉,下片前五句写梦中的悲喜,末三句述梦后的喟叹。

情节,有起有伏;用笔,有进有退,豪情,有悲有喜;极尽盘曲转变之能事。

再一特点是说话爽利,纯系白描。

因为这是一首抒写真情实感的词作,说话也极为朴实天然,真情实境.大白如话,毫无砥砺的陈迹。

如许朴素的说话又与分歧的句式(3、4、5、七言)的交织利用相连系,使这首词既俊爽而又音响凄厉,得当地表示出作者心潮激荡、勃郁不服的思惟豪情。

具有一种古诗和律诗所难以发生的内涵的节拍感和扣人心...

求苏轼最着名的诗词10首.

1、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彼苍。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回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堪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世!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该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希望人久长,千里共婵娟 。

赏析:苏轼把彼苍当作本身的伴侣,把酒相问,显示了他豪宕的性情和非凡的派头。

李白的《把酒问月》诗说:“彼苍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不外李白这里的语气比力舒缓,苏轼由于是想飞往月宫,所以语气更存眷、更火急。

“明月几时有?”这个题目问得很成心思,仿佛是在追溯明月的发源、宇宙的发源;又仿佛是在赞叹造化的奇妙。

最后两句是千古名句,“婵娟”就是月亮的意思。

两小我像个千里,但却可以配合凝睇天上的月亮。

王勃有两句诗:“国内存良知,海角若比邻。

”语重心长,传为佳句,与“千里共婵娟”有异曲同工之妙。

别的,张九龄的《望月怀远》说:“海上生明月,海角共此时。

”许浑的《秋霁寄远》说:“唯应待明月,千里与君同。

”与东坡诗句很有同趣。

2、惠崇春江老景(其一) 竹外桃花三两枝, 春江水暧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 恰是河豚欲上时。

赏析:画以光鲜的形象,令人有具体的视觉感触感染,但它只能表示一个特定的画面,有必然的局限性。

而一首好诗,虽无可视的图象,却能用形象的说话,吸引读者进入一个经由过程诗人怪异构想而构成的美的意境,以填补某些画面所不克不及表示的工具。

这首题画诗既保存了画面的形象美,也阐扬了诗的利益。

诗人用他饶有风味、虚实相间的翰墨,将原画所描画的春色揭示得那样使人向往。

在按照画面进行描述的同时,苏轼又有新的构想,从而使得画中的美好形象更富有诗的豪情和惹人入胜的意境。

3、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海角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赏析:这首词上下句之间、上下阕之间,常常表现出各种扑朔迷离的矛盾。

例如上片结尾二句,“枝上柳绵吹又少”,豪情低落;“海角何处无芳草”,强自振奋。

这情与情的矛盾是因在实际中,词人屡遭迁谪,这里反应出思惟与实际的矛盾。

上片偏重哀情,下片偏重欢喜,这也是情与情的矛盾。

而“多情却被无情末路”,不但写出了情与情的矛盾,也写出了情与理的矛盾。

佳人洒下一片笑声,杳但是去;行人凝睇秋千,空自多情。

词人固然写的是情,但此中也渗入着人生哲理。

在江南暮春的风景中,作者借墙里、墙外、佳人、行人一个无情,一个多情的故事,寄寓了他的忧愤之情,也包含了他布满矛盾的人生悖论的思考 4、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旬日夜记梦)十年存亡两茫茫, 不考虑,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苦楚。

纵使重逢应不识, 尘满面,鬃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打扮。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赏析:《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日夜记梦》是宋朝年夜文学家苏轼为吊唁原配老婆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表示了绵绵不尽的忧伤和忖量。

此词情义**,字字血泪。

上阙写词人对亡妻的深邃深挚的忖量,写实;下阙记叙黑甜乡,抒写了词人对亡妻执着不舍的密意,写虚。

这首词应用分合抑扬,虚实连系和论述白描等多种艺术的表示方式,来表达作者纪念亡妻的思惟豪情,在对亡妻的哀思中又糅进本身的出身感伤,因此将夫妻之间的感情表达得深婉而挚着,令人读后无不为之动情而感慨哀惋。

5、江城子·密州出猎 老汉聊发少年狂, 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为报倾城随太守, 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 鬃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 西北望,射天狼。

赏析:苏轼在宋词中属于豪宕派,境地坦荡,弘大。

这首词具有较着的豪宕派的特质。

此作是千古传诵的东坡豪宕词代表作之一。

词中写出猎之行,抒兴国安邦之志,拓展了词境,进步了词品,扩年夜了词的题材规模,为词的创作首创了极新的道路。

作品融叙事、言志、用典为一体,调动各类艺术手段构成豪宕气概,多角度、多条理地从步履和心理上表示了作者宝刀未老、志在千里的英风与英气。

6、念奴娇·赤壁怀古 年夜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骚人物。

故垒西边,人性是, 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山河如画, 一时几多好汉! 遐想公瑾昔时, 小乔初嫁了,英姿英发。

羽扇纶巾,说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祖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赏析:这是苏轼最着名的词作之一,也是最能代表他气概的作品。

这首词从总的方面来看,景象形象磅礴,格调雄壮,高唱入云,其境地之弘大,是史无前例的。

通篇年夜笔挥洒,却也衬以谐婉之句,漂亮将军与妙龄佳丽相映生辉,昂奋激情与感伤超旷的思路迭相递转,做到了庄中含谐,直中有曲。

出格是它第一次以空前的派头和艺术气力塑造了一个豪气勃发的人物形象,流露了作者有志报国、壮怀难酬的感伤,为用词体表达重年夜的社会题材,开辟了新的道路,发生了重年夜影响。

7、浣溪沙 照日深...

苏轼的古诗诗句

春宵一刻值令媛,花有清喷鼻月有阴。

歌管楼亭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春宵》苏轼年夜江东去,浪淘尽。

千古风骚人物。

故垒西边,人性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山河如画,一时几多好汉! 遐想公瑾昔时,小乔初嫁了,英姿英发,羽扇纶巾,说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祖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世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念奴娇.赤壁怀古》苏轼淡月疏星绕建章,仙风吹下御炉喷鼻。

侍臣伫立通明殿,一朵红云捧玉皇。

——《上元侍宴》苏轼重堆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归不开。

刚被太阳整理去,却教明月送未来。

——《花影》苏轼儿童强不食,相守应欢哗。

晨鸡旦勿鸣,更鼓畏添过。

——《守岁诗 》苏轼轰隆收威暮雨开,独凭栏槛倚崔嵬。

垂天雌霓云端下,称心雄风海上来。

野老已歌丰岁语,除书欲流放臣回。

残年饱饭东坡老,一壑能专万事灰。

——《儋耳》苏轼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今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来岁何处看。

——《中秋月》苏轼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篓蒿满地芦芽短,恰是河豚欲上时。

——《惠崇春江老景 》苏轼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吹打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生平。

——《六月二旬日夜渡海》苏轼人生处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尔留指爪,鸿飞那复计工具。

老衲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昔日高卑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和子由渑池怀旧》苏轼...

苏轼的诗歌全集

芳草。

惋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

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

定风浪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雨具先去,同业皆狼狈,余独不觉。

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草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平。

料峭东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阮郎归 初夏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

碧纱窗下洗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鹧鸪天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水池。

翻空缺鸟不时见,照水红蕖细细喷鼻。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夕阳。

周到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虞佳丽 有美堂赠述古 湖山信是东南美,一望弥千里。

使君能得几次来?便使尊前醉倒且盘桓。

沙河塘里灯初上,水调谁家唱。

夜阑风止欲归时,唯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醉崎岖潦倒 离京口作 轻云微月,二更酒醒船初发。

孤城回望苍烟合。

记得歌时,不记归时节。

巾偏扇坠藤床滑,觉来幽梦无人说。

今生飘零什么时候歇。

家在西南,长作东南别。

南乡子 送述古 回顾乱山横,不见居人只见城。

谁似临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来送客行。

归路晚风清,一枕初寒梦不成。

今夜残灯斜照处,荧荧,秋雨晴时泪不晴。

南乡子 梅花词,和杨元素。

寒雀满疏篱,争抱寒柯看玉蕤。

忽见客来花下坐,惊飞,蹋散芳英落酒卮。

畅饮又能诗,座客无毡醉不知。

花谢酒阑春到也,离离.一点微酸已著枝。

南乡子 自述 凉簟碧纱厨,一枕清风昼睡馀。

睡听晚衙无一事,缓缓,读尽床头几卷书。

搔首赋归欤,自发功名懒更疏。

若问使君才与术,何如?占得人世一味愚。

南乡子 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 霜降水痕收,浅碧鳞鳞露远洲。

酒力渐消风力软,飕飕,破帽多情却恋头。

佳节若为酬,但把清尊就义秋。

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时过境迁蝶也愁。

少年游 润州作,代人寄远。

客岁相送,馀杭门外,飞雪似杨花。

本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

好似姮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定风浪 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常羡人世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冷。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婢女。

试问岭南应欠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门外汉,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蝶恋花 密州上元 灯火钱塘三五夜。

明月如霜,照见人如画。

帐底吹笙喷鼻吐麝,此般风味应无价。

孤单山城人老也。

伐鼓吹箫,乍入农桑社。

火冷灯稀霜露下,昏昏雪意云垂野。

蝶恋花 记得画屏初会遇。

美梦惊回,望断高唐路。

燕子双飞来又去,纱窗几度春景暮。

那日绣帘相见处,低眼佯行,笑整喷鼻云缕。

敛尽春山羞不语,人前深意难轻诉。

临江仙 夜归临皋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恍如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

敲门都不该,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什么时候忘怀营营?夜阑风止谷纹平。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渔家傲 送张元唐探亲秦州 一曲阳关情几许,知君欲向秦川去。

白马皂貂留不住。

回顾处,孤城不见天霖雾。

到日长安花似雨,故关杨柳初飞絮。

渐见靴刀迎夹路。

谁得似,风骚膝上王文度。

江城子 别徐州 海角漂泊思无限。

既重逢,却仓促。

联袂佳人,和泪折残红。

为问春风余这样?春纵在,与谁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

背归鸿,去吴中。

回顾彭城,清泗与淮通。

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

行喷鼻子 过七里滩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

水天清、影湛波平。

鱼翻藻鉴,鹭点烟汀。

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

算昔时、虚老严陵。

君臣一梦,今古空名。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行喷鼻子 丹阳寄述古 联袂江村,梅雪飘裙。

情何限、处处断魂。

故人不见,旧曲重闻。

向望湖楼,孤山寺,涌金门。

平常行处,题诗千首,绣罗衫、与拂尘凡。

别来相忆,知是何人?有湖中月,江边柳,陇头云。

江城子 密州出猎 老汉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欲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旬日夜记梦 十年存亡两茫茫。

不考虑,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苦楚。

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打扮。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 湖上与张先同赋 凤凰山上雨初晴。

水风清,晚霞明。

一朵芙蓉,开过尚盈盈。

何处飞来双白鹭,若有意,慕娉婷。

忽闻江上弄哀筝。

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

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江城子 孤山竹阁送述古 翠娥羞黛怯人看。

掩霜纨,泪偷弹。

且尽一尊,收泪听阳关。

慢道帝城天样远,天易见,见君难。

画堂新构近孤山。

曲阑干,为谁安?飞絮落花,春色属来岁。

欲棹小舟寻往事,无处问,水连天。

洞仙歌 冰肌玉骨,自清冷无汗。

水殿风来幽香满。

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倚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

试问...

苏轼的诗词名句(带出处的)

希望人久长,千里共婵娟。

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

——水调歌头拣尽寒枝不愿栖,孤单沙洲冷。

——卜算子 黄州定惠院寓居作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鹤发唱黄鸡。

——浣溪沙回顾历来萧瑟处,回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定风浪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末路。

枝上柳绵吹又少,海角何处无芳草!——蝶恋花就先写这些了,也不知够不敷

苏轼的资料及诗词鉴赏

苏轼(1037-1101)字子瞻,一字和仲,号东坡居士。

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县)人。

北宋文学家、着名画家,“唐宋八年夜家”之一。

与其父洵、弟辙,合称“三苏”。

他年少遭到杰出的家庭教育,本身又吃苦进修,青年期间就具有博识的汗青文化常识,显现出多方面的艺术才能。

枕头仁宗嘉佑二年(1057年)考进士时,主司欧阳修见其文章连称“快哉!快哉!”1059年任年夜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

英宗即位,任年夜理寺丞。

神宗时,任太常博士、开封府推官,因与王安石政见分歧,要求外任,出为杭州通判,改知密州、徐州、湖州。

元丰二年(1079年),御史台有人摘引其非议新法的诗句,以“讪谤朝政”罪名入狱,即所谓“乌台诗案”。

出狱后,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五年后,改任汝州团练副使。

哲宗即位司马光等旧党在朝,他复为朝奉郎,任登州知州、中书舍人、翰林学士、知制诰,充当侍读,又因与司马光等政见分歧,要求外任,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后任兵部尚书兼侍读、端明殿这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守礼部尚书。

元佑八年(1093年)新党再度在朝,他以“讽刺先朝”罪名,贬为惠州安设、再贬为儋州(今海南省儋县)别驾、昌化军安设。

徽宗即位,调廉州安设、舒州团练副使、永州安设。

元符三年(1101年)年夜赦,复任朝奉郎,北归程中,卒于常州,谥号文忠。

苏轼的文学不雅点和欧阳修一脉相承,但更夸大文学的独创性、表示力和艺术价值。

他以为作文应到达“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成不止。

文理天然,姿态横生”(《报答平易近师书》)的艺术境地。

苏轼散文著述宏富,与韩愈、柳宗元和欧阳修三家并称。

文章气概平易流利,豪宕自若。

释德洪《跋东坡(左忄右允)池录》说:“其文涣然如水之质,分布浩大,则其波亦天然成文。

” 苏诗现存约四千首,其诗内容广漠,气概多样,而以豪宕为主,笔力纵横,穷极幻化,具有浪漫主义色采,为宋诗成长斥地了新的道路。

燮礼拜《原诗》说:“苏轼之诗,其境地皆斥地古今之所未有,六合万物,嬉笑怒骂,无不鼓舞于笔端。

”赵翼《瓯北诗话》说:“以文为诗,自昌黎始,至东坡益年夜放厥词,标新立异,成一代之年夜不雅。

……特别不成及者,生成健笔一枝,爽如哀梨,快为并剪,有必达之隐,无难显之情,此所以继李、杜后为一年夜家也,而其不如李、杜处亦在此。

” 苏轼的词现存三百四十多首,打破了专写男女爱情和离愁别绪的狭小题材,具有广漠的社会内容。

苏轼在我国词史上据有特别的地位。

他将北宋诗文改革活动的精力,扩年夜到词的范畴,打扫了晚唐五代以来的传统词风,首创了与婉约派并立的豪宕词派,扩年夜了词的题材,丰硕了词的意境,打破了诗庄词媚的边界,对词的改革和成长做出了重年夜进献。

刘辰翁《辛稼轩词序》说:“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六合异景。

” 苏轼是我国文学史上一名精采作家,他以丰硕的文学实践,把北宋的诗文改革活动推向进步,使诗、文、词各方面的创作呈现了岑岭。

其文学成绩曾引发今世和世后学人的遍及正视。

南宋的陆游、辛弃疾,金代的元好问,明朝的袁宏道,清朝的陈维崧、查慎行等都是较着受他影响的作家。

苏轼作品中吐露的游戏人生、随缘自足的思惟对后代文人也有不良的影响。

生平详见《宋史》卷三三八。

有《东坡全集》、《东坡词》。

本书选其文六主篇,《刑赏忠诚之至论》、《上海直讲书》、《喜雨亭记》、《石钟山记》、《前赤壁赋》、《教战守策》;诗六首,《惠崇春江老景》、《题西林壁》、《饮湖上初晴后雨(其二)》、《和子由渑池怀旧》、《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绝(其一)》、《汲江煎茶》;词十一首《水龙吟》(看花还似非花)、《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念奴娇》(年夜江东去)、《西江月》(照野弥弥浅浪)、《临江仙》(夜饮东坡醉复醒)、《定风浪》(莫听穿林打叶声)、《贺新郎》(乳燕飞华屋)、《江城子》(老汉聊发少年狂)、《江城子》(十年存亡两茫茫)、《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

传世名篇 刑赏忠诚之至论 【题解】 本文系苏轼阐发刑与赏若何才能到达忠诚之极的一篇策论。

作者环绕儒家经典中的一“疑”字,论证忠诚之至不全在于刑与赏,而在于用“正人长者之道”治理全国。

此文以详切的说理,使经典之旨与作者之论相得益彰。

【原文】 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之际,何其爱平易近之深,忧平易近之切,而待全国之以正人长者之道也!有一善,从而赏之,又从而咏歌嗟叹之。

,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

有一不善,从而罚之,又从而哀矜惩创之,所以弃其旧,而开其新。

故其吁俞之声,忻忭惨戚,见于虞、夏、商、周之书。

成、康既没,穆王立,而周道始衰,然犹命其臣吕侯而告之以祥刑。

其言忧而不伤,威而不怒,兹爱而能断,恻然有悯恻无辜之心,故孔子犹有取焉。

《传》曰:“赏疑从与,所以广恩也;罚疑从去,所以谨刑也。

当尧之时,皋陶为士。

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

尧曰:“宥之”,三。

故全国畏皋陶法律之坚,而乐尧用刑之宽。

四岳曰“鲧可用!”尧曰:...

浏览下面这首诗,完成下面题目。

鹧鸪天 苏轼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

1、夏末(秋初),幽狭淡雅(清爽)。

2、(1)苦闷、抑郁的心情。

下片写太阳期近将落山的时辰,词人拄着藜杖在村边小道上缓缓安步。

最后两句一语道破,文句的概况是说:天公饶有情义似的,昨天夜里三更时分下了一场好雨,又使得词人渡过了一天风凉的日子。

“周到”二字,应用拟人手法,说天公周到送来凉雨,却含有自嘲的酸辛,埋没着词人的感伤。

“又得浮生一日凉”中,“凉”,双关,既指气候凉 爽,又指糊口无聊,“浮生”,是说人生飘忽不定,是一种消极的人生哲学。

“又”字,份量很重,对揭露主题起侧重要的感化,它表示词人苟且偷生、日复一日地消磨岁月的消极情感。

描绘了一个抑郁不得志的隐者形象。

(2)闲适、自得其乐。

下片写作者太阳西下时手拄藜杖徐行游赏,表示他自得其乐的隐逸糊口。

这三句似人物素刻画,经由过程外部形象显示其心里世界。

最后两句,是一语道破之笔。

文句的年夜意是:天公饶有情义似地,昨夜三更时分下了一场好雨,使得他又渡过了风凉的一天。

“周到”二字,是拟人化手法。

两句抒发了作者乘兴游赏的自得其乐、盎然喜情。

(意对便可)...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214199132@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